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1-30試看

25 奴隸的奴隸

web版1-30試看 25 奴隸的奴隸

25 奴隸的奴隸

「安潔拉大人,非常對不起」

到家之后,讓裝上隸屬的項圈使之奴隸化的拉米亞(拉拉, 女性120歲),立刻向安潔拉謝罪了。

拉米亞對我及安潔拉低頭道歉了。

作為新的奴隸,有著拉拉這個名字的拉米亞,被我命令要將安潔拉認作為主人。

拉拉將會作為我和安潔拉共同的奴隸來處理。

奴隸的奴隸。

對我來說比起臣下之臣更厲害, 正所謂是奴隸的奴隸。

是我的造詞沒錯,不過就是陪奴的立場罷了。

對于拉拉曾對安潔拉造成麻煩,因此暫時決定作為安潔拉之下的奴隸。

「沒,沒沒沒,沒這回事,請,請請請,多,多,多多指教」

用著發青的臉顫抖的安潔拉一邊這么說了。

對于下半身作為蛇的拉米亞的拉拉,嗶嚦嗶嚦的縮著。

「拉拉,安潔拉很害怕蛇的。總之先人化吧?變成一般人的姿態」

「明白了,大主人大人 」

在我的命令之下,一瞬間,拉拉變成為了有著兩條美腿的女人。

從外表來看,也是少見的年輕美麗的女子。

由于拉拉化身為人的事,安潔拉的顫抖也慢慢緩和下來了。

順便一提,為作為陪奴的奴隸的奴隸的拉拉,對于我的事是用大主人大人來稱呼對待的。

總之先試著招呼看看。

對于拉拉來說, 主人就是安潔拉,而安潔拉的主人我, 也就是大主人。

「拉拉,作為奴隸服從的誓約,親吻安潔拉的手吧」

原本作為奴隸服從的條件,除了手之外還要輕吻腳才對,不過就先放過妳好了。

「……明白了」

一瞬間臉上露出了不滿的表情,不過拉拉還是乖乖的照做。

對于手被親吻的安潔拉,露出有那么簡單嗎的表情。

安潔拉,這個家伙(拉拉)現在就是你的奴隸,所以不要再擺出那樣的表情。

「………………明明作為拉米亞上位種的我,卻變成奴隸的……奴隸之類…………」(小聲)

拉拉用非常小的聲音嘟噥著。

普通是他人聽不見的那樣小聲的聲音。

不過,還是被我聽見了。

并不是我的耳朵特別靈敏。

風的精靈可以引導他人的聲音。

向我的耳朵傳送別人的嘟噥,或是遠方的秘密話語。

是風精靈向我表示的好意吧。

但偶爾也會聽到不想知道的事,增加我對人類的不信認感。

尤其是在老家的鄉村特別————不了,現在不想說那些事。

「上位種? 拉拉是拉米亞的上位種嗎」

「啊,唉唉,是那樣沒錯」

拉拉,對于被我聽見發牢騷的緣故稍微吃驚了一下。

「我是作為拉米亞上位種的拉米亞·女王」

得意洋洋的這樣說了。

上位女王種嗎。

是嗎,上位種是嗎,不過對于成為奴隸的這家伙來說一點關系也沒有。

尤其是對于奴隸的奴隸。

這個世界中,輸掉戰爭被征服國家的王族,墮落成別人的奴隸的事,一點也不新奇。

「那個,大主人大人」

「怎么了,拉拉」

「對于大主人大人的手, 也想作為誓約之吻來親吻」

「不行」

「怎么這樣呀」

因為被我拒絕的緣故,拉拉絕贊休克中。

「不過若是親腳,那就沒問題」

我稍微試著惡作劇般的說了。

對于作為奴隸的奴隸的拉拉,暫時之間,比起其他的奴隸們,要稍微嚴厲地對待。

才不是差別對待。

只是有所區別罷了。

為了讓拉拉清楚地理解奴隸的奴隸這個立場,正所謂調教是也。 

作為弄傷我的重要的……奴隸的安潔拉,雖說跟我的憤怒還沒完全消除一點關系也沒有。

拉拉在我面前蹲下。

「明白了。那么,請讓我脫下鞋子和襪子」

喂,不會吧,拉拉妳真的打算親腳嗎?

我明明不是認真說的。

「失禮了……嗯……啾」

外表來看作為美女的拉拉,真的對我的腳接吻了。

向地板跪下的拉拉。

「嗯……啾啾……吸吸………………」

用著舌頭舔轉著我的腳。

不要,誰也沒說要做到這種地步。

而且,一邊跪下舔著我的腳的拉拉,一邊露出一臉恍惚的表情?

這家伙……不會是被虐狂吧?

切!

……不,不僅僅用舔的,還開始吸起腳趾頭來。

「喀呼………吸吮吸吮………啾呼……」

「已,已經夠了,很充分了」

「…………啊…………」

我將腳用力拉出,而拉拉露出看起來很遺憾的表情。

并且還是把一只手貼到臉頰上,露出明顯失神的蠢樣。

「呼呵呵……可愛男孩子的腳,非常美味哦……嗚呼……嗚呵呵呵呵呵呵」

變,變態嗎這家伙。

這家伙,說不定是在受虐意義上的大變態————我這么認為。

--------------------------------------------------------

帶著奴隸們往庭園出發。

然后,將放入在魔術口袋的床鋪,在大草地的地面設置起來。

作為魔術的床,在大草原的地面上浮起數十厘米。

曾經想把床鋪放在這個滿天星斗的天空下,隨意躺臥。

剛好今晚也是可以清楚看見星星,所以就立刻實行了想法。

脫下鞋爬上床去。

非常柔軟又奢侈寬廣的床鋪正適合躺臥。

「安潔拉」

首先叫了安潔拉。

一邊用猛烈的氣勢揮動著尾巴,一邊高興地接近的獸人少女。

脫鞋之后,高高興興地上了床。

「過來」

像昨晚一樣,我伸出了右腕到肩膀的高度。

為了作為安潔拉的腕枕。

美麗的獸人奴隸露出了感激一樣的表情。

然后,在我右旁躺下,紅著臉的安潔拉的臉蛋挨近過來。

「啊,啊,那個主人大人。可,可以聽聽看嗎?」

低聲私語了。

「嗯,有事嗎?」

「那個,那個呢,那個。我,我,我,對,主人大人來說……啊,等,等等,對不起」

安潔拉一度中斷發言,開始大口深呼吸幾回起來。

簡直象是要鎮靜心臟一樣。

怎么了?

暫時哈呼哈呼大口吸氣吐氣的安潔拉,不久用下定決心一樣的表情低語了。 

「對主人大人來說,我,我,我是…………」

「…………」

我沉默看著安潔拉,等待著發問。

「…………是,第幾名……呢?」

「第一名」

我立即回答了。

對于安潔拉的問題直接即答了。

…………。

因為是根據奴隸的『順序』, 所以安潔拉是第一名沒錯。

「嗯嗯嗯!!!!………………………………………………」

對于我的響應,安潔拉發出非常感激的回答。

把雙手貼到嘴邊,哆嗦哆嗦的顫抖著。

…………從眼睛灑落大量的眼淚,稍微有點夸張。

那么,手臂還有一只。

要是依照成為奴隸的順序,該是蕾米莉亞這樣妥當嗎?

「蕾米莉亞,過來」

我一邊七上八下的伸出左腕,一邊將蕾米莉亞叫過來。

「失禮了」

和平常一樣的表情,蕾米莉亞用著沒什么大不了的態度,在我左旁躺下來了。

將我的左腕當作枕頭。

雖然面無表情,但是蕾米莉亞的臉蛋上稍微露出一絲紅色。

感覺我的臉也變得通紅起來。

心跳聲也開始響起。 

「……我是第一名……我是第一名……我是第一名……」

安潔拉像是拼命忍受著什么,持續發出著嘟噥的聲音……………現在還是不要太在意吧。

「那個……因為是第一次」

蕾米莉亞,一邊仰望著繁星閃耀的夜空,一邊嘟噥著。

「嗯?」

「……用腕枕。是除了父親以外的男性……還是第一次……」

「是,那樣嗎」

心臟的跳動又加快了。

下面,該輪到露娜了。

不過很不湊巧,我的雙臂已經排滿人了。

「露娜」

聽到我叫出名子,那個看起來不安的露娜的臉閃閃發光了。

「在自己喜歡的地方躺下」

因為床鋪相當大,充分有著露娜可以躺臥的空間。

但是對于自己沒有自信的露娜,在床的角落上躺下了。

「在那么角落這樣好嗎」

像是要遠離的那樣,縮在床邊的露娜。

這邊的空間明顯還有富余。

「……可是……」

「不用多想,在自己喜歡的地方躺下就行」

「…………喜歡……地方……嗎」

「啊啊」

「…………那么……那么……」

露娜看了看我的胸口。

……想要躺在我身上這樣的意思嗎?

區區一名奴隸,居然想要主人當『人肉床鋪』。

不過也沒關系啦,畢竟說出了喜歡躺那就躺那。

「露娜,如果想在我身上躺下,不用介意」

「……真,真的……好……嗎?」

我沉默著點頭了。

露娜的體重因為很輕,就算壓到身上也不會太辛苦。

「我……我才是第一名……我才是第一名……我才是第一名…………」

安潔拉像是拼命忍受著什么,持續發出著嘟噥的聲音。

決定還是不要太在意吧。

「………………唧…………………………」

在床的一旁站著,一動也不動地看著我的新奴隸拉拉。

不要這樣,好恐怖。

不要再一邊咬著食指一邊盯著想要的東西啦。

這樣看著大家。

作為奴隸的奴隸的拉拉至少在今夜,可沒有能提高到能上床的地位。

一定要有所區隔。

…………。

「喂,拉拉你也過來吧」

「非常感謝! 好高興哦」

被那樣很想要地一動不動地凝視著也很不舒服。

總之今天是特別的。

不過該怎么讓拉拉躺進來呢————

「大主人大人。請無論如何讓我當膝枕?」

「…………隨你喜歡」

以拉拉的大腿當膝枕,老實說很柔軟也很舒服愉快。

不過,這個家伙的腳是假貨,真身可是下半身蛇的拉米亞。

…………。

如果持續做著『人化』,也可以把腳稱為真貨嗎?

這段時間我與奴隸們一起眺望著星空。

在夜空下躺著并作為第二次遠眺星空的安潔拉,仍舊出神地注視著。

而第一次眺望的奴隸們,同樣地感動萬分。

「……真的……可愛到想吃掉……(@ ̄¬ ̄@)……」

拉拉原本就住在這里,對于在大草原的夜空上閃耀的星星果然一點興趣也沒有吧。

只有她不是看著星星,而是一邊膝枕一邊持續看著我的臉。

好幾次用手臂擦掉滴下的口水。

…………把這家伙收作奴隸這樣好嗎………………。

------------------------------------------------------

早上爬起來的我,與奴隸們作著早安的親親。

只有親臉頰罷了。

另外為了作為區隔,沒對拉拉親吻。

不過總覺得,這家伙非常非常想與我親吻。

用了高速飛行回到老家的住所。

然后,裝做什么事也沒有的樣子,往一樓走去,和家族一起吃了早飯。

作為哥哥的朱諾,總是向我說著令人不快的話語,不過不想惹事生非就當耳邊風了。

正確來說,是對風精靈西露芙請求讓朱諾的聲音不要進入耳朵。

總之這樣就聽不見朱諾那吵人的聲音。

中午之前,像平時一樣地接受母親的講學。

吃午飯之后,又像平時一樣,我借口要在森林自學魔術而從家門出來。

將身姿隱藏起來飛向天空。

今天首先打算將昨天擊倒的竜的尸體,回收作為素材。

之后,果然還要將昨天擊斃的一堆格里芬們的尸體,也回收當作素材。

回收的素材打算到城寨城市加雷賣出。

順便也買些東西。

打算買一些奴隸們會感到高興的東西。

當然不僅僅那些,還有也需要戰斗用的奴隸。

想試著買下能作為安潔拉她們的護衛也兼做肉彈的前衛工作的戰斗用奴隸。

另外,為了蛇雞牧場計劃,也打算確認蛇雞的蛋有多少市場價值,還有市場上原本會有需求嗎。

如果有時間想去圖書館,試著調查關于巨人的生態和強度。

事情處理完之后,今天也打算回大草原的家,不過說不定也要到傍晚才行。

想快點回到安潔拉她們身邊。

…………嗯,趕快將麻煩事處理完,就能快點見到面。

我提高了空中飛行的速度。

----------------------------------------------------

大概是在這個附近吧。

在天空中飛行尋找了昨夜擊倒的竜落下的附近,不過還沒找到尸體。

作為替代,發現了象是異民族的人們的村落。

…………村落附近沒看竜的尸體,要試著問看看嗎?

不過不太想接觸到其他人。

總之先將身姿隱藏起來,試著接近村落看看嗎?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