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D班的各位

第一卷 D班的各位

開學第二天,由于是第一天上課,課堂上多半只做了學習方針等說明。

老師們都開朗、友善到讓人不覺得這里是升學學校,不少學生心里的實際感想也是大失所望吧。甚至連須藤也已經擺出一副大人物的樣子,幾乎每堂課都熟睡。老師雖然有注意到,卻完全沒有想勸戒他的跡象。

聽不聽課都是個人的自由,因此老師不予以干涉。這就是對于非義務教育的高中生們,所采取的對應嗎?

在輕松的氣氛之中進入了午休時間。學生們各自離席,與相識的人們結伴,并離去用餐。我只能有點羨慕地注視著這般光景。可惜到最后,我連半個好像能要好起來的同學都沒有。

「真悲哀呢。」

另一名落單者察覺到我這樣的狀況,對我投以了奚落的眼神。

「干嘛啊,什么悲哀啊?」

「真想被誰給邀請、真想跟誰一起吃飯——因為我看透了你這些許的想法。」

「你也是一個人吧,難道就沒同樣地這么想嗎?還是你打算三年都不交朋友,孤單一人?」

「是啊,我比較喜歡一個人。」

堀北毫無迷惘地迅速回答。聽得出來是打從心底如此說的。

「別管我了,你倒是替自己的情況想點辦法吧?」

「也是喔……」

連朋友也無法好好交的我,確實不能自以為是地說出這種話。

老實說如果再這樣沒交到朋友下去,往后會變得很麻煩。因為被孤立也會成為顯眼的存在。要是成為霸凌對象,才正是慘不忍睹。

課堂結束才過了一分鐘,班上大約一半的學生便消失無蹤。

剩下的同學們,有像我一樣雖然很想跟個誰一起去哪里,卻畏縮不前的人,也有打從一開始就沒意識到這種事情的人,或者像是堀北那種喜歡獨來獨往的家伙。

「呃——我接下來想去學生餐廳,有沒有人要一起去?」

平田一站起就說出這樣的話。

我對這家伙的思考回路,或該說是人生勝利組的姿態,感到相當欽佩。而我的內心某處,說不定就在盼望著制造這種契機的救世主。

平田啊,我現在就過去。我下定決心,并準備慢慢舉起手……

「我也要去?!」「我也要!我也要!」

我一看見平田周圍不斷聚集過去的女生,就放下了正想舉起的手。

為什么女生要舉手啦!那明明就是平田對落單男生所展現的體貼!就算他有點帥,也不要連吃飯都跟著他走啊!

「真是悲慘呢。」

堀北的視線從奚落轉為鄙視。

「不要擅自推敲別人的內心啦!」

「還有沒有其他人?」

也許是因為沒有男生而感到有點寂寞,平田張望了四周。

平田的視線在教室大幅移動,然后,當然也與身為男生的我眼神交會。

這邊啊!平田,快點注意到我啊!期盼被你邀請的男人就在這里啊!

和我對上眼的平田,沒有將視線離開。

真不愧是對班級照顧有加的人生勝利組,他理解我的請求了嗎!

「呃——綾小——」

在平田似乎為了回應我,而開口想叫我名字的瞬間——

「快走吧,平田同學。」

一名辣妹風格的女生沒察覺到我,就這樣抓住了平田的手臂。

啊……平田的目光被女生給奪走了。接著,平田與女孩子們氣氛和睦地走出了教室。留下的只有我懸在半空的手,以及站到一半的身體。

對這種狀態,我總覺得有點羞恥,便假裝在抓頭含混過去。

「我先走了。」

堀北留下憐憫的視線,也一個人走出了教室。

「真空虛啊……」

我無可奈何一個人寂寞地離開座位,姑且決定前往學生餐廳。

如果氣氛沒辦法讓我獨自用餐,那就去便利商店買點什么。

「你是綾小路同學……對嗎?」

正想前往學生餐廳,就突然被一名美少女叫住。是班上的櫛田。

因為是第一次像這樣面對面,我的心怦怦跳個不停。

她的發型是距離肩膀再稍微短一些的棕色直發。這絕不帶有下流的形象,但她將裙子穿成學校能允許的最短長度,充滿最近高中女生的感覺。她手上拿的化妝包掛著許多論匙圏。我已經無法判斷她究竟是在拿化妝包,還是在拿鑰匙圏了。

「我是同班的櫛田喲,你記得我嗎?」

「大概還算記得吧,找我有事嗎?」

「其實……我有事想要問你。那個……雖然是件小事情,但綾小路同學難不成跟堀北同學關系很好?」

「并不怎么好啊,普通啦,普通。那家伙怎么了嗎?」

看來與其說是找我有事,不如說堀北才是她的目的。有點哀傷。

「啊……嗯。那個……我不是想快點跟班上同學要好起來嗎?于是正在一個一個問連絡方式。可是……被堀北同學拒絕了。」

那家伙也太浪費了吧,既然有這么積極的人,順便給她連絡方式不就好了。這么一來,說不定就能意外順利融入班級。

「入學典禮那天,你們也在學校前說過話吧?」

想到我們坐的是同班公車,她會看到我跟堀北的相遇,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議的事。

「堀北同學是怎樣個性的人呢?是在朋友面前會講各種話的人嗎?」

她是想知道堀北的事情嗎……雖然問了很多,但好像能回答的問題半個也沒有。

「我想她是有點不擅長與人交際的類型。不過為什么要問堀北的事?」

「你看,像在自我介紹的時候,堀北同學離開了教室對吧?看起來好像還沒跟任何人說過話,所以有點擔心。」

這個人在自我介紹的時候,好像說過希望和全班要好起來。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也是昨天才遇見她的,所以幫不了你。」

「嗯……這樣呀。我還以為你們一定是之前同校,或是老朋友。抱歉呀,突然向你問奇怪的事情。」

「不,沒關系。只是,為什么你知道我的名字?」

「說為什么……你不是自我介紹過了嗎?我有好好記住喔。」

看來櫛田有好好在聽我那無可救藥的自我介紹。

總覺得光是這樣,我就已經非常開心了。

「那就再次請你多多指教嘍,綾小路同學。」

她向我伸出手。雖然有點不知所措,不過我還是把手往褲子上擦了擦,接著握住她的手。

「請多指教……」

今天說不定會發生幸運的事情。既然有壞事,那也會有好事。

而人是一種隨自己方便的生物,因此壞事總能輕易地事覆蓋過去。

1

結果我只稍微窺視了學生食堂,就順道去便利商店買了面包回教室。

留在教室里的大約十名同學,有與朋友并桌吃飯的,也有獨自安靜用餐等各式各樣的人。如果要舉出共通點,那就是由于全體住宿,所以大家幾乎都是吃超商或學生餐廳的便當吧。

我正打算開始一個人用餐,不知為何隔壁鄰居卻已經先回來了。

她桌上那個是在哪里買的呢?堀北正吃著看起來很美味的三明治。

因為她完全散發著「不要跟我說話」般的氣息,我就沒特別與她交談,并坐回自己的座位。

就座后,在我咀嚼著甜面包時,從廣播器傳來了音樂聲。

『今天下午五點開始,將于第一體育館舉行社團說明會。對社團有興趣的學生,請在第一體育館集合。再重復一遍。今天——』

可愛女性的聲音隨著廣播傳出。

社團嗎?說起來,我還沒參加過社團呢。

「喂,堀北——」

「我對社團沒興趣。」

「……我什么都還沒問吧。」

「那你要說什么?」

「堀北你不參加社團嗎?」

「綾小路同學,你是癡呆了嗎?還是說只是個笨蛋呢?我一開始就回答我沒興趣了。」

「就算沒興趣,也不代表不會加入社團吧。」

「那叫作強詞奪理,你還是好好記住會比較好。」

「我會的……」

堀北對交朋友及社團都不感興趣。我如此向她攀談,想必也讓她很厭煩吧。她單純是為了升學或就業才進這間學校嗎?

若是升學學校,這也并非難以想像的事,但也覺得有點可惜。

「你還真是沒朋友呢。」

「真是抱歉喔,我至今能好好說上話的,就只有你而已。」

「我先說一下,你可別把我算作是你的朋友。」

「喔,嗯……」

「所以,你想去看社團,是打算加入什么社?」

「啊,不,怎么說呢,我還沒開始想。不過估計也不會參加。」

「不打算參加社團,卻又想去說明會。真是奇怪呢。還是你是將社團作為藉口,事實上卻策劃著去交朋友之類的呢?」

為什么這家伙會如此敏銳呢。不對,純粹是我太好懂了嗎?

「對第一天失敗的我來說,我想剩下的機會就只有社團了。」

「去邀請除了我以外的人不就好了。」

「就是因為沒有邀請對象,我才像這樣煩惱啊!」

「說得有理呢。不過,我不認為綾小路同學你是真心這么說的。因為如果認真想交朋友,自己就該更主動表示。」

「我就是辦不到,才會一去不復返地離開人群好嗎?」

堀北將三明治送往小巧的嘴巴,靜靜地重新開始用餐。

「有點難以理解你那矛盾的想法呢。」

想要朋友卻無法交朋友。堀北好像對其完全無法了解。

「堀北你沒參加過社團嗎?」

「是啊,我沒有社團經驗。」

「那除了社團之外,有什么是體驗過的?你果然體驗過各種事了?」

「……欸,你是抱著什么企圖發言的?我感受到這問題帶有惡意。」

「惡意?什么啊,那能請你告訴我,剛才我想說的是什么嗎?」

我的側腹突然被刺進了沒什么前置動作的手刀。

讓人料想不到是由女孩子所發出的猛烈一撃,使我不禁喘不過氣。

「做、做什么啊!」

「綾小路同學,至今為止我已經多次警告過你,但看來就算講了你也當耳邊風。因此,今后我將毫不留情地予以制裁。」

「堅決反對!暴力無法解決任何問題!」

「是嗎?自古至今,暴力存在的理由,是因為對人類而言,暴力終究是解決問題效率最佳的手段。不管是讓對方聽話,還是拒絕對方要求,施行暴力都會是最可靠、最迅速的方式。別說是國家與國家,就連警察也以執法者的立場,使用所謂手槍與警棍之類的武器,行使逮捕權來施行暴力行為喔。」

「還真是滔滔不絕耶……」

堀北像是在主張自己完全沒有錯一般堂堂正正地說道。包括至今為此的發言,她替自己的胡鬧行為,找了某種程度上算正當的藉口來反駁,真是惡劣。

「今后同時包含整飭綱紀的意義在,對于綾小路同學你,我打算為了讓你重新做人而施行暴力。你覺得如何?」

「要是我也對你說會做出同樣的事,你要怎么辦?」

反正她只會說出像是「男人對女人出手,真是太差勁了」或「卑鄭的人」之類的話吧。

「沒關系。不過我覺得像這樣的機會不會降臨。畢竟我既不會說錯話,也不會做錯事。」

讓人出乎意料的回答。她對于自己的正確性深信不疑。

堀北的外表與言語用詞,都謹慎得像是個模范生,內在卻是個令人意想不的猛獸。

「知道了、知道了。今后我會努力注意。」

我放棄邀請堀北,并面向窗外。啊……今天也是個好天氣呢。

「社團……嗎?我想想……」

堀北是想到了什么嗎?她看起來一面自言自語,一面擺出了沉思動作。

「喂,放學后只去一下子也可以嗎?我陪你。」

「你說只去一下子,也就是說?」

「你剛才不是說想要我陪你去說明會嗎?」

「是、是啊。我本來也沒打算待太久,因為我只是在尋找交友契機。可以嗎?」

「只有一下子的話。那么,就放學后再說。」

堀北這么說完,就繼續用餐了。看來她愿意陪我去交朋友。

剛剛明明才說討厭的,難不成其實堀北是個好人?

「看你交不到朋友,四處慌忙奔走的樣子,好像也挺有趣呢。」

……果然是個討厭的家伙。

2

「比想像中還要多人耶。」

放學后,我跟堀北找了恰當的時間點,來到了體育館。

看上去像是一年級的學生,大部分都已經到齊。將近一百人正在現場等待。

我們站在稍微后方的位置,等待著指定時刻的到來。

同時一邊閱讀進體育館時所拿到的小冊子。上面寫著社團的詳細資訊。

「這間學校有什么知名的社團嗎?例如……空手道社之類的。」

「不管哪個社團水準似乎都很高,也好像有很多國家級的社團或選手。」

即使如此,棒球社或芭蕾舞社等程度卻不及其他名校。基于這點,可見這間學校里的社團,好像有著濃厚的興趣取向。

「冊子上說,社團設備也遠比同水平的學校還要充足耶。你看,也有高壓氧氣艙等等。該說不愧是設備豪華嗎……這連職業級的都相形失色。啊,只是好像沒有空手道社。」

「……是嗎?」

「什么嘛,你對空手道有興趣?」

「沒有,別介意。」

「不過還真是『那個』啊。無社團經驗者很難參加體育社團呢。高中初次登臺的,反正也只會是個萬年候補。所以,我不覺得能從中找到樂趣。」

過于完備的狀況、環境,豈不也是個值得商討的問題嗎?

「這要看你夠不夠努力吧?只要在一年級、二年級不斷鍛煉,不論誰都有可能性。」

鍛煉嗎?我實在不認為自己能這么拚命去做。

「對避事主義的綾小路同學你來說,鍛錬應該是種無緣的存在吧?」

「這跟避事主義有關系嗎?」

「想避免無謂的勞動、平安度日的人,不就叫做避事主義?自己講過的話,還是對它負責到底比較好。」

「……我對用詞又沒想這么深。」

「你就是這么隨便,才會不管到什么時候都交不到朋友呢。」

「被堀北你這么說,我還真是內心受創。」

「各位一年級生,讓你們久等了。接下來,將由社團代表人,開始進行入社說明會。我是學生會的書記橘,將擔任這次說明會的主持人。請多指教。」

主持人橘學長結束了招呼,社團代表人便在體育館的舞臺上排成了一列。

社團代表人形形色色。從穿著柔道服看起來很強壯的學長,到身穿漂亮和服的學姊都有。

「要不要改變想法試著加入運動社團?柔道不是很適合你嗎?學長看起來也很溫柔,這一定能成為你的激勵。」

「哪里看起來溫柔了啊?那種像大猩猩一樣的體格,我肯定會被殺掉。」

「柔道簡直輕而易——我之后會跟他們轉達你如此揚言的。」

「請你千萬別這么做啊!」

真是的,才在想是不是終于有了正經的對話,結果卻盡是被耍著玩。

「不過,體育系社團好像真的很有魄力,有種謝絕初學者的氣氛。」

「應該會歡迎初學者。基本上社員越多的話,當然也就能從學校獲得許多社費來充實練習環境吧。」

「這樣初學者簡直是只為了錢而被利用……」

「盡可能地招攬社員來增加社費,之后再讓他們成為幽靈社員,豈不是很理想嗎?這個社會就是如此巧妙運作呢。」

「這社會可真是討厭啊……你的想法也格外現實。」

「我叫做橋垣,擔任弓道社的主將。我想很多學生對于弓道的印象就是老派、樸素。但是它非常有趣,也是很值得去進行的一項運動。我們很歡迎初學者的學生,因此,請務必加入我們的社團。」

臺上身穿弓道服的女性學生,開始了社團介紹。

「你看,他們似乎歡迎初學者喔。要不要參加看看?為了社費。」

「我絕對不要只是去被利用才加入社團……!而且,體育社團一定都是些人生勝利組的聚集地。不被當一回事也不快樂,直到最后退社的結局——我一瞬間就能看見了。」

「那不是你扭曲的個性才會產生的想法嗎?」

「不對,絕對就是那樣。體育社團就算了。」

我們這里是家庭式的職場——像這種只有自家人滿足的打工,我才不想去做。

如果是更加穩重、安靜的社團,就比較好進去了。

「……!」

在我看著學長們輪番介紹社團的時候,隔壁堀北的身體突然劇烈震了一下。她面色鐵青地注視著舞臺方向。

然而,她好像沒有注意到我的搭話。

為了追上她的視線,我也往舞臺看了過去,但沒在那里找到特別的東西。

現在正在介紹的人,似乎是棒球社的代表,而且只穿著棒球球衣。

難道是對那個棒球社的人一見鐘情之類的嗎?但看起來也不像這樣。

是驚訝?畏縮?或者是喜悅?堀北的表情很復雜,老實說我無法理解。

「堀北,你怎么了?」

「…………」

看來她真的沒聽見我的聲音,就只是這樣目不轉睛地注視著舞臺上。

我心想還是別再繼續向她搭話,也開始傾聽說明。

棒球社的說明,本身并沒有什么特別出色之處。

內容為社團活動時間、社團魅力之處,以及歡迎無經驗者等正統的招呼語。不只是棒球社,大部分的社團幾乎都重復著類似的說明。

如果要說有什么驚奇事,那就是發現書道、茶道等小眾文化性社團也很豐富,以及得知創辦新社團最少需要三人。

每當輪換社團說明時,一年級就會與朋友們互相討論想法。

等注意到的時候,體育館已經沉浸在一片熱鬧的氣氛之中。從擔任監督角色的老師到社團代表,都沒對吵鬧的一年級生們露出厭煩神色,且繼續說明著。為了盡可能地招攬社員,說不定他們也相當拚命。

結束說明的學長們,依序下臺并前往陳列著簡便桌子的場所。說明會結束后,八成就會直接在那里舉行入社申請吧。

從舞臺上離去了一人、離去了兩人,接著終于只剩下了最后一個人。大家的視線都集中了起來。

這時我才發現,堀北自始至終都只注視著那個人。

那個人的身高一百七十多公分,并不是那么高。在纖細的身體之上,有著清爽的黑發。透過他造形俐落的眼鏡,能夠窺視到其充滿知性的眼眸。

站在麥克風前的那個學生,以沉著的姿態眺望著一年級生。

究竟是什么社團、到底要做什么說明呢?我對此產生興趣。

但我的這般期待卻落空了。因為那名學生連一句話也沒有說。

難道說是緊張得腦袋一片空白嗎?還是緊張得發不出聲音?

「請加油?」

「沒有大字報嗎??」

「啊哈哈哈哈哈!」

一年級生傳來了這般聲音。然而,站在臺上的學長卻動也不動,只是一直站著。那些笑聲及鼓勵,彷佛都沒有傳達到。

笑聲一旦過了最高峰,便突然冷場。

「那個人在搞什么啊?」體育館里開始出現傻眼的學生,嘈雜了起來。

即使如此,臺上的男性也不為所動。他就只是這樣靜靜地一動也不動。

堀北也沒有移開她凝視那名學生的雙眼。

然后,輕松的氣氛慢慢朝著意料之外的方向轉變。這就有如化學變化。

整個體育館彌漫著令人無法置信的緊張與寂靜氛圍。

這般寂靜,恐怖到即使沒被任何人命令,也讓人感覺到不能說話。

如今已經沒有半個人敢開口說話了。而這樣的寂靜,在持續了三十秒左右的時候……臺上的學長終于慢慢地環視全體學生,一邊開始演講起來。

「我是擔任學生會會長的堀北學。」

堀北?我看著隔壁的堀北。是碰巧同一個姓氏嗎?還是說……

「學生會這次也伴隨高年級生的畢業,將從一年級生中招募候選人。候選人不需特別條件,但若有人考慮成為學生會的參選者,請避免加入其他社團。欲同時參加學生會及其他社團者,原則上將不予以采用。」

語氣柔和,卻讓氣氛產生了彷佛要刺入肌膚的緊張感。光憑他一個人,就讓這廣闊體育館內超過一百名的新生們閉上了嘴。

當然,具備這種力量,并非是身為學生會長的緣故。這是眼前名為堀北學的學生自身所擁有的實力。整個場面的氣氛,也逐漸陷入他的掌控之中。

「接著——我們學生會,不希望有抱持天真想法參選的人。像那樣的人,豈止是當選,想必還會對學校留下污點。我校的學生會,正因為被校方賦予改變規章的權利及使命,所以備受期待。我們只歡迎能理解這件事的人。」

流暢地演說完之后,他便直接下臺,走出體育館。

我們一年級生能做到的只有不發一語地目送學生會長。要是閑聊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怎么樣。現在就是充滿著會讓人如此認為的氛圍。

「大家辛苦了,說明會到此結束。現在將開始受理入社申請。另外,由于入社申請將一路進行到四月底,因此事后想再申請的同學,請直接攜帶申請表前往希望加入的社團。」

多虧了從容不迫的主持人,緊張的氣氛也漸漸煙消云散。

在這之后,介紹社團的三年級生們,便一齊開始受理入社申請。

「………」

堀北始終就這樣站著,沒有要移動的跡象。

「喂,你怎么了啦?」

與其說是堀北不回答我,不如說好像是我的話沒傳進她耳里。

「唷!綾小路同學,你也來了啊。」

正當我沉浸于思考時,被人給搭了話。是須藤。班上的池以及山內也跟他在一起。

「什么嘛,三個人一起行動。你們已經這么要好了啊。」

我一面壓抑著內心羨慕的心情,一面對須藤如此說道。

「所以說,你也要參加社團嗎?」

「沒有,我只是來參觀。你說了『也』這個字,也就是說須藤你要參加社團嗎?」

「對啊,我從小學開始就熱衷于籃球,所以在這里我也想打球。」

之前就覺得他的體格很結實,原來須藤的第一優先是籃球呀。

「那你們兩個呢?」

「我們是來湊熱鬧的,也可以說因為感覺很好玩才湊過來。另外,也期待能夠來個命運般的邂逅。」

「什么東西啊?命運般的邂逅?」

我一反問池的奇怪目的,他就把雙手抱在胸前,洋洋得意地答道:

「我的目標,就是在D班第一個交到女朋友,所以才正在尋求邂逅呀。」

原來是這么回事。看來對池而言,校園生活里最該優先去做的,就是交到女朋友。

「話說回來,剛才的學生會長還真是好有魄力啊。有種支配全場的感覺?」

「是啊。一句話也沒講就讓大家閉上嘴,一般來說是做不到的。」

「啊,對了對了。其實我昨天創了一個男生專用的聊天群組。」

池這么說著,接著拿出手機。

「都特地創了,你就一起加進來吧?還滿方便的喔。」

「咦,我也可以加入嗎?」

「當然啊——因為我們都一樣是D班的啊。」

真是意想不到的建議。我很高興地應邀加入聊天群組。

終于獲得能夠交朋友的契機了!

就在正想拿出手機交換連絡方式時,我看見堀北消失在人群之中。

看見她的樣子,我不知怎的有些擔心,不禁停下了操作手機的動作。

「怎么了——?」

「沒有……沒什么事。那么我們交換吧?」

我重新開始操作手機,并且跟池他們交換了連絡方式。

那家伙要單獨行動也是她的自由,我沒有干涉的權利。

雖然在一瞬間感到掛心,但我終究還是沒有追上去。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