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Epilogue 啟程

第一卷 Epilogue 啟程

夏天的尾聲,吹拂過的風開始夾雜秋天氣息的日子——孤兒院的孩子們、鎮上的人們,還有在這里進出的商人們都齊聚在鎮上的出入口。

大家是來送即將就讀魔術師學校的白雪一程。

除了她以外,鎮上還有一名少女也確定在魔術師學校附近的城市就職。

兩人搭上商人的馬車,準備前往那個城市。

想當然耳必須支付相對的報酬。

這趟馬車之旅需要花上三個月才能抵達目的地的城市。

另外魔術師學校位于妖人大陸(主要是人族與妖精族居住的大陸,孤兒院也位于妖人大陸)的北方。

因此常年積雪。

在夏天結束前出發,是為了能在正式開始下雪前到達魔術師學校。

「琉特,你還是跟我一起去魔術師學校吧?學校旁邊的城市也有冒險者仲介公會,生活費就由我賺錢來養你呀。」

「養我……我沒打算當小白臉耶。」

我不禁傻眼,同時摸摸把臉窩在我懷里白雪的頭。

這些年我的身高長高頗多,跟白雪之間開始出現了差距。

「等我也離開小鎮安頓好之后,就會立刻寫信給你,要是行有余力我會去看你。所以你也要好好用功學當魔術師喔。」

「……我也會寫信,有時間我絕對會去看你。絕對會。」

「嗯,我很期待。」

「最后讓我聞一聞,因為之后有好一段時間都沒辦法聞一聞了。」

得到我的同意,白雪在大庭廣眾之下聞了起來。

由于眾目睽睽,我隨即將白雪拉開。

「在這么多人面前太丟臉了,別這樣。」

「啊,琉特你欺負人。」

「就當是賠罪,這是我送的禮物。」

我從帶來的袋子里,拿出白雪專用的槍套送給她。

咖啡色皮制的槍套里掛著轉輪手槍。

這是特別訂作的款式,不是垂掛在腰間,而是肩上懸掛而下的「肩掛式槍套」。

雖然不適合快射,但對于白雪而言這不過是用來護身的。

即使能用攻擊魔術,但槍不需要詠唱,用來臨機應變也應該很便利。于是我選擇了能拿來護身用、隱密性又高的「肩掛式槍套」這種款式。

「我之前送你的轉輪手槍槍管比我的還要短,盡管射程和命中率會下降,但是攜帶時應該很方便。所以把這個槍套掛在腋下,上面如果再罩一件衣服,很容易就能藏住轉輪手槍。然而這再怎么說都只是護身用的,不要隨隨便便拿出來用喔。」

關于射程與命中率,因為不可能進行遠距離狙擊,所以幾乎沒必要考慮,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還是提醒一下。

我把兩個裝有五十發子彈的子彈箱遞給她。

總計一百發子彈。

順帶一提白雪也有試作過子彈,但從來沒成功過。恐怕就算是艾露老師也辦不到吧。

不只無法想像火藥的意象,有關子彈種種的厚度、長度、平衡度——無論哪方面都無法順利制作出來。看樣子只具有這個世界知識的魔術師,似乎無法作出子彈。

「琉特謝謝你,我會很珍惜地使用。」

「要當心別感冒或受傷了。還有,不要太亂來了。因為白雪你意外地有不會瞻前顧后,愛向前猛沖的一面。」

哥布林襲擊事件跟災魔物事件中部是這樣。

她眼中浮現淚水,臉上露出淺淺苦笑道:「我知道了。」

艾露老師跟我交換位置,站到白雪的面前。

「白雪你擁有B+級以上魔術師的才能。不過絕對不能驕傲,要謙虛好好努力,聽懂了嗎?」

「是的,我知道了。」

「最后老師要告訴你。你絕對不是一個人,有琉特、有孤兒院的大家,還有老師在。所以即使有辛苦的事也不要勉強自己,就回到這個鎮上來吧。因為這個小鎮是你的故鄉,孤兒院就是你的老家。」

「是……嗚,我知道了。艾露老師,謝謝你。」

白雪強忍的眼淚,因為老師的一席話而潰堤。

她不在意周遭的目光,只是緊緊抱著老師流淚。

她簡直把艾露老師當成真正的媽媽那樣緊緊抱住。

直到白雪冷靜下來,艾露老師才離開她的身邊。

白雪手拿肩掛式槍套,坐進有車篷的馬車里。

行李已經都堆在馬車里了。

商人坐在車夫座上催促著馬兒。

兩匹馬緩緩邁開步伐。

「艾露老師還有大家,一直以來感謝你們!琉特,一定要寫信給我喔!要來找我喔!」

白雪潸然淚下,拚命朝我們揮手。

老師跟孤兒院的孩子們,以及我自己都不斷揮手,直到看不見馬車的蹤影。



在送走白雪的三天后早上。

小鎮的出入口旁系著一匹馬。

它的背上左右平衡地綁著兩個小木桶。

其他還放了好幾件行李。

「你完全不用這么一大早離開……」

「我不擅長應付像白雪那時候的大場面。」

在借來的馬匹背上綁上AK四七,最后一件行李就位完成。

我在常穿的衣服上,罩上一件剛買來的斗蓬。

腰際系上槍腰帶。

已經裝填好所有的子彈。

護身用只需轉輪手槍就夠了。

我預計在距離鎮上單程十天距離的商業都市茲貝爾歸還馬匹。

盡管我的行李比白雪還多,但雇用拱蓬馬車跟馬夫實在太過浪費。

所以我向人借馬,打算獨自一人前往商業都市茲貝爾。

像茲貝爾那么大的城市,會有共乘馬車。

我預計額外補貼行李費用,展開約兩個月的旅程。

白雪要去的魔術師學校在多雪的北方。

另一方面,我要去的則是恰巧相反的南方——我的目標是接近獸人大陸的城市。那里住著艾露老師的雙胞胎妹妹。

我會在她的身邊從頭學習冒險者入門。

跟著再過大約五年后。

我打算創立助人軍團——軍隊,跟從魔術師學校畢業的白雪會合。

艾露老師把一個信封遞給我。

「這里面有老師的推薦函跟老師妹妹家的地址,絕對別弄丟了。」

「謝謝您。我會把它放進背包的最深處。」

我放下背上的袋子,開口收下信封把它放進去。

艾露老師看著我,以懷念的表情啟齒說起。

「……事到如今我才敢說。其實我一開始真的是拿你沒轍。」

「咦,請您不要突然作出震撼發言呀。原來您討厭我嗎?」

我將信封收好以后反問。

她微微苦笑并且搖搖手。

「不,不是這個意思。我不是討厭,是拿你沒轍。本以為你明明是個孩子,卻很乖巧地聽課,結果在魔術師課程鬧出問題,跟著又做出翻轉棋和玩具,賺一大堆錢……跟我以往所見過的任何一個孩子都大不相同,因此我實在拿你沒轍。」

回想一下的確會發現,盡管我是繼承前世的記憶,可是實在做了太多一點都不像孩子的行為。

若自己的孩子是像我一樣的家伙,我光是想像就覺得肩膀變得好沉重。

此時,我才察覺到自己給艾露老師添了多大的麻煩。

「不過現在琉特你令我引以為傲。你作出足以打倒災魔物、哥布林與歐克的魔術道具,即使賺大錢也沒有變得傲慢,將來還想為世人使用自身力量,一般人不會這么想的喔。」

「不,也沒有……這種事不值得夸贊啦。」

「不,你真的很了不起喔。老師打從心底支持你的夢想。不過呢——」

跟著艾露老師如同對白雪所做過的那樣,將我用力地緊緊抱住。

簡直就像是真正的媽媽那樣。

「雖然我對白雪也說過了,不過你絕對不是一個人,有白雪、有孤兒院的大家,還有老師在。所以即使有辛苦的事也不要勉強自己,就回到這個鎮上來吧。因為這個小鎮是你的故鄉,孤兒院就是你的老家。」

「……艾露老師,謝謝您。」

這就是我挑早上,并且拒絕老師以外的人來送行的原因。

我沒有自信能夠忍得住從心中涌現的這股熱量。

無論是在前世的世界或異世界,男人在眾目睽睽之下掉眼淚還是很丟臉。

我把臉移離老師的懷中,使勁擦拭雙眼。

鳥兒啁啾,早晨寒冷的空氣觸及我的臉頰,周遭飄散一層薄霧。太陽開始升空,天空逐漸染上一片碧藍。

在這樣的日子里第一次離開生長的小鎮,真是好極了。

「艾露老師,長久以來感謝您的關照。」

「幫老師跟老師的妹妹問好。安頓好以后,要再回來這里露露臉。老師可不喜歡音訊全無喔。」

「這是當然的。而且我絕對會跟白雪一起來一趟,向您報告結婚的事。」

雖然是啟程,但這絕對不是后會無期的離別。

所以我精神飽滿的對艾露老師說。

「那我出發了!」

「好的,一路小心。要注意身體喔。」

「好的!」

我點點頭,接著邁開步伐。

坐上馬匹,抓穩韁繩緩緩向前進。

我轉頭揮揮手,只見艾露老師也在用手指擦拭眼角,并且盡全力對著我綻開笑容。

如此,我堀田葉太變為琉特,獨自一人沐浴在朝陽之下,為了實現夢想踏出了嶄新的第一步。

END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