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開發槍械

第一卷 第四章 開發槍械

專賣魔術道具的商人馬爾頓,他在商業都市茲貝爾經營著一間店。

有好幾條路線可以來往于茲貝爾到防御都市托魯卡斯(由于擁有過去大戰中留下的高聳屏障而得名,是這一帶僅次于茲貝爾繁榮的都市)。

最多人走的中央大道,單程十天可到。

而最沒人走的就是會經過孤兒院所在的亞爾吉奧領地霍多鎮的通路。

盡管位于商業都市茲貝爾與防御都市托魯卡斯往來的中途站,但若是不繞經森林就無法抵達霍多。而且要去霍多,為了繞路還要多花上十天。換句話說移動途中要經過霍多,計算起來要花上二十天。

明明走中央大道只要花一半的時間就會到,因此會特地經過霍多的人并不多。

所以鎮上的人口很少,十分寂寥。

因此我分明第一天就讓馬爾頓迅速做好契約書簽名,還是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收到魔術液體金屬。

一下訂隔天就會到——對于知道前世那種世界的人,等待的時間實在相當痛苦,不過貨物終于在今天到了。

馬爾頓的部下把貨物卸在孤兒院的庭院,隨后便打道回府。

庭院中留下放有魔術液體金屬的中型木桶。

我一開始預計是想買下店里所有的份量,可是尚不清楚這種素材是否真能制造槍——手槍。還有由于價格高昂,總之就先買了一個中型木桶的份。

即使如此結果似乎還是得要上二十五枚金幣。

我在艾露老師的課程中,也有上過關于貨幣的知識。

包含在這里生活的實際感受,換算成現代貨幣的話大概是「一枚金幣(十萬)=十枚銀幣=一百枚大銅幣=一千枚銅幣」。

感覺上一枚銅幣=一百圓。

一天必需的小麥價格是兩枚銅幣。

豚豬的肉是一公斤三枚銀幣(三萬圓)。

便宜的葡萄酒一升是一枚大銅幣加兩枚銅幣(一千二百圓)。

二十五枚金幣感覺上大約兩百五十萬。一升大約是一枚銀幣(一萬圓)。

再怎么樣都不愧是魔術道具。

不過如果是不受歡迎,不怎么流通的商品,在視為不良庫存品長期保管在倉庫的情形下,透過交涉似乎還能再壓低價錢。

我隨即打開中型木桶的蓋子。

里頭充滿銀色的液體。外觀像是水銀,敲敲木桶便泛起漣漪。

這就是魔術液體金屬嗎……真的是液體呢。

我暫且關上蓋子用肉體強化術提高體能,跟著將中型木桶搬進男生房。

我跟白雪一起快速做完下午的工作之后,接著就開始魔術液體金屬的實驗。

我把放在男生房一角的中型木桶搬運到野外去。

實驗場地就是魔術師基礎課程結束以后的空蕩蕩后院。

我先嘗試摸摸看魔術液體金屬,觸感冰涼涼的,用手一掬就好比水一般從手掌中溢出。摸起來比水重。若能用手摸水銀,說不定就是這種感覺。

事不宜遲,進行實驗。

我把手伸進木桶里,腦中開始浮現意象。是平坦的十公分金屬板。

腦中保有那種意象,我將魔力移動到雙手釋放。手中還留有觸感。

「噢,真的行得通。」

手一撈起來,就完成了一個十公分左右的金屬板。

只不過完成度非常糟,表面坑坑巴巴一點都不平整,厚薄也不均勻。形狀更不是長方形,而是歪七扭八的。

我用拳頭輕輕打板子。強度大概跟鐵差不多吧?

「的確是很難使用呢。得更鮮明地想像出觸感、材質、厚度與強度——必須讓想作的金屬板好似存在于腦中那樣,明確地描繪出來呢。」

相較于花時間訓練讓意象更加明確來制作武器和防具,還是花錢購買來得更加直接了當。也難怪它會是不受歡迎的商品。

然而我在前世的工作,是金屬加工廠的工人。

「……回想起前世。找回感覺。」

我把金屬板放在旁邊。

呼了一口氣后集中精神,我將雙手再次伸進魔術液體金屬中。

前世的自己光用指尖觸碰,就能發現金屬板一微米大小的損傷。

光是聽聲音就能知道哪里的金屬零件有沒有損傷。

這全都是由于在當時工作的工廠里,受過工匠們無數次的指導,在給人家添麻煩之余學起來的技術。即使死過一次失去肉體,技術仍是刻在靈魂之中。

我再次開始想像金屬板,灌注魔力。

這次不只是含糊地做出一塊東西。我強烈在腦中描繪出先塑好形狀以后,經過銑削、整形以及拋光表面的意象,并將魔力灌注到魔術液體金屬內。手上能感覺到產生出一塊金屬板。于是我從魔術液體金屬中向上撈起。

「——很好!成功了!」

是一塊表面光滑,厚薄一致,形狀也是漂亮長方形的十公分金屬板。

「只要有魔術液體金屬,也許真的能制造出槍——手槍!」

這是我轉生到這個世界后最興奮的一刻。



打從魔術液體金屬送來的那天起,我就把時間花在反覆的實驗與驗證上。

魔術液體金屬是——打倒名為金屬史萊姆的魔物后獲得的液體狀金屬,當作魔術道具在市面上流通。

魔術液體金屬是特殊金屬,擁有在觸碰時想像武具形狀,并且輸出魔力后,就能變成那種武具的形體——此種特性。

優點是如果量少就能輕松搬運且容易攜帶。據說因此受到刺客的愛用。

缺點是一旦形狀固定就無法變回魔術液體金屬。

如果沒有想像出鮮明的意象,劍就會很鈍,鎧甲則會造出不僅厚薄不一,還尺寸不合的產品。

能使用的地方有限又難以使用,而且因為是魔術道具還很貴。

這相當于不受歡迎商品代名詞的產品——魔術液體金屬,但經我研究的結果,發現這真的是個很出色的素材。

首先注入多少魔力就會變得多堅固。

即使只是一張紙的厚度,也可能擁有超越鐵板的強度。

另外在制作彈簧時,諸如將鋼線纏上棒子,進行淬火——之類的步驟都可以完全省了。

只要拿到魔術液體金屬,不論是大小與強度都能依魔力所注入的量來調整。

手一撈起,就能完成擁有驚人高品質的彈簧。

假如把魔術液體金屬帶回前世的現代社會,不只會完全顛覆材料工程的基礎,更是確實會掀起嶄新素材革命的級別。

只要有一定程度的時間,搞不好還能完成一臺宇宙電梯也說不定。

因為實在太過優秀,使得我無法抑制自己的興奮之情,想說給艾露老師聽,然而——

「是這樣啊……」

我得到了她含有一大堆「你就算說這些我不感興趣的話也沒用」這種語感的回答。

魔術液體金屬到底有多么不受歡迎啊……

即使進行魔術液體金屬的研究——我仍然繼續過著上午擔任助教,下午處理分配下來的雜務這樣的日子。

順帶一提,現在包括翻轉棋與一部分玩具的銷售金額,會以三個月(九十天)為一期,定時匯進孤兒院的戶頭。

一開始艾露老師主張這些錢應該由我收下,但我目前只要有魔術液體金屬就心滿意足,而且根據孤兒院的規定,我也還沒到可以賺錢的年紀。

「這次的翻轉棋就當作例外,希望能當作補貼孤兒院經營的費用。」我稍微有些強硬地請老師接受。這里一直以來都對我多所照顧,起碼也讓我報答一下。

相當金額以捐贈的形式給了孤兒院,但我沒有能免除分配下來的勞動工作等的優惠。如果我開口院方或許會考慮,但我自然沒打算偷懶。

這會給其他孩子們帶來不好的影響,也為了不遭到人家在背后指指點點,我一如既往做好工作,至于槍——手槍的制作,就等到下午工作都好好收拾完畢后再開始。

起先我嘗試用魔術液體金屬直接作出轉輪手槍,但失敗了。

從魔術液體金屬中撈起的轉輪手槍彈筒沒辦法轉動,槍管(barrel)也很細,膛線歪到讓人發笑。

因為要想像的零件、內部構造實在太多,在注入魔力以前意象就變淡了。

結果就完成了這毫無用處的東西。

因此我放棄一次作出一整枝槍,把計畫更改為從零件組合而成。

前世的我是軍武宅,對現代武器尤其著迷。

也由于在金屬加工廠工作的緣故,我在轉生以前好幾次夢想著:「我能用自己的手做出槍械嗎?」

轉輪手槍、自動手槍、突擊步槍等等——當時的我邊看設計圖,邊對照工廠里的各種機械與技術,感到確實有可行性而咧嘴傻笑。這也是我的樂趣之一。

如今拿到魔術液體金屬,只要有前世的知識與技術力,要制作槍械絕對不是夢。



我抱著小木桶搬運到孤兒院的后院去。

在結束魔術師基礎課程,我要把小木桶拿到孤兒院的后院之際,看見白雪靠在墻上雙手抱膝,表情看起來頗為黯淡。

我出于擔心向她搭話:

「白雪,你怎么了?好像很沒精神。」

「琉特……呃,那個呢——」

她遲疑著試圖開口,然而卻在出口的前一刻停了下來。在片刻的沉默之后——

「不了,對不起。白雪沒什么事喔。白雪在這里會造成你的困擾吧。抱歉干擾到你了。」

「完全不會干擾呀。反而是你用不著在意我,繼續待在那里也可以喔。」

「白雪不待了,你別在意。那么等會兒見了。」

她的臉上泛起一抹陰郁的淺淺苦笑,隨即起身拍一拍身上的灰塵,回到了孤兒院。

(她看起來似乎很沒精神……是有什么煩惱的事嗎?)

可是即使我想雞婆一下,由于白雪全身散發出一股「讓我一個人靜靜」的氛圍,我也不敢貿然靠近她。

我深深吐了一口氣,然后把從男生房拿來的東西放下。

重新調適心情,我著手進行工作。

我今天打算作的是以「S&W M一○」為模型的轉輪手槍。

是前世的日本警察也正式采用的槍枝。

我為什么不選自動步槍(射出子彈排出空彈殼后,會自動裝填下一發子彈的手槍),而是打算作會在西部劇之類的戲里頭出現的轉輪手槍呢?這是有原因的。

「自動步槍內部構造太困難,不適合第一次制作的人。」

「轉輪手槍的構造還算簡單容易制作。」

「轉輪手槍很堅固,不用擔心卡彈,要維修也很輕松(因此適合不常用槍的日本警察)。」

基于以上三點,它很適合第一次制作的人。

可是,無論它比起自動步槍的內部構造簡單多少、多么容易制作,也不是一兩天就作得出來的東西。

至于要說明原因——首先就得從槍的歷史開始說起。

要從頭開始制作槍這件事,某種程度上可說是藉由匯集我轉生前的世界中人類所得技術的累積和訣竅,才得以在這個世界由我的雙手重現。

先說火藥——「黑火藥」。

順帶一提就歷史背景而言,關于「黑火藥」是于何時、何處發明可說是眾說紛紜,但現在的定論據說是中國在六至九世紀左右發明的。

是當時中國的煉丹術士(也稱為煉金術士)在進行不老不死的靈丹研究時,于其過程中所誕生的產物,在西元八百五十年左右所記載的《真元妙道要略》中,有關于火藥的制造方法。

他們的子孫,于其后大約十三世紀半之時,開發出在短管中塞進火藥,裝在木頭或竹子尖端的「火矛」(彈藥并非拿來射擊,據說是簡易型的火焰噴射器,似乎是用來擾亂敵人的視線)。

這就是管形火器的原點。

進一步在十四世紀初,在歐洲制造出「投火式(touch hole)」的槍。

「投火式」就是將打破城墻等用途中所使用的大炮小型化以后的產物,將火藥塞在管子底部,使用從管身的引火口點火以發射子彈(石子或鐵塊)的方法,是最為原始的槍。由于是把燒熱的金屬棒壓進引火口使其引爆,故而稱之為「投火式」。

過了不久,在一千四百年左右,成為現代槍原型的個人攜帶火器「鉤爪火槍(Arquebus)」同樣在歐洲誕生。特色是進化成用火繩來為黑火藥點火。

Arquebus是以德文中有著「加上鉤的管子」這種含意的德文「Hakenbuchse」為詞源。

「鉤爪火槍」再經過進一步改良,加上S字形有火繩夾(火鉗)&扳機(trigger)功能的零件,最古老款式的火繩槍「蛇桿槍機火槍」便完成了。

從裝在槍管后方的S字金屬零件(S字的中心點是槍管)的右上方放上火種,藉由用手握著S字下方的部分往自己的方向拉(扳機的功能),火種就會接近槍管點火。同時間由于提升了威力,騎士們身上所穿的金屬制鎧甲也變得毫無意義,戰略、戰術也逐漸產生變化。

進入十五世紀以后,即邁入真正的火器時代。

在那之前都是將鐵排成圓形箍住來制作槍管(木桶的做法也是一樣,因此現在仍把木桶稱為barrel)——但當進入了十五世紀,就變成用「青銅」灌進模具中以整體鍛造制作出槍、身。

青銅是銅錫合金,與鐵相較之下的優點譬如有熔點低、比較柔軟等等,就算技術較差也能輕易鑄造(缺點也是基于相同的理由,容易磨損、彎曲)。

不過到了十六世紀開始能制造出鋼,加熱碳含量不同的鋼與軟鋼鍛造(以敲打等方式在金屬上施加壓力的加工方法)成帶狀平板,拿來纏住模桿以后,再以加熱熔接制作成的大馬士革槍管廣泛受到使用(混合多種鋼材經由鍛造而成大馬士革紋,也就是它浮現出的獨特木紋。順帶一提日本刀的紋路也是一種大馬士革紋)。不過,它也有缺點。由于是以帶狀鋼材卷成的卷制槍管,強度遜于一體成型的槍管,在發明無煙火藥以后,制造數量就變少了。因為這種槍管有可能會承受不住壓力而壞掉的危險性。

要說「承受不住壓力」是怎么一回事的話——首先槍口為什么能射出子彈?并不是因為火藥爆炸,而是火藥高速燃燒所產生的氣體,經由其壓力將子彈推出去。

無煙火藥與黑火藥相比,所產生的氣體壓力相差懸殊。

引爆一克黑火藥會產生約三百cc的氣體。

引爆一克無煙火藥的狀況下會產生九百七十cc的氣體。因無法承受那種氣體壓力,所以大馬士革槍管就逐漸減少了。

在之后的一八五六年,英國的亨利·貝塞麥首創劃時代的「轉爐」,因而能夠生產大量熔鋼。稱為「貝塞麥煉鋼法」,是透過將空氣吹進熔化的生鐵(于高爐等等將鐵礦石還原后制造出的鐵,含有許多雜質)產生氧化的化學反應,以除去雜質(以燃燒去除)的制鋼方法。

之后制作出了各式各樣的合金。

成為火器素材的鉻鋁鋼(在鐵中加入微量鉻與鉬的合金。強度高且耐熱。亦用于自行車車架與飛機之中)。

然后同樣地還有不銹鋼(在鐵中加入超過百分之十點五以上鉻的鋼。由于具有可加工性、韌性與耐蝕性,因此多稱為「不銹」)。

生產出強度、防銹、韌性強度都能調整的鋼材成為可能。

既然要做現代武器的槍——手槍,那就不作黑火藥,我預計要使用無煙火藥那種具有威力的東西。

于是乎,只用一般的鋼強度根本不夠。

二十一世紀的槍管幾乎都是用鉻鉬鋼或不銹鋼制成。

為此我必須制作出「轉爐」。

坦白講,我縱然擁有前世的記憶,但要如今的我作到那種地步幾乎不可能。勞力、時間、資金、人才——要列舉也列舉不完。

并且就算準備好素材,也必須有制造必要零件的設備和技術。

先把想制造的零件大致形狀的模型經鑄模制造出來,即使無法把那經由銑床或六角車床、銑削成形,進行「銑削加工(milling)」,也是有像鐵匠那樣一個一個打造的方法——

但即使是在金屬加工廠工作過的我,也沒有那樣的技術。

不過解決這一切問題的就是魔術液體金屬。在腦海中想像,輸出魔力就會變成想要的形狀。而且注入越多魔力就會變得越堅固。

肯定也能承受得住發射子彈的熱度及氣體壓力吧。

在這個異世界,再也沒有其他更適合用來制作手槍的材料了。

我在前世為了逃走而后悔,因此下定決心在這個轉生的世界中絕不逃跑,要幫助遇到困難的人,然而我卻沒有當魔術師的才能。

別說是要幫助他人,我連保護自己身邊重要人們的力量都沒有。于是我摸索力量的結果,得知有魔術液體金屬,便想到:「來制作槍——手槍吧?」

話是那么說——實際上當「制作槍」這個事實擺在眼前時,我的心情變得激動。能著手進行在前世只停留于夢想的制作槍械一事,讓我不禁感到興奮。

雖然有許許多多必須克服的問題,然而比起憂心會很辛苦的不安,能進行作業的喜悅更是壓倒性的大。我笑得合不攏嘴,把雙手放進小木桶中攪拌。

「那就事不宜遲開始制作槍——手槍。先嘗試作作看彈筒吧。」

我閉上雙眼,花時間讓腦中浮現彈筒的意象。



在開始開發槍械幾天以后的晚上。

我在男生房里,兩旁都是孤兒院的男生,我們在鋪好的地鋪上睡覺。

(……特……)

「齁齁。」

感覺有什么東西在一下一下拍著我的臉頰,耳際能聽見細微的聲音。

哪個都不像在作夢,充滿真實感。

(琉……琉、特……琉特……)

「嗯……咦!」

(噓!別叫太大聲。大家會醒來啦。)

這不是夢。我睜開雙眼,白雪正在窺視我的臉龐。

為了不讓我發出聲音,她的手按在我的嘴巴上。

孤兒院里有一些規定。罪責最重的其中之一,就是男女在晚上偷偷潛入對方房間這件事。一旦違反,會一整天不準吃飯。

然而身為好學生的白雪,竟然會打破規定入侵男生房!

我開始思考她為何不惜入侵男生房也要來見我。

(……莫非白雪要夜襲!)

我可不是動畫或輕小說那種遲鈍系主角,是活生生的人。

我從各種地方能感覺到,她對我確實有好感。

例如摸她的頭會很高興,下午的工作大多都跟我一起做……

還有最近白雪似乎無精打采。就算開口問她,她依然堅持「沒什么事」。

不過,這下子很清楚了。她無精打采的理由……那是因為她太過愛慕我了!

結果就是她像這樣夜襲我,打算生米煮成熟飯。

竟然是因為我而把她逼成這副模樣!

當然我也有受到白雪吸引,但并不是面對異性的感情,而是那種對于妹妹或女兒的愛。即使如此等到將來長大,到那時候若還互相喜歡對方……我想也有可能會變成戀人或夫妻關系吧。

正因如此,現在要告訴她不用硬是做生米煮成熟飯的行為。那是令她迷戀的我,應該負起的責任與義務。

(如果太吵會把大家都驚醒,所以要安靜一點。懂嗎?)

我點點頭,白雪的手才緩緩離開我的嘴巴。

(我說白雪,你的心情我——)

(噓!在這里說話會吵醒大家吧。跟白雪來。)

我依照白雪的指示,靜靜地離開男生房。

這個世界不存在電、瓦斯、自來水等等的生活必需品。因此一到晚上,這世界就會暗得像是雙眼被人遮住了一樣。我跟白雪手牽手,受她指引繼續向前走。

我感覺出她要去的地方是餐廳。

為了采光我打開窗戶坐在正下方。我們兩人都抱膝而坐。

白天很溫暖,但到了晚上還是會覺得寒冷。我們為了取暖彼此盾并肩。同時這么做音暑不大也能輕易聽見。

「所以你為什么不惜打破規定也要帶我來這里。」

「……嗯,你聽白雪說。白雪有一件事無論如何都想問你。」

要是這種程度的音量,總之在房里睡覺的孩子們是不會醒的吧。不過,與其說相較于男生,女生成長比較快,不如說沒想到還這么小,她就想知道我的心意……

我知道也有其他年紀相當的少女們,在我的身邊會感到焦躁,但可以的話,希望她能在白天問我呢。

(受歡迎的男人真辛苦,這話是真的呢。)

我在心中做出像在開玩笑,用手撥瀏海的動作。

白雪用陰沉的表情問我:

「白雪問你喔,琉特你想見爸爸媽媽嗎?」

「……咦?」

「白雪是說,你會想見拋棄自己的爸爸媽媽嗎?」

那個、這個,不是告白或是說「白雪最喜歡琉特,白雪想知道你的想法!」之類的,這種酸甜事件嗎?不如說,這是很正經的諮詢。

我在心中對于那些有關白雪的邪惡想像致歉過后,便調適心情開口問她:

「你為什么會問那種事?」

「……之前琉特你對老師說過『事到如今,我也沒想過要見爸媽』對吧?」

白雪低下頭,嘟噥起自己的心情。

「白雪很想見爸爸媽媽喔。見到他們,接著想問他們為什么要拋棄白雪。白雪想跟爸爸媽媽一起住……白雪這么想很奇怪嗎?」

白雪跟我的境遇相似,還是同一天被棄置在孤兒院。

那樣的我卻斬釘截鐵地說:「事到如今,我也沒想過要見爸媽。」

她是在煩惱自己擁有「好想見面」、「可以的話想一起生活」的情戚是不是錯誤的吧。

我讓白雪嘗到了她不需要經歷也無妨的悲傷。

我會沒想過要見爸媽,是因為我是擁有繼承前世記憶的轉生者。

想要知道爸媽舍棄自己的理由,想要和好如初一起住的想法一點都不奇怪。這很正常。應該說異常的是我——也不能這樣跟她說明,這樣反而會讓她替我擔心。

那就不用言語,用態度來表示吧。

我從抱膝坐轉而舒展雙腳,隨意坐在地上。

「你稍微靠近我一點。」

「為什么?」

「別問這么多。」

我有些強硬地催促她,讓她坐在我的大腿上。我們體格相當,她或許會覺得有些不舒服,但我讓她的耳朵靠在我的左胸上。

「你能聽見心跳的聲音嗎?」

「……嗯,我聽見了。怦怦、怦怦、怦怦的。」

「人聽到心跳的聲音會感到安心。聽說是因為還是小寶寶的時候,是聽媽媽的心跳聲成長的。」

巧合的是白雪現在就像胎兒般縮成一團。

她閉上雙眼,把身體靠在我身上。

「你想見爸爸媽媽一點都不奇怪喔。所以你沒必要在意。」

「真的嗎?」

「嗯,真的。我會不想見爸爸媽媽,是因為我不知從何找起。」

人族是五個種族中人口最多的。

「我唯一的線索就只有右肩背上的星形黑痣,但也不可能接下來露給遇見的所有人一看,每個人都問一次吧。而且我沒有魔術師的才能,所以也很難想像拋棄我的爸媽會想把我領回去。因此我已經斷了有生之年能再見到爸媽的念頭。」

我緊抱白雪摸摸她的頭繼續說了下去。

她沒有露出拒絕的樣子,把耳朵靠向我。

「不過,白雪你就不同了。跟我不一樣,白雪你有魔術師的才能。況且白狼族是居件在北大陸雪山的少數種族。只要向北走也許就會有什么線索也不一定。我先前說了『事到如今,我也沒想過要見爸媽』這種神經大條的話,對不起。」

在這異世界會默默舍棄孩子的人很稀奇。

再說還是擁有魔術師才能的孩子,那就更是有什么苦衷了吧?

雖然這種說法很討厭,但是只要能成為魔術師就能賺很多錢。

即使多么貧窮也沒道理會放棄金蛋。倘若真的無論如何都需要現金,過繼給沒有孩子的上流階級當養女,應該會比較理想吧。

有魔術師才能的孩子會被孤兒院領養的原因,比方說其中之一是——父母雙亡,親戚之間開始互相爭奪,結果造成孩子的心受到傷害,此時艾露老師就會為了兼做心理復健而領養孩子——也是有這類的例子。

其他還有各式各樣的原因,使得孤兒院領養這些擁有魔術師才能的孩子。

「……白雪才要說對不起呢。都沒考慮到你的心情,就這么神經大條地問出口。」

「你沒有必要道歉喔。是我不好。」

「那么白雪跟你雙方都有錯,這樣就扯平了。」

「說得也是。那就扯平了。」

「為了賠罪,白雪把自己的夢想唯獨告訴你一人。」

她緩緩地道出自己的夢想:

「白雪呢,等到長大以后要成為魔術師。然后前往北大陸尋找爸爸媽媽。假如找到他們兩人,就問他們為什么要拋棄白雪。如果能夠和好,我們就三個人一起住在家里。這就是白雪的夢想。」

「真是美好的夢想,白雪你一定能實現。」

我做了次深呼吸,接著繼續說:

「……不過即使找不到,或是沒辦法跟爸媽和好,你還有我、艾露老師跟孤兒院的大家在。唯獨這點你千萬別忘了。」

「……嗯,琉特,謝謝你。」

我緊緊抱住她。白雪在這個世界上不是孤獨一人——不僅是言語,我也要透過這份溫暖傳達給她。

「可以再讓白雪聽聽琉特的心跳聲嗎?」

「嗯,你想聽多久都可以喔。」

白雪為了更仔細聽我的心跳聲,用她的耳朵使勁磨蹭我的胸口。

令人意外地難為情。

我與白雪持續了好一陣子沐浴在星光下,身體互相依偎。

——究竟過了多久的時間呢?

我把身體抽離白雪的身邊。

尋找著能跟她一起回到房間的時機。

「要不然乾脆今晚我們就一起睡吧?」

「琉特你這大色狼——」

咦?不久前還待在孩童房的時候,我們不都同睡一張床嗎?

她接著頭也不回,就這么回到了女生房去。

「果然女生就是早熟呢。」

我的自言自語消融在黑暗的走廊上。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