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美少女商會的異邦人

1 ~有一天 我再森林里 遇見了一名寡言的少女~

第一卷 美少女商會的異邦人 1 ~有一天 我再森林里 遇見了一名寡言的少女~

「嗯?」

一睜開眼,他發現自己身處于異世界中。而且,事情發生得相當突然。

視線所及之處是萬里晴空,但是卻有點不對勁。天空的藍過于鮮艷,彷佛是從水彩顏料里擠出來的色澤一般。

他東張西望地查看著,周圍是不斷向外蔓延的茂密森林。

「哇,這是什么?」

帝羅捏著鼻子,皺起了眉頭。

眼前佇立著一株外表看似含有毒性物質的紫色香菇,大小和人類相當,而且還散發著惡臭。

不只是香菇,這座森林里的每樣植物都像是『愛麗絲夢游仙境』里的世界一樣,擁有異常的尺寸。

帝羅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身體。

還是平時的自己沒錯。身材中等,穿著平價的連帽外套和牛仔褲,手中抱著最近很中意的科學管理理論的書。

「這是哪里啊……難道是國外嗎?可是,如果真有這么有趣的地方,我不可能會不知道啊。」

這么說——這里是別的世界啰——怎么可能——

沙沙。

察覺到動靜的帝羅反射性地躲到巨大香菇的后方,他屏息窺探著前方。眼前出現了兩個生物。

是一只動物和一個人。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種類似馬的哺乳類動物,它不像純種馬擁有細長的四肢,而是過去日本所重視的短腿農耕馬——也就是如同※果下馬一般的外表。(譯注:果下馬是古代中國一種特殊的矮種馬,身型短小,成馬只有一公尺高。)

銀白色的毛在陽光下閃閃發光,額頭微微隆起了像是食指的第一關節,又像是竹筍巧克力這種零食般的大小。長長的尾巴有如螺旋槳般地轉動著。

乘坐在它背上的是一名少女。而且還是一名魔法師,至少她的裝扮看起來是如此。少女只穿著前襟敞開、如新雪般潔白的長袍和內衣的輕便裝扮。

「我的天啊……未免太可愛了吧,一定要把她納入我的后宮才行。」

帝羅遙望著那名耀眼的少女。

宛如黎明天空般的紫色及肩長發、細長的眼尾、高挺的鼻梁、豐滿柔軟的雙唇,像人偶般勻稱的五官排列所構成的標致臉龐,具有異于常人的美麗,澄澈的表情更助長了這樣的印象。年紀大約和自己差不多,應該是十六歲左右。右手不是握著馬鞭,而是頂端鑲有藍色寶石的魔杖。

少女下了馬,有如慰勞般地輕撫著馬的背部,面無表情地凝視著地面。

這時,似乎又有什么東西出現了。一顆像是巨大化后的球藻,全身毛茸茸的毛球。它四處都受了傷,滲出了像是血液般的橘褐色液體。

巨大球藻回避著傷口滾向少女,少女一邊低聲嘟噥,一邊將魔杖指向它。

「傷口竟然……愈合了?喂喂喂,奇幻類型可不是我的嗜好啊。」

帝羅疑惑地揉了揉眼睛。

恢復精神的巨大球藻,像是在表達自己喜悅似地來回蹦跳。

少女面無表情地凝視了球藻的舉動好一會兒后,開始微微地顫抖。最后,她像是終于忍不住般抱緊球藻。

(插圖)

看來她似乎不是什么壞人,盡管可愛,卻有點讓人不敢恭維。

總之,沒理由讓這個機會溜走。

「百忙之中打擾了!我想請問一下,這里是哪里啊?附近有人居住嗎?」

帝羅因為遇見人而興奮起來,他微微喘著氣,一步一步地朝少女逼近。

他情不自禁揚起了語調,心臟像是拉警報般快速跳動,臉龐也開始發燙。

「咿!」

少女的身體微微一顫,她抬起頭,將直到剛剛為止都還將臉埋于其中的球藻悄然放到地面上。帶著讓人難以判別情感的木然表情,一語不發地將魔杖指向他。

不妙,這絕對是最糟糕的情況啊。

「慢著,暫停、暫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燙、好燙!」

魔杖射出了有如三百五十毫升瓶裝飲料大小的紅色固體,在帝羅的眼前飄浮。少女一揮舞魔杖,固體物便直接飛向了帝羅。

棉質的衣服在少女的攻擊下輕易地燒毀了,帝羅做出了像是被硬塞滾燙的關東煮時的搞笑藝人才會有的反應。

少女毫不在意,接二連三地繼續發動攻擊。

「我不是敵人啊!只不過是想問路……啊,好燙、好燙啊啊啊!我都已經說很燙了啊—你這女人!吃我這招!科學管理理論攻擊!」

帝羅扔出了手中的精裝本,不料卻被少女面前一道無形的墻給反彈回來。

少女瞬間瞇起了雙眼,將手里的魔杖轉了一圈。

帝羅下意識地感到畏懼,迅速退到了后方。

空中閃過一道白色的光芒。

咻。

地面被鑿出一個洞,那有如子彈般的攻擊,肯定也能輕易貫穿自己的心臟吧。

「哎,等一下!」

咻、咻。

「慢著!為什么要增強攻擊啊!」

咻、咻、咻。

咻、咻、咻、咻、嘶、沙。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冰!」

白色光芒劃過帝羅的臉頰,他感到陣陣刺痛,一道溫熱的液體滑落臉龐。

「呵呵,嘻嘻嘻嘻嘻。」

帝羅的心中似乎有什么東西瓦解了。

開什么玩笑,這玩笑未免也開得太過頭了吧!

一睜開眼,就突然來到了異世界,現在還被一個奇怪的少女追殺。

我不是會在這種地方斷送性命的人。

我可是從出生那一刻起就決定,就算死也要馬上風而死才對啊!

沒錯,為了能夠過著從早到晚被許多美少女圍繞的極樂生活,我絕對不能在這種地方喪命!

「少瞧不起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讓你見識我的真本事!」

帝羅緩緩地脫掉連帽外套,丟向一旁。接著,他的手移到了牛仔褲的拉煉上。

少女見到他突如其來的舉動,不禁驚訝地瞪大了雙眼,口中念念有詞。

帝羅將脫下的牛仔褲舉在手中,像揮鞭子似地揮舞著。或許是他的怨念喚來了奇跡,少女的攻擊偏離了軌道,他順勢脫下了四角褲,將少女壓倒在地。

「呀!」

少女發出像是突然被冰塊碰到的驚呼聲,魔杖從她的手中滑落。帝羅和拚命抵抗的少女就這樣開始拉扯起來。

「還沒破處就要喪命,有誰受得了啊啊啊啊啊!」

「哼!」

「喂,你這家伙,不過是長得可愛了點就開始得意忘形了啊!」

「唔!唔!唔!」

朝著魔杖伸出手的少女和因為拚命阻止她而呼吸急促的帝羅,就這樣展開了激烈的攻防戰

一陣柔軟的觸感。

「嗯!」

少女吐出了嫵媚的呻吟。

他這才發現自己的手停留在少女的胸部上,不僅如此,手還伸進了長袍的衣襬里。

少女沒有穿內衣,他直接摸到了乳房。手指微微出力,就能感受到那柔嫩的彈力。

少女身上散發著一股薄荷香。

她的臉頰染上宛如剛才的熾熱光線般的潮紅,眼眶濕潤。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不過,觸感很好,你不用擔心!」

少女彷佛要加深他的罪惡感,帶著可憐的神情垂下目光。

這讓他的內心起了一陣騷動。

「不是啦,真的很抱歉。」

帝羅雙手合十向她賠罪。

咻。

「噢……」

制那間,少女微微嘆了一口氣,同時間,帝羅也感到后腦勺一陣劇烈疼痛。

隨著身體失去力量,他的意識也一同沉入了黑夜之中。



生物的溫熱與規律的晃動刺激著他的腹部。

「唔……」

柔軟的毛搔著臉頰讓他感到發癢,映入眼簾的是動物的下腹部,是個健康的女孩子呢,呵呵。

「你醒了嗎?聽得懂我說的話嗎?」

帝羅回過神來,剛才的美少女就在眼前,至于巨大的球藻則是坐在她的頭頂上。

他環顧了一下四周。

這個城鎮的結構本身并沒有太大的不協調感,有他們身處的大馬路、后街、小巷弄,還有臟亂的貧民窟。

然而,構成這些事物的物質卻十分異常。

地面是以半透明的磚塊鋪砌而成,每一個磚塊里都裝有黑色的立方體,這些立方體似乎是透過吸收陽光緩慢地成長著。

建筑物相當穩固,大約有五層樓高。建筑物所使用的磚塊顏色五花八門,依照之前那些有如魔法般的力量看來,每一種顏色應該都具有各自的意義。

每隔三十秒就會有一陣舒服的風徐徐吹來,起初他以為是自己的錯覺,但那似乎是人為制造的風。

大馬路上并沒有散落著排泄物,看來下水道系統似乎也相當完善。

他判斷這個城鎮具備一定程度的文明,在放下心來的同時,他的腦海里也冒出了許多疑問。

「聽、聽得懂……話說回來!喂!魔法師!」

「我叫艾莉米亞·桑雷迪歐。還有,我不是魔法師,而是『行使者』。」

「是喔,我的名字是近江帝羅,是要成為后宮之王的男人……比起那個,這匹馬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會是全裸!大家都在看啊!話說回來,這里是什么地方啊?」

「這孩子叫坎塔,她是神獸喀猶尼族的成員之一,也是我的隨從,并不是你稱之為馬的生物。衣服是你自己脫的,人民看不到你這副模樣,因為我用色彩控制的方式隱藏了你的身體,畢竟雄性生物赤裸著身體在外面走動有違倫理。這里是巴拉姆王國的首都阿格拉,距離你剛剛所在森林的西南方大約八十軒轅處。」

這家伙回答的方式簡直就像機械一樣。

他們到達了像是位于城鎮中心的廣場,有一座大型的噴水池噴出一污濁的水,每隔一段時間水便會變化成幾何圖樣。

他小心翼翼地觀察四周,眼前的行使者成了目光的焦點,行人紛紛向她行禮,還交頭接耳地稱她為『賢者艾莉米亞』。

「不過,為什么看來看去都只有女的啊?這里是天國嗎?」

他以有如中頭彩般飄飄然的口吻詢問道。

無論是扯著嗓門的涼飲攤商、帶著銳利眼神監視有無可疑人士的衛兵、還是演奏音樂的街頭表演藝人,放眼望去全都是女人、女人、女人。這對夢想成為后宮之王的自己來說,不正是一個完美的世界嗎?

「你也要回答我的問題,你是從哪里來的異種族?據我所知,這個世界沒有和你相同的人型,雖然有生物可以變化成人類的樣貌,但你看起來也不像是那種生物。」

「日本!」

「日本?……是我的知識里沒有的名詞。」

「沒有也罷,日本怎么樣都無所謂了啦,這個地方真的沒有男人嗎?」

「這個王國,應該說這個世界上的人型雌雄比是二十比一。」

「真的假的?真不得了,不過再怎么說,完全不見男人的蹤影,不是挺奇怪的嗎?」

他們至少已經和幾十個人擦身而過,卻完全沒有碰到男人,這實在太反常了。

「這個王國不喜歡男性毫無理由地隨意外出,所以在街上見到他們的機率也很低。」

「那就幾乎沒有競爭對手了嘛!這么一來,就可以大肆建立我的后宮了!」

跟到處充滿囂張跋扈的現充的地球完全不一樣,真是天外飛來的好運。

「男性想要建立后宮?那是不可能的,女性雖然可以擁有男性,但男性不能擁有女性。」

「這種事不試試看怎么會知道呢?搞不好我就做得到。」

聽到艾莉米亞斷然否定,帝羅心有不滿地反駁道。

「不是能力的問題,而是就社會制度上來說是不可能的……你不記得自己剛才做了什么事了嗎?」

「什么事是指?」

「就是強行將我推倒在地,還摸了我的胸部好幾次……」

艾莉米亞壓低音量,催促坎塔加快步伐。

「不是,那是因為你突然攻擊我,在情勢所逼之下才會變成那種情況啊。哦,你不覺得那間店的女孩很可愛嗎?」

艾莉米亞微微嘆了口氣,身體顫抖的振幅逐漸變大。

「啊,小姐!看一下這邊啊!」

「安靜,你太大聲喧嘩的話,防音的詠唱會負荷不了。」

「給我衣服穿啊!我要越過七大海洋,出發去收集世界各地的美少女!」

帝羅過于激動,開始胡言亂語。

「吾等渴望大地與風的紀律,微風所切割的寧靜,聽從我艾莉米亞之令,幻化成形。」

艾莉米亞突然開始詠唱咒語,手中的魔杖前端散發出微弱的光芒。

「喂、慢著,這是什么!?」

帝羅宛如失去假牙的老人般口齒不清。

他發不出聲音,就算是奮力吐出話語也會化為沒有空氣的雜音。

「有鑒于你到目前為止的行為舉止,判斷有可能會為了逃亡或精神錯亂而產生暴行,需要管束。」

「唔唔……」

帝羅的頭產生像是感冒時的暈眩。

他的意識再度轉為模糊。



帝羅睜開眼時,發現自己身處于室內。

桌面上雜亂無章地堆疊了好幾疊紙張,其中一部分因為倒塌而散落一地。

從天花板垂下來的白色布條上記載著『箴言』,以金色的刺繡如此繡道:

『麥會腐敗,錢會遭竊,切勿囤積錢財,財因人而存在。財即是人,人即是財。』

明明是不熟悉的文字,他卻能夠理解其意,這想必也是歸功于艾莉米亞的力量吧。

扶手椅上坐著一名散發著稚氣的少女,她隨興地將腳跨到了桌面上,疑似名牌的東西隨之倒下,上頭寫著『會長』。

真是一名美麗的少女。

水靈的大眼、紅潤的臉頰和雙唇,柔軟的金色長發因她靠在椅背上而垂到了地面,身上穿著簡約但質料卻很高級的連身裙。

(插圖)

撩起的裙襬讓她的內褲一覽無遺,但她卻絲毫不以為意。

若是將艾莉米亞比喻為寂靜的明月,這名少女無疑就是活力充沛的太陽。

要納入自己后宮的話,她的身材有些平凡,但對于有那種癖好的人來說,應該會愛不釋手吧。

「饒了我吧,明明已經養了很多只了,你怎么又撿了奇怪的東西回來了?」

少女話中帶刺地說完后,嘆了口氣,用手指戳了戳從眼前的艾莉米亞頭上跳到桌面上的巨大球藻。

「可是,娜奧美,既是人型又擁有獨立語言系統的生物很罕見。」

「鳥也會說話啊,還是說,你有什么執著在這家伙身上的理由嗎?」

「……他摸了我的胸部。如果他是真正的人類男性,我就得和他締結婚約。所以,希望你再給我一些時間做確認——況且,關于那件事也有必要封他的口。」

艾莉米亞滔滔不絕地說著,最后聲音愈來愈小,仔細一看才發現她的雙頰染上了淡淡的潮紅。

哎?只是摸了胸部就等于是求婚嗎?

艾莉米亞的側臉完全奪走了帝羅的視線,他望著她發愣了好一會兒,才意識到自己的身體所處的情況,讓他簡直不敢直視。

自己此時不但是在全裸的狀況下被捆綁住,嘴里甚至還被塞了東西!

「唔唔咿,嗯唔唔咿唔嗯唔唔咿唔嗯唔唔咿唔……」

盡管他極力主張自己尚未放棄人權和可以采取的法律途徑,但仍理所當然地遭到了忽視。

「你真的要選這么惡心的東西當『種』嗎?如果是艾莉米亞,明明還有很多更優秀的『種』任你挑選!把他丟回原來的地方,忘了這一切吧,反正也沒有其他人目睹吧?」

「賢者不會違背道理,就算瞞得了別人,也騙不了自己。沒問題的,他擁有高度的智能……應該吧,或許他能夠賺取自己的飼料費。」

他完全被當成家畜對待了。

「哎,男人全是一群無能的人啊。話說回來,這家伙能理解我們的語言嗎?」

「剛開始好像是語言不通,所以我執行了翻譯模式,剛剛稍微聊了一下,他是聽得懂的。」

「是嗎~他該不會是阿爾薩斯的亞種吧?要是演變成異種族之間的紛爭,可是很麻煩的,而且,再過不久就要解除貿易限制了吧?」

被稱為娜奧美的少女雖然坐在會長的位置上,質問的口吻卻十分事不關己。

「不管是語言或身體特徵都和阿爾薩斯族是不同的種族,人類的外觀也完全不相同。」

「真的嗎?」

娜奧美半信半疑的目光停留在帝羅身上。

帝羅挺起胸膛打直腰,告訴自己沒問題,無論是自己,還是他的小老弟,都沒有什么需要感到羞恥的,但他的姿勢卻像極了等待懲罰的被虐狂。

「惡心!愈看愈想要踹他幾腳。」

「動物感到害怕的時候,會展開身體藉以威嚇敵人。他一定只是緊張而已,總之,我們先聽聽看他的說法吧。」

艾莉米亞伸出手,摘下帝羅口中的填塞物。

「喂,好大的膽子,你們以為本大爺是什么人啊。本大爺可是擔任偏差值超過七十的開明寺學園的新生代表——近江帝羅大人啊。」

「偏差值?那是什么?能吃嗎?」

帝羅的驕傲就這樣被娜奧美毫不客氣地忽視了。

「你是蠢蛋嗎?所謂的偏差值,是能夠顯示出考生位于全體哪個層次的數值啊。偏差值有七十的話,就是全體考生中僅有二%的人啊!」

「那又怎樣?所以你是第幾名?」

娜奧美搔了搔耳朵,不戚興趣地問道。

「在全國模擬考中大概是五十三名左右……不過!我可是在參加者滿是菁英的模擬考中的第五十三名喔!這點可別誤會了!」

「噗,遜斃了。你要那么說的話,艾莉米亞可是皇家魔法學院的首席哦?你明白嗎?就是這個國家的第一名,比你說的什么偏差值七十還要厲害吧?」

「真的假的?」

帝羅以顫抖的聲音詢問艾莉米亞。

「娜奧美說的是真的。但是,考試的成績不過是數字罷了,并不是真理。而且,『行使術』并非用來和他人相比的事物。」

艾莉米亞的口吻像是在談論天氣般地一派輕松。

「怎、怎么可能。我不畏風雨,為了不敗給寬松教育世代,在現充們沉迷于桃紅色生活時,嚴格約束自己一天要花七個小時讀書!我怎么會敗給這種奇幻少女!這就是真正的天才嗎——!」

帝羅以自暴自棄的口吻說著,萎靡不振地跌坐在地。

「你看,這家伙果然不行。一定是那個沒錯啦,對面那條街上有間專門整治這種人的診所,他一定是從那里偷跑出來的。」

少女的神情從狐疑轉為同情。

「沒那回事,他的智能應該還是有在平均值以上。」

她的隨意幫腔反而傷害了帝羅的自尊心。

「是嗎~既然如此,他到底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啊?」

竟然把自己說得像蟲一樣,這家伙還真是動不動就話中帶刺。

「誰曉得,搞不好是從※棄嬰艙來的,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飛機場。」 (編注:讓人安置棄養嬰兒的容器,通常設置在醫院或社福中心。)

「去死吧啊啊啊啊啊啊啊!」

「唔哦……你這混蛋,要是我性無能了你打算怎么賠償!」

氣氛瞬間沸騰起來,娜奧美如貓般從椅子上一躍而下,一腳踢向帝羅的雄性象徵。難以言喻的沉悶痛楚爬滿全身,就連毛孔也冒出了令人不舒服的汗水。

「艾莉米亞!這家伙果然還是不行!快點把他給扔了吧!」

「但是……」

「商會里要是有男人的話,會維持不了紀律的!」

她帶著不容置喙的堅定口吻如此宣布。

「我明白了……」

帝羅被艾莉米亞拉著走的同時,慢吞吞地穿上了脫下的衣服。



帝羅站在商會的廚房后門前,緩緩地舒展身體。

聽起來像是玩笑話,但這里似乎真的是異世界。即使如此,夢想成為后宮之王的自己也不甘于面對被女人贍養的羞恥情況。

雖然情況相當嚴峻,不過一旦認真起來,他相信肯定能賺取到自己一個人的生活費。首先,還是先去找其他人搭訕順便收集資訊吧。

「對不起,娜奧美是這里的首領,我不能違背她所做的決定。」

艾莉米亞垂下目光,緩緩地在字里行間斷句。

「你不需要道歉,反而是我該向你道歉。雖然事先不知情,但我畢竟摸到了你的胸部。我認為所謂的文化,是要在雙方有一致認知的情況下才具有意義。所以,那個時候發生的事不能算是求婚——我隨便說說的,故意講了些聽起來很深奧的話,我看起來有沒有聰明了一點呀?果然還是有點牽強嗎?」

他模仿教師的拘謹口吻說道,艾莉米亞原本垂下的目光筆直地望著他。

「不,帝羅說的有道理。是我太過貿然作出結論,我不會再介意這件事了。」

「是嗎?太好了。」

盡管喜歡美少女,但如果要像平安時代的垃圾貴族一樣,以蠻橫的手段將對方得到手,他可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不過,如果你早晚到這里來,我倒是能提供你一些食物——」

「不用了,我可是相當精明的哦?我對自己累積至今的能力和經驗有信心,伙食費這點小錢我會賺到的。」

他無所畏懼地笑著,轉身背向艾莉米亞。

說他沒在逞強是騙人的,只要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低頭道歉,或許那個叫娜奧美的少女會原諒自己。但是與其露出那么凄慘的一面,他寧可死在荒郊野外。

就連他自己也覺得很荒謬。

不過,和他在日本的時候沒什么差別,世界從一開始就是不合理的。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瞬間,每個人就像垃圾游戲一樣被分配到差距甚大的數值與裝備。

既然都是扭曲的世界,有許多可愛女孩子存在的世界當然要好上數千倍。



「我才沒有做錯什么呢,是那家伙先找碴的。」

娜奧美在門前來回踱步,低聲嘟噥著。

喀吱。

門把悄悄地被扭開,艾莉米亞垂頭喪氣地走了進來。

「怎么了?那家伙有說什么嗎?」

「你擔心他嗎?」

「當然不是!我可是很忙的,才沒有時間理會那種無禮的家伙呢!」

她回到座位上,故意擺出振筆疾書的模樣,但手中的紙卻是上下相反。

「那么,我就不告訴你。」

艾莉米亞看向別處。

「……你生氣了嗎?」

娜奧美楚楚可憐地望著艾莉米亞。

「沒有啊——徐風猶在,顯現他的真面目。」

艾莉米亞背向娜奧美,將魔杖貼在自己的額頭前,低聲詠唱咒語。

「啊,那是追蹤的咒語吧!?只有艾莉米亞一個人看太狡猾了!也讓我看!」

「你果然在擔心他吧?」

「才、才沒有!只是不曉得他又會做出什么蠢事,我覺得應該會很有趣而已啦!」

她一邊將分明是工作用途的紙張撕成細小的紙屑,一邊嘟噥道。

「娜奧美在說謊的時候總是會做出奇怪的舉動呢。」

艾莉米亞轉向娜奧美,帶著些許輕柔的口吻說道。接著,她將魔杖指向擺在房間角落的連身鏡。下一秒,原本倒映著房間內部景象的鏡面隨即散發出光芒。

出現在鏡面里的是抱著胳膊佇立在商店外的帝羅,畫面視角有如紀錄片的拍攝手法般,以帝羅為中心點環視著四周。

『接下來該怎么辦才好呢?做任何事都要先有本錢,但我身上可以賣錢的東西……就只有這本書嗎?不,很有可能會被誤認為是涂鴉而不了了之啊。』

鏡中傳來了朦朧的聲音。

只見穿好衣服的帝羅抱著胳膊,朝著廣場的方向邁開步伐。

「哼,活該!就是因為你凡事都不經大腦就脫口而出,才會像這樣吃到苦頭!」

娜奧美帶著像是訕笑又像是將自己的行為正當化的奇妙語調如此說道。

「娜奧美也沒資格說別人吧。小時候難得被邀請到王宮的晚會上,你卻對公主殿下——」

「我的話就沒有關系啦!我是相信直覺的類型啊!」

『不,本大爺就是本錢啊,是時候讓她們見識見識我的能力了。這是成為后宮之王的第一步!』

「哎,這家伙在說什么傻話啊?明明是個男人,卻要女人侍奉他?怎么可能啊。」

「我也有同感。不過那似乎是他的夢想,之前他也說過一樣的話。」

艾莉米亞朝目瞪口呆的娜奧美微微頷首。

『好,就先從那個女的開始。』

帝羅的視線鎖定一名金發少女,她穿著一件有皺褶裙襬的連身洋裝,由身邊跟著隨從看來,對方似乎是有一定身分地位的人。

『小姐,您的東西掉了。』

『你、你這個人是怎么回事,明明是男人竟敢向我搭話!給我注重禮節!』

少女回過頭,看見帝羅的身影后,刻薄地瞇起了雙眼。

『抱歉,但我只是一心想將您貴重的東西交還給您……』

『我并沒有弄丟任何東西呀,對吧?莫蘭?』

『是的,大小姐。』

那名隨從揚起厭惡的笑容,帶著清脆的嗓音肯定回覆道。

『不,您確實遺落了,那就是您的心。不過,我現在就交還給您。所以,希望您能將您的手交付給我。』

他裝模作樣地伸出了手。

「哇啊啊啊啊,艾莉米亞,我都起雞皮疙瘩啦!惡心、好惡心!這是什么,這是什么鬼東西啊啊啊!」

娜奧美用雙手掩住臉龐。

「我還以為是什么高等精神攻擊型的行使術,明明只是言詞而已,真可怕。」

艾莉米亞抱著自己的身體不斷發抖。

鏡中的金發少女沉默了好一會兒后,向隨從使了個眼色。

「唔喔!」

隨從一拳揮向帝羅的丹田,帝羅被打飛到了后方。

『莫蘭,這就是名為變態的生物對吧?這個國家竟然棲息著這么多這種生物啊?』

『應該是受氣候影響吧。』

帝羅瞥了一眼逐漸遠去的兩人,緩緩地站起身。

『呼,是因為手的角度擺偏了嗎?』

「才不是那種問題好嗎!」

娜奧美將手中的紙屑一把扔向鏡子。

「不過,這么一來,帝羅應該也會乖乖放棄——」

『哦,那邊那個賣花的女孩也很可愛啊。』

艾莉米亞頓時啞口無言。

「將那家伙扔到外面還真是失策,應該要把他埋進土里的。男人草率地搭話,任何女人都會感到厭惡啊,為什么他連這種小事都不懂呢?」

「他表示自己是從異世界來的,如果他說的是真的,價值觀有所差異也是理所當然的。」

「艾莉米亞又在替他說話了,你對撿來的動物都太溫柔了啦。」

「不、不是,我只是在陳述事實罷了。」

艾莉米亞支吾其詞后,乾咳了一聲。



『好渴啊……』

在那之后也到處碰了一鼻子灰的帝羅,帶著憔悴的神情走到廣場中央,在噴水池的邊緣坐了下來。他凝視著池中混濁的一污水沉思了好一會兒,最后像是打消念頭般將視線移回廣場中。

一群嘰嘰喳喳的小女孩迎面而來。

小女孩們停在帝羅附近的攤商前,開始物色發飾。

『這個好可愛哦,我要不要買這個呢~』

『我比較喜歡這個有月亮的~』

她們各自買好了喜歡的發飾,紛紛別到了頭上。

『……』

不過,卻有一名穿著較為寒酸的小女孩被排擠在外,只見她困窘地用腳尖撥弄著地面。

帝羅望著眼前的景象發呆了好一會兒后,隨手撿起身旁的紙屑,他攤開皺巴巴的包裝紙,撫平上方的皺褶。接著,俐落地在數十秒內折出了一個簡單的紙娃娃,并且插上小樹枝。

他緩緩靠近落單的小女孩,悄悄地別到了她的頭上。

小女孩驚訝地回過頭,她摘下了頭上的異物,帶著愣怔的表情凝視著手中的東西,然后展露了歡顏。

『大哥哥,你要把這個給我嗎!?』

『……是啊。』

他生硬地回答,帶著筋疲力盡的神情再次坐回到噴水池邊。

『大哥哥,這個給你。』

小女孩將自己剛才喝沒幾口的飲料杯遞給帝羅。

『那本來就是垃圾了,你不用太在意。』

『給你!』

『這樣啊?那我就心存感激地收下了。』

帝羅露出放心的笑容,將杯中的液體一飲而盡。

『吶、吶,大哥哥明明是男的,為什么不遮住臉呢?』

『感到羞恥的人才會遮住自己的臉吧。我沒有什么好羞恥的,所以不用遮喔,你懂嗎?』

『不太懂。吶,你還會做其他的嗎?』

『如果有紙的話。』

『那我再去撿!大哥哥也做幾個給我的朋友!』

『喂、喂!等一下!』

片刻過后,帝羅一邊碎碎念,一邊回應撿了紙后紛紛聚集過來的小女孩的要求。

「這家伙要是不搞怪的話,倒是挺……」

「挺帥的?」

艾莉米亞搶先一步說出了娜奧美心里的話。

「才不帥!不過……如果他誠心拜托的話,讓他留在這里也不是不可以。」

「那我可以去叫他過來嗎?」

「隨便你。」

「就這么做。」

艾莉米亞轉過身,長袍也跟著飛揚之際,鏡子里的帝羅周圍突然傳來吵鬧聲。

『哦?怎么了?是誰來了?那是誰?』

『是大賢者伊絲瑪爾大人呀!大哥哥你不知道嗎?』

原本圍繞在帝羅身旁的幾名小女孩突然一齊飛奔而出。

『大賢者?怎么看都只是個小鬼頭啊……話說回來,那是什么裝扮啊。』

小女孩們奔去的方向站著一名露出高傲笑容的小女孩,她穿著不合尺寸的浴袍,拖著下襬行走。由于沒有拉上前襟,她每走一步,小巧的胸部與像是兜襠布的底褲便若隱若現。手中握著和體型呈強烈對比的、又粗又長的魔杖,魔杖的頂端鑲有金色的寶石,遠比艾莉米亞的寶石要來得大多了。

小女孩留著一頭日本娃娃般的齊瀏海,發色則是銀白色的。臉孔雖然美麗,卻帶有中性特質,還有一雙彷佛要將人吸進未知空間的深邃眼眸。

「師父……」

艾莉米亞以低沉的語調嘟噥道。

「哎,啊,真的耶。那不是伊絲瑪爾嗎?她果然還是很受歡迎呢。」

眾人紛紛向這名小女孩膜拜、懇求,又是將貢品塞到她的手中,又是向她請求,只見她以優雅的舉止一一婉拒,有如被影迷團團包圍的電影明星。

『喲,大家好。今日天氣炎熱,我就賜予你們一些恩惠吧。』

小女孩以爽朗的口吻說著,將魔杖指向了噴水池,水像是云霧般籠罩著四周。

『哇,好冰。』

周遭的氣溫頓時驟降,霧凝結成固體,像碎鉆石般地在陽光底下閃爍。

全知全能者、活生生的精靈、化為人型的神……眾人紛紛贊頌著她。

『你好,來自異世界的少年,你在做很有趣的東西呢,能不能也給我一個呀?』

小女孩筆直地走向帝羅,親切地向他搭話。

「她說『來自異世界』?」

娜奧美狐疑地皺起了眉頭。

「原來如此……異世界的人,這么一來,他的那些言行舉止也就說得通了。」

艾莉米亞將纖細的手指抵著下巴,頻頻點頭。

『你、你為什么會知道!?』

帝羅像是反彈似地站起身,向后退了一步。

『知道這些小事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是伊絲瑪爾呀。還有,你剛剛是不是跟艾莉米亞接觸過了?』

『你、你認識她嗎?』

(插圖)

帝羅全身僵硬,流露出警戒心。

『她是我的弟子,放心吧,我是站在你這邊的。只是,我對你有點興趣。』

伊絲瑪爾對帝羅露出了微笑。然而,她的視線其實是停留在帝羅肩膀的斜上方,而帝羅卻絲毫沒有察覺。

「吶,艾莉米亞。伊絲瑪爾大人是不是一直盯著我們這個方向看?對吧?」

娜奧美以畏懼的眼神望著艾莉米亞。

「確實是被看穿了,師父不可能沒發現我的行使術。」

『就算是這樣,我對你一點興趣也沒有啊,小女孩實在不在我的后宮對象范圍內。』

『后宮?那是你個人的欲望嗎?還是在你的世界里,男人建立后宮是正常的?』

『是前者。在我的世界里,一夫一妻制才是正常的。』

『……這樣啊。那么,或許我可以協助你實現夢想也說不定喔。總之,要不要先聽聽我的想法呢?我會請你吃點心的,就像這樣——』

伊絲瑪爾朝著天空舉起魔杖,云霧看似消散的同時,星形的金平糖從天而降。

『……只是聽聽的話,倒也無妨。』

帝羅目瞪口呆地望著眼前的景象,不久后便點頭答應。

「很乾脆就做出決定了呢。」

「那是因為帝羅還不知道師父的恐怖之處……」

艾莉米亞頻頻眨眼,注視著鏡子里面。

『是嗎?那就換個地方說話吧。這里太吵雜了,還有一些令人在意的視線。』

伊絲瑪爾輕輕地拍了兩下手后,瞬間散發出光芒。

在那之后便不見帝羅他們的身影,鏡中也只映照出人潮逐漸散去的模樣。

「好刺眼……咦?發生了什么事?」

「師父阻撓了我的追蹤。」

艾莉米亞緊握著魔杖開口說道。

「哎,那我們不就不知道他們跑去哪里了嗎!」

「就像師父很瞭解我的行使術一樣,我要追蹤師父的行使術痕跡也不是難事。」

艾莉米亞緊閉著雙唇,瞇起了雙眼。

飄揚的長袍下襬充斥著輕柔的空氣。



帝羅因為刺眼的光芒而閉起雙眼,下一秒他便出現在一個陌生的地方。

房間的地板上散落著像是從世界各地收集而來,種類繁多的玩具,柜子上陳列的瓶瓶罐罐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