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美少女商會的異邦人

2 ~向哥德問候~

第一卷 美少女商會的異邦人 2 ~向哥德問候~

「帝羅,動作太慢了,你拖累了整個工作進度哦。」

娜奧美別著『女仆長』的臂章,以居高臨下的目光指責他。她只是負責發號施令而已,絲毫沒有打算要動手。

「明明是會長還說是女仆長,未免也太矛盾了吧……再說,我可是專門靠大腦工作的啊。」

全身盡是灰塵的帝羅一邊喘息一邊抱怨著。

「又在說那種話了,我們可沒有閑情逸致養一個白吃飯的,如果拿不出成果的話,就乖乖地付出勞力。」

「我知道啦。」

「好,大家集合!」

娜奧美向所有人說道。

用餐的大廳里已經聚集了其他的清潔人員,大家不耐煩地瞥了他一眼。

「今天相較之下工作量比較多,我會將工作內容分得更細一點喔。首先是——」

娜奧美對各個崗位詳細地下達指示。

還沒習慣的帝羅稍晚才來到了工作現場。

就算好不容易抵達了,也因為不曉得步驟,只好模仿其他人的舉動。焦躁引發了失誤,讓他的進度完全落后。

「礙事!讓開。」

三名體格健壯的婦人撞開了帝羅,將他趕到角落。

他并不是刻意要礙事,也不是在混水摸魚。不過,作為工作的打掃和自己在家打掃完全是兩碼子事,就連只是拿個抹布擦拭,他也做得很不稱心。

他像人偶般佇立在原地,咬緊牙關,凝視著地面。

帝羅一整天的工作就只有這樣。

娜奧美發放今天的薪資時,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拿到了包覆在紙里的數枚硬幣,自己收到的卻是毫無掩飾的一枚紅銅色的硬幣。

「只有這樣?」

他難以置信地望著娜奧美。

「從你的工作表現看來,一枚還嫌太多了!」

「可惡!給我記住!我馬上就會讓你見識見識!」

帝羅握緊手中硬幣,無精打采地回到了寵物小屋。



「帝羅先生,歡迎回來~」

「啊,我回來了。」

「你肚子餓了嗎?餓了對吧?那個呀~我今天帶了一點好東西過來呢,在主人來喂飯之前先吃個幾口吧。」

坎塔滿心歡喜地從腳邊的袋子取出了褐色的面包和切塊的帕盧姆。

「不用擔心錢的事喔~主人常常給我零用錢呢。」

就算一堆繁瑣的事讓他的心情亂糟糟的,肚子還是會餓。這是只要身為生物就無法避免的生理現象,尤其對于平時不運動的自己來說,更是如此。

他試著咬了一口。

面包的口感又乾又硬,和日本的面包簡直無法比擬。然而,每咬一口就會傳來些微的甘甜,比自己至今為止吃過的任何一種面包都還要美味。

「嗚。」

坎塔不加過問的溫柔,更突顯出他的悔恨。難道積累至今的人生都是毫無意義的嗎?他過去將所有空閑的時間都耗費在學習上,無論是想要玩耍的時候、身體狀況不佳的時候、困得不得了的時候,他從來不曾縱容自己。即使如此,還是不夠嗎?

他拚命地想要忍住不哭,卻徒勞無功,淚水不聽使喚地涌出。

「哎呀,你怎么了?不好吃嗎?」

坎塔不知所措地左右徘徊。

「很好吃,非常好吃。」

他嗚咽出聲,淚水模糊了視線,他繼續將面包塞進口中。

「你別哭呀~不要光是吃面包,也吃吃帕盧姆吧~帕盧姆酸溜溜的,最適合身體疲憊的時候吃了~」

坎塔帶著溫柔的舉止輕撫著帝羅的頭。

『沒有噙著淚水吃過面包的人,是不懂得人生之味的人。』

他的腦中浮現了曾經在書中讀過的這么一句話。



帝羅將至今為止所發生的事全都告訴坎塔。

雖然讓人看見自己軟弱的一面相當難為情,但他希望有個對象能夠聽他抒發情感。

「原來是這樣呀~帝羅先生也是從別的地方來的嗎~那么,你和我一樣呢~」

坎塔不時點點頭,在默默地聽完之后笑著說。

「我剛到這里來的時候也很辛苦呢~跟人類生活是一件很復雜的事~在我出生的地方,每天都過著只要吃草、喝水、睡覺就好的生活呢~」

坎塔以略微懷念的口吻說道。

「啊,這么說來,你原本的姿態是類似馬吧?現在這副模樣是偽裝的嗎?」

「唔~兩種都是我呀~啊,不過如果帝羅先生希望,我也可以讓胸部變大喔~」

看來坎塔似乎能夠配合情況自由變化姿態,不過,她現在的小女孩樣貌不會引來任何人的反感,作為融入這個社會的外貌恐怕是最合適的吧。

「不,這長相如果只有胸部變大的話……可是,你為什么要特意來這里呢?」

「啊~帝羅先生還不知道吧~我們這個種族只有雌性喔~」

「咦?那你們要、呃、怎么……生孩子?」

難不成只靠女人就能傳宗接代?充滿百合元素的幻想在他的腦海里爆發。

「這個嘛~我們會找其他種族的雄性作為丈夫喔~不過,不管爸爸是誰,喀猶尼族生下來的孩子都只會是女生。你還想要知道更多嗎?」

「嗯,告訴我吧。」

「丈夫不能只是身體健康或是頭腦聰明,必須是偉大的種族才行。雖然說是生孩子,但也有和對方進行深交這個目的。」

「類似政治婚姻嗎?」

「以人類的說法而言是那樣沒有錯呢~喀猶尼族不擅打斗,就算和精靈再親近,也沒有辦法像主人那樣施展魔法,相當辛苦呢。」

「用婚姻關系來補足軍力上的弱點嗎?」

「就是那么一回事~前一陣子還跟耳長他們很要好呢~但是最近都跟人類膩在一起呢~」

也就是說,她并不是因為特別喜歡人類才和人類在一起的,在那和善的外表底下,也許是個狡猾的種族。

坎塔或許乍看之下什么都沒想,但其實個性相當深謀遠慮也說不定。

「唔~你說的前一陣子大概是多久以前啊?」

「以人類的時間來計算,大概是五百年吧~」

「那根本不叫前一陣子吧。」

這家伙到底幾歲啊?

他試圖開口詢問,但一想到問了以后或許就無法再用以前的心態面對她了,最后他決定什么都不問。

「是嗎~?總之,多虧人類讓我多了好多伙伴,我很高興呢~」

「那么,坎塔也是來尋找丈夫的嗎?」

「是的~但是,雄性在人類的世界里也是相當珍貴的存在,沒人愿意來我們那里。況且,整個種族會共享一個丈夫,所以必須是優秀的雄性才行,要找到那樣的人是很辛苦的~」

「被帶去的男人不就能坐擁后宮了嗎……不、不對,這也很難說。」

仔細想想,坎塔原來的姿態是類似馬的外貌,無論再怎么喜歡后宮,還是有點強人所難吧。

「大家都生活得很快樂哦~不可以想太多。」

「呃,嗯……不過,這和你服侍艾莉米亞有什么關聯嗎?」

「我作為一族的代表和主人簽訂契約,一旦服侍主人的工作結束之后,就會幫我介紹丈夫人選。我們如果要使用魔法,需要借助和精靈親近的人的力量,所以魔法師是最適合的人選~如果是像主人這樣有威望的魔法師,就會有許多優良的雄性任我挑選~」

「是嗎?為了家族……真是辛苦你了。」

這么小的孩子都懂得無私奉獻的道理,自己卻連三餐溫飽都有困難,還真是丟人啊。

「沒那回事哦~主人很溫柔,而且還可以認識各式各樣的人呢。」

坎塔像是要驅散消沉的氣氛般,努力地以開朗的口吻說道。

「這樣啊……好,今天這一頓飯的恩情我會加倍奉還!你想要什么?」

自己應該要向坎塔看齊,更樂觀一點。

「哎~不用啦~那是我擅自做的事~」

坎塔用力地搖頭婉拒。

「不行,在我的國家,一宿一飯之恩都必須加以回報,沒有對受到的恩惠加以回報是一件羞愧的事。」

「這樣啊~那么……」

坎塔將食指貼在雙唇前方,思考了片刻。

「請帝羅先生成為了不起的雄性后,再把精子給我吧~」

她以輕松的口吻這么說道。

帝羅不禁一陣嗆咳,差點把吃下肚的面包又吐了出來。



夜晚再度降臨了,帝羅將書本枕在頭下仰天而睡。

或許是因為白天烏云密布,吊燈里的石頭光芒顯得相當微弱。不過,現在天空澄澈清朗,月光從天花板的縫隙間射進來,照亮了動物們。光芒的色澤是真正的銀色,并非比喻,這讓他不得不再次體認到自己身處于異世界中。

如果要成為后宮之王,肯定是這個世界比較方便,至于食物方面,還是地球上的比較美味。

正當帝羅的心中涌上鄉愁之際,門板嘎一聲地被推開了。

「……是你啊,怎么了嗎?」

眼前出現了讓魔杖發出微弱光芒的艾莉米亞,她手中拿著盆子,盆子里裝著香氣四溢的柔軟面包。

「聽說帝羅搞砸了,結果沒有領到酬勞,你買不起飯對吧?」

艾莉米亞對他投以同情的目光。

「可惡,娜奧美那家伙,竟敢打小報告。」

帝羅咬牙切齒地嘀咕著,不知為何他不想讓艾莉米亞知道自己丟人的一面。

艾莉米亞一語不發地將盆子輕輕地擺到了帝羅的面前。

「我不是沒飯吃嗎?」

「要是你因為餓過頭而吃掉其他孩子的話就麻煩了,所以還是讓你吃吧。」

艾莉米亞雖然撇過頭去,但還是帶著期待的眼神不時地偷瞄他。

「喔,那我就心懷感激地收下了。」

能吃的時候就盡量吃,畢竟誰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時候會被撤除三餐。

應該已經沒艾莉米亞的事了,可是她卻沒有離開。她在帝羅對面睡得很香甜的坎塔身旁坐下,輕撫著她的脖子。

「……發生什么事了嗎?」

艾莉米亞沒有回答。

吊燈里的光芒突然熄滅,斑駁的月光朦朧地照亮了她的臉龐。

「我跟帝羅一樣,在工作上失誤了,我搞錯了水瓶下訂的尺寸。」

「水瓶?」

「再過不久就要和阿爾薩斯族通商了,那是到時候要賣的重要商品。」

「唔,已經全都制作完成了嗎?」

如果是在這個無法大量生產的世界,造成的損失或許很大。

「中途有其他的商會成員及時發現,才減低了損失。」

「那不就好了。」

雖然是需要反省沒錯,但他認為并不需要這么耿耿于懷。

「才不好。」

「為什么?」

「如果是師父的話,絕對不會犯下這種失誤。」

「這件事跟伊絲瑪爾無關吧?」

「當然有關,師父在協助我們的敵人,而且師父制作的水瓶比我的好太多了。」

「但是,就算這樣比較,你的商品也不會變好啊。如果有時間想這種事的話,倒不如想一想該怎么活用那些瑕疵品吧。」

他的語氣不禁轉為嚴厲,自己明明是想要鼓勵她的啊。

「連打掃都做不好的寵物沒資格說這種話。」

「……你說得也沒錯啦。不過,我不會因為那種無聊的小事而煩惱,打掃再過幾天就會順手了,到時候我會讓你們驚訝到說不出話來!」

「只是出一張嘴的話誰都會。」

「這是你說的喔。好,那就從打掃開始。三天,我會在三天內獲得你們的認同。」

「……要是做得到的話就去做啊。」

艾莉米亞以別扭的口吻說完之后,便匆匆地離開了。

「可惡,竟然敢瞧不起我。」

帝羅用力敲擊地面,稻草堆像是抗議般沙沙作響。

他想證明,只要想做就一定做得到。無論是證明給艾莉米亞看,或是證明給自己看。

老實說,他的運動神經并不發達,也沒有精明到能夠舉一反三。但是,人類最重要的不是弱點,而是強項。不是做不到什么,而是能夠做什么。

那么,自己能夠做什么呢?

帝羅將作為枕頭的書本抽離,舉到了月光下。

到了隔天,帝羅卻連一秒鐘都沒有在工作。



娜奧美非常不開心,因為帝羅只工作一天就放棄了。雖然男人本來就是幾乎不工作的怠惰生物,可是那個男人曾經干勁十足地大放厥詞,讓她原本還有一些期待。如果是這樣的話,倒不如將他當成拿來踢的紓壓人偶還比較有用。

但很不可思議的是,他仍然會來到職場,無視清潔婦同事厭惡的視線,那個男人不知道為什么總是一直待在這里。

總之,讓人很不爽。因為讓她不爽了,如果不踢他一腳就無法消氣。

娜奧美燃起了一股決心,走向帝羅。

「喂,帝羅。如果你每天只會這樣不工作還站在原地自言自語的話,不如盡早滾回你的小屋去吧!像你這種沒干勁的人待在這里,只會降低大家的士氣!」

帝羅用手拍掉了娜奧美踢個不停的腳。

「我有干勁啊。」

帝羅頭也不回地開口說道,他手里拿著不知道從哪借來的羽毛筆屢屢書寫著什么。這么說來,最近帝羅在職場里總是這樣。似乎在書寫著像是報告的東西,但因為是陌生國度的文字,因此她也看不懂內容。

他那副敷衍了事的態度讓她更加地不悅。

「是嗎?你該不會是存心佯裝成工作的模樣來騙取酬勞吧?」

她帶著狐疑的眼神凝視著帝羅,帝羅聞雷筆直地回望著她。

「你自己還不是每天只會坐著發號施令而已,跟混水摸魚有什么差別!」

「我的話就沒關系!因為我是這個商會的主人!發號施令就是我的工作!」

「經營者該下達的指令才不是你這種命令。」

「吵死了!吵死了!總之,我已經受不了了!你如果不工作就快滾吧!」

「真是的,有夠沒耐性的家伙。再等我一下……好,完成了!」

帝羅最后再補上幾個字之后,舉起了一整疊紙。

「你說完成是完成了什么啊?」

「這些知識可以讓我打掃得比你們還要乾凈。」

「連抹布都不會用的人在那邊說什么大話啊!」

「不,我可是每一秒都在進化,那時候的我和現在的我是完全不同的生物!」

瞧他得意的,看來只好讓他認清自己有多么不自量力。

「……哼,既然話說得這么滿,不如現在就來比賽吧。」

「比賽?」

「優赫!教訓一下這家伙!」

她喚來站在附近的資深清潔婦。

「大小姐,恕我直言,神在創造男人的時候,就是把他們塑造成本性怠惰的生物。所以他們不工作也是理所當然的,女人做的工作他們是做不來的。」

「我也是那么想,只是這家伙固執得不得了,不讓他看清現實的話,他是不會心服口服的。拜托你了。」

「唉,既然大小姐都這么說,那就沒辦法了。」

優赫露出一抹暖昧的笑容,點了點頭。

「你們不要擅自決定啊,做那種事對我有什么好處。」

「我的命令就是絕對的!……不過,這個嘛,你要是敷衍了事,我們也會很頭疼。如果你贏了的話,我就獎勵你吧。」

「喔,有具體一點的內容嗎?」

「不論你提出什么要求我都會照做!無論幾個都行!但是,你要是輸了我就會懲罰你!」

「……好吧,我接受這場比賽。那么,誰勝誰負由誰決定?」

「當然是我啊。」

要是讓帝羅自己決定,他一定會說出一堆歪理,如果是讓清潔婦們決定的話,她們一定會對自己有所顧忌。

「真不公平啊……不過,似乎也沒有其他適任人選了,就這樣吧。」

「那就這么決定了,優赫,一定要贏喔。」

賭上奧格雷亞之名,絕不能夠輸給這種男人。

「雖然我不認為男人能夠做到令人滿意的程度~那邊那個,總之,你可不要給我們添麻煩喔。」

優赫叮嚀般地說道。

「那是當然的!」

「好,大家回到各自的崗位!」

娜奧美雙手一拍,這是開始打掃的暗號。

其他人雖然很在意帝羅他們的比賽,但依舊走向各自的工作崗位。

優赫彷佛舉著賢者魔杖般地舉起了拖把。

帝羅不知何時也拿起自己事先準備好的工具。

「預備,開始!」

娜奧美簡短地連拍兩下,接到信號的兩人隨即采取行動。

「好!」

在服務業界里名聲響亮的拖把,排列著完整的隊形開始擦拭大廳的地板。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帝羅干勁十足的吼叫聲回蕩在娜奧美的耳邊。

「騙人的吧,他竟然跟得上優赫的速度!」

娜奧美因為太過激動而跪倒在地。

「哈哈哈哈!我看見了、我看見了!」

帝羅揚起了笑聲,手中的抹布在木質地板上滑動著。和之前相比,動作迅速得判若兩人。

和資深的優赫相較,看起來有些草率,但動作已經純熟得有如在這里工作了數年一樣。

然而,他的動作卻讓娜奧美感到一股不協調感,實在是太過熟練了。

她曾聽艾莉米亞說過,運用魔法就能夠復制他人的動作。但是,帝羅這個外行人不可能會使用魔法。既然如此,他是如何在短時間內學會這些技術的?

不久之后,地板清潔完畢。

若是比速度,優赫擦拭的面積要多了一些些。論成效的話,帝羅則是略勝一籌。別說是清除污漬了,整個地板彷佛像是全新商品般地閃閃發亮。

光是這樣還難以做出判斷。

其他清潔婦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后,紛紛來到最花時間的大廳支援。平時總是安靜進行的工作也跟著吵雜了起來,大家陸續集結到大廳里,觀望著比賽的發展。

「呵呵,以男人來說,做得還不錯嘛。不過,接下來是保養大廳的皮革制品。可不能夠貿然行事哦,畢竟這是需要訣竅的工作呢。」

優赫以像是在看著勁敵的眼神瞪著帝羅。

「哦,這很難說吧?」

帝羅猖狂地回瞪著。

大廳會在用餐或招待客人時使用,是眾人頻繁出入的地方,臟污也特別嚴重。

兩人拿起抹布面對各自的目標物,和剛才不一樣,這是沒有什么大動作的平凡作業。

接著——

「好!結束!獲勝的人是優赫,果然在這個階段就能看出差距呢!」

二十四張椅子對上帝羅的九張,整整差了一個位數,顯然是大敗。

「呵呵,如何?要是太草率地對待皮革制的椅子,可是會造成損傷的。除去污漬的力道和細心之間的平衡,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取得的。」

「……我明白啊,打從一開始這就不是靠速度能取勝的,你看清楚了!」

帝羅像是刻意要讓對方看見般,舉起放在桌子最尾端的椅子。

「什么?那、那不是……我一直去除不了的油漬嗎!」

糟糕,娜奧美對那塊污漬有印象。某天晚上,她不小心打翻了一道油脂豐富的料理,她覺得難為情而藏匿起來,油脂積了好一會兒后,形成了去除不了的污漬。

「跟那才沒有關系呢!優赫完成了比較多張啊!」

「大小姐……恕我直言,并非如此。」

優赫平靜地打斷了她的話。

「為什么!」

「打掃這件事最注重的是品質,動作迅速固然也很重要,但如果只是隨便做做,任誰都學得來。完美地去除掉他人去除不了的污漬,正是身為清潔婦的驕傲。」

「……意思是我們輸了嗎?」

糟糕,剮才她趁勢說出了無論他的要求是什么都會照做的話。

「非常抱歉……你雖然是個男人,卻挺有毅力的嘛。我可以提問嗎?你究竟是如何去除掉那么頑強的污漬呢?難道是有什么特殊的技巧嗎?」

優赫貪婪地追求著清潔的巔峰,她戰戰兢兢地開口問道。

但是,現在那種事根本一點都不重要。輸了就代表不管那家伙提出什么要求,自己都得照做。

「……好吧,我就告訴你!我的秘訣就是這個!」

帝羅舉起腳邊的水桶,里面裝著淡淡的黃綠色液體。

竟然得聽從這個色胚的所有要求,他究竟會提出多么變態的要求呢……

「那是什么?」

「這是我在廚房里撿來的帕盧姆的皮!帕盧姆相當于我住的那個世界里的柑橘類。它的果皮蘊含著天然的油脂、果膠、檸檬酸等許多可以運用的成分!這就是我用果皮和水一起熬煮出來的。」

顧及到自己是會長的身分,也不能就這樣毀約……

「沒想到帕盧姆的皮竟然有這種功效。話說回來,最近帕盧姆好像變便宜了呢。」

「呵,那么輕易就公布自己的秘密好嗎?大家搞不好會學你喔?像我們商會就常常因為商品被抄襲而感到很頭疼呢。」

對于剛才的對話一律左耳進右耳出的娜奧美,突然惱羞成怒地說道。

「沒關系,帕盧姆的皮本來就是這個商會的東西。況且,如果大家都能利用這個東西去清潔,讓整體效率因此而提升的話,可以自由運用的時間也會變多了。所以大家盡管用吧!」

帝羅向前豎起了大拇指,彷佛在表示「盡管用吧」。

「真大方呀!好,雖然你是個男人,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們的伙伴了!」

「喔!請多多指教!」

娜奧美以有些羨慕又有些寂寞的復雜心情,凝視著帝羅融入清潔婦的圈子,爽朗地笑著的模樣。

「那么,按照我們的約定,你就聽聽我的要求吧。」

帝羅轉向娜奧美,雙手蠢蠢欲動,面帶下流的笑容接近她。

「嗚……你就說說看啊。」

她像是要保護身體般地向后退了一步。

雖然是做出輕率發言的自己不好,但她還是有點害怕。

「今天一天你要穿著清潔婦的制服,把我當成主人服侍!」

「啊!?」

原本以為會是更齷齪下流的事,帝羅的要求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怎么?有意見嗎?這里的會長大人該不會是想要若無其事地毀約吧?」

帝羅以挑釁的口吻說道。好想踹他!好想將他踢飛!可是,既然會長的地位受到威脅,那就無法辯駁了。女人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我、我會遵守約定的。」

「是嗎?那就先叫聲主人來聽聽吧?」

帝羅將手擺在耳朵旁,迫不及待地等著。

「唔……我明白了,主、主人。」

這真是讓人臉頰都要燒起來的恥辱啊!她竟然得稱呼男人為主人。

「很好。那么,還有一件事,就是改善對我的待遇!」

「就、就算您說改善……能不能提出具體的說明呢?」

「全權交給你負責啊!除此之外,我不會做其他無理的要求!因為我是個寬宏大量的主人!啊哈哈哈!」

他大笑了幾聲后,氣宇軒昂地離開了。

真的讓人很不爽,不爽到很想一拳將他揍倒后,在他身上瘋狂亂抓。

不過,她很好奇。

「為什么呢……」

是因為至今為止從來沒有男人敢和自己正面沖突嗎?

娜奧美四處尋找多余的清潔婦制服,喃喃自語著。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