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美少女商會的異邦人

3 ~商會支柱~

第一卷 美少女商會的異邦人 3 ~商會支柱~

「呀吼~啊,工作是多么地美好啊!」

帝羅抱著小圓打滾,他將小圓最喜歡的廉價酒潑在身上,自己偶爾也喝上幾口。酒精在喉間留下了燃燒般的熾熱后,流向了胃。

「耶~大人的味道!」

酒的味道苦澀又難聞,但帝羅此時沉浸在用自己賺來的錢買酒喝的行為中。

那些珍禽異獸似乎也受帝羅的好心情影響,在一旁歡樂地喧嘩著。

坎塔面帶微笑地望著眼前的景象。

這時,艾莉米亞推開門走了進來。動物們誤以為是放飯時間,紛紛聚集過去。

「咦~是主人呢。但是,現在還不到吃飯時間呀。」

「飛飛、啵。」

艾莉米亞一說完,所有動物便安靜下來,離開她的身邊。看來似乎調教得很成功。

她緩緩地走向帝羅。

帝羅彷佛警戒般地抱緊小圓。

「干、干嘛?我是用自己賺來的錢買的,寵物應該有吃自己喜歡東西的權利吧!」

認為肯定會被責備的帝羅將酒藏到了小圓的身體里。

「我什么都還沒說,為什么帝羅要那么警戒我呢?」

艾莉米亞露出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像純真的小鳥般歪著頭。

「還不是因為你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突然攻擊人。」

帝羅像要展示證據似地露出了臉頰上的擦傷。

「那、那是突然襲擊我的帝羅不好。」

艾莉米亞眼神四處游移地說道。

「所以我就說應該有更好的方法啊……」

「比起這個,主人您怎么會到這里來呢?」

就在事情即將演變成麻煩的情況之際,坎塔打斷了對話。

正如坎塔所說,明明還不到喂食的時間,她為什么會特地過來呢?

「我有事要問帝羅。」

艾莉米亞對坎塔的話點頭示意之后,開口說道。

「好啊,有什么事?」

「我從娜奧美那里聽說了,你的打掃功力進步到跟剛開始的時候相比簡直判若兩人。而且,優赫也不像是有放水的樣子。這是怎么回事?」

「喔,我和其他人沒有什么兩樣啊,你看這個!」

帝羅將枕邊的書丟給艾莉米亞。

艾莉米亞將魔杖指向書本,并且讓它飄浮在半空中。

「你希望再被火燒一次嗎?」

「不是!不是啦!你翻到一百二十四頁——啊,我是指標記在下面的號碼——翻開那一頁!你應該也看得懂我們的文字吧!」

「透過帝羅的話倒是可以間接看得懂。」

艾莉米亞獨自翻開了飄浮在她面前的書。

「寫這本書的大叔說,觀察熟練的工作后,分解動作和順序是最有效率的工作方式。不過,這本書最重要的內容不在這里就是了。」

「……」

艾莉米亞眼神閃閃發亮,全神貫注地翻閱著內頁。

將自己喜歡的書拿給別人看的感覺并不差,尤其是這種學術相關的書籍,一般都不會有人感到有興趣。

「你喜歡看書嗎?」

「喜歡,要是我知道這是書,早就沒收了。」

「那本書可不便宜喔,你想拿走的話,要記得付我錢。」

帝羅以戲謔的口吻說道。

「資深的清潔婦無論是打掃、洗衣服都處理得很好,但是還是有拿手和不拿手的差別。所以我就去找出在每一項工作里做得最好的人,并記下她們的優點。畢竟人類只要有了習慣就很難改掉了,也有人的做事方式雖然沒效率,還是養成了習慣。不過,用看的和實際去做完全是兩回事,所以我都趁晚上時偷偷練習。」

如何在只有微弱燈光的商館里不發出聲音這點,費了他好一番功夫,但一想到可以像這樣看到艾莉米亞熱衷地閱讀自己的書,就覺得這樣的付出也不算什么了。

「主人,對不起。因為帝羅先生看起來很可憐,所以我就讓他進入館內了。」

「只要最后有關上門就沒關系。比起那個,這本書是一本記載著如何管理員工工作的書,我這么想是正確的嗎?」

艾莉米亞在短時間內掌握了異世界書籍的要旨,固然令他驚嘆,但這同時也是個推銷自己的機會。他若無其事地繼續說明。

(插圖)

「嗯,是啊。你們的管理方式都是憑藉領導人的經驗和直覺的『經驗管理法』對吧?你們有想過讓工作內容細分化、單純化,或是讓工作方式標準化后統一管理嗎?」

「我們從來沒想過有那種方法。」

看見艾莉米亞帶著敬意的眼神,帝羅不禁在心中竊笑,決定撒一個小謊。

「我還知道很多事情喔。」

他藉著酒力,開始夸下海口。

「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我是……近江帝羅大人啊!怎么樣?只要有心,我什么都做得到!」

「不過是像平常人那樣打掃而已,你覺得你的評價會因此而大幅提升嗎?」

「唔。」

帝羅一時為之語塞,他似乎有點得意忘形了。

「……不過,稍微修正對你的評價也行,我讓你從寵物升格到仆人吧。」

艾莉米亞翻完書后,以平淡的口吻如此說道。

「真的嗎?」

這下可出人頭地了,再怎么說他可是從動物升格為人啊。

「女人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相對地,我想要暫時跟你借這本書。」

「那倒是沒問題……你要說的就這些嗎?」

「差點忘了……娜奧美準備好你的房間了,她托我來叫你。」

艾莉米亞像是回過神般闔上了書。

「哦,真的嗎?那家伙信守約定了嗎!這下終于可以安穩地入睡了。」

老實說,他并沒有期待會有其他好處,看來那家伙似乎是個相當注重人情義理的人。

「約定?娜奧美穿著仆人般的服裝也跟那個約定有關嗎?」

「呃~她那樣也挺好的不是嗎?」

帝羅覺得如果說明來龍去脈,艾莉米亞一定會生氣,只好支吾其詞地回應。

「帝羅先生~太好了呢~」

「是啊。」

他朝有如自己的事情般高興地拍著手的坎塔豎起了大拇指,同時對于只有自己受到這種待遇感到歉疚。

「吶,坎塔沒有自己的房間嗎?」

「謝謝你的關心~但是,我是自己想要待在這里的,這里很舒適唷~在床上睡的話反而會靜不下心來呢。」

「那就好……總之,多謝你的照顧。」

帝羅誠摯地低下頭。

「我沒做什么大不了的事喔~今后也要好好加油喔~」

在笑容滿面的坎塔和珍禽異獸們的目送下,帝羅和艾莉米亞一同離開了寵物小屋。



「主人,辛苦您了。我有些話想要告訴您,不知道您是否方便呢?」

身穿女仆裝的娜奧美在門口等待,畢恭畢敬地朝他一鞠躬。

那姿態彷佛是良家婦女在服侍更高地位的人,比平常看起來更像個千金大小姐。原本豐富的表情也驟變為面具般面無表情,看來娜奧美相當生氣。

「娜奧美,你吃壞肚子了嗎?」

「沒有,我非常健康……那么,我已經依照主人的期望準備好房間了,從今以后就在我的房間里同寢共食吧。」

「不,我確實是說了要改善對我的待遇啦——」

這樣聽來不就像是他說了希望能和娜奧美住同一個房間嗎!

「娜奧美,你好奇怪!為什么要稱帝羅為主人呢?況且,男女共處一室搞不好會有什么萬一,這樣不行!」

艾莉米亞開口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就當作是提升身為女人的聲譽,老實地放棄吧。我這么做都是為了守護商會的名譽,艾莉米亞,請你諒解。」

娜奧美故意跌坐在地上開始哭泣。

「帝羅。」

艾莉米亞靜靜地繞到帝羅身后,以令人不寒而栗的冰冷語調說道。

「不、不是這樣啦!我什么事都沒做喔?——娜奧美,你這家伙太卑鄙了!」

「請您不要動怒,我只不過是個必須絕對服從主人的可憐仆人。」

娜奧美的身體夸張地前后擺動。

「帝羅,坐下。」

「艾莉米亞,你好像誤會了什——」

「坐下。」

艾莉米亞吐出簡短語句的同時,他戚到自己的身體異常沉重。

「哇、怎么回事、這什么、身體自己……!知道了啦!請讓我修正,我不要什么約定了。娜奧美,不對,娜奧美大人啊啊啊。艾莉米亞、慢著、等一下、那個紅紅的東西真的不太妙,那不只是會燙而已啊!不行、真的不行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看見娜奧美在艾莉米亞身后拚命地忍住笑意。

真讓人不爽。不過,比起溫順乖巧的模樣,還是露出笑容的她比較可愛。

他不禁在心里這么想著。



「啊~真痛快!你就是不知道自己有幾兩重才會落得這種下場!明白了嗎?仆人!」

依然穿著女仆裝的娜奧美高傲地挺起胸膛大聲說道。

「帝羅,真抱歉。」

某種冰冷的東西貼上他火辣辣的背部,似乎是艾莉米亞施展魔法所變出的治愈術。

「我差點以為自己要沒命了,怎么回事,說幫我準備了房間也是騙人的嗎?」

「嗯?啊,那倒不是騙人的,約定就是約定,你就來我房間吧。」

「哎?」

艾莉米亞發出錯愕的聲音。

(插圖)

「等一下,艾莉米亞,好冰啊!」

他感到背后那股涼意的溫度急遽下降。

「娜奧美……你是認真的嗎?」

「總不能讓男人擁有一間完整的房間,讓他以仆人的身分待在這里也比較自然吧?」

這種說法讓人很不滿,但能夠在可以遮風避雨的地方睡覺,他就很感激了。

「可是,如果是那樣的話,也可以在我的房間……」

「艾莉米亞那么忙,房里有個這么令人煩悶的家伙,應該會覺得很困擾吧?」

沒那回事,自己一定會成為一個散發負離子的療愈系吉祥物的。

「我倒是無所謂。」

「是嗎?不過我已經跟璐嘉說了耶。」

娜奧美以輕率的口吻如此說道。

帝羅不明白艾莉米亞究竟在介意什么,她該不會以為自己會偷襲娜奧美吧?若真是這樣,還挺令人感到遺憾的。

「明白了,那么我要回去工作了——帝羅。」

「什么事?」

「你要是敢偷襲娜奧美,我就殺了你。」

艾莉米亞以嚴厲的口吻說完后,再加上銳利的一瞥,離開了房間。

「吶,那家伙到底在生什么氣啊?」

「我哪知道啊,八成又是你對艾莉米亞做了什么失禮的事吧?」

娜奧美歪著頭。

「不對吧,我覺得好像不是那樣……」

「不過,艾莉米亞畢竟是人類,多多少少也會有心情煩躁的時候呀。好了,趕快到我房間去吧,我告訴你一些有趣的游戲。」

娜奧美心情愉悅地開口邀約。

「比起那種事,還不如給我工作,工、作~我需要錢啊。」

帝羅像是討糖吃的幼兒般伸出了手。

「什么嘛!枉費本小姐好心想要告訴你,區區一個仆人也敢拒絕?」

娜奧美噘起了嘴。就算她這么說,但自己可沒有閑情逸致玩耍啊。

「不是啦,我去了有錢可拿嗎?」

「怎么可能會有啊!」

「既然如此我不去了,我才不做白工呢。話說回來,你難道都沒有朋友嗎?」

「當、當然有啊!既然你這么說的話,你就一輩子待在這里整理資料吧!」

娜奧美朝著門口奔去。

「喂~你要去哪啊!話說,你也該工作才對吧!」

「吵死了,我要去睡覺了!」

「真是的,為什么女人總是翻臉比翻書還快啊……話說回來,那家伙為什么不愿意工作啊?」

他一邊抱怨著,一邊搔了搔頭。

「先做什么好呢……再怎么說,這里未免也太亂了吧。」

他望著房里的慘狀,忍不住嘆了口氣。

「總之就先打掃一下吧,畢竟那家伙都這么說了。」

他嘀咕道,開始靜靜地著手整理。

因為沒有作業量或時間上的限制,和平時的清潔工作比起來要輕松多了。

他環視了散落一地的紙張后,將資料分成了三大類。

與商品交易有關的財務報表,回報近況和銷售情況的資料——她們似乎在鄰近的城市設有分店,最后則是與工作無關的私人信件。

他從收納清潔用具的倉庫里搬來了三個空箱子,將與工作相關的資料依照時間順序排列,帳務報表則是按照商品類型分門別類后收進了箱子里。

他從分類到私人信件的資料中拿起了一張紙,上方以淺色的墨水寫著追悼文:『愿約書亞會長在光神的引領下安穩長眠』。

「原來如此,會長……也就是那家伙的母親,最近過世了啊……」

失去親人,會是什么樣的心情呢?肯定是失落到就算不工作也能夠被諒解吧?再怎么說,他也完全想像不出來。畢竟對自己而言,可以稱為父母親的生物早在失去以前就不曾存在過。



「呼……」

等他整理完畢,終于可以休息的時候,太陽也已經下山了。

「這樣就大功告成了。」

為了能夠清楚分辨箱子里各別裝著什么資料,他攤開娜奧美揉成球狀隨手亂丟的紙,在紙上寫下類別后,一一夾進箱子里。

手上沾到了黑色的油墨,衣服也因為汗水而濕答答的。

「好想洗個澡啊。在小屋的時候,只能勉強用水沖掉汗而已啊。」

「娜奧美在嗎?幫我簽個名。」

門口傳來了三下敲門聲。

「啊,會長現在不在位子上。」

「唔……這個聲音,你是誰呀?」

門被推開,對方踏進了房間內。

「哇。」

他不禁驚呼出聲。踏進房里的是名女性,她穿著熱褲以及無袖背心,帝羅的視線停留在對方的胸前。

「噢,咪咪大革命,咪咪復興時期……」

艾莉米亞的胸部已經不算小了,但這個人完全是不同層次。她豐滿的胸部宛如兩顆大西瓜,黑色的長發垂落在乳溝上。胸部很大,臉卻很小,澄凈透澈的雙眸,高挺的鼻梁,點綴著淡淡口紅的嫵媚雙唇。不像艾莉米亞給人冷淡的印象,而是帶著像是能夠包容一切的溫暖。總而言之,是個極具魅力的美人。

「啊!就是你吧?你是帝羅對吧?」

女子大步走向帝羅,接著一把抱住了他。

「嗯,真可愛!好想養!」

啊……這肯定是神賜予辛勤努力的自己最好的獎勵啊。帝羅一邊將臉埋進對方的乳溝,一邊這么想著。

「啊~好棒啊,這個溫柔地將手指反彈回來的觸感,像暖爐一樣溫暖的體溫,填滿整個臂膀的大小,太完美了!抱起來的感覺太舒適了!好想當抱枕喔!」

「謝謝夸獎。不過我還沒有洗過澡,要是很臭的話就抱歉了。」

帝羅回應道,順勢將手伸向胸部。他的原則就是可以撒嬌時就要盡情撒嬌。

「嗯~不過,房間變得乾凈許多了呢。」

我揉。

「是你做的嗎?」

「是的,是會長叫我做的。我將資料分成財務報表、營業報告書和私人文件三大類。」

我再揉。

「是喔,不好意思讓你這么辛苦,可是這些資料其實是一年前左右的東西。我整理好之后拿到這里來,結果被娜奧美弄得一團亂呢。」

她像在安撫小孩子似地撫摸著帝羅的頭,以歉疚的語氣這么說。

「是這樣啊……」

我揉了又揉。

雖然自己花費半天所做的事都白費了,不過胸部的觸感很棒,也算是圓滿了。

(插圖)

「你整理完這些資料后有什么感想嗎?」

美麗的大姊姊帶著試探性的口吻詢問。

「商會整體的貿易量減少了呢。還有,從寄給前任會長的追悼文數量看來,現在的貿易對象明顯地大幅減少了。他們似乎是將貿易商品鎖定在高利潤的品項上,以往是主要貿易商品的日用品,貿易量反而減少了。由營業報告書來看,會不會是有其他的競爭對象呢?感覺有一部分的需求量都被他們搶走了。」

我繼續揉。

雖然身體很誠實地沉迷在胸部上,頭腦依舊冷靜地分析著情況。

「小艾莉說她撿了個有趣的東西回來,看來是真的呢。好,今天開始,你就由我——璐嘉.薩爾維多接手了!現在馬上到我的房間幫我一起整理資料吧!」

這個人似乎在商會里擁有一定的權力,如果情況允許,自己也想協助她。

可是輕舉妄動的話,一定又會挨罵的。

「這件事我還得和艾莉米亞或娜奧美商量,還有我希望能得到洗澡的許可。」

「我準許你洗澡,完成之后你愛怎么洗就怎么洗。」

璐嘉拍著胸脯如此說道。

「呃……那么工作的酬勞有多少呢?」

「胸部摸到飽。」

「我去。」

秒答。



這里是辦公室。

帝羅彷佛看見了真人版的圣德太子。

「拜托你們饒了我吧,我是看在過去受到前任會長關照的情分上才會忍耐至今,但是忍耐也是有極限的啊!就連我這種熟客都無法如期拿到商品!你們會長到底是在做什么啊!」

體型如圓木般的中年女性一臉激動,說得口沫橫飛。

「非常抱歉,我們目前正從南方調貨過來,一旦商品送達,便會立刻送去給您。我們會在金額上給您折扣,屆時再一并給您。」

璐嘉打從心底帶著歉意說道。

「我們也希望你們能夠在價格上表示一點誠意,不然年輕的客群都被『鳥』給搶走了,畢竟他們可是賣得很便宜啊!如果是前任會長的話……」

在圓木體型的女性身旁,一名纖細、臉色蒼白的女性插進對話,有如嘆息般地說著。

「關于這一點,我們之前已經達成協議了喔。最近狀況比較嚴峻,希望你們能夠共體時艱。相反地,我們在交付商品的時候,會不計較利潤給予優惠低價。我們是這么約好的。」

璐嘉這次換上與剛才不同的嚴厲口吻,態度堅決地拿出合約書來牽制對手。

「那是因為我們沒有料到情況會這么嚴重啊!」

「只要忍耐到我們和阿爾薩斯族的貿易正式開通那一天就好了。」

璐嘉從椅子上起身,走到兩人面前,牽起她們的手,有如叩拜般地將額頭貼上去。

「真的有忍耐的價值嗎?」

臉色蒼白的女人彷佛銳氣被削減般地詢問道。

「我們已經討論過很多次了吧?阿爾薩斯的村落出產的阿比斯礦所制成的寶石,是精靈最喜愛的媒介體,也是極為稀少的資源。而敝商會一手包辦了這個資源的穩定供給量,您應該明白這其中代表著什么涵義吧?」

「我們倒不是不明白,只是再這樣下去連養家活口都有困難啊。」

「請別這么說,還要請您多多幫忙。我明白情況很嚴峻,但如果少了您們的協助,我們僅存的希望之火也會跟著消失的。」

璐嘉以有如真的要消逝般的嗓音說道,緊閉著雙眼。

「可是啊……比如說,等你們成功的那一天,分配利益的時候不多給我們一些的話,我們心中的蠟燭可是都要熄滅了呢。」

體型像是雞骨頭的女人擺起架子說道。

「是嗎?我明白了。既然您話說到那個份上也沒辦法。若是您對我們的不信任大到您不惜要推翻約定的話,我們也有我們的矜持。不如就照您喜歡的去做吧?」

璐嘉突然放開了手,像是拒絕兩人般地轉過身,如此說道。

語調聽起來像在生氣,但從帝羅那邊的角度可以看見璐嘉揚起了嘴角。

「你、你這樣像話嗎!就算我們去投靠另一邊也無所謂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但是如果我們無法彼此信任的話,當然也就無法合作了。況且,應該沒有人會相信一個夏天聲聲唾棄,冬天突然投懷送抱的人吧?不,即使是『鳥』也不會想要照顧晚來的蛋吧?」

「我、我們才沒有半點要背叛的意思呢,你說是吧?」

「是啊,只不過是確認一下罷了。」

「是嗎?很高興您們都能夠諒解。如果還有其他疑問,請別客氣盡管提出來。」

璐嘉轉向兩人,像是宣告話題結束般地深深一鞠躬。

臉色原本就很蒼白的女人,雙唇像是死人般地發紫,至于圓木女則是將身體瑟縮到如樹枝般微小,兩人一前一后地離開了。

她又是勸進,又是安撫,又是哄騙,又是威脅,用盡各種方式說服了心懷怨懟的人。不只是商會外部的相關人員,商會的下屬也陸陸續續跑來尋求指示。帝羅連茶都還來不及端,只見那些人接二連三地來了又走。

他連插話的空檔都沒有,只能以壯烈來形容。

大家都是賭上自己的生活。不能帶著半吊子的心態妥協,也不應該妥協。牽扯到利益的言語戰爭,迫力十足。

人數多到形成隊伍的事情一一處理完畢后,傳來了一聲嘆息。

「辛苦了。」

帝羅一臉欽佩,為了慰勞璐嘉而朝著她的身體伸出手,幫她按摩肩膀。

「哎呀,不摸胸部不要緊嗎?」

璐嘉以取笑般的語氣說著。

「看見剛才那幅景象,我連性欲都沒了。」

「對吧~不過那些還算是好人唷,她們會來抱怨就代表還有協商的余地呢,當然,放棄我們的也大有人在。啊,那里!就是那里,用力一點!」

「是因為『鳥』的關系嗎?」

他從手指換成了手肘,回應璐嘉的要求。

「是呀。帝羅是從別的世界來的吧,這么說,你不知道『鳥』的事啰?」

「是的。」

他從揉捏換成節奏性的捶打。

「我們商會的商標是仿照像坎塔那種喀猶尼族的姿態制成的,至于競爭對手——雷姆里亞商會的商標則是神鳥,所以才會被通稱為『鳥』。她們原本是大陸的大商人,只是最近業務也拓展到這里來了,畢竟規模還是不一樣的啊。啊,下面也麻煩一下!」

他沿著肩膀到腰際的曲線按壓。

「雖然我大致上有個印象了,但我連這個世界里有幾塊大陸、這里又是哪里都一無所知。」

「如果你想知道的話,我房里的書你可以自己拿去看唷。啊,謝謝你的按摩,已經可以了。」

她重新調整好姿勢后將手伸向資料,休息時間似乎已經結束了。

「謝謝。對了,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什么問題呢?」

「該怎么說才好,有沒有什么工作是我能幫你分擔的嗎?舉凡管理生產和流通、監督組織,全都由璐嘉小姐一個人做,再怎么說都太過操勞了。」

「并不是只有外人才擁有『放棄』這個特權的唷?」

聽到帝羅的話,璐嘉露出了有些寂寞的笑容。

「啊,抱歉,問了這么私人的事。」

帝羅為自己的輕率感到羞愧。

但是,他忍不住就說出口了。她一個人要負責的領域也太過寬廣,帝羅知道她是那種就算勉強自己也要達成期望的類型,這讓他相當擔心。

「沒關系、沒關系。比起這個,你先去洗澡吧,現在的話應該可以盡情地泡澡喔。」

「謝謝。」

繼續待在這里也只會讓她更顧慮自己而已吧。帝羅一鞠躬后,離開了房間。



「哦~好棒啊!」

帝羅原本以為浴室沒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低估了衛浴設備,因此大吃了一驚。

這里是商館的最高樓層。

墻面全都是以玻璃打造而成,能夠看見外面。那一瞬間,他的腦海里浮現了下次可以來偷窺璐嘉或艾莉米亞入浴的想法,可惜的是,墻面的設計似乎是里面看得見外面,外面卻看不見里面。

除了遠處的王宮和教會的尖塔以外,這棟商館應該是這個都市里最高聳的建筑物,街道的樣貌一覽無遺。

地板是由類似玄武巖的黑色粗糙石頭鋪砌而成,不易打滑。

喀猶尼族樣貌的雕像口中源源不絕地流出熱水,填滿了浴池。

帝羅手里只拿著一條綠色的粗布,那是他去要來的全新抹布。

這個世界也有類似肥皂的東西,但實在是過于高級,讓他這種身分地位的人遲遲不敢取用。

雖然有木桶卻沒有浴室椅,帝羅只好直接坐在地板上。墻面有著透明的玻璃水管,扭開后一旁的水龍頭就會有熱水流出來。玻璃水管一路延伸到下方,似乎是直接從地底下汲取水源,真是厲害的技術。玻璃水管上密密麻麻地刻劃著由文字和圖案組合而成的復雜咒語,不停閃爍。

「是魔法嗎……」

他自言自語道,一邊沖去身上的汗水和污垢。接著是洗頭,但不用洗發精的話就洗不乾凈啊……正當他這么想時,有人拉開拉門,走了進來。

「主人,今天一整天也辛苦了~」

「嗯,坎塔也辛苦了。」

口齒不清的嗓音和平淡的語調,帝羅一察覺這些聲音的主人是誰后,便迅速跳進了浴池里。

(別突然進來啊!這不是害人不自覺潛進水里了嗎!)

嘴里吐出了泡泡,無法長時間待在水底下的他為了尋求氧氣,只好探出水面。

「啊,帝羅先生,你好~」

「唔!你怎么在這里!」

咚!

艾莉米亞以左臂遮住胸部,用右手扔出了魔杖。

她的魔杖前端精準地擊中了帝羅的太陽穴,他感到腦袋劇烈搖晃般的痛楚。

「偷窺,第三次。」

艾莉米亞雙唇顫抖著,冷靜地燃起怒火,以努力壓抑住的嗓音說道。

「很痛耶!我才沒有偷窺!我有得到璐嘉小姐的許可啊!話說回來,你為什么連洗澡也要帶著魔杖啊!」

「行使者和魔杖是生命共同體,片刻都不能離開身邊!」

「不過你對待它倒是挺隨便的啊!」

「好了、好了。主人,帝羅先生,我們開心地泡澡吧~」

艾莉米亞還沒進入浴池臉頰就已經染上了一陣潮紅,她背過身。

「墮落源自弱點。」

艾莉米亞如此嘟噥道,帝羅的頭部朝下,有如打了石膏般僵硬且動彈不得,看來對方似乎不打算讓他看到裸體。

「我明白了。雖然這并非我的本意,看在坎塔的面子上我就原諒你吧。」

艾莉米亞和帝羅并排沉入浴池當中,在帝羅的視野中,只看得見水面上的波紋。

「啊~好舒服呀~」

坎塔喧鬧著,在寬敞的浴池里開心地以狗爬式四處游。

明明就在身邊,卻看不到艾莉米亞最重要的部位。帝羅拚命地轉動眼球,好不容易才看見的側乳卻被臂膀保護得密不透風。

就在這時候,浴室的門被用力地打開。

「等一下,璐嘉!很癢啦,快住手!」

「有什么關系,已經很久沒一起洗澡了呀~我們互相幫對方刷背吧?」

「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真是的~」

新加入的兩個高亢嗓音,讓他和艾莉米亞的對話中斷了。

「好,那么,我再去洗一次頭好了。」

帝羅一邊吹著口哨,一邊很自然地準備從浴池里起身。

「不行。」

他的身體瞬間僵硬,頸邊感受到魔杖堅硬的觸感,身體在像是被巨人按住肩膀的強大力道下沉入了水中,變成了正坐的姿勢。

「為什么!」

「帝羅一定會以下流的眼神看著璐嘉她們。」

「才、才沒那回、事……喔?」

帝羅的目光四處游移。就算脖子被固定了,只要沒被遮住就能偷看得到啊!

「啊,什么嘛,帝羅你在啊?」

「如何?這里的浴池很大吧?」

娜奧美和璐嘉的腳步聲愈來愈近。

不管他再怎么努力,目前也只看得到膝蓋以下赤裸的腿部。

「是璐嘉同意讓帝羅洗澡的嗎?」

艾莉米亞以責備的口吻詢問道。

「對,是我沒錯,有什么問題嗎?」

「洗澡本身是沒有什么問題,但是至少也該將時間錯開吧……」

「無所謂吧?話說回來,艾莉米亞你也變得太紅了吧,水很燙嗎?」

「如果是在別的時段浴室里出現了男人,狂熱的信徒們一定會來抱怨的,像現在這樣只有干部在的話也比較妥當不是嗎?」

璐嘉和娜奧美對于艾莉米亞的抗議毫不在意。

「話是這么說沒錯啦……」

「唔唔唔。」

在對話進行當中,帝羅為了設法拜見眼前的景象,將水當成鏡子,拚命地凝視著水面。

「你在做什么呀?艾莉米亞跟帝羅今天都好奇怪喔。」

拿著木桶的娜奧美伸出纖細白皙的手,舀起了被帝羅視為希望的熱水。

「對呀,就算看到了也沒關系唷?」

璐嘉也一樣舀起了熱水,熱水的水面上出現了好幾道波紋。

兩人的腳步聲逐漸遠去,她們似乎只是先沖個熱水,很快又回到了沐浴場。

「喂,艾莉米亞。璐嘉和娜奧美一點都不覺得害臊啊!既然如此,我就算看到了也沒關系吧!應該說,你是在害羞什么啊!讓我看吧!」

「才不是害不害羞的問題……這是教育。男人不能冒昧地偷窺,這是規定,你應該也要順便改掉那性欲過剩的毛病。」

「慢著,璐嘉,不行、不行啦。」

「嗯……好像變得比較大了唷—照這個速度馬上就會變大也說不定唷?」

「真的嗎!之后會變得跟璐嘉一樣大嗎!?」

「會的、會的。」

誘人幻想的嗓音連同其他東西也一并被喚起了。

「可惡啊啊啊,讓我到那邊去啊啊啊!好色又有什么不對了!我可是男人啊!你才沒有權利阻止我啊啊啊啊!」

「管理寵物是飼主的工作。」

「好,不如這樣吧。既然是教育的話,就該信賞必罰!我不會再看娜奧美她們了。」

「然后呢?」

「應該要給信守約定的乖寵物一點獎勵吧!比方說,隔壁這個一臉若無其事地在泡澡的小姐可以給我看個幾眼之類的,怎么樣?艾莉米亞小姐?」

「但是……我的又沒有璐嘉那么大,看了應該也沒有什么意思。」

「不親眼看過的話很難妄下定論啊。」

「……我明白了。」

「喔喔喔喔。」

帝羅的身體被轉了過去,他和艾莉米亞面對面。

「如果帝羅真的那么想看……真拿你沒辦法,我就代替璐嘉她們讓你看一會兒吧。」

「真的嗎!?」

艾莉米亞用顫抖的手將魔杖貼到帝羅頭上,接著,他的頭開始漸漸地往上抬。

「就、就到這里為止,獎賞也不能一下子給太多。」

在頭部不斷向上移的過程中,他終于在隱約能見的角度上,看見艾莉米亞右手掩著胸部,左手遮住私密處,緊緊地閉上了雙眼。他的頭一路朝上抬到了最極限的角度,這次和剛才截然相反,完全看不見下半身。

看來這似乎已經是她的極限了。

艾莉米亞漲紅了臉,以左手舀起熱水潑到肩膀上。這個舉動雖然非常good,但是視野中勉強能看到的胸部仍然巧妙地被臂膀給遮住了。

「我覺得你可以再多舀一些水起來潑啊,比如說,可以用雙手一起舀。」

「不能再給你看更多了。」

「帝羅先生~既然這樣的話,我的就給你看吧?」

坎塔在艾莉米亞的身后悠悠哉哉地以狗爬式游著。

「我才不要啊啊啊,坎塔,快幫我把那只手移開!拜托你!」

「主人才做不到呢~帝羅先生真愛說笑~」

坎塔如此說道,隨即漂到了他的視野范圍外。

「可惡啊啊啊啊啊。」

「不如想點別的事吧。」

「別的事是指什么啊?」

「比方說,你可以跟我報告今天的工作內容。如果思考一下工作上的事,帝羅的腦袋也會冷靜一些的。」

她輕輕閉上眼,彷佛覺得自己提出了好主意般頻頻點頭。

「今天一整天我都在整理娜奧美和璐嘉房間里面的資料。」

他目不轉睛地凝視著眼前,有如要望穿她遮掩住的部位般,發揮他的妄想能力。男人就是有辦法一邊聊著夜空里的星星,一邊思考該如何將對方誘導到床上的生物啊!

「那就好。」

「娜奧美既然都愿意和我一起洗澡了,那要不要一起工作呢?剛開始會比較辛苦一點,但只要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地埋頭苦干,就會覺得很有趣喔。」

「不——要——我才不需要那種樂趣!」

遠處傳來了娜奧美她們的聲音。

「……你對于身為會長的娜奧美有什么印象?我想聽聽最坦率的想法。」

艾莉米亞開口說道,閉上嘴之后又戰戰兢兢地輕啟櫻唇。

「不值得一提,而且那家伙一點干勁也沒有。不如說,為什么那家伙是領導階層的頂端啊?應該讓優秀的下屬升職比較好吧。」

「獨家販售的權利只能以世襲的方式繼承,前任會長的子女只有娜奧美一人,所以只能由她來繼承。雖然也能透過與男性聯姻的方式來提拔對方家中有才干的人,但是娜奧美年紀還小,如果本人沒意愿的話,我們也不能勉強她。」

或許是注意力分散了,艾莉米亞的手松懈了下來。很好,就是這樣。

「……原來如此。」

雖然對娜奧美的態度有所不滿,但他多少有些釋懷了。如果是不由分說被迫上任的話,沒干勁也沒責任心或許是理所當然的。

艾莉米亞不知是否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現在的她破綻百出。雖然胸部沒有璐嘉那么大,但和她的體型非常相襯,這就是所謂的纖細苗條吧。

「我覺得應該先解決璐嘉小姐工作過度的問題吧?不過,你看起來也很辛苦就是了。」

就算知道自己多管閑事,但目睹今天的慘況后,他不得不提出來。

「……我不擅長與人談判,所以負責提供技術層面的建議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