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1-30試看

10 《窒息的水》

web版1-30試看 10 《窒息的水》

10《窒息的水》

真正成為我的東西的高等森精奴隸蕾米莉亞。

與其說是籠子, 不如說是從王族和大貴族用的高級監獄中出來的蕾米莉亞, 面向成為主人的我說著。

「雖然墮落成奴隸,但妾身仍是高貴的高等森精的王族, 內心直到最后也不會屈服」

用像冰一樣地冷冷的表情和語調斷言了。

之后,就像是沒有感情一樣的玩偶, 毫無表情的沉默著。

就算無論怎么美麗,我也沒有買個玩偶的心情。

「蕾, 蕾米莉亞正因為被認為是高等森精的妖精的女王的那個王族后裔,氣度上也是相當高貴的奴隸」

貝諾利亞奴隸商會會頭蘭多一邊撥著冷汗,一邊觀察著我的臉色。

我把視線轉向蘭多,

「那個……如果被出自我商會專屬的調教師,以收費的方式施給『調教』的話,可以成為不需要命令也會對舔舐主人的腳掌, 感到無上喜悅」

怎么開始露出了商人的臉孔。

大概是在奴隸的銷售后,繼續通過所謂的『調教』來爭取更多費用吧。

前世也有買賣那樣的寵物的商店的記憶。

高等森精奴隸蕾米莉亞,雖然還是像玩偶一樣般的無表情,但是似乎對禿子所說的調教單詞作出了反應,逼庫逼庫的顫斗著。

「還是說,希望作為性奴隸的特別的調教也想加上嗎? 經過我商會最厲害的性奴隸調教師首席教育完后, 只要命令的話,對于舔舐主人的屁股洞也可以感到無上喜悅一樣的性奴隸。啊,請放心,通過調教而弄破蕾米莉亞的處女膜的事是絕對不做。只是……因為是特別調教,價格會稍稍有點高」

一邊快速搓著手,一邊持續建議的奴隸商蘭多。

維持著無表情的蕾米莉亞的肩膀,仔細看的話一點一點地顫斗著。

「或者通過超特殊的調教模式,也可以變成對主人的排泄物也感到喜悅般吃掉的那樣可能性」

蘭多的追加服務建議內容連續不斷變得更加厲害。

從剛才開始還面無表情的蕾米莉亞,不過可以發現臉一點一點變得蒼白。

「雖然花費會變大,可是有可能成為最高的M奴隸————」

「夠了, 不要再說了」

「非,非非非非常對不起,艾修大人!!!」

如果我發出不高興的聲音,奴隸商蘭多好多次垂下頭道歉。

雖然想要不背叛我的奴隸,可是心壞掉的玩偶也不想要有。

尤其是空虛沒有感情的眼神的玩偶等不需要。

而且蕾米莉亞已經是我的東西了。

對于蕾米莉亞的『教育』這方面不讓別人插手處理。

因此對于蘭多提議的對蕾米莉亞的調教課程完全沒有興趣。

在奴隸商會購買了《服從的項圈》,并裝上了蕾米莉亞。

雖說是注入了絕對服從的魔術的魔道具,但是無法束縛奴隸的心。

可是,多少我的命令還會聽從。

嗯,除了過分的特殊的命令,像是自殺命令之類的即使聽到, 項圈也不會故意勒緊。

盡管在心中深處憎惡或蔑視著我,不過只要還戴著項圈,就絕對不會背叛我。

不能背叛我……

雖然這樣的道具不想使用,不過————我已經不想再,被誰背叛了。

而且對于蕾米莉亞的真心也想要,不過…………或許是期盼過多了吧。

帶著蕾米莉亞以及安潔拉離開了奴隸商會。

從剛才開始,安潔拉的情況就有點奇怪。

像是沒有自信般的低著臉,擺著一副灰暗的表情。

也許是因為在有不好的回憶的奴隸商會嗎,不過從店出來之后,也還是維持那樣。

「安潔拉。如果肚子餓著要吃點什么嗎?」

我擔心的問了。

「沒,沒事……現在,沒有食欲……。謝謝,主人大人」

大胃女的安潔拉,意外的回答了。

是身體不舒服嗎? 

難道是因為即便用獨角獸的角痊愈疾病, 但并不是體力也完全回復回來。

讓人看起來體力像急速回復的那樣放心著,不過是勉強裝出來的吧。

…………。

我在那個場合下蹲下來。

「安潔拉」

「哎,啊,那個,主人大人?」

「你,情形有點不好,……坐上來」

安潔拉暫時躊躇著。

不知為何,也有看向蕾米莉亞。

不過在我再次的命令下,客氣的爬上背上。

「唉嘿嘿嘿嘿」

安潔拉在我的背上高興地笑了。

而且,

「主人大人」

「干嘛, 安潔拉」

「最, 最喜歡了……」

對于從沒被說過這樣話的我,心臟稍微有點激動起來。

不露出害羞,什么都沒有說的我,背著安潔拉走動。

「……………………」

用像看到不可思議的東西觀察那樣的我們的情況,凝視的蕾米莉亞。

----------------------------------

也在街上的魔導道具店中購買了各種各樣的東西。

最先買了的,是被服務員建議的『魔術的口袋』。

能縮小物品的體積和減輕重量,而且能注入保存的魔術,各種各樣的東西都能放入。

床等大型的家具也能搬運放入。

能運送大型家具到大草原的家也正好。

價格是大金幣五十枚。

絕對不是便宜的東西,不過因為看起來非常方便就購買了。

要是說錢的話,還有大金幣三百枚以上留著。

床也在魔導道具店中購買。

是寫入魔術的魔術床。

是能好幾個人同時躺臥且能溫床的超特大號的奢侈的床。

訪問家具店的工夫也能省卻了。

價格為大金幣二又半枚。

床被寫入著永續的浮游的魔術,自地上三十厘米處漂浮著。

雖然不知道有什么用處,不過感到了有趣的心情。

除了漂浮外好像還能旋轉。

雖然也不知道這個有什么用途。

也順便買了寫入魔術的毛毯和枕頭等寢具。

比起平常的物品來的價值高,不過并不是沒有錢。

除了在這個店中寢具以外的, 各種各樣的生活用品也買齊了。

在魔導道具店的商品無論哪個都被寫入了魔術。

常時有水涌出的魔術水壺, 和隨時都可開關的魔術燈等看起來都很方便。

尤其是對只能使用精靈魔術的我。

順便,窺視魔術水壺中的話,水精靈溫迪妮對我使眼色了。

這個那個地買了結束后,全部合起大約大金幣一百枚左右。

要是大金幣一百枚應該可以在城寨城市加雷一樣的都市, 購買著連同庭園也附著的房地,相當的一筆錢。

說不定是因為有著巨款的原因,所以才大方地挑購商品。

因此不知不覺下,買了這個那個。

也包含到之后感到疑問,為什么買了這樣的東西。

或許是因為一天就得到大金幣七百五十枚這樣的巨款的原因,說不定金錢感覺就要變得奇怪了。

得注意一下。

是的是的,魔導道具店的服務員,頻繁地勸了『魔術的邸宅』的購買,不過拒絕了那個。

平常是小型的尺寸,不過有著當需要時, 變化為人能居住的尺寸的『魔術的邸宅』。

但是,因為價格,有著大金幣一千枚而無法出手。

雖然可以按月分期付款,服務員執著地勸了。

既然要存錢買下『魔術的邸宅』…………那么干脆直接購買『魔術的城堡』。

『魔術的城堡』是要大金幣一萬枚,小國那樣的國家預算的超高額價格。

從魔導道具店中出來后,也在雜貨店這里購買各式各樣的東西。

給了安潔拉大金幣一枚,高興地邊搖晃著尾巴邊購物。

而購買的東西全部預先放入了『魔術的口袋』。

『魔術的口袋』非常方便。

買下真是太好了。

雖然有著生物不能放入這樣的缺點,不過扣除那個也滿足了。

也包含著高等森精奴隸的蕾米莉亞,因為買完東西后,決定先回大草原一趟。

與奴隸們一起移動了誰都不在的胡同里。

「蕾米莉亞能使用借助風精靈的力量的《身姿隱藏》嗎?」

對我所問的話,蕾米莉亞無表情地點頭了。

「那么,你自己負擔你的部分。我自己會和安潔拉一起使用《身姿隱藏》」

「……哎?」

在躊躇的蕾米莉亞面前,我使用了《身姿隱藏》,將自己和安潔拉的身姿消除了。

「艾修……大人,是能使用精靈魔術……嗎」

「啊啊, 但是在外面不使用的…………那個事要保密」

對著消失身姿的我說的話,蕾米莉亞點頭了。

(當我在做要隱密事情的時候,會使用著所謂的『保密』的詞句。因為前世非常喜歡的小說的主人公也這么說,因此我也這樣使用著。前世的我,是會說著喜歡的小說中出現的對白的癖好。前世的時候也使用著…………『忘掉吧』這類臺詞, 但由于在前世里沒有共享秘密的人的我,只能對著寵物中能談話的對手的九官鳥來使用)

在真魔術至上主義者眾多的這個國家,蕾米莉亞也應該知道對精靈使的追捕。

對于真魔術和精靈魔術的差異沒很明白的安潔拉, 也預先說明著。

「…………………………………………………………」

與風精靈們交涉,總算借助到力量發動《身姿隱藏》的蕾米莉亞。

雖然覺得沒有交涉的必要。

我只要向離我最近的風精靈西露請求

「拜托隱藏身姿吧」

「OK吶喏」

只要這么說就行了。

其中有很多,只要眼神傳神就能搞定的使用精靈們的力量。

嗯,對于在這個國家的奴隸商會中買到的蕾米莉亞, 感到要使用精靈魔術的話要花費很多時間和精神。

總算蕾米莉亞的身姿消失了,變得我也看不見。

不過,因為蕾米莉亞的身體附近纏繞著風精靈們,大體明白所在的位置。

對于可以看見精靈的蕾米莉亞,我和安潔拉的位置也明白著。

「那么,其次是《風之翼》, 會在天空中飛行移動,那么跟過來吧」

「哎? 那個……哎?」

「嗯?」

「同,同時發動二個精靈魔術之類的,是要森精們的長老,或是大德魯伊那樣的程度才能做到…………這樣,太困難了」

雖然覺得沒有很難。

但是沒有辦法,向蕾米莉亞解除了自己的《身姿隱藏》。

然后,我在蕾米莉亞身上也附加上《身姿隱藏》。

因為我也往自己附上《身姿隱藏》,所以和安潔拉同樣的,蕾米莉亞的身姿也清楚的能看見。

「那么,跟著我來」

一邊懷抱著安潔拉, 一邊用《風之翼》在空中飄浮起來了。

安潔拉一邊緊緊抱住我, 一邊揮動尾巴并露出那個看起來幸福的臉。

「………………………………」

蕾米莉亞像是無法相信目擊到的東西一樣, 睜著像盤子一樣圓的眼睛。

對于我同時將自己也包含的三人上附加《身姿隱藏》,連《風之翼》也發動了的,感到那么新奇嗎?

我對于蕾米莉亞有著一幅感到吃驚的臉,感到有點快樂。

----------------------------

蕾米莉亞的《風之翼》也終于發動完成了。

只是………………好慢。

蕾米莉亞的飛行速度像烏龜一樣地慢。

用烏龜來說有點過火,但是非常慢。

那個速度差不多有超過聲速的我的速度的十分之一以下。

因為沒有辦法, 所以我也適當的掌握著速度,不過盡管如此蕾米莉亞還是落后很多。

我頻繁地在空中停止,變成了不斷等待著從遙遠地后面飛來的蕾米莉亞。

現在也等了蕾米莉亞五分鐘以上。

等候中總算,蕾米莉亞的身姿顯現出來了。

仍舊是緩慢的飛行速度。

大概只有時速三十公里嗎。

啊,又被麻雀超過了。

「對,對不起。請……讓妾……讓妾身休息一下」

「嗯」

就在我點頭后,蕾米莉便亞東倒西歪的往地面降落。

然后,蹲下不斷喘著。

蕾米莉亞速度不僅僅慢, 連飛行的可能時間也很短。

每隔十分鐘都需要休息。

而且都需要休息二十分鐘以上。

比起飛行的時間,休息的時間要更長。

這樣到達大草原之前天就要黑了。

不對,就這樣到目的地可能要花費好幾天。

對于就算哭到要吐出, 也必死般打算跟來的身姿加個分,不過————不借個手嗎?

雖說借出的與其說是手不如說是背。

我一邊懷抱著安潔拉,一邊降落到蕾米莉亞的旁邊。

「蕾米莉亞,花費太多時間了, 爬上來」

「那,那個」

「你只要用風精靈的力量,來將體重變輕…………光是那樣就行了」

「…………妾,妾身知道了」

蕾米莉亞那看起來很輕的體重, 也沒有加重多少負荷,我即便一起抱著安潔拉也能不降低飛行速度。

可是, 為了不損害自尊心看起來高的蕾米莉亞,那樣預先說了。

…………。

畢竟蕾米莉亞是我的東西。

我對自己的東西,是會盡量的和善地保護的不傷害主義。

懷抱著安潔拉,并且背上蕾米莉亞的我, 繼續飛往目的地了。

蕾米莉亞環抱著我的脖子, 并恰到好處的用身體貼緊著我。

我為了取回延誤的時間而高速飛行著,而蕾米莉亞則是為了不被摔落一樣地拼命緊緊抱住。

背后能感到與蕾米莉亞的體溫, 雖然小但是柔軟的胸部的觸覺也有。

「………………嗚嗚」

為何,安潔拉又擺出陰沉的臉,并不斷嘆氣著?



目前相當接近了大草原。

嗯?

現在,正聽見哀鳴聲。

我因為在意,停止在半空中。

并且試著去從天空俯視地上來尋找哀鳴聲的出處。

「啊…………,是同胞」

高等森精的奴隸少女蕾米莉亞發出了悲痛的聲音。

她也發現著的吧。

只能認為是對森精少女的虐待現場。

有著山野美景的貴族的別墅房地。

在那個房地庭園的柵欄中,有位長耳朵的裸體的少女正受到著虐待。

被拿著魔術師用的拐杖的中年貴族, 用《魔力箭》來瞄準射擊。

在柵欄包圍下的庭園中拼命亂竄的嬌小森精少女。

中年貴族瞄準住小妖精少女的背和腳, 發出好幾發《魔力箭》。

對于容易躲閃的目標也能很好的瞄準攻擊,即使…………是那樣下流的愛好的方案。

「……好可憐……」

「那個孩子……特別特別的可憐……呢」

蕾米莉亞和安潔拉看起來感同身受般的嘟噥。

「唏!?」

無法避開的《魔力箭》打到弱小的森精少女的背上。

少女痛得在地上翻滾。

對著那個景象看起來很愉快地, 像豬一樣的中年貴族。

「快點快點。還不快點逃跑,馬上又會再施放攻擊了呦。這次會比起剛再加強魔力呦,會很痛的呦」

一邊笑著的中年貴族把拐杖一邊轉向了少女。

森精的少女拼命的爬起來。

但是,是因為背上的疼痛嗎,往前跌倒了。

「這次就去死吧。喀喀喀, 哈哈哈」

丑惡的中年貴族由拐杖放出了無饒恕的魔力箭。

大概,那個魔力箭會奪走森精少女的生命。

但是在森精少女的眼前, 有人一般高的土堆升起,彈開了《魔力箭》。

這是我拜托諾姆發動的《土墻》。

《土墻》不只能防下物理的攻擊,對于一部分的魔術也是有效的防御手段。

實際上,厚達三十厘米以上的堅硬土墻,能抵御著五發《魔力箭》。

但是,土墻上有著《魔力箭》扎入相當深的孔洞。

這是剛剛那發《魔力箭》有相當的威力的佐證。

這個中年貴族,是真的以殺掉的心情放出《魔力箭》來。

居然抱有殺害可憐少女的殺機。

已經充分是殺人未遂事件。

「什,什,什么一回事?」

中年貴族發呆看著保護了少女的土墻, 令人感到著相當狼狽。

所以沒發現浮在少女頭上的我。

當然我的身姿也沒顯現出來。

在我《風之翼》和《身姿隱藏》同時發動下,連《土墻》也使之發動著。

「三,………………三個精靈魔術同時發動」(吞咽聲)

可以聽到蕾米莉亞吞下唾液的聲音。

不過為了救助少女,立刻用《土墻 》成功包圍起來了。

如果再次嘗試的話,也沒有自信再做到相同的事。

因此我降到少女附近的地面, 并解除了《風之翼》。

也請背上的蕾米莉亞和抱著的安潔拉離開,也解除了《身姿隱藏》。

「嚇!?你,你們到底從哪里來的!?」

一邊使用著真魔術,卻沒有精靈魔術的知識那樣的中年貴族一邊迷惑著。

「我們的事無所謂。那個,你在做什么。現在你是殺人未遂。在我通報士兵之前,請自首吧」

雖然被我檢舉,卻置若罔聞的中年貴族不斷反駁了。

「說什么屁話! 這家伙是儂買的奴隸! 即使殺掉也是作為主人儂的權利!」

這個森精少女是奴隸嗎?

因為沒裝上《服從項圈》, 所以我也不明白。

那么說來,腳上被裝上了鐵制的項圈嗎。

畢竟《服從項圈》的簡易版也有相當高的價位,并且每年間的維護費用也有相當的程度。

也有因為吝嗇而沒讓奴隸裝上的主人也相當多————,奴隸商蘭多曾這么說。

「而且,你們這些家伙! 這里是是王國魔導貴族的這個拜多·埃利葛雷多的別墅! 對于踏入在我的住處的你們! 儂要控告你們非法侵入!」

好象叫做拜多這個名字的中年貴族怒氣沖沖著。

的確是非法侵入,但這是為了拯救他人性命, 可以先行這么做。

根據被母親教的王國法來說。

并且即使是奴隸, 人命也還是人命。

…………在人命價值上好象按照人類奴隸最高,而森精奴隸次于人類奴隸。獸人奴隸則是被當作東西處理的,沒有人權。

「即使是奴隸,除了由公共機關的魔導技術發展的學術研究及實驗,奪去那個生命的事應該在王國法中被禁止的。這是『人類奴隸及森精奴隸的處理法』」

當我在買下蕾米莉亞時,奴隸商蘭多告訴了有關奴隸的處理的法律等重要事項。

蘭多就第一次購買規則解說,用死板的語調宣讀著。

這個國家對于人類奴隸和與之相同的森精奴隸,都有受到一定的保護。

雖然很低, 但是多少有著一定的人權認可。

并且,就算被殺的是這個國家的奴隸,殺人就是殺人。

這個國家中,與其他的國家比較起來, 在本國內的人權意識稍微高些。

雖然為了宗教團體等的公共機關的魔導技術發展的研究與實驗,對待奴隸怎樣的厲害事也被容許這樣的微弱的人權意識。

而且關于獸人奴隸,那個是家畜一樣的人權也沒有。

但是無論如何,我的指摘正中對方懷中。

「可惡, 雖然是小……小鬼, 卻奇怪地有知識」

中年貴族拜多不斷的咂嘴。

「拜多!現在請馬上自首!」

對于奴隸的殺人未遂等,罰款刑罰好象是該奴隸的沒收左右的,盡管如此罪是罪。

至少,在這個場合下能防止這個森精少女受到這個以上的虐待。

「……臭小子……小子小子小子小子小子小子啊啊啊!!!!」

額頭浮起粗大的血管,牙齦赤裸的露出一樣, 激昂的叫囂著。

拜多這家伙,開始憤怒到失去理智了嗎?

那個,被那樣的素不相識的孩子指出犯法,我也明白作為大人會氣到發飆的心情,不過…………情況有點不普通。

這個時候,我想起來了。

在王國魔導貴族其中有些人精神開始變的異常,離開都市和街道, 來到別墅修養的人慢慢增加了。

在以前,父親曾以看起來嚴肅的表情和母親說著那樣的內容的。

偶然間被我聽著那樣的事情。

說不定,這個中年貴族也那些精神異常的人們嗎?

「什么是自首呀死小鬼啊啊啊! 哈,在這個誰都不在的地方殺光你們,去死吧!」

怎么了,這個大叔。

眼神變的怪異起來。

而且面對著我開始詠唱攻擊魔術。

這個詠唱是…………真魔術里中等級魔術的《火焰球 》。

因為我沒有魔力所以無法使用真魔術。

但是還是有著魔術的知識。

從拜多口中快速念出的咒文的詠唱是《火焰球 》。

這個大叔打算,當真將我————哦不,不僅僅是我還有在旁邊的安潔拉和蕾米莉亞,而且連森精少女也燒死嗎?

腦殘的家伙真是討厭。

就在拜多的咒文詠唱要結束時。

但是————

「《沉默》」

我請求風精靈中斷了拜多的咒文詠唱。

「嗯!?嗯!!!???」

表情混亂著一張一合打開嘴巴的拜多。

不過真是不湊巧,《沉默》可以將他人的言詞完全消除。

如果對上必須詠唱咒文的真魔術術師,果然一點也不可怕。 

「安潔拉,把水壺拿來」

我命令了托付『魔術的皮袋』的安潔拉。

「啊,是,是的, 主人大人」

安潔拉從魔術的皮袋中拿出,向我當面遞交了水壺。

是常時有水流出的魔術水壺。

我打開了水壺的蓋子,請求其中的水精靈。

「《窒息的水》」

拜多的嘴巴貼上了水塊。

「嗯嗯!?」

口和鼻子都被水塊堵住的拜多, 由于在極度的驚嚇下摔倒了。

并且揮動著手腳不斷掙扎。

————雖然我沒有殺掉的心情。

不過,我打算將一定的痛苦給予這個中年貴族。

居然以殺死我的心情下, 對我射出了《火焰球 》。

不想輕易原諒。

而且…………連作為我的東西的安潔拉和蕾米莉亞也打算殺死。

不可能輕易就這樣結束。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