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1-30試看

12 真竜王宙古達利亞斯

web版1-30試看 12 真竜王宙古達利亞斯

12真竜王宙古達利亞斯

真竜王的狩獵場?

總覺得出現了討厭預感的名字。

「蕾米莉亞,那個,是什么意思?」

「持有弒神之力的真竜們的王————真竜王。其中的一只將南邊的真炎山當作為住處。名字大概是叫作真竜王宙古達利亞斯。在竜的種族是屬與火的真竜,從遙遠古代就開始生存著, 也被說是傳說中的竜。然后,這個大草地,是真竜王宙古達利亞斯的食物狩獵場。在這個大草原上活的全部生物,都是真竜王的餌食……」

「哈,真的那種傳說中的竜住在那個火山嗎?」

我咽下了一口口水。

「應該……是這樣。可是,因為妾身從前聽說時, 是還住在高等森精的森林的時候,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無法確認現在真竜王宙古達利亞斯是不是還住在這里。而且即使是夸耀著非常長壽的真竜,也不是不會死,也有已經死亡的可能性」

「是多少以前?」

「妾身從長老們聽到那個話,是從現在開始一千又幾天前」

「哎~……三年前的事嗎?」

「啊,不,是一千年又幾天前」

什么嗎,如果是那樣的話, 那個聽起來很可怕的真竜王也早就死了吧。

我這樣安心想著。

可是,一千年多年以前聽到的,呢。

這個高等森精,到底有多少歲?

明明外觀是十代中后的。

「說不定要是很長地生活在這個地方的動物們,有知能的生物或許能知道真竜王宙古達利亞斯的存在」

我想起獨角獸中的老邁獨角獸。

反正,也打算去獨角獸牧場幫森精少女治療。

對那頭老邁獨角獸試著問問那個真竜王宙古達利亞斯的事情嗎?

--------------------------------

我們飛到了獨角獸牧場。

試著尋問作為獨角獸的長老的老邁獨角獸·克里夫, 關于真竜王有關的事情。

「真,真,真真真真真竜王……宙……宙古……宙古達利亞斯……」(顫抖顫抖)

凄厲般顫抖的這頭老邁獨角獸。

就像是剛生下的幼仔拼命用四肢撐住地面。

「喂,該不會那家伙現在還活著吧?」

我想聽到最關心的事。

「啊啊,還活著啊……那個惡魔,哦不, 比惡魔還遠遠地邪惡的那頭竜,還活著呢……」

呃……不會吧?

「我找到這個大草原的時候,那種的竜的身姿之類一次也沒看過呀」

「如果是說那樣的事情, 那頭竜現在還在休眠期中」

「休眠期? 那么現在,是像熊的冬眠那樣地睡著嗎?」

「大概吧」

如果是那樣的話,我想起了母親在生物及魔物學的授課中,提到竜之中有休眠期的話。

竜是有著不眠不休運轉的活動期,和不因一點點的事打擾就起來的休眠期。

「年輕的竜那樣活躍地活動的活動期很長,但上了年紀之后,休眠期慢慢的變長嗎?」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么,真竜王宙古達利亞斯的休眠期應該非常長。

畢竟是在太古時代就活著的真竜王宙古達利亞斯,在竜當中的休眠期也會很長吧。

好像現在是以十年為周期來重復活動和休眠。

而此次休眠之后,已經過去了五年」

「如果是那樣的話,至少還有五年————」

「至少不會馬上就醒過來吧」

聽到那個就放心了。

真竜王的威脅并不是現在馬上就逼近。

「在之前的活動期時, 老身的族群也被那頭龍襲擊了。當時超過五百頭的族群,只活了不到十分之一以下。不被吃光的原因,是幸虧真竜王宙古達利亞斯先前就已經吃了好幾匹飛龍, 總算在吃光我們之前就吃飽了。…………如果下次再被襲擊的話…………」(顫抖顫抖顫抖顫抖)

是想起當時的恐怖嗎,又軟腳的老邁獨角獸。

嗯。

「在五年過去之前新的牧草地不確保不成」

「哎?」

「在那個竜的休眠期結束之前, 從這個大草原離開————把你們遷移到哪邊的無人島,在那里進行新的獨角獸牧場開發。預先說你們拒絕的方案沒有」

我事先強調了沒有其他選項。

「哦……哦哦哦哦哦哦」

「嗯?」

「為,為了我們,能找到新天地嗎?」

「啊,啊啊,就是那樣」

「真是令人感激呀…………非常感謝非常感謝」

剛想一定會被發牢騷表達不滿,但卻反過來被感謝了。

甚至到如果這頭老邁獨角獸可以的話,都想合起雙手來跪拜我。

……這情形不正常呀。

「無論如何,目前還有五年的暫緩期」

「的確那頭竜在休眠期間突然起來, 老身一次也不知道,至少還有五年就放心了。那個約定,無論如何也希望被守護著」

「畢竟你們和我要互相協力的」

「如果要老身幫忙,當然沒問題」

「是嗎?那么剛好有事要麻煩了」

我用手指指向了在一旁的森精少女的喉嚨。

「聽說你們在活著時也能用那個角醫治傷口和疾病。這位女孩的喉嚨需要治療…………喉嚨聲帶已經被切掉了」

「如果要進行由角的《療傷》,生命力被丟失的代償是一部分的壽命會被削減…………」

「拜托了」

我低頭請求了。

并不是我愿意對這種事隨便低頭。

如果我想這么做的話,多少頭獨角獸的角也切下來給你看。

但是,現在只想用低頭請求的心情來解決。

僅管現在正低頭求情了。

但平常我討厭被人強迫低頭。

至少,當自己愿意低聲下氣時,之外的真的不想這么做。

但是,如果是不該低頭時也低頭,象哈巴狗一樣的,一點也不傲慢的人。

我自己對于那樣的人, 感到蔑視及討厭。

就像前世在我公司工作時的沉迷權力游戲的臭上司————嗯,其實已經是無所謂了。

「…………那么叫來在吾族中生命力最強的年輕的獨角獸嗎?老身的孩子的吉奧的話。喂,吉奧,這邊來」

老邁的獨角獸,從遠處圍觀注視的獨角獸們,叫來了一只年輕的獨角獸。

是一頭長有非常棒的角的年輕的獨角獸。

像是在故事上出現的王子殿下所騎乘白馬一樣,白色的獨角獸。

我坦率地認為非常美麗。

雖然對美麗事物的見解隨著不同人有著不同見解。

叫吉奧這個名字的年輕的獨角獸一邊警戒地一邊接近了。

「啊……好漂亮」

安潔拉看著年輕的獨角獸嘟噥起來了。

「純潔的少女呦。吾輩準許妳碰觸吾輩」

年輕的獨角獸·吉奧用溫柔的聲音對安潔拉這樣說了。

安潔拉像是尋求許可一樣地看著我的臉,我沉默著點頭。

安潔拉一邊緊張的靠近了年輕的獨角獸,一邊偷偷地摸了那個身體。

年輕的獨角獸瞇著眼睛,看起來心情很好的那樣。

如果被男人的我碰觸或許心情會大轉180度。

「繼承古老的血的森精呦。作為純潔的少女的你,也可以碰吾輩」

一邊微微苦笑的高等森精的蕾米莉亞也靠近了年輕的獨角獸。

以及像是隱藏在蕾米莉亞的背后一樣地接近的森精少女。

大概森精少女也想碰碰美麗又年輕的獨角獸一下吧。

蕾米莉亞正溫柔的撫摩鬃毛,年輕的獨角獸心情慢慢變得更好了。

而正當森精少女用發抖的手打算碰觸年輕的獨角獸時————

「別碰吾輩!!!!!!!!!」

年輕的獨角獸激昂的喊叫了。

……喂。

「不要觸碰吾輩,骯臟的母豬!!!有對骯臟的男人張開大腿的經驗的破鞋不準碰觸吾輩!!!!!!骯臟的污物就該好好消毒!!!」

對著森精少女說出厲害的粗暴的話的年輕的獨角獸。

森精少女一邊顫抖著一邊低下了頭。

草地慢慢被少女的眼淚沾濕。

「可以碰高潔且高貴的我的只有純潔的少女。被像妳一樣的骯臟的污穢破鞋碰觸,無論如何也不能忍耐啊!被同樣骯臟的人類的男人玩弄的————」

年輕的獨角獸最終沒有吐出最后的粗暴的話。

我狠狠從馬臉的側面揍了下去。

用上助跑打上去了。

差不多是要用助跑毆打的水平般的粗暴。

對于馬(獨角獸)的對手,是格斗的外行,臂力一點也不出色的我的拳頭, 造成不了什么傷害。

盡管如此,年輕的獨角獸卻也被打到快休克的樣子, 厲害地驚慌失措了。

對于被男人的我接觸到, 會導致休克這點還真不知道。

「什, 什什什,為什么! 高潔高貴且高尚地美麗的吾輩, 偏偏要被看起來骯臟的男人狠揍————」

「閉嘴」

我一邊抓住年輕的獨角獸的角, 一邊發出了低沉的聲音。

「你,你,對吾輩的角用那個骯臟的手————」

「吵死了…………這頭想被折角的狗屎獨角獸」

「……………………」

「你別再說話。如果再張開口,不僅將角折斷,之后再做成馬肉刺身」

「……………………」

「我說的話聽懂了嗎? 如果理解完就沉默的點頭」

如果角被用手抓著,年輕的獨角獸就非常驚慌不斷的點頭了。

眼睛大大地睜開著。

我認真的事情好象好好地傳達到了。

「好,就那樣什么都不用說, 用那個角醫治這個孩子的喉嚨」

「如,如果要用角的《療傷》, 我的壽命————」

「吵死了」

「…………」

「選吧, 現在被切斷角當場死亡,還是使用那個角治愈這個女孩,繼續茍延殘喘」

「別,別開玩笑了! 那樣的二選一………」

「吵死了」

「…………」

「那————要決定哪一個?」

「……如果是因為清純的少女,即使壽命多少也奉獻。可是,對骯臟的破鞋————」

「吵死了」

「…………」

已經夠了, 干脆直接切斷這頭只有感到惡心的年輕的獨角獸的角嗎?當我就要這么決定時,

「吉奧呦, 老實地聽從這個人類所說的事。這個人類掌握著吾等的生死, 以及吾族未來的繁榮。如果無法聽從這個男人的命令————干脆死吧…………算是為了族群」

作為族長的老邁獨角獸用莊嚴的語調這樣斷言了。

年輕的獨角獸的吉奧,一度,用非常怨恨的目光瞪視我之后,

「……庫……知,知道了。就一次……就一次,使用我的角。本來是不可能的。吾輩,高潔高貴且高尚地美麗,充滿勇氣的獨角獸那個角對那骯臟的破鞋使用的事————」

「吵死了」

「…………」

「下次,再說話就真的宰了你」

我對于這頭年輕的獨角獸,警告如果下次,再撈撈叨叨的話真的想殺掉。

我的殺氣和認真的態度,好象充分傳達給年輕的獨角獸。

「…………」(顫抖顫抖顫抖顫抖)

充滿勇氣的年輕的獨角獸的腳,開始一個勁地抖動。

于是年輕的獨角獸完全聽天由命,開始對森精少女治療了。

雖然是無言的那樣。

----------------------------------

森精少女總算變得能說話。

好好發揮著作為生物的功能呢。

只是,是因為很久沒說話的原因嗎,無法好好的將言語表達出來。

不知為什么,單詞的以外言語不能說。

大概慢慢習慣就能普通地能說出吧。

關于森精少女,有幾件事明白了。

名字…………好象沒有。

出生之后一直是奴隸的她,好象名字也沒被主人取名。

光是那個,被主人當作東西處理辛酸的過去也能想象。

還有,除了森精以外,還是攙雜了一半人的血的半森精。

只是————她很強烈地希望成為我的奴隸。

「我,不管什么,都做」

「…………」

「被扔掉,討厭」

「…………」

「奴隸,我,你的」

「…………」

「拜托」

「…………」

「拜托……拜托……拜托……拜托……」

緊緊抱住我的腳,好多次好多次懇求的森精少女————哦不, 是半森精少女。

奴隸們中已經有了安潔拉和蕾米莉亞在。

這個之上,沒有必要。

目前,我沒有打算增加奴隸的數量。

「拜托……拜托……拜托……拜托……」

…………。

嗯,這樣也好。

哎?

喉嚨痊愈就要當做奴隸賣掉?

…………我說了那樣的事嗎?

我不記得。

忘記了。

我對于不利自己的事情,有著容易忘記的性質。

-------------------------------------

那么,現在還很早。

之后————是將大量的母馬得到嗎?

為了在獨角獸牧場,繁殖著獨角獸。

接受了那些家伙們的要求, 希望在牧場里帶來純潔的母馬。

因為希望能連續不斷繁殖,來增加著數量,所以對那個要求充滿干勁。

嗯,雖說就算不是處女的母馬我也會帶回。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