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幕

第一卷 第四幕

第四幕

  ————亂步被關進警視廳的拘留所已經過了幾天。

吞下淡然無味的早餐,打掃完身邊該整理的地方。

「————今天的慰問。」

金屬門上的一個小窗戶塞進了幾份報紙。

「謝謝…….」

道謝后,亂步伸出傷口還在疼痛的手接過這些報紙,然后開始確認報導內容。

————幾分鐘過后。

「……果然是這樣。」

他垮下肩膀,聲音中不經意透露出失望。

————偶座事件的嫌疑人尚未坦承犯案。

————墜落少女的動向不明。

————警視廳動手搜查,合作關系瓦解?

每條標題看起來一分一毫都沒有考慮過亂步與沙繪加兩人其實是被誣陷的可能性。

自森棲率領陸軍圍捕以來,亂步他們就被世人完全認知為「人偶座事件自導自演的幕后黑手」。

……她確實是個毒辣的人,自己又太過了解她。

只要把他們當成主謀,整樁案子肯定能好好收場。

然而————事實上亂步和沙繪加都不是犯人。

冤情依舊沒有得以昭雪的跡象,自己說的話也完全沒有人聽進去,在這樣的狀況下,亂步日復一日都在累積失望。

原來……誤解是如此容易蔓延開的東西;真相是繼續被隱瞞下去的存在啊……

「……唉。」

抬頭看著又厚又重的黑色牢門,亂步發出嘆息,隨著肺臟收縮,肋骨傳來一陣痛楚。如果真正的犯人一直找不到,倘若無法證明自己的清白。

……自己是否能夠活著從這個地方走出去呢。

  「直截了當地說……」

中午過后的會客時間。桔梗咬著下唇以難過的神色說:

「目前情勢相當不妙……」

「……果然是這樣啊。」

雖然一直努力要自己別抱持期待,但聽到如此清楚的宣告,亂步還是忍不住沮喪。跟在桔梗身后走進來的睡蓮低著頭臉上凈是苦惱……一度抬頭瞧見亂步的臉,眼淚就開始紛紛落下。

「就像之前提的,我在獨自進行調查,警視廳內也有不認為你們是主謀的人……帝都日日雜報的各位都很擔心你,就像今天,跟你同期的記者也來申請會面,只是……」

桔梗的手扶著額頭,一副承認慘敗的模樣。

「……署里協助警視的同仁還是太多了。」

「……原來如此。」

進到這個拘留所之后,亂步清楚得近乎厭惡地認知到森棲警視在署里的「權力」。警視廳內有幾個派系彼此勾心斗角,其中站在最大派系頂點的人似乎就是森棲警視。竟然有人愿意追隨那種人,這讓亂步很吃驚,看樣子警視確實在政府與軍部都有門路,在署里的政治手段也很高明,只要受到他的青睞,就此飛黃騰達的可能性也很大,所以遵照他意思行動的人數也相當可觀。

因此————像桔梗這樣站在公平立場進行搜查的人為數極少。

其他人幾乎都只會唯唯諾諾遵從警視的指示。

早知事清會變成這樣,當初他應該先請教臼杵政治財經界與警視廳之間的關系。

「總之我接下來也會繼續搜查,還會繼續召集愿意協助的人,所以……希望你一定要堅強。」

「……我明白了。」

在連日的嚴厲偵詢下,亂步的身心損耗得愈來愈嚴重。

怒罵、毆打、一味將人逼到絕境,警視的偵詢手法————比起追求事實真相,更應該說是在拷問,現在他的全身也還在因為調查過程中獲得的傷口而疼痛。

只是————盡管如此亂步還是沒有舍棄將「事情的真相」傳播到世上的意志。

他得洗脫被冤枉的罪名,補償自己犯下的罪行,得公開警察機構的腐敗.敦促組織進行改善。

唯有這個不輕易消失的意志————讓整個人被逼到絕路的亂步還能在岌岌可危的臨界點撐住精神。

「————偵詢的時間到了。」

牢門自桔梗的身后開啟,森棲警視走了進來。

「來得正好,火之星也留下觀摩吧。今天這個日子,我一定要讓這個男的認罪!」

*

  警視立刻取出握在右手的警棍,聲勢十足地往下揮。

頭頂有一股沖擊竄過,亂步的意識也隨之漸去漸遠。

但就在他即將倒向地板時,警視扯住他的頭發。

「哎呀,你要睡我可還嫌早呢。」

亂步再次被迫跪坐在警視前面。

「你還不識相點,說出真相嗎……」

警視抱著胳膊,帶著不耐煩的表情俯視亂步。

「你再這么繼續隱藏情報,痛苦也只會一直延續下去喔?只要承認自己犯下的罪行,說明事情經過,你就能從痛苦之中解脫了……」

————以偵詢為名的「拷問」已經長達一個小時以上。

警視打從一開始便讓亂步吃盡「肉體上的痛苦」,實際上就是一直在強逼他認罪。

「我什么都沒有做……」

亂步嘗著口中鮮血的滋味,重申跟以往相同的主張。

「我沒做過的事……要我怎么承認!」

「……唉。」

森棲嘆了一口氣————再度舉起警棒毆打亂步的臉頰。

「……我已經沒有時間再跟你耗了……看來我只能判斷你還需要嘗嘗更大的痛苦啊……」

「……警視!」

站在旁邊的桔梗一副再也忍不住叫出聲來。

「他主張自己是清白的……可是你卻對他施以這種暴行……這樣太不人道……」

她的臉龐顯得很緊張。

想必是因為她相當清楚在這種情況下違抗森棲是多么危險的事。

在她身旁的睡蓮則雙手捂著臉,強行忍住哽咽。

「犯罪者人人……都會爭辯自己是清白的。」

警視一面說,一面用警棍的握柄戳了戳亂步的頭。

「而『痛楚』才是讓人類做出行為表示的最原始且最準確的方法。如果沒有這方法,我都不知道會有多少罪大惡極的惡人被放縱在外頭游蕩、不受制裁。何況這次的事件可是讓整個帝都陷入混亂,眾多帝都百姓成為犧牲的重大案件,所以說————」

警視抬起右腳————往亂步的肚子一踢。

劇烈的疼痛與作嘔的感覺襲來,讓亂步咳了又咳。

「————對該嫌疑犯的調查自然也得準備相符的痛苦。」

太過自以為是的論調————聽得亂步頓覺怒火中燒。

這男人的行動全都是為了讓人「認罪」,絕不是為了查明「事實」。

至今為止————警視也是用這種方法對嫌疑犯進行偵詢嗎?

若是如此……又有多少無辜的人「招認」自己的罪狀呢?

「來吧,快點招出來。」

森棲用他穿著皮靴的腳一次又一次踢向亂步。

然后————

「這么不誠實的態度————可是會讓你家鄉的父母顏面盡失喔?」

————仿佛在可憐他的聲音繼續說:

「你還要再這樣繼續不孝嗎……?我認為趕緊認罪、接受嚴懲才是如今的你所能盡到的最大孝心啊。」

亂步咬緊牙根,后臼齒處磨出一種惱人的聲音。

————在說什么?

這男人……又哪里知道他與他家人經歷過些什么。

像這種將無中生有的罪名強加在別人身上的人,豈會懂得被冠上無中生有的罪名后,他與他家人所承受的痛苦?

「……給我記著。」

亂步口中斷斷續續說出宛如詛咒的話。

「等到真相大白時……我一踏出這里……」

「……嗯?你打算怎樣啊?」

「……我會寫出報導,讓全國知道你那草率的搜查,還有違法的偵詢實情……」

「……原來如此。」

森棲警視放開扯著亂步頭發的手,在附近一張椅子坐下來。

「換句話說……你的意思是一旦被釋放,你就會用報導來制裁我是嗎……?」

「沒錯……只要讓這種事公開在光天化日下,可不是革職就能了事了……下一次,將輪到你被制裁……」

「……賜野!」

桔梗急忙大喝。

「哼……」

警視故意哼了一聲,搖搖頭說:

「真遺憾啊,像這種妨害公務的發言,我可得好好記錄下來……」

「……!」

「一旦公開,面對審判時你給人的印象也會變差吧……」

到了這時候————亂步才理解到他上當了。

警視的拷問并不只是為了逼人認罪。

也是為了要引誘對方失言,好在判決時告上一狀。

作為調查報告的筆錄也會朝對他有利的方向著墨。

一旦在法庭上宣讀出這樣的內容————判決將會更加遠離真相。

「哎呀,真的很遺憾……」

擱下筆后,警視仰臥在椅子上,往下睥睨亂步。

「這下子你想重新回頭當記者恐怕會很難吧……不是終身關在牢房里,就是極刑……不管哪一種,被科以重刑是跑不掉的。」

「……警視!」

桔梗大喊。

她瞪著警視,拳頭一緊。

然后憑著一股像要狠狠撲上去的氣勢朝他走近。

「您現在的發言,讓我實在無法置若罔聞!」

她語氣激動地主張:

「就算是嫌疑犯也有接受正當調查的權利!但警視卻完全無視于此!身為巡查部長,我在此請求警視重新進行偵詢,以及改善今后對賜野嫌疑人的待遇————」

「————別給你點顏色就開起染房來!」

————警視往桔梗的臉頰甩了一巴掌。

啪!清脆的巴掌聲響起,桔梗身子一晃。

「你竟敢違抗身為長官的我!我只要動動手指就能輕易讓你降級到新人以下!」

桔梗瞪大眼睛,捂住臉頰。

「……哼,你只要像這樣閉嘴在旁邊看就夠了,下次再有這樣的行為,可就不會這么簡單了事了,給我用身體好好記著!」

警視再度手握警棒————對著桔梗高舉過頭。

桔梗閉起眼睛,睡蓮發出短促的哀號。

看到這景象————亂步的體內涌起一股熱。

————桔梗會被毆打。

————被自己遭遇到的不合理波及。

他反射性地————雙腳使力。

踩著東倒西歪的步履,重心放低,屈身————

「……啊!」

————往警視撞過去。

亂步的肩頭沖進贅肉過多的腹部————警視當場摔了個倒栽蔥。

「賜野……!」

桔梗蒼白了臉色叫道。

「你在做什么!你……做出這種事的話……!」

「你叫我怎么有辦法袖手旁觀呢!」

亂步抱著發疼的腦袋,大聲回覆她。

「因為誣陷而受到這種待遇……甚至就要害桔梗小姐跟著被揍,我怎么可以視若無睹呢!」

「……是嗎?是嗎?」

……森棲警視嘀嘀咕咕地慢慢爬起身。

他大概是撞上了哪里……頭部流出紅色的鮮血。

「賜野嫌疑犯……在偵詢當中攻擊負責員警,使其身負重傷……」

「————發生了什么事!」

幾名警官被里頭的聲響驚動,急忙趕來偵訊室。

「我遭到嫌疑犯攻擊還受了傷……」

警視伸出手背拭去臉上的血,轉身對那些警官說:

「他現在也還存有加害我們的念頭,從我受到的傷害來衡量————勢必得在這里進行『處分』了。」

森棲警視一面宣布————一面緩緩抽出腰上的佩刀。

金屬的摩擦聲在作響,銀色的刀刃閃動白光。

————「處分」這個單字在亂步的腦海里重復了一遍又一遍。

————在這里「處分」?

也就是說……接下來自己將在這里……被殺害?

「……按住嫌疑犯,我要親自下手。」

「……是!」

警官們露出緊張的神色把亂步壓制住。

盡管亂步扭動身子試圖逃脫,但他被眾人的蠻力牢牢箝制,根本無法掙脫。

「警視!」

就連大聲呼叫,企圖阻止的桔梗————也被陸續走進來的警官反剪雙臂。

然后在房間中心,警視用一種憐憫的眼神斜眼看他————

「……到了那個世界,再好好后悔自己為何要違抗『權力』吧。」

————他慢慢將佩刀高舉過頭頂。

「你稍微————對人類期望過高了。」

————要被殺了。

強烈感受到這個事實————亂步的血液頓時沸騰了起來。

————自己并非犯人,卻被誣陷為嫌疑犯遭到收監,承受拷問。

而且控訴其不正當性的桔梗也被暴力挾持住,瀕臨降級的危機。

然后,造成這些不合理的男人————今后也將站在警察機構的上層繼續稱霸。

錯上加錯。

這世上的怪事何其多。

與父親一樣被冠上不白之冤的情況、不合理的事————如今也還是持續在這世上蔓延。橫行霸道的全是惡人,不屬于此類的人就在他們的暴行下受罪。

————這樣可不就等于是「地獄」嗎?

為何這個世界————會演變成這樣。

法理或道理遭到忽視,暴力反成為法律。

————亂步的心被宛如狂風暴雨的絕望掩沒。

————對這世上的所有一切都感到失望。

世間與其像這樣運作————不如干脆全都毀滅吧。

全都消失,仿佛一切從未有過算了。

可是就在亂步轉動著這些念頭時……他發覺自己的胸中還殘留著渺小的希望。

————火之星姊妹。

自己遭到戕害后,她們也許還會繼續受苦。

不過————如果是她們,擁有強烈正義感的她們————總有一天會幫忙把這個世間引導到稍微好的方向去吧。

希望如此,亂步祈禱。

接著……不知為何。

比起火之星姊妹,她————蓋野沙繪加更加清楚浮現在亂步的腦海里。

不明所以地,亂步現在很想見她。

最后他想再跟她說些話。

那個————美麗的罪大惡極之徒。

盡管如此————這樣的愿望已經不可能實現了。

「那么————受死吧。」

警視說完,手臂運勁。

亂步有所覺悟地靜靜閉上雙眼。

  ————就在這時候。

  ————遠處傳來聲響。

仿佛巖石粉碎、玻璃破裂————似曾相識的聲響。

「……是什么聲音?」

警視把刀放下,環顧周遭。

警官們也因為這令人不安的震動而臉如死灰。

聲音逐漸靠近,亂步察覺了。

這就是那時候……強制搜查那天在角害大樓聽到的聲音。他在最上層幫忙救助傷者時,從樓下傳來的聲音。

換句話說————

下個瞬間————偵訊室的天花板被切出一個圓形開口,轟隆一聲摔落在地板上。然后從天花板大開的圓形孔洞間————「她」緩緩降落。

纖細的身體裹著大紅色禮服,手上拿著黑色陽傘。

嬌小的腦袋后方浮現出魔法陣,秀麗的臉龐掛著輕蔑一切的笑容。

  ————墜落少女。

  警視嚇得腿軟,當場癱倒在地。

桔梗因驚愕睜大雙眼.睡蓮蒼白著臉仰望她。

「————大家齊聚一堂啊,近來可好?」

沙繪加無聲無息地著地,走到亂步前方。

「哎呀,亂步先生還活著嘛,看來惡運也打不倒你。」

她瞧了瞧亂步的臉后,就不怎么感興趣似的將視線移回室內。

「————你這家伙!來做什么!」

依然坐倒在地上的警視大聲怒喝。

「難道……是來幫助共犯賜野逃出去的嗎!」

亂步一臉茫然看著沙繪加。

……是這樣嗎?

沙繪加是為了拯救他而來嗎?

「不,并不是。」

沙繪加搖頭。

「雖然就結果而言會變成是那樣……但我原本的目的是來見『某個人』。」

沙繪加轉過身走了幾步————佇立在「某位人物」前面。

然后————

「您好,您看起來相當精神奕奕啊。」

說完————對「她」報以一個微笑。

「今天我找你有點事————人偶座座長。」

————站在沙繪加對面的人。

————那溫和笑容面對的人。

「……你、你在說什么……?」

一臉完全無法理解她在說什么,睜大雙眼的人是————隸屬警視廳人偶座事件特別搜查班的巡查部長。

————火之星桔梗。

  *

  「我是……人偶座座長……?」

在啞口無言的桔梗身邊,警視與其他警員也都愕然地張開嘴巴。

而亂步————也因沙繪加言詞中的荒謬而愣住,一時說不出話。

「你……說這話是認真的嗎?」

「嗯,那是當然。」

面對結梗的詢問————沙繪加毫無一絲猶豫或不安,如此斷言。

「你就是這次人偶座事件的主謀————人偶座座長。」

「……別拿我開玩笑了。」

過于一頭霧水的關系吧,桔梗的表情甚至浮現了些許笑容。

「那……怎么可能啊。你來這里的目的是什么……?就為了說這些胡謅的話,還搞成這樣……?」

「……嗯,很好。」

看到桔梗的態度,沙繪加雙手一拍。

「你既然打算裝傻的話,我就好心地告訴你吧————我之所以判斷你就是座長的理由。」

「一開始感到懷疑是在角害大樓那件事發生時。」

沙繪加坐在偵訊室的椅子上開始說明:

「活人偶在那天進行的攻擊有些特殊,跟以往的突發性攻擊不同,帶給我的印象是————簡直就像為了殲滅我和警視廳的搜查員而來。」

亂步聽著她的說明,腦袋則尚處于混亂狀態。

對于那次的攻擊,自己確實也抱持了完全相同的印象,很難想像活人偶大量擁入該處只是一個偶然。

「但要是果真如此,可不就怪了嗎?先別說強制搜查這個決定,知道我會參與的人明明就局限于少數幾名人物,也就是說,那少數幾名人物:我、亂步先生、警視、桔梗小姐和睡蓮小姐,座長的真實身分也許就在這些人當中。」

「……那會是適用這種常識推測的對手嗎?」

桔梗反問。

「那可是活人偶這種超出常理的存在所進行的攻擊,不也有可能是感應到你的能力或什么的,才大量攻過來嗎?」

「所言甚是。」

沙繪加坦然承認這點。

「因此就停留在只是有這種可能,那么我就繼續深究可能性吧。知道我參加搜查的人當中,感覺最可疑的便是桔梗小姐,因為————座長在角害大樓登場之后,就沒有一個人看到你的身影。」

……這也是事實。

亂步和睡蓮、警視當時是一起行動,而沙繪加也是,只要問問那些搜查員.肯定就能確認到她一直都在和座長戰斗。

然而————唯有待在后門的桔梗徹頭徹尾都是單獨行動。

「這點確實是這樣沒錯……」

桔梗不悅地皺起臉。

「但可能性不過就只是可能性,這點程度就把人當成犯人,你再失禮也得有個限度吧。」

「當然這些不過是讓我開始覺得你可疑的端倪。」

沙繪加繼續說:

「順帶一提,到這里的內容,站在那邊的亂步先生其實也發覺了。吶,我說的對吧?亂步先生,你也思考過同樣的事吧?」

話題突然被拋向自己————亂步只好戰戰兢兢地點頭。

其實當亂步發現在角害大樓沒有人看到桔梗的身影時————有那么一瞬間,他心存懷疑。

「不過這個人卻沒有再繼續調查下去,你就是太相信桔梗小姐了,真是受不了,不懂得乘勝追擊……」

沙繪加以輕蔑的眼神看著亂步,嘿嘿一笑。

「而我就跟亂步先生不一樣嘍,之后便展開調查,比方說桔梗小姐私底下的生活、與家世相關的事。雖然想跟各位談談這些事……首先前提是希望各位能夠先知道活人偶的體內住著『人類的靈魂』。」

沙繪加做了說明。

關于活人偶的體內住著全國被誘拐的人的靈魂。

還有事實上各地的失蹤通報層出不窮。

……不過聽眾都是警察,他們似乎早就知道后者。

「然后,發生『誘拐』事件的地點散布于全國五湖四海,一般會以為沒有脈絡可循……但經過調查后,找到了一項共通點。」

「……什么樣的共通點?」

「————每個地方都設有桔梗小姐的家業,菱川財閥的貧民院。」

聽到這句話————警視驚訝地張大嘴巴。

看來他并不知道火之星姊妹是財閥千金小姐。

「被誘拐的人生活都過得很窮困,似乎還問到部分被害人出現在貧民院附近的目擊情報。換句話說這是……為了制造活人偶,從造訪貧民院的人當中挑選出抽離靈魂的候補者,難道不是這樣嗎?前幾天桔梗小姐曾說自己『幾乎』和菱川斷絕了關系,那個『幾乎』的例外指的難道不是貧民院?」

……亂步忽然想起他和沙繪加起爭執的那天。

她在那時候曾說「再過不久就會得知一件趣事」之類的話。

難道……指的就是這個貧民院的事……

只是……就證據來說還是太過薄弱。

比起桔梗是人偶座座長這種荒誕離奇的假設,「不過是湊巧」這樣的說法聽起來還比較有說服力。

「……你能不能別再胡鬧了。」

桔梗的抱怨中聽得出她的惱怒。

「我們兩姊妹現在的確也還參與著菱川貧民院的營運,這是不爭的事實,但你真的要憑這么薄弱的證據,把我視為犯人嗎?最近才稍微對你這個人刮目相看而已……看來是我高估了。」

「……讓你等太久似乎也不好呢。」

沙繪加吐出一口氣后,再度瞧了一眼桔梗的臉色。

「那么我就讓你看看最具決定性的證據吧————」

說完————她拿出了「某樣東西」。

「————就是它。」

偵訊室里的視線全都集中在她白暫瘦小的手掌上。

在她手上的是————頭發。

又黑又亮的一小撮發束。

「……這是什么?」

「桔梗小姐的頭發啊。」

沙繪加用手指略帶猥褻地撫摸著發絲表面。

「在角害大樓一戰時,我用魔法稍微跟你拿了一些,因為我無論如何————都想調查一下里頭的成分啊。」

……那天沙繪加的確稱贊了桔梗的頭發,還觸摸了它。

是在那時候稍微取下少量的發絲帶回去的嗎……

但……做這種事又有什么用呢?

調查成分究竟能弄清楚什么?

亂步依舊不明白她的意圖————但他忽然瞥見桔梗的神情一僵,不祥的預感像烏云一樣在他胸口散布開來。

「然后就在剛才我得到了結果————這個不是人類的毛發,而是馬鬃。」

————偵訊室里頓時一陣嘩然。

「什、什么意思啊…………」

警視雙眼瞪得老大,反問沙繪加。

「人類的腦袋長出馬鬃……?怎么可能有這種事……」

「————不是人類喔。」

沙繪加一臉干脆地說。

「站在那里的桔梗小姐,她的身體并不屬于人類。」

————桔梗的表情看起來愈來愈僵硬。

而在她身后————睡蓮全身顫抖個不停,一副就要昏厥的模樣。

「各位,還記得人偶座座長戰斗時的情景嗎?一踏腳就讓大理石裂開,一飛身看起來就像龍卷風,相當卓越超群的體能啊。也就是說那其實是————因為她自己也是活人偶的關系,而且還做得比其他活人偶更精巧、功能更多。所以身為座長的桔梗小姐————表面是桐木、內部是金屬、眼睛用玻璃珠子鑲嵌,然后是————馬鬃做成的頭發,那副身體其實屬于活人偶……對了,前幾天桔梗小姐在餐會上明明被熱紅茶燙到手指,卻一點燙傷的痕跡也沒有,對吧?那是理所當然的嘍————因為那副身軀跟生物的構造完全不一樣啊。」

依然坐在椅子上的沙繪加轉頭面向桔梗。

「如何呢?桔梗小姐。到了這個節骨眼,你還要聲稱自己并非座長嗎?」

桔梗沒有回答。

「……如果你還是這么打算,很抱歉,可不可以讓我調查一下你的身體呢?要讓不識趣的科學儀器碰觸純潔女性的身體,我也覺得很于心不忍啊……不過,希望你務必要證明自己并非活人偶。」

……桔梗闔上眼皮,低下頭。

偵訊室里凝重的靜謐緩緩擴散。

人人都屏氣凝神,僵直身軀,靜待桔梗的回應。

接著————感覺如同永遠一樣漫長的沉默之后。

「……原來是這樣。」

桔梗邊呢喃邊抬起臉,為難地笑了。

「既然你都查到這地步……我也不得不認了。」

  「正如墜落少女所說————我是人偶座座長火之星桔梗,這次事件的主謀————就是我。」

  緊繃的空氣越過了極限,醞釀出宛如真空般的緊張氣氛。

警視的額頭汗如雨下,警官們按著佩刀的手都在抖動。

「……騙人的吧。」

亂步仿佛擠身鉆過緊張壓迫感之間的縫隙開口問:

「騙人的吧,桔梗小姐……因為你明明說過,你無法原諒罪惡……還說想讓那些苦于不合理對待的人減少……」

眼睛莫名感到酸澀,喉嚨也渴得不得了。

到了這時候————亂步還是無法相信桔梗就是座長。

不————他是不愿相信。

他本以為只有她是同伴,是在這個糟糕透頂的世上能夠相信的人。

可是卻……倘若她竟是人偶座座長……那么亂步又該相信什么?該如何活下去呢?

「你是在開玩笑吧?請你贊同我一聲啊……」

然而————

「……對不起。」

————結梗誠心感到抱歉似的搖了搖頭。

「但那是事實————是我做的。在角害大樓引發戰斗,還有像這樣讓你蒙受不白之冤的調查……全都是我為了除去墜落少女而設下的計謀。」

這句話————讓亂步的心失去所有支柱。

體內的力量消逝而去。

雙眼失去光彩的他緩緩跌坐在木頭地板上。

「————那么我好不容易終于像這樣見到你了。」

沙繪加出聲重新掌控場面,她繼續說:

「有件事我一定要跟座長大人問個清楚,為什么要掀起那樣的事件?方便的話,是否可以告訴我呢?」

「喔……」

桔梗感到意外地手往下巴一靠。

「我還以為你會不由分說直接朝我殺過來,原來還愿意聽聽我的理由啊。至今為止你明明就一副非常厭惡地殲滅著活人偶。」

「哎呀,那是當然。」

沙繪加動作輕快地點了點頭。

「畢竟我也站在無法否定意圖性殺人的立場上,所以想聽聽你的說法,再決定是要撒手不管,還是伸出援手,又或者————殺了你。」

  「————為了『正義』。」

桔梗清清楚楚宣告,不見絲毫的難為情、害怕,甚至躊躇。

「不為別的,我純粹是為了『正義』才掀起人偶座事件。」

「嗯……」

沙繪加掩嘴微笑,稍微偏頭感到納悶地問:

「……可以告訴我詳情嗎?」

「好,就讓我說出一切吧。」

清了清喉嚨后,桔梗微瞇起眼睛————像在描述故事一樣娓娓道來:

「要從……哪里開始說起呢?若說最初真正的契機……那就要追溯到十五年前。」

「前幾天提過的那樁事件的發生是吧?」

「沒錯,當時我的朋友家遭強盜入侵,殘忍的是,被警官隊逼到窮途末路的犯人將她殺害了。之后為了不讓同樣的悲劇再次發生,我便開始埋首于成為警官的學習和修練————十多年后,心愿成真地在這位森棲警視的手下工作,我也就成為這個國家的首位女性警官。」

回憶當時的她臉部肌肉稍微和緩。

「當時我可是春風得意,因為每個人都對我說過『女人是不可能成為警察的』,所以總算達成這個目標時的喜悅,還有從此以后能夠為了正義奉獻自己的雀躍讓我欣喜若狂,然而……」

桔梗放低視線。

「————這份喜悅轉眼間就成了失望。」

她切齒咬牙地繼續說:

「這男人————森棲警視以及警察機構————根本就腐敗得無藥可救。」

————森棲聽到桔梗叫他「這男人」時,眼珠都要掉出來了。

但觸及桔梗那冰冷的視線時————他懦弱地閉起嘴巴。

「情況有多嚴重,其實只要看看這個偵訊室的情況也就明白了吧。若無其事地拷問嫌疑人,強行逼供,當這個方法行不通時,就挑對方的語病寫進調查書內,惡意抹黑犯人。這么做的結果究竟造成多少冤獄,畢竟算都算不清了,再加上————」

桔梗說到這里,開始環顧房間內。

她凌厲的目光對著房間里的警察官一個一個掃過去。

「————周圍的人都只會諂媚這男人,因為他唯一了不起的就是政治手腕啊,如果被這男人嫌棄就沒指望升官了。那么,這種人組織出來的團體要是想出手解決刑事案件,他們會怎么做呢?我想這應該不言可喻吧,搜查仿佛老牛拖車沒個進展,抓不到重大要犯,結果————應該受到保護的都民一個接一個被奪走性命,這些男人持續做這種事做了幾十年,然后————有一天看到過去的搜查報告書時,我赫然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

桔梗用諷刺的表情————嗤笑道..

「十五年前的那樁事件————害死我朋友的那樁事件,負責指揮警官隊的————就是這個森棲警視。」

————偵訊室內一陣騷動。

而其當事人森棲則嘟嘟噥噥念著:

「十五年前……」

他的臉上浮現出汗水,眼珠游移不定.似乎怎么樣都想不起來。

「……哼,想不起來吧。」

桔梗譏諷地俯視他。

「因為相同的事————強行突破導致援救人質的任務失敗,你做過無數次啊。」

「哪、哪有…….」

森棲抬起頭。

「援救人質失敗這種事……我才……」

「別想我會讓你說出從來沒有做過這種話。那時候警視廳內剛好在盛傳即將讓你升為警視————你為了讓這個升遷成真,急于建功。」

「……!」

森棲警視睜大眼睛。

這時他似乎終于想起了,嘴巴支支吾吾蠕動。

「————就這樣,在成為刑警未滿一年的時間內我便弄清警視廳的真實樣貌,然后下定決心————我要修正這風氣。」

桔梗的視線往上一抬,望著沙繪加的眼睛。

「我要站在這個組織的頂端,將其凈化。」

「只是。」她再度垂下目光。

「這條路非常難走,因為派系斗爭與對女性的差別待遇在警視廳內根深柢固。世人明明就在提倡女性解放運動,但能在這個組織里頭往上爬的就只有在派系斗爭中獲勝的男人。想要不參與其中往上爬的話,就必須謀求特別的成果,比如————解決兇惡的劇場型犯罪這類成果。為了達成這個目標,我廢寢忘食地工作,可是事件并不會配合我的需求而發生,這段期間內,只有愈來愈多人因為森棲草率的搜查而受害。就在某一天,我————遇到了她。」

————瞬間。

桔梗的背后————飛出一道小小的白色影子。

拍動翅膀繞了偵訊室一陣子后,影子在人們的頭上盤旋后————輕巧地降落在桔梗的肩膀上。

————一只小鳥。

嬌小的白色文鳥停在她的肩膀上。

「我來介紹————這位是布朗。」

桔梗伸出食指摸了摸文鳥的頭。

「這孩子————給了我力量。」

桔梗說完這句話————

「————果然是你!」

————卡斯提拉從沙繪加背后飛了出來。

她倒懸在沙繪加伸出的食指上。

「我就猜說不定是這樣————沒想到你還真的做出這種事……」

她目不轉睛凝視「布朗」。

「這聲音————你是『琉璃香』。」

————布朗發出成熟女性的聲音回答道。

「沒想到你竟然追到『這時代』來。」

「什、什么意思啊……」

警視完全站不起身,語調顫抖。

「一點都不明白你們在說什么……」

「啊,也是……我差不多也該說出真相了。」

卡斯提拉轉向森棲警視,拍了拍翅膀。

然后————

「我們————來自一百年后的世界。」

————仿佛小女孩說故事一樣的嗓音述說著。

「……你說……一百年后?」

「沒錯,距離現在還很遙遠的未來喔。其實我們也是人類,只是為了配合時間移動才變成現在這模樣,很辛苦喔,不能隨意行動,這個時代又沒有網路跟智慧型手機,很不方便……」

「往路……?守機……?」

聽到不熟悉的單字,森棲警視茫然張著嘴巴。

「……聽、聽不懂你在說什么……你說來自未來,為什么要這么做……」

「跟桔梗一樣都是為了正義。」

布朗把話接過開始說明。

「我和卡斯提拉在未來原本是同伴,隸屬于同一個組織,與學得魔法的少女攜手殲滅『反社會分子』。但是……無論打倒多少人,反社會分子還是不會從此消失,因此我決定……回到過去的世界,讓少女學得魔法,在我們的時代來臨之前先把反社會分子的幼苗摘除。一百年前的這個時代正好適合此目的,因為女性解放開始有了聲音,實際上也在慢慢重新審視女性的權利,如果是更早期的時代,少女可就很難有所行動。」

「換句話說————這個人正企圖改變歷史。」

卡斯提拉一臉憤慨地接著說:

「因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