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人偶詛咒

第一卷 人偶詛咒 序

詛咒 壱 人偶詛咒

「……就因為那樣,我才把她納為收藏的啊」

真木現人以前討厭自己的雙胞胎哥哥夢人。哥哥夢人憑借以霸凌、詛咒為主題創作的小說《咒驗》,十五歲便成為作家,進軍東京。現在,他由于有人受《咒驗》內容影響犯下命案而返鄉避難,但他回來的時候卻帶上了未婚妻,七屋敷熏。

————七屋敷家被詛咒纏身,七屋敷家的女婿進門后統統活不過兩年。

這場婚約充斥著克夫『詛咒』的傳言,但夢人對此卻僅僅只是付之陰暗嘲弄的一笑。

然后,侵蝕他們的詛咒的故事,在敬慕夢人的妹妹————信乃步身上,靜靜地宣告開始。

甲田學人釋放的詛咒故事,開幕。



畠村祐季子

「……啊,我明白了!」

真木現人

現人一直以來,老是在被哥哥的任性妄為耍得團團轉。

然而不論是祐季子還是家人,誰都不理解現人的難處。

大家都想當然地把現人的憤懣當做是自卑,對現人不是加以勸導就是抱以過度謹慎的態度。

所以現人才討厭說起,而且討厭被人問起哥哥的事。



七屋敷熏

「只對不關心的人才會擺出溫柔的態度,這毛病實在糟糕」

真木夢人

哥哥性格陰暗、內向、嘲諷,是個麻煩制造者。

那雙似乎十分困倦的灰暗眼眸。

以及貼在嘴上的,與那眼神相反,就像瞧不起人似的陰暗笑容。

闊別兩年再次見到夢人,雖然衣著打扮發生了徹底的改變,但唯獨那透露出他陰暗內心的表情,跟兩年前相比沒有絲毫改變。



真木信乃步

「啊……嗯…………我問問看」

信乃步屬于喜歡讀書的內向性格,在學校有些受到孤立。正因如此,她對在那種方面與自己有著許多共同點的夢人能夠不改初衷地取得成功,感到非常開心,也十分尊敬夢人的那份才能。

然后,信乃步所在的讀書社也有很多夢人的書迷————。

綾芝亞由美

長壁命



===========================================



五月的一天,過季許久的寒冷卷土重來。

萬里晴空之下,吹拂的春風中卷著蜇人的寒氣。一年輕男子走在已經開始灌溉的水田之間的小路上。他身上穿著瀟灑的西裝,拄著手杖,毫不留意身邊的景色,獨自向前走。

喳踏、

喳踏、

他每走一步,就會發出節奏奇異的腳步聲。只見他右腳不方便,在地上微微拖行。鞋底摩擦地面的聲音之后,接著是手杖的鐵質杖頭戳在路面上的聲音,隨后又被另一只皮鞋發出的踩踏聲蓋過。

他外表看上去應該是大學生或者高中生。

他身上穿著棕色細條紋的三件套西裝,一頭茶色頭發打理成自然的發型。他手里拿著手杖,背心的紐扣上垂著一條金鏈子,就像懷表。

他這么年輕,卻弄成那種古典紳士打扮,如果說出去給人的聽,別人一定會覺得他在玩變裝。可是,那身行頭在他身上并沒有臨陣磨槍的不協調感,而是透著幾分做酒水生意的那種洗練,就像年輕卻又老練的演員一樣,煥發著時髦的風采,跟他的身形與氣質都十分相稱。

————————他的嘴角長期掛著那種如同嘲笑一切般的淺笑。

這樣一位男性走在鄉間小路上。這條路不知是多少年前鋪的了,風化程度相當嚴重,到處開裂不說,裂縫中還長出了雜草。長長的雜草在風中搖擺,給這條農用道路鑲上了綠色的花邊,一直通向那頭的山林。

他邁著活動不便的腿,毫不停歇地沿著路走向山林。

這條路到了沿山腳的水渠便到了頭,水渠之上用混凝土預制板搭成一座小橋。男子走過預制板后,進入茂密的山里之中。

然后,正當他踏入山林的時候。

忽然————

啪嘰、

雜草中發出某種東西爆開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中。

他停下腳步,仔仔細細地俯視聲音的源頭。經過一陣觀察,他把手中手杖末端伸進雜草之中,將上面的草扒開。

「……」

他一看到草中露出的東西便挑起半邊眉毛。

石制的道祖神,碎成了兩半。

聲音是石頭爆裂發出來的。石頭埋在雜草之中,表面長滿青苔,勉強能夠看到神明的姿態,應該是個年代相當久遠的道祖神。根本猜不出是什么原因,總而言之,它從腦門裂了下去,碎成了兩半。

在道祖神旁邊,插著一個破破爛爛的紅色風車。

嘩啦、

風車被風吹動,粗澀地旋轉起來。

男子的嘴角彎得更厲害了。

「……看來我們果真不受歡迎呢」

他俯視著道祖神,揚起嘴角,發自言自語地嘀咕起來。隨后,旁邊的草叢沙沙作響,動了起來,就像里面有什么看不到的動物。見狀,他哼了一聲,笑道

「既然這樣,那正合我意」

他就像在跟什么對話一樣嘀咕起來,然后將手杖換反手握持,順勢高高舉過頭頂。

「有本事來咒我啊」

話音剛落,他便將手杖奮力地刺了下去……就像給已死的道祖神施以最后一擊。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