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版1-30試看

03 獨角獸狩獵

web版1-30試看 03 獨角獸狩獵

03獨角獸狩獵

從父母的會話中得知,這個世界有奴隸制度的。

奴隸的身上被附上服從的魔術,無法違抗主人或者背叛不能的那樣也好象有這樣做的人。

不過,奴隸好象很貴。

而且該說維護費用嗎,也花費著伙食費等。

雖說是鄉下農村的地方領主的父母也沒有奴隸。

不過,真正能使用魔術的父母,代替奴隸也役使著魔術生物。

母親在買東西時很好地使用著提行李《石頭從者》的魔術做成的小型魔像那樣的魔術生物。

不過不湊巧,沒有真正魔術的才能的我無法做出魔術生物。

而且,大部分的魔術生物既沒有想法,又好像不能說話。

果然還是想要亞人或者獸人的奴隸。

我想要絕對不會背叛的奴隸。

才不是因為寂寞呢……

不管怎樣,即使備齊家具,買到奴隸,還是有必需準備的東西在。

是錢啊。

錢是必須的呀。

當然從父母那兒得到的零花完全不足。

因此我建立了某個計劃。

-------------------

當我開始精靈們和交流一個月后,決定就要實行這個計劃。

在越過山的大草原上,捕獵現場的野生動物或怪物。

要是擁有精靈之力的我,也會能進行狩獵。

而且,也能運送到附近的城市推銷肉和素材來進行金錢交換。

然后用那個錢,準備家具及購買奴隸。

討厭人類的我因為對人群難以應付,不太去想人群壅塞的城市,不過也沒辦法。

在我住的小鄉村,就算捕獵到動物和怪物,也難以換成錢。

而且,也太突出。

十歲連魔術也不會用, 弓術也沒啥了不起的孩子,被問到是如何捕獵的也會覺得為難。

使用精靈的力量,雖然那么也說不出。

也有著與父母的誓約,不過在我住的鄉村,精靈這個名字也是禁忌。

如果我能看精靈的身姿,聲音,又能借力量的事被周圍知道,肯定會發生影響心情的事。

所以才運到近鄰的城市來。

如果是不知道我的事的街上,說用真正魔術捕獵也會相信吧。

在有才能的人當中,十歲以下也能使用真正魔術的人好象也有。

沒被父母沒期待的我,仍舊是放任教育。

鄉村中也沒有親近的人,誰都對我沒有關心。

因此要從鄉村中悄悄溜出也相當方便。

走去森林以后,利用風之精靈的力量飛到天空

為了慎重起見,借用風精靈的力量發動《身姿隱藏的衣》,讓別人看不到我的身影

在天空中持續飛著,翻過山,越過谷,到達大草原。

恐怕不過,這個大草原是因為人跡未到而因此風平浪靜嗎?

在這個大草地上沒有看過人的身影。

不過也不是那么不可思議的事。

可以叫做邊境的程度的鄉下城市,不越過更加險峻的群山和深的谷也到達不了。

我每天越過的山,大概是叫做阿魯拜斯山脈這個名字。

山腳好像住著好戰的異民族。

不過對于能飛在天空的我,山谷的險峻和野蠻好戰的的異民族一點關系也沒有。

正因為人不在,各種各樣的野生動物棲息在大草原上。

當然怪物也在。

可以捕獵合適的鹿,不過如果可以,大獵物比較好。

當然這邊所謂的大獵物,指的不是擁有巨大身體的獵物,而是能被用巨款買下的意義。

在天空飛著的我,持續找著目標的獵物

這個目標與其說是動物不如說是怪物。

一小時以上,在天空飛來飛去的我終于找到。

在這個草原上幾次看到過,長有角的馬---獨角獸。

私下問過父母,獨角獸的角好像以非常的高價買賣。

這是因為有著瞬間能醫治傷和病的效果。

該說是在幻想系的故事中獨角獸的角的經典。

這時候,我發現的獨角獸有二頭。

大概是從群體中走散的吧。

反正二頭都決定捕獵。

《身姿隱藏的衣》非常方便。

不僅僅消去是身姿,連氣味和說話聲也一起消除。

我是低空飛行,到獵物三十米的距離接近了。

《風精靈的箭 》的有效射程距離在三十米以內。

而數體火精靈色拉曼達合體的火蜥蜴放出的《火蜥蜴的吐息》有效射程距離有一百米。

不過,因為火精靈不在這里,在這個現場也無法使用

在這個大草原上,風精靈相當多,不過土精靈也同樣大量存在。

不過土精靈諾姆的《石礫》相當有威力,可是不湊巧,射程距離相當短。

而且,從地面生出飛石的《石礫 》搞不好會殺死獨角獸。

那這個一個月,我的特別訓練將會變得徒勞。

我是為了如果可以不殺死獨角獸而得到角,做著某種特別訓練的。

「要是這個距離,《風精靈的箭》是能到達的嗎?」

我向在風精靈里面,臉附近飛舞的風精靈詢問了。

「嗯。但是,艾修君的《風精靈的箭 》現在不能使用」

「嗯,為什么」

「不但同時發動的《風之翼》和《身姿隱藏的衣》,而且連同《風精靈的箭》一起發動之類的太困難。就算連天才的艾修君也無法三個同時發動」

「啊,那樣嗎」

雖然有做著練習,但是同時發動到二個以上我還沒成功。

降下到地上解除了《風之翼》。

如果獨角獸逃跑會感到為難的,因此《身姿隱藏的衣》到極限也要發動。

「好…………使用《風精靈的箭·改》」

「大家合為一體」

「「「「「噢——————————————」」」」」

風精靈們浮在空中上,用雙手抓住各自的雙腿。

由九尊風精靈的梯子,哦,長槍完成了。

我向其中一體的獨角獸決定目標。

「GO!」

「「「「「「OK!!!!!!!!!」」」」」」

我與開始聲一起把手指轉向的同時,風精靈們一邊呼喊與一本的長槍化做以快速一邊飛去。

目標不是軀體————,風精靈打穿了角的根部。

我則一邊合起食指和中指,快速地一邊調動著。

為了已經從根部折斷一體的角。

合起為手指的動作,長槍(風精靈)轉換方向,面向另一體的獨角獸。

在不避開目標的同時,二根角都從根部上成功折斷了。

父親曾說過獨角獸的角有相當的強度。

以通常的《風精靈的箭》,是難以折斷的。

因此我考慮,與風精靈們特訓編出了的是這個《風精靈的箭·改》。

近十尊的風精靈們成為一本的長槍通過突擊,那個威力非常加強著。

順便,與其說箭不如說因為靠近投槍,迷惑著該說成《風精靈的投槍》的樣子嗎。

而且因為能誘導,與一般的投槍在威力上及命中率相差很遠。

同時在投出去之后,和一般的投槍不同,能攻擊好幾次。

可是好奇怪?

只是折斷角的獨角獸二頭,都像在當下崩落一樣地倒下了。

為何?

雖然我不想要進行無意義的殘忍, 因此只折斷了角,沒弄傷身體。

此次只需要角,獨角獸的肉不需要。

因此只折斷角,并不殺害。

……應該是這樣,不過?

風精靈們接近獨角獸后,其中一體呼喊了。

「…………死了!」

哎呀?

好像這個世界的獨角獸,角被折斷就會死去。

不知道啊。

…………。

嗯,不知道所以沒辦法。

原諒我吧,獨角獸們。

我多少有點后悔,不過,這和狩獵時射殺鹿和馬并沒有很大的差別。

反正遲早也要殺害獵物, 不過是早了點罷了。

不過感到這一個月的特別訓練毫無無意義的心情也有。

不, 至少編出了《風精靈的箭·改》這種強力的技能(精靈魔術)。

應該不算是完全無意義這樣的嗎?

-------------------------

我在天空持續飛著,以城寨城市加雷作為目標。

有著魯雷西亞王國的五指那樣,街道相當繁榮。

連離開出生成長的鄉下到其他的城市和都城都沒有的我,當然也從沒到達過城寨城市加雷。

轉向預先從父親聽到的方位,持續著飛行。

多虧風精靈的庇護,就算抱著兩根獨角獸的角, 也不會覺得特別重。

那邊在談話中所出現的城寨城市加雷總算是顯現出來。

途中有著險峻的山道和河流,差不多是徒步要花費十日以上的距離,不過因為在天空飛著,只要二個小時前后。

壓倒眾人,抵御他國的軍隊的城寨城市加雷被城墻團團包圍著。

不過對于能在天空飛的我一點關系也沒有。

在市墻上面,有著看守的士兵與幾十人常駐著。

拿著弓警戒天空的士兵們也在。

這是防范他國的天馬騎兵和龍騎兵的突襲吧。

當然這對于發動《身姿隱藏的衣》的我,還是一點關系也沒有。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