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1-30試看

09 盜賊行會干部的黑暗商人古利德

web版1-30試看 09 盜賊行會干部的黑暗商人古利德

09盜賊行會干部的黑暗商人古利德

「主人大人,歡迎回來!!!!」

進入大草原的家中后,獸人奴隸少女安潔拉跑來迎接。

是感覺到我回來而奔跑過來的吧。

對于回家的主人,一邊全速揮動尾巴并一邊來迎接,就像狗那樣一般。

「啊!?」

沖太快煞不住了嗎,安潔拉整個人往前方摔過來。

我立刻抱住了安潔拉。

由于安潔拉的體重還很輕, 所以輕輕松松地抱住了。

雖然變得有精神是很好,不過未免也太危險了吧。

「啊,啊啊啊,謝謝主人大人。啊,啊嗚啊嗚」

似乎是因為被我抱住的原因,安潔拉變得很害羞。

尾巴用力地左右搖曳著。

面向房間角落,可以看到安潔拉的食物, 像山一樣地推積著水果。

大草原的南方的森林中生長的梨子和桃子,葡萄等。

原本至少有十天份量以上的量……。

已經只剩一半那樣。

安潔拉的午餐,吃掉了好幾天的份量吧。

「你的胃沒事吧」

「嗯,唉嘿嘿嘿」

安潔拉一邊吃驚我說的話,一邊大哩哩地假笑弄著自己左右的手指。

「雖然不介意吃多少食物,不過你果然是個大胃女」

「哈啊,大胃女……」

看起來臉很紅的安潔拉害羞地垂下頭了。

大概,對于食量大這件事感到害羞。

「嚇!?」

我很有興趣地撫摩安潔拉的腹部時,獸人少女發出了奇怪的哀鳴聲。

嗯~,那么大量的食物到底是怎么進入?

只能認為是無視質量法則吧。

這個家伙的胃是四次元口袋嗎?

「主人大人, 啊……啊……」

因為安潔拉的聲音變得奇怪地妖艷,于是停止了撫摸。

「那個主人大人……這些角是什么?」

安潔拉用手指指向了在家外邊, 簡單地推放的獨角獸的角。

「是獨角獸的角」

「獨角……唏唉唉唉!!??」

感到吃驚到跳起來的安潔拉。

反應也太大了吧。

雖然看著很有趣。

「獨,獨角,獨角獸的角這么很多…………啊,那時,那時治愈我的————」

「啊,弄碎了一個獨角獸的角」

「啊!!非,非,非常抱歉!!!!」

安潔拉突然五體投地了

喀噠喀噠的一邊在地面顫抖著一邊磕著頭。

「你在做什么」

「可,可可可可是! 為了這樣的我,使用這么……貴重的獨角獸的角,我,我,我……」

「……別介意」

「可,可,可是! 一根就能買下好大的家! 甚至是能買下好幾個比我之類更有價值的奴隸! 那,那樣的貴重的獨角獸的角……我, 我該如何報答這個恩情才好……」

「那今后,竭盡全力為我服務就行了」

「是,是是是, 是的! 我,會做好為主人大人獻出這個生命的精神準備,讓我滅私服務!一生作為奴隸對主人先生服侍!」

說著這么浮大的事。

雖然狗會不忘記恩義,但是考慮……作為狗的獸人的這家伙的忠誠心是真正嗎?

…………人類無法信用,但是這家伙是獸人。

大部分是人,不過也有獸的部分。

對于獸的部分,信任————也好嗎?

--------------------------------

我懷抱著安潔拉,朝向城寨城市加雷飛去。

二十根的獨角獸的角,請風精靈運送。

因為使用了《身姿隱藏》, 不僅僅是自己還有被運送的東西, 誰也看不到。

---------------------------------

「獨角獸的角,二十根希望買下」

和安潔拉二人進入了昨天買下角的道具店。

先用《隧道》在附近胡同里挖了可以埋藏獨角獸的角的洞。

為求慎重起見。

「希望以大金幣七百五十枚作為買進價格」

無視著說不出話的道具店的店主,我繼續發言。

「然后今后,考慮一年穩定供應數十根」

這個老頭,雖然有著好人臉, 卻不能疏忽大意。

畢竟有打算讓我喝下摻有安眠藥紅茶的前科。

可是,上回買賣的時候說的話應該是真實的。

眼前的道具店店主, 對我說在黑市以二根售出大金幣八十枚,約一根四十枚的價格明顯是謊言吧。

根據貝諾利亞奴隸商會會頭的蘭多,獨角獸的角約是一根大金幣五十枚前后的價格這樣。

如果考慮在黑市中冒犯風險, 也考慮實際向客人賣角的商人的利益,一根四十枚的收購價格是妥當的吧。

如果那樣,以一根約大金幣三十七又半枚賣出給這個老頭也是不錯的判斷了。

雖然我直接跟黑市的商人談判可能得到更多利益。

不如說, 我在黑市直接賣出獨角獸的角的利益會更大。

可是沒有聯系的方法。

原本我也不知道有黑市這種地方。

所以打算暫時通過這個店主販賣獨角獸的角。

「這, 真是令人感激的話,不過大金幣七百五十枚之類的巨款,身邊并沒有這么多現金。而且要處理二十根很麻煩, 如果打算短期內賣出還會被殺價。干脆那樣…………用分期付款大金幣五十枚十二次,共計六百枚怎樣?」

「那樣不成, 我就找其他店家吧」

我假裝要從店里出來。

「哇哇,等等!」

在向門把觸碰之前,道具店的店主驚慌地挽留我。

「雖然遺憾, 但是這回買賣本店單獨辦理很難。因此,小少爺……不,為艾修你介紹一手支撐黑市的黑暗商人古利德先生」

「黑暗商人古利德?」

道具店的店主隱藏起聲音。

「啊啊, 是盜賊行會的干部, 黑暗商人的古利德先生」

----------------------------------

一小時也不到,像是盜賊行會干部的黑暗商人古利德, 帶著部下二人來到道具店。

古利德,是位有著高瘦身軀的男人。

卻帶著似乎要吞噬掉他人的眼神————我有了那樣的印象。

在我背后像隱藏一樣地站立的安潔拉,在看到古利德身姿之后, 開始地厲害的發起抖來。

古利德,就像是可是平靜的殺光好幾個人那樣的, 纏繞著危險的氣氛。

就連我來看這家伙也相當的————。

「…………東西在哪?」

在催促下,我與古利德他們一起向胡同里移動。

埋藏獨角獸的角的地方, 告訴了古利德的部下們,用鏟子慎重地挖開。

要是借用諾姆們的力量, 用《隧道》會一瞬間挖開了,不過并非一定要我使用。

在這個國家還是不要在別人面前, 胡亂使出精靈魔術的那樣比較好。

-----------------------------------

「確實有二十根,同時也是新貨。而且質量也不錯……A級嗎,不對, 是A+級吧。很好, 價格的大金幣七百五十枚,現在立即支付」

確認挖出的獨角獸的角之后,古利德交付了巨大的皮袋給我。

確認的話,大金幣像山一樣地進入著。

我讓安潔拉去數。

「一……一枚……二枚……三枚……」

在我背后一邊蹲下用著顫抖的聲音, 安潔拉一邊點算著大把大把的大金幣。

「說了是艾修……嗎。哼,不認為有著小鬼的眼神」

「………………」

「你的眼瞳中有著令人討厭的黑暗」

古利德窺視著我的眼神嘟噥了。

就像是要看穿對面的我一樣。

不過,對于經歷過持續被人背叛的我的前世, 我也不會有空隙出來。

「要是眼瞳中的黑暗的程度,你也不會輸我」

我以不被壓倒的氣勢,向對方目不轉睛地回嘴了。

「呵,討厭的小鬼」

也沒發怒,古利德看起來愉快地歪曲了臉。

「對了艾修。不想這個那個地對你探詢,不過對你想聽聽的只有一個。用禁止的『角』做買賣,你不害怕嗎? 如果敗露被士兵抓到, 會關一輩子呢。最壞,還會被絞首」

獨角獸的角的非法狩獵和秘密出售有那么重罪嗎?

內心相當害怕著。

可是,我的盡量裝出處之泰然的表情和聲音,

「也沒有」

佯裝給你看看。

「喀喀, 果然好膽量」

古利德瞇著眼睛低聲的嘲笑了下。

不太明白,不過看起來很愉快。

「嗯,雖說是一樣的禁止商品, 但『角』與毒品等完全不同。使人滅亡,本人和周圍的人都使之不幸, 屎那樣的毒品。倒不如『角』,雖說是在黑市中流串,但被救助下的生命也存在」

「…………」

我沉默聽著古利德的話。

「艾修, 你知道『角』從三年前開始禁止買賣的理由嗎?」

搖了搖頭。

「是要保護被認為是高貴且有著高智能的獨角獸————表面上來說」

「表面上?」

「在有著獨角獸大量生活的『獨角獸的森林』, 很強地訴諸對于獨角獸的保護的鄰國雷姆利亞這個國家。目前這個國家與雷姆利亞王國的同盟必須強化著」

「與被認為是最強的軍事國家, 北的大國雷多魯對抗的政治判斷嗎?」

由母親作為貴族的教育所告知的歷史和地理,并根據各國的形勢來說出。

「就是如此。嗯,我喜歡聰明的人」

「…………」

「獨角獸的保護什么的,這個國家的政治家當真沒做什么考慮。那個鄰國雷姆利亞后面的政治家也同樣,不過。雷姆利亞王國作為國家的事業以高價出口著因為壽命死亡的獨角獸的角。為了向各國呼吁獨角獸的非法狩獵及走私的禁止,抵御『角』的行情的跌落。實際上在這個國家每年,『角』的價格都被不斷提高了」

政治存在著————表和里,古利德用譏諷的語調這么說了。

那樣我也同意。

前世的記憶中,骯臟的政治家有很多。

嗯,不僅僅是政治有表和里,至少人類全部是那樣。

「不過也沒有比這個國家還骯臟,雷姆利亞王國的政治家們,都是一些可愛的家伙。如果與用魔術品種改良做作為走私貿易品, 向國外散裝撒播著更強藥效及藥癮的『藥』的這個國家的屎蟲比較還更好,是吧」

古利德的眼神中,寄宿著憎惡的火焰。

管理黑市的黑暗商人的,居然會厭惡毒品嗎?

可是,用魔術改良品種的毒品『藥』在國外散播嗎……?

這個國家做著這樣那樣的事倒是不知道。

嗯,前世的記憶也有,以走私毒品做為國家的事業的國家存在。

尤其從近代開始變得厲害起來。

最有名的話, 是中英兩國的鴉片戰爭嗎?

一個勁地走私出口鴉片等毒品, 讓對方國頹廢。

不過如果被對方國家管制的話, 就會鼓吹要進行戰爭等等,簡直鬼畜。

可是在歷史上,那樣的鬼畜外道會盛行,都是在國家主動主導下進行的。

一模一樣的事在這個世界也被進行著,絲毫沒有不可思議。

倒不如說是必然。

盡管如此————

「差勁」

嚴重的不舒服,我不知不覺一邊發出強烈的感情一邊嘟噥著。

「哦, 艾修,你也是那樣認為的嗎」

古利德做出高興的臉。

簡直就像是同志一樣。

被古利德邀請, 不成為盜賊行會的成員嗎?

但是拒絕了那個,不過請教了行會隱藏的聯絡處。

在這個國家中黑暗組織的古利德好像是相當的大人物。

試著建立著聯系也不壞吧。

我雖然討厭人類,不過至少還知道聯系的重要。

要是那個古利德真是的鬼畜外道的話, 我也會保持距離來避開。

可是,古利德從屬的盜賊行會,好像是禁止將暗殺和毒品作為工作的『正統派』的正經盜賊行會。

雖然對于盜賊也存在正統派什么的一點感覺也沒有,不過古利德他們卻對正統派的自己感到驕傲。

厭惡毒品流串的古利德開始清理黑市之后,這條街上毒品的買賣明顯地好像減少著。

雖然不認為是好人,不過————感到至少不是旁門左道的極惡人的樣子。

接著我和安潔拉走向了貝諾利亞奴隸商會。

也許是因為有著不好的回憶嗎,安潔拉有點不想進去。

因此,我打算將她放在旅店中的一個房間留守。

「如果能在主人大人的旁邊,就還能忍受」

既然都這么說了。

貝諾利亞奴隸商會會頭的蘭多,用變得圓圓的眼睛看著安潔拉。

雖說是左半部,但是原先難看的獸人奴隸的少女,變回原來美麗的身姿。

而且到昨天還無法一個人正常站立著,現在已經恢復到自己能行走的那樣的體力。

還有,對于我只隔一天就拿來高等森精奴隸的余款,蘭多大大吃驚著。

「難,難不成艾修大人是大國的王族大人們的嗎?」

比昨天起更加謙恭的奴隸商會會頭的蘭多。

一般認為指紋不是越磨越平那樣嗎,頻繁地搓著手。

「詢問也是沒用的」

「非,非常,對不起!」

是在想弄壞了我的心情嗎,蘭多青著臉點下了頭。

簡直象是搗米一樣不斷地點著頭的蘭多。

對有錢的客人的這項謙恭的樣子。

某種意義上,商人果然無法信任。

「然后,我要領取那位高等森精的奴隸」

「是,是的! 現在馬上準備給您!」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