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翻轉棋

第一卷 第三章 翻轉棋

荷蘭的前足球代表選手約翰,克魯伊夫曾經說過——「首先要學會控球,這是一切的基礎。如果無法控球,就會變成追著球跑,那就是其他種類的運動了。」因此我不再唐突使用魔術,而是先從控制魔力的訓練開始。

不過我現在還有孤兒院分配的工作,就是要照顧比自己小的孩子。反過來說,只要我能照顧好他們,之后要干什么都行。

要照顧的孩子有三人。

這些孩子必須由包括我在內的四個人來照顧。

我們在自己的房間——「孩童房」里照看年幼的孩子。但除了我以外其他三人都是女生,我就擅自把照顧孩子的工作全都交給她們了。

多虧如此我才能專心琢磨控制魔力的技術。

我在孩童房的一角擺好陣勢,回想艾露老師上課時所教授的內容。

艾露老師具體地解說了「魔力」為何物。

魔力是那個人擁有的靈魂容器中所容納的能量。

足以維持身體、精神的靈魂容量,無關種族幾乎都是一樣的。

魔力則是指除去維持身體與精神所須份量以外的能量。

(我會昏過去,是因為我得意忘形,連用以維持身體與精神所必須的魔力都用掉了吧?)

那么首先就從掌握自己的魔力總量,測定自己的極限值能使用多少開始吧。

于是我事不宜遲開始著手進行了解自我極限值的工作。

我閉上雙眼,把意識朝向內在。

我感到在胸口中央的部分,有模糊溫熱的團塊。

我想像從那溫熱的光到右手之間,有魔力緩緩地、一點一滴地流動。于是光從胸口的中央部分往右手移動。

我沒有消耗掉魔力的感覺,身體也沒感到疲勞或虛脫。

我嘗試把匯集在右手的魔力向外釋放。

「喔……」

大約釋放出一半的光。

身體感覺像是熬夜過后那般沉重。

(這個光團本身,就是我所能使用的魔力總量嗎?)

我的預測大概沒錯吧——我的直覺這么告訴自己。

隔天同樣在「孩童房」,女生們照顧著年幼的孩子。

我用斜眼看著他們,坐在房間的一角展開控制魔力的訓練。

閉上雙眼,首先感受到胸口中央溫暖的光團。

我想像從那溫熱的光到右手之間,有魔力緩緩地、一點一滴地流動。然而這種流動并非筆直前進。就像用滑鼠畫直線那般,光的路徑會歪斜,且路徑的幅度也好似波浪起伏般扭曲,并不一致。

(再這樣下去,要快速穩定地將預計的量運送到想送的地方,也是不可能的吧。)

首先得做到讓流動保持筆直,以及得自己調整幅度吧。

若能做到這一點,就可以把必要份量的魔力,盡快送到必要的地方。

倘若能達到那種程度,就能說我有好好控制魔力,不會造成課程干擾了吧。

我卷起袖子,重新提起干勁,但三名女孩的抗議聲卻迫使我暫停訓練。

「琉特也得好好照顧年幼的小朋友才行!」

身為代表對我提出忠告的,是我的青梅竹馬白雪。

是名把一頭銀發束成馬尾,肌膚雪白,特徵是有著犬耳跟尾巴的女孩。

她是居住于北大陸雪山中的罕見種族,白狼族的后裔,她跟我在嬰兒時期的同一天相親相愛地一起被棄置在孤兒院之前。

在這個異世界,出乎意料地沒有爸媽會無緣無故拋棄嬰兒。因為孩子也是珍貴的勞動力。來到這間孤兒院的孩子們,大多是爸媽由于生病、意外、戰爭等因素死亡,或是經濟上的理由,還有其他孤兒院人滿為患等等。剩下的兩名女孩,也是由于三歲時雙親因疾病與事故死亡,又沒有可以投靠的親戚,才被帶到這里。

同一天被丟在孤兒院前,我跟白雪打從嬰兒時期就同睡一張床,因此即使在孤兒院之中,我們兩人也算是很親近的青梅竹馬。為此也經常組成搭檔。

我露出親切的笑臉開口辯解:

「我雖然很想幫忙,不過大家都很會逗小朋友,所以就沒有我登場的機會啦。因此為了不要妨礙到你們,我就想說自己還是坐在角落吧……」

她們真的很會逗小孩。

孩子們都已經舒舒服服地在被窩里睡著了。

白雪用不服輸的一雙大眼,貼近我的臉龐看。

「那你來為我們的媽媽家家酒出點力吧?現在角色不夠。」

「媽媽家家酒?」

雙眼望去,只見其他兩名女孩坐在房間中央等待著。

「你要是不跟我們玩,白雪就告訴老師你工作偷懶。」

「我并不是在偷懶……我知道了。一起玩吧。」

她搬出艾露老師的名字,我只好舉雙手投降。

我中斷控制魔力的訓練,沉重地站了起來。

「那么我要演什么角色才好?是爸爸,還是老公?」

「琉特你演寵物,粉紅色史萊姆喔。」

「真的有需要那種角色嗎……?」

我不經意用真心話答了腔。

那天,直到她們放過我為止,我都在房間的角落里念著「噗嚕噗嚕」。



我陪她們玩媽媽家家酒,之后又連續演了三天寵物。

在這段期間演過的角色有「黑白兔」、「長胡鼬」、「極樂鸚鵡」等等,就只有寵物角色而已。

縱使我曾一度主張要演寵物以外的角色,卻被毫不客氣地駁回了。

她們所玩的媽媽家家酒,是千金小姐家家酒。

如今在有錢人家之間,很流行飼養寵物。因此她們強調自己需要寵物角色。不管是前世的世界也好、異世界也好,男生在口頭上總是贏不了女生。

但是,我不可能就這樣乖乖地任女生頤指氣使。

我打破規定,跑出孤兒院到附近的河岸搜集一些白色平坦的石子。我把其中一面用墨水涂黑,放在太陽下晾乾,拿已經沒用的木板,用刀子雕刻一共八八六十四個格子。呵呵呵……反擊的準備完成了。

第五次的媽媽家家酒。

她們一如往常般地要求我演寵物角色。

這次我這一方也提出某個條件。

「只要有任何一人能贏過我(用前世的知識)做出的游戲——翻轉棋,我就扮寵物。」

「「「翻轉棋?」」」

少女們偏著頭異口同聲說道。

我用自己做的棋盤和棋子,對她們三人說明翻轉棋的規則。

應該沒有不知道翻轉棋的大名,不清楚規則的日本人吧。就是那么簡單好記。因此我在數量眾多的圖版游戲中,選擇了翻轉棋。

如我所料,少女們已經記住了規則。

首先第一名挑戰者是白雪。她當然是選白色。

「可以讓白雪你先攻喔。」(注:在翻轉棋的規則中,一開始由黑子先下)

「白雪要贏你,讓你今天演金色圈圈。」

金色圈圈,那是什么啊……

白雪高興地將黑色轉為白色。

我一開始為了給她面子,讓她接連把黑色石子變成白色。

「琉特,這明明是你自己做的游戲,你卻這么弱~~」

白雪認定自己具有優勢,因此沾沾自喜地發言。

她的犬耳一抖一抖地動著,一副很得意的樣子。

「哈哈哈。白雪,你如果要講笑話就講個更好笑的。我哪可能在玩這種智力游戲時,輸給連加減都還不會的你呢?」

「嗯~~那要是你輸了,除了要演金色圈圈,另外還得聽白雪一個命令!」

「求之不得。要是我贏了,你的犬耳和尾巴要任我盡情摸喔。」

「那不是犬耳,都說了是狼。白雪是白狼族的!」

「好好好,別忘了約定喔。」

我安撫氣呼呼的白雪,同時雙眼看著盤面。她依然不假思索地陸續將黑子變成白子。

白雪搞錯了。翻轉棋是看最終盤面上,誰的棋子顏色變成最多的人便是贏家的游戲,在中途自豪棋子數量,根本毫無意義。

等到白子增加到一定數量后,我轉為反擊。

堵住一角的白子陸續轉為黑子。

因為堵住一角,因此白雪已經無法再改變棋子的顏色了。

盤面上一瞬間變成黑子占有優勢。

「嗚嗚嗚嗚嗚……白雪輸了。」

「能夠坦率認輸很乾脆。不過,別忘了要給我摸喔。」

「知、知道啦……白雪晚上睡覺時就給你摸。」

「喔、嗯。」

白雪好像很害羞,獸耳啪地一下垂下去,雙眼向上看地同意了。

她氣餒的身影可愛到連我都害羞了。

(總覺得用那種講法,好像是在做有點色色的約定……)

「琉特你怎么了?你的臉好紅喔。是感冒了嗎?」

「呃、不,我沒事。下個對手是誰?」

我搖搖頭試圖甩開那些骯臟的想法發下戰帖。

白雪在我視野的邊緣,不悅地鼓起雙頰。

我實在想不通她為何會生氣。

(是因為剛才的翻轉棋我贏得太孩子氣的關系嗎?那我下次就再稍微手下留情點吧……)

我思索著這件事,并和剩下的兩個人族女孩對弈。

當然也跟白雪那時一樣,由我取得壓倒性勝利。

比賽過后,白雪她們說希望借一下翻轉棋。

似乎是想變強打倒我,讓我飾演媽媽家家酒里的寵物角色。

溫柔的我,好似爽快地給敵人送鹽(注:喻不趁人之危,反而幫助敵人,求光明正大決一勝負)那般,將翻轉棋借給她們。

她們把媽媽家家酒扔在一邊,開始練習翻轉棋。

隔天白雪她們也理所當然地對我下戰帖比翻轉棋。

只要有練習,技術會有相當提升,但不是我的對手。

我會特意選翻轉棋來做,除了「規則好記」外,也因為我一直在鉆研這個。

在我的家里蹲時代與獨居生活中,因為沒有一起玩的朋友,于是我就開始玩手機的免費APP或在網路上消磨時間,當我察覺時,我的程度已經到了相當高的水準。那樣的我不可能會輸給只稍微練了一下的她們!

……咦,怎么回事。我的雙眼溢出了淚水。

之后比賽了好幾天,我也輕松全勝。

白雪她們也發覺比起跟實力有差距的我比賽,同伴之間一起玩更加有趣,后來就不來找我挑戰了。

在孩子們睡著之后,白雪她們三人會輪流玩翻轉棋。

翻轉棋甚至開始流行到除了我們以外的孩子們。

我經常看見別人模仿我做的翻轉棋棋盤、棋子玩游戲的身影。艾露老師和志工阿姨們也很感興趣,實際上在玩的時候,也博得了她們的好評。

由于規則簡單,一旦記得就不論誰都會玩,就是這點好吧。

我擺脫白雪她們的寵物角色,重新開始努力控制魔力的訓練。

我花上大約三十天學會讓魔力細如絲線,能以直線迅速在我體內移動的技巧。習慣以后意外地很簡單。另外我在訓練期間還留意到幾件事。

第一件事是「只要不把魔力釋放出體外,就不會消耗魔力」。

這個發現在想暫時強化身體一部分的狀況下相當便利。

比方說想要暫時強化右手,就只需把三秒左右的魔力移動到手臂上釋放即可。

另一件事是「魔力覆蓋的量越多,力量就越強大」。

不過這樣一來會消耗很多魔力。在想適度強化的狀況下,只要使用少量魔力即可。

控制魔力訓練告一段落后,我就開始了盾的研究及訓練。

同樣研究了盾的成果,是我了解到模仿有才能的魔術師在空中展開盾,會大量消耗魔力。假如伸出右手以手掌為基準點制造盾,會比憑空生出一個盾更能抑制魔力消耗。

知道這個事實以后,我為自己與擁有B-級以上魔力的人們之間,絕對性的魔力量差距而錯愕。他們可以毫無顧慮地使用肉體強化術與盾。

況且他們還能使用攻擊魔術,才能的差別可說是一目了然。

他們當然是預設會發生長時間的戰斗,以抑制魔力消耗的方式戰斗。

然而因為原本持有的魔力量就不同,相對于我這種極度省吃儉用的節約,他們則是「發現比剛剛那間超市便宜一百圓」因此高興的這種等級。

我徹底理解為何遭判定為「沒有才能」的人,沒有辦法成為B-級以上魔術師的原因了。魔力量打從根本就不同。

總而言之,我現在只要伸出手掌就能用最少的魔力瞬間作出盾了。



某天的上午。

擅自出席課程學習讀書寫字、算術、歷史與一般常識的我,受艾露老師任命為助教。

我的任務是做好上課的準備、下課收拾,還有陪在跟不上進度的孩子旁邊指導。

我的青梅竹馬白雪,就是跟不上進度的孩子其中一員。

盡管她讀書寫字學得很快,但似乎很不擅長算術中的計算。

「左邊的盤子上有五個面包,右邊的盤子有十二個。那么全部共有幾個面包?」

「這、這個……」

她彎起雪白的小小手指開始計算。

「十、十五?」

「錯了,正確答案是十七。」

「嗚~~」

獸耳狀似悲傷地垂下。

我摸摸心情沮喪的她的頭,出聲安慰她。

「不要緊,我會陪你直到你學會計算為止。而且如果是白雪你,很快就能學會加法的喔。」

「真的嗎?」

「當然了。所以別太沮喪了。那我要出下個問題嘍。左邊的盤子上有三個面包,右邊的盤子有五個。那么全部共有幾個面包?」

「這個、這個嘛……八!」

「答對了!白雪你是天才!了不起、了不起!」

「哎嘿嘿嘿。」

受到稱贊的白雪雙頰顯而易見地泛紅。

尾巴也啪答啪答似乎很高興地左右搖晃。

那模樣很是可愛,于是我不小心養成了會立刻稱贊她的習慣。但她實在太可愛了,我也沒辦法。

「那我要出下一個問題嘍。」

「嗯!那白雪就好好努力學會加法吧。」

她用天真燦爛的笑靨對我說。

(啊,好可愛。前世的我如果有妹妹,我也會覺得她很可愛嗎?)

實際上我前世有個弟弟,然后別說妹妹,我連個戀人都沒有就遭到殺害了……

我不由自主再次摸摸白雪的頭。

她沒有露出厭惡的樣子,只是看起來很舒服似地瞇細雙眼。

助教工作結束后,下午大家就分頭進行掃地、洗衣、洗碗和打掃孔雀雞小屋等等任務。幫完忙之后,剩下的就是自由時間了。

一到自由時間,我就在男生房里繼續進行控制節約魔力的練習。

練習得累了,我便開始思索如何籌措購買魔術液體金屬的資金。

現在我想到最可行的就是制作美乃滋。這個世界沒有美乃滋。

若是連「Mayora(注:熱愛美乃滋的人)」這種詞匯都能創造出來的調味料,拿來賣肯定會熱銷。這世界有雞蛋、醋和油,制作并不困難。

問題在于沒有預備資金。

沒有用來賺錢的錢……就像是沒有「打開金庫的鑰匙」。

為了打開金庫必須有鑰匙,但那把鑰匙卻在金庫之中——就是這么一回事。

「乾脆去鎮上的餐廳兜售美乃滋的食譜如何?」

但因為孤兒院的規定,我還沒到能去鎮上、可以賺錢的年紀。看來目前暫時只能老實一點了。

當我正郁悶之際,從意外的地方來了個能賺錢的商談。

吃完午餐以后,我跟白雪要一起去后院除草的途中被叫住了。

「琉特,剛好,我正要去叫你。」

「艾露老師,有什么事?」

「有個人想見琉特你而過來了。你可以來會客室一下嗎?」

「難道是……舍棄我的爸媽或是類似親戚的人來接我嗎?」

艾露老師露出為難的表情。

不知為何連白雪都面露泫然欲泣的神色。

也許是我冷酷,但我未曾想過要見在這個世界上生下我的爸媽。我還不太了解這個世界的事,但能夠理解光是要活下去就是件很辛苦的事。而且爸媽他們也有什么理由吧。因此我并不恨他們。在這個轉生的世界里,我只能想到這些人物會來見我,我只是當個問題問一下而已……

但我沒料到她們兩人會表現出那么同情的態度,因此不知該作什么反應才好。

身為大人的艾露老師,最早振作起來開口說道:

「來的并不是你的雙親或親戚。不好意思,我的口氣讓你產生奇怪的誤會。」

「沒關系。我只是好奇問問看而已。事到如今,我也沒想過要見爸媽。」

「…………」

白雪不知怎地低著頭,獸耳和尾巴都垂下來,似乎覺得很悲傷。

「話說來見琉特的人,是老師認識的商人。」

商人為什么會來見我?見到他說上話應該就會立刻知道了吧。

「但我們接下來得去后院拔雜草。」

「草還沒有長得很長,所以今天就算了。白雪,你可以去幫其他人的忙嗎?」

「白雪知道了,艾露老師。」

白雪坦率地依據老師的指示回到孤兒院里。

我跟白雪道別,跟老師一起前往會客室。

我為了打掃進過無數次會客室。

樸素的桌子旁有四張椅子。

一旁辦公桌上的墨水瓶等等文具都經過整理收拾。

有時候花瓶里會插著孩子們從原野摘下來的花朵。

商人已經坐在椅子上喝茶。在他面前不知為何擺著翻轉棋。那個翻轉棋是老師的私人物品。

木盤上的格線刻得很美,石子的形狀也都一致。是孤兒院的孩子們滿懷平日的感謝,一起同心協力制作的,由于是送老師的禮物,因此成品精良。我因為常常見到所以一看便知。

兩人好像已經玩了一場,白子獲勝,盤面上一整片都是。

我跟艾露老師一起在商人的對面坐下。

那名商人看起來是名超過二十五歲的男性。褐色的頭發剪得又短又整齊,胡子也很仔細地剃掉了。

整個人相當具有整潔感。若讓他身穿西裝,坐在皮革沙發上,就會是一副「能干IT企業年輕社長」的風貌了。他要求跟我握手。

「琉特,初次見面。我是商人馬爾頓。」

「我是琉特。馬爾頓先生,初次見面。」

「如同艾露老師所言,明明是個孩子,應對進退卻有條有理呢。」

我不知該如何回應,便隨意回以一個微笑。

問候完畢,艾露老師打開話題。

「誠如剛才說過的,馬爾頓先生是老師的熟人,他今天經過鎮上來跟我打招呼,不過他看到琉特所做的『翻轉棋』以后,就說有話一定要問問你。」

「喔。」

因為我還搞不清楚狀況,因此回答得很含糊。

馬爾頓露出笑容,詳細說道:

「原本我只是想來跟艾露老師打個招呼,不過我看到其他孩子們在玩翻轉棋。『這個絕對會賣!』我商人的直覺頓時作響。」

跟著馬爾頓展開了他長篇大論「這東西為什么會賣」的主張。

簡而言之——就是在馬車移動之際,當操縱馬車的車夫座正在忙碌時,里頭的人卻并非如此。只是不斷搖晃的空閑時間實在痛苦。不過倘若有翻轉棋,就能在這段期間里玩。

這個世界姑且還是有類似西洋棋的游戲,但是規則很復雜,主要是上流階級的年長男性會為了修養而通曉的程度。然而翻轉棋不僅稀奇,規則又很簡單,很快就能記住。

他斬釘截鐵地說貴族絕對也會吃這一套。

馬爾頓是為了從開發者的手中買下權利而找我出來。

我的內心理解這件事之后細細斟酌,心頭涌現了疑問隨即問道:

「可以容我問個問題嗎?」

「是什么?盡管問吧。」

「為什么沒有不獲得許可直接默默做出來賣呢?」

這個世界不存在著作權。

即使是偷走他人的點子,也不會犯什么法。

馬爾頓面泛淺淺苦笑雙手一攤說:

「互相欺騙什么的,對我們這些生意人來說的確是家常便飯。不過若是從小孩子那里偷,這么不擇手段如果被人知道,還是會遭到同行的譴責,我身為生意人的信用也會大打折扣。生意人一旦失去信用,就與毀滅無異。」

馬爾頓停頓了一會兒,用帶著微熱的眼眶看向艾露老師。

「而且艾露老師還對我有恩,她曾用魔術救過由于意外身受重傷的我。我不可能做得出欺騙救命恩人的孩子這種行為。」

他的理由縱然能讓我信服,不過他用火熱的雙眼望向艾露老師,絕非只是因為恩情,同為男人的我是知道的。

艾露老師是名美人,還是擁有設立孤兒院這種充滿慈愛之心的女性。

要胸有胸,身材玲瓏有致,沒有男人有辦法不為這種女性傾心。

可是,如果老師被這個完全一副「我完全不缺女性呢」這種樣子的現充(我單方面的指責)給娶走,我絕對無法忍耐!

老師的對象如果不是個看起來更誠實、不會花心、有經濟實力、人品高尚、不會動粗又可靠的人絕對不行。即使開始交往,馬上就想做色色的事更是豈有此理。

連牽手也不準。一開始首先要讓我一起參加才可以約會。然后我要確認對方跟老師配不配。如果判斷不配就不合格。

交往一年以后,我才會準許他們牽手。當然是僅限我在的時候。假如除此之外敢跟老師牽手,我就讓他們分手!絕對會!

——如此,包含前世在內,我以活到現在有生以來最多的腦力,在腦內統整出「準夫婿與艾露老師交往情況下的歷史年表」。

(拒絕翻轉棋一事……讓那成為他無數次前來孤兒院的藉口,接著跟艾露老師縮短距離可就麻煩了呢。)

在短暫的猶豫后我做出結論:

「我知道了。我把翻轉棋的權利賣給你。」

「謝謝你!我一直相信要是你一定會這么說的。」

「是怕你一次又一次頻頻來此,因而跟艾露老師縮短距離會很棘手,所以就賣給你而已……」這種話果然說不出口。

「雖然琉特是翻轉棋的開發者,但還是個孩子。確認契約書的內容與簽名就由艾露老師代勞可以嗎?」

「我知道了。確實把這種事交給孩子也有點怪怪的。」

「有關翻轉棋的權利讓渡金與契約內容,我賭上商人的榮耀,是絕無作假的合理價格,已經出示在契約內容上。但若是艾露老師有任何不滿,請立刻告訴我。我們兩人再花時間好好討論內容吧。」

(喂,誰允許你跟艾露老師兩人獨處了?太囂張的話小心我把手塞進你的屁眼,讓你臼齒直打顫說不出話來啊!)

我心中尖叫著宛如流氓會說的臺詞。

「不,我不擔心。馬爾頓先生是值得信賴的人。」

「那我最近就會將金額與書面的契約內容送過來。然后——我還想提一件事,不知道可不可以?」

馬爾頓徵求老師的同意。老師一言不發地點頭。

(我們結婚吧!他該不會是要說這種話吧!假如他說了就立刻開戰!艾露老師才沒廉價到會交給像你這種來歷不明、不知打哪兒來的鄉巴佬啦!)

「琉特你不介意的話,要不要當我的弟子呢?」

「…………咦?」

內容跟我預測的不同,因此理解時慢了一些。

馬爾頓似乎把我的反應,解釋成由于從天而降的幸運感到吃驚。

他用一副身為成人從容的樣子繼續發言:

「我跟艾露老師下翻轉棋時,聽到關于你的事。你從小就很優秀,是這間孤兒院有史以來的天才。一開始我還以為是艾露老師也會偏心,然而實際跟你對話后,卻感覺你是更加不得了的人才。如果是你,只要在我門下學習十年,就能在商人的世界出人頭地。所以說,你要不要當我的弟子?」

「商人……嗎?」

「當然我不會強迫你,可是琉特你有那種才能。這話是我說的,絕對不會錯。」

馬爾頓自信滿滿地斷言。

聽見他的話,艾露老師面露像是參加三方面談(注:指老師、學生與監護人之間的面談)的媽媽那種擔心的神情。

「我記得馬爾頓先生專賣的是魔術道具相關對吧?其實……琉特他從以前就對魔術很有興趣,但卻沒有才能。由于這個原因,我并不希望他迷上危險的魔術道具……」

「沒問題。那方面的事我會好好管教他。而且我和琉特一樣大的時候,也很憧憬魔術師,是會興奮地說『我將來要成為像五族勇者那樣!』的那種人。雖然由于沒有才能很快就挫折了。但我沒有死心,就像這樣從事與魔術道具相關的工作。應該說我認為這種不甘心,是使我工作成功的關鍵。聽見你這么說,我更想讓琉特當我的弟子了。」

「馬爾頓先生專門做跟魔術道具相關的生意嗎?」

「沒錯!怎么樣,對當商人稍微產生興趣了嗎?」

「那你可以拿到『魔術液體金屬』嗎!」

直到剛剛為止都還不像個孩子的沉著態度忽然一變。

我睜著有如星辰般閃耀的雙眼,身體從桌上向前傾。

看見我的變化,老師跟馬爾頓先生面面相覷。

「當然是拿得到啦……」

「我可以用這次翻轉棋的權利金買嗎?」

「要看量呢。你想要多少?」

「有多少來多少。」

「……現在店里還有一桶,但光靠這次的權利金實在不夠。」

馬爾頓迅即把這次翻轉棋的利益與魔術液體金屬的金額,放在天秤兩端上答腔。翻轉棋只要一發售,立即就會有其他商人們效仿。

在沒有著作權的世界,想要靠賣點什么就累積巨額財產是不可能的吧。

「那我告訴馬爾頓先生你改良翻轉棋的點子,還有讓你獨占權利的方法。那些出主意的費用,請你追加到這次的權利金中。」

「先不說改良翻轉棋的點子,有可以獨占權利的方法嗎!」

「嗯,有的。先請你與著名貴族、小國的王族與上流階級的人取得聯絡。以上繳一部分販售翻轉棋的凈利為代價,請他們在翻轉棋的棋盤上烙上公印。」

「公印?」

「透過捺公印,顯示自己擁有知名人士當靠山。這么一來做類似商品或假貨的人就會大量減少。畢竟偽造公印會遭到問罪。」

必須染指犯罪才能偽造,所得利益根本不劃算。而且還是一經確認,一次就會事跡敗露的危險手段。首先就不會有商人出手吧。

「原、原來如此,的確這么做的話……」

「還有其他的優點。使用知名人士也可達到宣傳效果。這樣子的話,一般民眾也會全都去買馬爾頓先生制作的棋盤喲,既然是名人在用便值得信賴,最重要的是自己也想跟名人用同樣的東西,這就是人類的本性。」

簡單來說就是提出「如何創造品牌?」的這個話題。

似乎有個知名人士說——「所謂的名牌,就是代不知道什么是『好東西』的人們,替他們決定要作出何種選擇的工具」。

這個異世界縱然看似對「品牌」的概念很稀薄,但要讓這深入人心并非難事。

我接下來提出翻轉棋的改良點子。

「首先若是販售給乘坐馬車移動的人,那么就得是不占行李空間的棋盤,棋盤和棋子都得用布制作。在棋盤的布上用黑線劃出格子,棋子用黑白兩面縫合,表面再放進不會尖銳的別針就行。」

「原、原來如此……」

「針對貴族等等出手大方的階級,就把棋盤變得厚重加上桌腳。準備的棋石也要是由大理石削出黑色、白色個別的單一顏色,要徹底營造出豪華感。針對平民階級,棋盤要設計成有二到三公分的厚度然后從中間割斷,在背面裝上金屬零件,做成折疊式的。這樣子即使是在狹小的家里,也不會造成干擾。另外在針對平民階級的狀況下,棋子的材料請更換成木材。這比搜集石子來得更加便宜,也適合大量生產。」

我繼續說下去:

「還有若要使用木材,棋子不僅是圓形,也可以加工做成愛心、梅花、星星等形狀,當作特別版、限定版販售。并且不只是符號,也可以做成動物形狀。顏色也不見得要是黑白,請你制作紅白、粉紅白、藍白等等多種款式。如此一來,就能推銷給一個家庭好幾套棋子了。其他還有用袋子包起來看不見內容物,不知道哪一個里頭放著神秘版——」

「等、等一下!我正在整理你的意見!稍等我一下!」

馬爾頓身上不見一丁點成人的從容,只見他一臉慌亂地拿出筆記本、筆和墨水瓶。明明是在艾露老師的面前,他還喘著粗氣做筆記。

跟方才完全相反,我流露出成熟的態度面對眼神遽變抄寫筆記的馬爾頓。

果然這個人不行。想當艾露老師的對象,他還不是夠格的紳士。

講到適合停頓下來的段落時,我開口說道:

「這充作魔術液體金屬的費用還不夠嗎?」

「不、不,很夠了。這個方案若能順利運作,還不如說剛才的翻轉棋授權費請讓我另行支付吧。琉特你現在賺的錢,也還不能全都自己拿來花用對吧?」

「謝謝你。那么購買費用就由獨家販售翻轉棋的方法,與改良創意費相抵。」

要是隨便賣商人人情,之后可是會很恐怖的。

「那么我另外請求替代翻轉棋的玩具創意費也沒有問題吧?」

「……你真的是小孩嗎?」

馬爾頓露出好似面前有超越自己常識與知識的存在那般畏懼的神情發問。

另一方面,艾露老師只是看著我的機關槍快嘴,跟馬爾頓丕變的態度而不知所措。隨后在老師從旁幫腔的同時,我愉快地跟他商討關于契約內容、金額與魔術液體金屬的交貨時間。

結果,要我成為馬爾頓弟子的這個話題便船過水無痕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