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1-30試看

24 lamia(蛇妖)

web版1-30試看 24 lamia(蛇妖)

24-lamia(蛇妖)

關于題目;原文(ラミア),拼出來是(lamia),我記得隔壁毛玉是把這東西翻成拉米亞的,而我是打算翻成蛇妖的,所以解釋下比較好。Lamia(拉彌亞)希臘神話中的人首蛇身女怪,就跟griffin是希臘神話里的獅鷲一樣,lamia即是人名也是種族名,反映到中文里就是拉米亞(人名)=蛇妖(種族名)的意思。,

————————————————————————————————————————————————————————————————————————————————————————————————

我靠近正在調查蛇的蕾米莉亞,

然后仔細觀察它。

雖然因蛇被壓碎而使調查變得困難,但那蛇的身上確實有著【契約的紋樣】

【契約的紋樣】,是浮現在魔法師與他的所有使魔身體上的一種紋飾 。

因為我曾被母親教導關于【契約的紋樣】的課程,所以我對它有著大體的了解。

這是一種被叫作《使魔契約》的真正魔法。

大多數魔法師會養育像貓和烏鴉那樣的生物作為使魔,

以貓頭鷹和青蛙作為使魔的魔法師也存在著。

然后..........使役蛇的魔法師的話........

【契約的紋樣】確實地證明著這條蛇是一位使用真正魔法的魔法師的使魔。

可能是這只使魔偶然地溜進我的“庭院”嗎?

或者,是出于主人的命令?

我想應該是后者。

但這樣的話,那個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在這大草原里恐怕沒有除我以外的其他人生活著,

然而,確實出現了真正魔法的使用者。

在魔物中,是有著高級的真魔法使用者存在的。

而在這種魔物中,我對居住在大草原及周圍的幾只有著一定的了解。

我命令蕾米莉亞和安吉拉先回去,然后自己飛上天空,向一處洞穴前進。

在發現大草原之前,我經常在天空飛行,并花了大量時間在探索這片土地上。

在那段時間,我見過一只魔物。

她上半身是美麗的女性,而下半身卻是蛇的身體。

作為種族的特性,她們天生有著出色的魔力,而且她們中的大部分是卓越的魔法使用者。

我見過蛇妖,

我偶然地看到這只蛇妖從大草原中的幾處洞穴中的一處出來。

不過那個時候,我僅僅飛走了而沒有嘗試去與她接觸。

不像之前,我現在要與她直接見面,為了質問她。

我飛到洞穴上方,并發動了【姿隱】,偷偷地進入洞穴。

因為很多發光的苔蘚生長在洞穴中,我的視野并不差。

我小心的在這神秘的鐘乳石洞穴中前進,因為或許有著陷阱的存在。

因為收到了在洞穴各處,甚至是洞穴頂部的大地精靈的提前警告,我大致了解了陷阱的位置。

“誰在那?是哪個敢隨便闖進我家的傻瓜?”

從洞穴深處傳來了一個年輕女人的聲音。

是那蛇妖吧。

我已經啟動了【姿隱】,但還是被發現了。

是在洞穴的入口有特殊的用來發現入侵者的魔法嗎?

或者是她察覺了什么可疑的痕跡。

這樣的表現,而且這種魔力的感覺————人類啊。 Fu~,這樣的話.........”

就在聽到那樣的聲音后,蛇妖從洞穴深處出現。

它是,蛇妖......嗎?

奇怪,出現在我眼前的女性下半身竟不是蛇的姿態,而是人類的雙腳。

而且,那是細長而美麗的雙足。

不,這只蛇妖似乎有著變形為人類的獨特能力。

從那真實的上半身看去,她的年齡只有二十幾歲,有著美麗的容顏與傲人的身材,

而她下半身的美麗雙足,應該是為了使她看起來像人類的魔法的效果。

“哎呀,即使我現出我美麗的身姿,還好不容易變成人類的樣子,這個無禮的人類還是要躲著我嗎?那好吧,就讓我來完全打破你的【姿隱】吧。————————【精靈魔法解除】”

!!!

我的【姿隱】被解開了。

這,那只蠻橫的蛇妖,難道她可以使用魔法強制性的將別人的精靈魔法解除嗎?

這是我第一次碰到我的精靈魔法被人打破的情況,

面對這超出預想的狀況,我難以掩飾我的焦慮。

“哎.......哎呀呀呀.........”

這只美麗的蛇妖瞇著眼睛打量著我。

正確的說,她的視線,似乎在舔舐我的身體。

“最近,我感覺到有人類出現在大草原上,但是,.......在黑暗中,我無法透過我寵物的眼睛看清他,不過,要是在光亮下,fufu,如果靠的近一點的話...ufufu(注:蛇妖笑聲的擬音,下同,因為實在想不到合適的漢字的說)..........”

..........

美貌的蛇妖舔舐她那妖艷的嘴唇,繼續她的話語。

“啊,~~~這么美味的男孩子呀、....fufu.......ufufuf。”

我頓時感到脊背發涼,

仿佛有條蛇正纏繞著我一般。

“吶,boy,能讓我吸一口嗎?只要一點點血液哦,作為初次見面的紀念。”

想起來了,蛇妖最愛的餐點正是人類男子的血液。

“沒關系的喲,只在最開始會有一點痛哦。”

“.......如果只是一點點的話,我不介意分享我的血液。”

“哎呀,你真是一個聽話的好孩子呢,正中我的好球帶哦,..........真想吃掉你呢,ufufuufu,當然,是在各種意義上的哦。”

“在此之前請先回答我,你就是派遣使魔蛇到我的地盤的人嗎?”

“嗯,是那樣。”

她簡單地承認了,雖然我以為她一定會假裝不知道。

“........為什么派出使魔?”

“ufufu,看在你很可愛的份上,我就特別的回答你吧。我對人類社會并不了解,因此,我對開始居住在這大草原上的你很感興趣。所以,我便從我的眷屬中選出一只,賦予它觀察你的任務,然后利用真魔術【傳送】,將它送到你家附近。”

傳,傳送?!

即使在我的祖國————有著最高魔法文明的魯雷西亞王國,也只有極少數的一部分人能夠使用【傳送】魔法。

這只蛇妖............竟能使用最上級的魔法【傳送】

面對實力遠在我想象之上的敵人,我感到戰栗,

但是,

我雖然感到害怕,但并不打算作為一個失敗者回去。

她派遣使魔來觀察,監視我,這并不要緊,

但,將我珍視的安吉拉驚嚇到那種程度,我就不能視而不見了。

雖然只造成了輕微傷害,但也不能輕易原諒。

在事情完結前,我一定要人敵人付出代價。

“哎呀哎呀,不要擺出那么可怕的臉嘛,那只是個小小的惡作劇哦。”。”(注:原文悪戯,雙關語,這其實是一個帶色的詞,除惡作劇以為,還有表示某些里番劇情,我記得有個翻叫 悪戯~いたずら,想了解日語的紳士可以去搜搜看)

“....惡作劇?”

“嗯,是這樣的。那個獸人女孩看起來太害怕了,導致我忍不住想捉弄她,所以,我就命令了我的使魔。”

“安吉拉.......那個獸人女孩被你的蛇咬出血了。”

“又不是很大的傷口,不要生氣啦.”

“.......”

“而且------該生氣的人是我才對。”

“什么,你......?”

蛇妖暫停了她的話語,雙眸閃爍著像血一般的赤紅光輝。

“那只使魔仍是我的仆人,殺掉它是不被允許的。”

...........Gu(咽口水擬聲)..........

可怕的殺氣鋪面而來,可以感受到她那壓倒性的魔力,我忍不住提起腳跟,向后退了幾步。

“如果那是真的,我絕不會原諒。我會把你大卸八塊,而且,我會不停折磨你,折磨到你懇求我殺掉你為止。我的毒液會讓你感受到生不如死的痛苦,我還會把你丟如滿是毒蛇的洞中,直到你受盡折磨,如何?”

“...........”

“但是,這個男孩有著可愛的臉蛋,恰好合我的胃口呢。”

蛇妖將她的手指放在她那艷麗的雙唇上微笑著,先前的殺氣仿佛不存在一般,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她釋放出了更為壓倒性的魔力。

“........”

“我非常喜歡可愛的男孩子吶,fufuu,那是最合我的胃口呢。”

“所以,我就特別原諒你,殺了我的使魔吧。但是————”

極具魅力的蛇妖,嘴角浮現出令人毛骨慫然的笑容。

那是美麗而邪惡的笑容。

“boy,你剩下的一生,必須作為我的奴隸而活。”

“!”

“不用擔心,我會好好疼愛你的,而且,我會教你....各種各樣的事哦.”

“.....別開玩笑了。”

“不,我是認真的。啊,對了,其他的那些討厭的女人,包括那個獸人女孩,我會全部殺光,把她們變成我蛇的食物,因為,我只需要你啊,little boy,————哈哈哈哈”

蛇妖舉起握在手中的藤杖指著我,

“竟對主人釋放出殺氣,嗯.......看來需要調教。”

我再次從蛇妖身上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但這次我不會再退縮了。

我心中的憤怒已經壓過了恐懼。

沒錯,現在我感到了強烈的憤怒。

把我變成奴隸————我不會讓她如愿。

因為那只蛇妖宣言要摧毀我重要的事物,包括安吉拉........包括安吉拉。

“ufufu,看來你需要被嚴厲的懲罰呢————《猛毒の雲》”

蛇妖舞動了她的法杖,一片綠色的“云”出現在我的周圍。

“<<風精靈の舞踏》

我命令風精靈在四周舞動,來驅散劇毒的云霧。

與外面不同,在空氣不流動的洞窟內,風精靈的力量遭到了削弱。

但是,如果只是這種程度的話,那并不算什么。

但是,如果只是這種程度的話,那并不算什么。

“哎呀,還在堅持嗎。那......這個怎么樣《死の————”

“《石塊投擲》!!!”

我借助大地精靈的力量,在蛇妖的咒語成型前,發動了《石塊投擲》

恐怕蛇妖正要發動上級魔法《死の光線》。

《死の光線》是不可回避的必殺魔法,只要對方是活著的生物,如果在呼吸停止前,施法者不中斷施法,就能確實地殺死。

《死の光線》是連巨人也能一擊必殺的強大法術。

然而,再強大的法術,在它發動前,都是無害的。

“怎么回事??為什么你能以這樣的速度來驅使精靈?!”

承受著從地面上升起的無數石塊的攻擊,她急切地說道。

被打斷施法的蛇妖,將雙臂護在臉前抵御我的攻擊。

在《石塊投擲》的直擊下,即使是強大的野獸也會被擊倒,但在蛇妖身上,幾乎連一點擦傷都沒有。

在真魔法的吟唱過程中,施術者的身體會產生一種不可見的魔法屏障。

在施放初級魔法的情況下,這種屏障所具有的對魔法的防護力是微乎其微的。

但是,上級魔法所產生的魔法屏障,卻有著相當的強度,

以至于在《石塊投擲》的直擊下,蛇妖只受到了擦傷程度的傷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蛇妖捂著她的臉呻吟著。

我難道造成了超出想象的傷害嗎?

“傷,傷口.....竟在我美麗的臉上留下傷痕......”

蛇妖的身體激烈地顫抖著,發出了怨恨的聲音。

的確,在她的臉上有著一點傷痕,但那只是一道輕微的刮痕,盡管有微量的血液流出。

“..不.....絕對...不可饒恕。即使是我喜歡的可愛男孩子......弄傷了我的臉,也絕對不會原諒。.....ufufuufu.......就把頭切下來吧————作為我的寶物,然后,永遠..........放在身邊。”

蛇妖的眼睛失去了光彩,嘟噥著開始了我所不知道的真魔法的詠唱。

她也在不知不覺間解開了變身,下半身變回蛇的形狀。

為了發揮真正的實力,而變回了真正的形態吧。

驚人的魔力從蛇妖身上涌現出來,

————————如果那個咒文完成,我一定會被殺的吧。

————《沉默》

不,精靈魔法《沉默》,在她的面前完全沒有起到效果。

在這個地方并不能完全發揮精靈魔法的力量,而且,我還聽說蛇妖有著極為出色的對魔法的抵抗力。

現在,用半吊子的魔法去打斷她的方案不可行,

詠唱中的蛇妖周圍的魔法屏障和之前相比變得更厚了,

而且,先前的《石塊投擲》也是因為敵人的疏忽才產生效果的。

在那時,她并未關心防御,因此才打斷成功。

但是,現在不會那么順利了。

在強大的魔法屏障的守護下,不夠強大的魔法即使連擦傷也無法造成。

她已經下定決心要完成這次施法了,打斷是非常困難的。

現在,使用半吊子的精靈魔法就是找死。

我應該召喚精靈王還是使用上級精靈魔法呢,還是說應該靠近她直接攻擊?

我向前進,躍向蛇妖。

沒有時間給我發動上級魔法,召喚精靈王,集中精神的時間也是必要的。

而現在的我,沒有那么多時間,

以我的判斷,蛇妖的施法是十分快速的。

因此,我賭在了直接攻擊上。

被堅實的魔法屏障所阻礙,我的動作變得非常遲鈍。

即使我快速地跳躍,在半空中我的速度還是變遲緩了,這樣下去,幾米的距離也得花費大量的時間。

但是————

《烈風》

“上!!!!!!..........NANOOOOO”

風精靈用雙手推動著我,

《烈風》是以強大的風吹飛物體的精靈魔法。

作為風精靈的目標,即使有著相當的重量,也會像紙一樣被吹飛。

而這次,我把在跳躍中的自己作為目標。

我被風精靈撞向蛇妖的方向。

在風精靈的幫助下,一息之間,蛇妖就進入了我的攻擊范圍。

把《烈風》用來加速,是非常獨特的。

驚愕的蛇妖睜大了眼睛。

現在,我可以用劍中斷她的吟唱。

在右手上構筑出《風精霊の刃》,

如果猶豫,就會死去。

然后,如果我死在這里,安吉拉和其她女孩便會落入蛇妖之手,遭到無法想象的對待。

因此,我絕不會猶豫砍向蛇妖細長的脖頸。

我橫著切向蛇妖的脖子,

但是————她擋下了這一擊,用她的法杖。

《風精霊の刃》不會被普通的武器所阻擋,無論它多么堅實鋒利。

那把裝飾考究的法杖,似乎含有強大的魔力。

蛇妖擋下了我的全力一擊。

“哎呀呀,真可惜————”

在她的話語結束前,細長的脖頸就被切斷了。

在右手的《風精霊の刃》被擋住的剎那,另一柄《風精霊の刃》出現在左手,向蛇妖的脖頸切去。

如果硬要安上一個名字的話-------大概就是《風精霊の雙刃》吧

“..........啊........”

蛇妖的頭顱在洞窟內滾動了一會便停止了,但她似乎還在嘟噥著什么。

即使頭與身體分離,仍然還活著嗎?

“,..............死.....死了!!!!???”

蛇妖的頭顱睜大雙眼,瘋狂地尖叫著。

哦~

“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我死了嗎嗎嗎!!!!?????”

奇特的事情發生了。

從身體上切下,跌落在地上,蛇妖的頭顱依然活著。

半狂亂的尖叫在洞穴內回響著。

奇跡般的生命力

我聽說蛇有著即使被切下頭也不會死的頑強生命力。

半蛇身的蛇妖一定也有著這樣可怕的生命力,或者這只蛇妖是特別的。

不過,就這樣放置著,她最終也會停止呼吸吧。

我應該直接將她殺死嗎,作為最低限度的仁慈?

這樣可以減少她受到的痛苦。

“請,請你!  拜托了!  頭! 請把我的頭連接回原來的身體!”

僅僅只有頭的蛇妖拼命的懇求著我。

“連回?”

“在切斷的地方,只要把頭放在那就好了。”

就這樣?她只需要重新連接頭與身體就能免于死亡?

多么難以置信的生命力啊。

“來吧,快!求你了~!如果放著我不管的話,真的會死.....我會死啊啊啊啊!!!”

“.....”

“不,不,我還不想死............"

我只是看著只有頭的蛇妖而沒有動分毫。

"什么都可以!你想做的任何事!只要你救了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

“啊,對了。奴隸!我會變成你的奴隸!變成你的奴隸,并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獻給你。”

我的眉毛稍微動了下。

“不會背叛嗎?”

“哎?”

“你絕對不會背叛我嗎?你會變成永不背叛我的奴隸嗎?”

“當,當然!我會的!我會變成永不會被叛的奴隸,boy,...不,主人!”

“...."

“我,發誓,我絕不會背叛主人!!!"

"...."

"啊,所以,快點!快快快快快快快!!!!!”

“...."

"....快點...快....啊...啊啊啊....已,已經...我..."

生命之火快要消失似的,在我撿起蛇妖的頭顱時,她的眼睛已經變得黯淡了。

“B,boy!”

蛇妖的眼睛恢復了生氣。

似乎我撿起她頭的舉動點燃了她心中的希望。

但是,我把那個希望粉碎了。

“哦?我似乎撿到了個不錯的球。”

“啊啊啊啊!!???”

蛇妖發出了尖銳的悲鳴。

被淚水浸濕的臉頰,被強烈的絕望籠罩。

我將蛇妖的頭舉到和我的視線水平,

然后,看著她的眼睛。

“不是...Boy。”

“嗯?嗯?”

“...."

“啊!主,主人大人!!”

嘛,我應該饒恕她嗎?

我把她的頭帶到她身體旁,

慎重起見,我將握在她手中的法杖踢向遠處。

沒有法杖,真魔法師是無法使用上位魔法的。

然后,我把她的頭放在了切斷面上。

實際上,我并不同情蛇妖。

我只是認為一個能使用真正魔法的卓越魔法師奴隸,能給我的生活帶來很多便利。

而且————蛇妖傷害了安吉拉,我會讓她付出代價。

作為奴隸————如果她能對我保持忠誠,我也會像對待其她人一樣對待她

但是,我想先讓她嘗嘗處于最底層的滋味。

讓這只蛇妖去服侍安吉拉,作為我奴隸的奴隸,會很有趣也說不定。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