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戰斗開幕

第一卷 第五章 戰斗開幕

我今天早上也擔任艾露老師的助教,下午以后則率先做完了雜務。

我把小木桶移動到孤兒院的后院。每天我都會利用這段空閑的自由時間慢慢地制作零件,最麻煩的是在槍管刻上膛線的工作。

膛線是指刻在槍管內側的凹溝。

為了讓彈頭回轉時得以穩定飛行還有提升命中率,膛線是不可或缺的。

刻膛線有兩種代表性的方法。使用稱為拉刀,有如鉆頭一般的切割工具,把它拉出槍管以刻出膛線的「模頭擠壓法」。

還有用制槍素材覆蓋加工成槍膛空間形狀的模桿,再從外側對制槍素材施力以塑造成形的「冷鍛法」。

就是以上這兩種。

我采用了后者的冷鍛法。

由于這種方法很適合大量生產,因此許多大型槍械制造商均予以采用。

要制作加工膛線的模桿需要花費大量勞力,但一旦作好,只要有魔術液體金屬,就能大量制造完成膛線加工的槍管。

因此即使一開始很費事,我還是采用冷鍛法。然而制作模桿比我想像中的還要辛苦。調整無數次制作不同版本,做筆記尋找最適合的成品,這些工作花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沒完沒了地重復。

但也多虧如此,我成功作出了自己滿意的有膛線槍管。

這么一來把模桿泡進魔術液體金屬中,想像覆蓋上去的意象注入魔力的話,就能穩定制造出刻有高品質膛線的槍管。

其他還有堆積如山的麻煩事……轉輪手槍的內部構造比自動步槍簡單(笑),我雖然曾經如此小看它,但我之后察覺到調整的難度,經歷反覆嘗試錯誤,才終于重現彈筒能正常回轉并且會停在固定位置的構造。

接下來制作擊錘(hammer)、撞針(firing pin)。為了讓扳機能著實停住彈筒,且與擊錘阻鐵嚙合而進行調整,再作出擊錘保險、回彈滑軌、擊發簧組裝起來。

而后完成的就是這個試作品一號!

是整枝全黑的「S&W M一O」款式的轉輪手槍。

我也有作準星(frontsight)、照門(rear sight)。握把用的不是木頭,而是采用有網紋的金屬制防滑握把。也確實作出了護弓(trigger guard)、退殼桿、后座盾板。

另外盡管不需要,但為了美觀,彈筒側面我也有雕凹槽(為了削減重量的凹溝)。

雖然看上去整枝都是金屬制似乎很重,但托了魔術液體金屬的特性「注入多少魔力就會變得多堅固」的福,它跟模型槍的「S&W M一O」幾乎一樣輕。

在空發射擊時,喀喀響起的扳機聲與彈筒轉動的震動感,讓我覺得心情愉院。

我覺得能一直這樣空發打到自由時間結束。

重新調適心情,著手進行課題。

今天終于能夠試射,不過這里會出現問題的就是子彈。

我轉生的世界沒有黑火藥,也沒有無煙火藥。

「我記得無煙火藥的制作方法……是混合硝酸鹽類后,再放棉花下去浸濕之類的吧?嗯,難度太高了……」

另外即使我作出無煙火藥,只要裝進彈里就能射出——并不是這樣的。手槍跟步槍所要求的燃燒速度不同。

在手槍的狀況下,因為槍管短,因此要求的是「在子彈離開槍口前就會燃燒完畢的那種速燃火藥」。所以現代手槍的火藥,并非黑火藥的粉末,而是小小的顆粒。

圓木與質量相同的大量免洗筷一起著火,哪一邊會燒得快呢?

答案理所當然是免洗筷。因為免洗筷的表面積比較多。

火藥也一樣。粒狀燒得比較快。但也不是只要會爆炸就行。

一開始思考,問題就接踵而來——然而,能一口氣解決那些問題的就是魔力。

魔術師可以把魔力直接轉變為火、水、風、雷、土等等。

尤其是水或土等等,可以從空無一物的空間中憑空出現。火或雷也是,使用的并非是魔術師本身蓄積的身體能量。盡管我覺得似乎是無視質量守恒定律的現象,搞不懂運作原理,但實際上的確出現了物質及能量(雖說我有做出好幾個何以從空無一物的空間憑空出現能量的推測,但實在無法判斷哪個是正確的)。然而,無論如何身為魔術師都有「擅長的系、統」,因此也就代表要創造物質或能量,意象也是很重要的吧。

那么盡管很弱,但只要有能使用「火」、「水」、「風」、「土」的魔術,而且還有知道火藥的我在,應該就有可能以魔力作出火藥的替代品吧?我如是想,并且用學過的控制魔力技術一直嘗試錯誤直到如今。

基本的地方都已經完成,接下來只要用想像力,控制燃燒速度即可。沒有塞入火藥的子彈,在調整完彈筒之際,我就已經找時間試作了。

最初是尺寸太大塞不進彈筒,相反的也曾經卡不住掉出來。現在已做完詳細的調整紀錄,完成除了火藥以外幾乎沒其他問題的成品。

我確認寫下的調整紀錄,只把右手伸進魔術液體金屬之中。

構成子彈的零件——尺寸是點三八特殊彈,在彈殼的內部放進魔力。代替火藥的魔力是想像無煙火藥爆炸、燃燒的意念,釋放出來再壓縮,令其固定靜止。

盡管必須細心地控制魔力,但我已經累積許多練習經驗。固定化作業順利結束,我不知不覺迅速舒了口氣。

盡管必須有細心的魔力控制,但我已經累積許多練習經驗。于是順利結束固定化作業,我不知不覺迅速舒了口氣。

再從上面蓋上彈頭(bullet)。

材質以鉛為意象。我在仿鉛的彈頭上覆上一層薄薄的被覆層(jacket)。

底部的部分我想像用來點火的火藥——三硝基間苯二酚鉛并放進魔力,設置成塞到滿滿的就完成了。

把右手從魔術液體金屬中撈起,在我手掌上出現作好的僅僅一個,在前世很眼熟的彈藥。外觀看起來與實物無異。

「問題在于子彈是否真能射出去呢。」

我立即將子彈裝進轉輪手槍。也毫無問題地放進彈筒里了。

我撿起棄置不用的磚頭,把它適當地立在木箱上。湊合著用的。

我在距離約五公尺處舉槍。

用右手握好,盡力伸到最前方固定住。搭配左手從下方支撐轉輪手槍與右手。這是稱為「立姿」的手槍基本射擊姿勢。

為了安全起見預防沖擊力道,我用肉體強化術強化全身。

扳起擊錘,我屏氣凝神。

用食指靜靜地扣下扳機。

砰!

「嗚呀……!」

那不是射擊聲。

是爆炸!

轉輪手槍從內部炸開,最靠近爆炸點的右手多虧有使用肉體強化術,盡管指頭沒被炸飛,仍溢出大量的血。

「痛到讓人想吐——」

「剛、剛剛的巨大聲響是怎么回事!噫……!」

艾露老師察覺到爆炸聲,慌忙跑來后院。

老師看到我所受的重傷不禁發出輕微的尖叫聲。

她面無血色般的臉色蒼白。

她用泫然欲泣的表情跑到我身邊,立刻察看我的傷勢。

她察看除了我的右手受重傷以外,還有沒有其他部位受傷。

應該是判斷出我沒有生命危險吧。老師的臉回復了些許血色。

孩子們也注意到聲響而出現,但老師尖聲制止了他們。

「大家不可以過來!年長的馬上帶年幼的孩子進去里面!」

老師一聲令下,孩子們便紛紛返回孤兒院中。

「琉特!你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才會搞成這樣子!」

我壓著右手垂著頭,老師一面責罵,一面覆上我的手。

「于我手中點亮的療愈之光!愈燈(Heal)」

「……噢。」

不愧是名滿天下的B級魔術師。

我的手中出現溫暖的光輝,受傷的右手的傷口堵住,也完全沒留下半點傷痕,徹底痊愈了。

「艾露老師,謝謝您。」

「現在不是說什么『謝謝您』的時候吧!你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才會受那么重的傷!」

「呃,是我在開發新的魔術道具時,放進去的魔力有點太多了……」

由于從頭開始說明槍——手槍要講很長,也需要花時間才能理解。

于是我省略說明,隨意地敷衍過去了。

艾露老師瞄了一眼小木桶里的魔術液體金屬。

「……我是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但是引起騷動、讓大家為你擔心,我得好好對你說教了,跟我來一下會客室。」

「我、我知道了!我自己會走,請不要拉我的耳朵。」

艾露老師就像昭和時代的媽媽那樣,揪著我的耳朵一路吱吱作響地拖回孤兒院內。

我被帶到會客室,在地上正襟危坐。聆聽著十分漫長的說教。

當然,沒有晚餐吃。我受到嚴厲斥責后,為了處罰我引起騷動,我被命令三十天不得做實驗以及得從事罰規勞動。

在爆炸后三十天,實驗解除禁令!

上次的反省要點,我已經在服罰規勞動的期間仔細調查完畢了。

縱然轉輪手槍爆炸了,但射中地面的彈頭確實有刻上膛線,這表示子彈的確有通過槍管發射出去。

問題大概在于代替火藥的魔力量太多,以及想像中的爆炸太過強烈了。

在黑火藥的時代,彈殼內部會填滿火藥。可是在無煙火藥發明以后,子彈的必須用量只有黑火藥的一半。

代表相較于那么多的黑火藥,無煙火藥的威力顯得更強。

另外,這多出來的空間在專業術語中稱為「空腔」。

一般來說在火藥著火時,這層空氣擁有能當作緩沖,防止壓力一口氣上升,并使子彈的速度保持穩定的優點。

原本彈殼中只會由專家放進「合適種類的合適火藥量」。

然而經由外行人的判斷,進行重制子彈(重復利用彈殼)時,若沒考慮到空腔,直接選擇火藥的種類與份量,還增量的話會怎樣呢?

最糟的狀況就是——爆炸。

順帶一提爆炸本來的定義是「毫無預警的發射」,盡管逸脫這種定義,但一般而言像這次這樣的意外,或扣下扳機沒有著火的不發彈(misfire),抑或經過數秒子彈才發射的遲發(hangfire),據了解在槍枝意外的分類中,都是包含在爆炸的問題內。

我這半年以來,為了制作轉輪手槍,所以想像力越磨越精。

因此我貫注的想像力和魔力量都太多了。

我打算重新作一枝轉輪手槍,一邊調整魔力量與想像力,一邊尋找最合適的火藥量。

接下來嘗試錯誤與寫筆記的時間又開始了。



過了一定年齡后,孩子們就有義務得從事簡單的工作來賺錢。

根據規定,賺到的錢一部分給孤兒院,除此之外都要拿去存款。

存下的錢則成為從孤兒院自立時的資金。

存款交由本人管理,好促進孩子們的自立心與自我管理能力等等有所增長。

我也已經到了這個年紀,為了替將來作準備以及為了這個孤兒院,我打算在鎮上工作,但卻被艾露老師制止了。因為我已經透過翻轉棋和其他玩具,賺得大量資金捐贈了。

如果我再繼續賺,有可能反而會讓其他孩子失去干勁。因此艾露老師斬釘截鐵地對我說:「你賺來的錢不用再給我們也沒關系喔。」

關于我將來從孤兒院自立的資金,艾露老師把翻轉棋和其他玩具等等匯入的一部分授權費給孤兒院,剩下的則持續拿去存款。

由于這些錢對于年紀還太小的我來說,金額過于龐大。據說是因此才破例交給艾露老師。既然到了能賺錢的年紀,就算是為了培養我的自我管理能力,還是把存款交給了我。

一開始我覺得給人家的東西又要回來,實在是太難為情故而堅決推辭,但是這次輪到艾露老師態度強硬十分堅持地說:「這是規定。」

若要說真心話,這對我來說是相當恰好的狀況。

最近我為了管理彈藥,正好是想要子彈箱和槍腰帶之際。

我低頭道謝,心懷感激地接受了。

轉生以后的這個異世界一年大約有三百六十天,一個月有三十天。

十二個月則為一年。依據不同年分會有所出入,但大概都以此為基準。

還有我們所住的妖人大陸也存在著四季,春、夏、秋、冬會輪回流轉。

雖然多少有些相異的地方,但我怕熱,所以覺得幸好這里不是熱帶氣候。

炎熱的夏天一過,來到入秋時節。

關于我的行程表,上午我依然擔任艾露老師的助教,下午則是練習轉輪手槍與制作子彈。

由于白雪有魔術師的才能,因此她是上午打工,下午開始參加魔術師基礎課程。

「琉特!」

白雪笑著對我揮揮手,那時恰巧是我要從后院走去靶場的途中。

我投胎轉世以后最高興的事,就是能有像白雪這么可愛的青梅竹馬。

白雪用厭惡的眼神注視著從我槍腰帶里露出的轉輪手槍。

「你今天也要去做魔術道具的實驗嗎?」

「實驗在夏天左右就幾乎結束了。我現在以練習為主。」

自從爆炸事件以后,她就開始試圖勸說希望我能中止開發魔術道具。

她似乎是希望我停止做危險的事,不過從那次爆炸以后,我的防護安全對策可說是萬無一失,因此一次都沒有出過問題。然而她還是可愛地嘟起了嘴無法接受。

對于她的話我都隨意地搪塞了過去。

「如果你愿意的話,下次我也讓你摸摸看吧。實際上發射看看的話,肯定能了解這種魔術道具有多強。」

「不用了。我不想碰這么危險的玩具。琉特你也適可而止,別再作奇怪的魔術道具了。」

「我都說沒問題,不會再發生那種爆炸了。我有確實做好安全設計。」

白雪雙手抆腰長吁一聲。

「總而言之你要小心啊。我身邊有艾露老師在所以沒關系,但你就不同了,不可以太過亂來喔。」

「好好好,我知道了。那你也努力上課吧。」

白雪她在大家都在的時候會用「我」來自稱。

雖然跟我兩人獨處時,她會一個不小心用回名字來自稱……但那也別有一番可愛之處,很不錯。

只見老師的身影出現,看來時間到了。

「那么各位,接下來要開始魔術師基礎課程嘍。」

「琉特,等會兒見。路上小心。」

「噢,再見了。」

可愛的青梅竹馬目送我離開。

我露出春心蕩漾的表情,獨自一人走向靶場。

穿過孤兒院的后院走十分鐘左右,就會抵達河岸。

渡過河川的另一頭,有通往森林的入口。

基本上小孩子們不能進入森林。

究其因是因為會有魔物出沒。魔物嗜吃小孩子柔軟的肉與內臟。不過它們很少會離開森林,因為這一帶的魔物并非兇暴到會離開森林、襲擊人類。

我沒有渡河,而是沿著河川向下走。

前進一百公尺后到達的地方就是靶場。

我面向河川的另一側,大約二十五公尺處前方的陡峭懸崖練習射擊。

我用腳踏懸崖時,發覺這里乾掉的泥土松軟得一碰就彷佛會松散落下,因此不必擔心會跳彈。

至于標靶,我用撿來的木棒直接在崖上畫了個圈。

要是因為風雨毀壞,再重新畫一個就好。

只要水位沒漲,由于河川本身并不深,用上肉體強化術強化體力,再選擇水淺的地方,就能很快地跑去對岸再回來。

多虧有這個懸崖,因此不需要堆沙袋,省下一道工夫。

我把帶來的東西放在角落。

我從特別訂制纏繞腰間的槍腰帶中,拿出「S&W M一O」轉輪手槍。

為了安全起見,彈筒中我連一發子彈也沒裝。

我向放在一旁的金屬箱伸出了手。這個箱子也是用魔術液體金屬制作的。里面放著金屬制子彈箱(ammo box)塞滿整個空間。

打開蓋子只見其中收納著點三八特殊彈(9mm),底火立于下方排成六乘六共三十六發。

我從箱子里取出六發,迅速放進彈筒中。

另外再拿出十二發放進左邊口袋。

我手握轉輪手槍,舉槍對準約二十五公尺前方的某個標靶。

擊錘升起,我采取立姿鎖定目標,只開了一槍。

「嗚!」

以魔力重現無煙火藥的彈跳后座力,果然會對小孩子的肉體產生沖擊。

我提出魔力,薄薄地纏上射擊時的必須部位——雙腳、雙手、肩膀、背部,讓它們經由肉體強化術得到輔助。

噠!噠!噠!噠!噠!

每當我開完一槍,擊錘就會升起,接著我再繼續開槍。

我把彈筒里剩余的子彈全都擊發完畢。

跟方才比起來幾乎感受不到什么沖擊力。而且多虧有肉體強化術抑制后座力,準度也更加提升了。

我用退殼桿把彈筒里的空彈殼退出來,快速裝填下一批子彈。

而后再次瞄準標靶。

接下來不一次次扳起擊錘,而是直接扣下扳機。

響起連續射擊的聲響。

相比第一次,子彈果然較為分散。我再一次裝填下一批子彈。

托肉體強化術與反覆練習的福,我變得能夠快速裝填下一批子彈。

暫且解除肉體強化術,下一個要練習的是快射。

「———呼!」

伴隨吐氣的瞬間我使用肉體強化術輔助!這次魔力也輸出到雙眼。

我強化視力、反射速度和動態視力。

我面向懸崖,對崖上畫的標靶開槍。

跟瞄準不同,子彈就像被吸進去那樣扎入懸崖。

我解除肉體強化術。將轉輪手槍收回槍腰帶中。

接著再一次,把彈筒里的子彈全部射完為止,我持續練習快射。

把拿來的子彈全射完以后,接下來要制作子彈。把掉落的空彈殼搜集起來。

我把空彈殼放在手里,將它浸入帶來的魔術液體金屬之中。

構成子彈(cartridge)的零件——尺寸是點三八特殊彈(9mm),在彈殼的內部放進魔力。代替火藥的魔力是想像是無煙火藥爆炸、燃燒、破裂的意念,釋放出來再壓縮,令其固定靜止,再從上面蓋上彈頭。

材質以鉛為意象。我在仿鉛的彈頭上覆上一層薄薄的被覆層。底部的底火也放進想像成會引發小爆炸的魔力就完成了。

如果現在擁有的魔術液體金屬用光,因為我還有剩翻轉棋與其他玩具的授權費,只要跟身為商人的馬爾頓訂,就會再送過來。

不過因為是很貴重的東西,還是必須能省則省。

重復利用彈殼就是這個原因。

制作子彈意外地很費工夫又要集中精神。

如果意象不夠鮮明,就沒辦法變成子彈。

雖然放進去的魔力并不多,但是太多太少都不行。

不確實想像出燃燒的意象,就無法發揮令人滿意的威力。

因為很麻煩,所以只能在這里,或是之后晚上在孤兒院里作。

我實在不想在旁邊有小朋友的地方制作子彈。要是有個萬一,一切就為時已晚了。

作完最后一顆,然后收拾完畢。

我將毛巾浸入河川里,扭一扭接著拿來擦汗。

大略把汗擦拭完以后,夕陽照耀在我的身上,我按著餓扁的肚子踏上回去的路。

「差不多不只射標靶,也想在實戰中用用看了。我想確認有多大的威力和效果。」

為此有必要拜托艾露老師讓我進去森林。

因為森林里有魔物。沒有比這更好的實驗對象了,可是要如何獲得老師的允許,讓我很是煩惱。

由于爆炸那件事,艾露老師對開發魔術道具一事覺得不太高興。

然而實戰的機會卻以意外的形式造訪了。



幾天后——下午,接近傍晚的時間。

我一如往常那般在河岸練完轉輪手槍,然后作完子彈。

為了安全起見,我會確認過彈筒里沒有子彈才會將槍收進槍腰帶中。

當我把充填好的子彈嚴絲合縫地裝進金屬制子彈箱,把手放在蓋子上的時候——

「琉特!」

我聞聲回頭,而后看見白雪笑盈盈地朝我揮手,從河川上游朝我走過來。

她是來通知我晚餐已經煮好了吧。

在白雪背后,有不知何時跑來的鎮上孩童在河岸游玩。

我也向她揮揮手。

我在她到達之前,就已經要收拾完畢了。

「呀啊啊!」

我原本在收拾的手,因為聽見好幾聲尖叫而停了下來。

我慌忙回頭看見在約莫一百公尺前方的河川上游游玩的孩子們,大家發出尖叫背對森林狂奔。在森林入口處有一群哥布林蜂擁而出!

數量共有十五只。它們感覺起來比較像是沒有毛的大猩猩,頭要來得更大、穿得破破爛爛,長相則邪惡十倍左右。它們的手上拿著弓箭、劍、斧頭、矛、刀、盾還有單手劍。

明明差不多是三頭身的身材,腳程卻意外很快。

眼看已經大約有三只把腳踏進河川里。

魔物嗜吃孩子柔軟的肉——哥布林的速度比我想像的還要快。若是依照這種速度,只怕在它們抵達孤兒院前,就會抓到好幾個孩子活生生吃掉了。

「……!」

我旋即用肉體強化術輔助肉體!

我打開子彈箱的蓋子,將六發裝進彈筒中。

剩下的我都對著口袋倒,讓它們進口袋里。準備結束,我強化腳力開始飛奔。

有個女孩在逃跑途中跌倒撞到頭,從她一瞬間完全失去身體的力氣可以分辨,她昏過去了。

白雪沖到少女身邊,并將少女護在身后。

白雪用肉體強化術抱著昏倒的少女逃跑固然可能逃掉,不過這樣一來哥布林又會去追先跑走的孩子們。

白雪張開雙手,面對蜂擁而至的哥布林展現出毫不畏懼的態度。

「于我手中起舞的冰雪之劍!冰劍(Ice Sword)!」

伴隨詠唱的咒文,她的雙手冒出兩支一公尺長的冰劍,隨即發射出去。

她射得很準,劍射中朝這邊過來的兩只哥布林,然而其中一只哥布林卻在要被射中以前,射出弓箭與冰劍互相交叉。

詠唱咒文后短暫的可乘之機。

箭矢筆直朝白雪的胸口飛去。

一旦躲開,她身后的少女就會中箭。

她現在還沒有能反射性張開盾的技巧。

我經過強化的視野當中,出現的盡是白雪絕望的表情。

一瞬間,那跟前世我舍棄的朋友表情互相重疊。我為了甩開那種黑暗的情感放聲大叫。

「白雪————!」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舉起轉輪手槍。

立姿。

距離有十五公尺。

目標是飛過去的箭。

強化過的動態視力,至今所做的練習,比平常更短的距離——我告訴自己如果是我的話,就能做到。我預測箭矢未來的位置,為了抑制自己的顫抖屏住呼吸。

扳起擊錘,我把手指放在扳機上靜靜扣下。

噠!

這個異世界還聽不習慣的槍聲。

子彈沒有失準,把箭矢擊碎了。

「太好啦!」

再也不想嘗試的特技射擊成功了,我忍不住發出尖叫。

這自不用說,真的是運氣太好了。

初次聽見的槍聲與我的登場,使得哥布林們的腳步因為起了戒心而停下。趁這期間,我更加強化腳力追上白雪等人,讓她們隱藏在我的背后。

「琉、琉特,謝、謝——」

「道謝就免了,白雪你抱著那孩子待在這里絕對不準動喔!」

「我、我知道了。」

野生動物對于背對自己逃走的獵物,會出于本能追上來。

我希望能夠避免胡亂刺激到哥布林們再次展開突襲。

我們中止對話,我以立姿對停下腳步的哥布林們舉槍相向。

我以近處的哥布林頭部為目標開槍。雖說是魔物,對手卻是人型的生物,不過為了保護白雪他們,我毫不遲疑地扣下扳機。

子彈彷佛是被吸進去那樣射穿哥布林的頭部。

沒有像電影或電視劇那般飛揚起華麗的血花,它只是像斷線的傀儡一樣膝蓋跪地接著倒下罷了。依現在轉輪手槍的威力,如果沒有確實擊中頭部,便不能一槍擊斃哥布林。

我用剩下的四發子彈屠殺了四只哥布林。

還剩八只。

對哥布林們來說,轉眼間有五只同伴遭到擊倒。不過,就數量上而言,它們還是有壓倒性的優勢。

它們個個充滿殺氣,再次揚起水花展開突襲。

「吱~~!吱吱吱吱~~!」

直擊我每一吋肌膚的咆哮與殺意。

我死命地鼓舞我幾乎要發抖的身體,忘我地動著手。

我用退殼桿退出彈筒中的空彈殼,盡快裝填下一批子彈。

攻擊的優先順序,是距離最近的家伙跟手拿弓箭有可能進行遠距離攻擊的家伙。

我先向離我最近,手拿破銅爛鐵劍與木盾的哥布林開槍。

哥布林立刻躲到盾的內側想藏住身體,但是沒用。

在連汽車車門也能貫穿的這種威力面前,木盾什么的根本算不上障礙。

子彈輕松貫穿盾,射穿哥布林的頭部。

因為同伴倒下,哥布林們瞬間停止動作。趁它們的注意力被吸引過去的同時,我將槍口指向下一個目標。

「……」

我輕輕吸了口氣。

接下來輪到拿弓箭瞄準我們的哥布林。

托強化過后動態視力的福,哥布林們的動作在我眼中,像是用慢動作播放那樣緩慢。

然而自己的心跳聲就像在耳邊作響那樣又吵又快。

我忍住想喘氣的念頭,保持心情平靜,如同練習那樣開槍。

哥布林在射出箭矢前就已被射穿眉心,整張臉泡進河川里。

我好似一臺精密機器用所有子彈一一命中哥布林的頭部。

六發子彈全都射完了。

剩下的哥布林還有兩只。

這兩只領悟到自己身處劣勢,轉過身去一溜煙地逃回森林里。

為了以防萬一,我再次朝彈筒填充子彈。

口袋里剩下的子彈有兩顆。

(要是有八只以上聚集過來的話……)

我暫且觀察情勢,不過它們似乎沒有要帶援軍回來。

我解除肉體強化術,重重喘了口氣。

明明打從開始戰斗后連三分鐘都不到,我的額頭就已冒出豆大的汗珠。

濃厚的疲勞感并不單單是因為耗費了一半以上的魔力。

還有第一次實戰給精神帶來的損耗。

我把擊錘回歸原位,為了確認我身后保護的白雪她們的狀況而回頭看。

「白雪,你沒有受傷吧?有沒有哪里痛!」

「琉特,好恐怖喔!琉特……」

白雪邊叫我的名字,邊起身抱住我。

因為身高幾乎沒變,她的臉整個埋進我的脖子里,感覺很癢。

跟白雪這個名字相反,她溫暖的體溫逐漸滲進我的身體。

她能平安無事,我自己也感受到超乎想像的安心。

我滿溢憐愛無數次溫柔地摸摸她的頭。

「白雪很了不起呢。為了讓大家逃跑,即使害怕還是留下來到最后……真的很了不起。」

我在前世沒能做到的事,她卻在命懸一線的狀況下順利做到了。

我打從心底尊敬贊賞白雪。

她搖搖頭,用像在強忍淚水的聲音說:

「也謝謝你保護了我們。謝謝……」

白雪說出戚謝的話語。

「…………」

就算我救了她們,也不代表前世之事能有什么改變,亦無法消弭罪過。不過,聽見那句話……就不禁覺得自己淤塞在心底的某些東西,好像稍微變輕了些。

「我才是……白雪,謝謝你。」

我緊緊地擁抱白雪。

好溫暖。

活生生的。

切身感受到這件事,手指忍不住更加使勁。她的眼淚打濕我的臉頰。

其后,先逃走的孩子們向艾露老師求助,直到她急忙趕來為止……

我們就像是在確認彼此的溫暖那般,一直緊緊地互相擁抱。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