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終結的日常

第一卷 終結的日常

「呀哈哈哈哈哈!笨蛋,你那個太好笑了吧!」

現在是第二堂的數學課。今天池依舊在課堂上大聲談笑。他的聊天對象是山內。開學以來的三個星期,池、山內這兩個人再加上須藤,在暗地里被稱作笨蛋三人組。

「喂喂喂,要不要去卡拉OK?」「我要去我要去?」

附近的女生團體,則早就在熱烈討論放學后的規畫。

「明明煩惱這么久,但是要打成一片,還真的是一瞬間的事情呢。」

「綾小路同學你不是也增加了很多朋友嗎?」

堀北交替看著黑板與筆記本,一邊抄寫,一邊如此對我說。

「有漸漸在增加吧。」

剛開始我很不安,但是以跟須藤在超商的那件事、社團說明會,以及泳池內的互動做為契機,我和池、山內他們的交情,也到了偶爾會一起吃飯的程度。

縱使我們離摯友還有好一段差距,但回過神來,就已經發展到能稱做是朋友的關系。

人際關系就是如此不可思議。我現在也不太清楚,我們究竟是何時成為朋友的。

「早——」

在課堂大概進入后半段的時候,教室入口伴隨噪音被打了開來。來到教室的人是須藤。他完全不在意課堂還正在進行,就一面很困地打著哈欠,坐到了座位上。

「須藤,你太晚來吧。啊,你會一起去吃午餐對吧?」

池在遠處向須藤搭話。數學老師不但沒有勸說,甚至完全不看須藤一眼地繼續上課。一般來說,這時候感覺會有一根粉筆飛過來。然而,該說這是放任主義嗎?很不可思議的是,不論私下講話、遲到或者打瞌睡,每個科目的老師都默許了。班上一開始表現得很客氣的那些人,現在也都過得逍遙自在。

雖然也是有極少數學生,像堀北那樣一直很認真在學習。

我的口袋震了一下,手機收到了通知。班上部分男生所創的聊天群組傳來了訊息。看來中午要約在學生餐廳一起吃飯。

「喂,堀北。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飯?」

「我就不用了。因為你們那群人很低俗。」

「……這我無法否認。」

男生們大致上盡是聊些女生的話題或者下流哏。像是誰很可愛,或是誰跟誰在交往、進展到哪里等。讓女生參與其中說不定不太適當。

「唔耶……真的假的,已經交到女朋友了嗎?好厲害啊。」

根據池他們的消息,平田似乎已經跟班上的輕井澤在一起了。我尋找了一下輕井澤的身影,便看見她坐在遠處明顯向平田傳遞著充滿愛意的視線。

說到對輕井澤的印象,該怎么講呢?她也不是不可愛,只是好像有種難以讓戀愛新手接近的氣質。簡單說,她就是那種很積極的辣妹系女生。

她在國中時期,想必也吃遍了像平田這樣的帥哥了吧。雖然這是我擅自的想像,不過應該不會錯得太離譜。哎呀,不小心就說出了惡毒的話,這就算被說是毀謗也不奇怪。這對輕井澤實在太失禮了。我在心中向她致歉。

「你那表情還真討厭呢。」

堀北對我投以冰冷視線。看來我的下流想法好像被看穿了。

到底要經過怎樣的步驟,才能在開學后馬上就成為情侶呢?我明明連交朋友都費盡功夫了。

乾脆直接對堀北說「我們也來交往吧?」——不過這樣我一定會被她痛毆呢。

況且,如果要交女朋友的話,我還是比較喜歡更賢淑、更溫柔的女孩子。

1

第三堂是班導茶柱老師的社會課。茶柱老師來到了就算打鐘后也依然鬧哄哄的教室。即使老師來了,情緒高昂的學生們也絲毫沒有收斂。

「給我安靜一點——今天我需要你們稍微認真上課。」

「怎么回事呀——?小佐枝老師。」

部分學生已經開始以那種親昵稱呼來叫老師了。

「因為月底到了,要進行小考。往后面傳。」

老師將考卷發給坐在第一排的學生。不久,我的座位也傳來了一張考卷。上面列了五個主科的題目,每科各自有幾小題,確實是個小考。

「咦?我沒聽說過要考試啊?真是狡猾?」

「別這么說。這次的考試只會作為今后的參考,不會反映在成績單上面。不會有風險,所以放心吧。不過,當然也是嚴格禁止作弊喔。」

我對于這段彷佛話中有話的說法有些在意。一般來說成績只會影響成績單。然而,茶柱老師所說的話卻有點不同。所謂不會反映「在」成績單上,好像就讓人覺得——那會反映在成績單以外的事物。

不過……應該是我想太多了。既然不會影響到成績單,就沒必要這么戒備了吧。

突如其來的小考開始進行。我將考題看過一遍。每科各四題,總共二十題,而各題五分,滿分一百。不過,題目都幾乎簡單到令人掃興。

題目比入學考試的程度還要低了兩個級別。再怎么說,這也太簡單了吧?

我一面這么想,一面將考卷看到最后,結果發現最后三個左右的題目,有著懸殊的難度。數學最后的題目,如果不列出復雜的算式根本無法解出答案。

「呃……這題的困難度真的很高……」

看不出來這是高中一年級能解出來的程度。最后三題的性質顯然非常不同,甚至會讓人認為這是不是不小心放錯了。

明明也不會影響成績,這個考試究竟在測量什么?

算了,我就和入學考試時同樣那么做好了。

茶柱老師打算姑且大略監考的樣子。她一邊慢慢地巡視教室,一邊監視學生有沒有作弊。我在不會被當成作弊的程度之下,偷偷地看了堀北。她右手拿著原子筆,毫無猶豫地持續填入答案,看起來就好像能輕松取得滿分。

接著,直到下課鐘響為止,我都持續地在和考卷進行對峙。

2

「你啊……要是老實說的話,我就原諒你喔?」

「你要我老實說什么啊?」

我吃完午餐,便與須藤他們一起坐在自動販賣機旁的走廊閑聊這時候,池冷不防地徐徐逼近我。

「……我們是朋友對吧?而且還是這三年都會同甘共苦的伙伴對吧?」

「是、是啊。是這樣沒錯。」

「當然……如果交了女朋友也會告訴我們吧?」

「啥?女朋友?這個嘛……如果我有交到的話。」

池將手臂勾在我的肩膀上。

「你沒有在和堀北交往吧?我可是絕不允許你搶先一步喔。」

「……啥啊?」

等到察覺時,山內跟須藤也正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我。

「笨蛋,我沒有在跟她交往啦。完全沒有。哎唷,真的啦。」

「因為你們今天又在課堂上偷偷摸摸地聊著什么吧。是在聊一些不能告訴我們的事情對吧?像是約會、約會,以及約會之類的事情!啊啊啊……羨慕!」

「不可能不可能。說起來堀北也不是那種性格的人吧。」

「誰知道啊,我們也沒跟她說過話。就連她的名字,要是沒有從小櫛田那里聽來,我們搞不好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呢。與其說是她很沒存在感,不如說是太難親近了。」

說起來也沒錯。我幾乎沒印象看過堀北跟我以及櫛田以外的人說過話。

「就算是這樣,連名字都不知道也太過分了吧。」

「那綾小路你就記得全班同學的名字嗎?」

……我試著回想,結果連一半都想不出來。原來如此,我懂了。

「光看長相的話,她不是很可愛嗎?所以我才會注意她。」

山內他們點頭表示認同。

「但是她的個性很苛薄啊。那種女人我沒辦法。」

須藤喝著咖啡一邊如此說道。

「就是說呀,不知道該說她帶刺還是什么才好。如果我要交,也想找那種更開朗,而且可以更自然進行對話的女孩子。當然也要很可愛。就像小櫛田那種的。」

池喜歡的人果然是櫛田。

「啊——好想跟小櫛田交往。不對,是好想跟她滾床單——」

山內喊道。

「笨蛋,你哪能跟小櫛田交往啊!就算是想像的也不準!」

「你就以為你可以跟她交往嗎,池?在我的心中,小櫛田早就已經睡在我的身邊了!」

「你說什么!在我這里,她不但Cosplay,而且還擺出了相當不得了的姿勢喔!」

他們兩個在互相爭奪幻想中的櫛田。喂喂喂,雖然要想像什么都是高中生的自由,但這也對櫛田太沒禮貌了吧。

「須藤,你的目標是誰?聽說籃球社也有可愛的女孩喔!」

「啊?我還沒找到啦。新進社員可沒有什么閑功夫去評鑒女人。」

「真的假的……總而言之,要是交到了女朋友,不可隱瞞而且得據實告知!知道了嗎!一定要喔!」

「喔、喔喔。」

他不斷地叮囑到讓人很煩,于是我便姑且點頭表示答應。說到女朋友,我就想起了關于平田的事情。

「話說回來,聽說輕井澤變成平田的女朋友了?」

「啊?對啊。聽說前幾天,本堂看見他們兩個手牽著手走路。」

「肩并肩地走路,肯定是在一起了沒錯。」

「他們應該果然那個過了吧。已經做過了吧。」

「一定有吧——啊?好羨慕,真是太羨慕了……!」

才高中生就有性行為,這種脫離現實的感覺到底是什么呢?不過,他們應該真的做過了吧。

……不知不覺就這么想的我,跟這些家伙也是同類。

「真想聽有做過的人談談他的經驗啊……」

山內在走廊臥躺,將本能完全傾吐出來。

「去問平田就可以了吧。」

「你啊,你覺得問平田,他就會老實把內容說出來嗎?像是胸部感覺起來怎么樣啦,是不是處女啦,還有……是不是果然舔過那個了?——像這類的事情。」

你打算問出怎樣的經驗談啊……

我為了去買點飮料,而走向附近的自動販賣機。山內于是對我這么要求。

「我要可可——」

「不要敲詐別人啦。飮料而已自己去買啦。」

「哎唷,我已經剩下沒多少點數了嘛。剩兩千左右。」

「……你三個星期就用掉九萬點以上了嗎?」

「買了想要的東西,不知不覺就……你看這個,很厲害吧!」

山內如此說道,并拿出了掌上型游戲機。

「我和池一起去買的。這可是PS VITA喔。學校會賣這種東西,真的是太厲害了吧。」

「那個花了多少啊?」

「應該是兩萬多吧。再加上林林總總的配件,差不多兩萬五。」

這樣點數很快就會花完了呢。

「我平常不太玩游戲。不過,在宿舍生活馬上就能召集到伙伴了呢。而且,班上不是有個叫做宮本的家伙嗎?那家伙對電動很拿手呢。」

說到宮本,他在班上算是個體型胖胖的男學生。我雖然沒有直接和他說過話,但有印象他總是在跟別人談論著游戲或動畫的話題。

「你也買一臺來參戰吧。須藤也說好下個月點數進來的話要去買。」

我周圍的這些人似乎都已經參與了。山內表示凡事都要嘗試過才知道, 并將游戲機遞過來。我一接過游戲機,就發現它比想像中還輕很多。我將視線落在螢幕上,看見一名背著大刀的戰士,正在撫摸村莊里的豬只。真是搞不太懂這個世界觀呢……

「老實說我沒什么興趣。這是……那個嗎?戰斗游戲嗎?」

「你不會連Hunter Watch也不知道吧?它在全球可是累積了四百八十萬片以上的銷售量喔!我從小就有超群的游戲天分,甚至還被國外挖角過呢。雖然那時候我拒絕了。」

你就算隨便講些什么世界規模,也跟厲不厲害是兩回事吧。世界上有高達七十億人口,也就是說,買了這個游戲的人連百分之零點一都不到。

「說起來,為什么這種看起來好像很纖弱的女孩子穿得了重裝啊。她的護具是塑膠制的嗎?如果這是鐵制,就算是須藤的體格,看來也會穿得很辛苦喔。」

「……綾小路,你不要對游戲追求現實要素啦。你是外國人喔?而且會講那種話的家伙,根本就對自動回復生命值非常寬容喔!那種中了滿身子彈,躲起來就會立刻回復體力的西洋游戲,才叫做不現實。」

我完全無法理解山內在說什么。

「俗話說百聞不如一見對吧?你也買來一起玩玩看吧。好不好?好不好?我會幫忙在你新手期的時候搜集材料。采集蜂蜜也很辛苦喔。所以,請我喝可可?」

「真是的……」

雖然我并不需要蜂蜜,但再被糾纏下去也很麻煩,所以我就買了可可給他。

「朋友果然是不可或缺的呢!謝啦!」

真不希望你在這種地方感受到友情。我將可可拋了過去,山內則用腹部接住它。

那么,我要喝什么好呢?我一邊猶豫,一邊滑動著手指,結果忽然察覺到一件事。

「這里也有啊。」

就只有礦泉水有免費按鈕可以按。

「怎么了? J

「啊,沒事。我記得學生餐廳里也有能免費吃的套餐吧?」

「好像是那個叫山蔬套餐的吧?啊——討厭討厭,真不想過吃草喝水之類的生活——」

山內喝著可可,一邊格格笑著。

點數若是用光,也只能靠山蔬套餐或水這種免費物資來過活了。

但是這種情況只要小心一點就能避免。不過,像山內這種不顧后果的使用,就另當別論了。

「……喂,吃山蔬套餐的人還滿多的呢。」

我經常去學生餐廳,回想起有許多學生都在吃免費的山蔬套餐。

「不是因為他們喜歡吃嗎?是那個啦,因為是月底了吧?」

「是這樣就好了呢。」

盡管感到一絲不安,我為了喝牛奶還是按下按鈕。而它便理所當然般地滾落至取出口。

「啊——下個月快點來,我還想繼續過夢幻般的生活!」

山內他們不停地笑著,一邊如此喊道。

3

『今天要和小樹田他們出去玩,你要不要去?』

下午的課堂里,當我隨意地在抄寫黑板上的筆記,手機突然收到了信件。

喔……這就是所謂學生生活以及青春吧。我第一次收到放學后跟朋友出去玩的邀約。雖然沒想到特別想拒絕的理由,但我暫且還是問了一下有誰會參加。

要是有很多不認識的人,那不是很討厭嗎?總覺得會不自在。

信件馬上就回覆過來了。有池跟山內的名字以及櫛田,再包含我共有四個人。并沒有特別奇怪的人物。這樣的話就沒關系了吧。我回覆答應,然后信件又傳了過來。

『小櫛田就由我來攻略,所以絕對不要妨礙我!b y池大人』

『不對不對,小櫛田可是我的目標,你才別妨礙我。b y山內』

『啥?就憑你也想攻陷小櫛田?你是在找架吵嗎?』

好好相處不就好了,他們兩個卻在信件上開始互相爭奪櫛田。

我則是既期待放學,卻也開始覺得有點麻煩了。

課堂一結束,我就緊跟著池和山內往學校外面走。

校區總而言之就是很廣闊。入學以來到現在的這陣子,我幾乎都還對校內不了解。

「明明就同班,櫛田沒有一起過來啊。」

「她說有些話要跟別班的朋友說。小櫛田是大紅人嘛。」

「該不會是……男、男生朋友吧?」

「放心吧,池。我已經確認完畢了。對方是女孩子。」

「那就好、那就好。」

「你們是認真想追櫛田嗎?」

「這不是當然嗎?而且老實說她是我的真命天女。」

山內似乎也抱持相同意見,頻頻點頭表示認同。

「你的話就是那個堀北嘛。雖然我承認她是個美女。」

「不,我跟她沒什么。真的。」

「真的嗎?在課堂上偷偷眉來眼去,若無其事地互相碰觸指尖——你應該沒有做出像這種既酸甜又讓人火大的事情吧?」

正當池不斷地逼近我,我們話題中心的那名女學生就跑了過來。

「抱歉我來晚了。讓你們久等了!」

「唔喔喔,小櫛田,我等你很久了呢!……話說回來,為什么平田他們也在啊!」

跳起來的池,在下個瞬間往后退了幾步,并猛跌了一跤。真是個忙碌的家伙。

「啊,我在路上遇見他們,想說難得所以就邀一下了。不可以嗎?」

櫛田把平田及(被認為是)平田女友的輕井澤,還有兩名女生帶了過來。她們是經常和輕井澤結伴同行的松下以及森。

「喂,就沒有什么辦法把平田趕走嗎!」

池用手臂環著我的脖子,如此對我悄悄說道。

「也沒有必要把他趕走吧。」

「有那種帥哥在的話,我的存在感不就會變得薄弱嗎!要是發生小櫛田喜歡上平田的這種不幸事件該怎么辦啊!要不讓帥哥跟可愛女孩在一起,也就只能阻止事件發生,別無他法!」

「不,我可不知道……而且平田在跟輕井澤交往吧?別擔心啦。」

「我說你啊。因為女朋友在所以就沒關系——這根本就沒有任何保證。如果把輕井澤那種二手的骯臟辣妹,拿來跟可愛天使小櫛田相比,不管是誰都會選小櫛田吧!」

池以口水噴進我耳朵里的氣勢重復著激烈的辯論。我覺得有點惡心。話說回來,真虧他能在她本人就在旁邊時說出這種粗俗的話。

輕井澤的確是辣妹風格,皮膚也有稍微曬黑,不過十分可愛。

「但是啊,池……那么可愛的小櫛田,也沒辦法保證就是處女耶……」

山內以不安、有氣無力的聲音,參與了我們的悄悄話。

「唔,那是……那個……雖然是這樣沒錯……不、不對,小櫛田不可能會是二手貨!」

這該說是歧視女性嗎?他們持續進行著任性的男性妄想。可以的話,能不能請你們去我不在的地方講呢?

「那個……如果我們會打擾到你們的話,就分開行動吧?」

平田很客氣地向池他們搭話。他好像有點在意我們的竊竊私語。

「沒、沒什么關系啊?對吧,山內?」

「喔、喔喔,一起玩吧。熱鬧一點也比較開心。對吧,池?」

對他們兩個來說,一定很想說出「別礙事!」并把他給趕出去。然而,要是隨便就做出這種事情,說不定也會降低櫛田的好感度。而究竟有沒有足以下降的好感度就是另一回事了。

「話說,這是當然的吧?為什么我們就非得看這三個人的臉色啊?」

輕井澤的意見是正確的。但是她把我也算了進去,讓我很受打擊。

「現在就是『那個』了吧——凡事都有一體兩面。如果不算平田跟輕井澤的話,男女的比例就是相同的。換句話說,這就像是聯誼,或者三對情侶的約會,對吧?綾小路,你也有機會喔。」

「山內的話,配松下就可以了吧。因為我要跟小櫛田說話。」

「你這家伙……別開玩笑了。小櫛田從以前開始就是我的目標了!我們就像是過去在巨大櫻花樹下互相誓言要結婚的青梅竹馬!這是命運的重逢啊!」

「你騙人!我從之前開始就覺得你老是在說謊了!」

「啥?我說的話全部都是真的啊!」

如果完全相信他所說的,那么山內春樹——自小玩游戲本領超群,被國外職業組挖角過,國小時曾進軍全國桌球賽,國中時期成為棒球隊的王牌,甚至被預測將成為職業選手——是名難以想像、處于頂尖的男人。

事實上卻拿不出任何能證明的證據。

我雖然不知道隊伍要往哪里走,但還是悄悄地跟在后面。

本以為池跟山內會不顧一切地跟著櫛田,沒想卻從左右兩俱包圍了平田。

「我就直截了當地問了。平田,你是不是在跟輕井澤交往?」

池為了確認平田是敵是友,便單刀直入問道。

「咦……那件事,你是從哪里聽來的?」

平田似乎有點被嚇到,露出慌張的模樣。

「看吧。看來我們兩個正在交往的事,果然還是被發現了喲!」

被詢問的平田,在回答是或否之前,就被輕井澤緊緊抱住手臂。

平田露出像是敗給她的模樣,用食指搔搔臉頰,承認了他們正在交往的事實。

「真的假的——!能跟輕井澤這種可愛的女孩交往,我真是超羨慕你耶。」

山內一副打從心底羨慕似的說出這種言不由衷的話。將謊言說得讓人不認為是謊言,看似簡單卻意外困難。

「那小櫛田有男朋友嗎?」

順著這個感覺,池毫不猶豫地將話題切換到櫛田身上。這還真是高招……嗎?

「我嗎?很可惜沒有耶。」

池和山內在心中暗自竊喜!——豈止如此,他們兩個人都憋不太住笑意,臉上正不斷地流露出喜悅。雖然說不定也有可能是她隱瞞交了男朋友的事實,不過,大致上還是確定櫛田是單身了。我也有點開心。

「糟糕,我的眼淚……!」

「山內,別哭!我們現在好不容易才站在了山頂的面前!」

登上那座高山的路程,想必是無止盡的漫長,也出奇地險峻吧……

平田和輕井澤兩人走在一起,池和山內則是露骨地包圍著櫛田往前走。松下和森這兩人跟在他們后面,應該覺得很無聊吧。而我則跟在更后面一個人走著。

「喂,池,我們要去哪里?」

我為了詢問目的地而叫住池。他不耐煩地回頭,冷淡回答道。

「我們才入學沒多久對吧?所以要到處逛逛,看一看校區里的設施。」

沒有明確的目的地。也就是說,這種有點尷尬的感覺,會暫時持續下去嗎……

不過,這種不愉快的預測,卻被出乎意料的形式所翻轉。

「欸欸,松下同學、森同學。你們兩個人去看過哪些地方了呢?」

櫛田盡管和池、山內兩個人開心談笑,卻也向后面兩名女生拋出話題。

「咦?啊,嗯——我想想。我們去過一次電影院,對吧?」

「嗯,放學后我們兩個人去過。」

「這樣啊!我也覺得很想去,但還沒去過呢。輕井澤同學,你們約會有去什么特別的地方嗎?」

櫛田為連結三個團體而開始行動了。真不愧是她。這種行為就算我拚了命也模仿不來。再加上,她偶爾也會對我莞爾一笑。這也讓我覺得很高興。

要是她多此一舉拋話題過來,我會覺得很麻煩。櫛田一面顧慮到我的性格以及想法,一面用眼神來表達她絕對不是無視我。如果櫛田不懂得看氣氛,只想當中心人物,是不會這么做的吧。

比如說,也有這種——明明以不唱歌作為條件陪朋友去卡拉OK,可是又被要求「唱嘛」,倘若拒絕,還會被說「這家伙搞什么,不懂得看氣氛嗎?」,最后反過來生氣的人。

結果,自我中心的人就是有這種「在卡拉OK唱歌很開心=大家應該都喜歡」的武斷愚蠢想法。他們不明白世上就是有那種打從心底討厭唱歌的家伙。

正當我在心中如此臭罵時,四周被非常嘈雜的氣氛所籠罩。

看來他們在校區里的服飾店停下了腳步……說得時髦一點就是時裝店。

大家都看似已經來過好幾次,毫不猶豫就往店里走。我大致上平日都穿制服,假日也都窩在家里,所以沒買便服呢。

店里因為有許多學生而相當熱鬧,但卻幾乎沒有高年級生,多半都是一年級生的樣子。這該說是新生獨有的未經世故嗎?他們散發出了尚未熟悉環境的感覺。

接著我們稍微逛了衣服,然后走向附近的咖啡廳。

平田的手上提著輕井澤買衣服的提袋。她花了三萬點左右。

「大家都已經適應學校了嗎?」

「剛開始很不知所措,不過現在已經完全適應了。不如說,這里太像夢幻國度了,我真是一輩子也不想畢業。」

「啊哈哈,感覺池同學很享受學校生活呢。」

「我的話,總覺得還想要更多點數。大概二十萬……三十萬點左右吧?買了化妝品跟衣服這類東西,點數幾乎都已經沒剩多少了。」

「高中生每個月零用錢高達三十萬的話,不是不太正常嗎?」

「說到這個,我認為就算是十萬也很多了。我覺得有點害怕呢,要是持續這種生活,畢業后不會覺得很困擾嗎?」

「你是指金錢觀會亂掉嗎?的確那樣也許會很可怕呢。」

看來不同的學生,對于發放的這十萬點所抱持的感覺完全不同。輕井澤跟池想要更多的點數,而平田跟櫛田則認為點數太多,并且害怕奢侈生活結束后的未來。

「綾小路同學怎么想呢?覺得十萬點很多?還是很少?」

對于不加入話題,專門聆聽的我,櫛田拋來了話題。

「怎么說呢……應該說還沒有真實感,我也搞不太懂。」

「什么嘛。」

「我似乎能明白綾小路同學說的話。因為老實說這里和一般的學校差太多了。彷佛有某種揮之不去的不踏實感。」

「像那種的事情就算在意也沒用啦。哎呀,能夠進這所學校真是太好了。我要痛快地把想要的東西買下來。事實上,昨天我不知不覺也買了新衣服呢。」

真是的,該說池很正面嗎?他好像很積極地在過生活。

「話說回來,先姑且不論小櫛田或平田,真虧池和輕井澤能夠成功入學耶。你們的腦袋絕對很差吧?」

「你的腦袋也看起來不是很好喔,山內。」

「啥?我以前在APEC可是考了九百分。」

「APEC是什么啊?」

「你連這種事也不知道嗎?那是個非常困難的英文考試。」

「呃,那個大概不是APEC,而是TOEIC喔。」

櫛田溫柔地吐嘈。順帶一提,APEC是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會議的意思。

「它、它們就像是親戚那樣的關系吧?」

我想它們跟家屬、親戚關系可是天差地遠……

「這間學校的方針說是為了培育有前途的年輕人,所以校方并不是只以考試成績來評價我們,不是嗎?事實上,如果這是一間只用學力偏差值來判斷的學校,那說不定我也不會報考了。」

「那句『有前途的年輕人』,還真是適合我耶。」

池雙臂抱胸,點頭表示認同。

盡管這是一間以升學、就業率為傲,日本首屈一指的高中,但是錄取與否的判斷基準,卻不光只是分數。

那么,這間學校究竟在學生身上看見了哪種可能性呢?

我突然對這件事情感到疑惑。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