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期中考

第一卷 期中考

星期四的課程結束,來到了放學時間。明天終于要正式期中考了。

茶柱老師開完班會走出教室后,櫛田馬上就展開了行動。

櫛田拿著一疊考古題走上了講臺。她在超商把我前幾天拿到的考古題列印出了全班的份量。

「各位,抱歉。在回去之前能先聽我說幾句話嗎?」

須藤也因為櫛田的話而停下腳步,準備洗耳恭聽。

這份任務只有櫛田才能辦到。我和堀北是無法勝任的。

「我想大家為了準備明天的期中考,至今應該讀了很多的書。關于這點,我有件事情能夠稍微幫上大家的忙。我現在就把資料發下去。」

櫛田依序將題目與答案卷按照人數發給最前排的學生們。

「考試的……題目?這難道是櫛田同學做的嗎?」

堀北當然也顯得非常震驚。

「這其實是考古題。是我昨天晚上從三年級學長那里得到的。」

「考古題?咦、咦?難不成這個是相當有用的題目?」

「嗯。其實,我還聽說前年的期中考跟這份考古題幾乎相同。所以我覺得只要讀了這份考古題,就一定會在明天的考試派上用場。」

「唔喔喔!真的假的!小櫛田謝謝你!」

池感動得緊緊抱住試卷。其他的學生也看來對于突如其來的幸運,無法抑制住心中的興奮。

「什么嘛。要是早知道有這種東西,我就不用拚命認真念書了。」

山內一邊傻笑一邊抱怨。決定在前一天告訴大家,果然是正確的。

「須藤同學,今天要讀這些考題喲。」

「我會的。這真是幫了大忙。」

須藤看起來很開心,也收下了考古題。

「這要對別班的家伙們保密喔!我們要考高分,讓他們嚇一跳!」

池得意忘形地大喊,不過我也贊成他的意見。沒有必要特地為其他班級雪中送炭。

接著過了不久,得意洋洋的同學們就開始踏上了歸途。

「櫛田同學,你立下大功了呢。」

堀北難得率直地夸獎人。

「嘿嘿,是嗎?」

「因為我沒想過能夠利用考古題。我也很感謝你去調查了題目是否真的有用。」

對于總是單獨行動且沒朋友的堀北來說,這好像是意想不到的舉動。

「這是為了朋友嘛,也沒什么啦。」

「而且,我也覺得你選擇在放學后公布是正確的。因為要是隨便透露出考古題的事情,也有可能降低大家對于讀書的專注力。」

「這只是因為拿到的時間比較晚啦。如果明天考試能出現很多相同的題目……說不定大家都能考到很棒的分數呢。」

「嗯,而且大家這兩個星期的努力也絕不會白白浪費。」

雖然這對不及格組的須藤他們來說,兩周應該是無止盡地漫長吧。不過他們應該也稍微掌握到了讀書的專注方式以及習慣。

「雖然很辛苦,不過還是很開心呢。」

「這對那三人組來說應該一點也不開心就是了。」

我們能做的都做了。剩下就端看他們三個人的努力。

「現在也只能祈禱他們在考場上腦袋不會變得一片空白了。」

只有這個部分我們也無能為力。不管事前教會他們多少,就算能在讀書會里發揮所學,正式考場上也未必就能展現實力。就連重要的考古題,也都會隨著運用方式而改變效果。

「那么,我們也回去吧。」

堀北靜靜地看著櫛田將筆記本與課本收進書包。

「櫛田同學。」

「嗯?」

「至今為止真的很謝謝你。如果沒有你,讀書會就無法成立了。」

「不用放在心上啦?因為我也想要盡量和大家一起往上晉升。所以才會贊成開這個讀書會。如果還有需要,我隨時都愿意幫忙喔。」

櫛田滿臉笑容地站起身,拿了書包。

「等一下。我有件事情想跟你確認。」

「有事想跟我確認?」

「如果你接下來也會為了班級而幫助我,這件事就不得不做確認了。」

堀北直直注視著擺出燦爛笑容的櫛田,這么說道:

「你很討厭我吧?」

「喂喂喂……」

我才在想她是要確認什么,結果又做出了不得了的事情。

「你為什么會這么想呢?」

「因為我這么感受到。雖然對于你的疑問,我也只能這么回答……我有弄錯嗎?」

「……啊哈哈,真是敗給你了呢。」

她將舉起書包的手慢慢放下,然后笑容毫無改變地對著堀北。

「是呀,我最討厭你了。」

櫛田接著乾脆地這么說道。她完全沒有隱瞞,也沒有拐彎抹角。

「告訴你理由會比較好嗎?」

「……不用,沒這個必要。我只要能了解這個事實就夠了。看來接下來我似乎就能毫無拘束地與你相處下去了。」

盡管當面被說討厭,堀北還是如此回答了櫛田。

1

「沒有人缺席。看來全班都到齊了呢。」

早上,茶柱老師一邊露出無畏的笑容,一邊走進了教室。

「對于你們這些吊車尾來說,這是第一道關卡。有什么想問的問題嗎?」

「我們在這幾個星期里,都很認真地讀了書。我可不覺得這個班級會有學生考不及格喔!」

「平田,你還真是有自信啊。」

其他學生的表情看來也自信滿滿。老師在桌上咚咚地將考卷整理整齊,就把它發了下來。第一節考的是社會科。社會可以說是其中比較容易的科目。

假如在這邊就受挫,老實說,剩下的科目就更會是場硬戰。

「如果這次考試以及七月實施的期末考都沒有任何人考不及格,暑假我就帶大家去渡假。」

「渡假嗎……?」

「是的。對了……我就讓你們在藍海圍繞著的島嶼里,過著夢幻般的生活吧。」

夏天的海邊……當然就代表著能看見女孩子們的泳裝……

「這、這股異常的壓力是怎么回事啊……」

茶柱老師因為學生(主要是男生)散發出的氣勢,而往后退了一步。

「各位……我們來大干一場吧!」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同學們呼應著池,不停吼叫,而我也趁亂大喊。

「變態。」

堀北看了我一眼。我的喉嚨就瞬間發不出聲音了。

不久每個人都拿到了考卷。接著,我們隨著老師的指示同時翻開試卷。

我把解題的事先擱在一旁,并看了一遍所有的題目。我必須確認教給他們三個的范圍是否能避免不及格。最重要的,還是確認有多少題跟考古題相似。

——太好了。

我微微揮臂做出了勝利姿勢。考卷上的題目和考古題完全相同,總覺得甚至讓人有點害怕。至少乍看之下沒有發現任何不同。

只要全部背下來,明顯就能考出將近滿分。

我在不會被人發現的程度下環顧了四周。即使如此,也沒看見有學生顯得焦急或困惑。大部分學生應該都熬夜背下考古題了吧。

而我也開始從容不迫地填入題目的答案。

接下來的第二、第三節考的是國文跟化學。話說回來,我在解題的同時,對另一件事感到了佩服。像這樣再重新看過考題,便會發現堀北教的范圍有著相當高的命中率。從這點看來,就知道她準確掌握了課程內容,還預測到了考題。在我隔壁不斷默默作答的這名少女,比我想像得還要優秀。

然后,第四節考的是數學。依難易度來看,考卷上列出的題目遠比小考困難許多。不過這些內容也和考古題一模一樣。說不定須藤他們甚至連部分題意都看不懂,但是即使如此,只要有記住答案就能寫得出來了。

接著來到了休息時間。

讀書會成員的池、山內以及櫛田,都集合到了堀北身邊。

「什么期中考嘛!簡直輕松!」

「我搞不好會考到一百二十分呢。」

池率先說出了游刃有余的發言。而山內也滿面笑容,考試手感似乎很好。

兩人雖然笑嘻嘻的,不過他們為了做最后的溫習,手上都拿著考古題。

「須藤同學,你考得怎么樣?」

櫛田向一個人坐在座位上凝視著考古題的須藤搭話。

但須藤的表情陰沉,目不轉睛地盯著題目。

「須藤同學?」

「……啊?抱歉,我有點忙。」

須藤一面這么說,一面看著的是英文考古題。額頭上還冒出了些許汗水。

「須藤,你難道……沒看考古題嗎?」

「除了英文,其他的都有看。我昨天不小心睡著了。」

須藤有點焦急地如此說道。簡單說,他現在是第一次看英文考古題。

「咦!」

那也就是說,須藤只剩不到十分鐘的休息時間能背了。

「可惡,我好像完全背不起答案。」

英文與至今的考試不同,要背下內容不是很容易。憑十分鐘就要記住所有答案,不管怎么樣都不可能吧。

「須藤同學,你先去背配分高以及答案簡短的題目吧。」

堀北立刻離席,來到了須藤身旁。

「喔、好。」

于是,須藤便舍棄掉配分低的題目,開始背起分數高及好理解的部分。

「他……他應該沒問題吧?」

櫛田似乎覺得別打擾他比較好,而在一旁不安地注視著須藤。

「英文和日文不同,只要基礎沒打好看起來就會像咒文。要背起來是很耗時間的。」

「對、對啊。我英文也背得好辛苦啊……」

十分鐘的休息時間,轉眼便消逝而去。鐘聲無情地響了起來。

「你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是趁還沒忘掉的時候,先從還記得的題目開始寫起。」

「好……」

接著,英文考試開始進行。當其他學生都穩穩地在作答時,須藤卻陷于苦惱之中。他不時地停下手中的筆,用頭捶桌子。然而,現在已經沒人能出手幫他了。須藤只能靠自己來度過不及格的危機。

2

最后一場考試結束后,我們再次集合到須藤的附近。

「喂……你剛才沒問題吧?」

池擔心似的如此搭話。看得出來須藤有點不太鎮定。

「不知道……雖然能做的都做了,但我也無法算出自己會考多少……」

「沒問題的喲。你至今也都拚命地讀了書,一定會順利度過。」

「可惡,我為什么會睡著啊!」

須藤對自己感到焦躁而抖著腳,此時堀北現身在須藤面前。

「須藤同學。」

「……干嘛啊,你又想說教了嗎?」

「沒念考古題是你的過失。不過,直至考前的那段讀書期間,你也以自己的方式將能做的都做到了。我也知道你沒有偷懶。如果你已經盡了全力,那我想你可以替自己感到驕傲。」

「這什么意思啊。你打算安慰我嗎?」

「安慰?我只不過是實話實說。因為只要看了你目前為止的表現,就能知道讀書對你來說是多么辛苦。」

堀北很坦率地在稱贊須藤。我們對這種情境都無法置信,因而彼此面面相覷。

「我們就等待結果吧。」

「嗯……也是啊。」

「另外……還有一件事。我有件事情不得不向你更正。」

「更正?」

「我上次對你說過,只有愚蠢的人才會以職業籃球作為目標。」

「你怎么還讓我想起這種事啊。」

「在那之后,我有去調查關于籃球的事情,以及要在那個世界成為職業選手又是怎么回事。然后,我才了解到這果然是條險惡的荊棘之路。」

「所以你想叫我放棄嗎?就因為它是個有勇無謀的夢想?」

「不是這樣。你對籃球投注著熱情。而這樣的你,是不可能不清楚成為職業選手的困難,也不可能不知道往后生活會多么辛苦。」

雖然堀北的態度一如往常,但這確實就是她笨拙的道歉。

「就算是日本人,當中也有許多人在職籃界里奮戰。而且甚至還有人想進軍世界。你就是打算以這種世界作為目標吧?」

「對。不管別人再怎么瞧不起我,我也要朝著職業籃球邁進。即使我會過著比打工還窮困的生活,我也一定會辦到。」

「我過去都認為沒必要去了解自己以外的事。所以,一開始你說要以職業籃球作為目標時,我對你說出了很污辱的發言。可是我現在很后悔。不了解籃球困難及辛苦的人,沒有權利瞧不起這個夢想。須藤同學,你不要忘記在讀書會里培養出來的那份努力及堅持。只要把它應用在籃球上,說不定你就能成為職業選手了。至少我是這么想的。」

堀北的表情幾乎跟平常一樣,沒有什么變化,但她慢慢地對須藤鞠了躬。

「那時候真的很抱歉……我想說的就只有這些。那么就這樣。」

堀北留下了這段道歉,就走出了教室。

「喂……你們剛才看到了嗎?那個堀北居然道歉了!而且還非常恭敬!」

「真是不敢相信……!」

池跟山內會驚訝也是當然的。連我都有點吃驚,而櫛田也是如此。

這應該也證明堀北認同了須藤所付出的努力。

須藤就這樣坐在椅子上,茫然地看著堀北走出去的那扇門。

過了不久,他就慌忙似的用右手按住自己的心臟,焦急地回頭看著我們。

「糟、糟糕……我……我好像喜歡上堀北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