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1-30試看

06 獸人的奴隸少女

web版1-30試看 06 獸人的奴隸少女

06獸人的奴隸少女

「是的,只是,請先支付作為貨款的一成大金幣五十枚」

「沒辦法啊」

就算是在這個世界中也很好地有著先付訂金的臨時契約。

然而大金幣五十枚左右還是出的起。

無論如何也變得想要蕾米莉亞的我,判斷了可以先付訂金。

「如果違反契約,作為訂金的加倍奉還————要還我三倍呀」

「正是那樣, 艾修大人果然在年齡上不相稱的那樣,好好地理解著」

「奉承就不必了,三倍奉還這樣可以嗎」

「畢竟這也是契約的一部分,契約中特定事項」

如果違反契約,改向其他的客人賣出商品,做為加倍奉還和在地球上是一樣的。

這個世界中大概也沿用著相似的規定。

而我將如果決定違反契約,要三倍奉還的條件放入特別約定中。

由于這個限制,這個看起來唯利是圖的奴隸商人,是無法向其他的客人賣出蕾米莉亞。

至少在這十日之內呢。

雖說最近從父母那里得到放任,但是作為貴族的我還是接受了最低限度的教育能讀書寫字。

好好地讀完契約之后,簽上了名子。

拿到訂金大金幣五十枚的蘭多一臉高興。

比剛才的態度還更加謙恭。

「除了蕾米莉亞之外,現在想要馬上能購買的奴隸。如果是大金幣一枚以下」

「大金幣一枚左右的話,差不多都是賣不出去要被處分之前的奴隸……」

「不介意,不帶我看看嗎」

「明白了,那么請移駕到地下的倉庫」

對于處分和地下倉庫這兩個名詞一邊感到不穩,一邊被引導到地下室去了。

昏暗的地下倉庫中,充滿著令人想吐的臭氣。

幾天,還是幾十天沒洗澡的奴隸們的體臭。

也攙雜著那個在籠中大小便失禁般排泄物一樣的臭味。

「這里的奴隸們是賣剩下來的,為了給圣魔教會的做人體實驗用, 一文不值的家伙們」

一邊聽著蘭多的說明,我一邊產生被放置在惡劣的環境的奴隸們的同情。

即使討厭人類的我,目前也對眼前的景象感到殘酷。

象是死魚一樣的感情和希望都沒有的眼神和表情。

是連吃飯都沒被給予嗎, 肋骨都浮現出來了。

連女奴隸們的頭發和指甲都臟兮兮的。

穿的衣服就像用爛的抹布一樣。

比起上層的奴隸們,待遇實在差太多了。

「人體實驗……這些奴隸們具體會被做什么?」

試著尋問了這樣的事。

「為了新發明的魔術,也包含攻擊魔術測試,想知道新的秘藥對人體的效果等各種各樣。嗯,大概撐不了半年吧。如果能輕輕松松就死掉是相當幸運的, 大抵都是在感到極端痛苦下死去」

「……不會太不人道了嗎」

「這是為了魔術的發展和人類的幸福」

「可是………」

「說起來————他們不過是垃圾奴隸罷了」

一點什么感慨也沒有的蘭多。

我今天第一次,對于這個奴隸商會會頭抱了恐怖和嫌惡感。

「而連圣魔教會的人體實驗都用不上的垃圾中的垃圾,作為處分賣給魔物商人。無論怎樣的垃圾至少也能成為肉食系的魔物的飼料」

變得不舒服起來。

「啊,對于人類和森精的奴隸不會做那種處分。只是提供飼料的話,專門會用獸人奴隸」

「已經夠了,可以不用再說了…………話說那些是獸人奴隸呀?」

看著在窄窄的籠子中大量的塞入的奴隸們,我一邊尋問了。

「因為上星期大部分的獸人都被處分…………啊,安潔拉還留下著。是在那個角落坐下不動的獸人」

蘭多指著了一位少女。

在壅擠的角落中蹲著的那個少女,確實有象狗一樣的耳朵和尾巴。

和這里的奴隸同樣,也是死魚般的眼神。

臉的左半邊隱藏在黑色的長發中。

打算好好地看著這個名叫安潔拉的獸人奴隸, 而靠近籠子的我發現了一件事。

少女右半邊的臉非常美麗。

就算是在這惡劣的環境稍微沾上污垢,也無法遮蓋下這美麗。

但是,臉的左半邊很厲害地潰爛著。

到必須用頭發掩蓋下的程度。

除了難看的凹陷外,也冒出像是腫瘤之類的東西。

「安潔拉曾是獸人族族長的女兒,不過…」

蘭多繼續說明著。

「被我國擊敗滅族后抓起來賣掉了,沒想到卻是帶著毛病。啊,幸好不是會感染的類型,如果是這樣早就被處分了。最初臉上的問題還沒這么嚴重,但是卻一天天變得更加厲害。由于生病的關系, 也沒有體力能撐過圣魔教會的人體實驗, 原定下周后被當飼料處理」

「…………」

「不過,也擔心吃掉她的魔物會出現什么問題。想想干脆死狗放水流算了。連飼料都當不成,比垃圾都還不如」

「不治療看看嗎?」

「開什么玩笑, 那個如果用簡易的治療能醫好就算了,不過這個垃圾的病是連獨角獸的角也無法保證能痊愈完全的重病。獨角獸的角因為國家的政策, 成為禁止商品之后價格不斷連續上漲,現在一根至少有大金幣五十枚前后。就算違反禁令弄到手,那樣的貴重且高價的獨角獸的角也不會拿來這么做。畢竟這邊也是因為買賣, 不會做出那樣的大赤字的行為————」

「多少錢」

「哎?」

「這個孩子的價格」

「…………這種有病而且臉潰爛的垃圾奴隸」

我沉默著點頭了。

包含對主人絕對服從的魔導奴隸項圈只要大金幣一枚。

幾乎都是魔導奴隸項圈的價格。

「安潔拉!」

對于蘭多的罵聲,嚇一跳身體哆嗦發抖的獸人少女。

僅僅叫了名字就有這個反應。

大概現在會接受怎樣的處分,也想象完成了吧。

「這位是作為你新的主人大人的艾修大人, 過來打招呼」

獸人少女安潔拉,突然無法理解被說了什么而發呆。

已經放棄了人生,這么認為的這個奴隸少女,說不定無法相信自己還有買主買下。

「別磨磨蹭蹭, 還不爬起來!」

蘭多手上拿的鞭子用力往地板上抽去。

這個獸人的奴隸少女的顫抖,比剛才都還厲害了。

「喂」

「艾修大人啊,怎么了呀」

一邊回頭兼一邊搓手詢問我的蘭多。

「這個孩子……安潔拉嗎?已經是我買下的奴隸吧」

「是的,是這樣沒錯」

「所以那樣地威脅可不行, 我對于我的東西被別人粗暴地對待很不愉快」

「非,非常抱歉, 艾修大人」

是因為感到我的憤怒嗎,蘭多驚慌的深深地垂下了頭。

看起來不可思議地觀察那個情況,獸人少女安潔拉一邊蹣跚,一邊爬了起來。

但是馬上又倒下來了。

大概是因為生病, 或是營養不足而沒有體力吧。

腰腿也變得相當衰弱著。 

在這個狹窄惡劣的環境的籠子中,也無法充分的運動。

「啊,那個,這里有拐杖附送服務!」

不知是不是害怕我因為對連這種事都也不能滿足的奴隸而變心,蘭多驚慌發出聲響了。

「主,主人大人,我,我之類購買,啊,謝謝。特別……,高興……」

從籠中出來的獸人少女拼命說了恭敬的話。

一邊拿著蘭多給予的拐杖,一邊想辦法維持站立著。

就算有拐杖,要能穩穩的走動還是很困難。

雖然期待吃飽飯后能恢復體力,變得沒有拐杖也能行走。

…………。

獨角獸的角,也有體力復蘇的效果嗎?

暫且————

我接近成為自己的奴隸的少女。

「……那……那個……」

雖然我沒有什么惡意,不過安潔拉厲害地害怕著。

身材短小的安潔拉的身體厲害地干瘦著,體重看起來也很輕。

就算是我十歲的身體,也能背起她。

我把背轉向作為奴隸的少女, 并蹲下。

「坐上」

我命令著。

「哎……那個……哎?」

「坐上」

雖然再次命令了,不過安吉拉卻困惑著發抖。

好奇怪啊?

安潔拉身上明明佩戴著絕對服從的奴隸項圈。

是為主人的命令被絕對強制的服從,還有不寬恕奴隸反抗的魔導具。

如果抵抗服從或者反抗,項圈會自動地捆緊喉嚨,蘭多曾這樣說明著。

和說得不一樣啊,那個禿子!!

「啊,艾修大人。《服從的項圈》大致上的命令都有效。只是對要奴隸接受主人命令爬到您背上感到意外。因為那個命令非常……」

蘭多用手帕一邊擦去臉的汗,一邊亂七八糟地回答了。

什么嗎,并不是無論怎樣的命令都會被服從?

畢竟是廉價的安潔拉,《服從的項圈》也好像非常廉價也說不定。

「你這家伙,現在還無法好好走動吧。所以快點坐上去」

即使不能由魔導具來強制命令,用言詞也能命令。

因為這個東西是奴隸,而我是這個東西的主人。

「啊……,但是我,我是奴隸…………而且,臉和身體也一半以上,很嚴重的狀態……」

「沒有關系, 所以說趕快坐上」

「可……………………是」

用嗚嗚咽咽地的臉迷惑著。

「是打算讓作為主人的我,丟臉到何時, 快點坐上」

「啊…………失,失禮……」

終于,恭敬地爬上了我的背。

…………。

雖然很瘦,但是胸部相當有料啊。

我大大方方地背著安吉拉從奴隸商會走出來了。

順便往胡同里移動。

看來要買家具要等之后了。

首先決定運送安吉拉到大草原上的家,使之休息。

然后那個期間,去找到獨角獸的群落,至少捕獵到一只。

雖然不明白能恢復到那里,不過為了在這個獸人奴隸上使用獨角獸的角,多少有了干勁。

另外不是同情。

因為這個奴隸已經是,購買后我的東西了。

是我自己的東西這點很重要。

最好是背上她,并借由風精靈的力量飛過去。

不過安潔拉也好像因為手臂的力量還很弱,途中從我的背上滑落。

一度從背上卸下安吉拉,這次改從正面懷抱。

果然是因為安潔拉很輕,抱起來很輕松。

安潔拉的年齡好像只有十二歲,不過由于營養不足比起十歲的我個子還矮。

「啊,啊……主,主人先生啊……」

用象是神魂顛倒一樣發熱的臉, 對我緊緊抱住的獸人少女。

臉看起來很紅,真的這么熱嗎?

「我,我……是第一次……公主抱……之類,被做了的」

「…………啊啊」

那么說來,我對女性做出公主抱這個動作,包含前世來說還是第一次,不過我冷淡地預先回答了。

「嘿嘿嘿,到那去啊,小鬼」

「看到了看到啦~。你剛從奴隸商會買完奴隸的吧」

「錢……然后還有那個奴隸女人交出來, 如果不想死的話」

看起來壞壞的三人組的男人,向我們走過來了。

強盜嗎?

就連城寨城市加雷,也有治安不好的地區嗎。

約十代后半~二十代的壞人相貌的男人,有三人接近著,不過我一點也不動搖。

我可是有著精靈的力量。

總能有辦法吧————。

「啊嗯? 看著那個奴隸女人……哇好丑」

「雖然臉的一半長的不錯,不過另一半完全爛掉啦」

「不行呀,對于這樣的醜女,完全上不了啊——」

嘰嘰喳喳發出刺耳的笑聲的三人組。

安潔拉低下頭,發起抖來。

從臉頰上滑落著眼淚。

我瞪著他們的眼神反而變成了這個三人組的干勁。

這些家伙把我當作笨蛋。

我也對這些愚蠢的東西感到無法忍耐了。

「那個奴隸女就算了,能拿點錢來嗎, 小鬼……如果敢呼喊的話,殺了你」

好像領導人的高個子的男人從懷中拿出刀來威脅了。

多少一瞬間畏怯了。

無論怎么說, 我前世畢竟是被刀扎到心臟而死。

一邊注意著聲音并回復那些混混,

「如果我說了沒有給你們的錢怎樣?」

「啊?小鬼,真的殺了你歐?」

「做呀」

「…………」

混混三人組的眼中像殺氣一樣的東西出現了。

「真的,殺掉你啊!」

「如果殺掉你后再掩埋起來,也不會敗露!」

「就是那樣,這個屎一樣自大的小子就去死吧!」

向于持刀連續不斷接近的三人組。

真心感到了想要刺殺我的心情。

不過,那個兇刀根本刺不到我的身體。

「《大地落穴》!」

我喊出并用手指指向混混們的腳下。

「「「!?,哇啊啊啊啊——————————————————————————————————————————————————————————————————————————————————————————————————————————咚!!!!」」」

借用土精靈諾姆們的力量, 制作了讓三人組們瞬間落下的大洞。

「在洞里頭反省吧, 笨蛋」

以他們的情況來看最多手腳骨折。

多少是自作自受,我一點也不同情。

放下安潔拉后,探看這個超過直徑三米的大洞。

試著確認了混混們的情況,不過————。

沒有任何回應。

果然十米以上的陷阱,也太深嗎?

因為麻煩去算,根據作為落下的沖擊, 導致手足折斷的的深度感覺也約有數十米的深度,

大概不僅僅是手腳…………還有頭顱八成也摔破了吧…………

「希露,觀察一下情況」

「了解吶喏!」

在風精靈中,決定請最親近我的希露,來確認混混們的生死。

風精靈希露往地洞中一動也不動的男人們的飛去。

并且,確認了混混們的眼睛,

「死亡確認!!!吶喏!」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