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幕

第一卷 第二幕

第二幕

  「要怎么做……才能稍微再深入核心呢……」

————與沙繪加訂下「采訪契約」后,過了兩個星期。

結束了合算是第四次的戰斗采訪后,亂步在他不熟悉的「這個空間」中喃喃自語。

「差不多是該擬定些策略的時候了……」

幾乎是無意識中迸出的聲音在木紋華麗的墻面反彈后,不為人聽聞地消失了。

締結契約之后————他的記者工作進行得很順利。

每當活人偶現身時,蓋野家都會打電話到記者辦公室。亂步按照吩咐趕往現場,幾乎都能毫無遺漏從頭到尾完整地采訪到戰斗。

結果他逐漸得知了許多事。

沙繪加真的自始至終都維持那惡人的態度。

可她又偏偏也很通情達理,對話時甚至讓人稀罕地覺得她很理性。

唯有在面對卡斯提拉時會殷勤有禮。

現在的亂步終于能夠開始將至今視為「恐怖化身」的墜落少女,辨識為一名人類。

另外,獲得了「詳實的戰斗描寫」這樣強大的武器,使他的報導在帝都中逐漸掀起話題,雖然文字依舊樸實,但出類拔萃的情報量據說得到不少正面評價,拜這點所賜,近來東條的心情也頗佳。

但是————

「究竟是什么呢……」

————活人偶的真面目這個關鍵之謎依然未解。

人偶座座長繼上次之后就沒有再現身,他也依舊弄不懂沙繪加的本意。

所以對亂步來說,他其實想要早點走出下一步,然而……

「……呼……」

腦海中意識緩緩游動,口中怡然吐出放松閑適的氣息。

待在這個空間里……叫人要怎么進行深刻的思考呢?

「……真是不得了啊……」

亂步環顧周圍。

裊裊上升的熱氣。

散發芬芳的木制墻壁。

注滿透明熱水的浴池。

這里是————浴室。

并非亂步平時會去、離他下榻處很近的澡堂「竹之湯」————而是蓋野家府邸內的浴室。

這里的大小只比一般的澡堂還要稍微窄一些而已吧。墻面與浴池似乎是用高級木材檜木做的。

起碼————亂步認識的其他人里頭,沒有一個人是自家里建有浴室的。就連記者辦公室中賺最多的東條也還是每天前往住家附近的澡堂,基于這點,更覺這個家中浴室設備很完善……蓋野家的經濟力深不可測。

亂步得以使用這間浴室的契機全是剛才在新橋與活人偶發生了戰斗的關系。因為太過接近現場,導致活人偶的血濺滿他全身,他所穿的衣物便也全都血跡斑斑。

沙繪加大概是覺得看不過去,于是提議:「何不在我家的浴室里洗一洗?」亂步不知是否可以放松警覺到這種程度,猶豫再三之后,他決定接受她的好意。

畢竟他也不好以一副宛如殺人犯的模樣前往常去的澡堂,「竹之湯」的陸兵衛爺爺最近聽說心臟不適。

「不過……我也泡太久了。」

也因為這里實在太舒服了,一回神才發現他已經泡澡享受到指腹發皺,再繼續待下去的話或許會造成困擾,于是亂步從浴池中起身,打算在熱氣氤氳之中往出口走去,但————

在那之前,木頭拉門就已經被推開了。

站在門前的人是————

「————沙、沙繪加小姐?」

————一絲不掛、光裸著身子的沙繪加。

她走進浴室,看樣子也沒有拿手上的毛巾遮掩身體的打算。

亂步雖然慌張地把眼睛移開,但視野的一角已然清楚瞥見她的身體。

————纖細的脖子與柔滑的肩膀相連。

————微微隆起的胸脯以及擁有恰到好處的曲線,只是讓人覺得尚且年幼的腹部。

「你、你在干什么啊!」

亂步倉皇退回浴池,轉過身后才慌亂地大聲喊道:

「等等,我也在這里啊!」

什么?這是什么?

究竟是什么狀況啊!

「你問我在干什么?當然是洗澡啊。」

沙繪加坐到椅子上,將熱水往身上淋。

「用魔法戰斗看似簡單,但其實也會讓人流一身汗喔。」

「我、我指的不是那個意思……!」

嘴里雖然這么說,但亂步還是禁不住難忍的誘惑……往沙繪加的方向看了一眼。

至今只覺瘦小的身體,現下看來卻是多處顯得圓潤,散發出這年紀的女性應有的魅力。胸脯的隆起雖然還尚有保留,卻也足以吸引亂步的目光。肌膚就像剛開封的香皂一樣潔白滑嫩,鎖骨宛如玻璃制品般纖細————美得讓人很難聯想她前一刻還在與敵人生死纏斗。

「……原來如此。」

沙繪加一副恍然大悟地說:

「我的身體會促使亂步先生產生邪惡的念頭啊。」

「……什……什么……邪惡的念頭!」

慌張地把視線轉回到正面。

事實上正如她所說的那樣……但也沒必要用那么直截了當的表達方式啊……

「反倒是沙繪加小姐……你不會難為情嗎?像這樣……在男子面前入浴……」

「我當然不介意。亂步先生跟我原本就不是平起平坐的一對男女。」

「……話是這么說沒錯啦。」

「就亂步先生的性格來考慮,我不認為你會對我動什么歪念頭,說不定今晚獨自一人的時候,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吧。」

「……」

  「再者,萬一亂步先生真的試圖采取什么行動,應該知道會得到何種結果吧?若是傷害了我尚未嫁人的身子,我會讓你的死狀比活人偶還來得凄慘。」

「如果你珍惜自己尚未嫁人的身子,一開始就不要裸體出現在這里啊。」

亂步深深嘆了一口氣,熱水表面漾起漣漪。

但……這樣不行。出其不意被將了一軍,害自己丑態百出,感覺很沒有臉面……

「……話說回來,沙繪加小姐。」

亂步為了挽回平時的顏面,他開口談起正事,幸好,他有很多事想跟她談。

「你曾提過你想打倒活人偶、想知道座長的企圖……但你沒想過和警視廳合作嗎?」

「……你說警視廳?」

「是啊……」

盡可能將意識從她身上拉開的同時,亂步接著說明:

「沙繪加小姐的確很強。警視廳幾乎無法打倒活人偶,對你來說卻是再簡單不過,但警視廳不也有它的長處嗎————那就是可以派出人員進行調查。你的目的真的是『打倒活人偶,知道該企圖』的話,那我覺得與他們合作,辦事效率會比較好。」

「……你在說什么啊?」

沙繪加對此嗤之以鼻,將木盆的水往身上一澆。

「像我這樣的惡人,怎么能跟警官大人聯手呢?我最討厭像他們那樣的人了。」

「……是嗎。」

不全然相信地應了一聲————但亂步對她的回答并沒有感到意外,甚至可以說如他所料。打從一開始,就算直截了當詢問沙繪加他想知道的事,她也從不正面給予答覆。

既然如此就只有多問一些容易回答的問題,在這當中一點一滴摸索她的本意,這才是亂步的目的。

丟出幾個問題,好不容易讓場面氣氛緩和下來時……洗完身體的沙繪加走進浴池。她就停在亂步的附近,肩膀以下泡在水中。

「————我稍微重新思考了剛才那件事。」

她若無其事這么說。

……水珠從濕淋淋的發梢滾落,滑過她的胸口,白皙的肌膚在熱水浸泡下散發嬌媚的潤澤,同時暈染上淡粉紅色。

一絲不掛的沙繪加————就在他伸手可及的地方……

一口氣縮短的距離讓亂步心神不定,但他還是拼命恢復冷靜。

「……什么事?」

「與警察合作的提議呀。」

「……喔。」

……定睛一看,卡斯提拉也在浴池的角落舒舒服服享受泡湯之樂,這名生物的真實身分雖然不詳,舉動卻不可思議地像極了人類。

「思考過后覺得這提議或許的確不壞。我也不能一直白費力氣戰斗下去啊,就算無法打從內心互相理解,但攜手合作的好處似乎多少還是有的。」

「……對吧?」

「嗯。所以,亂步先生,如果你有熟識的警界相關人員,可否以墜落少女的身分把我介紹給對方?」

「……嗯,嗯。」

亂步點點頭,含糊地回應。

「熟識的相關人員啊……」

佯裝思索的同時……亂步對她的心境轉變感到難以言喻的不安。

盡管不清楚她真正的心意,但這女人的毒辣是無庸置疑的。

她很有可能正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謀畫著什么,讓人很難將她的話照單全收。

究竟在這種情況下……把這女人介紹給警視廳會是正確的做法嗎……?

這不也有可能就是她的詭計啊……?

但亂步這時忽然想到。

————如果是「那個人」。

————如果是自己完全信任的「她」,應該可以掌控這名惡女。

「……我想到了,有一個適合人選,我就把你介紹給那個人吧。」

「真的嗎?那可就太好了。」

沙繪加從浴池起身。

嘩啦的水花聲在浴室中回響。

「那么我就期待與那一位見面了。警視廳的諸位————究竟會以何種方式歡迎我呢?」

*

  墜落少女突如其來的到訪————讓警視廳陷入沸沸揚揚的喧囂狀態。

有人發出哀號、有人奪門而出、有人激動地拔出佩刀、有人愕然站在原地無法動彈……從正門入口處走進,前往接待處時。

「哎呀,真是丟臉丟到家……」

沙繪加訝異地看著周遭。

「不過是個小女孩來造訪,就搞得如此狼狽……真希望他們能再稍微懂得一些待客之道啊。」

————今天她身上穿的并非禮服,而是襯衫外加短裙,一副摩登女孩的打扮。亂步向她確認過沒穿「魔裝」不要緊嗎?才知道讓人將她認知為墜落少女的魔法暗示在發動上其實跟服裝沒有關系。證據就是如今她腦后的魔法陣正緩慢轉動。如此想來,那天夜里自己之所以能夠識破墜落少女的真實身分,真的是沙繪加大意了。

「帝都日日雜報的記者,賜野亂步和……這位是墜落少女。」

到達接待處,亂步如此告知一臉恐懼的女性職員。

「啊,不要緊的,她不是來找碴的,呃……我想找刑事課人偶座事件特別搜查班的火之星桔梗巡查部長,只要跟她說是亂步,我想她就會知道。」

————幾分鐘后,身穿立領制服、黑發飄逸的桔梗在一樓現身,旁邊還跟隨著身穿護士服的妹妹睡蓮。

一見到墜落少女,桔梗雙眼大睜,睡蓮臉上還明顯露出畏懼的神色。

「嘿,賜野……這到底是在做什么。」

桔梗很少會為一點事動搖,但眼下的狀況似乎也讓她藏不住震驚,凜然的眉眼因疑惑皺了起來。

「抱歉突然造訪,我們有點事想跟你說。」

亂步只是如此說明。

「————初次見面,我就是世人所稱的『墜落少女』。」

沙繪加往前踏出一步,沖著兩人輕蔑地笑了笑。

「聽說你是亂步先生頗有交情的刑警大人,很榮幸能見到你,今天————我是為了一個提案而來。」

  他們被領往接待室。

隔著桌子相對而坐,亂步對桔梗她們說明起至今的過程。

他取得采訪契約的經過及契約成立后的活動情形,還有不能說出墜落少女真面目的條件等等,盡可能簡明扼要帶過。

接著他向沙繪加介紹火之星姊妹。

「首先這位女性是姊姊,火之星桔梗警官。」

他望向桔梗。

「日本國內首位女性警官,僅僅二十一歲就當上巡查部長的杰出女性,最近活人偶的受害者逐漸減少,多歸功于她的疏散誘導與防衛戰,我們會認識是在一年前我剛好采訪了桔梗警官負責的事件,之后我便對她全面信任,彼此一直有來往。」

「捧過頭了啦,賜野,有點讓人吃不消……可是,沒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下與你面對面。」

桔梗站起身,對沙繪加伸出右手。

「首先,請多指教。」

「請多多指教。」

沙繪加從椅子上站起,以纖柔的動作回握桔梗的手。

這副光景令亂步感覺到不可思議。

正義感強烈、性格豪爽的桔梗與自稱惡人的沙繪加。

說起來正好相反的兩個人,現在就在他眼前四目相向。

沙繪加身材瘦弱,相對地桔梗身材修長且玲瓏有致,這點也增添了兩人正好相反的視覺印象。

「接著這位是小她兩歲的妹妹,火之星睡蓮小姐。」

光是開口提到她的名字,哭喪著臉腦袋低垂的睡蓮便嚇得身子抖了一下。

……似乎是打從心底害怕墜落少女。

她的外表雖然跟姊姊很像,但個性卻差了十萬八千里,總讓人訝異她們真的是姊妹嗎?

「她是實習外科醫師,經由桔梗警官的引薦,現在正以警視廳附屬醫護人員的身分一展長才中。在與人偶座戰斗的現場也救護了許多傷患,說不定你還曾經見過。」

「那、那個……我……」

睡蓮雙唇顫抖,忐忑不安看著沙繪加。

「請……多多指教……」

「我才要請你多多指教呢。」

「……不好意思,睡蓮她生性算是有點怯弱怕生,有些畏首畏尾的,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桔梗笑著賠罪道。

「不,我想這也是沒辦法啊。」

搖搖頭之后————沙繪加瞇起雙眼,看似在挑釁地說:

「畢竟我是————家喻戶曉的惡人。」

桔梗撫著下顎,狀似對沙繪加說的話感到有興趣。

「……嗯。你自己也覺得自己是個『惡人』嗎?」

「那是當然。」

沙繪加點頭。

「做出那些事之后,除了這個形容之外,沒有什么其他字眼適合用在我身上了。桔梗警官也曾多次目睹我的戰斗吧?」

「是啊……沒錯,在我的經驗當中,你的確是個足以爭奪一二名的惡人。」

兩人唇槍舌戰的語氣聽起來很沉穩。

盡管如此————臺面下卻是兩個南轅北轍的價值觀在相互摩擦,誰也不知道會在什么契機下擦出火花。

「————那么該談談正題了。」

趕在氣氛惡化之前,亂步切換話題。

「事實上這次會來造訪是因為這位墜落少女希望能與警視廳合作。」

「嗯……」

亂步對點頭沉吟的桔梗她們接著說明。

墜落少女的目的是打倒活人偶,得知人偶座座長的目的。

而警視廳也想盡早解決人偶座事件。

既然如此,不就可以攜手合作,互相補足另一方缺少的部分……

「————所以,你們覺得如何?」

亂步觀察桔梗的表情。

「今天在此構筑起合作體制,共同行動,這就是她的期望。」

「……原來如此。」

桔梗雙手環抱,眉頭皺了起來。

在片刻沉默之后————

「……這提議感覺不錯。」

————她小聲嘀咕了一下。

「我正好也希望能得到對抗活人偶攻擊的王牌,我會盡可能積極地考慮這項提議……」

原來如此,情況似乎有利。

從她的正義感來考量時,本以為極有可能遭到駁回,但目前看來貌似得到正面的肯定。

「只是……」

桔梗語氣一轉,稍微露出愁容。

「這不是我一個人可以決定的事……」

————就在這時候。

接待室的門被用力打開————

「————火之星,這是怎么一回事!」

————體態豐腴的壯年男性警官一面大聲咆哮,一面走進房間。

「……墜、墜落少女還真的在這里啊!為什么擅自讓她進來,要是發生了什么該怎么辦!為什么沒有事先跟我聯絡!」

「森棲警視……!」

桔梗一臉慌張站起身。

「很抱歉,我本想在她剛到來時就向您通報一聲,但您當時似乎正在偵詢其他犯人……」

————亂步記得他曾見過這位警視。

過去曾經親臨幾次人偶座的襲擊現場.在后方指揮整個警官隊的男人……

也就是說,他是桔梗的上司。

「真是的!別找借口!所以呢!你們在這里談了些什么!」

「其實是……墜落少女提出攜手合作的建議……」

桔梗向森棲警視說明情況。

「她表示為了讓對人偶座的作戰更有利.何不與她攜手……」

「————與她聯手……?」

森棲警視一臉難以置信地睜大眼睛。

「別想我會同意這種事!這娃兒自稱是惡人,未經本局許可就私自戰斗!再說她究竟是什么人?為何要那樣戰斗?」

「這點……她表示無法據實以告。」

「……什么跟什么!把我們都當傻瓜嘛!哪有可能跟這種人并肩作戰!這種事史無前例,要是她還把什么麻煩帶進來,那該怎么辦!」

警視滔滔不絕地反對后……接待室頓時陷入沉默。

睡蓮泫然欲泣地咬著嘴唇,平時剛強的桔梗也無可奈何地垂下頭。

她們似乎無法與直屬的頂頭上司正面沖突。

就在這時候————

「……呵呵呵呵。」

房間響起極力克制的笑聲。

音量愈來愈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轉變成深覺有趣的開懷大笑。

「你這家伙……!」

森棲警視怒瞪聲音的主人————沙繪加。

「有什么好笑的!」

「哎呀,這怎么叫人不覺得好笑呢!哈哈哈哈哈!」

「什、什么……」

「請試著想一想吧!」

沙繪加的臉上明顯帶著譏諷,朝森棲警視望過去。

「警視廳至今打倒了幾只活人偶呢?最多用一只手就能數得出來吧?反過來看,我打倒的活人偶————差不多有一百五十一只吧,放著什么都不管的話,這個比例將永遠維持住,換句話說警視————今后警視廳將會在世上繼續暴露自己的無能!繼續被我搶走功勞啊!哈哈哈哈哈哈!」

「這、這女人……」

氣急敗壞的森棲警視漲紅了臉。

但他也無法再多說些什么————全是因為沙繪加的話直指核心的關系吧。

「可笑至極指的就是這種情況吧!竟然要眼睜睜看著大好良機消逝!哈哈哈哈哈!」

「……警視。」

桔梗定睛瞧著恥笑他們的沙繪加,以意志堅定的口吻說:

「當作嘗試也無妨,能不能跟她攜手合作呢?」

「……」

「倘若出了什么狀況,可以立刻解除合作關系,責任就全由我來負責……所以,可否給我一次機會……?」

警視用力地把牙一咬,再度怒瞪沙繪加,然后……

「……如果說這全是你擅自作主。」

氣得顫抖的聲音這么表示。

「一切都是你擅自作主的話,跟她合作也行……」

「……我明白了。」

桔梗用力地點頭。

「那么我擅自決定與墜落少女聯手共組一個陣營。」

「……哼!」

警視哼了一聲之后,刻意將腳步聲踩得很響亮,粗暴地離開接待室。

等到他的腳步聲自走廊消失之后。

「那么……」

桔梗難堪地撓了撓頭發,對亂步等人露出苦笑。

「讓你們看到丑態了,身為守護帝都治安的一員,我真的覺得很難為情,不過,這么一來合作的事也就確立了……」

說到這里,她以聽起來似乎已重振精神的語氣提議:

「能不能先讓我到近處看你戰斗呢?」

「當然,不礙事。」

沙繪加點點頭,挑釁著說:

「請務必到最前線仔仔細細觀賞,為了讓你看個過癮,我會更加賣力地————蹂躪活人偶。」

   *

  「————差不多該結束了。」

浮在上空的沙繪加俯視被釘在地面動彈不得的活人偶們,平靜地微笑著。

造訪過警視廳的幾天后,在淺草。

周圍遠遠聚集了看熱鬧的民眾,屏氣凝神地看著墜落少女的戰斗。

「那么安息吧,可憐的活人偶們。」

說完,沙繪加張開陽傘————就在那當下。

無法動彈的活人偶————腦袋被彈開似的四處飛散。

大量的血液、木片和金屬片飛濺。

圍觀的群眾發出悲鳴。

這副景象讓差不多應該已經看習慣戰斗場面的亂步也覺得膽戰心驚。

心跳加快的胸口反射性地涌起罪惡感。

「……老實說我并不喜歡這種戰斗方式。」

亂步對在他旁邊觀察戰斗的桔梗坦白。

「我最近雖然都跟著她一起行動,但到現在都還猜不透她真正的想法,所以……在這種狀況下把桔梗小姐介紹給她,我其實有些不安。」

「哦……」

桔梗雙手環抱,視線依舊停在活人偶的尸體上。

「你說看不慣她的戰斗方式這點,我完全贊同。我想你應該也知道,我就是因為絕不原諒壞人才當了警察,今后也打算與這城市的所有壞人作對。盡管如此……」

她轉頭面對亂步。

「警視廳缺乏決定性的戰力是事實,墜落少女正好擁有這一項也是事實。所以現狀下我們能夠共同秉持部分目標,起碼這一點應該沒有錯。既然如此,我覺得冒著危險嘗試看看的價值還是有的。」

「……原來如此。」

這個判斷讓亂步更加感受到她的可靠。

她的正義感是真的。

這點從戰斗之際,她奮不顧身救助都民也可以明顯看得出來,而且早在人偶座事件發生之前,亂步就已經真真切切體認到。

然而,她不會因此就固執己見,還能夠客觀冷靜地做出決定。

如有必要,她甚至能采取違背個人心意的行動。

熱情與理性的平衡,也許就是這個人最大的武器。

「而且不了解真正的想法,這用在任何人身上都說得通吧。不管是誰,心里面肯定都會隱藏一兩件事,要想看透別人的想法或者意志,壓根就不可能。」

「說得也是。」

回答時亂步突然心生一問。

「……不過,難道連桔梗小姐也隱藏著什么秘密嗎?」

光明正大的她,看起來個性上應該是盡可能不會有所隱瞞,難道其實并非如此嗎?

「當然有。」

桔梗的頭上下動了動,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或大或小,我也藏了很多秘密喔。」

「像什么呢?」

「好比說……」

桔梗稍微思考之后,一改方才認真的表情,嘴角揚起笑容說:

「就像我曾經想過,多虧建立了合作關系,今后如果墜落少女做出什么不軌的舉動,就可以簡單輕松地逮捕她。」

「……原來如此。」

亂步不禁笑了出來,點點頭。

這么說來,就算是看起來一本正經的桔梗,其實也有這種精打細算的一面,亂步頓時感覺到不同于以往的親昵,覺得有些暗自竊喜。

但————

「……還真是想到什么就說什么呢。」

……他們的對話似乎被聽到了。

結束戰斗的沙繪加瞇起眼睛,從血泊之中往他們這邊走過來。

「簡單就能逮捕,啊,意思是我被你看輕了啊。我雖然和你合作,但那都只是因為眼前有這需要。我們可不是就此成為同伴,再說我們原本就是敵人的這點我可是相當心知肚明啊。我們的關系不過只是在相互利用。所以……」

說完,沙繪加綻放出樂不可支的笑容說:

「————至少要當心睡覺時,自己的腦袋還在不在啊。」

她逕自通過桔梗的面前,然后就飄到空中,不知飛往何方了。

桔梗目送她離開后。

「……我會的。」

困擾地抓了抓頭發,邊苦笑邊低聲回答。

   *

  飯田橋的定食店————中午時段總是人聲鼎沸。

在狹窄的店內一隅,亂步坐在臼杵對面,朝鹵魚定食伸出筷子。

這家店因為劃算的價格與熟悉的好味道而大受附近勞動者好評。亂步他們也是排隊稍候了一下才終于能夠入席用餐。

臼杵豪邁地大口吃著蛋包飯,眼睛盯著帝都日日雜報上亂步的報導,那是今早才剛出刊的早報。

一如往常的中午時光。

最近一連串的演變都充滿緊張感的亂步這時也平平靜靜享用著午餐。

……臼杵看完整篇報導之后。

「……差不多該問問你了。」

他將報紙摺起,擱在一旁,開口就是這句話。

「……問什么?」

亂步盡可能佯裝平靜,回問他。

雖然心里已經猜到了幾個可能性,但現今的他只能裝傻。

「就是啊,賜野……最近你的狀況挺好的不是嗎?百發百中地趕上人偶座的戰斗地點。」

「……是沒錯啦。」

果然是這個問題啊……

亂步裝得一副若無其事,用拿筷子的手搔了搔鼻子。

「之前我也跟你說明過啦?我被那輛車載走,到了一間宅邸,就在那里有人教會我人偶座出現的法則,雖然內容不能夠詳細說明,但我試著按照那指示去行動,結果就真的親眼目睹戰斗了。」

……在記者室辦公室內,應該也有不少人對亂步的卓越表現感到懷疑。

特別是臼杵,他親眼見到亂步坐進「來歷不明」的車子,絕不可能未曾起疑過。

因此亂步才想出————剛才他對臼杵說的謊言。

幸好臼杵似乎并不記得女傭曾提到「蓋野沙繪加」這個名字。所以只要假托是提供情報的人出現,就能合理地解釋。

本以為是這樣。

「你在說謊。」

輕易就被臼杵識破了。

「拜托,你又有什么根據……」

「賜野你自己大概沒發現吧,你有個怪癖————一說謊就會搔鼻子。」

……被他這么一說,似乎有這么一回事,雖然亂步毫無自覺。

「之前提到這件事時,你也搔了鼻子,所以我猜測你心里藏了不能對我們說的秘密,比如說……」

臼杵牢牢盯緊亂步的眼睛。

「……你和墜落少女本人搭上線了,諸如此類。」

……差點停下正在用餐的筷子。

————為什么會知道這種事呢?

只是胡亂瞎猜然后碰巧猜中的嗎?

「你有什么根據這么說……」

「那天你曾跟總編提到『似乎就要接近事情的真相』了,對吧?之后跟著那輛車子一起來的女傭說了一個名字,我雖然忘了,但還記得是女人的名字,而且聽到那名字的你老老實實地坐進車子,往后的采訪就變得順順當當……因此,我才會認為那之后你是不是跟墜落少女見了面。」

「……原來如此。」

真是個直覺敏銳的男人,雖說只是推理,但沒想到光靠這些真實情形就能把內幕都看穿。

亂步不禁想要全盤肯定,向他的敏銳俯首稱臣,但……

「……不過,你不便回答也沒關系。」

臼杵說完,把茶杯里的茶一飲而盡。

「你會這么做就表示你有什么隱情,而且那絕不是什么壞事吧。記者辦公室中還有一些家伙在暗自揣測,如果有必要,我會穩當地把那些聲音壓下去。不過……如果哪天你能全盤托出的時機到來,要是你能告訴我,我會很開心的。」

「……臼杵。」

……明明和自己同年,這男人卻是多么出色啊。

真心受到感動的亂步這時到底還是停下動筷的手。

「好……到那時候我會向你說明。」

「嗯,拜托你嘍。只是有一點必須注意。」

白杵放下湯匙————以嚴肅的眼神望著亂步。

「不要被對方收攏了。當你望著深淵時,別忘了深淵也同樣望著你。」

「……明白。」

這句話不可思議地令他很有感觸,亂步用力點頭說:

「我會牢記在心。」

用完餐走出店家后,亂步與臼杵道別走向都電車站。

目的地是位于日比谷的警視廳紅磚廳舍。

今天為了調查人偶座————梧梗召集了他們。

  「我打算強制搜索角害大樓中的角害物產總公司。」

廳舍內。

在與前些天相同的招待室內,桔梗的手撐著桌面,開始說明搜查的概要。

房間里只有她、亂步及沙繪加三人而已。

「兩位應該也聽過角害物產的名字吧。以角害財閥的資本創立的綜合商社,最近聽說致力于造船及貿易,經營上也一帆風順,只是……」

桔梗放低音量。

「這間公司從以前就被暗指與橫濱的黑道『榆木組』有牽連……」

「那個『榆木組』啊……」

亂步從前就曾在采訪中見過幾次榆木組的成員,個個性格惡劣、品行不佳又野蠻,印象非常不好。

「沒錯。而在前幾天追查到將會有一批兇器跟武器(注:日文中,「兇器」特指人體殺傷用的器具,如刀劍、槍只。「武器」指戰爭使用的兵器,如甲胄、弓矢、槍炮)賣到榆木組,似乎是為了與其他幫派全面斗毆而準備的。在這階段,警視廳內便已決定要進行強制搜索……但調查中還發現了令人在意的動向。」

桔梗拿起搜查資料,念了出來。

「————除了刀、槍械之外也包括其他物品的訂單,其中發現他們還訂購了與人偶師在用的大小相同的人偶。我想查出這批訂單的目的。」

亂步從記事本上抬起頭。

「表面上是以查抄兇器、武器為主要目的之強制搜索,其實還同時進行人偶的調查是嗎?」

「一點也沒錯。」

桔梗深深點了個頭。

「當然,訂購人偶并不代表他們就跟事件有什么關系,只是萬一有牽扯的話————當場發生戰斗的可能性應該很高,所以這次我希望墜落少女與我們同行。」

「……無妨啊。」

靜靜聽她說明的沙繪加首度張口。

「總之我只要在活人偶出現的時候,把它們全殺光就行了吧?」

「……意思就是這樣。」

一針見血的理解讓桔梗發出苦笑。

「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用稍微溫和一點的說法來表現,畢竟……這是我們聯合陣營的首次搜查————」

她筆直望著亂步他們。

「————你們要打起精神,小心應戰。」

*

  「我是警視廳刑事課巡查部長火之星桔梗!即刻起開始對本大樓進行強制搜查!」

————桔梗高舉法院搜索票,聲音宏亮地做了宣布。

待在一樓的角害物產的社員們露出驚訝與困惑的表情迎接她的到來。

「社員請不要離開原地!倘若有人企圖消滅什么證據,將會依據法律受到制裁!當搜查員要求合作時,請盡速遵照指示行動!」

她一面說,一面領著將近五十名的搜查員往建筑物里頭走去。

一大群人的腳步聲在大理石砌成的地板上作響。

「簡直就像江戶時代的參勤交代(注:日本江戶時代,各藩大名必須定期前往江戶替幕府將軍執行政務一段時間后再返回領地)……」

走在桔梗身后的沙繪加一副興味索然地發牢騷。

她今天已經是「魔裝」狀態,在身穿立領制服的警官隊中,紅色禮服更加大放異彩。

「畢竟這是棟大規模的建筑物,確實有必要動員這么多人。」

亂步好聲好氣寬慰她。

「不管有沒有必要,讓人郁悶這點并不會改變。」

沙繪加皺起眉頭抱怨。

「時而被無禮的眼神觀望也讓我覺得不愉快,莫非是把我當成動物園里的動物了?」

沙繪加指的不只是角害物產的社員————搜查員之中也有人不時流露這類視線。

「……雖然聽說會有幫手……」

「……沒想到居然是指那家伙……」

就連現在亂步也還不時聽到有人如此竊竊私語。

墜落少女將參與搜查一事,似乎除了桔梗、睡蓮、森棲警視之外,就沒有告知其他人了,幾乎所有搜查員在看到她突然登場時,都相當感到震驚。

雖然如此————

「那么,開始搜查。各自移動到事前公告過的負責部門,一旦發現違法物品或『點子』,立刻向我報告。」

————結梗一聲令下,搜查員便迅速在建筑物中散開。

看到他們俐落的動作,亂步嘖嘖贊嘆「不愧是專家」。雖然因為意外的幫手而感到震驚是事實,但似乎沒有必要懷疑他們的能力。

……順帶一提,「點子」是這次強制搜索事前設定好的暗語,規定如此稱呼「顯示人偶座事件與角害物產有關的物品」。

「那么……我們就把一樓招待處當作本部,暫且等候吧。」

桔梗把話說完,臉上凝重不改地注視沙繪加他們。

「一定要做好隨時都能出動的心理準備,誰知道會發生什么事呢。待在這地方的話,能方便前往建筑物內的任何角落。」

「明白了。」

亂步應聲,沙繪加則無言看著桔梗的臉。

睡蓮已經開始擺出她的醫療器具。

「哼……就讓我見識一下你們的本事吧。」

一同前來,僅僅掛名負責人的森棲警視在桔梗身后露出笑臉。

「不過,可別以為你們能找出什么重要的線索,我有種預感,這次的強制搜索對于人偶座事件不會有什么進展。」

不一會兒,社長、專務等角害物產的高階干部都集合到本部。

突然被搜查員帶走似乎讓他們很吃驚。沒有人提出抗議或者發出怒號,只是呆滯地等候搜索結果。

然后,在搜查開始,時間經過不到三十分鐘————

「跟預料的一樣……」

————沒兩下就收到發現應扣押物品的報告。

用層層鎖頭保護的發霉地下室內————看來每個角落都被危險的東西給掩蓋了。

這里有太刀與脅差(注:わきさし,刃的長度約三十到六十公分,當主要兵器的太刀毀損時才使用)、九四式手槍甚至乃木坂型大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