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幕

第一卷 第三幕

第三幕

  「————根據以上功績,賜野亂步于今日榮升為主任記者。」

早會的最后。

東條如此宣布,記者辦公室內響起一片掌聲。

「那么賜野來說點話吧。」

「好。」

往前跨出一步,亂步環顧排排站在面前的記者們,簡短地發表感言。

————亂步撰寫的角害大樓事件的報導在帝都內刮起一陣旋風。

發生如此重大事件時,亂步自始至終都在場,比起其他報社,他的情報量當然是壓倒性地多,「洞察警方動向,陪同強制搜索」的賜野亂步便以干練記者的美名享譽帝都。

以此為契機,帝都日日雜報的銷售量也與被稱為三大報社的「書賈新聞」、「時事報社」、「每朝國報」并駕齊驅,說它就此正式入列于「大型報社」也不為過。獨力達成這項創舉的亂步會升官可說一半在預料之中。

「……呃————正如諸位所知,賜野負責的『人偶座事件』現在也尚未找出解決一切的頭緒。」

亂步發表完感言后,東條把話接過。

「犯案聲明依舊送來,謎團也只是更復雜,所以說————期待你今后帶來更多活躍的表現喔,賜野!」

東條拍了拍亂步的背,心滿意足大笑。

「諸位也別輸給了賜野,要日日鉆研勤于工作!以上!」

  「啊~這下可就和你明顯分出高下了。」

回到自己的座位時,旁邊的臼杵出聲對他說。

「如今你可是小有名氣呢。薪餉肯定也漲了不少吧?身為你的同期,我雖然也多少引以為傲,可是更想吃你一兩頓飯呢!」

聽到口吻在中途轉為爽朗的臼杵這么說。

「當然,一定要讓我請客。」

亂步笑著點頭,稍微壓低音量說:

「你可幫了我不少忙啊。」

————記者辦公室現在也還是有幾個人對于亂步突然升官頗有微詞。從幾個星期前開始,采訪稿的品質出現顯著的提升,甚至還就此平步青云,會那么想也無可厚非。

對亂步而言,對他們保密其實也是件痛苦的事,盡管如此……他還不能把與墜落少女之間的契約公諸于世。

因此,他真心想好好感謝臼杵巧妙地將他們的疑慮分散掉。

「既然如此……就約在銀座附近,找家好吃的餐廳!」

「沒問題,就這么辦。」

「喔,很爽快嘛!就是該這樣啊,……對了,提到爽快,我有件事想問你……」

說著,臼杵便把音量壓低,像在探口風似的問:

「負責人偶座事件的刑警……聽說是女性而且還是大美人,真的嗎……?」

「……喔……是啊。」

腦海浮現她的臉龐后,亂步點了點頭。

他的注意力時常都被她身為巡查部長的能干吸引過去,不過桔梗確實是個美人。

凜然的眉毛與高聳的鼻子,讓人感受到強烈意志同時有點冷淡的眼神,應該會得到一部分男性的熱情欣賞。

事實上,警視廳內也有好幾位是她的愛慕者,甚至還有其他報社報導了她的美貌。

「果然如此啊……」

臼杵慢慢撫摸下顎,瞇起眼睛。

然后他說:

「不僅升官還與美女建立了交情……這家伙有點不能原諒啊……」

他以另有深意的視線望向亂步。

「……嗯?不能原諒?」

「嗯、嗯……再怎么思索都覺得無法原諒……一個人獨占幸福究竟是何居心啊?我想至少也該分一杯羹出來吧……」

終于理解他的用意后……亂步不禁失笑出聲。

「我懂了,我懂了。」

他在回應的同時,身體往后靠向椅背。

「如你所愿,下次就幫你介紹一下,當然得先經過對方同意才行。」

「……哦哦,不愧是主任記者!」

表情幡然一改,臼杵鼓起掌來。

「全靠你啦!」

「不過,對方是個不簡單的女強人,就算能見到面,你也別太大意喔。」

「放心,女強人是我喜歡的類型。那你什么時候能介紹給我?我的話,今晚起隨時都行喔。」

「今晚啊,你還真是打鐵趁熱……不過今晚不行啦,我找她有點事。」

「是喔,又是要商議什么事嗎?」

「不,今天她邀我到她家去,說要一起用餐。」

「……」

聽到他的話,臼杵睜大雙眼。

「什么嘛,你……已經跟那名刑警關系這么親密啦?」

「……怎么可能!」

出乎意料的猜測令亂步不假思索笑了出來。

「聽說是要慶祝我升官啦,只是這樣而已。」

但臼杵的表情變得更加狐疑————

「……那不就意味著關系很親密嗎?」

   *

  結梗告訴他的地址是在高田町目白附近。

亂步走在路上找尋火之星姊妹的家。

……記得她們已離開雙親身邊,姊妹兩人獨自生活。

只有兩名年輕女性住在一起的生活相當罕聞,究竟住在怎樣的房子里呢?會是借住朋友家里的房間嗎?或者住在像宿舍那樣的建筑里跟其他團體生活在一起?

————做了許多想像之后,他發現了寫著「火之星」的門牌。

「這是……」

亂步啞然張開嘴巴,不由自主站在那棟宅邸前面一動也不動。

————紅磚砌成的厚實外觀。

————受到妥善照料的庭園、遼闊的用地。

位在此處的————顯然是棟富裕家庭的豪宅。

……這是什么?為什么桔梗她們會住在這么豪華的宅院里?

一時之間,他以為自己弄錯地方了,但重新確認后,門牌上的確寫著「火之星」。

……她們的老家很富有嗎?或許這棟建筑物是其雙親為了遠赴東京的女兒們安置的住處。

……不對,記得她們曾說過父母是「地方上的警察」,一般警官的女兒不可能分得到這樣的宅院。

仔細想想,從以前到現在自己幾乎沒有觸及過她們的隱私,就連關于父母的情報也是在某個機緣下,聽她們簡短地說明過而已。

今晚可得好好問一下她們的身世啊……

亂步如此盤算并且穿過宅院的大門。

  「歡迎蒞臨寒舍!」

宅邸內,宏偉的玄關大廳中。

桔梗出聲招呼,微笑著走向亂步。

「恭喜你升為主任記者,今天要好好盡情享受喔。」

但亂步————看到她的模樣后,本日第二次受到震撼,頓時結結巴巴起來。

眼前大方微笑的桔梗身上的打扮————并非平時穿的警視廳制服,而是一套純白的禮服。盤起的頭發以及下方隱約可見的頸項看起來很健康又美艷。

淡淡的妝容更是相得益彰,讓她綻放宛如一國公主的風采。

「……怎么了?露出這種怪表情?」

「啊,沒有……不好意思……」

看到桔梗露出疑惑,亂步才回過神來連忙回答:

「那個……桔梗小姐穿得跟平常看到的不一樣,所以有點吃驚。」

  以往她都沒有表現出會留心自身外表的舉動,現在卻突然以如此華麗的打扮登場……他一時驚惶失措也是難免。

「既然是慶祝你升官的好日子,今天我不好好打扮一下,不就太可惜了。」

「原來是這樣啊……謝謝。」

仔細一想……跟她比起來,自己的模樣可就窮酸極了。

松垮的襯衫上搭件有污漬的夾衣,袴磨損到即將出現破洞,腳下的木屐也幾乎快磨平。以這模樣與桔梗相對,自己該有多么失禮啊,至少他應該要重視一下儀容才對。

「亂步先生,歡迎光臨……」

接著出現在玄關大廳的……是身穿藍色禮服的睡蓮。

她的黑發整理得比平常還要用心,專屬于她的恬靜升華為女性特有的性感魅力。她散發出和姊姊不同的氣質,那模樣簡直就像「妖精」一樣,與平時的落差之大讓亂步突然感到眼花。

「不好意思,你們特地籌辦這頓晚餐……我真的感到很榮幸。」

「說什么客氣話啊……亂步先生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睡蓮微笑著垂下目光。

————關于角害大樓發生的事,睡蓮似乎相當感激亂步,的確,當初要不是亂步在場,她可能就會被遺留在逐漸坍崩的大樓之中。

只是當著她們的面感到自豪的話.也就太厚臉皮了。

「不、不,我只是盡全力做我自己辦得到的事而已……」

亂步盡可能做出紳士般的回答。

————然而,兩人的裝束再度映入眼簾時.亂步差點就要發出嘆息來。

桔梗與睡蓮穿得可真是絢麗燦爛啊。

恐怕并非只是外觀華麗,想必是里頭的質料做工也都很好的高級禮服吧。無論是這棟屋子還是服裝……她們究竟是怎么擁有這些的呢……

「————哎呀,瞧你的鼻子可是愈伸愈長了。」

————語調冰冷的聲音從屋子里面傳來。

是沙繪加的聲音,看來她比自己還要早到。

「男人這種生物還真容易讓人捉摸。」

想要反駁她那過分的瞎猜,于是亂步將視線移了過去。

然而————

「……」

見到她的模樣后.亂步完全說不出話來。

沙繪加身穿艷麗的黑色振袖(注:ふりそで,和服的一種,袖子很長的正式禮服),就站在他眼前。

紅格子紋路上繡著白色的蝴蝶蘭,這身裝扮實在是既奢華又高雅,插在頭發上的簪子也與她亮麗的黑發相襯得宜。

————再次體認到。

墜落少女蓋野沙繪加是個與自己年紀相差無幾的美少女。

與雍容華貴的桔梗和睡蓮相對照————站在那里的沙繪加透露出妖艷的美。

「但是……真是太好了,得以與墜落少女同席。」

桔梗招呼所有人來到用餐的房間,露出安心的微笑。

「老實說,我原本并不認為你是個會在這種場合露臉的人……好在我有豁出去邀請你。」

「嗯,平時我并不會參加,這算偶爾為之吧。」

沙繪加裝腔作勢回答。

「畢竟要是你們趁我不知情,商定了什么策略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是嗎……那就認定是這樣吧。」

桔梗再次微笑,沙繪加「哼」地撇開視線。

仆人送上的料理————都是極品。

將正流行的西方料理配合日本人的口味做了改良,這樣的菜色對于平時總是在定食店隨便填飽肚子的亂步而言是感動的美味。

就連照理來說,平時總享用著優雅美食的沙繪加也……

「這……」

捂著嘴驚嘆道:

「這樣的料理……一般人家中不可能端得出來啊。」

她驚疑不定地看著桔梗姊妹。

「無論是這宅子或是那上等禮服……我說你們……究竟是什么身分……」

「……是啊,這點我也很疑惑。」

亂步附和沙繪加的問題。

「我以前似乎曾聽你們說雙親是警察……難道你們跟哪個名家是親戚嗎?」

「……嗯,關于這點……」

桔梗感到為難地皺起眉,仿佛在自首似的坦白說:

「至今我們都小心翼翼隱瞞著,不過是時候該說實話了,我和睡蓮白稱警察的女兒是騙人的,其實……」

桔梗的聲音壓得更低。

「……我們是菱川家總裁的孫女。」

「————咦!」

亂步拿著叉子的手停了下來,驚訝地叫出聲。

「菱川————是那個菱川財閥嗎?」

「是的。」

桔梗點點頭。

菱川財閥。

位居于日本五大財閥之一。

從江戶時代在日本橋開業,以專事貨幣兌換的菱川商店起家,如今在金融界依舊擁有強大的影響力。

另外還運用其財力支援藝術家、設立貧民院等,積極參與社會活動,因此亂步對這個財間也抱持著良好的印象……桔梗她們居然是這個家族的子女……

「是……這樣啊。」

「是的,我們幾乎沒有對什么人表明過身分。」

亂步突然回憶起桔梗以前說過的話。

「————或大或小,我也藏了很多秘密喔。」

「大秘密」指的肯定就是這件事吧。

原來如此,這的確是個天大的秘密。

可是……既然如此這兩個人現在為何隱瞞出身,從事刑警和實習醫師這樣的工作呢……就立場與年齡來看,她們早該嫁給某個豪門子弟才對……

「……其實我們跟菱川家幾乎斷絕了往來。」

桔梗大概察覺到亂步的疑問,她像在說故事般開口解釋:

「如今雖然還跟某些設施有關聯,但實質上遭受著如同陌生人的對待,所以基本上我們都跟周遭的人謊稱自己是地方警官的女兒。」

「原來如此。可是斷絕來往這點……為什么呢?」

「嗯……在慶祝的場合下提這種事,我也不知道適不適合……」

她充滿猶豫地垂下視線。

「……契機是小時候友人的家中發生了強盜案件。」

她開始娓娓道來……

「我還小的時候,有個財閥間多有往來的家庭遇上了強盜。一家之主及其夫人雖然得救————但和我們年紀相當的長女卻被強盜殘忍殺害了。」

「……竟有這種事……」

太過殘酷的回憶讓亂步無法再多說些什么。

「已經是將近十五年前的事了……那時候……我萌生了一個念頭,這樣的悲劇不應該存在于這世上,沒有任何罪過的小孩被利欲薰心的人殺害,這種事不應該發生。所以我下定決心————成為刑警,成為一名逮捕殺人犯,能將悲劇防患于未然的警察。」

「……原來如此。」

亂步這時覺得他終于明白桔梗的正義感是因何而來了。

她會那么憎恨罪惡————是因為罪惡曾經造訪她身邊。

「只是結果————我和家里就起了很大的沖突,雙親和每個親戚滿腦子都只是想將我們姊妹兩人嫁入名聲顯赫的家族里,從江戶時代起世代皆是如此,所以這也無可厚非吧,何況當時的時代根本想也沒想過女性可以成為警官……他們還說桔梗腦子出問題,把我帶去看醫生呢。」

「其實我……也是因為同一個事件而立志成為醫生……」

眼睛微瞇,露出淡淡笑容的睡蓮也開始描述。

「我……不想再有人死去……感到難受痛苦,更進一步失去生命,我討厭這種事發生……」

「————菱川家對此隱瞞,只分給我們姊妹倆這棟屋子,然后就斷絕了關系。如今聽說正在從我們的弟弟當中選擇繼承人,事情就是這樣。」

「……原來如此啊。」

亂步有種自己在聽故事的錯覺。

年幼的財閥千金曾經親身經歷過的悲劇,然后是與家族的分離以及等在后頭的艱苦……這么說來,看到桔梗時產生的「公主」印象其實也未必算錯。這已然是個不折不扣的貴族顛沛流離奇談。

「……不過,雖說是這樣。」

神色語調突然一轉,桔梗繼續說道:

「我很滿意我現在所處的情況喔,世上有許多怪事,警視廳里……也有不少讓人看不過去的事。不過我們能夠將其整肅,所以我并不后悔。」

睡蓮也說:

「……我也……這么覺得。」

她語帶保留而且似乎有點悲傷地說道。

……看到她的表情,亂步忽然有個想法。

————也來說說自己的「過去」吧。

只聽對方傾訴,自己卻閉嘴默不作聲似乎不太公平,而且他覺得如果是她們,應該可以對自己的親身經歷產生共鳴。

既然這樣……應該也不會再有什么機會比現在更適合開誠布公吧。

「……其實我也是因為類似的經驗而立志成為記者。」

亂步一開口。

「……是這樣啊?」

桔梗便往餐桌稍微傾身向前。

「如果你不介意……希望能告訴我們曾經發生了什么事……」

「嗯,其實我的狀況并不像桔梗小姐你們那么辛苦。」

亂步清了清嗓子。

「幾年前,東北的I縣星置村發生過連續殺人事件,你們還有印象嗎?」

「幾年前……」

桔梗環抱雙臂,視線往上看。

「……啊,我想起來了,是務農的男性殺了三個人的事件,我記得一開始逮捕到的犯人其實是清白的,想必在縣警內部也鬧出大問題來。」

「沒錯,就是那樁事件,那個含冤被逮捕的犯人————是我的父親。」

「咦……」

桔梗驚叫出聲,睡蓮的叉子沒拿穩掉到地上。

就連目前為止都一臉高深莫測的沙繪加也將視線移向亂步。

「草率的搜查加上編造的偽證,父親在失當的處置下遭到逮捕。那時真的很痛苦,不管是報紙或廣播都把我的父親說成殺人犯……我們也不得不離開當時居住的村子。不過————當時就是一位報社記者救了我們。他揭發搜查的問題點,寫出有必要再進行調查的報導……多虧有他,才能抓到真正的犯人,洗刷掉父親身上的嫌疑。」

————那時亂步明白了一件事。

情報所擁有的力量。

以及同時具備的恐怖。

自那時起,他就立志要成為記者,過了一段時間后就為了謀取工作來到帝都。

「原來是這樣……」

桔梗深深嘆了一口氣,瞇起眼睛。

「就境遇來說,或許還真的跟我們很像。都是由于過去嘗到的痛苦經歷而選擇今后前進的道路。所以……我們的波長才會這樣契合啊。」

……也許的確是這樣。

正因為有過類似的經驗,所以才能在某些根本之處產生共鳴。

他們能像這樣共同度過一段時光,或許也是因為某種必然。

桔梗這時候將目光轉向沙繪加。

「那么照這個發展,非常希望你也能說說你的過往……」

她偏著頭探詢。

「如何?你看起來身世似乎相當不錯。」

「當然————無可奉告。」

沙繪加淡淡一笑,一口回絕了這項提議。

「我不過就是『墜落少女』,現在我還不想透露更多消息。」

「唉,我就料定你會這么說……」

「只是……」

沙繪加的視線落在桌面。

「……聽到各位的故事讓我深有感觸,等時機來臨的時候,我再告訴你們許許多多事情吧。」

「……是嗎?」

桔梗開心地點頭。

「那我就期待那時的到來。」

  餐后,桔梗端出從英國購入的紅茶來招待他們。

「哦……」

才喝下第一口————沙繪加的臉頰就突然紅了起來。

「這茶……這茶……」

「嗯?怎么了嗎?」

桔梗出聲關心,只見沙繪加像在確認什么似的盯著杯中物,一會兒后————

「……要拜托哪間公司才能購買得到呢?」

她抬起頭這么問道。

「……看來是你喜歡的味道啊。」

桔梗得意地露出滿面笑容。

「太好了。因為你看起來似乎嘴很挑,所以我就準備了我所知的好茶之中最上等的。」

「是這樣啊……」

沙繪加給的回應雖然平淡,可是這當中她又將杯子湊近嘴巴,喝了第二口、第三口。

「嗯,這真的……是我偏愛的味道……雖然不甘心,但還是得承認……」

她「唔」地皺起眉頭,但是她的嘴角看起來比平時還稍微柔和了一點。

「哈哈哈,深感光榮。那么關于購買的方式……」

桔梗告訴沙繪加紅茶的進口商名稱。

這光景————映在亂步眼中就像感情好的女學生在談天說地一樣。

……沙繪加的態度果然明顯逐漸軟化.自從在角害大樓并肩戰斗過以來。

以前的她應該不會參加這次餐會,即使參加,也不可能跟剛才一樣認真聽他們說話。而如今她卻能夠像這樣聊起紅茶的話題。

這是個明確的變化————亂步對于這變化感到有點異樣。

然而————

「那再多喝一點吧……啊!」

————桔梗打算為沙繪加的茶杯添茶,卻一不小心打翻了茶壺,手指稍微沾到些茶水。

「抱歉抱歉。」

她一邊致歉,一邊以餐巾擦拭手指。

「哎呀,會不會燙傷了?」

沙繪加在說話的同時,伸手打算握住桔梗的手察看。

「啊,哈哈,這沒什么。」

桔梗笑著將手指含進口中。

「這樣很快就會好了。」

「不行、不行,還是用水沖一下吧,這可是女孩子家的手指,如果留下疤痕就糟了。」

說完,沙繪加就站起身來。

「廚房在哪里呢?我陪你一起去。」

她的臉上浮現關心的笑容,歪頭詢問。

「……好,那就去一下吧。不好意思,我們暫時離席喔。」

桔梗向亂步他們說一聲后,就領著沙繪加走出餐廳。

……在她們兩人離去的房間內,亂步思索著。

沙繪加改變態度————那是真心的嗎?

稱贊桔梗的頭發、在慶祝升官的餐會露臉、喜歡那杯紅茶、擔心桔梗的手指————這些會是她的真心嗎?不存在任何企圖,暗地里沒有別的打算?

既然她曾經那么毒辣,就有可能是基于某種理由而這么做。

甚至應該說這樣的推想才吻合她這個人的性格。

盡管如此,亂步發覺……可以的話,他其實希望那是「沙繪加的真心」。

如果沙繪加的心能夠慢慢融化,往他們靠近就好了。

————不知不覺間,亂步對沙繪加產生奇特的友情。

「……姊姊好厲害啊。」

睡蓮自言自語說。

「能夠像那樣和墜落少女融洽相處……就連現在,我也還覺得那人很恐怖……」

「啊,是這樣嗎……」

這句話讓亂步稍微有點心慌。

在這次的餐會中他過得很快樂,但睡蓮其實一直感到害怕的話,他會很過意不去。

「對不起……我沒有察覺,還這么自顧自地……」

「不,沒關系。如果亂步先生覺得開心,我也很高興……何況,我無法違抗姊姊說的話……」

「……是這樣嗎?」

「嗯……」

睡蓮落寞一笑。

「我一直贏不了她,就像吵架,我一次也沒贏過。」

「……你們會吵架嗎?」

深感意外。

如此性格迥異的姊妹,雖然總會有意見不合的時候……但他總以為在發展成爭吵之前,睡蓮就會先退讓。

「是啊,雖然也不是那么頻繁……」

「是這樣啊……」

……亂步心想。

說不定不只沙繪加,或許他連這對姊妹也不甚了解。無法看穿身邊人的關系,這代表身為記者的自己修為還不夠。

「————啊,不好意思,回來晚了。」

一會兒后,桔梗與沙繪加回到餐廳來。

「讓她費心了。」

這么說的桔梗————手指頭被白色的繃帶仔細包裹著。

  *

  之后歡樂的談話持續著,餐會直到超過晚上九點才結束。

「今天真的謝謝你們。」

在屋子的玄關處,亂步深深低下頭。

「這是第一次有人為我慶祝榮升,我非常開心……」

桔梗和睡蓮也是不分日夜被沉重的工作追著跑。

在這樣的情況中為他準備餐會,他更是覺得怎么道謝都不嫌多。

「說什么啊,因為賜野你前幾天在角害大樓幫了我們大忙啊,而且為了我們今后的合作,加深交情絕對是有益無害。」

「……說得對。」

亂步點頭思量。

就像桔梗說的,他們四個人可以攜手并肩作戰的話,該有多么可靠。

只要各有所長的四人彼此合作……人偶座事件得到解決的日子肯定也不遠了。現在的他萌發這種念頭。

「————那么,打擾多時了,晚安……」

走到宅邸大門時,亂步再度向桔梗與睡蓮行禮。

他身旁的沙繪加也微微頷首。

「告辭了。」

……亂步偷瞄了她一眼。

沙繪加裝腔作勢看著桔梗她們。

對亂步而言,那表情看起來果然比以前稍微平易近人一點。

……今晚蓋野家的車稍后將送他回到下榻處。

車子就停在稍遠的地方待命,避免被桔梗她們看見。

屆時在車內————他就和沙繪加聊聊今天的事吧。

他想聽聽她對自己的變化有何看法。

  然而————就在這時候。

  「————!」

突然————亂步與沙繪加被刺眼的燈光籠罩全身。

接著————

「————別動!」

————光源處傳來一聲怒吼。

「把手舉高,轉向這邊!如果做出什么奇怪的舉動,會立刻————將你們就地正法!」

空氣瞬間緊繃了起來。

————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但……亂步本能地判斷還是別違逆那怒吼的聲音。

聲音的主人是說真的。倘若不從,誰知道他會怎么對付自己……

亂步高舉雙手,顫抖的腳帶他轉向光源。

不情不愿,雙手舉高的程度就像在敷衍說抱歉的沙繪加也轉過身去。

在眼前的是————

「好……你們就保持這樣不要動……!」

————手持佩刀的森棲警視。

而他的身后————站著槍口對準他們兩人的警官隊。

……不對a

那不是警察。

「這不是陸軍嗎…………?」

茶褐色的帽子與同色系的外套,戴著紅色肩章、掛著軍刀的他們是————帝國陸軍步兵隊。

在戰場上與敵軍交戰的士兵————竟在這大街上拿槍對準他與沙繪加。

「……連機關槍都準備了……這是什么意思……」

————可以看到三年型輕機關槍、九三型重機關槍。

如果這些發射出來————不難想像他們會瞬間被打成蜂窩。

即使亂步克服過角答大樓那樣困難的局面……見到這種狀況還是不免發抖。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為什么森棲警視會帶領軍隊……前來威脅他們……?

仿佛聽到亂步心中的疑問似的,森棲警視得意地微笑————高聲宣告:

  「賜野亂步、墜落少女————我以人偶座事件主謀的嫌疑逮捕你們!」

  ————這一刻,思考停止了。

他無法吸收這句話的含意。

人偶座事件的嫌疑人……?

他和沙繪加……?

「接下來請你們一同前往警察署,有所覺悟吧,我會不遺余力地偵詢你們!擾亂帝都的罪可重得很喔!」

透過森棲警視那腔調濃厚的話語……亂步慢慢開始理解狀況。

————他們蒙受了不白之冤。

說他和沙繪加是人偶座事件的主謀————這根本就是荒謬的嫌疑。

「……這是怎么一回事!」

當亂步回神時,他已經叫出聲來。

「我不懂你的意思,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抓到的活人偶把真相都招了。」

森棲警視不疾不徐地說。

「前些天在角害大樓的戰役中,那邊那位火之星巡查部長————不是抓到了它嗎?」

警視舉起右手示意亂步觀看。

在他手上————吊著一只被繩子扎扎實實捆綁住的小型活人偶。

「審問到最后,它總算吐露了。人偶座事件是墜落少女及其專訪記者的自導自演,目的是為了錢財及名聲。而且還查出淺草有座活人偶工廠,你們就是將那里當作根據地吧?」

「才沒有……才沒有那種事!」

————嚴重的混亂在胡攪亂步的腦子。

自導自演?

活人偶工廠?

他到底在說什么……

「……對了!證據呢?才沒有證據吧!」

亂步緊抓住最后一絲希望。

「我們并不是犯人!因此也不會有任何證據才對!既然如此就表示你們這樣的處置失當!」

可是————

「證據……在我們手上喔。」

————森棲警視得意地笑。

「其實我們已經去活人偶說的『工廠』搜查過了,結果找到大量活人偶零件和施展過黑魔法的痕跡,而且————還發現了這個。」

森棲警視打了個手勢,在他身旁的年輕刑警便取出「某樣東西」。

那是————

「墜落少女的紅色禮服。」

————與沙繪加穿的大紅魔裝毫無二致。

「既然找出這件東西,你們就無話可說了吧,至少這可是足以將你們逮捕的情況證據。」

不……不一樣。

這才不是什么證據。

沙繪加的禮服是每逢戰斗用魔力編織出來的服裝。

并不是可以脫下放置在某處的東西。

「其中肯定有誤會!」

亂步聲音沙啞地喊道。

「請你們再好好搜查!」

但是————

「所以才要逮捕你們啊。」

————森棲的笑容歪斜得更加卑劣。

「將你們關起來之后,我們就會讓一切真相水落石出,此事也已經跟政府機關打好商量了,如此一來,無論你們到日本全國的哪里都逃不了!」

……跟政府機關打好商量了?森棲竟有這樣的本事?

仔細一想,軍部與警視廳共同行動本身就已經是個異常事態,這男人……似乎比他原本想的還要棘手。

「……桔梗小姐!」

亂步回頭。

「事情為什么會變這樣啊……!為什么會……!」

「我也沒聽聞有這樣的事……!」

桔梗的額上滲出汗水,她咬著嘴唇說:

「這是怎么回事……為何沒有事前通知我……!」

她像是有所覺悟往前站了一步。

「警視————這樣的作法未免太過獨斷!」

她英勇地大聲說,開始做出抵抗。

「你也應該聽聽他的說法!難道你相信活人偶的話,卻不相信他們的主張嗎?」

「要我說幾次才懂啊!就是為了聽取供詞才要逮捕他們啊!火之星巡查部長!難道你要站在嫌疑犯那邊嘛!還是說……你對這男人有什么特別的情感啊!」

「才、才不是因為那樣……!」

「話說回來,不就是你————」

森棲警視再度將小型活人偶舉起。

「————說要問出口供,而把這只抓來的嗎!」

「那……是這樣沒錯……」

「————哎喲,真是夠了………….」

————覺得厭煩的呻吟聲揚起。

聲音的主人————沉默至今的沙繪加很不耐煩地搖起頭來。

「所以我才不想嘛,跟警官什么的聯手……」

————現場的氣氛一變。

陸軍士兵們的架式散發出加倍的緊張感。

在這當中,沙繪加將身上的衣服切換成魔裝————

「這么一來,我也只好挺身應戰了,跟這種齷齪、無足輕重的對手。」

————她深深嘆了口氣,手里拿起陽傘。

「你這家伙……!」

森棲警視的臉氣得漲紅。

接著————

「無所謂!我會在你動手之前解決你!————開槍!」

————他揮下左手,對陸軍步兵隊下達開槍的指示。

指向他們的槍械噴出火光。

干脆俐落的槍聲像雷鳴一樣在夜空中爆裂。

————亂步下意識閉上雙眼。

然而————他的身體并沒有被子彈擊中。

相反地————倒是有無數聲沉悶的「咚」在他們周遭響起。

戰戰兢兢睜開眼睛一看————沙繪加擋在亂步他們的前面,朝著軍隊張開陽傘,用魔法制造出防護罩。

看起來像是一種大型魔法陣。

觸碰到這個魔法陣的子彈————重量全被提升了「數百倍」,悲慘地掉落到地面,發出碰撞聲。

「哈……我似乎相當被小看了……」

沙繪加不勝其煩嘆了一聲,嘟噥道:

「真以為機關槍的程度就能打倒我嗎?座長大人的飛身一踢還比較有看頭。」

「可惡……!」

警視似乎也意會到這樣的攻擊皆是白費工夫,狡猾的面容因忿恨而扭曲。

「混帳……停止射擊!」

射擊暫時停下,看來他也無權白白浪費子彈。

「槍彈起不了作用!進行突擊,拔出兵刃迎戰!」

聽到他的指示————步兵隊抽出軍刀。

但他們的表情————看起來像在害怕并與恐懼奮戰中。

「……那么,我也不能一味屈居于挨打的狀態。」

沙繪加解開防御魔法陣,重新握好陽傘。

「我差不多……可以反擊了吧。」

————反擊。

她一副理所當然,但話中含意卻讓亂步心頭一震。

不是對付活人偶,而是對陸軍與警視做出反擊。

這不就是————意味著她要「殺人」了。

————墜落少女至今總是貫徹著她的毒辣。

重復傲慢的發言,殘暴地殺害活人偶,而且也好幾次威脅亂步說要「殺了他」。然而說是這么說,至今她仍舊————沒有奪走任何一條人命。

也許戰斗曾經波及無辜,但她從未故意去傷害人類。

這樣的她————如今卻要打破禁忌。

越過防線。

「————等等!」

————亂步奮力抱住沙繪加,緊纏著她并且大聲叫道。

他的手牢牢握住她的陽傘。

「住手,不要攻擊!」

「你在做什么!」

沙繪加吃驚地回頭,努力想把他拋開。

「不反擊的話,我們就會沒命,事情到這地步,合作關系早就破裂了。不攻擊的話,是要我怎么辦!」

他們開始爭辯,森棲趁這時候下達突擊指示。

「哼哼……好機會!把他們兩人綁住!如遇抵抗,立即處死也無妨!」

————步兵隊大吼一聲,沖向亂步他們。

聽著腳步聲真真切切地靠近。

「你要是在這里發動攻擊,就真的會成為殺人犯!再也無法為自己申辯啊!」

亂步死命繼續游說。

「先暫且撤退!拜托你,撤退吧!」

「……」

沙繪加很氣惱地皺著眉頭。

然后大聲嘆了一口氣。

「……唉,真是拿你沒辦法。」

說著她便抓住亂步的手臂。

「要『墜落』嘍,當心別咬到舌頭。」

「……好,謝謝。」

亂步點頭的同時,兩人的身體輕飄飄往上浮起————在步兵隊的兵刃觸及他們之前,已往空中「墜落」去。

  *

  大約過了一個鐘頭,以十二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