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Prologue

第一卷 Prologue

臺版 轉自 輕之國度

掃圖:a8901566

錄入:a8901566

修圖:bulbfrm

時值下午,中午過后沒多久。天空一片碧藍。

這時,我跟一名少女——在緊張感之中準備伏擊敵人。

「就是這樣。其實槍戰后彌漫的味道,不是無煙火藥的味道。」

「哦~~是這樣喔。我完全不知道耶。」

在我們隱藏起來的期間,身旁的白色少女因為閑聊中所得知的真相大感驚訝。

一般來說在連續劇、漫畫、動畫、電影或小說等,有現代槍(使用無煙火藥的槍)登場的作品,都經常見到諸如「傳來了煙硝味」、「房里充斥著煙硝味」、「身體染上煙硝味」這樣的場景,但是這種「煙硝味」并非為了讓子彈射出去所使用的火藥味。

正確來說,是為了讓位于子彈底部的起爆劑——底火,英文稱為「primer」發生小爆炸,得以點燃射出槍彈的火藥,因而燃燒三硝基間苯二酚鉛時的氣味。即使燃燒現代槍所使用的火藥——無煙火藥,也不會產生「煙硝味」。

我帶著前世在地球日本生活的記憶,轉生——投胎轉世到這個劍與魔術和魔物若無其事橫行霸道的異世界里。

而我——琉特現在正與在孤兒院一起長大的白色少女——白雪一起為了準備下手伏擊(ambush)從村莊中擄走孩子的魔物,隱身在草叢里持續待命。

煙硝味之類的,是為了打發時間聊起的話題。

「說到氣味,琉特身上的氣味真的很好聞呢,我很喜歡這種氣味喔。」

白雪的臉貼近我,「我聞、我聞、我聞一聞」地聞來聞去。

「喂,住手,這樣子很癢。」

「琉特你這小氣鬼,再讓我聞一聞啦。」

我們的打打鬧鬧有著青梅竹馬之間特有的親昵感。

白雪不是普通的少女。

她是居住于雪山中的白狼族,此一種族的獸人,頭上有獸耳,尾椎骨的地方長著銀色的尾巴。不僅僅是耳朵和尾巴,連她束起的那一束長馬尾,也全都是銀色的。

她的肌膚雪白,雙眼大的驚人,是名擁有宛如雪精靈般的美貌,又兼具可愛的美少女。她的獸耳和尾巴、眉清目秀的臉蛋還有安產體型都令人著迷,但最引人注目的果然是那對跟體型毫不相稱的豐滿胸部。

明明是美麗可愛的美少女,卻又是個波霸,這種不協調感逗弄著男人的心。

把一對大胸塞進戰斗服里,似乎讓她現在有些拘束。

我們不僅穿上戰斗服,在那之上又穿了件防彈背心。手肘和雙膝都戴上戰斗用護具,腳踩戰斗靴,皮帶上用ALICE (注:All-purpose Lightweight Individual Carrying Equipment,全用途輕型個人攜帶設備的縮寫)裝備夾扣穩穩固定住備用彈匣(magazine)。

另外我們彼此都手持AK四七。

這里分明是存在魔術與魔物的異世界,但我身上的裝備卻彷佛是個前世的軍人。這些全都是我以前世的知識,使用異世界的物品、材料制作出來的東西。

「啊,不過呢,雖說我喜歡你的氣味,不過我也非、非、非常喜歡你喔!」

她一點都不害臊,天真爛漫地開口訴說。

面對那樣的她,我也自然地露出微笑。

「嗯,我也非常喜歡你喔。我愛你。」

「哎嘿嘿嘿。」

她聽見我的回應,興奮地搖著尾巴,搖到令人擔心會不會斷掉。

「——噓,看來客人好像來了。」

我們停止閑聊,從草叢的縫隙窺看大道的前方。

我們如今隱身在平緩山丘的坡面上,因而能夠迅速發現魔物們的先鋒集團。

一如遭到襲擊的村民的證詞所言,是一群蜥蜴人。數量一共有三十只左右。

它們的身高平均約為兩公尺,就像是會站立走動的鱷魚。粗壯的尾巴上覆有硬鱗與發達的肌肉,堅硬到即使成年男性揮劍相向也無法傷其分毫。

它們的智慧還算高,手持自己制作的石矛、棍棒與弓箭等等。

在打頭陣那群蜥蜴人的后頭,有一座像巨大木制鳥籠的牢籠,里頭塞了一名少女。上頭以一根圓木貫穿,由左右兩只蜥蜴人抱住搬運。

我察看到被帶走的少女身影,隨后從草叢伸出手,向相隔一條大馬路的另一側,約三百公尺前方的森林用手勢打暗號。那里潛藏著我們的同伴。

我們所在的草叢空間并不寬,頂多躲兩個人就已經是極限了。因此由最慣用AK四七的我與白雪藏在草叢中持續待命。

身為我們同伴之一的狙擊手(sniper)視力優異,即使是夜間身處一公里外,仍舊能觀察到我的手。

在打完暗號以后,我跟白雪也開始著手準備。

我把AK四七的槍機拉柄向后拉到底。這樣一來就會有一發槍彈——子彈(cartridge)移動填裝到膛室(chamber)內。我們將射擊選擇鈕從最上面的安全(safe)移動到最下方的半自動射擊(semi-auto)。

戴上保護雙眼的護目裝備(簡單來說就是護目鏡),然后便準備完畢。跟著只需要等待信號。

蜥蜴人的先鋒集團一進入預定襲擊處后——

咚!

重低音在我的腹部回蕩,同時間周遭揚起了一整片石子、砂粒與塵埃等等。

我們的同伴引爆簡易爆炸裝置(IED),蜥蜴人的前鋒集團全都被炸飛了。

簡易爆炸裝置(IED)是「Improvised Explosive Device」的簡稱。是指用現成的炸藥(丟棄武器或未爆彈等)透過加工使其化身定時炸彈或詭雷的武器。

簡易爆炸裝置(IED)從簡易地在可燃物上安裝點火裝置到改造炮彈——譬如說將一五五公厘炮彈的彈殼(case)里塞進塑膠炸彈的填充物等等,有各式各樣的種類。

這次是把所有手榴彈綁在一起作出來的。

另外,其攻擊型態也是千變萬化。有設置在路屑,目標鎖定通行車輛的路旁炸彈、裝在車上靠近對象再引爆的VBIED(Vehicle Borne IED)、設置在房屋內部的HBIED(House Borne IED),還能將復數的簡易爆炸裝置于不同時間引爆。

這次采用的是引爆簡易爆炸裝置(IED)后,再進行槍擊的復合式攻擊。

「要上嘍,白雪!」

「了解,琉特!」

待塵土落定后,我們趁著蜥蜴人們還沒從一團混亂中重整態勢前,從草叢中飛奔而出,用AK四七開槍!

對每一只連射兩發子彈,這種射擊方式稱為「雙連擊(Double tap)」。

每隔幾分之一秒進行射擊,在射出第一發后隨即針對目標進行微調。所謂的雙連擊,含有「最少要射中兩槍」的意思,所以倘若雙連擊沒有倒下,那就要執行三連擊、四連擊,如果還是沒能擊倒,那就射到目標倒下為止。

「咕嚕嚕嚕嘎!」

盡管強壯的蜥蜴人們身上覆有硬鱗與肌肉,但在現代武器AK四七槍彈的面前也顯得無力。只見它們血肉與硬鱗橫飛,很滑稽地接連倒地。

搬運鳥籠的蜥蜴人們回過神來,試圖將手伸向籠中的少女——

「噠——!」、「噠——!」然而狙擊槍卻打飛了它們的頭部。正可謂是百發百中。

我抵達鳥籠旁保護人質,擊倒魯莽且仍舊一路沖過來的兩只蜥蜴人。在我的可見范圍以內,已經沒有幸存的敵人了。

「白雪,這邊大致上都收拾完畢了,你那邊怎樣?」

「我也是可見范圍內的通通打倒了。也沒有逃走的蜥蜴人喔。」

我們確認彼此的狀況。收拾起來比想像中的還輕松。

想必這都是拜一開始的簡易爆炸裝置(IEM)所賜,使得那群數量眾多的前鋒集團幾乎全滅吧。也因此只用掉一個彈匣就搞定了。我替AK四七換上新的彈匣。

白雪同樣也要換新彈匣,眼看她正打算把空掉的彈匣往外扔。我出聲制止她。

「喂,白雪。我不是告訴過你不可以把彈匣丟掉嗎?」

「啊,對不起。我沒注意到。」

「真拿你沒辦法呢。來,把彈匣給我。我幫你收好。」

「謝謝,琉特好溫柔,我最喜歡你了喔。」

「真是的,你還真會說話。」

我露出淺淺苦笑,從白雪那里接過空彈匣,放進稱為「彈匣回收袋」的大型置物袋。

在動作電影中經常能看到把射完的彈匣丟棄的場景。于是會給人一種彈匣是用過即丟的印象。但在現實當中,基本上是不會丟棄的。當然「分秒必爭定生死的狀況」則又另當別論了。

有好幾個理由。

「丟掉彈匣敵人就會計算我方擊發的子彈數。」「即使是像軍隊那樣的組織,也并非必定會時常補充新彈匣。最糟也可能演變成雖有子彈卻苦無彈匣的情形。」

「敵人會撿走丟掉的彈匣,有可能拿來重復利用。」

還有,不可以在室內隨便亂丟彈匣。

「掉到地面上的沖擊力道可能會導致彈匣歪掉,會成為重復利用時難以裝填的原因。」

「因不同材質的地板,出現彈匣掉落地面的聲響,也有告知敵人更換彈匣時機的危險性。」

因為這些理由,所以即使彈匣空了也丟不得。

平常用不著彈匣回收袋時,為了不要礙事,會把它帶在腰上卷成小小一個扣上鈕扣。一般而言袋子的容量大約可以放六到八個彈匣。

「那么白雪你去確認蜥蜴人有沒有裝死。我去救出人質。」

「我知道了。」

白雪直率地依我的指令行事。我從腰際拔出刀來,救出身在鳥籠中的少女。用刀子斬斷綁住她雙手的植物藤蔓放她自由。

我向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少女柔聲道:

「我們是接受村子的委托來救你的人。我們已經打倒了所有的蜥蜴人,你可以安心了。」

「你、你們是來救我的嗎?我現在可以回村子……回家了嗎?」

「是的,已經沒事了。可以回家嘍。」

少女一聽到我的回覆,便哇一聲哭了出來。她一直想像著自己會被蜥蜴人們吃掉,怪不得會有這種反應。

少女哭了一會兒以后,開口向我們道謝。

「謝、謝謝。然、然后我想請教一下,您手上所拿的這前所未見武器是……各位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少女怯怯的視線對著我的AK四七。

如果讓她以為得救后接下來又要被拿著奇怪武器的一伙人抓走,我可是會很傷腦筋的。

算是為了讓她安心,于是我恭敬地報上名來。

「我……不,我們是——」

我將日后在這個異世界中,流傳至后世成為傳說不斷傳誦的軍隊名稱,告訴那名少女。

——然后仰望天空,回想起我降臨到這個世界那一天的事……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