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朋友

第一卷 朋友

「桔梗,回去時要不要順道去咖啡廳?」

「嗯,我要去我要去!啊,不過等一下喔。我再去邀邀看一個人。」

櫛田事先向女性朋友通知一聲,便來到正在將課本裝進書包的堀北身旁。

「堀北同學,我接下來要和朋友一起去咖啡廳,如果可以的話,你要不要一起去?」

「沒興趣。」

堀北彷佛認為多說無益,就這樣把櫛田的邀約給一刀斬斷。

就算是說謊也好,難道她就無法回答「接下來我要去買東西」或者「我已經跟別人約好了」這樣的話嗎?堀北明白地表示拒絕,但櫛田卻依然保持著笑容。

這般光景早就已經不稀奇了。從開學起,櫛田就會像這樣定期邀請堀北出去玩。稍微回應她一下不就好了——會這么想的,也是旁觀者擅自的解讀嗎?然而,誰也沒辦法否定堀北希望獨自一人的這件事。

「這樣啊……那我下次再邀請你喔。」

「等等,櫛田同學。」

堀北很難得叫住了櫛田。她該不會終于敗給了櫛田的邀請?

「不要再來邀我了,我覺得很困擾。」

她冷淡地對應道。

然而,櫛田卻沒有露出寂寞的表情,維持笑容地這么說:

「我會再邀你的。」

接著櫛田一如往常跑到朋友的身邊,并成群結隊地出去走廊。

「桔梗,不要再去邀堀北同學了啦。我討厭那個人——J

就在教室的門快要關上的時候,我隱隱約約聽見女生這么說的聲音。

在我身旁的堀北應該也聽得到這席話,只是她看起來一點也不介意。

「不會就連你也要說些多余的話吧?」

「嗯,我自認還滿了解你的個性。我就算講了也沒用吧。」

「那我就稍微放心了。」

堀北準備好要回家后,便以自己的步調走出教室。

我待在教室里發呆了一下,但馬上就覺得膩了,離開了座位。還是回去好了。

「綾小路同學,可以打擾一下嗎?」

當我穿越還留在教室的平田那群人時,平田叫住了我。我向他小聲回答了「沒問題」。會被平田搭話也算很難得。

「關于堀北同學的事情,能不能請你想點辦法呢?因為她總是一個人,女生那邊稍微有意見了。」

也就是說,連櫛田那群人以外的人,也開始對堀北敬而遠之了。

「你可以請她稍微和班上的同學打好關系嗎?」

「這不是她個人的自由嗎?而且,堀北并沒有帶給任何人麻煩。」

「我當然了解。但是,也有很多人替她擔心呢。我可是絕對不會放任班上發生霸凌的。」

霸凌?雖然我覺得有點離題,但說不定真的已經有這種舉動和徵兆了。是因為這樣平田才會來警告我嗎?平田以率直的眼神看向我。

「與其讓我去講,不如平田你直接告訴她,這樣還會比較好喔。」

「……也是呢。對不起,對你說了些奇怪的話。」

堀北在班上一天比一天還更加孤獨。只要再過一個月,她就會完全是班上的異類了。

當然,這是堀北個人的問題。并不是我該插手的。

1

我出了學校,直接走向宿舍。那里卻出現了本來應該已經跟朋友出去的櫛田。她靠著墻壁,好像在等著誰。櫛田一注意到我,就露出了跟平常一樣的笑容。

「太好了,我正在等綾小路同學呢。我有些話想要對你說,可以打擾一下嗎?」

「是可以啦……」

該不會是告白……這種發展,大概只有百分之一左右的機率。

「我就坦白地問嘍。綾小路同學,你有沒有看過堀北同學的笑容呢?」

「咦?不……沒有印象。」

看來櫛田又是為了堀北的事才找我說話。接著,我試著再回想了一下, 真的沒印象看過她笑。櫛田握著我的手,使勁地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是花香嗎?讓人感到非常舒服的香味,刺激著我的鼻腔。

「我呀……很想成為堀北同學的朋友。」

「你的心意已經充分傳達出去了喔。因為一開始好像有許多人來找堀北攀談,但是直到現在都還繼續這么做的,就只有櫛田你一個人。」

「綾小路同學對堀北同學的觀察還真是仔細呢。」

「與其說是觀察,不如說因為我就坐在隔壁,所以不管怎樣都會得到消息。」

從入學當天開始,女生們就積極地建立著小團體。女生比起男生,似乎在像是派系、地盤方面的意識更為強烈。即使在這個大約二十名女生的班級,也形成了四個左右的勢力。雖然多數之間都相處良好,卻在某些地方互相牽制。

然而,其中的例外,就是現在眼前的櫛田。她不管到哪團都吃得開,不僅如此,甚至開始成了超級人氣王。櫛田對堀北始終態度溫和,為了和她成為朋友,也持續著鍥而不舍的行動。這種事一般學生想做也做不到。也許正因為這點,她才會深受大家景仰吧。

再加上她也很可愛。

附帶的東西最有魅力——這在世上的商品中也是很常見的模式吧。

「你被堀北警告過了吧,下次可不知道會被她怎么說喔。」

我知道那家伙不是講話會拐彎抹角的類型。弄得不好,說不定她還會說出更嚴苛的話。老實說,我很不想看見櫛田因此而受傷害。

「你……能不能協助我呢?」

「嗯……」

我沒有立即回答。一般要是被這么可愛的女孩子拜托,馬上就會答應了。但身為避事主義的我無法積極,而且,我也不想看見櫛田被堀北無情的話語所傷害。這里我還是狠下心來拒絕吧。

「雖然我很明白櫛田你的心情……」

「不行……嗎?」

可愛+拜托+眼神往上注視=致命。

「……真是沒辦法啊。就只有這次喔。」

「真的?綾小路同學,謝謝你!」

櫛田聽見我愿意幫忙,打從心底開心似的笑了。

……好可愛。可愛到我差點就忍不住說溜嘴請她馬上和我交往。但是避事主義的我,不可能做出這種亂來的事情。

「所以,具體來說我該怎么做?就算嘴上說想和她成為朋友,但是實際上并不容易喔。」

該以什么標準來定義對方是否為朋友?這是我也回答不出來的困難問題。

「這個嘛……先以看見堀北同學在笑的模樣做為第一步呢?」

「在笑的模樣呀。」

展現笑容的行為,是只有稍微對人放松警戒才做得出來的事情。

能發展到那樣的關系,想必應該就能稱為朋友。

著眼于「看見笑容」這部分的櫛田,說不定相當了解人心。

「有沒有能讓她笑的點子呢?」

「這個嘛……我打算接下來再和綾小路同學你一起想耶。」

櫛田很不好意思似的「欸嘿」一聲,輕輕用拳頭敲了自己的頭。

要是丑女這么做,我一定扁她一頓。不過如果是櫛田的話,我會給她很高的分數。

「笑容啊……」

因為櫛田突如其來的請求,于是我加入了幫忙她看見堀北笑容的作戰。

不過這種事真的有可能辦到嗎?我深感懷疑。

「總之放學后先把堀北邀出來吧。因為她要是回去宿舍的話就無計可施了。有沒有希望約在哪里見面?」

「啊,那么帕雷特怎么樣呢?我很常去帕雷特,堀北同學應該無意間也聽過這件事吧?」

印象中帕雷特是學校里數一數二的人氣咖啡廳。

櫛田確實放學后經常跟其他女生說要一起去帕雷特。

連我都聽過這種事,堀北應該也不知不覺記住了吧。

「你們兩個進去帕雷特點餐,在這之后突然巧遇。這樣子好嗎?」

「不,我想想……這樣說不定有點太小看她了。能拜托你的朋友也一起幫忙嗎?」

說不定堀北在發現櫛田的瞬間,就會回去了。最好能安排一個讓她難以離席的情景。我立刻將想到的點子說給櫛田聽。

「哦?如果這樣的確很自然喔!綾小路同學的頭腦真好!」

櫛田一邊「嗯嗯嗯」地點了好幾次頭,眼睛一邊閃閃發亮地聽著。

「這跟頭腦沒什么關系吧?總之,就像這樣的感覺。」

「我了解了。真是期待耶!」

不,你這么期待我也很困擾。

「連櫛田你都吃了閉門羹,讓我邀請堀北,也不曉得她究竟會不會來。」

「沒問題。因為我覺得堀北同學很信任你。」

「你為什么會這么想?拿出證據來呀,證據。」

「嗯——總覺得吧?但是至少你應該比班上任何人都還受堀北同學信任喔。」

這只是因為沒有其他更適合的人選吧。

「我會和堀北說起話,應該說只是出于偶然吧。」

碰巧在公車上邂逅、碰巧座位就在隔壁。

要是少了任何一方,說不定彼此連交談的機會都沒有。

「人與人的相遇,不都幾乎是出于偶然嗎?而這份偶然,將會使人成為朋友、成為摯友……甚至也會逐漸發展成情人、家人喔。」

「……原來如此。」

這么說來,或許真的就是如此。能像這樣和櫛田說話,也算是種偶然呢。

也就是說,我最后也可能會和櫛田發展成戀人關系。

2

終于來到放學時間。學生們為了享受各自的放學生活,彼此討論著要去哪里。另一方面,我則是與櫛田互相使了眼色,彼此確認作戰開始。

做為目標的堀北,像平常一樣一個人默默開始準備回家。

「喂,堀北。今天放學后有空嗎?」

「我沒時間能拿來浪費呢。我還得回宿舍做明天的準備。」

雖然我認為所謂明天的準備,其實也只有來學校而已。

「我希望你能陪我一下。」

「……你有什么目的?」

「我的邀約感覺就好像別有企圖嗎?」

「突然被邀約的話,感到懷疑不是很自然的過程嗎?不過如果有具體的事情,聽你說說倒也無妨。」

那種事情當然沒有。

「學校里不是有咖啡廳嗎?里頭有很多女孩子。我沒有勇氣一個人過去。那里不是有種禁止男生的感覺嗎?」

「雖然女生的比例確實比較高沒有錯,不過應該也有男生會去吧?」

「也是啦。但沒有男生會一個人去不是嗎?一般都會跟女生朋友,或者以男友身分去。我認為會去的就只有那類人。」

堀北像是在回想帕雷特的情景,稍微做出了思考的動作。

「似乎確實如此呢。難得你的見解頗有一番道理。」

「可是我滿有興趣的,所以才在想你能不能陪我去。」

「而這當然是因為……你根本沒其他對象能邀請吧?」

「你的說法讓我有點不舒服,不過就是這么回事。」

「如果我拒絕呢?」

「那也只能這樣了。我只好放棄。我也無法強迫你把私人時間借給我。」

「……我知道了。只有男生不好進去那種店,這話看來確實也是真的。我沒辦法待太久,這樣也沒關系嗎?」

「沒關系,馬上就會結束。」

大概吧——我在心里加上了這句話。要是讓堀北知道這件事與櫛田有關聯,我一定會被強烈譴責吧。

這么做與其說是因為能和櫛田說上話,不如說或許我也開始覺得,如果堀北至少能交到個朋友就好了。

雖然這么說,不過,不論說明會也好、咖啡廳也好,堀北就算一邊吹毛求疵也還是會陪我去。這樣也沒辦法交到朋友,實在是不可思議。

我們兩個人立刻往目的地出發,抵達校舍一樓的咖啡廳帕雷特。

為了享受放學時間,女生們接連不斷地聚集而來。

「人真多呢。」

「堀北也是第一次放學后過來?啊,對耶,因為你沒朋友嘛。」

「那是在挖苦嗎?你的行為真像小孩子呢。」

說得沒錯,我確實是在挖苦。不過看來堀北果然不吃這一套。

我們兩個點完餐,拿了飮料。而我還點了一份松餅。

「你喜歡吃甜的?」

「只是很想吃這個而已啦。」

我對蛋糕類既不喜歡也不討厭,不過也藉此制造了看似正當的理由。

「不過沒有空位呢。」

「稍微等一下吧。啊,呃,那里好像有人要離開了。」

看見女生們迅速從雙人座位站起,我便快步走過去確保位子。我讓堀北過去坐在內側的位子。接著,將書包放在腳邊坐下之后,就假裝沒事地環顧左右。

「好像有點那個耶。在旁人的眼光看來,我們……應該不像是情侶吧。」

堀北的臉與其說是沒表情,不如說感覺有點冷漠。在這種雜沓之中,我沒辦法平靜下來,加上一想像接下來將發生什么事,就讓我胃痛。

走吧。隔壁的兩名女生隨著這句話,便手拿起飮料離開了座位。

座位接著馬上就被新的客人——櫛田給補上。

「啊,堀北同學,真巧耶!而且綾小路同學也在這里!」

「……嗨。」

櫛田徹底地假裝這是巧遇,輕輕打了招呼。堀北瞇著眼看了櫛田之后,再慢慢看向我。當然這是和櫛田事先串通好的。先請櫛田的朋友預先占好四個座位。我到帕雷特后,再用眼神暗示空出兩個位子。不久,再將隔壁桌的兩個位子空出,并讓櫛田坐進來。

這樣就只會看起來像是偶然的邂逅。

「綾小路同學和堀北同學,你們也一起來這里呀?」

「算是碰巧吧。倒是你只有一個人嗎?」

「嗯,今天有點」

「我要回去了。」

「喂……喂!我們才剛坐下而已吧。」

「有櫛田同學在的話,就不需要我了吧?」

「不,不是這種問題吧。我跟櫛田也只是同學而已。」

「我和你的關系也一樣。況且……」

堀北以冰冷的眼神看了我和櫛田一眼。

「真是讓人不高興呢。你們到底想做什么?」

這些發言就像是看穿了我們的作戰,但也有可能只是想套話。

「討……討厭啦,我們只是碰巧遇見的呀?」

可以的話,我還真希望櫛田能不要說出這種話。

假裝沒發現堀北的誘導,并回答「什么意思?」,才是正確答案。

「在我們入座前,這個座位的兩個人同樣都是D班的女生。而且,隔壁桌的兩個人也是。這純粹是巧合嗎?」

「你還真清楚耶,我都沒有發現。」

「而且,放學后我們完全沒繞路去別地方,而是直接就到了這里喔。她們就算再怎么趕,也頂多只到了一兩分鐘,回去的話也太快了。我有說錯嗎?」

看來堀北的觀察力比我想像中還強。

不僅記住了班級成員,連座位狀況都確實掌握了。

「呃……」

不知所措的櫛田,不禁向我發出了求救信號。

而堀北是不會看漏這點的。再這樣隱瞞下去,也只會徒增她的不滿。

「堀北,抱歉。我在事前稍微做了一些安排。」

「我想也是。我從一開始就覺得有點奇怪了。」

「堀北同學,請和我成為朋友吧!」

事到如今櫛田已不再遮掩,正面切入重點。

「我想我已經說了好幾次,希望你別管我。我也沒打算給班上帶來麻煩,這樣不行嗎?」

「……孤零零的學生生活也太寂寞了。我想和班上的大家變得要好。」

「我并不打算否定你想做的事。但是,你把其他人也卷進去是不對的。因為我并不覺得一個人很寂寞。」

「可、可是……」

「況且,假設我們勉強成為朋友,你覺得我會開心嗎?你認為這種強求而來的關系,能產生出友誼或信任嗎?」

堀北的話一點也沒錯。她不是交不到朋友,而是認為沒有必要交。櫛田一心一意的直率想法,沒能影響到堀北。

「至今為止沒有好好說清楚,我也有疏失,所以這次的事情我不會責備你。但是如果下次你還做出同樣的事,到時我就不會客氣了。好好記住。」

如此說完,她就拿起裝著連一口都還沒喝的拿鐵杯,站了起來。

「我無論如何都想和堀北同學成為朋友。我總有種我們好像不是初次見面的感覺——我在想,如果堀北同學能和我有相同的感覺就好了。」

「再說下去只是浪費時間。對我來說,你所有的發言都令人很不愉快。」

堀北的語氣稍微變得嚴厲,不客氣地把話打斷。櫛田不由得把話吞回去。

正因為我協助了櫛田,本來完全沒打算插嘴。但是——

「堀北,我似乎也不是不能理解你的想法。朋友的存在意義為何?是否真的有必要交朋友?——這類問題我也不只想過一兩次。」

「你說這種話?你從入學第一天就一直在尋求朋友了吧。」

「這我不否認。可是,至少到國中畢業為止,我跟你都是同一類人。因為我在進入這間學校以前沒交過半個朋友。不僅不知道任何人的連絡方式,放學后也沒有跟別人出去玩過。是一個徹底孤單的人。」

櫛田一時之間無法相信,表現得很吃驚。

「我想,或許我會無意間跟你聊起來,也是受到這部分的影響。」

「這件事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假設我們有這種共通點,但是這之間的過程,不也完全不同嗎?你是想要朋友但交不到,我是不需要朋友所以才不交。簡單來說,這是似是而非。不是嗎?」

「……也許吧。可是說櫛田讓你感到不愉快,也說得太過火了。這樣真的好嗎?就這樣選擇不跟半個人當朋友,代表你三年都要孤單一人。這樣會相當痛苦喔。」

「這已經持續了九年,所以沒關系。啊,稍微修正一下。如果包含幼稚園的話,那還更久呢。」

她是不是爽快地說出了不得了的事情?換句話說,這家伙從懂事以來就一直都是一個人度過的。

「我可以回去了嗎?」

堀北深深嘆了口氣,并直視櫛田的雙眼。

「櫛田同學,你只要別硬纏著我,我就什么也不會說。我向你保證。你也不是笨蛋,所以能理解這些話的意思吧?」

「那就這樣。」堀北說出這句話,就離開店里。吵鬧的咖啡廳里,只有我和櫛田被留了下來。

「失敗了啊……我本來想掩護你,但還是沒辦法。那家伙太習慣孤獨了。」

咚。櫛田無言地坐了下來。然而下個瞬間,她對我露出了一如往常的笑容。

「不,綾小路同學,謝謝你。雖然我的確沒跟她成為朋友……但是我也因此明白了重要的事情。這樣就夠了。不過真抱歉,因為我的關系,讓你幫忙做出好像會被堀北同學討厭的事情。」

「別在意。反正我自己也想讓堀北了解擁有朋友的好處。」

兩個人占著四人座位也會對周遭造成困擾,總之我先往櫛田那桌的位子移動。

「話說回來,我還真是驚訝耶。綾小路同學過去真的沒有朋友嗎?我完全看不出來。綾小路同學,你過去為什么會孤單一人呢?」

「嗯?對啊,是真的。須藤跟池他們是我第一次交到的朋友。我現在也還不太清楚,到底是自己的問題,還是環境的問題。」

「交到朋友果然很高興對吧?還是很快樂?」

「是啊。雖然也會覺得麻煩,但是開心的時候還是占多數。」

櫛田眼睛閃閃發亮地露出笑容,并且點點了頭。

「不過堀北也有她自己的想法及目的。應該也只能在這里放棄了。」

「是……這樣嗎?已經沒辦法再成為朋友了嗎?」

「為什么要這么拚命啊?你比誰都還交了更多朋友吧?不過就少了個堀北,沒必要這么鉆牛角尖吧?」

和全班同學變得要好這件事,是需要如此拚命的事嗎?

「因為我打算任何人都好好相處……正因為這樣,對象不只是D班的同學,也包括了別班的學生。可是,如果我連跟班上的一個女生都無法打好關系,那這樣的目標就無法達成了呢……」

「我想這只是因為堀北比較特殊。接下來,你也只能期待一次真正的偶然降臨。」

并非經由事先計畫,而是發生后能夠連結兩人的那種事件。

或許在那個時候,成為朋友的契機就會真正造訪。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