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1-30試看

23 蛇

web版1-30試看 23 蛇

23-蛇



[石塊投擲]

我先動,驅動大地精靈向蛇攻擊。

他無法發到先制攻擊,只是站著看。

蛇的身體被從地上發射的硬石頭擊飛到空中,掉落在小溪旁。

我繼續編織魔法【落石】,并在它落地的一瞬間發射出去。

沒有絲毫抵抗,蛇就這樣被落下的石頭夾得粉碎。

“…………………..”

Ha?

難道說,這就結束了?

它死的也太快了。

我不敢疏忽大意,一邊關注敵人,一邊發動【大地魔像(土精靈魔法人偶)】。

人形魔偶以魔力驅動,有著復數的土精靈寄宿其中。

它憑借被給予的虛假生命行動,很像真正魔法中的【土偶創造】,這是一種似是而非的魔法。

我命令寄宿在魔像中的土精靈抱起石頭作為武器。

蛇可能會變形成一些不尋常的身姿,并獲得第二次生命。

但是,

蛇被壓碎了,就如被汽車碾過,死了。

“………………..”

難道………….這……….只是一條普通的蛇?

“我,我差點死掉了, 因為,蛇。”

.................

安吉拉雖然臉色蒼白,但還是坦誠地告訴我。

“明明注意到了,蛇就在我腳下。”

“.........”

“我,不由得尖叫,然后..........然后,蛇爬到我腳上,它纏住我的腳踝,我,怕 好怕。他爬到地下消失了,我也幾次發出悲鳴。”

安吉拉瞳孔濕潤地望著我,

“因,因此,我大聲呼喊向主兒大人求救。”

“.......”

“然后,然后,主人真的出現了.................為了救我........”

“你為什么暈倒了, 嗯,那里的血是怎么回事.”

我指著安吉拉的腳踝,有著血流過的痕跡。”

“這,這是...........,那個........”

我讓安吉拉再次想起了那段痛苦經歷嗎?

她顫抖著,

“當,當蛇爬到我腳上時,進入了我的裙子。”

“..............”

“而且,快速不斷地向上走,....這,這樣下去, 進到內褲里了。我,它真的很可怕。”

“什么,它進來了嗎?那個,....進到你里面了嗎?”

我想像著蛇侵入安吉拉秘密花園的情景。

“Ah,不,它沒有,它沒有進來,絕對沒有!”

安吉拉著急地猛烈搖擺她的頭和手。

“我保護了我重要的地方。我,我是說,那里只........”

安吉拉難為情,害羞地接著說道,

“我,我是說,我的里面,只有主人可以進去,其他人是不必允許的。”

獸人少女紅著耳朵,低著頭以只蚊子才聽得的聲音嘟噥著,

在某種程度上,我被她的告白震驚到了。

“那,那血跡是......?”

“嗯?啊,其實...............我大腿上被蛇咬了。因為太害怕,就暈倒了。”

就這樣?

虛驚一場。

總之,她的腿被蛇咬了。

...........唉

盡管蛇被處理掉了,但它帶來了太多麻煩。

而且,她可能不僅僅是因為被蛇咬到而昏厥......被蛇咬...........!

蛇的身體通常會含有毒藥。

我對蛇不是很了解,因此我并不知道這只被粉碎的蛇是否是帶毒的種類。



“..........如果它帶毒的話,可能是致命的。”

我低聲喃喃自語著,安吉拉顫抖起來。

“嗯?嗯?劇毒...........毒蛇?嗯啊!”

“安吉拉,你感到寒冷或身體不佳嗎?心臟感到任何疼痛了嗎?”

“啊!.......那,那么說的,有,有一點。”

“什么?”

“主,主人,我,我,我我我,如果劇毒擴散到全身,我,我會,會死嗎?”

安吉拉的眼角浮現出眼淚,兩只手都貼在胸上。

她看起來情況很差,而且非常傷心。

沒有什么證據能證明那是條毒蛇,但也無法保證那不是條毒蛇。

而且,我并不會凈化毒液的精靈魔法。

也沒有對蛇毒有效的血清那樣的東西。

..........怎樣才能.......

對了!獨角獸的角。

如果我記得沒錯,獨角獸的角不僅能治療傷口和疾病,也有著凈化毒藥的效果。

不管是多少根獨角獸的角,如果是為了安吉拉,我都會去用。

不,為了救安吉拉,即使需要屠盡整個獨角獸牧場,我也不會猶豫。

假如,把安吉拉和獨角獸牧場放在我面前讓我選擇,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安吉拉。

...........雖然,對于獨角獸來說,這很可憐。

但對我來說,安吉拉的生命比整個獨角獸牧場都要重要。

盡管獨角獸牧場也很重要,它遲早會為我帶巨大的財富。

我打算立即帶安吉拉前往獨角獸牧場,并告訴她我會用獨角獸的角為她療傷。

“安吉拉,你在做什么?”

獸人少女穿著連衣裙,而我不理解的是,她正一點點地將裙擺向上卷。

“主,主人....”

安吉拉用著那樣濕潤的眼睛看著我。

這期間,裙擺不停上升,終于——我看到了她白色的內褲。

在大腿的根部,有著被蛇咬傷的痕跡。

我終于理解了安吉拉的意圖。

她希望我將蛇毒吸出。

我曾在小說中看到過這樣的情節。

因為不好意思,對安吉拉來說,很難直白的說出讓我來吸這種話。

而且,安吉拉是一個奴隸,在她的立場上,是不能向我————她的主人請求的。那么,該我決定了。

“這是緊急事件,.......安吉拉,我會將毒吸出來。”

安吉拉臉色變得潮紅,輕微地點頭。

“啊......主,主人.........啊......haaaaa..........aaa! Ahhhh..........hahaaaa.....”

在我吸出毒液時,安吉拉粗重的呼吸著。

是她體內的毒液使她感到痛苦嗎?

............那么,這樣就可以了嗎?

說實話,吸出毒的真實效果也有值得質疑的地方。

差不多該帶安吉去獨角獸牧場了。

我在安吉拉的胯下吮吸著,希望將毒吸出。

正當我認為這個工作將要完成時,我感覺到什么人在接近。

從空中接近著。

“!!(⊙o⊙)…艾,艾修大人,安吉拉........桑?”

這個聲音,是蕾米莉亞。

不知為何,用精靈魔法在空中飛行的蕾米莉亞發現了我,然后降了下來。

“額?啊.....嗯!非,非常抱歉,在您做那....那個的時候打擾。”

蕾米莉亞一定是誤會了什么。

臉色潮紅,把裙子卷起,粗重得喘息著的安吉拉,還有在她裙擺下的我。

即使被誤會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蕾米莉亞驚慌的轉過身去,我似乎看到什么晶瑩的東西在她臉上劃過。

這只高等精靈表面看上去非常純潔,但其實內心非常工口。

每當我想到她是一個超過3000歲的老處女時,總能回憶起她那“快點將那種東西扔掉”的宣言。

或許就是因為她那長久的貞潔,她才變成了一個內向的人。

“蕾,蕾米莉亞桑,這,這是,那個...........A,ahhhh”

我可以聽到安吉拉慌張的聲音。

因為裙子的緣故,我不能很好的看清安吉拉的臉。

安吉拉眼睛轉著圈圈,有點沮喪。

“哎,你誤會了,蕾米莉亞。我只是把它(毒)吸出來。”

我從安吉拉的裙擺中把頭抽出來,然后說道。

“吸,吸出來!啊, 在那樣的地方........吸....什么的。不僅僅是接,接吻,連前戲都有.....嗎?”

蕾米莉亞震驚地嘟噥著。

我感覺到她似乎在想什么非常工口的事。

她的長耳朵也變得通紅。

她似乎在說著關于前戲的什么東西。

“不,不是你想的那樣。”

“嗯?”

“雖然看起來是那樣,但你的想像,太邪惡了。”.

“邪....邪惡.,,,,”

蕾米莉亞相當震驚,仿佛有什么東西破碎的聲音從她的大腦中傳出。

對胡思亂想的她,我簡短的說明了情況。

“我不確定我是否把所有的蛇毒都吸出來了,蕾米莉亞,把安吉拉帶到獨角獸牧場去。”

“不,艾修大人,沒有那個必要。”

“你是什么意思? 如果安吉拉發生了什么意外,我.........”

蕾米莉亞觀察這那條被粉碎的蛇,冷靜地說道:

“我是說,這條蛇并沒有毒性。”

“.......”

如果它不帶毒的話,那再好不過了。

“哎呀,說不定.....這條蛇是使魔.!”

使.........魔?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