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各位男士,久等了

第一卷 各位男士,久等了

「山內早安!」

「池早安!」

我一到了教室,就看見池滿臉燦爛笑容向山內打招呼。

這兩個人這么早就到校,還真是稀奇。入學典禮以來已經過了一周,池及山內幾乎每天都是遲到前夕才來。就只有今天特別早。

「哎呀——太期待今天的課程,結果完全睡不著呀。」

「哈哈哈,這間學校真是太棒了,沒想到從這個季節就開始有游泳課了。說到游泳課就是女孩子!而說到女孩子就是校園泳裝!」

游泳課程的確是男女合辦。換句話說,就會看見堀北、櫛田,還有其他眾多女生的校園泳裝……以及裸露的肌膚了。只是池跟山內鬧得太過頭,以至引起了部分女生的反感。

話說回來,我可不能再這樣繼續一個人坐著,永遠離群下去。得積極地打入他們的圏子才行。悄悄觀察好幾次情況,幸好他們三人的對話已經中斷。認為機會就是現在的我,站了起來。然而……

「喂?博士?過來一下?」

「呼呼,叫我嗎?」

綽號稱呼為「博士」的胖胖學生,慢慢靠了過來。

印象中名字好像是外村還是什么的。

「博士,你會好好記錄女生的泳裝吧?」

「交給我吧,我打算以身體不適做為藉口來見習課程嗯嘎。」

「記錄?你打算讓他做什么啊?」

「要讓博士去制作班上大胸部女生排行榜喔。還有,如果有機會就用手機拍照之類的。」

「……喂喂喂。」

須藤也對池的目的不是很認同。這種事要是被女生知道就嚴重了。但姑且先不論內容,我很羨慕這種朋友間的對話。真好啊,朋友。我也好想要朋友。

「真悲哀呢。」

「……你也來了啊,堀北。」

「就在幾分鐘前。你好像戀戀不舍地看著男生,所以才沒有注意到我。這么想要朋友的話,不如就試著去搭話?」

「煩死了,不要管我。要是做得到我就不必煩惱了。」

「在我看來,你明明好像也沒有溝通障礙。」

「我有很多苦衷啦。唉……我竟然到現在能夠進行對話的,都還只有堀北。」

雖然有跟池他們在聊天室上聊天,但還是無法好好進行談話。

「喂……我再重新說一遍,你可別把我算作是你的朋友喔!」

堀北露出打從心底厭惡的表情,并與我保持距離。

「沒問題。我再怎么落魄,也不至于會有那種想法。」

「是嗎?那我就稍微安心了。」

這家伙到底有多討厭與人來往啊。

「喂——綾小路。」

池的口中突然冒出了我的名字。我抬起頭,看見他笑著對我揮手。

「什……什么事啊?」

我講話有些結巴,一面站了起來。這時堀北已經對我失去興趣了。

總而言之,能進入他們那群的機會忽然翩翩降臨。我逐漸地接近池。

「其實,現在我們正想來賭女生胸部的大小。」

「也有賠率表喔。」

博士拿出平板電腦開啟了Excel檔案。

上頭列著全班女生的名字,而且還附著賠率。老實說,我對賭這個完全沒有興趣,但也不能就這樣失去好不容易才抓住的交友機會。

「呃……那么我就參加吧。」

「喔!來玩吧來玩吧!」

目前第一名的巨乳候選人是「長谷部」。賠率是一點八倍。

不過這里幾乎都是我沒聽過的名字。我連同班同學的名字都沒記住,真是太沒用了。

「這個,該說是比想像中還做得好嗎……你們也觀察得太仔細了吧。」

「因為我們是男人啊。腦袋總是充滿著胸部或屁股!」

就算是事實,但就這樣直接說出口也太露骨了。

順帶一提,賠率最高的組別里,有堀北的名字。只要賭對就能贏三十倍以上。

胸部的情況,大致上都是由外觀來判定輸贏,所以堀北大概沒有勝算。

「如何啊?我們賭一注一千點。」

「這樣子啊……」

由于資訊不足,即使一覽表格,別說是胸部大小了,我連她們的名字和容貌都無法對上。

因為實際上,我幾乎沒和堀北、櫛田以外的女生說過話。

櫛田的胸部好像也滿大的,盡管如此卻不足以角逐第一名。

「只是玩玩有什么不好呢?人太少也有點無聊。」

「我也來玩。」「我也要、我也要。」「可別小看我的乳量偵測器喔。」

在我考慮的期間,男生鬧哄哄地聚集而來,露骨地熱烈討論起女生的胸部大小。教室里的部分女生如同見到穢物似的,更加對他們投以藐視的眼神。

「我也要賭。順帶一提,我要賭的是佐倉。」

山內擠進我們之間如此說道。說到佐倉,她是個戴眼鏡的樸素女孩。因為幾乎沒和誰說話,老實說我對她幾乎完全不了解。

山內好像想到了什么,便與博士和池勾肩搭背,開始竊竊私語。

「這件事只告訴你們,其實,我被佐倉告白了耶。」

「啥啊?真、真的嗎!」

最驚訝、焦急的就是池。他在班上最先交到女友的目標,已經失敗了嗎?

「真的真的。但是要保密喔!雖然那種不顯眼的女生,我當然是甩了。那時候我有看見她穿便服的樣子。還滿大的喔。」

「笨蛋。就算不可愛,但如果是巨乳的話,不就應該要交往嗎?」

「如果不是櫛田或長谷部等級的,我就不要。我對那種土里土氣的女生不感興趣。」

因為本人不在場,山內便毫不客氣地暢所欲言。

被告白的事情,也可疑得不知究竟能相信到什么程度。

結果我沒能做出決定,就隨便賭了一個在前段排名的女生。

1

「好耶!是游泳池!」

午休結束,池他們期盼已久的游泳課終于來臨了。

池歡欣鼓舞站了起來,并成群結隊出發前往室內游泳池。我也悄悄跟在他們后頭吧。而正當我這么想的時候——

「一起走吧,綾小路。」

「咦?好……好啊。」

對于池所提出的邀約,雖然我回得有點支支吾吾,但還是小跑步過去跟他們會合,前往了更衣室。

須藤為了快速換裝,馬上開始脫起了制服。并展現出經由籃球徹底訓練過的肉體。和其他學生相比,他的出色體格也明顯地更勝一籌。

須藤與腰間圍著浴巾的學生們相反,坦蕩蕩地只穿了一條內褲。接著,就這樣全裸,并從袋子里取出了泳褲。對于這種態度,我忍不住向他搭話。

「須藤,你還真是正大光明啊。不在乎周遭眼光嗎?」

「玩體育的怎么會換個衣服就慌張啊。要是偷偷摸摸,反而會成為被注目的焦點。」

這好像也說得過去。一般在這種場合偷偷摸摸的家伙都會被人捉弄。

「那我先走了啊。」

須藤轉眼間就走出了更衣室。我也快點換完衣服吧。

「嗚哈!這間學校果然很棒啊!這不是比街上的游泳池還更好嗎?」

穿著競賽型泳褲的池,看見了五十公尺的游泳池,馬上就說出如此感想。

水質清澈又乾凈,在室內也不會受到天氣影響。真是出類拔萃的環境。

「女生呢?女生還沒好啊?」

池一邊用鼻子哼歌,一邊尋找著女生。

「換衣服很花時間,所以才會還沒好吧。」

「喂,要是我控制不住闖進女生更衣室,會怎么樣呢?」

「除了被女生圍毆,應該還會被退學,并函送檢方偵辦吧。」

「……不要說出這么有真實感的吐嘈啦。」

池似乎是去想像了而感到害怕,因此哆嗦著身體。

「你要是太過于在意泳衣,可是會被女生討厭喔。」

「會有男生不在意嗎……要是站起來了該怎么辦呀……」

從那個瞬間直到畢業那天為止,池一定都會一直被女生給討厭吧。

咦?我是不是好像很自然地就在跟池他們對話?

等到發現的時候,我已經加入了直至今早都想加入但沒能參與的團體里。說不定,我現在就正在親身體驗朋友誕生的瞬間。

「唔哇?好寬廣喔,比國中時期的游泳池還大耶?」

晚了男生們幾分鐘后,女生們的聲音傳來耳里。

「要、要來了!」

池擺好了架勢。就跟你說了,要是表現得這么露骨的話會被討厭喔。

雖然如此,其實我也很在意。譬如像是長谷部、櫛田,姑且還有堀北。

特別是傳聞中胸部最大的長谷部。就讓我見識一次也不會吃虧吧。

然而,我們全體男生學生的心愿,卻被料想不到的形式所背叛。

「長谷部不在!這、這是怎么回事!博士!」

見習課程的博士神色慌張,從見習用建筑的二樓眺望全景。

從高處,并以他那眼鏡后方的小小雙眼,應該能夠瞬間找出池他們所漏看的獵物才對。

然而——不論何處都無法捕捉到她的蹤影。

博士左右擺動著頭,彷佛訴說著自己難以接受事實。是還在換衣服嗎?還是說……

「后……后面啊!博士!」

「嗯嘎嘎嘎!」

池伸手指著并且大叫,情勢清楚了起來。長谷部和博士同樣都是見習組。

女生們陸續涌出,每個都作為見習組而出現在二樓。其中也有佐倉的身影。

「為、為什么啊……這是怎么回事啊!」

池就猶如看到無法相信的東西,當場抱頭崩潰。

長谷部似乎是名對于自己身為美女有自覺的女生。再加上,她對男生投向的好奇眼光敬而遠之。就算選擇見習也不奇怪。

「我還以為……我還以為可以看到巨乳……巨乳啊!」

雖然我很能體會池的心情,但很可惜的是,他的呼喊連長谷部都能聽見。

「惡心。」結果還被如此小聲罵道。所以我才跟你講這么多次,要是表現得太露骨會被討厭啊……

「池,現在可不是悲傷的時候。我們這里還有很多女生!」

「沒……沒錯。的確是這樣。我可不能在這里就灰心喪志。」

「「兄弟啊!」」

山內與池確認彼此的兄弟情誼,并互相握住對方的手。

「你們兩個在做什么呀?看起來好像很開心呢。」

「小、小小、小櫛田!」

櫛田就像是將兩個人分開似的探頭過來。

穿著校園泳裝的櫛田,身體浮現出妖艷的曲線。

剎那間,男生應該幾乎都將目光定在櫛田的身體上了吧。胸部應該是D 或是E。雖然不太清楚,但大概就落在那一帶吧。遠比原本想像中的還要大。恰到好處的大腿及屁股肉感,或說豐腴,格外地鮮明。然而,包含我在內的男生們,馬上就將視線移開了。

啊,今天也是個好天氣呢……世界和平真是太棒了。

……要是產生了生理反應,可是會引起很大的騒動。

「你在沉思什么?」

堀北狐疑地探頭看著我。

「我正埋頭在和自己的戰斗之中。」

堀北的泳裝姿態。該怎么說呢?嗯,感覺很健康而且絕對不算差。

但是盯著她看的話,似乎就會發生不得了的事,所以在冷靜下來以前還是先忍耐。

「…………」

堀北不知為何正看著我的全身。

「綾小路同學,你有在做什么運動嗎?」

「咦?不,沒有。雖然不是我在說,但我國中可是回家社的喔。」

「但是……你粗壯的上臂以及背部的肌肉,可是一點也不尋常。」

「我只是受父母恩惠,得到了這副身體。」

「我怎么樣都不認為只有這些理由。」

「你難道是那個……肌肉控嗎?你能賭上性命這么斷言嗎?」

「你如果否定到這種程度,我就相信你吧……」

堀北好像有點不滿。看來她自認有一定的看人眼光。

「堀北同學擅長游泳嗎?」

她對于櫛田的問題露出些許懷疑的表情,但還是靜靜地回答了。

「說不上擅長,但也不至于到不擅長呢。」

「我國中的時候對游泳很不拿手。但是拚命練習后,就變得會游了。」

「這樣啊。」

堀北不感興趣地回答,便與櫛田稍微保持了距離。這是她不愿意再進行對話的暗示。

「好了——大家過來集合——」

彷佛肩負著運動界榮耀的肌肉大叔,集合了學生并開始上課。他看起來很有體育老師的感覺,但應該算是那種不論男女都會有點反感的類型。

「見習生有十六人啊。好像有點多,不過就算了。」

顯然也有只是想蹺課的學生混在里頭,但老師沒有對其追究。

「我就直接進入正題了。做完暖身操之后,我想讓你們去游泳,看你們的實力到哪里。」

「那個,老師,我不太會游泳耶……」

有一名男生好像很不好意思地舉起手。

「既然是給我教,我就一定會讓你在夏天之前學會游泳。放心吧。」

「不用勉強讓我學會游泳也沒關系啦,反正我也不會去什么海邊。」

「這可不行。現在就算再怎么不拿手也沒關系,我會讓你們克服。學會游泳的話,之后絕對會派上用場。絕對。」

學會游泳的話會派上用場?確實在某些時候會很方便吧。

然而,對于學校的老師如此斷言,我感到有點不自然。

不過,說不定是身為教師,才會有想把旱鴨子醫好的強烈想法。

全體學生開始準備暖身操。池一直不時地偷窺女生的模樣。接著大家被指示簡單地去游大約五十公尺。不會游泳的人,腳踩到底部似乎也沒有關系。

我進入了去年夏天以來的久違泳池。水溫做了適當的調整,幾乎不會感覺到冷,身體馬上就適應了。我接著稍微地游了一下。

游完五十公尺后,我便爬上岸,等待全部的人都游完。

「嘿嘿嘿,輕松輕松!你有看到我的超級泳技嗎?」

池動作輕快地游完,并擺出得意洋洋的表情爬上岸。不,你游得跟其他人并沒有什么差別喔。

「看來目前幾乎所有的人都會游呢。」

「老師,太輕松了啦。我在國中的時候,可是被稱作敏捷的飛魚呢。」

「這樣啊。那么話不多說,接著進行競賽。男女各比五十公尺自由式。」

「競……競賽!真的嗎!」

「我就給第一名的學生特別獎勵五千點吧。相反地,最慢的家伙必須接受補課,所以做好覺悟吧。」

對游泳有自信的學生發出了歡呼,沒自信的學生們則是叫苦連天。

「女生人數少,所以分成兩組,一組五人,時間最短的學生獲勝。男生則由速度最快的五個人來決勝負。」

我從來沒想過校方會將點數當作獎勵。說不定這是為了激勵今天缺席的學生們,真是好點子。

參加競賽的除了見習生以及一名不會游泳的人之外,男生有十六人,女生有十人。由于決定先從女生開始,男生們便興高采烈地坐在游泳池畔,替女生加油……進行評鑒。

「小櫛田小櫛田小櫛田小櫛田小櫛田。呼啊、呼啊、呼啊、呼啊。」

看來池已經完全拜倒在櫛田的石榴裙之下。

「池,你這樣很可怕,冷靜點。」

「可、可是小櫛田真的很可愛吧,胸部也果然非常大。」

櫛田以徹底的優勢獲得了男生的人氣。剩下的女生則水平都差不多吧。

只論長相的話,堀北毫無疑問也屬于最高級別,然而討厭與人來往的這點,卻害得她人氣略低。即使如此,以男生的觀點來說,堀北毫無疑問仍是個十足的獎勵。她一站到了起點上,便歡聲四起。

「各位,好好地將畫面烙印在腦海里!我們要確保今天的配菜!」

「「喔!」」

怎么說呢?總覺得透過這次游泳課,男生們之間的羈姅好像增強了。

若要說唯一的例外,沒有用那種眼光看待女生的,似乎就只有平田。

鳴笛后,五名女生跳進水里。堀北在第二水道,從比賽開始就取得領先,并就這樣咬住距離一路維持第一。連半個驚險場面也沒有,漂亮地游完了五十公尺。

「喔????????!干得好啊堀北!」

時間是二十八秒左右。這應該相當快吧?堀北臉不紅氣不喘地慢慢爬上池畔。

男生將結果之類的視為次要,并將視線定在了女生充滿彈性的屁股。我也不知不覺地看著堀北。她是唯一和我比較要好(?)的女生,所以總覺得有點……那個呀。嗯。

緊接著第二回合比賽,人氣第一的櫛田在第四水道,朝著聲援的男生們笑著揮手。

「唔唷喔喔喔喔!」

男生們扭著身軀,其中甚至有人偷偷按著胯下。

櫛田在自我介紹時,宣示要和全班同學成為朋友,這不是已經幾乎成為事實了嗎?男生自然不在話下,她的周圍也時常環繞著女生開心地談天說笑。櫛田應該是擁有著相當吸引他人的氣質吧。

接著是第二場比賽的開始。初期局面便是一面倒,叫做小野寺的游泳社女生以絕對優勢抵達了終點。還游出了二十六秒如此無可挑剔的數字,取得壓倒性勝利。櫛田也游出了三十一秒左右的好成績,結果是總排名第四。

我走過去跟上了泳池畔的堀北搭話。

「得到第二名還真是可惜。對手是現役游泳社員,果然還是很棘手啊。」

「沒差,反正我也不在意輸贏。比起這個,你有自信嗎?」

「這不是當然的嗎?我可是不會吊車尾的。」

「……這并不是什么值得自滿的事情喔。我還以為男生都很講究輸贏。」

「我不喜歡互相競爭,畢竟我是避事主義嘛。」

我從一開始就放棄什么第一名了。只要能避免補課就夠了。

被分配到第一組的我,位于第二水道,而在隔壁第一水道的則是須藤。要跟上運動社團的須藤是不可能的,我馬上就不再注意他。總之只要在這之中避免墊底,就能夠避開最后一名。我一面考慮這些事情,一面從起點跳進水中。

須藤以驚人的氣勢游完五十公尺,并從水面抬起了臉。男女都發出了贊嘆的歡聲。

「干得好啊須藤,只花了二十五秒。」

另一方面,我是三十六秒多,看來應該會是第十名。太好了,這樣就不用補課了。

「須藤,你要不要加入游泳社?只要練習的話,參加大賽也綽綽有余喔。」

「我對籃球可是一心一意,游泳充其量只是玩玩。」

對須藤來說,這種程度的游泳好像不算是運動,并且游刃有余地爬上池畔。

「啊——討厭討厭,就說那些運動神經發達的家伙真是討厭。」

池忌妒般地戳了須藤的手肘。

「呀——!」

女生們發出了尖叫聲(高興的)。平田似乎站上了起點。

須藤雖然有著讓男生們憧憬的身體,但平田的身體則使女生著迷。平田身材苗條卻很結實,是纖細型肌肉男。池聽見了女生對平田的加油聲,便做出往地上吐口水的舉動。須藤也有點不服氣地瞪著平田。

「要是敢贏過我,我會盡全力把你給擊潰。而且還是以本大爺的全力。」

你不是說游泳只是玩玩的嗎……

老師鳴哨,平田便以優美的姿勢跳入泳池中。每當平田的手臂一撥水,游泳池畔的女生陣容就揚起歡呼聲。他游泳的姿態也真是帥得很多余。

「真是意外的快。」

須藤說出了冷靜的一句話。平田確實游得很快,不可否認地比其他同時游泳的四名男生都還技高一籌。這又更加地誘使女生們尖叫。

平田不負眾望,第一名抵達終點。大聲高亢的女生歡呼聲響徹了整個室內游泳池。

「老師,時間是?」

池緊咬不放般地問道。

「平田的時間是……二十六秒十三。」

「太好了,行得通啊須藤。是你的話就能贏!去對他施予正義之槌吧。」

「交給我吧,我會徹底撃潰平田,讓他的人氣一落千丈……」

須藤意氣風發地回應池,但是平田就算輸了,人氣大概也不會下滑吧。

「平田同學,你剛才好帥!不只是足球,你也很擅長游泳呢。」

「是這樣嗎?謝謝你。」

「喂,你干嘛對平田同學放電呀!」

「啥?在對他放電的是你吧!」

「咕——!」

諸如此類。平田的人氣狀況,已經讓人超越了憤怒,到達了令人傻眼的境界。

「請別為了我而爭吵,因為我是屬于大家的。你們就好好看著吧,真正有實力的人游起來會是如何。」

不知道高圓寺是怎么聽的,似乎誤以為那些是對自己的歡呼聲。

他浮現了清爽的笑容,并走向起點。

「喂……高圓寺那家伙,為什么穿了三角泳褲啊……」

「誰、誰知道呢?」

雖然學校的規定里,大致上是允許三角泳褲,但是這個班級里就只有高圓寺在穿。對于高圓寺強調胯下的模樣,女生則別開了臉。

然而比賽第三回合,備受矚目的果然還是高圓寺。開始前精雕細琢的準備姿勢,看起來就像運動選手。事實上不只是姿勢,就連肉體的完成度都比須藤還要更高。包括須藤,班上對于運動有自信的人都屏息等待,并準備審視高圓寺的游泳表現。

「我對勝負雖然沒興趣,但我可不喜歡輸呢。」

明明就沒人問他,他卻自己講了。伴隨著哨音,高圓寺以范本般的姿勢跳入了水中。

「唔喔!好快!」

須藤對于超越想像的侵略性泳姿,發出了驚訝的聲音。平田也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個泳姿。雖然強烈地濺起水花,但速度上卻是無可抱怨。他毫無疑問比剛剛的須藤還要快。按下計時碼表的老師,也不禁再看了一次時間。

「竟然是……二十三秒二二。」

「看來我的腹肌、背肌,以及大腰肌的狀況一如往常地好。還不錯呢。」

一下子就爬上岸的高圓寺,露出游刃有余的笑容,并將頭發往上撥。

看起來連個喘息也沒有,真不覺得他有使出全力去游。

「真是讓人熱血沸騰啊……!」

須藤似乎是不想輸,開始熊熊燃燒起斗志。老實說,除了須藤,沒有人對上高圓寺有勝算吧。而事實上,決賽也是高圓寺對上須藤的單挑。

「高圓寺同學跟須藤同學游得都很快,好期待喔。」

「對、對啊,就是說。」

正當我發呆等著決賽開始時,櫛田突然找我攀談。

對于穿著泳裝的美少女就站在旁邊的這般緊急狀況,我的小鹿心亂撞。

「嗯?怎么了?你的臉好像紅紅的……難道是身體不舒服之類的嗎?」

「沒有沒有,完全沒有那種事……」

「話說回來還真是奇怪呢。學校從四月開始就有游泳課。」

「應該是因為有這么出色的室內游泳池吧。說起來,櫛田你游得挺快的耶,簡直讓人不敢相信你國中的時候不太會游泳了。」

「綾小路同學不是也游得還可以嗎?」

「只到還可以的程度,我也不是那么喜歡運動。」

「是這樣嗎?可是,總覺得……綾小路同學很有男子氣概呢。身材纖細,卻好像又比須藤同學還要更加結實。」

櫛田好像很吃驚,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的身體。這比被堀北盯著看的時候,還要緊張十倍。

「這只是天生的肌肉體質,并沒什么特別的原因。而且,事實上我也是回家社的。」

對話以不錯的感覺進行了下去。雖然有點緊張,但逐漸充滿在心中的這份感情,到底是什么呢?真想就這樣,再多和櫛田兩個人單獨聊天啊。

「唔喔,高圓寺好強。這豈不是壓倒性贏過須藤嗎………你在干什么啊綾小路!」

看來決賽中,高圓寺以五公尺的距離領先須藤,并獲得了勝利。觀戰完比賽的池,帶著宛如惡鬼的表情朝我這里猛撲過來。

「什、什么干什么,沒事啊。我什么也沒做喔。」

「你不是正在做嗎!」

池用力把手臂環住我的脖子,并說起悄悄話。

「小櫛田是我的目標,你可別礙事了喔。」

我沒有特意阻礙你的打算,不過世上還是有做得到跟做不到的事情。我想櫛田可不是池你這種等級所能攻陷的女生。雖然說我也是啦。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