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幕

第一卷 第一幕

第一幕

  大正十一年 三月十六日

帝都日日雜報 早報

  墜落少女 與人偶座交戰上野

  昨晚,晚間八點左右。約有十只活人偶出現在上野,攻擊行經附近的帝都百姓。返家途中的男性及學生等,共計有十一人死亡。隨后,墜落少女現身,令活人偶自高處摔落進而擊退。

這是人偶座發動的第十二件攻擊事件。

與墜落少女的交戰則是第六次。

另外,此次乃本報記者首度成功目擊戰斗,接下來將詳細報導該經過————

*

「究竟要說幾次你才會懂啊?」

中午過后的曲町區富士見町,帝都日日雜報的記者室內。

總編東條皺起眉頭,捻著八字胡。

「我也很清楚賜野你的努力。放眼帝都,曾親眼目睹墜落少女作戰的記者想來就只有你一人吧。雖說如此,你寫的報導實在是足可將這個強項輕易抵銷掉————無趣啊。」

坐在皮椅上的他,身體肥碩無比,就像超出三方(注:さんぽう,放鏡餅的供桌叫作三方)的鏡餅一樣,但是從中釋放出來的可是跟喜慶氣息八竿子打不著的不滿。

他滿臉苦惱將視線移向窗外,隔壁樓房屋頂上的傳信鴿籠與神樂坂的街景映入眼簾。帝都連日來都是暖和的好天氣,今天卻吹著讓人聯想到寒冬的冷風。

「比方說,你看看這些報導。」

東條拿出幾份其他報社的早報,排列在桌上。

「書賈新聞、時事報社、每朝國報都沒有親眼目睹戰斗,但光靠事后采訪就能寫出如此引人注目的報導。這樣一來,不管你的采訪內容品質再怎么高,帝都人民的眼睛都還是會移到這些報紙上去。」

的確,一句句容易引人注目、嘩眾取寵意圖明顯的標題躍然于那些報章上。

「戰栗!墜落少女的殘忍殺戮!」

「大量死者!上野車站前的人間煉獄。」

「無差別攻擊的邪魔歪道人偶座。」

但亂步看到這些標題————就半反射性感到厭惡。

「這種報導……我絕對寫不出來!」

亂步以強而有力的聲音堅稱。

「什么殘忍殺戮、人間煉獄、邪魔歪道……使用這些字眼只會徒增帝都民眾的不安啊。也許確實能吸引人的目光,但這種做法是錯的。報紙首先該傳達的是客觀事實才對!」

「……你說的話我當然明白。」

大概領悟到只靠強迫沒什么成效,東條改用曉以大義的口吻說:

「盡管如此,既然我們是家報社,就必須讓人們有意買來閱讀才行啊。所以說,無論如何都有必要把『人偶座事件』的報導寫得更加聳動,因為墜落少女跟活人偶的戰斗是帝都百姓現今關注的一件大事啊。」

————自稱是「人偶座座長」的家伙初次發布犯罪預告的時間是在三個月前。

「————帝都中缺乏血的香味,缺乏悲嘆、憤怒與絕望。因此就由我們人偶座來讓混亂與殺戮的花朵綻放吧。」

警視廳與各家報社都收到這樣的書面內容————隨后「活人偶」也跟著開始攻擊人類。

————活人偶。

乍看之下,它們就像做得非常精致的人偶。高度林林總總,有些只到幼兒程度,也有的巨大如熊,將捕獲的個體進行分析之后發現,它們的軀干是由桐木、頭發是馬鬃、眼珠則用玻璃打造。

然而,不管多么仔細調查————還是查不出單純的人偶是在何種原理下「自由行動」。

運用于身體內部構造的金屬加工方法,以及能夠理解人語、自行發話的機關也完全沒有厘清。

換句話說,它們是————透過超出現代科學領域的力量來行動并攻擊帝都人民。

在大力推崇「現代化」,科技發展蓬勃的大正盛世中————帝都百姓過著對違反常理的怪物擔心受怕的日子。

  「————對了,今天又收到『座長』寄來的犯案聲明了。」

東條遞給亂步一張紙。

「這下————又要再度引起帝都民眾的關注了。」

上頭以風格獨特,有棱有角的硬筆字寫道:讓帝都陷入混亂的計劃正順利進行中,今后還會持續進行攻擊,然后————

「本人既是座長也是演員,下次公演我將站上舞臺,讓各位親身目睹我的演技。」

聲明以這段文字作結。

「座長將參加公演……」

「意思就是主謀者終于要親自走上戰場了吧。當然那么一來,就會跟墜落少女直接正面交鋒了。」

  ————人偶座的攻擊發生不久之后。

時間追溯起來差不多是在一個月前————一名少女挺身迎擊活人偶。

全身包裹在大紅色禮服內,施展妖異法術的少女,其真實身分不詳。

她比任何人都還迅速察覺活人偶的出現,隨之現身于案發現場————以強大無比的力量不斷打倒那些人偶。

當時正值警官隊為了如何對付活人偶感到棘手的時候,帝都百姓可是欣然樂見她的活躍,大肆吹捧,說她是守護每個人的「正義使者」,還從她有如「墜落」般飛舞于空中的模樣,為她取了一個特別的昵稱————「墜落少女」。實際上因為她的出現而保住一條小命的人,應該攀升到相當可觀的人數了。

然而……一個月過后的現在。

目前的實際狀況是,她的性情逐漸顯現之后,她也跟活人偶一樣————或者該說是加倍————成為帝都百姓畏懼的存在。

  「墜落少女的登場、座長的參戰……到了這一步,說所有帝都民眾關注的焦點都集中在這事件上也不為過,所以,真的什么方法都行……」

不知不覺間,東條的聲音開始醞釀出懇求的氛圍。

「有沒有什么對策可以打破現狀,讓我們贏過其他報紙啊……?」

……被他這么一示弱,亂步的態度倒也不好再如此強硬。

東條畢竟也是讓自己保住記者飯碗的恩人。他雖然一個勁地拒絕了他的游說,但還是在此改變一下方針吧。

其實……今后的對策已經準備好了。

「昨天采訪過后……」

「嗯。」

「我獲得了也許能夠直擊『人偶座事件』真相的線索。」

「……線索?」

東條表示出興趣,摸了摸下巴。

「是。其他報社肯定沒有的重要線索。」

「喔……」

雖然有點難以置信,但他很清楚亂步絕不是會在這種情況下夸大其辭的人。東條專注地聽亂步把話說下去。

「今天接下來的時間,我打算循著這份線索去采訪,如果能夠進行順利————想必能夠吸引許多帝都民眾的目光。」

「……原來如此。」

東條點了點頭,瞇起眼睛。

垂下視線,像在思索什么似的摸了一會兒下巴后,他說:

「……好。」

他連計劃的內容都沒有詳加詢問,只是直視亂步的眼睛。

「那我就不再刻意打聽下去了,讓我拭目以待吧。絕對要寫出比得上并超越其他報社的報導來喔。」

「了解。」

「那你就照樣去跟牧島拿記者章吧。」

「謝謝。」

亂步行了一禮后回到自己的座位,然后開始整理用品準備外出。

他的心跳逐漸加快,握住公事包的手充滿力量。

今天的采訪肯定會左右自己的記者生涯————說不定甚至是自己的人生。

*

  「不過還真虧你能采訪那種事件啊。」

走在通往都電車站的外濠環狀道路時,臼杵久作半是無奈地這么說。

「人偶座和墜落少女都是一團謎,還有一堆讓人覺得恐怖的事不是嗎?」

臼杵有著一張看不出來才十七歲的成熟臉龐,個性心直口快的他是跟亂步同時期進入報社的記者,專跑政治經濟線。同樣都是下午要進行采訪的關系,兩人便一起走出報社。

「啊,關于這點我也無法否定。」

亂步一面苦笑一面點頭。

「直接看到的活人偶的確恐怖得讓人站不住腳。」

「……不,活人偶也許是那樣沒錯啦。」

臼杵低聲說:

「但我怕的是『墜落少女』啊……」

「……喔,是這樣啊。」

「一想到帝都人民的性命是被那種『惡人』守護著,就無法打從心底感激她啊……」

臼杵會這么想也是無可非議,亂步從鼻腔嘆了一聲,重重點了頭。

————惡人。

想當初,人人都以期待的眼神將墜落少女視為正義的使者,如今大多數帝都民眾對她的認知卻成了惡人。

因為她的戰斗手法實在太過殘忍。

————瞬間割除頭顱。

————將敵人從高處推下去。

————對遺體造成多余的損壞。

她用只能稱為蹂躪的方法掃蕩活人偶————眾人看她的視線逐漸不再是期待,反而隱含了恐懼。

而且她的嘴老是做出一些桀傲不遜的發言,毒辣的見解也讓帝都百姓感到害怕。近來由于她的戰斗能力占上風,所以更讓人覺得比起活人偶,墜落少女還更恐怖。同業其他報社甚至寫了一些「墜落少女借由殘殺活人偶來得到性高潮」之類的中傷報導。

「而且你這個人啊,對記者這一行有很深的執著……難怪你在采訪上老是遇到困境啊。」

「嗯,我認為這點你說得也沒錯。」

亂步低聲說,眼睛望著從停在路肩的車輛走出來的人們。

「……正因為不明白恐怖的原因,所以才有所執著,我覺得也是有這種情形。」

他呢喃地接著把話說完。

「……什么意思呢?」

「呃,就是……關于這個事件還有很多尚未水落石出的事吧?既不知道人偶座的真面目和目的,也不知道墜落少女是何方神圣,所以我想帝都民眾才會覺得害怕,我和你也才會害怕,對她的憎惡————只是一味增加。正因為這樣,才要正確掌握情報,把情報傳達給人們,我認為這是記者的職責所在。」

————正確掌握事實,確實報導出來。

這是身為記者的亂步奉為圭臬的信條。

無論是天災、殺人事件、國際間的戰爭,人們首先需要的是正確情報。知道事實之后, 人們才終于可以做出判斷和應對。

相反地,錯誤情報、渲染過的情報有時會使人不幸,誤解會產生混亂,甚至招惹來原本不應該發生的悲劇。這種事,亂步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

因此他————希望將沒有過度渲染浮夸的真相傳達給帝都人民。這才正是記者的本分,亂步甚至抱著為達此目的,要他付出多少犧牲也愿意的決心。

「……我能明白你的理想。」

臼杵抓了抓他亂翹的頭發。

書生風格的他做出這種動作,看起來居然挺像個潦倒的偵探……說到書生風格,亂步其實也做同樣打扮。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也許你會覺得是值得拼命的事,但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自己的朋友不要送命啊。」

「……謝謝。」

視線移向路旁,亂步真誠地道了謝。

這意味著臼杵在替他擔心。

正因為平常的相處總是在互相打趣,一聊到這種話題不免感到別扭……但臼杵的心意讓亂步覺得非常開心。

「我會盡可能留意,別讓自己受傷。倒是你,可不要追著政治家的貪污新聞,不小心踩到老虎尾巴,害自己被丟進北海道附近的海域去啊。」

「喔,那當然。」

「……話說回來,臼杵。」

亂步若無其事環顧四周后————突然低聲呼喚同伴,并加快腳步。

「……怎么了?」

臼杵大概察覺到亂步的變化,他的聲音也跟著充滿緊張。

「稍微快跑喔,跟上我。」

「……我知道了。」

停格半拍后,臼杵點了點頭,同時亂步也小跑步地往前沖。

通過都電的車站,彎進酒家的墻壁后————他停下腳步,背部緊貼墻壁。

臼杵也跟著他這么做。

就在下個瞬間————兩人的眼前有一個人影飛快閃過。

亂步敏捷地伸出手————抓住那人影的手臂。  

「……啊!」

事情的演變恐怕大出對方所料吧。

倉皇失措、睜大眼睛的那個人————是個女傭打扮的妙齡女子。

她扭動身子試圖擺脫束縛,但一了解到不可能之后便老老實實低下頭。

「亂、亂步……這是怎么回事啊……這名女性是……?」

「從剛才她就一直隔著很不自然的距離,在后頭跟著我們。」

亂步開口為搞不清楚眼前情況的臼杵做說明。

「她在那個轉角處弄丟了我們的身影,所以才心急地慌忙趕上來吧。幸虧一直以來總是負責采訪會有生命威脅的現場,讓我養成了隨時留意周圍狀況的習慣。」

亂步轉向那名女傭,詢問她:

「說吧,你跟蹤我們這兩個不值一文的小記者,究竟有什么指教?」

「……首先,我得為我的無禮道歉。」

女傭微微點了頭,她的手依然被抓著。

「有些話想傳達給您,我一直在等待機會。」

聽到她端莊有禮的口吻,亂步也松了一口氣,放開她的手。

看來她并沒有危害他們的打算。

女傭整了整凌亂的衣服后。

「……您是賜野亂步先生對吧?」

她的視線望著亂步,開口問道。

「我就是。」

「有個人表示希望務必與您見上一面,很抱歉得占用您的時間,有輛車就停在不遠處,可否勞您大駕?」

「……有人想見我?」

「是的。」

……會是什么呢?一點頭緒也沒有。

頓時閃過腦海的是最近曾聽聞的某個消息。

————近來,除了活人偶之外,日本國內也頻頻發生綁架事件。被害者中包含許多成年男性,這些人失去蹤影之后,就沒有一個人回來過。

……雖然只是懷疑,但難不成這名女性就是綁架犯嗎?

當然,他知道這個可能性很低,可是心底還是覺得發毛,沒辦法乖乖照她所說去做。然而當亂步聽到女傭接下來提到的少女的姓名后————他就改變想法了。

「我伺候的蓋野家的千金————蓋野沙繪加小姐在等候您的光臨。」

   *

  帝都內,小石川區。

華族(注:于一八六九~一九四七年間存在的日本近代貴族階層)蓋野家的洋館就位于植物園附近。

亂步待在眾多會客廳的其中之一等待「她」的到來。

房間里只有他一個人。未受到邀請的臼杵當下留在原地(就算受邀,他也會斷然拒絕吧),女傭剛才把茶送來之后,人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他端起眼前的杯子湊近嘴邊……還沒碰到便又放下。畢竟對方是那樣的人物,他可不想過于大意。

亂步小心謹慎地環顧四周。

房內裝潢用的是黑檀木,品味高尚的擺設看起來樣樣都是手工打造的最高級貨色,恐怕每一樣的價格都是亂步年收入的好幾倍吧。亂步還是第一次造訪這樣的豪宅,手心都滲出汗水來。

————不,手上的汗水并非因為這棟屋宅。

  ————是由于接下來即將與她面對面的亢奮、不安與緊張所分泌出的汗水。

「————讓你久等了。」

背后傳來聲音。

那是道清脆如鈴鐺的少女甜美的聲音。

盡管覺得呼吸就要停止了,亂步還是回過頭來————確認「她」是否真的站在那里。

「真抱歉,突然邀請您來。因為我無論如何都有話想跟您說。」

少女邊說邊在亂步的對面就坐。

「————初次見面,賜野亂步先生,我是蓋野沙繪加。」

她親切地微笑,報上自己的名字。

「不過,雖說是初次見面,但亂步先生早就知道我是誰了吧。」

漆黑帶有光澤的鮑伯頭短發,稚氣未脫,卻感覺有點冷艷的面容。

年紀大概十五歲前后吧,纖細的身體裹在「摩登女孩」的服飾下,她靜靜看向這邊。于是,那對黑漆漆的眼陣————與亂步的眼睛對上。

————亂步頓時反射性地身體變僵。

————寒意貫穿全身。

正如她所言,亂步————知道這位少女是什么人。

她就是今天亂步打算采訪的當事人————與活人偶交手數次的「墜落少女」本人。

  ————就在昨晚。

墜落少女結束與活人偶的戰斗之后,往空中浮起,留下「啊哈哈哈哈」的大笑聲后就飛往他方了。

跟抬頭圍觀的群眾一樣仰望她離去的亂步————動如脫兔地迅速離開原地.隨著她即將從視野消失的身影,追了上去。

————想追查出事件真相的話,最好的方法就是聽當事人怎么說。

————每個人都畏懼,不敢靠近墜落少女一步,但她就是獲知事情真相的關鍵。

既然如此,首先就必須獲得找出其真面目的線索,就好比————跟蹤這種有點強勢的手段。

亂步付出全副心力,死命追趕墜落少女。

為了追上在空中飛行的她,亂步時而乘坐計程車,時而雙腳全力狂奔。

終于在某條巷弄里,他親眼目擊到墜落少女解除「變身」的那一幕。

————身分還是墜落少女時,她也沒有刻意遮遮掩掩。

她的五官、發型早已清楚烙印在亂步的眼中。

盡管如此,恐怕還是施了什么魔法性的暗示吧,一直到變身褪去,暗示解除之后————亂步才終于知道墜落少女的真正身分。

大紅的禮服與光芒一同分解,少女又回到平常的裝扮————她就是亂步以前在采訪中曾經見過一次面的華族,蓋野家的長女————蓋野沙繪加。

女傭再次送上托盤中的紅茶,擱在桌上。

沙繪加喝了一口之后說:

「那么,亂步先生,容我正式跟您確認一次。」

她開口的聲音聽起來很沉穩。

「您昨天見到我解除『魔裝』的模樣了,對吧?」

「……是啊。」

這時候再試著否認也沒有意義,亂步若無其事一面觀察沙繪加的舉動,一面誠實地給了肯定的答案。

「果然如此呢,瞧我這個人,多么不小心啊。」

沙繪加閉上眼睛,懊惱似的搖搖頭,接著她將手中的茶杯放回桌面。

「————既然如此,我有件事要拜托您。」

雙手輕輕落向膝蓋,她切入正題:

「我就是墜落少女的事,希望您能夠不要對世人發表。」

「……喔。」

「亂步先生是為了取材才會尾隨戰斗后的我吧?所以雖然很抱歉,會害您的苦心工作化為烏有,但我還是希望您能夠不要將此事寫進報導里頭。畢竟我做的那些事不同于一般,倘若被世人知道我的身分……就會有點麻煩。」

「原來如此。」

亂步在點頭的同時稍微感到意外。

從平時墜落少女給人的印象來推測,他本以為會聽到什么荒謬蠻橫的要求,還為此戰戰兢兢,結果她卻只是希望不要讓真實身分曝光,不過做出這般要求的心情他能夠理解……畢竟現在的她看起來就只是一位再普通不過、高貴的華族大小姐。

「這件事并不難。」

亂步再次點了點頭,其實就算她不說,亂步自己也沒有打算公開她的身分。

「我還不明白你為了什么目的而戰,況且雖然我身處報導機構,但也不能隨便報導一位都民的情報,在清楚報導的力量下更是如此,我本來就沒有打算公布在報導中。」

「真的嗎?那可就幫了我一個大忙。」

沙繪加微笑,看起來松了一口氣。

「一提到記者大人,我以為都是那種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獲得的情報寫出去的人。」

「……不能否認,的確也有這種記者。」

亂步一面發出苦笑,一面在這時候下定決心。

原本就打算與她接觸,既然能像這樣幸運地見到面————那就應該把原本想說的話試著提出來。

幸好自己才剛接受了對方的要求,雖然還不至于完全放心,但看起來似乎能跟她講講道理————應該有提出「交涉」的空間。

「……所以,我不揭穿你的真實身分,相對地,我有一項提案……」

「……提案?」

沙繪加露出孩子氣的模樣偏頭納悶。

「是指什么呢?」

亂步吸入一口氣,對她說:

「我想要————采訪你的戰斗。」

清清楚楚,像在宣告似的表示。

「我想要知道一切,確實明白你的目的與意圖之后,把事件的真相傳達給都民。」

……沙繪加沉默地注視亂步,看來似乎未能好好消化他說的話。

「當然,雖然我想把真相傳達給都民,但并不表示就會揭穿你的身分。」

亂步繼續說明:

「我傳達的只會是『事情內幕』,目前帝都人民并不知道你戰斗的理由,也不清楚活人偶的真實身分,因為這個緣故,恐懼蔓延導致臆測招來臆測的狀況。臆測之中也有毫無真實憑據的內容,我就是想改變這樣的情況。你也是這么希望吧?比起無憑無據的惡意評價,還是讓事實傳開來得好。解開誤會說不定也能讓你更利于行動,這樣的提案對我們都有好處,所以————」

亂步筆直望著沙繪加的眼睛。

「————能不能讓我采訪你呢?」

沙繪加盯著亂步,指頭點著嘴唇像在思考。

「……如果我拒絕,您打算怎么辦?」

她慎重地詢問。

「很遺憾……那我將無法保證會繼續隱瞞你的身分。」

……這只是在虛張聲勢。

就算被拒絕,亂步也沒有打算揭穿她的真面目,身為記者,他真正的想法是不輕易泄漏情報。

盡管如此,他提出的條件對墜落少女而言應該也十分有利。交涉極有可能成立,這么來這虛張聲勢也不會被識破。

————然而,幾秒之后。

「……唉。」

沙繪加短短嘆了一聲。

「看來我的說明還是不夠詳細……我應該要更親切地對您講明才對。」

……說明不夠詳細?

什么意思?自己是否誤會了什么?

亂步試著回想目前為止的對話內容————就在這下一秒。

他的身體輕飄飄地浮起————碰倒椅子,撞向背后的墻壁。

「————唔!」

————刺痛遍及全身。

喉嚨被掐住————無法呼吸。

在無形的力量下————他被釘在墻壁上。

一看,沙繪加的頭部后面,淡淡浮現出一道魔法陣。

「是……魔法……嗎?」

毫無疑問……這是墜落少女的魔法。

蓋野沙繪加……出手攻擊他。

就跟她屠殺活人偶的時候一樣————

「請認清自己的立場。」

沙繪加露出無奈的嘲笑,用像在教訓亂步的聲音說:

「說穿了,我們之間連對等關系都算不上。我可以像這樣輕輕松松地就把你解決掉,剛才拜托你的事,不,那不能算拜托,那是種宣告————意思是如果你揭穿我的身分,就別想活命了。」

……輕忽大意了。

氣管被緊掐住的同時.亂步心中感到懊悔。

他并沒有放松警戒。他可是跟一個所作所為正合乎「惡人」之名的女子交涉,也早就預想到可能會在某處遭到反擊。

盡管如此————現在的狀況讓他深深領悟到自己的預想還是太天真。

一旦被示意可能沒命————再怎么接招出招、再多交涉都沒有意義。

「……認真的嗎?」

亂步啞著聲音問:

「你真的打算取我性命嗎……?」

「咦?很意外嗎?」

沙繪加仍坐在椅子上,像觀賞一幅繪畫似的望著亂步。

「亂步先生也知道世人是怎么形容我的吧?『惡人』這個認知非常適當啊。」 「你以為你做這種事能被原諒嗎?」

「……原諒?」

驚訝地反問之后————沙繪加開始放聲大笑,就像個孩子打從心底感到開心的笑聲。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什么好笑?」

「需要誰來原諒我呢?」

沙繪加從椅子上站起,走了過來。

「是你嗎?法律?世人?還是神明?若不被原諒,我又會受到怎樣的懲罰呢?」

然后————沙繪加湊近亂步的臉。

「……好可怕啊。」

……那是張邪惡的笑臉。

看著這張毫無顧慮————事實上,蘊含了接近致死量的惡意的笑臉,亂步得到確信。

這個女人————果然是個惡人。

表面上是個擁有良好教養的少女,里頭————卻潛藏著與正義感相距甚遠的心情而行動的真正惡人。

然而,同時卻又感覺到強烈的不協調感。

為什么惡人會和活人偶交戰呢?

雖然只是表面上,但她做出的行動畢竟是在拯救帝都人民。

這當中肯定隱含著什么,是他尚未觸及的內情。

……亂步的心中半反射性地萌生出某個欲望。

「那么讓我再問一次吧。」

沙繪加感到有趣地歡聲問道:

「記者大人————亂步先生,即使如此你還是想要采訪嗎?」

「……我想知道。」

————亂步說出他的欲望。

好不容易張開口,從被掐緊的氣管中擠出聲音。

「就算如此我還是……不,我反而更想采訪你……我想知道一切,再進而……理解你所作所為的意義……」

————沙繪加的眼睛稍微瞪大。

也許是真心對亂步說的話感到驚訝吧。

解開對亂步的禁錮,她坐回椅子上,開始思考起來。

突然失去任何依附的亂步摔倒在鋪著地毯的地板上,猛烈地一咳再咳。

「……無妨。」

當亂步的咳嗽聲終于停下時,沙繪加如此表示。

用一種跟先前有些出入,隱含著困惑的聲調。

「我允許你采訪。」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亂步一時之間無法理解其含意。

允許采訪?

在她才剛宣稱過他們兩人并非對等關系,隨時都能殺了他之后?

「……真的嗎?」

「是真的。這次你照我字面上的意思去理解就行了。我允許亂步先生采訪我。」

「為什么突然出現這樣的轉變?」

「……很不可思議啊。」

沙繪加低下頭,眉頭緊蹙,一副連自己也無法理解的模樣。

「不知為何,就想這么做。嗯,該說是善變吧,女人心往往連自己都無法完全理解吶。」

只是那么一回事嗎。

既然連本人也無法理解,那究竟是她的何種深層心理引導出允許采訪這樣的結論呢?

不管怎樣,這是好不容易掌握到的良機,對亂步來說,他可不想白白錯過。

「我懂了……那就請多指教。」

「好的……只是剛才談的內容,我希望你能遵守。」

沙繪加抬頭看著亂步的臉。

「我和活人偶的戰斗你從頭到尾都會在場,然后在整件事落幕之前,你只會報導戰斗的內容。」

「那是當然。」

「謝謝,那么……這樣就算契約成立啦。」

沙繪加說著便從椅子上站起,臉上浮現奸險的笑容。

「請小心,至少可別在這場戰役結束之前就送命了。」

那表情————不知為何令人不自覺感到美麗。

亂步首次意識到對方是一名女性。

「……我會的。」

心生動搖間,亂步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候。

「————沙繪加!」

從沙繪加的背后飛出一團小小的影子————連同尖銳的喊叫聲徘徊在房間中。

「活人偶似乎又出現了!在御茶水,一只大型,十一只小型的!」

「哎呀,卡斯提拉!」

沙繪加喊道,并且水平伸出右手手指。

小小的黑影……倒懸在那根白色手指上。

「人們正遭到攻擊!快點趕到現場去!」

哇哇哭喊的同時,黑影繼續這么說。

————那是只蝙蝠。

蝙蝠停在沙繪加的手指上,看著他們兩人。

「這、這是什么?」

「這位是卡斯提拉,幾個月前出現在我身邊,是她讓我能夠使出魔法的喲。」

「……這也太不科學了……不,墜落少女就在面前,談什么科不科學的也太遲了。」

「好啦,剛好遇到活人偶現身。」

沙繪加從沙發上起身。

「首先就來見識一下我的戰斗吧。」

*

  到達御茶水的時候,人偶座造成的慘劇已拉開序幕。

人們放聲哀號,四處逃竄,有好幾臺馬車正全力奔馳過大道。

往他們原本待的方向看去————狀似曾經挺身應戰的警官尸體泡在血泊當中。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慘狀的中心處,一名大型活人偶正發出呻吟,與警官隊交戰。

其身高約比成人高上一倍,臉孔則像個中年男子。

歪斜的嘴角與細長的眼睛表現出悲傷的神情。

穿著類似農民打扮的服裝可能是因為重視機動性的關系,活人偶憑著一股蠻力移動那看似笨重的身體,將警官隊壓制得潰不成形。

而且,警官的腳邊還有許多嬰兒大小的活人偶仿佛成群螞蟻遇到糖果似的朝他們撲上去。小型活人偶牽制逃跑者的行動,再由大型活人偶取走其性命,這似乎就是它們之間的分工。

————就在亂步如此判斷狀況時,一名警官被小型活人偶擋住去路。

「————哇啊啊啊啊!不要!放開!放開我!啊啊啊啊啊啊!」

看到自己的身上爬滿了活人偶,警官蒼白了臉發出哀號。

然后,他的頭顱————就在大型活人偶的振臂一揮下,慘忍地被打飛了。

「————又有人遭殃了!不快點不行!」

然而沙繪加只是從容不迫走下車————

「稍微冷靜一下。」

————她一副受不了地嘆了一聲。

「慌張趕過去又不一定就能解決什么。」

「這不是要人冷靜的時候吧!人命關天啊————」

「————話說回來,亂步先生。」

沙繪加看著亂步,揚起淡淡一笑。

「我其實還挺喜歡『墜落少女』這個稱呼。『墜落般的戰斗』,似乎是以這層含意幫我取的,那真是非常正確的描述啊。我使用的魔法是『操縱重力』,能夠自在地發動拉扯東西的力量,發生點和力道、方向全都隨我的意,所以————」

瞬間————沙繪加的身體被光芒籠罩。

襯衫、裙子、壓得很低的帽子全都霎時分解,替換成大紅色禮服。

腦袋后方出現魔法陣并開始轉動。

接著她無聲無息飄到空中————

「————能夠像這樣『墜落』到那邊去。」

————以超快的速度往活人偶的方向「墜落」。

那模樣————就像是「紅色箭矢」。

以強大的重力加速,同時還經由體內朝向體外的重力補強過的紅色箭矢,往大型活人偶舉起的右手肘「著地」————

「……啊!」

————關節部分遭貫穿,手肘以下的部位被她的腳尖踢斷。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鮮血飛濺。

從橫切面可以看到銀色的金屬。

震耳欲聾的咆哮讓亂步不禁掩住耳朵,沙繪加不為所動在空中翻了個身,翩然降落在不停扭動的活人偶頭上。

然后陽傘往周圍的警官隊的最前頭一指————身體像指南針似的轉了個圏,結果攀附在警官身上的小型活人偶就————全都掉落到地面。

「呀啊啊啊啊!」

「嘎啊啊啊啊!」

臨死的凄厲吶喊中,它們依序在砂礫地面上摔成稀爛。

————這當中不過數秒。

從她開始降落后才經過數秒————沙繪加就奪走了大型活人偶的右手,讓小型全部喪命。戰斗————比起這個說法,看起來更像跳舞的華麗動作,亂步感覺自己有如在作夢。

「墜落少女,你現身了……」

活人偶對著再度飛向空中后,又降落在自己面前的沙繪加低聲說。

「這次不會再讓你平安無事回去了……」

「哎呀,少了手臂還是這么屹立不搖啊。」

沙繪加掩住嘴巴,臉上浮現冷冷的笑容。

「而且你知道我是誰啊……真是感到光榮,我根本就還沒好好做自我介紹呢————」

沙繪加飄向空中。

  然后她————

「若不是以這種形式相會,我還想請你喝杯茶呢。」

————她再度朝著活人偶降落。

「誰會再受同樣一次罪啊!」

活人偶側過身子。

它似乎打算閃避沙繪加的墜落,并乘機做出反擊。

但————

「唔!」

————只有左手還被鎖定在原本的地方。

原來是被沙繪加的魔法禁錮在那里。

「可惡!」

活人偶高聲大喊,沙繪加安靜無聲地降落在左手上————這次是連同肩膀整只手臂切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量鮮血噴了出來。

震耳欲聾的怒吼讓警官隊的人也皺起五官。

失去雙手的活人偶難以維持平衡,搖搖欲墜,總算好不容易才在原地站穩。

然后再次朝著沙繪加的方向————

「既然這樣……既然這樣!」

————它以驚人的速度奔過來。

它的步伐無比凌亂,看得出來活人偶已經被逼到走投無路。

「還真是拼命啊。」

沙繪加一落地,就露出冷酷的笑容。

「反正都會死,干嘛不毫無痛苦地、認命地讓我殺了呢?」

她舉起陽傘對著活人偶的腳一指,只見它的右腳飛到遠遠的后方,左腳被拗得不成樣子。

失去雙足的活人偶一時間沖勁不減,就這么臉部朝下摔倒在地面。

巨大的轟隆聲傳出的同時,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