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美少女商會的異邦人

EPILOGUE ~富有之人~

第一卷 美少女商會的異邦人 EPILOGUE ~富有之人~

陽光穿透貨車的車篷,刺激她的眼瞼。

艾莉米亞在舒服的震動中睜開了雙眼。

她發現帝羅和已經恢復成人類姿態的坎塔正盯著自己瞧。

「這里是?」

「在王都附近,您整整睡了三天,我好擔心呀~」

「哦,你醒了嗎?」

她的意識因為正上方傳來的聲音而逐漸清醒,這才注意到自己是枕著什么東西。不知為何突然感到害臊的她連忙起身。

破破爛爛的長袍和殘破不堪的魔杖被丟在角落,此時的她身上穿著村女般的卡其色長褲與布質上衣。也就是說,有人脫掉自己的衣服后再幫她換上這套服裝,但那個人是誰才是問題。不,之前就已經被看過裸體了,事到如今才來想這些事也很奇怪。再說,女人的身體被男人看到也不需要感到羞恥。不過,心臟卻如拉警報般快速跳動,臉頰也跟著泛紅,果然還是令她在意得不得了。她苦惱著,隨即像是想起什么似地將手伸向長袍。翻找了一會兒之后,等確認指尖碰觸到的觸感是她要找的東西,她才松了一口氣。

太好了,東西還在。

「情況如何?」

她一邊撫平衣服上的皺褶,一邊佯裝鎮定地詢問。

「汽車都被燒毀了,所以我們拜托喀猶尼族幫我們將阿比斯礦運回王都。因為事發突然,所以無法安排太舒適的客車,忍耐一下吧。」

誤解她的本意的帝羅像是在找藉口似地回應道。

「這、這樣啊……」

換句話說,她一直借用帝羅的大腿,悠悠哉哉地睡了將近三天嗎?睡臉被看見了,應該沒有流口水吧。

這時,客車突然一陣劇烈搖晃,接著又靜靜地向前行駛,看來是進入有鋪設道路的區域了。

外面傳來了歡呼聲,似乎是市民出來迎接他們的樣子。

彷佛令人回想起過去的榮光,占滿整條路的喀猶尼族隊伍想必給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吧。當然,是和袋子以及旗幟上的奧格雷亞商會的印記一起。

「又在發呆了呢。您的身體狀況還好吧~?」

坎塔一臉擔憂地盯著艾莉米亞。

「沒問題。話說回來,竟然有那么多喀猶尼族愿意協助我們,是坎塔的功勞吧?」

她輕咳了一聲,如此間道。

喀猶尼族不為錢做事。除了和精靈與種族的繁榮有關的事以外,是不可能得到她們的幫助的。

「怎么可能~我才沒有那種力量呢~對吧,帝羅先生?」

「嗯,是啊。要是再讓她們繼續橫行,想必也不是精靈或喀猶尼族期望的事。所以我才會請她們幫忙。」

「原來如此。」

雖然她感覺到帝羅的目光四處游移,有些在意,但既然她們就這樣獲得喀猶尼族的協助,這件事已成事實,那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主人,機會難得,您要不要出去露個臉呢?」

「總不可能讓我這個男人當代表吧,你是最適合的人選。」

帝羅粗魯地說道。

「你在鬧脾氣嗎?」

「吵死了。」

她以調侃的口吻說道,帝羅像個孩子般噘起嘴,別過頭去。自我意識強烈的他,肯定很希望能夠獲得贊揚吧。

「帝羅。」

「什么事?」

帝羅反射性地回過頭。

艾莉米亞緩緩地牽起帝羅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前。接著,她探出了身體,在若有似無的輕柔碰觸下,將自己的唇貼上帝羅的唇。

「什……你、你干什么!」

艾莉米亞留下一臉錯愕的帝羅,重新握住撐過激烈交戰的魔杖。

她以簡易的魔法變換自己的服裝,換成了大家期望中的賢者形象。只要有一小部分的人知道真實的自己是什么模樣就夠了。

(插圖)

艾莉米亞走出貨車,翻轉身體來到了車頂上。

她從容不迫地率領著眾多的喀猶尼族。

距離廣場愈來愈近了。

對方似乎還沒到達。意料外的人馬率先抵達,讓等待的人們情緒為之沸騰。

她將魔杖指向了在陽光照射下閃閃發亮的噴水池。

水面卷起了漩渦,形成勝者的象徵——『馬』的商標。

她看見在終點揮著手等待的璐嘉和娜奧美,用力地揮手回應。

來自異世界的這個男人肯定不曉得吧。

當這個世界的女人牽起男人的手,讓對方碰觸自己的胸部并接吻代表著什么意義。



在那之后又過了一個星期,太陽一如往常,毫不客氣地釋放出自己的能量。

奧格雷亞商會周圍的環境起了變化,帝羅則是覺得自己就算成為一般市民,在商會里的地位依然像個仆人一樣。

所以,他今天也是和坎塔一起勤奮地銷售帕盧瑪特。

「但是,帝羅先生,這樣真的好嗎?你將娜奧美小姐給你的錢還給她了,還有至今為止的收入,你也全部都交給主人她們了對吧?」

坎塔以擔憂的語氣說道。

「唉,確實是有一點辛苦啦——就表面上來說。」

坎塔睜大了眼睛。

帝羅的手中握著好幾塊木牌,上面以潦草的黑色字跡寫著『奧格雷亞』。

「太扯了,賠率竟然是一賠十,到底是有多么不受世人信任啊?」

他手中的木牌是以這次的決斗為主題的、賭博專用的賭博牌,帝羅將娜奧美給自己的錢全部都砸了下去。他深信勝利是屬于奧格雷亞的,因此這對他而言是正當的報酬。

「今天有慶祝勝利的派對,我也買一些東西給寵物小屋里的家伙吧。也要給坎塔謝禮才行呢,你想要什么?不論是什么都可以喔。」

「耶~你愿意給我精子嗎?這么一來,家人就會變多了呢~好耶~」

「不,很抱歉,你還是選面包之類的東西吧。」

被坎塔嚇了一跳的帝羅連忙更正。

「咦~帝羅先生是個大騙子~」

坎塔鼓起腮幫子,捶打著他的胸膛。



奧格雷亞的派對并不是那種拘謹的眾會。廣場內設置了許多桌子,上方擺著各式各樣的食物以及飲品,采用站著享用食物的形式。而且,在娜奧美的期望下,成了人人都可以參加的派對。不僅是商會的相關人員,連毫不相干的一般市民和小孩子都很自然地一同享樂。

娜奧美帶著護衛艾莉米亞,一一向予以協助的人打招呼,親口表達感謝之意。天真無邪笑著喝飲料、吃東西的身影,以及她所說的話之中,絕無一絲虛情假意。現在的娜奧美擁有能夠緩和大家心情的氣質,那樣的人格特質并不是能夠以理論來加以說明的。

沒錯,那就是——

「領袖氣質是嗎……」

帝羅在角落的桌子旁努力地攝取食物,他口中塞了滿滿的肉,喃喃自語著。

能利用壓倒性的才能和決策能力引領大家前進,這種領導人是最理想的。不過,不成熟又總是仰賴他人,卻仍受眾人愛戴。讓這種人作為領導人的組織也不賴。

娜奧美和艾莉米亞來到了與帝羅相隔兩張桌子的距離。

那里站著一群背叛了奧格雷亞商會,也拒絕協助幫忙的業者,只見她們有些尷尬地啜飲著酒。

「這次的大獲全勝實在是太讓我佩服了。當初我們也是非常希望能夠幫上一點忙,但是卻被雷姆里亞威脅——」

其中一名長得像蝙蝠的中年女性戰戰兢兢地走向前,嘴里滿是藉口與奉承的話語。

「閉嘴!」

娜奧美出聲打斷了對方的話,吵鬧的派對會場突然陷入了靜謐之中。

所有人都在注視著娜奧美的一舉一動,很好奇她會如何處理這件事。

「老實說,我覺得很不爽。都是你們害璐嘉倒下、讓艾莉米亞身陷危險,奧格雷亞商會真的是瀕臨倒閉邊緣,我整個人不爽到很想要用力揍你們幾拳。」

娜奧美橫眉豎目地說道。

中年女性面對身高只到自己腰際的少女,全身僵硬。

「但是……」

下一秒,娜奧美便挺起胸膛,露出了笑容。

「我原諒你!如果是母親的話,一定也會這么說的。這就是奧格雷亞商會的理念。況且過去雖然已經無法改變,但我們能夠改變自己。」

周圍響起了熱烈的掌聲,人群將娜奧美團團包圍,有著同樣際遇的業者紛紛聚集上前請求娜奧美的原諒。璐嘉不知從何處現身,牽制著那些想將話題轉移到具體的協商上,趁機取得有利條件的人。

看來她們是打算從收益里撥出一部分作為罰款就了事吧。

帝羅睜大眼睛望著娜奧美。初次見面的時候,她還是個超級沒耐性的人,如今已經可以用寬容的態度去對待別人。娜奧美的成長遠度完全超乎他的預期,能夠下達正確的決斷,就是她有所進步的證明。

雖然不曉得娜奧美思考到哪一步,但這次不該和那些倒戈的業者繼續對立下去。在奧格雷亞還不算是從這場混亂中完全振作的情況下,還與對方為敵的話,她們可能會孤注一擲,共謀反咬一口。與其這樣,不如賣個人情給這塊原本失去了影響力的范圍,再次建立過去繁榮時期的流通網還比較有建設性。

「感覺進行得很順利呢,這就是所謂的圓滿結局嗎?」

不知何時出現在帝羅身旁的伊絲瑪爾以像是夸贊又像調侃的口吻說道。她拿著似乎是從派對會場里取來、有著黃綠色果肉的水果,不斷重復著把最好吃的部位吃掉后就直接丟掉的舉動。

聲音雖然和之前一樣,但外貌與服裝卻變成了流浪兒童的模樣,似乎是不想引起他人的注目。

「……一副什么都知道的嘴臉,真是讓人不爽的家伙。」

伊絲瑪爾似乎完全掌握了奧格雷亞與雷姆里亞的一舉一動。之前她受雇于對方陣營來襲擊他們的時候,或許其實是在幫助奧格雷亞也說不定。如果她真的打算與他們為敵,就不會對雷姆里亞隱瞞奧格雷亞于比賽中勝出的關鍵——也就是水瓶相關的誤會。

「我說你,面對這么可愛的小女孩,怎么會說是家伙呢。」

她調皮地將含在口中的水果籽彈飛到帝羅身上。

「你現在就只是個流浪兒童吧……不過,我姑且向你道謝好了。」

帝羅用手擋住水果籽,如此說道。

「你沒有必要道謝啊,我之前也對你說過了吧?我最討厭別人隨便碰我的玩具了。」

對于現在的伊絲瑪爾來說,這個世界和奧格雷亞商會似乎是她很喜歡的玩具。

「就是這種話最讓人不爽啊。」

帝羅為了報仇而吐出去的骨頭,被伊絲瑪爾輕易地用食指和中指接住了。

「那還真抱歉。所以呢?你接下來打算怎么做?要繼續在她們底下過著仆人般的生活嗎?還是要獨立自主,為了實現夢想而踏出一步呢?」

這種說法彷佛他只有這兩種選項可以選擇。

「都不是。我會成為后宮之王的,絕對會。為此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她們變成我的所有物,然后讓她們認同我不是仆人。這兩件事并沒有沖突。」

帝羅以一副『誰要聽你的話』的口吻,自信滿滿地說道。

伊絲瑪爾睜大了雙眼,微微一笑。那是個不知道是傻眼還是佩服的曖昧表情。

「是嗎?雖然我覺得一旦建立好的關系,是最難有所改變的,不過既然你的意志這么堅決,我也不會再多說什么了,好好地享受這個世界吧。雖然我個人是希望你去開發更多更好吃的點心啦,哈哈哈哈哈!」

伊絲瑪爾丟下這番話后,就消失在人群之中。



當天空染上了紫色時,派對也結束了。深藍色的天空開始出現閃爍的星辰,充分吸收了陽光的地板散發著淡淡的光芒,照亮了四周。

肚子里塞滿了食物的帝羅開始幫忙整理,終于從相關人員身邊解放的娜奧美迎面而來。

「你還真是貪吃耶,臉頰都沾到醬汁了。」

娜奧美如此說道,用手指抹去了帝羅臉頰上的污漬。

「能吃的時候就要多吃一點啊。我今天吃了一堆要囤起來放呢。」

「是喔。」

「怎么了?有什么事嗎?」

「姑且得向你道個謝啊,謝謝你。在遇見你之前,我一直認為男人是需要女人保護的弱小生物。不過我現在更正這個說法,男人也是挺有兩下子的!」

「不,不對喔。不是男人很厲害,是本大爺很厲害!因為我是天才啊!」

帝羅端著盤子,露出充滿自信的笑容。

「少得意忘形了!」

娜奧美的回旋踢一腳踢中了肚子。

「慢著,我正在端盤子啊!還有我肚子很脹,你這個愛踢人的習慣很差耶!」

他慌慌張張地將盤子擺回桌上,壓抑著某種就快要從嘴里涌出來的東西。

「我才不管呢!」

「不過,你也做得很好啊。你今天也很完美地完成了會長的工作。」

他朝著娜奧美的頭輕輕拍了幾下,高度正好。

「是嗎?我倒是很擔心自己做得不夠好呢。」

長長的睫毛一陣濕潤,她怯生生地仰望著他。

「每個人都有一樣的想法喔。」

自己有沒有善盡受到期待的職責呢?這是在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中才會產生的想法,而且旱必然會出現的煩惱。有時也會有進行得不順遂的時候,但是只要有一顆自省的心,人就會有所成長。

這個道理不用他特意說出口,眼前的少女應該也已經很明白了吧。

兩人陷入了一陣沉默。

不久之后,娜奧美以緊張的口吻開口說道:

「……那、那個啊,雖然現在還辦不到……」

娜奧美低著頭,垂下了目光。

「我、我的第一個孩子用你的精子也可以喔!」

「……啊?」

等理解這個拐彎抹角的說法所代表的涵義時,他發出了錯愕的聲音。

「唔唔唔唔唔~剛才的話就當我沒說吧~去死!」

他的腹部再次遭受到一股沖擊,但這次的威力卻減弱了許多。

帝羅再度掩口,一臉呆滯地目送娜奧美的背影離去。

「真有一套耶~帝羅先生很受歡迎呢~精子的身價急遠飄漲喔!坎塔也覺得很開心呢。」

同樣在幫忙整理的坎塔靈巧地以雙手、雙肘和頭端著餐具,迎面走來。

她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嘲弄帝羅。

「不,麻煩讓我作為男人的身價上漲啊。」

帝羅當然希望自己受歡迎,也想做該做的事,端到眼前的肉一定要吃,而且還要再來一碗。不過,若是說到欲望的話,他追求的不是這么開放的男女關系,男女之間要有些情趣……應該是要更軟綿綿的后宮才對啊。

「哎~是這樣嗎~?不過,你已經跟女王陛下約好了不是嗎~」

「是、是那樣沒有錯啦……」

坎塔的話讓帝羅一時為之語塞。

當時,帝羅拚了命地想要說服喀猶尼族。

坎塔帶他去的喀猶尼族村落里,有帶領著數千頭喀猶尼族的女王。在擁有三支角、金黃色毛發的女王面前,坎塔恭恭敬敬地完全不幫腔,所以他只好自己想辦法。

剛開始,帝羅盡可能地想了與奧格雷亞長年的互助關系有關的各種理由,試圖說服她,卻全都遭到駁回。最后,他思考著她們最想要的東西是什么后,迫不得已地抱著被拒絕的心理準備喊道:

『你們想要的是男人吧!那么我會成為人人都想被我抱的最優質的男人,讓你們想生多少就生多少!所以,助我一臂之力吧!』

這是自暴自棄的宣言,所以他也沒有抱持任何期待,沒想到女王竟然點頭答應了,而且還將當時在場的所有伙伴都借給他。

「我們的壽命比人類還要來得長,所以可以耐心地等待,但是對女王陛下毀約是很恐怖的喔~就算投胎轉世也會追到你的~順帶一提,以前曾經有個男人許下相同的約定后卻逃跑了。那個人躲海中、空中、土壤中,以魔法四處隱匿自己的身影。但女王陛下變成了魚、龍、大蚯蚓,不斷地迎杵他,等她有一人終于抓到對方的時候,那男人經過長年的逃逸,已經脆弱到就連枯葉掉落的聲音都讓他渾身止不住地顫抖喔!」

坎塔的一番話將帝羅拉回現實中,他的心情相當郁悶。

雖然不后悔,但就某種意義而言,他可能被最糟糕的對象賣了人情也說不定。

「雖然我夸下了那樣的海口,但最優質的男人究竟是什么樣的男人啊?」

過去他認為只要錢夠多,就是好男人。但是,現在他開始認為好男人的條件應該不只是這樣才對。

「誰曉得呢~總之,會當主人與娜奧美小姐的小白臉的人應該不夠格吧~」

雖然是比想像中還要辛辣的發言,她說的卻一點也沒錯。即使已經能夠自己賺取伙食費了,但其他需求還是必須仰賴奧格雷亞商會。

「哎,馬上就會讓你刮目相看了啦,到時候人人都會搶著要我的精子喔。」

他以開玩笑的口吻說著。這條邁向后宮之王的路,他才剛踏出步伐而已。

「就是這個氣勢!到時候請讓我當第一個精子接收者!」

貫徹始終的坎塔向帝羅提出強烈要求。

「我說啊……」

「我可以變成各種樣貌喔?璐嘉小姐那樣的魔鬼身材比較好嗎?還是主人那種纖細苗條型的?我也能變成會長那樣的小女孩喔。帝羅先生喜歡哪一種呢?」

「……那、那邊還有盤子沒收!」

帝羅像是逃難似地匆匆離開現場。

「啊啊~!帝羅先生!對不起!我忘記轉達正事了~!璐嘉小姐在找你~!不是辦公室,是去她的房間喔!」

帝羅右手端著盤子,揮了揮左手,表示自己聽到了。



遠遠整理完盤子后,帝羅馬上去洗了個澡,此時就站在璐嘉的房門前。

「……打擾了。」

他輕輕地敲了敲門,走進房里。屋里似乎點著薰香,飄蕩著一股香草般甜膩的香味。

「你來啦~呵呵呵呵,啊,把門鎖上吧。」

璐嘉在床上撐起上半身,如此說道。她只穿著一件貼身襯衣,而且很薄,那如花園般的地帶一覽無遺。從她單手拿著玻璃杯的樣子來看,她已經微醺了。

「首先,真的很謝謝你,我打從心底感謝你。如果沒有你的話,這個商會已經垮了。」

璐嘉客氣地向他道謝。

「別這么說,要說謝謝的是我才對。若不是你,我早就死在那座森林里了,我們彼此彼此。」

帝羅恭恭敬敬地低下了頭。

「騙人~你現在心里應該想著『我真厲害』吧?」

「是呀。老實說,我覺得『本大爺超帥的』。有點得意忘形了。」

瞬間被璐嘉識破的帝羅撤回前言。

「沒關系呀~我們這里沒幾個像你這樣的男孩子,很有魅力喔。」

璐嘉調情似地瞟了他一眼。

「那個……坎塔跟我說你在找我……」

他咽了一口口水,裝模作樣地說道。

「是呀,其實你應該也明白的吧?就是指報.酬的事呀。」

「是。」

這一刻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帝羅在心中擺出了勝利的手勢。沒錯,雖然他佯裝成不是很在意的樣子,但其實他很期待,非常期待。

「因為你非常努力,所以這是特別報酬!超越搓搓揉揉的事也OK~」

璐嘉用雙手比出了大大的○,如此說道。

「你是說真的嗎?」

為了不讓自己露出貪婪的表情,他努力保持鎮定。

「是呀。不過,那個……說來丟臉,我到這個年紀還沒有進行過初次播種的儀式呢。所以我沒自信自己是否能做好,沒關系嗎?感覺帝羅比其他人更瞭解這種事呢。」

在這個女權至上的社會里,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女性來主導,即使是這種事也不例外吧,也難怪璐嘉會感到羞恥了。

「是、是的,我的經驗也是零,可是我會努力加油的!」

帝羅比出敬禮的手勢,干勁十足地說道。

謝謝你處男,再會了處男。

「這、這樣啊,那么還請多多指教。」

看她這樣子低下頭,自己也跟著緊張起來了。一瞬間,腦海里叫做「理性」的那個天使大喊著「這種事太骯臟了!」,他的大腦以怒濤般的氣勢開始辯解。

一點問題也沒有。在這個男女比例失衡如此嚴重的世界,要維持一夫一妻制在物理上來說是不可能的,必定是一個男人配上好幾個女人,像馬一樣『配種費,一次多少』的形式在繁殖的。貞操觀念肯定也和地球大不相同。況且這只是報酬,妥善完成工作后沒有領取報酬就不夠專業了。沒錯,這是身為專業人士應有的正當行徑。而且,要成為后宮之王的話,需要累積這方面的相關經驗,甚至也和如何讓女生開心有所關聯……

當然,惡魔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催促著快上。豈止是推他的背一把,簡直就是用踹的了。

「那我就來指教啦啦啦啦啦!」

帝羅如某個怪盜三世般,以全裸之姿朝床鋪縱身一躍——他的身體于著陸前在半空中停住了。

「什……么?」

帝羅就維持這個樣子被轉了一個方向,以五體投地之姿轉向了門口。

艾莉米亞就站在那里。

雖然是一如往常冷淡而面無表情的模樣,但其溫度之低超過了液態氮。

「面對不聽話的家畜,有三種處罰方式。第一種,在犯錯之際予以電擊。第二種,將痛楚烙印在他的靈魂上,讓他看到鞭子就會溫馴得不得了。第三種,去勢。來吧,選一個。」

「那個,艾莉米亞小姐,那個……不是那樣的,這是身為一個專業人士基于職業倫理上的問題……」

「是嗎?我不曉得家畜也有倫理觀念呢。如果去勢的話,應該會變成更瞭解倫理的生物喔。」

房間的門確實有上鎖,但想必對賢者是不適用的。帝羅被移動到手扠著腰的艾莉米亞面前,調整成跪坐的姿勢。

他現在才發現艾莉米亞身后跟著娜奧美和坎塔,坎塔像是在說「搞砸了」般地吐出舌頭,至于娜奧美則是在做助跑的準備動作。

奇怪,這是什么似曾相識的感覺?

「璐嘉,抱歉,沒敲門就進來了。坎塔向我報告,本來應該在娜奧美房里就寢的危險生物逃走了,因此我判斷為緊急事件。」

艾莉米亞看都不看帝羅一眼,徑自向璐嘉低下了頭。

仔細一看,她頭上別著自己送她的發飾,身上穿的也不是平時那件枯燥乏味的長袍,而是布料十分高級的百褶裙與襯衫,是相當干勁十足的裝扮。

或許這是為了讓他看而做的打扮也說不定。

帝羅突然覺得自己真是個罪大惡極的罪人。

不對,自己一點錯也沒有。畢竟艾莉米亞又不是他的戀人,就算是被反過來求婚了,也不適用于來自異世界的他。所以,就算自己看了璐嘉的裸體,要跟她做這個、做那個的也沒有任何問題!

但眼前好像不是說這種話的場合。

「你這個~性獸啊啊啊啊啊!」

呈一直線飛躍過來的腿直接擊中他直到剛才為止還很熱血沸騰的部位,然而身體卻因為魔法的關系,在全裸跪坐的狀態下一動也不動。

啊啊,他好像有點可以理解武士在切腹之前的心境了。

至少,讓他當個悶不吭聲的日本男兒吧。帝羅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