web版1-30試看

26 地母神

web版1-30試看 26 地母神

26地母神

關于異民族,給人有野蠻低劣的印象。

這不過是偏見罷了。

只是,實際在這個世界中是打赤腳兼半裸,在邊境過著原始生活的野蠻民族。

并且在這附近,算是地理位置上相當偏遠的邊境地區。

盡管如此,這個村落的異民族,文化水平還是稍微高那一點。

不論男女都有穿著麻衣及草鞋。

不過會在頭發插上鳥羽,臉上畫上咒術的的圖案,讓人感覺到文化上的差異。

鄉村和大草原之間被聳立的阿爾帕斯山脈隔斷。

阿爾帕斯山脈中居住著大量的異民族。

好象也有住在山頂和山腰的部族,不過大多是在靠山腳下的平地上定居著。

碰上的這個村落也是阿爾帕斯山脈山腳下居住的部族之一吧。

————嗯?那個是……

繼續隱藏著身姿,低空飛行到村落附近,我發現了竜的尸體。

被放置在象廣場一樣的地方。

而且如果接近一看,竜的眼,獠牙,爪及鱗之類的,全都早被剝下。

至于肉的部分,也被挖得差不多,骨頭都露出來了。

僅僅半天,幾乎重要的素材部位都被剝掉了。

這可是我打倒的竜哎。

恐怕是在昨晚或是今晨發現竜的尸體后,被部族的壯丁數人或是數十人運送到這個廣場的吧。

然后就變成挖肉大會嗎?

比起隨著人口減少到連一百人都沒有的鄉村老家,這邊人數看起來稍微多點的這個部族全體總動員著。

…………總之剝下的素材請歸還。

這可是我打倒的竜哎。

如果只有一成左右的話,倒是可以分給你們這群家伙。

但是全要不行。

無論如何都不能允許。

「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X」

拿著刀具和木制的容器在竜的尸體附近的母女二人,不知說著什么。

只是因為不知道語言,所以不明白意義。

并且我無法使用真魔術中的《語言理解》。

不過擁有真魔術才能的哥哥朱諾在十二歲的時候,好象已經完全掌握了。

即使不能使用真魔術的《語言理解》,現在的我也不感到為難。

至于為什么,是因為與《語言理解》大體上有同等的效果的魔道具持有著。

我從的魔術口袋中取出綠色的《綠色假發》往頭戴上。 

《綠色假發》的功效,不僅僅是動物還有一般人及亞人們的語言也能理解。

念出指令來。

另外理解動物語言的指令是別的詞語。

《綠色假發》只要念出不同的指令,便能與各種各樣的生物都可以交談會話。

還真是相當方便的魔道具呀。 

但是多少有點問題啊,我買下的只有綠色假發的設計。

該怎么說,就是一副長發的妹妹頭嘛。

在魔道具店中,除了這個設計以外沒有其他庫存。

戴著這個假發就像是女裝一樣,稍微有點那個,…………不過沒辦法。

「喂,還不對我們的守護神-山的地母神蕾麗娜大人表示感謝」

「嗯,媽媽…………能在廣場上贈予竜的尸體,真的非常謝謝地母神大人」

多虧了綠色假發,總算聽懂了母女間的談話。

母女開始在竜的尸體面前跪下,開始祈禱起來。

對著她們所信仰的神明。

「地母神蕾麗娜大人。大人您贈送的禮物,拯救了我們部族」

「我也好我的妹妹也好,都將不會被賣給其他強大部族的族長」

「貧窮無力的我族,只能將女兒們賣給其他富裕的部族作為奴隸,才能勉勉強強地繼續存續著。而且,今年的冬天真能平安無事度過嗎。但是,藉由地母神蕾麗娜大人的禮物,至少這數年間我族將長保安泰。女兒們也不需要賣掉。無論怎么說,竜的獠牙一根,就有女兒一人以上的價值。真的,真的非常感謝」

「地母神大人,真的非常謝謝」

…………。

這群家伙們,好象是將落下的竜的尸體,誤解當作是地母親神禮物。

討厭這種對自己有利的解釋。

……別開玩笑了。

「那么…………感謝地母神蕾麗娜大人的祈禱也做完了,來領受肉吧」

「今晚能吃肉了!我出生到現在的愿望就是想吃吃看龍排!」

母女手持刀具,接近了竜。

「等等!」

我解除身姿隱藏,向母女打了招呼。

浮在半空中。

不能再讓這些異民族隨便出手了。

總之讓我回收剝下的素材吧。

…………一半就好。

也考慮剝取的勞力,所以不說是一成,一半就都給你們吧。

但是,全部都要不行。

無論如何也不能允許。

「什!!!難,難不成…………是山的地母神蕾麗娜大人!!!」

「哎,這,這位半空中飛行的女孩子是地母神大人嗎……媽媽?」

「大,大概是……不對,一定是那樣沒錯。傳說中山的地母神蕾麗娜大人,是有著『翠綠樹林一樣的綠色頭發的美麗少女』的身姿————這樣傳說的…………。啊啊,地母神蕾麗娜大人顯靈之類的…………」

一邊看著我,一邊恭敬地跪拜的母親。

看到母親的樣子,女兒也驚慌的拜倒。

這些家伙有什么盛大的誤解中。

「山,山的地母神蕾麗娜大人顯靈啦!」

「哪里,是在哪里?」

「喏,那里。在贈送給我們的竜的尸體正上方飛著」

「啊……那位美麗中性的少女? 確實是綠色的頭發,…………可是那個服裝是…………」

從村落的稻草屋中,異民族的居民們集聚到了廣場。

其中的一人,是位駝著背的步履蹣跚的老頭,

「噢,噢噢噢!!!」

看見我的瞬間,突然睜開大眼挺直了背部。

然后,

「那樣綠色的頭發,那種美貌……難,難不成是口耳相傳的地母神大人! 居然,能在還活著的時候,用這雙眼拜見地母神大人的身姿……………………呼呼!!」

突然倒向地面。

雙手擺出萬歲一樣的姿勢。

用身體磨蹭著地面。

完全是五體投地。

「長,長老,那是什么!?」

「愚蠢!」

對于跑到眼前擔心的年輕的男人,被被稱作長老的老頭大喝了一聲。

「吾等的守護神山的地母神蕾麗娜大人,老身要表示絕對的崇拜!滾開,別阻礙老身!!!」

「那,那么長老,那位中性綠發的少女,當真,真的是地母神大人嗎————」

「當然沒錯!你們的眼睛是白長了嗎!」

不對哦,反而是你的眼睛白長了。

還是說這個老頭癡呆了嗎?

作為人類男性的我,這么簡單就誤會成地母神?

那個嘛……戴著這頂綠色的假發的話,被誤會成女性也沒辦法。

「地母神大人,作為禮物的竜的尸體,非常謝謝!!」

「謝謝,解救我族從貧窮之中!!!」

「因為仁慈的地母神大人的禮物,不需要再賣掉女孩子們!!!」

「非常感謝非常感謝!!!!」

「地母神大人,真的非常感謝呦!!!!!!」

「嫁給吾輩吧,蕾麗娜大人啊啊!!!!!!」

數量超過一百的人群,向我拜倒并崇拜于贈禮的感謝。

話說不出口啊。

我才不是像是地母神那種什么都不需要的家伙呢。

更不用說竜的尸體不是給你們的禮物之類的。

你們剝下的素材能還回來之類的要求,這個狀況下很難說出口啊。

………………可惡………………。

我再次隱藏了身姿。

像是拼命逃跑一樣地飛離那個村落。

才不是在害羞呢…………總之很麻煩啦。

要想去除誤解,對失望的異民族們來回收素材很麻煩啦。

因此素材什么的全都給你們吧。

畢竟這個那個的都很麻煩,與其在這邊花費時間,還不如先處理完其他的事,反而比較有效率。

絕對不是同情異民族什么的。

---------------------------------------------------

對竜的尸體回收死心后,來回收格里芬們的素材吧。

那樣下定決心后,我從空中快速飛到了巖石地帶。

是在昨天擊破超過一百匹的格里芬的巖石地帶。

「啊,大主人大人,這邊哦?」

新奴隸的拉米亞(拉米亞·女王)的拉拉,向我揮舞著手。

昨晚命令拉拉早上要來回收素材。

拉拉能使用真魔術中的《飛行》及《轉移》。

能比起其他的奴隸更加輕松地移動到巖石地帶。

雖說《轉移》也不是那么方便的東西。

根據目的地是要視線能看的地方,移動范圍則是看當事人的魔力多寡,從數米到數十千米為極限。

盡管如此,如果與《飛行》組合,短時間內就能移動相當的距離。

轉移————嗎,我無論如何也想使用看看。

根據高等森精的蕾米莉亞,好象在精靈魔術中也有借助時空精靈的力量的轉移系魔術。

不過我至今都沒有見過時空的精靈。

傳說中的的古代大德魯伊,歷代的森精女王們也只有極少數人才見過時空的精靈,即使我沒見過也是想當然的。

若是將來作為精靈使的實力進步,也能接觸到時空的精靈嗎?

然后,傳說中精靈神的超高位的存在也————

「啥啊!?那,那頂頭發是怎么一回事!?」

邊靠近看著我的頭發,拉拉睜大了雙眼。

這么說來,現在還戴著綠色假發。

「這個不是天生的頭發。魔道具的假發罷了」

「啊,是那樣呀…………可是……………………嗚呼?」

怎么了?

以我為中心,一邊轉著來盯著看。

「…………不……不錯……哈啊哈啊」

拉拉在興奮下,只手貼到臉頰上嘟噥著。

并且用著另一只手豎起大拇指。

擺出一副『Good Job』的癡女樣。

「可愛男孩子的女裝身姿原來是這么"幼萌"的東西,女裝正太……超棒……哈啊哈啊」

有什么不正常吧。

才沒有什么女裝的。

只是店里沒有這個假發設計以外的庫存。 

才不是喜歡用這樣綠長直。

總之夠了,不要再叫我正太了。

「我,我,快要打開新的世界的大門了……哈啊哈啊」

雖然不是很明白,不過絕對要將那座大門用鑰匙仔細鎖起來。

「哈啊哈啊……這,這在我們的業界也是引起男人們Yo~?的偽娘 ――」

「誰是偽娘啊!」

我用力地將綠色假發扔到地上。

可惡……都是因為拉拉說了這么奇怪的事情,今后都不想再戴這頂假發了。

---------------------------------------------------

拉拉,果然是相當『有用』的奴隸。

將麻煩的素材的剝下,驅使著魔術使之全部完成。

剝完后的殘留物也是沒剩下,總而言之就是完美的完成工作。

格里芬的眼,嘴,爪,羽毛,皮,尾巴等等,就象是專業技能一樣,完美地剝除。

我看著魔術口袋中堆積如山的素材,一邊想著該給拉拉什么獎賞嗎。

信賞必罰是必要的。

對于做好工作,或者努力的奴隸,不得不提出獎賞來。

「拉拉,有什么想要的東西嗎?」

「是說能得到……獎賞嗎?」

「嗯」

「那樣嗎……啊,摸頭」

紅著臉,害羞的拉拉。

是希望作為獎賞來摸摸頭嗎?

…………意外地有可愛的地方啊。

完全沒有察覺到。

明明看起來是二十歲前后的成人女性,意外的反差萌。

「明白了,好吧」

「那!那,那么現在立刻」

拉拉把手偷偷地放在我的頭上————溫柔地開始撫摩著。

…………哎。

「哦呵,哦呵呵呵」

不是『希望被撫摩』而是『想撫摸我的頭』嗎…………。

因為有點郁悶想停下來,不過眼下有著褒獎用的獎賞。

沒辦法,稍微忍耐一下吧。

…………仔細想想,被別人摸頭之類的隔了好久。

不僅是前世沒有,在轉生的今生也是。沒有真魔術才能的我,父母幾乎沒有稱贊,最近完全沒有撫摸頭過。

浮起溫柔微笑的拉拉,和善地持續撫摸著我的頭。

…………嗯…………意外地不壞,嗎。

作為十歲孩子的我,被至少外觀看做成人女性的拉拉摸著頭————并沒有感到不舒服的心情。

被撫摸到都要恍神了,老實說從來沒這么想過……………………。

這樣就像是…………………………………………………………………………。

「哈啊哈啊,這種柔軟觸感的優質頭發……快,受不了……哈啊哈啊哈啊哈啊………(@ ̄¬ ̄@)……口水都留下了」

一手來回撫摩我的頭,另一手擦去從口垂下的口水的拉拉。

氣氛都搞壞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