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轉生到異世界

第一卷 第一章 轉生到異世界

我在深夜從自己工作的工廠,踏上回到單身獨居公寓的路上。

今天是個天氣冷到讓人覺得是不是會下雪的一天。

我——堀田葉太,在寒風刺骨中回想起……

那一天,同樣是冷到好像要凍僵的寒冷日子里,我對唯一能稱為朋友的少年——田中孝治見死不救的事。

我家是由爸爸、媽媽、我跟弟弟組成的四人家庭,上的是完全中學。

我跟田中從國一起就同班,因為有著御宅族的共同興趣而成為朋友。完全就是御宅族的我們,在升上國三后,受到同班的不良少年三人組霸凌。

恐嚇、暴力行為、叫我們喝馬桶里的水還有拍攝裸照……實在是不勝枚舉。

一年后,在升上高中的同時,我因為跟不良少年們不同班,因此得以脫離霸凌。然而卻變成只剩田中跟他們同班。

遭到霸凌的目標只剩他一人。

天氣冷到讓人覺得是不是會下雪的某一天——我目睹田中遭受霸凌的現場,他用彷佛在求救般的視線望向我,可是我很害怕那群不良少年,于是當場逃走了。

結果他在當天晚上,就在公園的滑梯上吊自殺。

是我對他見死不救的。

田中留下遺書,舉發曾遭到不良少年們霸凌的事。

當時由于霸凌已成社會問題,所以校方企圖盡早處理掉這起事件,因而把不良三人組不容分說地退學了。

一如校方預料,做出處分后,接下來便是受害者與加害者的協商。

加害者在支付受害者的父母鉅額賠償金后解決此事。

田中的自殺事件只刊載在地方新聞的小小欄位上就結束了。

我從那年開始,變成了家里蹲。

因為我對于舍棄田中害他自殺一事感到內疚。在他死后事到如今才來后悔,我覺得這樣的自己很沒用,因此陷入了自我厭惡的境地中。自此以后我為了逃避現實,就一頭栽進自己的興趣——游戲、漫畫、動畫、模型槍以及現代武器相關等的世界。

那樣自甘墮落的生活真的惹火了我爸,他給我兩個選項——一個是去他的熟人所經營,位于東京大田區的某間金屬加工廠工作,另一個則是拿一百萬離開這個家。

雖說一百萬是筆大錢,但頂多也只能撐個一年吧——我沒得選擇。

不過就結果而言值得慶幸。即使像那樣繼續宅下去,未來也只會變成爸媽與弟弟的負擔。

而且工廠這份工作很適合我。我原先就對自己手巧很有信心,我很享受制造物品的樂趣。雖然上了年紀的資深工匠們很嚴厲強硬,但既不會遭受不良少年們毫不講理的暴力行為,我也打從心底尊敬他們的技術實力。

今天在工作結束以后,我也接受了技術指導,因此才會這么晚回家。而在我回家的路上站著一個人。

那個人似乎討厭路燈的光線,靠在水泥圍墻上。

縱然由于月光而顯得模糊,但還是能確認身形。那人戴著連帽外套的罩帽,下半身穿件牛仔褲。他不冷嗎?怎么不穿件大衣之類的。因為低著頭,所以無法看見他的容顏,但從接近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跟體格來看,能夠很輕易地判斷出那是個男人。

「喂,給我站住……」

被人搭話使得我不由自主停下了腳步。

那男人走進路燈照耀的范圍,我能觀察到他的臉。

瞪大的雙眼、氣色差勁的膚色和沒刮的胡子。就算樣子變了不少,但我還是馬上就認出來了。是帶頭霸凌我跟自殺的田中的人。

他的名字我記得叫……相馬亮一。

「都是你的錯才害我的人生跌到谷底。啊!你要怎么賠啊!可惡!」

那男人朝我走近時,我嗅到令人作嘔、有如穢物的氣味。

我記得曾在網路上看過,一旦吸食危險藥物身上就會變得那么臭。對方現在并非處于正常狀態。我應當立刻背向他逃走。可是過去的地獄情景閃過我的腦海,我的雙腳直發抖,無法行動。

「田中、堀田,可惡!像你們這種垃圾就給我無聲無息地去死啊!可惡!」

男人從連帽外套的口袋取出像是在百圓商店購買的便宜菜刀。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恐懼達到頂點,發出了丟臉的尖叫,并且背向他用盡全力逃跑。

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盡管我飛奔到公園,結果還是被追上了,他從后面撞飛我。由于跑步煞不住,我整張臉栽進了玩砂場里。

那男人就這樣騎在我身上,雙手握菜刀毫不猶豫地往下揮。

「嗚啊……」

我感覺血液漸漸集中到被刺中的胸口,比起疼痛,熱度率先刺激到我的神經。

「去死!可惡!可惡!可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個男人一而再、再而三地發出吼叫,并用好似要敲碎肋骨的氣勢拿菜刀拚命往下刺。

在以一定次數為分界線后,我感到自己的意識迅速變得模糊。

眼皮有如鉛一般沉重,有種像是掉進深不見底洞穴的感覺。

我最后見到的光景,是那個男人沐浴在我所回濺的血花中瘋狂的表情。

接下來就好比關掉電視畫面那般,我的意識中斷了。



就像是緩緩浮出水面一樣,我回復意識睜開雙眼。

(……這里是醫院嗎?)

我還有印象的最后記憶,是自己遭到原霸凌主謀用菜刀亂刺一通——這么一回事。本以為自己被送到醫院,運氣好留住一條小命,但似乎不是那種感覺。

我睡在軟綿綿的白色床單上,但為什么我隔壁會躺著一個嬰兒?

(是實施跟嬰兒共眠傷會好得快這種最新療法的醫院嗎?)

退百步,不,退一萬步來說,假設真有這種療法——

為何睡在我隔壁的嬰兒的耳朵會是獸耳?

我一開始還懷疑是人工物,但看銀色的毛發顫動的模樣,還有眼前的存在感,正一再告訴我是真貨。

也許是由于突變或改造人什么的而誕生的孩子。

當我在思考這些事情時,有一名女性靠近我直瞧。

「——,——, ————。」

她說的不是日文。盡管她用我前所未聞的語言對我說話,但值得關注的并不僅止于語言,還有她的容貌。

她的年紀約莫二十出頭,身高以女性而言算是高挑,有一對可分類進波霸的胸部。

是一名雖然有些下垂眼,不過也因而帶有會令人安心的溫和表情的美女。最引人關注的便是她有一頭淺粉紅色的秀發,頭上還長著有如兔子般的耳朵。

她的臉上泛起似乎很開心的笑容,兔耳啪答啪答地動。

那是人工物絕對做不出來的真正動作與反應。

她伸出手抱起我。

(騙人的吧!我是有點矮小,但可沒有輕到女性能夠輕松抱起的程度吧!)

不過她卻一點都不費力地抱起我,像在逗小朋友那樣搖晃我的身體。

或許因為她是是兔耳獸人,才能輕松抱起我——我也曾這么懷疑過,不過我隨即就知道了正確答案。

(這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

在兔耳女性大大的瞳孔中,隱約映出自己的身影。

是一名女性抱起黑發嬰兒的樣子!

「哇呀、哇呀!」

一動口就發出聲音……跟意識產生聯系的嘴巴正在動,在發出聲音。

絕對不會有錯,那就是我自己的聲音。

花了好一段時間我才讓自己冷靜下來。

為了確切認知現在的狀況,我開始逐步確認每一件事。

遭到原霸凌主謀刺殺,當我清醒過來時,自己變成了嬰兒。

我在大大的木床上與嬰兒共眠。在我身旁睡覺的嬰兒有著一頭銀發,耳朵則好似在動畫或漫畫中會出現的獸類角色擁有的犬耳。

來察看房間情況的女性,她的耳朵也不是人耳,是兔耳。

不僅有獸耳人,除了她以外還有其他似乎是外國人的粗腰阿姨也進來房內,幫我還有一起睡在床上的嬰兒換尿布、喂牛奶。

阿姨們正在對話,但她們說的不是英語、俄語也不是中文,而是我從來沒聽過的語言。

兔耳女進到房里之后,就跟阿姨們以友善的態度開始對話。

她抱起了我隔壁的犬耳小嬰兒。

她把手放在小嬰兒頭上,隨即出現了微弱的光芒。

「——!——,————。」

兔耳女很高興似地說話,并且笑逐顏開。

接下來輪到我,她同樣抱起我,將手掌放在我的頭上。

「————……」

換到我的時候她似乎很同情地擺出一副「真可憐」的神色。

因為不清楚理由,對于自己該做什么反應才好,我感到不知所措。

兔耳女跟阿姨們在對話之余自房間離去。

總而言之,就算是為了搞懂自身的現況也好,我有必要理解她們所使用的語言。因此我專心一致地傾聽她們的對話。

打從回復意識過了約一年后。

盡管還無法書寫或閱讀文字,但她們在說什么我應該大致上能夠理解。是拜變成小嬰兒之賜,所以大腦的思考也變得靈活了嗎?

我就像乾燥的海綿在吸水一樣,持續記下我聽見的言語。

我從她們所說的言語中,整理出現在的狀況——現在我所身在的地方是亞爾吉奧領地里,名為霍多這個小鎮上的一間孤兒院。我也曾想過這里「不是日本而是地球上的某處」,然而不管是哪個外國,都絕不會出現擁有犬耳或兔耳的人。

看來我在那時候,果然是遭到殺害了。

然后這里是跟地球不同的異世界,我帶著前世的記憶就這樣投胎轉世——脫胎換骨。若非如此則實在無法說明現況。

兔耳女名為「艾露」,是設立這間孤兒院的創始人。

阿姨們都稱她為「艾露老師」,相當仰慕她。

看來這個世界,應該沒有因為是兔耳而遭受歧視的風俗。

綜合她們的對話以后,聽說我似乎是一出生,隨即就跟睡在我隔壁的犬耳嬰兒,一起被遺棄在孤兒院前。

而從她們的對話之中,我理解到自己名叫「琉特」。

我大略了解現狀以后,便有種類似看開的情感襲上心頭。

朋友受到霸凌時我選擇逃避、選擇逃跑。

結果把田中逼到自殺一事,我也有份。

那份罪惡不斷流轉,于是我被霸凌主謀殺害,歷經投胎轉世,成為了被爸媽拋棄的孤兒。

就像圖畫上所說的因果報應……正因如此,我下定決心。

(在這個世界,這次的人生中一定要變強。拿出勇氣,無論過上多少困難都不能逃跑,假如有求助的人絕對要助人一臂之力,要去幫助人。不能對自己的心意說謊,要遵循自己的正義感,要無悔地活下去。這就是對田中見死不救的我贖罪的方法……)

于是乎我,堀田葉太——琉特重新對自己的生存之道下定了決心。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