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1-30試看

11 狩獵場

web版1-30試看 11 狩獵場

11狩獵場

無法呼吸,繼續掙扎感到痛苦的的中年貴族拜多。

因為血液中缺氧, 臉變成了紫色。

…………要解開嗎?

要避免不留神就殺那個家伙。

我解開了《窒息的水》。

變得能呼吸,盛大地吸氣吐氣的拜多。

邊粗暴的呼吸邊站立起來————直接用拐杖打向我。

眼神完全還是一副兇狠樣。

說不定是腦充血變得神智不清起來。

要躲開拜多毫無規律亂揮的拐杖的攻擊,并不是那么難。

畢竟作為貴族的愛好,我持續學著劍術。

還有,作為這個國家很多魔導貴族的愛好,用拐杖作為物理的武器處理的策略, 某種程度也學習過了。

也有著鍛煉身體, 躲閃攻擊的技術。

比起同樣是貴族, 我認為那個爵位看起來比我父母家的霍克伍德來的高貴的中年貴族拜多,在年輕的時候也應該學習過。

可是對于早就超過著四十歲, 衰老的拜多,我不認為能將作為武器的拐杖揮舞很久。

膨脹肥胖的身體一點也沒有發揮作用,動作非常遲鈍。

而且已經忘我般的發狂,技術什么都沒使出就這樣用力揮舞拐杖。

有點難辦了呢。

「那個,你的臉色有點奇怪。徒勞的事別再做, 休息吧。你的攻擊之類的明顯沒有用」

對于拜多說了提案。

但是,是被認為是挑釁行為嗎? 更進一步,拜多攻擊過來。

用更毫無道理的動作, 拜多揮舞著拐杖。

我在對人溝通上實在是有點嘴笨,果然我欠缺著溝通能力。

現在也不想太惹怒他。

倒不如打算勸解。

可是,似乎是很好的惹怒他了。

首先等對方的體力竭盡前, 持續躲閃嗎?

那樣判斷的我,不過————突然,拜多按住心臟倒下了。

怎么了?

我什么都沒做?

就那樣動也不動的拜多。

是有什么圈套嗎?

只要我接近就會遭受襲擊嗎?

警戒下的我, 對于風精靈西露請求,使之觀察拜多的情況。

西露對著倒在地上的拜多的左胸按上了耳朵。

并且一邊閉上眼睛, 慢慢地一邊搖頭,

「臨終了吶喏!」

…………真的嗎?

好歹拜多好象真的死了。

恐怕是心臟麻痹。

對于平常那樣沒運動的肥胖的中年男人,因為我而突然亂跑亂鬧,超出身體負荷,導致心臟停止————。

「死不足惜的人!」

……這個風妖精仍舊是個天然的毒舌。

我多少在拜多身上做了有著模糊記憶的心臟按摩。

不過看起來是蘇醒不過來了。

……可是,該怎么處理?

幸好,這個別墅中沒住著剛才死掉的拜多以外的人————

暫且………………………………………先埋掉嗎?

為了湮滅證據用《隧道》挖了個洞,也掩埋了拜多的遺體。

連續發動好幾次《隧道》,用在地下五十米以上的深度的洞穴填埋了。

拜多的遺體永遠都找不到吧。

雖然沒有遺棄尸體的感覺,不過還是決定不考慮這樣的事。

我將拜多的拐杖撿了起來。

是支被寶石填滿,有著華麗裝飾的拐杖。

并不是想要撿走。

那這樣就會成為事后強盜了。

我將拐杖在填埋拜多的地面上刺上去了。

作為墓標的代替。

「即使是那樣的殘酷的人, 也幫他立墳…………主人大人真是太溫柔了」

安潔拉在胸前交叉手祈愿著,對我擺出著出神地的表情。

總覺得這個獸人奴隸,對我變得盲目崇拜嗎?

感到似乎不論我做什么都會肯定的感覺。

嗯,暫且不提。

今后這位森精少女會怎樣嗎?

在中年貴族拜多下遭受虐待的森精少女,主人死了就會解開奴隸身分嗎?

還是作為拜多的財產被人繼承?

但是,由于在有殺意的虐待下, 拜多的奴隸所有權根據王國法,已經完全失去了。

這種場合,奴隸會被沒收處理, 所以森精少女的所有權會轉移到國家嗎?

大概,感到會變成那樣吧。

主人死掉后,如果沒有特殊的情況,奴隸也還是奴隸吧。

………………。

「你已經自由了, 隨你喜歡」

我對森精少女那樣說了。

不明白法律會怎樣判斷,不過感到對于這個少女的幸福, 最好是逃跑吧。

幸好身上也沒有奴隸項圈。

雖然幫助奴隸的逃亡有點犯罪的氣息,不過已經決定不再考慮這件事。

「啊,稍等…………先幫妳療傷吧」

我對于治愈背上的傷痕有了干勁。

不過我才不是那么和善親切呢!。

現在沒有獨角獸的角,不過要是我的話, 多少也能治愈一定程度的傷。

只要借用精靈的力量。

我發動了水精靈的《療愈的水》。

溫柔的水塊治療了森精少女背上的傷。

當水塊碰觸背部時,一瞬間,森精少女的身體深深的抖了一下。

可是,慢慢的背上的疼痛消失了吧。

森精少女的表情安靜下來。

然后,取下在森精少女腳上的鐵圈吧。

用《風精靈的刃》慎重地切掉腳圈,取下來了。

「然后,安潔拉,從口袋中取出外套來」

我對森精少女披上了安潔拉交出的外套。

多少打算再賣個恩情。

就那樣以裸體的樣子,要逃走也不太好。

是在城寨城市加雷中, 購買的注入防寒的魔術的上等外套, 不過,算了。

話說…………在裸體的外面只披一件外套大衣,難不成會被當作是變態嗎?

如果逃跑到街上,會被巡邏中執行任務的士兵進行盤問,不知道會不會被逮捕。

「安潔拉,拿出剛才我給你的錢在雜貨店內買下的內衣和衣服及鞋子。之后會再買給你的」

「明白了主人大人!」

不知為何安潔拉發出高興的聲音,高興的翻找皮袋。

奇怪的家伙。

對于我命令了將自己用錢買下的東西讓給別人,為何會感到喜悅?

「……我的主人大人真的太好了……」(小聲)

安潔拉小聲說了什么,不過沒聽見。

作為其他的附屬,食物和點心之類也決定給她。

「喂,把手張開」

森精少女坦率地遵從我的命令。

在那張手上,放上了一枚大金幣。

「先暫時用那個錢生活…………那再見了」

那么,繼續返回大草原嗎?

…………嘰…………。

…………哎。

抓住我穿的襯衫的袖子。

還是有什么想要的嗎?

從外觀上看起來沒有那么貪婪呀。

這家伙難不成連住的地方都想要?

森精少女,一邊抓住我的襯衫,一邊用想要訴諸著什么的眼神, 朝上看著我。

「……怎么了」

我問著森精少女也不回答。

作為替代, 用手指指了自己的喉嚨。

仔細看的話,喉嚨上有著縫線那樣地手術痕跡。

之后,以看起來悲哀的臉,用兩根手指一邊制作著×。

「因為這樣,你無法說話嗎?」

森精少女用力的點頭了。

「是喉嚨的病嗎?」

這回搖搖了頭。

「那為何要動手術切掉了聲帶?」

森精的少女,肯定和否定都沒做著。

「…………硬是,將聲帶切掉了?」

……點頭了。

眼前浮現著眼淚。

…………。

獨角獸的角,也能再生失去的聲帶嗎?

大概,能做到吧。

雖然也有界限, 但是用角似乎可以將失去的器官再生。

好像就連處女膜的再生也可以。

某國王族的公主在迎接初夜之前,用充滿血的眼睛尋求獨角獸的角————也有這種的逸話。

不過對于有著處女信仰的獨角獸來說,好象是非常討厭的使用方法。

所以應該可以再生處女膜,以真的意義返回為處女。

那個暫且不提。

我對著沒有接收人的森精少女試著問了。

「…………你,要先跟我來嗎?」

不知道是不是誤解了什么,不過森精少女的臉閃耀著, 好多次好多次點頭了。

我抱安潔拉,并在背上背著森精少女往天空飛去了。

蕾米莉亞也像夾三明治一樣地抱著森精少女爬上了背,用手臂抱著我的脖子。

以相當奇怪的樣子,我在天空飛著, 繼續朝向了大草原。

「這樣的老好人……從沒見過」(小聲)

感到蕾米莉亞嘟噥的聲音。

是非常溫柔的聲音。

…………我可不是老好人呀。

只是改變了主意罷了。

并不是要放跑這個森精少女,而是打算作為奴隸賣掉。

如果能醫治森精少女的喉嚨,就能暢銷地將她賣掉。

所以再說一次,我不是老好人。

…………奴隸的待遇依據主人那樣的天差地遠,如果能找到好的主人那也不錯。

與其作為逃跑奴隸嚴酷地活著,不如找好的主人。雖然還是奴隸生活, 但豐衣足食下說不定比較幸福————,當然和我改變主意了的關系什么都沒有。

-----------------------------------------------

終于到達大草原了。

「…………不會吧…………不,那個火山,沒,沒有搞錯……這個地方是……」

蕾米莉亞發出了厲害地害怕的聲音。

抱著我的脖子的蕾米莉亞細長美麗的手臂,哆哆嗦嗦的抖動著。

火山怎么了?

確實大草原面向南方的方向有火山。

可是因為有一段間距, 所以就算火山噴火也不會對附近造成傷害。

但是蕾米莉亞越發出越來越害怕的聲音————包括含有畏敬的聲音————,嘟噥著說出了。

「…………真龍王的狩獵場…………」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