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 災魔物

第一卷 第九章 災魔物

「呀~~!姊姊!」

「你們都躲到后面去。這里很危險所以乖乖別動喔。」

我——白雪終于成功地救到了被一群歐克抓走的孩子們。

歐克是身長二至二點五公尺,智力雖低但力量很強的魔物。

而且腳程還意外的快……也是由于樹木礙事,因此明明是為了搶回三個孩子,卻花費不少時間來到了森林深處。

它們似乎抵達了預定會合的地方,我們現在遭到歐克和哥布林們團團包圍。

「姊、姊姊……」

搶回來的孩子們因為遭到魔物包圍而膽怯。

我為了讓她們安心,緊緊地抱住她們。

「沒有受傷吧?姊姊來了,已經沒事嘍。大家一起回家吧。」

可是三個人實在有點不妙。

兩個人的話還容易抱著逃跑……也不可能丟下其中一人。但就算讓她抓住我的脖子,倘若我用肉體強化術進行高速移動,光憑孩子的力量不可能抓得住我。她會被順勢甩出去的。

「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只帶了這么點小鬼過來!」

正當我在思考逃跑方法時,有只聲音混濁沙啞,說著人話的魔物,走進我前方的一團魔物中。

這個魔物比起剛剛在此地的歐克們高出一顆頭,體型和肌肉也更加壯碩。一張豚豬臉因邪惡而扭曲,從嘴里長出兩只大牙。它是在一群穿得破破爛爛的魔物之中,唯一一個裝備金屬鎧甲,腰上還掛著兩支手斧的魔物。

它應該就是會講人話的「災魔物」。可是災魔物似乎是出現在隔壁鎮上,艾露老師才因此一大早就出門……

在我思索的期間,哥布林和歐克對災魔物「吱吱吱吱!」地說著話。看來它們是在報告現況。

災魔物的豚豬臉變得更加扭曲。

「什么?你是說因為有那白色小鬼礙事,所以才只帶了三個人過來嗎?」

誠如他的報告,我是偶然由于從事在魔石中灌注魔力的工作走到那附近,才會擊退哥布林和歐克們。

假如昨天那個從魔術師學校畢業的商人在現場,這些孩子們也不會被帶來這里了吧……不走運的是,昨天他因為工作結束就回去了。

不過沒關系,我有設想過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我還有準備對策!

災魔物死瞪礙他好事的我。我也不服輸的回瞪它。

「開什么玩笑!就因為這種混帳小鬼礙事,所以沒能把人抓來!你們這些沒用的家伙!」

災魔物相當激動,對著周遭的哥布林和歐克們亂發脾氣。

「為了防止有礙事的家伙來,我還特地執行麻煩的作戰啊!聽好了,現在立刻將這種小鬼干掉,去襲擊戒備變弱的小鎮!」

哥布林跟歐克們依災魔物的指示,各自手拿擅長的武器縮小包圍網。

看來似乎是沒辦法逃走了。

「姊、姊姊……」

「對不起,你們暫時在這里乖乖當個好孩子喔。」

我集中精神開始使用魔術。

「以冰凍防御一切不凈,冰之圣域(Ice Sanctuary)!」

出現的冰柱是為了圍住坐著的孩子們。在冰柱之間還覆蓋著薄薄的冰壁隔離外界。只要在這冰之結界中,孩子們就不會受到傷害。

這樣一來我就能毫無顧慮地戰斗了。

「啐,這個小鬼是魔術師啊。真麻煩。喂,把之前搶來的那東西拿過來!還有姑且也先準備好繩子!」

盡管災魔物下達指示,但我會在它下手前先打倒它。只要連它作出指示的頭都打爛,剩下的就只有智力低的魔物們了。

要逃脫應該并不困難。

「吱~~!吱吱吱吱~~!」哥布林跟歐克們一哄而上朝我襲來。我為了不犯下幾年前琉特救我那時的失誤,先用了肉體強化術輔助體能。

我先從歐克跟哥布林們所拿的——棍棒、劍、斧、刀或單手劍等等武器中,區分出危險度高的物品。最需要注意的果然是拿十字弓或弓箭等等,持有能進行遠距離攻擊武器的哥布林。

因為歐克手上只有棍棒所以這次不管。

「于我手中起舞的冰雪之劍!冰劍(Ice Sword)!」

瞄準目標,我用冰劍排除掉手持十字弓與弓箭的哥布林。接下來則以對魔物們作出指示的災魔物為目標。

我抓準劍跟矛攻擊的空隙,朝樹干一踢躍上空中。朝強化過的視野中所見的災魔物施放魔術!

「于我手中起舞的冰雪之劍!冰劍(Ice Sword)!」

好快,我著實用了自己最容易瞄準、最為慣用的魔術。一如所料,冰劍有如被吸進災魔物的頭頂那般飛翔而去——然而……

「……!」

冰劍在途中遭到歐克拿的鋼鐵圓盾擋下。而且劍一碰到盾的表面就煙消云散了

災魔物從部下手中搶走矛,鎖定我預定著地的地點投擲。我猛然轉動身體擋掉矛。雖然肩膀擦傷流血,但幸虧我學琉特全面強化視覺,因此才沒有中了致命傷。

然而由于猛然躲避,我整個人嚴重重心不穩,哥布林它們用繩索逮中了我。

繩索纏住我的雙腳、右手跟軀體。我的脖子也差點被纏住,我反射性地伸進左手才防止了脖子被直接勒住。

但也不過就是條繩索。

「以冰凍防御一切不——嗚!」

當我想用魔術切斷之際,握住繩索的哥布林們就開始竭力拉繩索妨礙詠唱。我也在不知不覺中失去平衡膝蓋著地。

災魔物低頭望向這樣的我。

「啐,本來打算用矛狠狠戳下去結果沒中……算了。怎么樣,嚇到了吧?這個盾是魔術道具,因為有嵌入魔石,使用魔力后就能讓使用超過一定限度的魔術攻擊失效。是先前攻擊人族的馬車時到手的。這樣一來你的攻擊就完全沒效了,況且你現在還被繩索綁著,連要隨心所欲行動也辦不到!來,別再做無謂的抵抗了,老老實實讓我吃掉吧。我現在可以讓你被吃的時候不會感到痛苦喔?」

災魔物臉上浮現猶如在自豪勝利的獰笑。

原來如此,是這么一回事啊。

方才看到我的攻擊似乎在圓盾表面煙消云散,果然不是我的錯覺。

換句話說那種盾會擋下我的攻擊魔術,因此毫無效果。即使我不斷發動攻擊到嵌在盾上的魔石魔力枯竭,盾也不是只有一個。就像是圍著我一樣,總共有八個盾。

我沒有足夠讓所有的盾全都失效那么多的魔力量。而且現在我還被繩索束縛住,就算想使用魔術也會受到妨礙。

狀況對我很不利。

在冰之圣域中的孩子們,紛紛泛起對現狀絕望的表情。我為了讓她們安心,因此用笑容大喊道:

「沒關系的,這點花招根本算不上什么喔。」

「嘎哈哈哈哈!魔術師小鬼,你是在吹牛吧!我會讓你用最凄慘的樣子被吃掉當作獎賞!小的們!把小鬼們都抓起來吧!」

災魔物下令逮捕我們。

手持魔術道具盾的歐克們打頭陣,圍住因為繩索無法隨心所欲行動的我,謹慎地縮小包圍網。即使如此我還是感覺不到一丁點的不安、恐懼或焦躁等等的情感。

因為我有這世上最帥氣、最可靠的青梅竹馬。

砰——!砰砰砰砰砰!

已經聽慣的槍聲。

身處包圍網一角的哥布林和歐克們,彷佛嚇得魂不附體倒在地上。從崩潰的圓形陣型匆地出現一個人影,來到我的身邊。

「白雪,你沒事吧!」

當場所有成員的視線,都盯著一名猝然現身的少年看。

我笑容滿面地回應了前來營救我的少年。

「嗯,孩子們也都平安無事喔。謝謝你來救我們,琉特。」



我用刺刀切斷綁住白雪的繩索。

「嗯,孩子們也都平安無事喔。謝謝你來救我們,琉特。」

魔物們包圍白雪,盡管她由于繩索而無法隨心所欲行動,卻用一如往常的笑容回應了我。

確認她平安無事后,我發出了安心的喘氣聲。

被抓的孩子們在結界里,看起來沒受傷。

白雪也是盡管肌膚被繩索綁住而發紅,肩上還有擦傷,但沒有攸關性命的重傷。

雖說是小傷,不過讓我重要的青梅竹馬受傷還是令我忍不住火冒三丈。

直到剛剛為止是滿腔的不安,這次則是滿腔的憤怒,我咬牙根咬到感覺臼齒都要斷了。

「竟敢傷害白雪……我絕對饒不了你們!」

我用燃起熊熊怒火的目光看向四周的魔物們。

其中的一只,發出很不耐煩的聲音說:

「這個小鬼也是魔術師?無所謂。我們有魔術道具盾。食物多增加一只,我們反而覺得可喜可賀呢。」

「魔、魔物會說話!」

宛如巖漿噴發而出的憤怒,因為發現有會說話的魔物而暫時滅火。

仔細一看其中只有一只的裝備很好。

明明周遭的歐克和哥布林們身上都穿得破破爛爛,但唯獨它身上有裝備金屬鎧甲,腰際還掛著兩支手斧——話說,這家伙不就是據說會出現在隔壁鎮上,擁有「雙牙獸」這個綽號的災魔物嗎!

「為什么你會在這個鎮上的森林!你不是率領部下襲擊了隔壁鎮嗎!」

要到隔壁鎮少說要花上半天以上的時間,要率領數量這么多的魔物,無論如何都無法避人耳目,一定會引起騷動。原本應該不可能出現在這里!

「不對,難不成說出現在隔壁鎮的魔物是假貨……是佯動作戰嗎!」

「嘎哈哈哈哈!答對了!你們以為自己擁有比魔物更高的智慧就驕傲,所以才會輕易上假貨的當!真的是太愉快了。」

聽艾露老師說話時感到的不對勁原來就是這個啊!

綽號「雙牙獸」如此有名的災魔物,雖說有艾露老師在,但它不可能只帶光是普通的鎮民們就能打倒的部下。

多半是讓歐克穿上類似的打扮,并讓它拿兩支手斧。

接著自己就在這座森林里待命。在隔壁鎮上偽裝的歐克,只有少數部下跟它一起去。

結果根據遠眺所理解到的「雙牙獸」特徵,使得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那邊去了。

只要在這期間攻擊警備薄弱的小鎮就行。

縱然單純,卻是很有效率的作戰。我不禁感到佩服。

雖然我沒打算原諒它們傷害白雪,但我還是不禁因佩服而開口詢問:

「既然有這么高的智力,為什么要特地襲擊村莊和城鎮。你們也不是非得吃人不可吧?去獵其他能吃的獵物就行了吧。你們應該知道襲擊人類就會成為敵人,就會被人盯上性命對吧?」

面對這個問題,災魔物的臉上浮現出像是牢牢黏著邪惡兩字的笑容。

「這還用說嘛,當然是因為有趣。」

「有趣?」

「因為能夠溝通,一面聽著求饒哭喊尖叫的聲音一面啃食,實在太有趣、太有趣了,再也沒有比這更有趣的了!尤其最棒的就是親子!除了孩子的內臟跟肉相當美味,還能一邊欣賞媽媽瘋狂的尖叫、眼淚和表情一邊啃食,一般的野獸根本滿足不了我!啊!光是回想起來就會流口水!」

災魔物想起過去啃食過的親子,如它所言嘴角流出口水,跟著用手胡亂擦掉了。

「這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

「因為是會說話的魔物而受到迫害,所以攻擊人類」要是像這樣,就還有同情的余地。然而對這家伙根本不必有這種顧慮。我完全無法容忍它的存在。

「唯獨你我絕對要打倒……!」

「嘎哈哈哈哈!我們有可以防御魔術的盾牌!而且我可是有超越你們十幾倍的部下在喔!沒看見我們已經包圍你們了嗎?只有兩個人是打算干什么?罷了。就讓這種野丫頭嘴里一邊說著『你乾脆殺了我吧!』一邊啃食也很有趣。來吧,就讓我美味地、美味地好好享用吧。讓我活活咬碎內臟,你們就用美妙的聲音哭泣尖叫吧!我要生吃啦!」

在冰之結界中的孩子們聽到災魔物的恫嚇,發出「噫……!」的慘叫。

我跟白雪忽視災魔物的威嚇,做好戰斗準備。

「白雪……這給你。」

我單手拿著跟我自己的「S&W M一O」相似的轉輪手槍,并將它遞給白雪。

「這比你的轉輪手槍還要小?」

誠如她所指出的,這把比起我現在掛在槍腰帶上的顯然較短。

是「S&W M一O二吋」轉輪手槍。而我的轉輪手槍正式名稱則是「S&W M一O四吋」。我的槍管比白雪的長了兩吋。

「你馬上就要去上魔術師學校了吧。所以我作了這個,想當護身用的禮物送你。居然挑這種時間點送真是抱歉。」

「不!我非常高興喔!」

白雪大大的雙眼閃閃發亮,她相當愛惜似地用雙手收下槍。

一如想像中的那樣,相當適合她。

「琉特,謝謝你,我會一輩子珍惜它的。」

「一輩子什么的太夸張了。不過能讓你開心我也很高興喔。」

「不準無視我們啊!」

「吱~~!吱吱吱吱~~!」

以災魔物的怒吼為信號,圍繞在我們四周的歐克與哥布林們,朝我們蜂擁而上。

白雪從我的槍腰帶中抽出「S&W M一O四吋」,雙手拿著轉輪手槍。

我退掉AK四七的彈匣換上另一個,我們兩人彼此背靠背槍口對外。

「要上嘍,白雪!用全自動射擊!」(注:英文中有用「rock n roll」形容槍枝火力全開射擊的情景,尤其是機槍)

「了解,琉特!」

喊出俚語以后,我們用肉體強化術輔助身體!

我們當場轉上一圈,把槍口對準沖過來的歐克和哥布林們。

瞄準拿著魔術道具盾的歐克扣下扳機。

「吱吱呀啊啊啊啊!」

我新開發的「穿甲彈」貫穿歐克手持的盾,讓它們腦袋開花。

身為軍用子彈的穿甲彈,可是擁有足以貫穿車子引擎體(汽車最堅固的部分),連第一次世界大戰之際剛出現的戰車、輕戰車都能射穿的貫穿力。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魔術道具,不過在冶金技術低落的這個異世界所作的一個區區鐵盾,是擋不下來的。

我排除掉持盾的歐克,白雪雙手各拿轉輪手槍,用點三八特殊彈(9mm)射擊其他哥布林們的頭部。

正因為我們是打從嬰兒時期起就互相陪伴的青梅竹馬,才能做得到這樣的合作。

歐克和哥布林們由于遭受到未知的魔術道具攻擊,大吃一驚而中斷突襲。于是我趁這段期間重新裝填用完的子彈。

我迅速更換AK四七的彈匣,白雪把我送她的二吋含在口中,甩開四吋轉輪手槍的彈筒,用退殼桿推出空彈殼,跟著再排出二吋的空彈殼。

歐克和哥布林們發覺我們停止攻擊,于是再次發動突擊。

「白雪!」

「交給我!」

只消一句話她便理解我的意圖,我們互相交換槍枝。

這次換白雪一人進行突擊,拿AK四七朝著魔物們用準確的動作開槍。

趁這時候我像剛剛的白雪那般,口含二吋,推出四吋的彈筒,用快速裝彈器迅速重新裝填。然后把二吋的所有子彈也重新換完。

白雪現在身穿沒有口袋的衣服。所以沒有地方可以放預備彈匣。因此只能使用更換槍枝這種方法。

「呀~~~~!」

白雪在彈匣打完以后,這次用AK四七裝上的刺刀改為進行近距離戰斗。

就如練習的那樣,她直刺哥布林的左胸。

她接下哥布林從背后揮下的一劍,用槍托毆打它,接著使其畏懼地將它割喉了。

歐克的棍棒打橫一掃,無論AK四七如何堅固也是擋不住。白雪一蹲躲避掉這一擊,隨后從蹲伸轉變為跳躍,富有彈性地騰空跳起,把AK四七放平,身體轉動一圈!割斷站在她周遭歐克們的喉嚨,登時鮮血直噴。

「吱!吱吱吱吱!」

白雪在著地的同時,向著準備逃跑的哥布林后背,以擲標槍的要訣丟出去。徹底命中了它的背部。

近距離戰斗開始后,還不到一分鐘。

歐克和哥布林們剛才是由于未知的魔術道具而止步,但這次是直直盯著白雪宛如起舞般的刺刀術,因為害怕而當場動彈不得。

「白雪!大干一場吧!」

「交給我吧,琉特!」

白雪只身一人突擊停止行動的魔物群。

她腳踢樹干借力,凌空轉動身軀好讓自己降落在歐克和哥布林們密集的地點。

我則把重新裝填完畢的兩支轉輪手槍丟給她。

「謝謝你,琉特。」

白雪俐落地在空中接住兩支手槍。

趁還停留在空中時,她雙手持轉輪手槍朝左右伸長。歐克的頭正好就在那里,隨后白雪以上下顛倒的姿勢扣下扳機。擊錘敲擊底火,燃燒火藥射出彈頭。

「咕呀~~!」

歐克的眼窩吃了記點三八的彈頭后喪命——與此同時,白雪毫發無傷地落地。

「呼~~!」

白雪雙臂交叉,向著站在左右啞口無言的哥布林頭部開槍,而后對方中彈。

再對著失去平衡倒下的歐克和哥布林外側的魔物舉槍扣下扳機。又以行云流水的動作,朝著正前方與背后的哥布林開槍!她用百發百中的彈頭,奪走敵人的性命。

「吱吱吱吱~~!」

此時魔物們終于從白雪宛如暴風一般的連續攻擊中站起,有兩只歐克手拿粗棍向她劈下——白雪一個轉身,回避掉了!

歐克再次用棍棒打橫一掃。

白雪從左右高度不同橫掃的棍棒中,宛如獅子跳火圈那般躲開了。

在她落地的同一時間,她瞄準歐克的膝蓋開槍。

歐克因為忽然遭到襲擊感到劇痛,因此反射性地搗住自己的膝。

「……嗯,這位置剛好呢。」

「吱吱吱吱~~!」

歐克蹲下的頭部高度,只要略略起身就會絕妙地剛好與左右兩手拿著轉輪手槍的白雪同高。

她毫不猶豫地扣下扳機。

另一方面,說到我的話——我在回收白雪刺進哥布林后背的AK四七,還有裝填彈匣。

我以準確的動作接二連三擊倒剩下的魔物們。

開槍、更換彈匣、開槍,不斷循環。

前世的世界里,在舊蘇聯軍的使用手冊中曾經定義「AK是為了在短距離打倒敵方士兵而設計出充滿威力的個人用自動武器」。

換句話說,像這一次一樣以短距離(最有效果的射程是三百公尺內)掃射魔物最為合適了。

一分鐘六百發令人畏懼的火力,可說是名副其實的「噴火」。

而且戰斗地點在森林、叢林中。那更是浸了泥水后還能直接使用,擁有強大抗污力的AK四七的天下了。

由于它的可靠度、命中率、機能性與耐久力,越戰時期美軍在入侵敵陣進行間諜活動之際,據說也有使用過奪取來的AK四七。

這是由于抗污力強,以及會使得敵軍聽見槍聲誤以為是自己人而陷入混亂的優點。相傳這樣的AK四七被美軍稱為「消毒槍」受到愛用。

雖然舉出這么多優點,但它當然也有缺點。

「全自動射擊時槍口會往上彈跳,除了第一發以外很難命中(我現在使用的AK四七有裝炮口制動器。多虧如此使用全自動射擊的準度大幅提升,故不在此限)。」

「照門沒有護翼,容易損壞。」

「即使彈匣空了,也沒有能夠得知的槍栓固定卡榫裝置。」

「射擊選擇鈕在右側,操作時的聲音很大,跟M二八相比平衡性較差。」

「槍聲也很吵,長彈匣很礙事」等等。

AK四七絕非萬能的武器,凡事只要過度相信都會嘗到苦頭。

其證據就是災魔物最初因為AK四七的槍聲而準備逃跑,但它卻漸漸開始察覺到我們的弱點。

「小的們!不要停止繼續攻擊!不要停下手邊的攻擊!」

災魔物察覺到了。

擁有長射程與強大威力的子彈——使用次數是有限制的。因此它教唆自己部下的魔物們,以促使子彈消耗。目標是讓我們跟它一戰之前用光子彈吧。

「啐!」

我發出砸嘴聲,把底火下方橫列固定六發子彈的填彈條,丟出兩個給白雪。她用熟練的動作重新裝填兩支手槍。

我也更換了彈匣。這下子剩下兩個了。

我大略掃蕩了成群的魔物后,便將目標鎖定在帶頭的災魔物上。

然而災魔物卻巧妙地以粗壯的大樹為盾躲避彈頭。雖說是為了對付這些洶涌而來的魔物,但我的意圖被對方看得太過透徹了。

災魔物也發現到AK四七的彈頭無法貫穿粗壯的樹木。

槍擊戰基本上是一邊藏匿身影一邊進行的。因此為了藏匿身體,選擇掩蔽物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比如砂袋(在袋子里填充砂土的東西)、磚頭、石墻或粗壯樹木等等——內容物很扎實的東西便適合當作掩蔽物。當然從一般手槍、步槍、機槍等等,依據使用的熱武器或子彈種類(譬如說為了貫穿硬的掩蔽物或裝甲的穿甲彈)不同,也會有起不了作用的情形,必須當心。

這次的狀況下,子彈不具有貫穿粗壯樹干的威力。

我擊發完畢因而更換彈匣,這樣一來就剩下一個了。

并且災魔物不僅逃竄——

「看招!」

「危險!」

還會窺伺我們這邊的空檔,拿起掛在腰際的手斧朝我們投擲。一躲開手斧就會回轉,簡直像是有生命一樣回到災魔物的手中。

艾露老師曾經在課堂上教過,災魔物會使用簡單的魔術。恐怕手斧能夠確實回到它手上,以及跟巨大身軀不相稱的敏捷動作,都是基于魔術的力量吧。

(可惡,再這樣下去就要消耗殆盡了!得想辦法讓子彈擊中災魔物……)

只要打倒帶頭的災魔物,成群的哥布林和歐克們,就會自己明白敗北而逃走吧。

問題是要怎么打倒以樹木為盾,等待我們子彈用光的災魔物。

我無意間想起在前世的地球住在日本時,我以前所看過某部電影的一幕。

(……這是個賭注呢。不過正因為現在是這種狀況,災魔物應該會毫無疑問地上當。很好,就用這來達陣吧!)

在短暫的猶豫后,我下定決心。

我望向白雪,由于魔物數量減少,因此她能回到有余力使用攻擊魔術的狀態。我跟她目光相接,以眼神交流。這種時候,對象是青梅竹馬真是輕松。

「這是最后!結束了!」

我抽掉空掉的彈匣,裝進最后的一個。

盡管我瞄準災魔物開槍,但它卻巧妙地隱身于樹木之后,也用身為部下的歐克來當肉盾。這家伙真的是十惡不赦的大壞蛋!

「喂!小的們!不要讓小鬼停下來!快突擊!」

「可惡!」

在災魔物的號召下,僅存的歐克和哥布林們朝我們襲來。盡管白雪能用魔術打倒,但也無法擊倒全部。我也用所剩不多的子彈向魔物展開突擊。

結果因為這次突擊使得彈匣空了。

我暫且將彈匣抽出,確認真的空了。接著開始搜遞口袋有沒有AK四七用的7.62x39公厘子彈——

「呀哈!終于抓到空檔啦!」

「糟……!」

災魔物趁人不備丟出手斧,我驚險躲過。雖然有躲開,可是彈匣卻掉了。

我手上只剩下沒有彈匣,裝上刺刀的AK四七槍身。

「琉特!」

「你們不準讓那白色小鬼過來!」

白雪發現到我這里有危機,試圖跑向我,但卻因為災魔物的指示而遭到它的部下妨礙。不論白雪魔術師的才能有多優秀,面對歐克和哥布林們的突擊也只能止步。想要立即跑到我身邊是不可能的。

我做好覺悟,從AK四七上宛如撕扯一般拿下刺刀。

我把槍身丟在一旁。

「放馬過來吧!像你這樣的貨色,沒有AK四七也能打倒你!」

「嘎哈哈哈哈!我很期待等我把你四肢切下來,一動也不能動的時候,你還能不能繼續逞強!」

四處奔逃的災魔物,看到我放下AK四七以后,便興奮地展開突擊。不知道是不是使用了魔術的緣故,它動作敏捷得與巨大的身軀頗不相稱。

我將僅存的魔力注入雙眼強化視覺。

(這下子時機即是性命。不能搞錯距離……)

手上拿著刺刀,蹲低身體,好似用全身向災魔物強調「我要進行肉搏戰嘍」,并縮近彼此的距離——

(就是這里!)

我將手中的刺刀對準災魔物丟出去!

經由肉體強化術丟出去的刺刀,以有如彈頭般的銳利襲向災魔物。

災魔物誤以為要進行肉搏戰,為了要回避刺刀重心嚴重不穩。我趁這個空檔朝空中一躍。

「琉特,接住。」

「白雪!時間點剛剛好!」

幾乎是同時間停下腳步的白雪,把我的轉輪手槍「S&W M一O四吋」丟給我。

先前我躍起身子將重新裝填好子彈的轉輪手槍丟給白雪,這次反過來換白雪把轉輪手槍丟給我。

這是打從嬰兒時期同睡一張床一同度日的青梅竹馬才能辦得到的絕招……理應是如此,但是——

「嗚哇!」

「琉特!」

我試圖接下空中的轉輪手槍,災魔物卻速度比我更快地丟出了手斧,擊中我的身體。

多虧我察覺到就快掃到身上的手斧,旋即打開盾避開了致命傷。然而沒能吸收掉手斧的沖擊力道,再加上遭到擊落摔在地面上的痛楚,我喘著大氣痛苦地翻滾。

白雪丟給我的轉輪手槍,滾到天差地遠的方向去了。

「咳咳……」

「嘿嘿嘿,你活該。」

災魔物用單手拿著的手斧敲我肩膀,同時用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俯視我。

「畢竟只是個小鬼。你跟那個白色小鬼用眼神打暗號之時,就如同在宣傳你們要設下什么陷阱了。設下陷阱的訣竅,當然要趁對方沒發現時,還有就是要讓對方能容易理解。像是『裝備比其他人要好,拿著手斧。所以那家伙是災魔物雙牙獸』這樣!嘎哈哈哈哈!」

他拿自己的計策來舉例,從丹田發出了愉悅的嗤笑。

我咬牙切齒地企圖至少跟災魔物拉開距離而在地面上爬行。

「可、可惡……!」

然而我的速度很慢,災魔物跨出的幾步要比我快得多了。

「琉特!快逃!你不用管我們了,趕快從這里逃走!」

「白、白雪……咕!」

白雪遭哥布林和歐克們絆住手腳,她用近乎尖叫的哀嚎催促我逃走,然而現在我身上還有手斧跟摔倒造成的傷,這對我而言是強人所難的建議。

我的右手抓到了人造物。

那是拆下刺刀后丟掉的AK四七。既沒有彈匣,刺刀也拆下來了所以沒有。

我把AK四七用來替代拐杖,打算起身。

「你就拚命掙扎吧。無所謂,為了不讓你逃跑,就先把你的雙腳砍下來吧。」

「琉特、琉特、琉特!」

「可惡,就到此為止了嗎……」

我用絕望的表情回望毫不費力拿著手斧朝我走近的災魔物。

「……騙你的。」

「!」

我表情腥灰槐洌誄雎扯褡骶緄難油巒律嗤罰巰翧K四七的扳機。

砰——!

我忍耐痛楚朝災魔物開了槍。

沒有彈匣的AK四七噴出火來。

7.62x39公厘子彈輕松貫穿災魔物的金屬鎧甲,從胸口流出大量的血液。由于鎧甲沒有盾那么厚,所以即使不是穿甲彈也足以貫穿。

那個傷一眼就能判斷出是致命傷。

災魔物放開手斧,壓著胸口,卻無法止住溢出的血水。

「不、不可能!那種魔術道具應該已經用光魔力了吧!」

災魔物口中噴出鮮血,大聲吼叫。

聚集在白雪身邊,剩下約莫十只左右的歐克和哥布林們的戰意,隨著它們領悟到首領敗北之后徹底粉碎,它們飛快地逃進森林深處。畢竟是智力不高的魔物,跟野獸一樣。一如所料,一旦勝敗分曉就不會有賭上性命也要一戰的氣魄。

我的疼痛感大幅消失,于是爬起來拍掉身上的臟污后告訴它。

「我的彈匣的確是空了。可是AK的腔室里還留了僅僅一發子彈。」

我在戰斗當中想起前世在日本的時候,以前曾經看過西部片電影的一個場景。

在那個場景里,主角假裝投降,握著槍身要將轉輪手槍遞給敵人。敵人以為他要投降而一時大意,主角沒有錯過這個機會,把轉輪手槍轉了一圈握住手把開槍——使用了這種假動作因而脫離危機。

這是稱為「road agent spin」抑或「Curly Bill spin」,存在于現實之中的槍法。主要于西部片電影中,手拿轉輪手槍時使用。

在自動手槍(發射彈頭,排出空彈殼后,會自動裝填下一發子彈的手槍)的情形中,會利用這種構造,誘使對手大意進而開槍。

自動手槍在射擊途中,即使拔掉彈匣,腔室還會留著一發子彈。這一發子彈就算沒有彈匣也能擊發。所以這是拔掉彈匣讓對方松懈,利用腔室里剩下的一發子彈一決勝負的的一種騙人的技巧。

「我跟白雪四目相交,還有空中接轉輪手槍,都是為了讓你誤認那才是要使用的槍,我才故意接下攻擊。其實我內心對于剩下一發子彈決勝負一事提心吊膽,不過一切順利真是太好了。這也是多虧你以為『他作戰失敗真的被擊倒了』因此毫無防備接近我的緣故。」

「『設下陷阱的訣竅,是要讓對方能容易理解』,你這話說得沒錯。」我用挖苦的口氣,把這句災魔物所說的話奉還給它。

「不過,我有點擔心琉特你或許是真的被打倒了。」

「抱歉讓你擔心了。可是這樣就代表我演技很不錯吧。」

白雪撿起飛到天差地遠方向的轉輪手槍,回到我的身邊來。

我接過「S&W M一O四吋」,察看它有沒有壞掉。走運的是毫無問題。我把點三八特殊彈(9mm)的單發子彈交給白雪。

我們彼此推出彈筒,各放進一發子彈。此時,災魔物試圖和我們來場交易。

「等、等一下!是我輸了。我不會再襲擊小鎮跟人類了!所以請務必放我一馬!拜托了,要是你們愿意放我一馬,我就告訴你們我長久以來累積的寶藏所在地!所以拜托你們饒了我吧!」

災魔物名副其實的嘔血泣訴。

既不能填飽肚子,也不能用來解渴的金銀財寶,災魔物不可能會囤積或持有。那只會給移動之際帶來麻煩。不如說,它居然以為我會被那種謊言騙到,真讓人覺得遺憾。

我跟白雪不受它的言語所惑,扭動手腕讓彈筒旋轉再次收回槍中。

扳起擊錘,槍口對準災魔物。

「我從一開始就說過了吧?『唯獨你我絕對要打倒』……這里就是你的死地(dead end)。」

伴隨最后的臺詞,我跟白雪同時扣下扳機。

緊接著,槍聲響遍了整座森林。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