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罪愆釣者奇譚 -TogatsuribitoKitan-

第一卷 罪愆釣者奇譚 -TogatsuribitoKitan-

————那個男人帶領著「陰影」出現了。

這個說法沒有絲毫夸張,當『他』出現之后,太陽立刻變昏暗了。充滿澄凈光輝的早晨恍如異界,被陰森的陰影所籠罩。

變化以猝不及防的速度徹底改寫了周圍的世界,轉瞬之間將清晨的清爽河岸變成了黃昏下的危險河邊。

那個男人有著一張俊俏的臉,一身與時代脫節的裝束,就像從戰前的時代誤闖到現在的時代一樣。『他』身著一襲風衣,那是比黑色更黑,卻又并非徹底之暗的夜色。『他』超然地佇立在氛圍驟然一變的世界中心,就如同“黑下來”的現象是圍繞著『他』發生的一般。

『他』冷笑起來。

長發之下的白色面容標致得令人膽寒,其中的一部分——嘴就如同以新月形割開的一般微微張開,嗤笑著。

隔著那副圓框眼鏡,我與『他』四目相交了。

那漆黑的雙眸黑暗、深邃、虛無,仿佛能將一切光芒吞噬殆盡,里面除了黑暗什么也映不出來。

那一刻,我明白了『他』是何方神圣。

『魔人』

我從別人口中聽說過一個傳聞,講的是住在這座城市里的魔人。

『他』自黑暗出現,乃是活著的都市傳說。『他』誕生于夜,乃是不滅的黑暗使者。

殊不知確有其人……

『他』無聲無息地從我身旁穿了過去。

束起的黑發漸漸從我眼角消失。然后,我能微微看到那張側臉……看到『他』在細語。

「……勸你住手吧…………」

那聲音十分甜膩。

就像粘稠的死亡誘惑一般甜膩。

?

我遇到『他』是在一個夏天的早上。

從頭天晚上開始下個不停的雨,在那天拂曉的時候停了。雖說只是暫時的,潮濕的空氣還是為清晨的河岸地區帶來的涼爽,而事情就發生在那個時候。

河堤上的碎石路上,一汪汪積水就像鏡子一樣反射著光,十分刺眼。

在這樣的一天,我跟平時一樣為了「釣魚」起早離開家門。我是個勤勞的人,更何況今天早上雨剛停,這種無風的時間段最適合「釣魚」了。

不過太熱衷「釣魚」,最后上班遲到的情況也不少。

我走在碎石路上哼著歌,尋找好的「釣」點。

我這么做并不是因為釣到「魚」的幾率會隨地點變化,不過有些地方就是能「釣」到好「魚」。

不同的地點就會「釣」到不同的「魚」呢。

————這里真不錯。

我完全不在乎弄臟褲子和包,把包放在了打濕的碎石上,在上面坐了下來。

那些不過是細枝末節的瑣事,要是在意無聊的事情就根本沒辦法享受「釣魚」的樂趣了。

我取出工具。那是我放進口袋里的一個小信封。

里面只有我自制的鉤和線,不過這就是我的「釣」具。

線的一頭付著茶包一樣的紙,鉤一開始就穿在線頭上了,把它們拿出來就算是準備就緒了。

我將鉤朝水面放下去。

用手拿著線中間的位置,靜靜地、靜靜地————朝著水洼————將反射著銀光的鉤緩緩放下去。



打磨過的釣鉤沒入鏡面般的水面中。

波紋只泛起一圈,一邊讓水面上映照出來的天空發生扭曲,一邊擴大,最終消失。

我將釣鉤一點一點地往下放,鉤和線被水洼積極地吞了下去。

水面很平靜。

土黃色的水洼底部跟表面映射出來的淡藍天空,同時呈現在我的眼前。

鉤沒有觸底,看上去仿佛漸漸沉向鏡面另一側的天空。

貫穿水面的線絕對沒有因為往下放而擾亂表面。

這個時候,我停止動作,然后等待。

一個工薪族在上班路上坐在碎石路上一動不動,把線往水洼里放……我現在的樣子看上去想必非常古怪吧。

這種事我不在意,我的釣者之心漸漸到達無我的境界。

這種暴風雨前的寧靜……準確的說,這種等待暴風雨來臨的安靜精神狀態,我很喜歡。而且「魚」咬鉤的時候,就像風暴突然來襲一般令我興奮。

可就在這個時候,碎石發出了聲響。

腳步聲傳了過來。

兩種腳步聲在碎石地上朝我靠近。那是一個人,然后應該還有一只狗。

他們竟然不請自來。我不知道他們到這人跡罕至的河岸來出于怎樣的目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小女孩就像被大狗在遛一樣從我身旁走過。碎石彈了起來,水面發生搖晃。

————嘁……!

我禁不住咋舌。

付之東流了。這樣就不能「釣魚」了。

我滿懷厭惡地哼了一聲,抬起臉,然后與少女視線相匯。

少女被大狗拖著,興致盎然地朝我轉過身來。

她很可愛,看上去應該是個初中生。淡淡的茶色頭發剪得非常平整,及肩長度,一張圓圓的臉,再加上一對天真無邪的大眼睛。點點好奇心在她的眼眸中滾動閃耀。

我看著那雙眼睛,看到了里面映出的我自己。那是一雙能將世界之美映照出來眼睛。

我本想朝她怒吼,然而心情完全改變了。老實說,我被她給深深吸引了。

這時我忽然發覺一件事,然后移開視線。一個沒見過的東西掉在地上。

是錢包。

是個很別致的皮錢包。這種東西,剛才還沒有的。

我把它撿起來,揚起視線。她似乎也發覺了我撿起來的東西,露出驚訝的神情,連忙拉了拉狗鏈。

我微笑著站了起來。

「……這是你的?」

這時少女總算阻止了巨型犬的進軍。我一邊朝她靠過去,一邊問。

「對不起,那是我的。我把它給弄掉了……」

少女害羞地笑了笑。

那對不設防的眼睛,讓我越來越喜歡。

「這沒什么,你要當心點哦」

我一邊說,一邊把錢包交到她手中。

然后————

她突然就像要壓在我身上一般探出身子,我心頭一驚,視線跟她那雙睜得大大的吃驚眼睛對上,直勾勾地盯著那雙眼睛。

她的眼珠如同精致的玻璃工藝品。

她驚訝地望著我,那雙眼睛映照出我的臉和天空的蔚藍色調。

我張大雙眼,更加專注地盯著她的眼珠。

我讓視線滑入她的角膜,探索晶狀體內部,然后越過視網膜,到達眼底,然后進一步在網膜所成的像上描摹,把握。

……不久,傳來虛無的手感。

————好,抓住了。

她仍舊大大地張著眼睛,連眨都沒眨一下。

她被我的眼睛帶動著,大大張開,維持著跟我對視的狀態,紋絲不動。她恐怕沒辦法移開視線……沒錯,只要我不把視線移開。

這是一種心理操縱。

她的眼睛里閃過懼色,然而已經太遲了。

我已經讓她臉一根手指頭都無法自由活動。她的思考也已經麻痹了,意識也漸漸地模糊了……瞧,是吧?所有的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對吧?

她的雙眼漸漸喪失焦點。

我對她說

「……沒關系,不用擔心。不用害怕,不會疼的。我只是要更加更加清楚地看看你的眼睛,更加更加清楚地看看你的瞳眸」

我跟她的眼睛已經變成了兩面鏡子。

我眼睛張得更大,她也被我牽動著眼睛越睜越大。

慢慢地。

進一步。

越來越……越來越、越來越大,直到不能再大,直到眼珠快要掉出來…………

「!」

此刻,我看到了。

她的眼睛的,瞳眸中,那碧藍碧藍的天空中,瞬間閃過一個怪影。

「那東西」速度實在太快,而她的眼睛又太小,無法捕捉「那東西」的全貌。不過,我知道「那東西」是什么。

「那東西」就是…………

我握緊手中的釣線。

期待之心化為期待,在心中膨脹。

歡喜之情讓我的嘴大幅上揚,彎成笑的形狀。

……就在這個時候,『他』,出現了。

————沙、

起風了。

想必云也被風給喚來了,周圍一下子撒上了黑影。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出現了一個男子。『他』就站在我的眼前。

在這個碎石路上行走,肯定會發出腳步聲……然而別說什么時候出現的了,我就連他什時候靠近的也完全無法判斷。

『他』忽然就出現了……簡直就像恐怖電影里畫面轉向一旁,再放回原來的位置時,轉瞬間從死角出現的怪物……他給我的就是這樣的感覺,而且除此之外也無法解釋他如何出現。

『他』身穿一襲夜色風衣,和陰影一同佇立在那里。

然后……他冷笑起來。

————惡靈在笑,但沒有微笑————

這誰說過的話呢?

就在跟『他』對上視線的那一刻,我便判斷出他并非人類。而且我還知道,他就是傳說中住在這座城市里的暗夜魔人。

『他』無聲無息地從我們身旁穿過,在我視野的末端朝我稍稍轉過身來。

然后,『他』用“粘稠”的聲音,甜膩地、昏沉地細語

「……勸你住手吧……街談巷議的連環殺人魔,阿坂洋介君…………」

「…………!」

我頓時汗涌如注。

————『他』怎么知道的?『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怎么知道我的事情的……!

「……『我』不會回答這個問題。雖然我能夠回答,但對你來說恐怕不能算答案」

————思維被看穿了!

『他』的冷笑更加深沉,而這個舉動便是最為明確的答案。

『思維被看穿』這個說法恐怕是正確的,恐怕又不正確。

「『我』警告你,勸你住手吧。這個小姑娘的愿望和宿命,可不是你這種貨色能都釣的……」

『他』開口了。

就像在輕聲細語,然而聲音卻又異常鮮明。那是來自黑暗的細語,聲音就如同那個鬼怪傳說中一樣低沉催眠,陰森發粘地回蕩在我耳朵里。

我……無法動彈了。

我的視野牢牢地鎖定在了『他』的身上,甚至無法轉頭。

汗水一個勁地打濕我的背,順著額頭往下滴。「恐懼」濃墨重彩地渲染我的心。

就算動物遇到了捕食者,也能夠將恐懼當做食糧拔腿逃跑吧。然而我連逃跑都不被容許。我無處可逃,這份恐懼是對黑暗的恐懼。我的本能正慘叫著告誡我————

『他』是黑暗,是黑暗,是可怕的黑暗。黑暗無處不在,所以『他』也無處不在。

『他』在我視野的邊緣重新向我轉過來。昏暗的眼睛緊緊地凝視著我。

那是一雙黑暗的眼睛。

仿佛要將人吸進去的漆黑眼睛。

那是一雙不屬于人類的,仿佛無底泥沼的漆黑眼眸……那是無盡黑暗的死亡沼澤,那是表面絕對不會反射光亮的黑暗深淵。

就連那胎內住著什么都絕對看不到。

我只是一個勁地顫抖。

太可怕了。

我還是頭一次見到……如此可怕……卻又美麗的眼睛…………!

「……看來是明白了,這樣就好說了」

『他』似乎看穿了我恐懼,忽然心滿意足地冷笑起來,嗖地背了過去。

束縛我的恐懼隨即云消霧散。

————得救了……!

本來僵直的全身在反作用力之下突然發軟。

我對氧氣如饑似渴,喘息起來。然后…………我戰戰兢兢地向『他』轉過身去。

黑色人影正悄無聲息地準備離去。

話語下意識地到了嘴邊,脫口而出。

「…………你是……」

「……什么人?是么」

『他』將我不成語言的話接了過去,就像吟詩一樣回答了我。

「我有許許多多的稱呼,“黑夜魔王”“有名字的黑暗”等等。但要說最本質卻又最無意義的名字————」

云開始散開,陽光匯集成光束投射下來。

那刺眼的光芒,不禁令我瞇起眼睛…………

「————我的名字,叫做神野陰之」

此時,『他』的身影消失了。

陰影也好,黑暗也好,證明『他』存在的一切要素都恍如一場噩夢,消融在清晰的空氣與和煦的晨光中。那種普普通通的怡人清晨,在周圍飛速鋪開,一切都恢復原狀。

天空中的厚實云朵,也像被高空吹拂的風帶走了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在真正意義上云消霧散。

我有種如夢初醒的感覺。

轉過身去,只見那個少女就像什么事情也沒發生過一樣,被那只大狗拉著漸行漸遠。

『他』的痕跡已蕩然無存。

河岸上只剩下我一個人呆呆地站著。剛才發生的那一切就恍如一場白日夢。

可是————

那個錢包還握在我的手中。

那根本不是夢。唯獨她的錢包傳到手上的皮革觸感,印證了『他』不是夢。

我如饑似渴地在錢包中尋找,然后發現了一張初中的學生證,粗暴地抽了出來。

————十葉……詠子

好奇怪的名字。

上面貼著一張拍得很不好的登記照。

看到照片,我下意識地想起了她的眼睛。那是一對美麗的眼睛,然而記憶才剛剛提取出來,便被恐懼……被『他』那雙可怕的漆黑眼睛的記憶徹底涂寫。

我身體顫抖起來。每當我想起她的眼睛,對『他』的恐懼肯定會一次次地重現。

『他』具有一股巨大的威懾力,但我并不畏懼。

————好想釣起來…………!

我的欲望正發狂似的吶喊。

欲望將恐懼徹底湮沒。

如果訴諸實踐,我恐怕會喪命。

可是,就連死亡的恐懼也阻止不了我了。

————沒問題么?會死的哦?

我捫心自問。

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我……

即便如此,我,我……

還是想用這根釣線…………穿進那雙美麗的眼睛里。

?

活挖人眼珠的連環殺人魔——阿坂洋介獨自在河岸上發出哄笑。

那笑容猶如要撕碎天空一般……不,他實際上正準備撕碎與天空同等的某種東西,無止境地笑下去。

2

鏡子里住著魚。

我發覺這件事的時候,是我五歲時的夏天。記得那是奶奶去世的那個晚上。

在守夜之前,只有我一個小孩。

大人們說著一些難懂的話,沒有任何人管我。

所以當時我在奶奶以前的寢室里一個人玩耍。

我不記得當時在玩什么,這也不需要講。畢竟孩子玩耍的時候想象力難以捉摸,講這個沒有任何意義。

沒錯,這種事無足輕重,跟我之后看到東西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當時我發現屋子里某個地方有什么東西在眨動。

那東西不大,打比方的話,就像飛蟲之類的東西從視野中飛過一般。我當時吃了一驚,基本上就像條件反射一樣朝那邊看過去,所以那時候我并不是很在意。

但是,事情馬上就變得令我好奇了。

首先是那東西的顏色。那是紅色,按蟲子來說,那色彩太過鮮艷了。當我注意到紅色的時候,「那東西」才開始吸引我的注意力。

然后在我發覺的同時,「那東西」的大小也開始令我好奇了。「那東西」顯然要比能放在手上玩的迷你模型車還要大上一圈。

那種東西不可能在屋子里到處亂飛。我當時的昆蟲知識恐怕遠比現在更豐富,然而我當時根本不認識那種昆蟲。

即便如此,我當時還是認為那是昆蟲。

當時如果有喜歡昆蟲的少年發現了新品種的蝴蝶便會成為新聞,然后消息便會在孩子們之間私下傳開,引發一陣尋找新品種的熱潮。

所以,我開始尋找「那東西」的本質。

我認為發現「那東西」是在奶奶的臥室,于是我為了不錯過「那東西」再次出現,擦亮眼睛在矮櫥柜周圍嚴陣以待。

感覺那真是一段漫長的時間。

當紅色的好像碎布一樣的東西突然在視野中飄過的時候,我已經喪失了集中力,沒辦法立刻做出反應。

我一下子就看漏了,連忙沖到看到「那東西」的地方附近,但那里只有一個櫥柜,沒有「那東西」的任何蹤跡。

我非常沮喪,然而呆住了,而就在這時,我的動作猛然停了下來。

我的旁邊有一面鏡子。架在櫥柜上的鏡子映出了我的側臉,而「那東西」就在那塊對著我的圓形鏡面中。

————咻

金魚在鏡子里泅泳。

鏡子映照出一只紅紅的,非常可愛的,正在游動的金魚。

不,那不是鏡像。

因為這個房間里既沒有水槽也沒有金魚缸。

因為「那東西」是在鏡子里的房間內,仿佛在空氣中泅泳一般暢快地游來游去。

因為我轉過身去,也看不到屋子里有那種東西在飛。

金魚……沒錯。

金魚在鏡子里。

————咻

金魚靠近凝視著鏡子的我。他用那鮮亮的鰭做出復雜的動作,最終停在了我的與我咫尺之隔的面前。

然后,它那圓圓的大眼睛靈活地轉動,向我看了過來。

我們視線對上了。它的眼睛異常的大,顯然不是普通魚類該有的器官。不過畸形魚詞用在它又顯得有失妥當,這樣的形容顯然不貼切。

不對。

因為那眼睛,顯然是人類的。

我大吃一驚,而金魚就在這個時候咻地一下不知游到哪兒去了。

雖然我再也沒有見到過那只金魚,但那只金魚在我心中留下了一份確信。

————啊,是這樣啊……

我心想,那只金魚一定就是奶奶。

人死之后,靈魂會變成「魚」,生活在“那邊”的世界。

這面鏡子……那冷颼颼的玻璃之壁那邊,是一片左右顛倒的異世界,奶奶拋棄了被病魔與疲勞侵蝕的身體,正居住在充滿透明之水的嶄新世界里,敏捷地暢游。

所有人最后都會回歸“那里”。

我那顆童心之中萌生出非常虔誠的心情,久久地凝望著鏡子里。

然后我隨著成長,那樣的記憶漸漸忘卻,在那之后已有十幾年記不起來了。

但是從那個時候起…………奶奶的印象在我心中,就變成了一條紅金魚。

?

我以前是個喜歡釣魚的孩子。

從我和爸爸一起第一次釣魚開始,釣魚便與我的心產生了強烈的同步,喜歡上的釣魚的一切。在那之后,釣魚便與我相隨與共。

跟釣魚相比,這個世界的一切都黯然失色。在那份興奮、悸動跟存在感之下,平日的生活就跟死了沒差別。

體驗過同獵物戰斗時的那份顫抖一般的生命之力后,在單調的日常生活中又有什么東西能算得上活著的證明?體驗過苦行僧一般的忘我境界之后,世間常說那些精神修養究竟又有多大意義?

離開釣魚的時候,然后還有念著釣魚的時候,我就跟死了沒有兩樣。

只有在做釣魚相關的事情時,我才是活著的。

我與釣魚共同成長,升上初中,升上高中……然后在爸爸媽媽讓我備戰高考而禁止釣魚的時候…………我死了。

那三年間我受盡折磨,就如同行尸走肉。

此乃唯一的生存價值在現實中被當做毫無意義的興趣愛好之人的悲劇。那是自身的意義被剝奪,為了應付對于自身來說毫無意義的考試而不停地上課上課學習學習,碌碌無為的日子。

沒有現實感的日子。

沒有實感的生活。

這種東西究竟有何意義?

對我來說,除了釣魚之外的所有東西分明都毫無價值。

對我來說,世間常說的『重要東西』分明就毫無意義。

重要。用頭腦來判斷。可是,因為以前一直過得無拘無束,所以進學也好就職也好,對我來說只不過「新義務的產生」,再無更多的實感。

我既沒有夢想,也沒有對未來的展望。上大學,參加工作,生活……這些沒意思的東西怎么都讓我提不起半點興趣。

但是,社會的機制不知是怎么回事,不管你愿意還是不愿意,只要你活著就必須埋頭去做那些沒意思的事情。對人類來說,進學和就職就好像天經地義的事情。

而當我發現的時候,我的思考也在不知不覺間麻痹鈍化了,在意識模糊的狀態下生活著。

起床,上學,上補習班,學習,睡覺。僅僅是渾渾噩噩,漫無目的地過活,一件有意思的事情都沒有。

積郁不斷消磨著我的身心,精神向心灰意冷的方向氣化,抽空。

肉體在已死的心的控制下,一直漫無目的地進行著不愿意的活動。

我的生活,就是在當一具活著的尸體。

可是這種半吊子的狀況不會永遠持續下去,半活不死的狀態終究迎來結束。

是生是死,必然會有所決定。那種活在夾縫中的人心里都有著某種怪異的扭曲,而考試之類的事件會成為導火索,令那份扭曲膨脹起來,就像有時心理存在扭曲的少年們會發瘋一般了斷自己的性命一樣。

而我則是…………

那一天,當扭曲面臨極限之時,我『突破』了現實。

「那件事」發生在下午正在上課的時候。

傍晚獨特的強烈有色光灑在教室里,我正悶悶不樂地上著課。

當時,我正好對釣魚的戒斷癥正好到頭,對不能釣魚這件事已經不覺得痛苦了。用吸毒者來打比方,應該算是『克服』了,可是用在我身上合不合適我就不清楚了。

總之,我處于一種精力喪失的狀態,就像智障一樣毫無感觸。想必那個時候,也是我的扭曲運作最旺盛的時候。

上課無異于在念經。

以槁木死灰的意識注視著黑板。

陽光刺得眼睛發痛,黑板反射的光讓文字完全看不見,讓我聯想到海釣之時望著平靜海面時的情景。

————啊啊……

看到這一幕,我空虛的心充滿了對釣魚的渴望。

但是,這并非以前那種瘋狂而熱切的欲望,而是像老人對青春的渴望一樣……這么說,就像對一去不返的東西所懷的向往。

我的心已經確確實實地枯死了。

而且日的陽光仿佛象征著我的心,光線越來越弱,熠熠生輝的海面眼看著變回到干澀的黑板。

至今在我心中堆積的心灰意冷的空虛感情,黑乎乎地開了個口子。

然后,感情到達了臨界值。

咚哐

「啊…………!」

事情來的很突然。

我心中的巨大空虛,由于過于強烈的空虛情節突然擠壓破碎自行崩解,就像黑洞一樣爆開,無形的爆炸頃刻之間在我心臟周邊擴散開。

看不到聽不見的安靜爆炸瞬息間將我僵硬的心分解掉,化作不可知的沖擊波,帶著猶如將全身內臟沖刷干凈的清爽快感沖破皮膚,向外擴散。

我全身所有體毛同時倒豎,令人顫抖的感官沖動竄上背脊。這種位置的快樂既屬于性的層面,也屬于知性層面,從腦髓傳導到末梢神經,令全身顫抖。我在這股強烈的沖動之下埋下頭,隨后又抬起臉。

————這一刻,世界煥然一新。

在時間與光芒的惡作劇之下,教室里所有的窗戶變成了一面『鏡子』。在我周圍鋪開的這面鏡子中所映出的教室里,有大大小小無數只異形的魚正游來游去,形成了一副令人眼花繚亂,充滿幻想色彩的,由巨大幻影構成的全景立體畫。

我最先是被它震懾住,緊接著歡喜地顫抖起來,然后活力在全身膨脹起來。

可以釣的魚,就在身邊。

我,變了。

?

咻、咻、咻……

我在桌上翻開筆記本,在筆記本上展開致密的砂紙,然后專心致志地打磨釣鉤。

這是為了釣魚所準備的。要釣的魚,自然是鏡中的「魚」。

市面上賣的釣鉤是鍍了防銹層的偽劣品。雖然平常釣魚用那種釣鉤很方便,不過從現在開始,我要為「釣魚」做準備,

包上那種不純的東西,釣鉤是無法穿過鏡面的。

我需要去除不純之物,讓釣鉤純化,同時還要將表面打磨得像鏡子一樣,這樣才能讓釣鉤擁有與鏡子相同的屬性,穿越鏡面。

線要用蜘蛛絲。

我小心翼翼不破壞蛛絲,從蜘蛛網上進行采集————如果可以,就用蜘蛛尾部拉出來的絲狀物制成掉線。制作時需要非常小心,不能太粗也不能太細,制作時也不能沾上灰,不能讓絲上結出疙瘩,將蛛絲搓成一根盡可能均勻的細長絲線。

做這件事必須用蛛絲。

原因我不知道,只不過我想起了小時候讀過的一本書。

那是一本繪本,是芥川龍之介的《蜘蛛絲》。那冊繪本中的一幅插畫給我留下了鮮明的印象。

翻開快要結束的書頁,上面畫著泛著漣漪的青色池塘被上下分開,在上面是坐在蓮臺之上釋迦佛,用的是透明的色彩,下面是成群地掛在蜘蛛絲上的亡靈,用的是艷紅的色彩,兩者色彩形成鮮明的對照。

我心想,這真是大撈了一筆。不,說不定釋迦佛并不是在把亡靈釣上來,而是亡靈們想把釋迦佛……甚至想把極樂世界釣上來。

不管怎樣,反正是大撈一筆。

這有些貪心不足了,于是很遺憾,絲斷了。

所以,蜘蛛絲能夠釣起水鏡之下的東西。

這是充滿幻想,又十分甜美的情景。

必須得用蜘蛛絲。

咻、咻、咻……

我一邊品味著陶醉的感覺,一邊磨鉤。

用水打濕的砂紙發出悅耳的聲音。

這樣打磨基本不會留下傷痕,將表面打磨得像鏡子一樣光滑。

我將粘附在小鉤上混著水的研磨粒子輕輕擦掉。青白色的細微研泥之下,露出了閃著銀光的鋼————在這個光芒中,我發覺隱約看到了魚影,于是我靜靜地露出笑容。

?

我小心翼翼地將研磨好的釣鉤放下地面,最開始鉤碰到表面下不去,但在下一瞬間噗通一下鉆入了鏡面。

唯一的一絲漣漪在鏡面泛開,然后消失在鏡子邊緣。

僅僅在入侵鏡面的那一瞬間,鏡面會擾亂。

釣鉤在鏡面之中,隨后鏡子變得平靜。

我幾乎每天都是享受「釣魚」。

從鏡子里釣上來的「魚」形狀全都不正常。

雖然整體形態確實跟魚沒有區別,但必定或多或少會有異常的部分。

有的沿著背脊排列著大大小小的眼珠。

有的長著不適合釣起的大口,里面長著人類的牙齒和舌頭。

有的全身被無數只魚鰭覆蓋,一復雜的動作揮動它們來游動。

而且,它們每一只都各不一樣,必定會有一些迥異的地方,甚至很難找到相似之處。

獵物的多樣性令我沉醉其中。只不過相對的,普通的釣鉤釣到獵物的概率會大幅度下降。經常守在鏡子前面不管等多久都看不到一條魚的影子。

而且就算找到有很多「魚」的好鏡子,從一個鏡子里最多也只能釣起兩條「魚」。這是因為在把「魚」釣上的時候,鏡子就會徹底粉碎。釣上普通的魚的時候,水面會騰起水柱,然后鏡面也隨之變成飛沫分崩離析。

蜘蛛絲很強韌。

只要是在釣“那邊”的魚的時候,那柔軟的線便會展現出不遜于釣線的強韌。當然,有時候釣到罕見的大家伙,絲線還是會斷掉,但大部分情況都足以應付。我用那個線釣上來了許許多多的「魚」。

我把釣上來的「魚」放進水槽里。

「魚」釣上來后過不了多久就會死掉。先是從柔軟的肉開始,隨后皮跟骨頭都會開始融化,不出五分鐘便會分解成一灘散發腥臭的透明的水。所以,必須盡快將「魚」放回到鏡子里。

經過一定的光源處理,水槽也能成為鏡子。這么一來,只能棲息于鏡子里的「魚」也勉強能夠生存了。而且非常湊巧的是,可能因為水槽這種物體所具備的屬性,「魚」沒辦法從水槽里出來。我想了想,這也是情理之中的情況。畢竟水槽這種東西本來就是用來關東西用的。

然后以水槽為契機,過了一陣子,我發覺了一件事。

其實不止鏡子能夠「釣魚」。

除了鏡子之外,一切“能映照的東西”都通向“那邊”的世界。

不同的地方也棲息著不同的魚……

于是我尋訪「釣場」的旅程開始了。我到處尋找“能映照的東西”,將絲線垂下去。

我首先試過了窗戶、玻璃杯、眼鏡等玻璃制品,然后試了餐刀、洗滌臺、銀餐具等打磨過的金屬器具。水洼等水鏡,然后還有刀、攝像機的透鏡、顯像管熒幕等,只要是能映出的東西的東西我都試著放過釣線。

我隨便進了所大學,隨便進了家公司,在金錢與時間的允許范圍內最大限度地享受「釣魚」。

我追求新奇的「釣場」,走遍全日本。

各種各樣的「釣場」有各具特征的「魚」。單純的東西里會棲息著較為簡單的魚,精致的物品中會棲息著復雜的「魚」。扭曲的東西里是扭曲的「魚」,珍奇的東西里也相應棲息著珍奇的「魚」。

雖然無法用言語說清楚,但「魚」顯然反映著它們所棲息的東西。

最開始我覺得很有意思,但我嘗試的地方越來越多,漸漸就膩了。現在光看「釣場」就能隱隱約約掌握獵物的傾向。這樣一來,樂趣也減半了。

我要尋找更加更加珍奇的「魚」,迄今為止從未見過的珍奇的「魚」。

我到處尋找有更加珍奇的「魚」棲息著的更加珍奇的「鏡子」,不斷尋找,尋找……于是找到了理想的「釣場」。

那是出乎意料,令人吃驚的東西。

沒錯。

那就是人的眼睛。

沒有什么東西比人類的眼睛變化更豐富,那是最理想的「釣場」。

最開始我用小孩子進行了嘗試。

當時我在河岸的積水中嘗試「釣魚」,然后有個少年興致盎然地看著我。我子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清晰映照出來的藍天,這才發現了那東西。

當時周圍空無一人。

「…………干嘛等著我?」

我用捉弄小孩子的方式回望少年的眼睛,對他笑。

當然,這是為了盡量長時間的觀察少年的眼睛。然后我尋找……尋找人類的眼睛里到底有沒有「魚」。

大量的經驗讓我非常清楚,少量的觀察是不會發現「魚」的,所以我為了看得更加清晰,盡量睜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少年的眼睛。

我的眼睛大大地張開,我這時發現,少年也會跟著我把眼睛大大地張開。對方跟著我眼睛的動作,應該是潛意識做出的反應。

我忽地一笑,幸福地不斷凝視著那對眼睛。然后,少年漸漸地中了催眠術 ,眼睛開始失去焦點。

這樣的反應很不可思議。

我不知道這種反應是不是誰都能引發,我這雙不斷窺視鏡面另一側的眼睛說不定具有超能力。不管怎樣,我知道這是件有趣的事。

就在此時。

————啊,果然有的啊……!

我心中大聲稱快。

少年茫然地,但卻只有眼睛睜大到極限,以這種古怪的狀態呆呆地站著。那雙美麗澄澈的眼睛里映照著深邃的藍天,我在那藍天的伸出發現了一只正在泅泳的小「魚」。

那是非常敏捷的品種。那流線型的胴體之上覆著小小的鱗片,每一片鱗片都閃爍著不同顏色的光輝。不知怎么回事,尾鰭也跟胴體差不多大。

這是一只相當有意思的「魚」。它那繽紛的色彩,是與我以前見到的「魚」最為不同的地方。物品之中的「魚」因為棲息地的影響,必然會變成單色。

————太美妙了。

我毫不猶豫地取出了絲線。

然后,我一邊懷著前所未有的異樣興奮,將釣鉤插進了少年的眼睛里。

釣鉤噗通一下鉆進了眼睛里。

少年沒有任何反應。在釣鉤放在眼球表面的而瞬間,反倒是我覺得很痛,眼睛眨了一下。

一縷波紋在黑色的瞳仁上擴散,隨即消失。

?

把「魚」釣上來時,眼珠發出嘩的一聲濕響,破碎了。

我認為這種程度的傷不會致死,然而凡是從眼睛里釣出「魚」來的人,都無一例外的(當然包括這名少年)全都死了。被釣出「魚」來的人會喪失意識,最開始還有氣,但呼吸漸漸衰弱,最終死亡。說不定「魚」就是人類的生命本身。

棲息在眼睛里的「魚」非常美妙。其多樣性是棲息在物件中的「魚」所無可比擬的。正因如此,釣上來的成就感和滿足感也無法計量。新的「釣場」是非法的,沒法隨隨便便地「釣魚」也讓成就感更加增色。

在那種刺激感的推搡下,我漸漸成為了「釣魚」的俘虜。

我完全不想停手,反而積極地做了各種嘗試。甚至有一次我將中意的眼珠挖了出來,帶回了家里。我將眼珠保存在冰箱里,想著能不能在興起的時候「釣魚」,然而眼睛在帶回來之后,瞳孔就會變得渾濁。事后我才知道,瞳孔在死后半天之內就會發生混濁,這是法醫學的基礎。

我很后悔,但不知道也很正常,畢竟我不是醫生,也不是那種并非醫生卻對尸體知之甚詳的變態宅。

我通過實踐積累知識和經驗,手法也眼光也一點點地變得精湛。

然后,當我真切地感覺到我已經駕輕就熟的時候,我已經成了街頭巷議的“挖眼魔”。

異常殺人魔“挖眼魔”就這樣誕生了。

3

「——事情就是這樣,我存在于此。我就是時大家口中的連環殺人魔,“挖眼魔”」

阿坂洋介說完后,靜靜地笑起來。

阿坂家是一所高級公寓。昏暗的房間里滿滿地擺放著大大小小的水槽,那些水槽被許多燈管照亮,在黑暗中發出刺眼的光。

阿坂站在屋子最里頭。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