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AK四七

第一卷 第六章 AK四七

在擊退哥布林以后,艾露老師察看我們身上是否有傷。

昏倒的少女只有在摔倒時頭部被割傷,艾露老師使用治愈魔術,轉眼間就將她完全治好。隨后老師帶我們回到孤兒院。

鎮上找來了自衛團負責警戒四周。

據說艾露老師在這期間一個人進入森林里,秒殺了逃走的兩只哥布林。

她稍微巡視一下森林,似乎沒有探索到其他會造成威脅的魔物便回來了。

除了哥布林以外,好像沒有什么新發現。

當天晚上,鎮長的家中召開了會議。

議題是今天傍晚發生的「哥布林襲擊事件」。

魔物雖然曾單獨襲擊鎮上,不過成群結隊還是頭一遭。

首先,從未在森林發現過有哥布林這么兇狠的魔物。

這是鎮上有史以來的大事件。

其中有一名鎮民打趣說:「是不是魔王要復活啦?」

鎮長因為他輕率的態度責罵他,他便不再多言。

不幸中的大幸是由于我跟白雪大顯身手,所以縱然有人受傷卻無人死亡,算是相當幸運的結果了。但不可能次次都恰巧有好運光顧。

會議的結果是決定大約三十天一次,讓自衛團跟艾露老師一起去森林巡邏有沒有危險的魔物。

今晚為了以防萬一,由自衛團輪流負責警戒鎮上周遭。

大家對我跟白雪感謝的言語則留到了隔天說。

在哥布林襲擊事件過后,大家對我似乎大大改觀。

在事件發生前,鎮民之間相傳我雖然經由開發翻轉棋與其他玩具賺錢,是打從有孤兒院以來貢獻最多的人,可是另一方面卻是使用那些資金在研究奇怪魔術道具,令人不寒而栗的家伙……流言的內容似乎是這樣。

我個人由于沉迷于制作槍——手槍,因此完全沒察覺那些惡評。

不過以這件事為契機,似乎變成了「盡管沒有魔術師的才能,但卻開發出魔術道具,可以綽綽有余彌補這點的大天才」這樣的好評。

還真是前倨后恭啊……

鎮長前倨后恭的態度尤其明顯。

我跟白雪一起救的孩子是鎮長的孫女,她因受我所救而對我一見鐘情。

她透過鎮長要求我成為她的丈夫。

鎮長也順水推舟說希望我能跟她結婚,永遠保護這個小鎮。

我當然是拒絕了。

我雖然喜歡這個小鎮,但我無法一輩子守護它。

而且盡管受到稱贊令人開心,但對我來說經歷這場實戰要反省的地方可多了。

練習時分明能夠控制魔力,但實戰當下就變得相當差勁。因為這樣還白白消耗了魔力。

還有切身戚受到轉輪手槍的重新裝填速度、子彈數以及火力不足。

幸好敵人數量很少,要是再多上幾只,我就沒辦法保護白雪她們了吧。即使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背上直冒冷汗。

我在事件發生前還想以「S&W M一O」轉輪手槍的經驗為基礎,試作世界最強的手槍「S&W M五OO」。

然而我醒悟到,現在不是沉迷于興趣的時候了。

暫時停止制造M五OO,我下定決心要著手制作突擊步槍。



用過午餐之后,我回到男生房。

我是為了要拿齊在靶場制作突擊步槍的必需物品。

從哥布林襲擊事件以后,鎮長的鎮規中便限制孩子們禁止到河岸去,只有我因為開發魔術道具才予以通融。

縱使這讓有些過度保護傾向的艾露老師面露難色,但結果因為打倒哥布林的是我,因此她以默認的形式表示允許。

我不可能會在孤兒院里作突擊步槍,盡管覺得很對不起艾露老師,我每天還是一結束值班工作就前往靶場。

我今天也從房間的角落,拿出放有魔術液體金屬的小木桶。

給護身用的轉輪手槍裝填子彈,掛上槍腰帶。

為了以防萬一,我從金屬制的彈藥箱中拿出一個放有滿滿點三八特殊彈(9mm)的子彈箱。我把子彈箱放在小木桶上頭,穿過孤兒院的后院,目標直指靶場。

中途我在經過后院時,看到在上魔術師基本課程的學生們聚集在一起。

白雪是其中的一人,她一發現我就搖搖尾巴跑到我身邊來。

「琉特!」

她毫不猶豫地抱住我。

我手上拿著的小木桶和子彈箱差點就要掉下去。

「白雪!這樣很危險,我常常跟你說不要突然抱上來吧。」

「嗯,我知道。我下次會注意的。」

「昨天你也這樣講呢……話說你別聞我的氣味,不要一直聞啦。我很癢耶。」

「因為琉特你有種非常棒的氣味,聞著會讓人覺得安心嘛。」

即使我叫白雪停下,但她卻完全充耳不聞,只是把臉埋進我的脖頸聞個不停。

她的獸耳和滑嫩的雙頰,讓我呼吸時真的很癢。

白雪是是名為白狼族這種少數民族的孤兒。因為是犬科的,所以似乎喜歡聞味道。最近則是經常像這樣抱住我聞我的氣味。

我發出放棄的嘆息聲,把小木桶跟子彈箱夾在腋下,略嫌粗魯地摸摸她的頭,結果她不但沒有逃避,還心情很好「哎嘿嘿嘿」地露出了微笑。

自從哥布林襲擊事件以來,白雪的態度就大幅轉變。

原本以前是感情最好的青梅竹馬的親近感,與偶爾會讓人產生「咦,這家伙是迷上我了嗎?」這種念頭的程度。不過在發生事件之后,她都會像這樣對我積極表示好感。

用餐時一定要坐隔壁一起吃,只要有時間她必定不會離開我身邊,不管到哪里都跟,當她問能不能一起進廁所的時候,就連我也投降了。

至于肢體接觸的次數等等,真要數起來,那數量會多到夸張。

像現在這樣抱上來是家常便飯,還會牽手、勾手臂,當我在房里保養轉輪手槍時,她也會突然從我后面用雙手環住我的脖子。

而那時候果然還是在聞氣味。

白雪太過喜歡我的氣味——雖然我是從女生房的女生那邊聽來的,不過據說她從拿到我破爛襯衫的那天起,晚上都聞著那種氣味入睡。是聞到會讓人想發出「很煩,希望能想點辦法讓她不要再問」這種抱怨的程度。

只要我打算說服白雪晚上睡覺時不要再聞了,她就會露出一副世界末日的表情,獸耳輕輕向下闔起,尾巴也無精打采地垂下。

我不忍心看她那副模樣,于是做出妥協「不要吵到其他人,安靜地聞喔」。我無論如何就是會對白雪很寬容。

雖說這是我的妄自推測——原本白雪就在她本人不自覺的狀況下,對我懷有好感。然后以這起事件為契機,本人開始有了自覺吧?

居然會有這么可愛又性格善良的青梅竹馬對我傾心。

我打從心底慶幸自己轉生到了異世界。

要說有什么問題的話……

「琉特,你要去哪里?」

「我打算去靶場,進行制作新槍的實驗。」

「我也可以一起去嗎?」

「當然不行。你接下來還要上魔術師基礎課程。」

「嗚~~是這樣沒錯啦……」

白雪只要跟我在一起,就會輕易推翻自己的優先事項。

會稍微變成一個傻女孩。

「我一直到傍晚都會在靶場,課上完就過來吧。」

「……我知道了。去靶場可以讓我拿你的轉輪手槍來射嗎?」

「當然。所以你要好好上課喔。」

白雪自從襲擊事件后,就對轉輪手槍產生了興趣。

因為她已經不怕槍了,于是我積極地教白雪射擊方法。可以當作魔力枯竭時,或有個萬一之際拿來護身用。

我將來打算作一支白雪專用的護身槍。

艾露老師的身影出現在后院。

「那么各位,接下來要開始魔術課程了。」

「喂,白雪,艾露老師說要開始上課了。」

「再一下下,再讓我聞一下下。」

「不行,大家都在等你吧。好啦,快去快去。」

「嗚……琉特你欺負人。」

她一邊發牢騷一邊依依不舍地離開我的身體。

「那就等會兒見了。不要給艾露老師他們添麻煩喔。」

「嗯,那就晚點見了。」

「……白雪,你言行不一致喔。把手放開。」

白雪捏著我襯衫的衣角,還在拚命掙扎。

我指出這點以后,白雪雖露出一副無精打采的表情,但最后還是對我微笑揮手,快步跑回艾露老師的身邊。

我重新拿好小木桶等東西,走向靶場。

我抵達靶場。

除了小木桶之外的東西,我為了不要讓它們礙事而放在一旁。

我打開小木桶的蓋子,將雙手放進去。金屬的冰涼觸感擴散到整個手掌。

我感受著這份冰冷,并且重新開始思索接下來要作的槍。

我下一支打算作的槍是誕生自蘇維埃聯邦的杰作,突擊步槍「AK四七」 (雖然存在許多改良版,但總之為了方便就通稱AK四七)。

要說為什么在數量眾多的突擊步槍中,我會選擇AK四七——是因為它的構造最簡單。

而且它相當堅固,不論是極寒的北極圈、非洲沙漠或東南亞叢林地區,就算沒有好好維修還泡進泥水中,之后仍然可以啪啪啪順暢地不斷擊發。

還有另一種說法是據說將AK四七埋進水田半年左右之后再挖起來,縱使骯臟生銹也能毫無問題地擊發。它就是如此不怕臟、不怕生銹,據稱有一分鐘六百發令人畏懼的火力,難以卡彈的構造,是即使幾十年沒維修仍然可以擊發的牢靠突擊步槍。

因為有這些優點,在前世的世界當中它被大量拷貝制作,充斥在世上的各個角落。

有許多國家的國旗和紙鈔上都繪有它的身影,為全世界的游擊隊或反政府勢力所有,是重劃冷戰過后地緣政治學地圖的武器。

據說這個武器每年都會奪走數十萬人的性命。

因此它也被稱為「小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正因如此,它可說是最適合這個未開發異世界的突擊步槍。

不過有兩個問題。

第一個是,雖說構造簡單,但它依然是自動式(automatic)。

只用子彈發射時產生的氣體來裝填下一發子彈的方式稱為「瓦斯作動式」。

在AK四七的狀況下,則是在槍管上有設計活塞的位置。

這稱之為「氣動操作式」。

我能不能確實讓這種方式運作起來呢……

縱然擁有知識,但實際制作起來有如天壤之別,這是我在制作轉輪手槍之際學到的。

第二個則是子彈。

突擊步槍跟手槍的子彈,不管是外觀還是內容物都截然不同。

首先子彈的外觀是細長型,長得像紅酒瓶中間往內凹。

至于步槍內部的火藥,則比手槍燃燒的速度要慢(雖然就時間上而言只是千分之幾秒的程度罷了)。

燃燒速度慢就代表彈殼與槍管中的密閉空間壓力會升高,得以發射速度、能量都較高的子彈。

原本為了重現那種火藥,別無他法必須反覆進行實驗。

「但我已經知道它完成的形體,因此不用為了這個而不斷嘗試錯誤,這一點還是輕松不少。」

子彈的設計比起槍本身還要復雜許多。

彈道學的專家之間也會熱絡地交換意見。甚至是只要子彈的重量、尖頭形狀與火藥有些許差別就會成為截然不同的武器。

「……要是能作出來,應該會成為可靠的武器呢。」

我再次輕輕嘆息,闔起眼皮。

拿出制作轉輪手槍時所培養出來最大限度的想像力。

「首先要做的零件是……」

我將手伸進魔術液體金屬中閉上雙眼。



接著大約過了一年。

在夏天已經過了最熱的時刻,天氣變得舒爽許多的某個下午。

我抱著東西造訪靶場。在河岸放下手上的東西。

包括小木桶(魔術液體金屬)、金屬制箱子。

還有突擊步槍AK四七。

金屬箱里放有兩種子彈箱。

一種是掛在我腰際上的轉輪手槍所使用的點三八特殊彈(9mm)。

比點三八特殊彈的箱子還大的則裝著AK四七專用的7.62x39公厘子彈(實驗彈)。

由于AK四七耗費了相當多的時間制作,因此除了最后的步驟,其他幾乎都完成了。

外觀全黑,槍托(槍枝最后方頂住肩膀的部分)并非木制而是金屬框式。

要以AK四七準確射擊,其槍管必須盡量配合雙眼高度,是因為槍托是彎槍托(抑或可說是角度較大的直槍托),槍口難以保持筆直,發射的后座力會讓槍口向上彈跳。

以機關槍、突擊步槍的全自動向近處連射,每射一發槍管就會向上彈起,然后繼續射擊子彈的話——立即就會變成向天空射擊了。

因此為了極力減少后座力造成的彈跳,于是參考AKM(注:即AKM突擊步槍)讓槍管從眼睛高度附近降到肩膀高度,使用角度較小的直槍托,再加上施以細部調整(也就是讓槍管與槍托能保持一直線的配置)。

另外也有仔細地重現內部構造,實現了自動式。

彈頭發射后,氣體噴發孔(氣體的輸入口。彈頭在接近發射槍口以后,處于彈殼與彈頭之間的槍管內部就會呈密閉空間,經由高壓讓一部分氣體流入氣體噴發孔)讓發射時的一部分氣體,流入氣體缸管中使活塞向后方擠壓,令轉栓(接觸彈頭的部分)與槍栓連動座(支撐槍栓的部分)后退來扳起擊錘。

槍栓連動座后退以后,就會因復進簧的力量彈回,把香蕉型彈匣(banana magazine)(由于彈匣形似香蕉故得此稱。接下來則稱為彈匣(magazine))中升上來的下一發子彈推進膛室(槍栓后退的部分比一顆子彈要長,有足夠空間可以讓下面的子彈升上來)。

在歷經千辛萬苦,當我確實讓氣動操作式得以運作之際,我因為感動而開口大叫。并且我還想稱贊自己的是,我把「安全(safe)」、「連射(fully-auto)」、「單射(semi-auto)」的切換也放進去了。

當切換到「安全(safe)」的時候,射擊選擇鈕就會抵住扳機,扳機就動不了了。

切到「單射(semi-auto)」的時候,射擊選擇鈕就不會干擾任何零件。

于是乎在扣下扳機以后,雖然擊錘不受干擾,但升高到一定程度后,就會卡住扳機脫離鉤(在扳機附近的小零件)的鉤子停止動作。這樣一來必須再一次讓扳機回到原本的位置上,才可能脫鉤。

另外在「連射(fully-auto)」的時候,射擊選擇鈕會抵住扳機脫離鉤。

扳機脫離鉤被抵住,擊錘就不會被鉤子鉤住。因此只要扳機不回到原本的位置上,擊錘就會一直反覆做來回運動。而且我還確實加裝全自動時專用的緩速器(rate reducer)。

多虧有這個緩速器,即使進行連射也會留下適當的間隔,擁有讓射擊經驗尚淺的射手也不致完全偏離目標的效果。

盡管外觀看來充滿金屬感,但由于如同轉輪手槍那時都是使用魔術液體金屬,因此重量比想像中還要輕。

我拿起AK四七(試作品),感覺自己就像是中東地方的少年士兵。

倘若想制作AK四七以外的突擊步槍,或許是不可能的吧。

正因為它是在前世的世界中,即使是技術實力不高的國家也能制作的簡單構造,才能在這個異世界作出來。不過,它尚未完成。

問題果然在子彈身上。

我在制作槍枝的同時,也反覆嘗試錯誤,但成果距離滿意仍相差甚遠。

姑且還是有經由氣動操作式擊發的空彈殼飛出來。

那也是因為它是AK四七。

即使不是制造商的產品,而是射擊便宜的子彈或由于潮濕火藥品質變差的子彈,也不會引起不發彈或卡彈(因為零件之間的組合還有多余空間),活塞仍會運作。

但是并不能因而滿足。

也算是為了讓它發揮十足的威力,我愿意花時間尋找最適合的配置。

彈殼的厚度、火藥量的燃燒意象、彈芯的材質等等——每一個都尚未完成。

尤其是最近槍枝幾乎已經完成,我更是一心二意都在開發子彈這件事情上。

我從金屬箱里拿出蓋子上貼有標簽的子彈箱。

里頭放滿歷經改良的實驗彈,每一箱都反應出試射結果。

我只拿出一箱,裝填進彈匣中。

解除保險裝置上的「安全(safe)」。

將射擊選擇鈕移到最下面的「單射(semi-auto)」。

拉起槍機拉柄,有一發子彈先移動到膛室之中。

我用肉體強化術提升體能,槍口對準畫在崖上的某個標靶。

啪!

射擊。

「嗚——!」

空彈殼在空中飛舞。

光是射一發就感受到要把肩膀撞飛的強悍后座力,讓我不禁咬緊牙關。

無論是威力、后座力、火藥燃燒聲……「S&W M一O」轉輪手槍每一項都比不上它。

我一面確認手中殘留的觸戚,一面切換到「連射(fully-auto)」。

我重新拿出干勁進行連射。

啪——!啪啪啪啪啪!

不僅聲音很吵,要壓住不讓槍管向上彈也很費力。

我在不知不覺中提高肉體強化術的魔力值。

所有子彈擊發完畢。我的身體還遺留又酸又麻的感覺。

「……嗯~~果然這個也不行。還太不完善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我看見比起前方大約二十五公尺的標靶更遠的地方,刻下飛散的彈痕。

AK四七在突擊步槍中,命中度并不算好(即使如此仍能解決掉相距一百公尺,直徑約二十公分的物體)。

即使扣除這點,這次也稱不上是好成果。

我詳細記錄實驗彈的感想完畢后,將筆記放進子彈射光的子彈箱中。

接著當然也把掉落的彈殼撿起來,放回原先放置的子彈箱中。

然后我拿出隔壁的箱子,將子彈裝進彈匣里。

我會像這樣把準備好的子彈箱(除了預備的以外)擊發完畢,留下詳細感想。擊發完準備好的實驗彈,跟著我會開始練習轉輪手槍。

我不會現在當場制作AK四七的實驗彈。要作的話就要等到明天。我會在靶場單手拿筆記對照進行制作。

要說為什么我不立刻開始制作呢——是因為如果不花時間集中精神的話,就無法依據筆記制作出改良的實驗彈。光是那樣就要花掉下午一大堆的時間。

另外,將來完成AK四七以后,轉輪手槍的使用頻率就會下降了吧。

但是不知道何時何地會派上用場,所以我還是繼續練習。

為了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最好還是盡可能學會更多技術。

我照原先計畫在彈筒里裝進六發子彈,以立姿射擊。

接下來把它插進槍腰帶進行快射的練習。

就這樣,我只留下兩個手槍用的子彈箱,其他全都擊發完畢了。

我搜集起掉落的彈殼,重新制作新的子彈。

現在我的生活圈就是早上擔任艾露老師的助教。

下午就試射或制作用于AK四七的實驗彈,還有練習轉輪手槍——大概就這種感覺。

當7.62x39公厘子彈幾乎作完時,白雪出現在靶場內。

「琉特,讓你久等了!」

「我說過你突然抱住我很危險吧。還有不要再聞我的氣味了。都是汗臭味吧?」

「沒有那種事喔!是非常好聞的氣味喔!我聞一聞。」

「就叫你不要聞了,我很癢耶。」

「哎嘿嘿嘿,抱歉啦。」

不知何時這種互動已經成了我們之間的慣例。

我發出放棄的嘆氣聲,摸摸白雪的頭。

她一臉幸福地閉上雙眼,尾巴用力地左右搖擺。

白雪也到了能工作的年紀,為了賺取去魔術師學校上學的費用,從去年的年中左右就開始打工。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制作魔石。

魔石是指——能夠儲存魔力的石子。

花上三十日,一定的時間以火為意象持續送入魔力,就會成為火屬性的魔石。

若以水為意象則得到水屬性。

若以雷為意象則得到雷屬性。

若以風為意象則得到風屬性——像這樣制造出各式各樣的魔石。

假如火屬性魔石的魔力用完,重新以火為意象再花上約三十天,一定的時間送入魔力就能充電。可以將它看作是魔力電池。

屬性魔石、魔力再充電魔石(較屬性魔石便宜)會以高價賣給專賣魔術道具的商人。而一部分的收入會交給孤兒院,其余的就存起來。

她計劃把那些當作將來預定入學魔術師學校的費用。

下午則一如往常,上魔術師基礎課程。

課上完以后,白雪會來靶場跟我一起練習轉輪手槍的射擊方法。

剩下的兩箱子彈是白雪的份。

最近白雪的一天是……上午做把魔力注入魔石的打工。

下午上魔術師基礎課程。練習轉輪手槍——大概就是這樣。

白雪天資聰穎,不管是轉輪手槍的再裝填速度、快射、精密射擊等等,早已達到跟我相同的等級了。而且還有魔術師的才能。

教授魔術師基礎課程的艾露老師說,白雪學東西學得很快。

首先無庸置疑,她擁有B+級魔術師的才智。

我聽見這件事,比起嫉妒,想要祝福她的心情來得壓倒性的大。

因為白雪是我最親近的青梅竹馬,她受到稱贊,讓我覺得就像是自己的事一樣開心。

另外最近她身體發育的速度也很驚人,被她抱住的時候,我都感覺得到她襯衫底下的胸部。而且她還在成長之中,到今年夏天左右,我就已經不知道眼睛該放哪里了。

也許因為白雪是住在北大陸的白狼族,她很怕夏天。所以她的服裝也很輕便。

膚色白皙卻顯得很健康的大腿,還有連一根毛都沒有的光溜溜腋下,微微汗濕的小巧肚臍,從襯衫胸口處能看見充滿躍動感的胸部。

我到底要趁她沒注意到的時候偷看多少次啊!

我現在也被白雪抱住,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漸漸發燙。

不僅僅是摸頭,而是想要摸遍她柔軟身軀的欲望,以現在進行式逐漸變得強烈,可是對象只是個孩子!我不能輸給欲望,做出什么傷害我重要青梅竹馬的行為。

(YES,蘿莉!NO,碰觸!我是紳士,絕對不準對白雪做那種事!…………肯定不會做那種事,應該不會做。)

我以理性為原動力,出聲要她放開我。

「那、那我們就開始練習吧,好了,放開我。」

「再讓我多抱一下下。」

「嗚!」

她的雙手又更用力了。

白雪胸部的觸感變得越是強勁,我的腰就成反比例地越往下彎。

蠢蠢欲動涌上的沖動。我現在就想馬上壓倒她,對她做這樣那樣的事——不過我還是用理性制止了我即將爆發的感情。

我打從心底對胸部的觸感感到依依不舍,同時硬把白雪拉開。

「已、已經夠了吧。再繼續這樣抱下去,練習時間就要沒嘍。」

「琉特小氣鬼。」

「好好好,我就是小氣。來,槍腰帶。彈筒是空的你自己裝喲。」

我把槍腰帶、轉輪手槍遞給白雪。

她用熟練的動作綁好槍腰帶,握住轉輪手槍。

她推出彈筒,從子彈箱拿出六發點三八特殊彈塞進去。

跟著白雪用肉體強化術提升體力,對崖上畫的標靶開槍。

開始練習。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