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終幕

第一卷 終幕

終幕

  「來自政府的組織改正勸告及長官免職命令已經送達警視廳了。」

正午過后的定食店。

坐在亂步對面讀著報紙的臼杵對他說。

「這下警視廳也只能徹底整肅了,其實關于偵訊時的拷問還有一部分重要干部的貪污一直以來都被視而不見啊……警察組織總算也『現代化』了,你看,那名警視也被降職了。」

「哪里有寫?」

亂步從臼杵手中接過報紙,將報導瀏覽了一遍。

伸長的手臂仍傳來陣陣痛楚,但全身上下的傷勢幾乎就快要治好了。

————經過那天的戰斗之后,各家報社與廣播都爭相報導亂步揭露的「真相」。

活人偶事件的幕后主使者是警視廳的菁英刑警。

而根本原因則在于署內的腐敗。

從結果看來是墜落少女大顯身手阻止了刑警失控的行為。

……當然她的真實身分與卡斯提拉的事都只字未提。

最后————警視廳的腐敗成為社會問題,演變到后來終于將由國家主導進行糾正。

……雖是無心插柳,但或許可以說實現了桔梗的遺志。

「……不過,話說回來。」

臼杵喝光茶杯里的茶,瞇起眼睛。

「沒想到墜落少女真的允許你采訪她啊。」

「……是嗎?」

「我本來只是胡亂猜測啊,雖然早就料到其中必有隱情,但沒想到還真的被我猜中。」

「是這樣啊……」

「不過,好在你平安回來了,要是能干的同期減少了,做起事來會很沒勁啊。」

臼杵說完便笑了起來,亂步卻開口對他說:

「其實這場仗或許還沒完。」

「……你說什么?」

「雖然無法詳細說明,但我們讓真正的主犯逃了……說不定,她會再度攻擊墜落少女。」

————亂步和沙繪加回到地上時,已經看不到布朗的身影。

她很有可能又會找上其他人再度傳授魔法,那么也就有可能再次展開戰斗。

在亂步的心中,他很難認為事件已經結束了。

「……是這樣啊。」

臼杵摸著下顎嘀咕。

「……不過,最近賜野莫名地變得剛強,應該也不會平白無故把自己的命交出去吧。」

「是啊,我絕不會輕率地丟掉性命。」

「對吧,所以已經不需要再擔心你了,倒是————」

白杵朝桌面傾身向前。

「————墜落少女是名美少女吧?可不可以介紹一下?」

  *

  「亂步先生,歡迎光臨。」

在蓋野家的會客室等待沙繪加————不多久就聽到房間入口處傳來招呼聲。

回頭一看。

「沙繪加小姐還需要一點時間,請你再稍待一會兒……」

睡蓮————和兩只小型活人偶就站在那里。

睡蓮的手上捧著一束小巧的花束。

————戰斗結束后,依舊留在原地的睡蓮被沙繪加帶回蓋野家。說起來她也算是活人偶事件的主犯人之一,而且依然保有布朗授予她的魔力……因此隨隨便便就將她交給警視廳也不合適。

如此這般,她就和幸存下來的活人偶一同在這棟屋子住了下來,順便幫忙做點雜務。

「謝謝。這里的生活如何呢?沒有被沙繪加欺負吧?」

「哈哈,怎么會被欺負呢。」

睡蓮滿臉笑容搖搖頭。

「她那個人很冷淡,偶爾會耍些壞心眼……說什么我們是被『幽禁在這棟屋子里』……但我很清楚其實并不是那樣。」

「是嗎。」

亂步松了一口氣,對睡蓮回以一笑。

其實沙繪加與睡蓮之間的個性差異讓他有些掛懷。

但相處得不錯的話,就沒問題了。

「……哎呀,趁我不在的時候在密談什么呢?」

沙繪加從睡蓮的身后探出頭來。

「真是一點都不能大意啊。」

「才沒有密談什么呢。」

睡蓮莞爾一笑,接著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對著沙繪加伸出手中的花。

「對了,沙繪加小姐你們已經要出門了吧?可以把它一起帶去嗎?這是她……姊姊喜歡的花。」

「……我知道了。」

沙繪加接過花束,將它橫抱在懷中。

「那么,睡蓮小姐,我們就出發了。不好意思,麻煩你看家。」

「好,出門小心。」

  *

  雜司谷旭出町墓地。

將花放在菱川家的墓碑前,沙繪加與亂步雙手合十。

————是亂步提議配合第一年的盂蘭盆會,不妨一起來祭拜梧梗。

本以為鐵定會被拒絕,但沒想到沙繪加竟答應同行,因此他們才會來造訪這個地方。

偷偷瞄了一眼沙繪加的側臉。

她以深不可測的神情凝視著墓碑。

雖然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但至少那視線看起來不像是在眺望敵人的墓碑。

「……話說回來,亂步先生。」

將墓碑留在身后,兩人轉身走在墓園里時,沙繪加開口:

「請再稍微頻繁地光臨我家。」

「為什么?」

這是他第一次聽到她說出這種話。

亂步的詫異讓沙繪加停頓了一會兒才繼續說:

「……事情還沒有結束啊,在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的情況下,我們之間若是太過生疏……我想并不是一個良策。而且睡蓮小姐也想見你。」

「……是嗎。」

亂步對沙繪加微微一笑。

「那么……我就恭敬不如從命。」

現在沙繪加說的這些理由……恐怕都是情急之下胡謅的吧。

肯定是因為無法把話好好說出口,才會變成那種講法。

但是————亂步自己也覺得他應該再稍微多跟沙繪加在一起。

他與她都懷抱著罪孽。

兩人的終點一樣都是地獄。

不過在那之前,他想要兩人作伴,共同承受這個重擔。

深深吸了一口氣后,亂步抬頭仰望東京的天空。

夏天的青草味在肺部擴散開,人仿佛要往占據全部視野的藍色墜落。

現在這個世界,正是自己和她一同生存的美麗地獄。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