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櫻下奇譚 -OukaKitan-

第一卷 櫻下奇譚 -OukaKitan-

1

櫻吹拂。

追逐著櫻花的兩個少女,讓歡聲回蕩在櫻花之中。

雪白雪白的櫻花像云朵一樣在少女們頭上滿滿鋪開。這些云朵中時不時地灑下美麗的雪花,那些雪花是花瓣,乘著風在景色中飄舞,將世界綴得雪白而炫目。

兩位不滿十二歲少女在一棵很大很大的櫻花樹下。她們喜歡到這里來玩耍。

現在,她們正隔著樹干悠然地相互追逐。

少女們歡快地奔跑,鞋底踩踏的地面上滿滿積著一層櫻花花瓣。櫻花就像一張軟綿綿的大地毯,結實的土壤被這張地毯不留縫隙地蓋在下面,而少女們在這張毯子上跑過來又跑過去。

唦、

唦、

唦、

清冽的腳步聲。

兩個和睦的少女。

一個追,一個跑。

歡快的笑容在樹干后面時隱時現,兩人奔跑瘋鬧,時而在古樹周圍打著轉。

樹下掛起一陣旋風,就如同兩位少女卷起的一般。

少女們鞋子周圍的花瓣被風吹走,猶如涓涓細流讓地面泛起雪白色的漣漪。

呀,只聞一聲如同尖叫的歡聲,追的少女抓住了跑的少女的衣袖。

「抓到了」

「被抓了」

少女們開心地笑了起來。

是為什么開始相互追逐的呢?少女們已經想不起來了。

其實那種原因根本不需要,兩位少女手抓著手,在昂揚感的環繞下,相視而笑。

兩人呼吸急促,彼此觸碰。

鬧累了,然后又笑著撒開手。

「……」

「……」

兩人一邊笑一邊調整呼吸,然后沉默下來。

櫻花在風中搖曳,沙沙聲御風而逝,時光一時間停住了。

一位少女就像跳舞一樣從另一名少女身旁離開,躍入風中。然后,她惡作劇似的站在稍遠的地方,露出充滿童真之愛的笑容,對另一個少女說

「……小咲,我們永遠都是“好朋友”吧」

這是孩子式的,確認友情的話語。

被問的少女也無憂無慮地點點頭。

「嗯,永遠都是……」

然后,就在她剛說到一半的時候。

沙、

強風驟起,枝葉作響————

站在堆積的櫻花花瓣上,對她投去笑容的女孩的身影,在沙沙作響的櫻色之下……

噗咚

沉了下去,消失了。

「………………咦?」

回答一般的友情證言,消弭在無處可去的虛空中。

空無一人的櫻花樹下獨自留下的少女,在櫻色朦朧的周圍環視了一圈。

「……千鶴子?」

發出孤零零的聲音。

隨后。

「千鶴子,你在哪兒?」

就連這呼喊聲,也消弭在櫻色的虛空中。

………………

?

在那之后過去了十年。

跟我最要好的,名叫野瀨千鶴子的女孩從和我一起玩耍的小學校庭突然消失,現在已經十年了。

歲月流轉,我已經上高二了。可即便是現在,每當我從小學門口走過的時候,都會忍不住下意識地去回想那件事。當時那起事件懷疑是意外或者誘拐,鬧得非常大,然而現在已然從大伙的記憶中風化消失。可是,身為當事者的千鶴子的家人還有我,現在依然帶著心中殘留的無法弭平的空洞生活著。

千鶴子至今去向不明,但不一定就已經離開人世。

我現在還是會不時地遇見千鶴子的父母,叔叔嬸嬸仍舊無法割舍即便現在還是無法割舍那渺茫的希望。一想到這里,我覺得就算只是做做樣子,也要跟他們分享這份希望。

叔叔嬸嬸堅信千鶴子是被什么人給拐走了,現在還在別的地方活著。而我自然也希望千鶴子還活著,然而我怎么都無法像叔叔嬸嬸那么去想。

那時,千鶴子沉進了櫻花花瓣下面。

我看到,千鶴子就像站在表面飄著花瓣看不到水面的池子上,然后突然掉進下面消失了。

這種荒謬的事情自然不可能發生。

當時聽我講述的大人們,都以為我的說法不過是小孩子式的描述,覺得我只是在玩的時候把朋友看丟了,但我講的事情一五一十就是我親眼所見。而我懷著那樣一段記憶,所以怎么也沒辦法像叔叔嬸嬸那樣把那件事當成誘拐。

坦白的說,我沒有信心確定我記憶中的那個場景就是我搞錯,或者臆斷。

我當時是個懵懂的孩子,還老喜歡幻想。

我不能完全否定,我認為「看到過」的東西就不是因為跟丟了千鶴子而捏造的幻想。我現在也覺得當時看到的場面荒誕無稽,也難怪大人們只是聽過就算。

但是,我看到了。

沒錯,我記得。

就算這段記憶是兒時的我捏造的,但我只要懷著這份記憶,我在感情上就不論如何也無法相信她遭到的只是通常的誘拐。

「……」

我今天依然從櫻花樹下走過。

在一大早去上學的路上,途徑小學圍網外面的道路。豎在小學校庭之內的櫻花樹,枝椏越過圍網之上伸到了路上,主張著自己是一棵參天古樹。

如今已是櫻花散落的時節,和風之中混著花瓣。

花瓣有時落在我的長長的頭發上,在我落伍的深藍色水手服的表面輕撫,隨即落下,在柏油鋪過的人行道上到處制造出白色的斑點。

「……」

走在白色一塊一塊的人行道上,我低著頭,避開堆起來的花瓣。

自我看到那一幕,如今已有十個年頭,然而我依舊很抵觸踩在花瓣上,養成了避開走的習慣。

我很害怕。

我感覺————會踩空。

我不論如何都無法無條件地相信堆積起來的櫻花花瓣之下還是原來的堅實地面。一看到旁邊有成排的櫻花樹的水渠中水被圍堰堵住的地方那平坦的水面,被櫻花花瓣堆得好像可以在上面行走一樣,我就會萌生微微的恐懼感,而同時也有種心領神會的感覺。

踏、踏、踏、

我就像避開積水一樣,避開櫻花花瓣。

我擺著平靜的目光,望著地面,一邊避開花瓣,一邊在那些伸出圍網的巨大枝椏之下走過。

在旁人看來,我的舉動恐怕只是高中生在死氣沉沉的上學路上找些樂子。但是,我絕對沒有半點游戲的態度。硬要說的話,這更接近心理陰影的表現。

當我不留神踩到的時候,我會大吃一驚。

若要小心地去踩,我會有些心理準備。

踏、踏、

我一路避開那些櫻花。

雖然學校已經放假了,但我要參加吹奏社安排的合練,還得起早去學校。上學的路上一大早行人很少,呼出一點氣都會在冰冷的空氣中變白。

這時————

沙、

忽然,櫻花的漣漪從背后掃過我的腳下。

「!!」

我一看到那種西,大吃一驚,立刻向后跳開。

那些花瓣就如同筆直向岸邊推移的波紋,就這樣穿過了我在的位置,不斷向前超。在旁人眼中,跳開的動作恐怕也是游戲的一部分。可是我對櫻花的“恐懼”早已侵入本能的部分,就連這種推行的櫻花波浪我都會條件反射地避開。

「…………」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我心如擂鼓。我呆呆地站在人行道的一側,看著波浪漸行漸遠。

注視著掃過人行道的波浪,就像柏油路面變成了液體那樣的不安感在我心頭淡淡地擴散開。

櫻花的波浪嘩輕飄飄地打著旋,在人行道上掃過。

看著這個樣子,好像自己戰栗的地面也開始翻起漣漪,突然感覺腳下不穩,想象著自己要沉下去,內心無法平靜。

然而,那只是被風吹拂的花瓣而已。

————風?

此時,我突然發覺了一件事。

花瓣在地面上掃過……可這風有那么強么?

我感覺到的風,不過只能讓枝椏沙沙作響而已。而且,那陣風也已經變得非常弱了,然而櫻花的波浪卻像是正被強風吹著一樣,要不然它們就是一群活物,接連不斷地掃過地面,像地毯一樣在人行道上向前推進。

「……咦?」

目睹到不可思議的現象,我一下子腦子空白。

在我理解之前,在條件反射之下出于本能產生的,無法用語言表達,接近異樣感的沉悶警報聲,在我腦子里急遽擴散。

「……!」

就這樣,我禁不住僵硬的盯著前方。此時在那頭,突然出現了一個背著雙肩包的男孩。

那名少年似乎跟我一樣一大早就有什么事情,在這大休息的日子里早早地獨自去學校。他歡快地跑向我身后的小學校門。

然后,嘩啦嘩啦。

那個櫻色的波浪朝他腳下掃去。

「!!」

心臟猛地一跳。

我一發現這個情況,無法解釋的恐懼與惡寒便竄上背脊,讓我下意識朝男孩大喊過去。

「躲開!!」

「!?」

少年聽到我的叫聲,露出驚訝的表情,但他似乎看到了櫻花波浪向自己逼近,然后奮力地從上面跳了過去。

不知道他在搞那種運動,憑借敏捷的反射神經以非常勉強的姿勢從櫻花波浪上跳了過去。隨后,他被自己背上的包的沖涼扯著轉了半圈,失去平衡,伸腳踩實。

「哇、好險……」

「啊————」

我捂住自己的嘴,捂住那張不禁叫出來的嘴。

我有的時候會做這樣的事情。我自己也不明白,就算是些瑣碎的情況,或者在面對平淡無奇的地方或者東西,有時都會突然感覺到想要叫出來的強烈不安與恐懼。所以從很早以前,我就不是被人投以詫異的目光。

這次也是一樣,不安的感情突然就爆發了。

只不過,這次的理由非常明確。因為是櫻花。

可是現在不是考慮那種事的時候。

——怎么辦。

禁不住叫出來了,這要怎么收場。我尷尬地杵在原地,之前感覺到在我周圍擴散開來的充滿不安感覺的淤塞時間已經云消霧散。清早的寒冷空氣中,正確的時間不知不覺間再次開始流動。

「……」

然后留下少年和我。

我慌了,想要把這個狀況掩飾過去,對少年笑了一個,然后擺了個勝利手勢。

「干得漂亮!」

「……?」

少年一副不明就里的樣子,但是他得到了年長姐姐的激勵,又轉為有些羞澀的表情。接著,他逃也似的再次飛奔起來。我望著那個包在他悲傷搖搖擺擺,心里松了口氣。

太好了,好歹蒙混過關了。

我肯定會被他當成一個奇怪的大姐姐把,但我覺得這樣就好。

我重新轉向道路的前方,櫻花的波浪已經喪失形狀,停了下來,就像被拋棄了一樣。

我朝著那片無序散亂著的櫻花殘骸短暫地注視了片刻,看到它們一動不動,于是決定把剛才的異樣感全部當做錯覺,然后將剛才那件事也當成戲耍小學生,再次朝著最近的車站邁出腳步。

沙、

櫻花樹在風中微微搖曳。

而這時,我微微地感覺到……準確的說,應該是發覺到————在我背后上方就好像有某種難以形容的東西在俯視著我一樣,類似視線的東西。

「……」

我,沒去理會。

我已經決定將自己感到的異樣感全部當做錯覺,所以我決定將我所感覺到的一切全部拋開,離開此處。

……但是。

2

回去的時候是個半吊子的時間。

這天解散得比平時放學要早上一些,我在路過那所小學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之后即將入夜的時間,來往的行人非常少,有點真空時段的感覺。

我將學校指定的包提在肩上,語氣無力地走在沿圍網而設的人行道上。吹奏聯系讓我胳膊和體內十分疲憊,運動包里應該沒裝多重的東西,可就是感覺肩膀在被扯著。

「————」

我在腦子里重復今天的練習曲。

但是那段為了確認而打的拍子,卻好像被我的身體狀況以及慢吞吞的腳步扯住一樣,十分疲軟,慢得離奇。

啪嗒、啪嗒、啪嗒、

運動鞋的鞋底,配合著腦中的曲子,在柏油路面上敲著。

這每一步之中,早晨還有的那份輕快已經消失,變成了疲憊的步伐。就像鞋底在地上敲一樣的走路方式,發出的腳步聲也特別的大。

但是……

「……嘿、咻」

即便這樣,到達這段人行道上踏出的第一步,就是大步跨越。

人行道上堆積著櫻花花瓣。即便從一大早練到太陽快下上,整個人累得不行,可我還是怎么也不想踩在櫻花堆上。

毋寧說,我已經養成這個習慣了,在動腦子之前就已經那么做了。

斑斑點點散落著櫻花的人行道上,散布著零星點點的黑色“島嶼”。在回家的路上,我把腳踩在那些“島嶼”上,一次次地跨過櫻花花瓣。

在這個季節里,我一直都是這樣,不過幸好還沒有被人懷疑。

除我之外,還有其他人那么做。以前倒還好,只不過自從升上高中之后,除我之外那么做的人,我就只能看到比我小的孩子了。

咚、咚、

我忽然發覺,對有個人影跟我一樣從花瓣上跳過,從對面過來。

我抬起眼睛,只見一個看上去連小學都還沒上的小個子女孩,及肩的齊發一邊搖擺,一邊哼著歌從“島嶼”上走過來。她跟我對視之后,就像發現了同伴一樣,對我投來一個無憂無慮的燦爛笑容。

沒錯,就像這樣。

會做這種事的,只有小孩子。

我搞錯了。

我一邊和少女錯過,心里一邊這么想。

可就算腦袋里這么想,可我自己仍舊像少女一樣一直在櫻花之下“島嶼”上走。在旁人看來,這或許是一幕令人欣慰的情景,然而這種錯誤的想象確然我心里有種說不出的郁悶。

「……」

咚、就在我踩過了最后的“島嶼”,就要穿過櫻花堆密集的地帶時。

「…………!?」

我突然感覺就像冰了一下,脖子上感受到了類似強烈視線的東西,禁不住停下了腳。

那是俯視一般的視線。就是那種全身上下都感覺到正在被人看到的感覺。這種感覺就像徹底加重過,壓力施加在全身的感官之上,我維持著低頭的姿勢,腳停了下來。

「…………!」

血氣從臉上散去,感覺周圍突然變暗了。

投向下方的視野所捕捉到的周圍景色之上,感覺就像突然蒙上了一層陰影。冷汗一下子滲了出來。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唯有一道冰冷的“恐懼”從背脊之上深入里頭,將我全身凍僵。皮膚上、脖子上,冒起了雞皮疙瘩。幾秒鐘,亦或是一瞬間,時間凍結了。我眼睛驚訝地張大,連眨都沒法眨一下。

然后。

『………………………………………………………………………………………………』

背后,有個氣息。

氣息和視線來自我背后上方。從我頭頂上展開的漫櫻之中直直地俯視著我的那個氣息,沉默不言,柑橘就像天上的云一樣巨大,在我背后整面鋪開,朦朧。

“那東西”在看我。那顯然帶著“惡意”。

那是猶如針扎一般充滿惡意的視線。可是,“那東西”絕對無法靠近我,也不可能追過來,只是懷著憎恨————不對,盡管用人類的感情來表達,只能選用“憎恨”這個詞,但那要比人類的“憎恨”更加異質,更加不像人類的感情————用充滿異樣惡意的可怕眼神緊盯著我的后背。

「…………!」

硬要說的話,那既不是意志也并非知性,是模糊不清,卻又幾乎凝為實體的巨大感情。

「唔……!」

我感到難以呼吸。強烈的惡意混在空氣里,將它吸進去之后變得呼吸困難。

我活這么大從來都沒有感受過如此奇異的憎惡與殺意,這種感情讓我渾身發軟。

可是背后上方的那個氣息只是俯視著我,就像動不了一樣,根本沒有動彈。

只不過,就在此刻。

唦、

一陣強風吹起,怕打我后背,周圍的枝葉沙沙作響。

與此同時,我出于恐懼與緊張向背后集中的意識,感覺到了“某種東西”動了起來。那是幾乎不能算作聲響的細微聲響。根本稱不上物質的微小質量動了起來,那是根本稱不上風的微弱空氣運動。

突然。

我感覺到那種微弱的氣息隨風掃過地面,齊刷刷地朝我背后蜂擁而來。

那股氣息雖然微小,卻是無法抵御的群體。

巨大的漣漪向岸邊推擠。

即便風意識變弱,它仍舊朝著我背后————

「……!!」

我轉過身去,在恐懼之下揚起頭。

在那邊,我看到了波浪。

人行道變成了河面,上面堆積的大量櫻花花瓣就像水開始流淌,又像蟲群開始一齊撲向獵物一般,開始朝我蜂擁過來,欲將我吞噬。

如此情景,就像一陣強風正好刮起。

在風已過去的人行道上,櫻花————

————嗖、

“惡意”。

我從幾乎鋪滿地面向我腳下逼近的音色“波浪”中,今天頭一次感覺到了并非模糊,而是十分明確的危險。我在惡寒竄上背脊的同時向后倒退,然后朝著背后逃了出去。

「噫……!」

快逃。快逃。快逃。

我的本能對我大叫,恐懼與焦慮令全身發僵,我拼命地驅策著不聽使喚的腳,全力向前跑。

當那條“河”追上我的時候,我將沉入櫻花之下。

此刻我確信了。當我站在那條河上的時候,我就會像站在飄滿櫻花花瓣的水面上一樣,掉下去,沉下去,然后再也回不來。

就像消失的她那樣。

「………………!!」

我拼命地逃,拼命奔跑,視野劇烈搖晃,可腳卻不聽使喚,感覺就像在夢境里,絲毫沒有前進。

我邊跑邊回頭,映色的波浪筆直向我逼近。

花瓣想要抓住我的腳,就疾風一樣迅速,如海嘯一樣洶涌,貼著地流過來。

「……!」

沙、

就像在滑行,就像波浪,就像河流,瞬息之間逼近正在奔跑的我。

「………………!!」

它逼近眼前,逼近腳下。

瞬息之間,逼近我的腳下————

「噫……!!」

我要被吞下去了,喉嚨里發出尖銳的慘叫,恐懼與絕望讓我全身寒毛倒豎,同時全身發軟,緊緊地閉上眼睛——————

「你在做什么?」

「!!」

沙、

下一刻到來的,不是疼痛,也不是花瓣抓住腳踝的觸感,而是少女的聲音,以及吹拂全身的風的觸感。

「咦……?」

漩渦平息。我呆呆地站在原地,維持著用手臂護住臉的姿勢,提心吊膽地睜開眼睛,只見剛才的風仿佛將一拳全都吹走了一般,周圍是“惡意”消散后煥然一新的空氣,什么也沒發生,還是平時那片小學旁人行道的景色。

只不過,剛才的異常現象在周圍留下了鮮明的痕跡。大量的花瓣在地上散亂著,可那些花瓣完全沒有讓人聯想到波浪和水面的要素,只是平靜地散落在人行道上的,普普通通的印花花瓣罷了。

「……」

然后在我張開的視線前方,還有一位少女。

那是方才擦身而過的,在“島嶼”上前進的少女。她在人行道的那一頭站在風中,盯著我。

即便遠遠看去依舊給人印象深刻的那雙眼睛,正直直地看著我。

那可愛的認真表情十分純真,但也因此能從她身上感受到一種說不出來的,與我們不一樣,超凡脫俗的氣場。

那個小小的女孩,就像將人行道堵住一樣站在路中間。

她一時間這樣看著我,但不久之后直接小跑著朝我過來。

「……沒事吧?」

少女抬頭看著我問。

「呃……嗯……」

我回應了她,然而現在仍心有余悸,心臟跳得就像鬧鐘一樣,腦子里也很混亂,其實都不知道究竟哪里沒事,究竟發生了什么。

少女聽到我的掩飾,開口了

「……姐姐,你對這顆櫻花樹做了什么?」

「!?」

她向我投來的問題,令我大吃一驚。我自己都知道我的動搖清清楚楚地寫在了臉上。面對少女真摯的眼神,我更加不知所措。

「什…………什么……?」

「我還是頭一次看到櫻花樹生氣喔」

少女對說不出話的我這樣說道。

「所以,我想知道姐姐做了什么」

「櫻花樹……生氣?」

我鸚鵡學舌地反問,少女輕輕點頭。

「是的。櫻花樹生氣了,氣得想把姐姐抓走喔」

「……!?」

「因為我在看著,所以收手了。櫻花樹雖然現在裝作沒事一樣,不過還在生氣。姐姐最好別走這條路了,這棵櫻花樹會把你抓走的。不過因為生氣要把人抓走,還是頭一次看到……」

聽到少女的話,我用混亂的頭腦拼命思考。

櫻花,會抓人?

而且在生氣?對我生氣?

我做過什么?是什么?

不,先不提這些,這個女孩究竟是什么來頭?她說的究竟是什么?疑問接連不斷地涌出來,然而卻是我大腦之中并不冷靜的屬于本能的部分對少女的提問得出了一個很不正常的幾輪。

「因為我————壞它好事了?」

我喃喃地說了出來。

聽到之后,少女好像明白了一樣,然后偏開了透著一抹哀傷的視線,「啊」地呢喃了一聲,說

「是這樣啊……這是櫻花先生不好呢……」

然后少女接著說

「可是,櫻花先生絕對不會罷手的,絕對不會原諒姐姐的。草木呢,是有心的,但也只有心。樹活了這么久,長到這么大,心一直在膨脹,所以肯定不會聽勸的。姐姐,你只有逃走了」

少女這番話,如果不是在玩想象游戲,那就是純粹的電波系了,若是換做平時,我肯定會聽過就算,可我現在完全能夠理解。

少女說的話,正好將我在這里所感受到的,或者說被迫感受到的一切完全解釋清楚。

但是,我心中的常識卻告訴我,不應該和這個孩子多做牽涉,以前都是錯覺。

但另一方面,我內心的沖動又渴望著跟她交流。

不管多么不合常識,那都是剛才我所經歷的事情————更要的是,那是我一直追尋的,以前被大人無視,最后被我自己用常識封殺掉的,年幼時的我的『那段記憶』的答案。

「告訴我」

于是,我問了出來

「櫻花……為什么要抓人?」

不知道為什么,我就是感覺這個少女能夠回答這個問題。

少女理所當然一般作出回答

「因為這位櫻花先生沒有孩子」

「……孩子?咦?什么?」

「所以說,櫻花先生沒有孩子。只是這樣喔」

少女的回答只有這些。

「所以櫻花先生很羨慕,就把孩子抓走了」

「……這樣啊」

我完全聽不懂,皺緊眉頭。聽少女的口氣,那就像是不言自明的事情一樣,我反倒開始感覺緊咬著不放的我更奇怪了,于是換了個問題來問。

「……其實,我的朋友以前被這顆櫻花樹抓走了,就在我眼前。告訴我,那孩子怎么樣了?」

「唔」

那是十年來不曾對任何人問過的問題。

聽到我的提問,少女微微垂下眼睛,露出有些悲傷的表情,喃喃說道

「如果被被抓到“那邊”的話……」

「然后呢?」

我催促少女繼續往下說,少女難以啟齒地張開嘴

「我想就回不來了。被抓走的孩子會被關進那邊的世界,消失掉。對不起」

「這樣啊……」

我心灰意冷,垂著頭咬緊嘴唇。

經過了十年時間,如此年幼的少女告訴我這樣一個結論,但我說不出為什么,就是感覺能夠相信。只是,我的悲傷已經損耗殆盡,涌上心頭的已經變成了悔恨。

那是對自己的無能為力,對自己什么也做不到所感到的懊悔。

是對無力的自己的懊悔。

我抬頭仰望那棵櫻花。

這顆大樹發達根系扎在小學的校庭中,豐滿的枝椏伸到人行道上,如今就像什么事都沒發生過一樣豎在那里,讓花緩緩散落。

只不過,那平靜的感覺,卻與以前感覺到的不同。

我現在對它的感覺,并不是自然的雄偉之靜,也不是人格的泰然之靜,而是寄宿著顯然不同于人類的精神,一動不動的怪物那種,毛骨悚然的靜。

「千鶴子……」

我念著已經不在的好朋友名字,嘆了口氣。

我感到絕望。我不知如何是好。我懊悔、悲傷,最重要的時候,我已經不知道今后該用怎樣的表情去面對千鶴子的爸爸和媽媽。

「……」

「姐姐,回去吧?」

少女拉了拉轉身對著櫻花呆立不動的我水手服的衣袖。

「在我看著的時候,櫻花先生什么也不會做的」

「……」

我的感情與其說是依戀,不如說更接近面對近在眼前的仇人卻無能為力的那種感覺。我心里懷著不忍離去的依戀,被個頭只有我一半高的少女拉著手,從學校旁邊被拉了出來。

我感到無能為力。至今一直勉強懷著認為千鶴子還活著的虛無飄渺的希望,如今也徹底斷掉了。

我心中懷著無力感與虛無感,無精打采地離開現場。

我被拉著手向前走,學校漸漸從視野中消失,只有兩個人的腳步聲回蕩在寂靜的住宅區內。

我們兩個默默地走了一會兒。

不久,在徹底看不到學校的時候,我維持著被她拉著袖子的狀態,一邊走一邊疲憊地張開嘴,喃喃地問道

「……吶,你為什么要喊住我?」

「因為」

少女回答

「姐姐雖然看不見,但能夠感覺到對吧?既然如此,我們就是朋友呢。朋友一定要救的……」

「……」

我搖搖頭。我……才不是。我跟這種喜歡幻想的孩子才不是一類人。以前因為我突然感覺到的『突如其來的不安感』害大家表現出的吃驚反應,以及我被貼上的『這孩子有點怪』的標簽,在腦海中浮現。

「那種事……」

話說到一半,我停了下來。

現在連反駁的精力都徹底喪失了。

而且,對這種小女孩說的話不分青紅皂白的就去否定,也顯得太不成熟了。雖然我心里這么想,但我的心里確確實實地沉淀著一股恐懼,感覺越是否定就越會破綻百出。

所以我問了別的事情。

我對她說的話有些在意。

「……吶,為什么有你看著,那棵櫻花就什么都不做?」

「因為我看得到哦」

少女依舊理所當然一般回答了我的提問。

然后

「而且,我是“魔女”啦」

「……是么」

少女這么說道。

我以那棵疲憊不堪的心,漠然地接受她說的話。

3

「……我回來了」

嘎啦嘎啦嘎啦,我把如今這一帶已經很少見的橫拉式玄關門打開,走進家里。

我家房子面朝舊街而建,已經有些年代了。我慢吞吞地脫下鞋子,這時從門簾后頭傳來媽媽「歡迎回家」的聲音。電視里放的時代劇的聲音,還有高湯煮出來的味道,都傳到了玄關。

「……」

我沒力氣跟媽媽說話,有氣無力地走上地板,走進靠近玄關的我自己的臥室。

我把門關上,放下包。我累壞了,現在不管是心靈、身體,還是這一路上的事,感覺全都像在夢境中發生的一樣————我好想直接把褥子拿出來,在上面倒頭大睡。

我好想睡著之后一覺醒來,一切都是一場夢。所有的一切都沒發生過,然后拋在腦后。在回路上那小一段事情,我難以接受,也缺乏現實感。

「哎……」

我嘆了口氣,連換衣服都覺得著急,躺在了榻榻米上,把臉埋在坐墊里。

我腦子好蒙,里面滿滿的全是剛才發生的事情。

難相信相信的事,難以相信的話,都太多了。

現在這樣冷靜下來再看,感覺不到那是現實發生的事情。然后對那個少女講過的話,我也不知道究竟該相信多少。

為什么事到如今會有這種事?

老實說,我就是那么想過。

千鶴子失蹤已經了十年。以前我幾乎每天都會去那所小學上學,畢業之后也幾乎每天都從那棵櫻花樹下走過,為什么非得現在才發生那種事情?我已經搞不懂了。

至今為止,這種情況明明都沒有過。

就算突然變成這樣,就算告訴我那種事,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不知道該怎么去想。

了解到了好多。千鶴子已經沒希望回來了。

不,這件事就算了。都已經過去十年了,我已經死心了。

問題是————我小時候的記憶是千真萬確的,千鶴子就是被那棵櫻花樹抓走了。

而且櫻花樹打算抓走那個男孩,卻被我壞了好事,所以我現在徹底惹惱了那棵櫻花樹,被它盯上了。

這是真的么?我可以相信么?那可能只是那個女孩的空想喔?

跟女孩分別之后,這樣的自問自答在我心里浮現過不少次。少女的話,證實了十年來沒人相信的『那段記憶』。

但是,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我寧可把那當做年幼孩子的誤會,帶著心塞的感覺一直藏在心里,不被得到證實。

現在就算得到了證實,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

就算是因為一直在說『那段記憶』————然后,肯定是因為『那段記憶』造成的心理陰影,因為我會憑空突然感到恐懼的那個后遺癥————而一直被貼上『怪人』標簽的我,現在得到證實也會困擾的。

『姐姐雖然看不見,但能夠感覺到對吧?』

這是那個少女說過的話。

何其荒唐。靈感應力?別說笑了。

不過總之,以后還是繞道避開那所小學附近吧。

我想著想著,于是睡著了。在晚飯前……稍微,睡會兒…………

我打了個盹兒。

久違地夢見了千鶴子。

4

我們高中的吹奏社異常嚴格。

就算放春假也毫不留情,每天都得在學校練習。

我連著每天都大早趕去學校。雖然經歷了那樣的事情,但在那之后兩天都沒發生任何事情,基本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只不過,我會繞過學校附近那條路。

走那條路說不定會遇到危險,老實說我并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但我一定都不想為了確認這種事再從那棵櫻花樹下走。

「……哎」

今天回家的時候也是精疲力竭,我在那條櫻花道末端附近的交叉路口,從支路的巷子里走出來,朝小學的方向轉過身去。

看得見那棵碩大的櫻花樹。就算隔了相當遠,就算不愿意,也還是能夠看到那棵樹。那個參天巨櫻快到發葉子的時期了,白色的樹冠上開始出現清晰的綠點。

轉過身去看著它,不禁嘆了口氣。

每天回家的時候都會繞過一個街區,這樣相當累,好很花時間,雖然感情沒有強烈到憎恨的地步,但還是無法釋懷。

「……」

在陰沉沉的天空之下,櫻花只是一處布景,洋裝不知地聳立在那里。

散落的櫻花花瓣也吹到了這邊的人行道上,然而稀稀疏疏的,數量非常少,沒有完全蓋住地面,完全不會讓我產生踩空的恐懼。

我每天都從櫻花夠不到的遠處望著櫻花,那棵櫻花————如果那個女孩說的是真的————肯定憎恨著我吧。

有時,我能從櫻花的那個方向感覺到不好的氣場。

但是,我認定那是錯覺,今天也會背對著櫻花往家走,把它忘掉。

?

三天后。

一個上那所小學的男孩子,消失了。

那天我跟平時一樣練習完后回到家,媽媽正好在客廳的桌子上讀傳閱板。然后我一走進客廳,媽媽就用平時那種根本藏不住心事的表情和口吻對我說

「……小咲,聽說那所小學的孩子不見了」

「咦?」

聽到這句話,我的心臟立刻撲通一跳。

「咦?什么?」

「你也知道,小學放假之后可以使用里面球呀獨輪車之類的游樂器材。據說,有個男子還去玩那些東西,然后失蹤了」

「……那種事,怎么可能」

我禁不住脫口而出。

那是前些時我在小學附近叫住的男孩。

我想起了他的事情。但是,媽媽可能把我說的話當成了別的意思,皺緊眉頭對我說

「小咲?媽媽也稍微響起千鶴子的事情了」

「……!」

「千鶴子也是放春假的時候到小學去玩,然后消失的對吧。哎,這么說可能不太好,不過你路上還是小心點」

媽媽把傳閱板遞給了我。

我接了過去,帶著膨脹起來的不安感向上面看去。

我看到了。壓在板子里的鎮內聯系單最上面,無機質地放著求助尋找失蹤男孩的文章,以及復印出來的男孩的彩照。

————三天隼飛君。10歲。

我這才知道,那個男孩叫這個名字。

5

到了第二天,依舊沒有男孩被找到的消息。

「……我回來了」

那天我心里一直放不下那個男孩失蹤的事,整晚都沒怎么睡。在睡眠不足中醒來,參加了社團活動,練習的時候仍舊放不下那件事,練習之后回到了家。

我在玄關坐到地上脫鞋,深深地嘆了口氣。

經過嚴格的練習之后回到家的我,嘆氣幾乎成了每日必行之事,但今天嘆息的性質和平時并不一樣。

回家的時候,我去看了那棵櫻花。

我沒有走繞路的路線,從遠處的十字路口上看了看小學的校庭。

以陰云密布的天空為布景,那棵櫻花靜靜地佇立在那里。

看著它我心想。那個男孩真的被那棵櫻花抓走了么?那個男孩就像我記憶中的千鶴子那樣,在地面上堆起的櫻花花瓣之上沉了下去么?

櫻花樹只是在風中微微搖擺著斑駁的軀體,就像是巨大而神秘的魔物微微搖晃身體一樣,在堪稱毛骨悚然的寂靜中佇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