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Epilogue 終曲

第一卷 Epilogue 終曲

在被從警察詢問中解放的時候,已經快要天亮了。

剛剛升起的朝日十分耀眼。嘛,今天即使不去上學也會被原諒吧。

現在,我們正一邊沐浴著日光一邊在警察局門口待命。被警察傳喚而急忙趕來的雙親,還在里面和警察交談,所以得等他們。

反正剛好可以跟車回去。因此,我們為了呼吸外面的新鮮空氣而提前在外面等著。

「真的很抱歉,新宮」

「沒事啦沒事」

雖然身體還很痛,但受到了綾女的慰勞。順便一提,綾女在警察局里就把發型弄回了雙馬尾。哎呀,馬尾辮也不錯哦?嗯。

「對不起……,新宮君……,gu……綾女桑也是」

然后,還有另一個人,初芝也被解放了。雖然被警察認為是尊鄉的同伙,但因為我,以及綾女的否定所以她也被放了出來。

尊鄉,不知是不是心血來潮,好像也矢口否定初芝是同伙這件事。

多虧這個我們袒護初芝也變得十分容易。

「明明優佳,做了難以原諒的事情……」

但是,果然即使是初芝自己都無法認同這個結果。

嘛,根本沒想到會是完全無罪吧。

「明明一直,都讓古咚很為難……!沒想到直純君竟然會使用安眠藥,還在流傳不好的謠言。根本不想相信……。光是一直想著不去相信,自始至終都沒有幫助古咚……。而且,還把新宮君卷入這種事情里……!」

初芝基本上只是被利用罷了。受到尊鄉吩咐,進一步惡化他散布的謠言,而被以父親的職位作為威脅的初芝不得不服從他。然后,隨著謠言越來越惡化,變得無法回頭。

不過,在那之后僅僅就是以訛傳訛。聽說其中還有尊鄉新散布的謠言。

接著,中考。尊鄉準備和綾女去同一所高中,初芝也決定跟著去。

然而問題是,尊鄉并沒有考上。萬不得已只好命令初芝監視綾女,以免綾女交上男朋友。然后,因為綾女和我看起來好像開始交往,所以在探情況的同時,還企圖拆開我和綾女。并且把我和綾女的關系,詳盡地向尊鄉報告……。

把這些都打探出來的尊鄉感到很焦躁,以至于實施了這次的犯罪行為。

被逮住的尊鄉,貌似還有很多其他罪行所以肯定會受到某些處罰吧。

如果尊鄉的父親是個人渣那就不妙了,不過實際上卻是個誠實的父親。

什么『初芝父親的去留就在其一念之間』,要么就是『在經濟界吃得開,所以犯罪什么的能夠輕易的處理掉』,果然完全就是尊鄉的大話。

「對不起……」

全部,是尊鄉的責任,雖然這么說的話也就那樣了。

盡管如此,初芝所做的事情也并不能夠被原諒。歸根結底,也是為了明哲保身。

不過我也不想要責備她。

「初芝,不要誤會啊。至少我并非出于善意而幫助你。是因為有必要所以才那么做的」

初芝一臉呆滯地看著這里。

「因為要澄清在學校里蔓延的綾女的謠言,有你在更簡單」

「澄清謠言……」

「也是時候,把綾女的誤解給消除掉了」

雖然覺得是多管閑事,不過我希望綾女能夠過上非常普通的校園生活。

如果說是因為學校太無聊才逃學的話,那么只要讓學校變得愉快起來就行了。

為此,綾女的那些謠言實在是非常礙事。不良啦援交之類的,這家伙不可能是那種人。因為只要打打交道就能明白,她是個很有趣的家伙。

「新宮,原來你有在考慮那種事情嗎?」

綾女帶著一副驚訝的表情對我說道。

「只是在無意中想到的」

因為沒有了謠言,在一起的時候才會覺得舒坦。

「初芝。你還來得及。在這之后好好地反省,對綾女償還自己犯的過錯吧」

雖然可能有些不夠嚴厲,但我并沒有那么生她的氣。而且還有點同情她。

「新宮君……。很厲害呢。把全部都,包容下來」

「并非你說的那樣」

「不是的。能夠那么說,優佳覺得很了不起」

而且我覺得,在綾女今后的校園生活中,初芝應該是不可或缺的。

關于初芝是不是尊鄉的同伙這件事我會為她說情,也是因為綾女拼命否定的緣故。

所以,如果綾女和初芝,能夠丟掉芥蒂互相原諒對方的話,能夠互相理解的話。雖然覺得很天真,不過對綾女來說這應該更好。

「……但是」

「綾女怎么想?」

而本人則,

「……初芝,不對,優佳如果還能夠原諒我的話,我想要……重歸于好」

如此溫順地說道。

嘛,原本關系就很不錯。

她們兩個人,只是有了一點點分歧,卻找不到機會重歸于好罷了。

「古咚沒有必要道歉啊!優佳,是優佳擅自地離開,還任意地散布謠言……!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古咚……」

「沒有,那回事。在我脾氣很暴躁的時候,明明初芝一直在照顧我,我卻沒有察覺到那份心意……。對不起……」

兩人互相擁抱。在這種時候總覺得,有點百合的氣息。

「包括至今為止讓你一個人的那份兒,接下來會翻個好幾倍還給你……。那種謠言,我會把它清除干凈的……」

「我也會,變得坦率起來的……。再做回我的摯友吧……」

就如同要把多年的隔閡填上一般相擁許久。

兩人依依不舍地分開之后,初芝轉過身來面向我。

「謝謝你,新宮君。真的覺得,整個人總算是醒悟了過來」

「有自覺是好事,但是不伴隨行動可沒有意義哦」

「不要緊。優佳,今后會跟著新宮君走的。只要跟著新宮君,肯定不會有問題呢。因此,只要是新宮君說的事情,優佳會全部完成的所以請盡情吩咐吧!」

「喔,噢……」

什么事都會做,明明是這樣一句迷人的句子,卻感覺有點兒不寒而栗。這是為什么。

不,嘛算了。好不容易,初芝變得這么積極。就別潑冷水了吧。

「這樣就全都解決了吧」

突然,綾女就好像抱有成就感一樣小聲說道。

「不,還沒有」

當我如此回答后,綾女和初芝做出「誒?」這種表情看了過來。

「綾女,還留著奇怪的謠傳」

「還有什么來著?」

初芝歪著頭問。

「從小學開始就有了吧?“中古”的謠傳。只有這個到現在還沒搞明白」

聽我說完后,

「啊哈哈」

初芝忍不住小聲笑了出來。

綾女異常難為情似的垂下了頭。把嘴唇系成一條直線做出微妙的表情。

「誒,為什么要笑啊?」

這是應該笑的地方嗎?

「不,不是,新宮。那,那個并不用太在意啦」

綾女,揮著手做出不喜歡被深究的舉止。誒,什么?這個反應。

「沒什么關系嘛。說出來會比較好哦。如果是新宮君的話,早晚會注意到的吧」

可是,初芝卻顯得很高興似的催促道。

綾女嘆了一口氣。接著,很不情愿地開始講訴。

「要從我在小學的時候穿著姐姐的舊衣服來上學這件事開始說起……」

「誒。難道說。就只因為那樣?」

不管怎么說也……。

「不是,可不光是那個啊?問題是,我的名字」

「名字?」

綾女撓了撓臉頰。

「喏,我之前說過雙親離婚了不是嗎?綾女是我媽的舊姓」

啊啊,原來如此。……啊,難不成。

「我爸爸的姓,是“田中”」

Ho—。

「那樣的話,名字就是田中古都子吧?」

初芝憋著笑接著說道。

然后,就好像揭穿秘密一樣綾女進行說明。

「把田中的中和古都子的古單獨取出來,就開始被喊作中古……」

唔哇。

……我稍微向兩人說了一聲,然后轉過身。

「好無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迎著朝陽大聲喊道。

只能這么喊了。竟然是這種結局嗎!鬼才知道啊!

「然后,女生們覺得有那種外號也太可憐了,就開始叫綾女為古咚呢」

「原來如此……」

說起來之前確實『因為很可憐所以取的外號』有這么說過啊。我還以為是因為父母離婚的緣故,原來只是我的誤解嗎。真是的,沒想到中古的意思完全不一樣……。

「到底是哪個蠢貨啊。起了這種毫無常識的外號」

于是,從兩人嘴里說出來的名字是——。

「原來是你這家伙嗎!!」

「誒,什么什么!?」

忍著倦意一大早來到學校,我用力勒緊了外崎。

本來是打算休息不來學校的,不過聽到這種話還怎么能休息得了呢。

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家伙才是幕后黑手啊!如果這是H游戲的話那可真是厲害的伏筆啊。

三個人一起,把外崎帶到了無人的樓梯平臺。

「就是給綾女取中古外號的家伙!」

「誒……。啊嘞?那個原來是我嗎?」

在裝糊涂嗎?

初芝半睜著眼瞪著外崎。

「沒錯吧,外崎君。田中的中加上古都子的古,中古~中古~把名字拼起來~中古女~?還唱了這種歌不是嗎」

這歌詞也太惡劣了。比我的,“尿意總是來得很突然”,還要糟糕。

聽完初芝的指責,外崎輕輕地拍了一下手。

「想起來了!確實是那樣」

這家伙竟然忘了。該說淘氣的孩子根本不會把每個自己欺負人的事情都記住嗎。真差勁。

「連我自己都覺得……那個真是不…錯……」

綾女一邊把不良的氣息全面開啟,一邊用笑臉瞪著外崎。

明明從剛才開始一句話都沒說,壓迫感卻在直線上升。

「呃, 呃, 呃, 呃, 呃, 呃, 呃……」

我從背后用雙肩下握頸制住了外崎。

「綾女。要適可而止啊。以不會產生新的謠傳的的程度」

「適可而止是什么啊!?請,請您修好積德!救,救救,救命啊!!」

外崎的慘叫聲在休息臺中回蕩。

對于那樣的外崎,我伸出了援助之手。

「不過,如果你能夠協助我們的話,我也很樂意救你」

「真的嗎!新宮大權現大神!好的!不管什么我都會做!」

「嗯?你剛才說不管什么都會做對吧?O—K—。那么」

然后,迎著回過頭來的外崎那如同看著神一樣的視線,我進行宣告。

「幫忙把綾女的謠傳全部清除干凈」

「好的,清除所有的謠傳是吧!……額,把,把謠傳都?」

「啊啊。把正在學校里蔓延的,中古啦援交啦,那些毫無事實根據的謠傳」

「原來沒有事實根據嗎!?不,但是,作為謠傳卻早已經陷入真實水平很難再——」

「綾女—。已經可以揍了吧?」

「stop,反對暴力!明白了!我明白了!我會以粉身碎骨的覺悟去做的!押忍()?ω?」」

半自暴自棄似地喊道。好的,有這句話作為證據就夠了。

「我很高興你能明白。嘛,總之要是違背了諾言,你懂的吧?」

「Yes,Sir! Yes,Ma‘am!」

盡會耍嘴皮子的家伙。嘛算了。總之,先把他從倒剪雙臂中解放出來吧。

「不過,說是要清光謠傳,到底要怎么入手啊?在學校里四處宣揚嗎?」

外崎朝我做出充滿疑問的表情。

「嗯……在學校四處宣揚也有點。過于夸張了,而且要說大家會不會相信也感覺很值得懷疑啊」

「那,要在教室里商量商量嗎?」

「嘛,要指定計劃的話肯定有必要商量一下。不過,在教室里做的話說不定會讓別人誤以為我們在弄什么陰謀詭計。希望能夠換個地方」

「有什么好地方嗎?大家可以很輕松愉快地聚集起來的場所」

于是乎,綾女嘟囔了一句。

「新宮正在用的活動室怎么樣?」

「誒,不,那里是——」

豈有此理,怎么可以用那里啊!那可是我安寧的大地啊!?是不能被奪走d——。

「啊,是呢。而且還很寬敞」

「喂,等等。初芝」

「真的假的,新宮。你竟然擁有活動室嗎。那么,就去那里吧」

「給我等等,外崎!什么啊,你這家伙,是因為剛才那件事而泄憤嗎!?小心我給你肚子一拳啊!?」

「不不不,這也是為了救綾女吧?這里就應該展現出男子漢氣概吧」

用煩人的樣子那么說道。真想揍他。

和他正好相反綾女則看起來很過意不去。因為自己的一句話而快要決定下來所以感覺很不舒服吧。

她的那種表情,我實在經受不住……。

「……真是的。明白了啦。但是,等謠言清除干凈之后就都給我出去啊」

這是我能做到的最大程度的讓步。把我的圣域雖然只是暫時騰出來但還是希望你們能好好感謝我。

「了解—!古咚謠言清除部的開始呢。Gossip Sweeper(流言清道夫),之類的怎么樣?」

雖然我明白可能是因為通宵所以才會有這么奇怪的狀態,不過再給我好好想想啊。

「嘛,雖然不知道能到做什么……不過因為中古的外號是我取的。所以我也會盡力而為的」

「好的,那么從明天開始就立馬著手做吧。今天因為通宵了,所以我們的腦子都不在狀態,外崎,你在明天之前給我想好10個左右的方案啊」

「sh,十?不,那實在,太多了b——」

「綾女—。話說這里有個打擊感很好的人肉沙袋啊—」

「噠啊啊啊啊!明白了啊!我會好好想的!暴力很不好!」

當前,為了讓外崎聽話,就教唆綾女吧。好便利。

雖然我自己做著做著都開始覺得他有點可憐,不過這也是對女孩子取奇怪外號的報應。還是不要太在意了。

「一邊進行商量,一邊把學校內綾女的援交傳聞確實的消除掉。在那之上,還要使綾女即使過著普通的生活也不會有笨蛋來找麻煩。總之,如果不把這些都消除,綾女的校園生活就沒辦法開始。在放暑假之前全部消滅啊。這就是當前的目標」

因為暑假有大作要出。所以希望能在那之前把這件事處理完。

「嗯。看著吧,古咚。之后兩年,會讓你過上愉快的校園生活!」

于是,綾女很害羞似的染紅了臉。

「抱歉,大家。為了我……」

「別在意啦。綾女。也并不是為了你。只不過,是因為你和你的傳言不一致,讓我很覺得很煩躁罷了」

我這么一說完,初芝和外崎一齊,用就好像看著傲嬌一般的眼神看過來。

「你們這群家伙,別用那種眼神看我啊—!」

綾女一邊苦笑著一邊卻顯得很高興地看著眼前這一幕。

雖然今天在學校里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不過總算還是平安度過了整天的課。

放學后,我和綾女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實在是累了所以沒有進行活動。初芝也因為有工作所以早退了。

「古咚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對我說了這樣的話。即使被這么說我也很為難啊。

「好像,有種好不容易才結束的感覺」

「是啊」

對綾女說的話我深感同意。

「新宮,在這之后準備做什么?」

「回家睡覺。本來就,很困了……」

「是呢。我也很困」

雖然這并不是第一次通宵,還有在學校里睡覺,不過還是很難熬。

被毆打的身體也很痛。

……不過,比起那些差點被X屁股這件事,老實說更讓我有心理陰影。如果,在那時候我失去意識的話,肯定會懷疑是不是真的被X了。或許,綾女之前也懷著這種心情吧。應該比我還覺得害怕。

「吶」

綾女突然向我搭話。

「嗯?」

「假如,啊」

綾女垂著頭,從側臉可以看出她好像正在煩惱著什么。

「假如,我不是處女的話,你還會選擇救我嗎?」

「……這是什么前提啊」

「沒什么吧。因為我很在意啊」

到底會如何呢。

如果眼前的女孩子要被做那種事情,我覺得任何人都會想要幫忙吧。

不管對方是處女,還是非處女,這點都不會改變。

回想起來,我對非處女抱有厭惡感是因為,欺騙我的那些女孩在中學時要么變得很花哨,或者是有男朋友的性格惡劣女來捉弄我,差不多就是這些理由。

從那時開始我就深信,非處女都是敵人。

雖然說這話不僅很自以為是,還很傻,不過我覺得我應該是向處女尋求著最后的救贖吧。“如果是處女的話一定能夠治愈我吧”這么想著。

是從本能上,還是從經驗上,雖然都搞不明白但一直忌避著非處女。

但是,當我和有著那種讓我感到厭惡感的傳聞的綾女一起行動之后,在我內心之中或許有什么發生了改變也說不定。很難用語言表達出來就是了。

「應該會救吧?」

有點不知道說些什么,假裝很隨便的回答道。

「這樣啊」

但是,就連這樣的回答綾女都表現的很高興。

這家伙還真是一心一意啊,我不由得這么想。

「hu,話說回來。能夠,拜托你一件事情嗎?」

接著,怯生生地對我說了這種話。

……嘛,只是今天的話也沒什么關系吧。因為多虧她救了我。

「如果是我能辦到的事情」

「那,那么……」

會說些什么?

成為戀人嗎?幫忙買H游戲之類的?要不然就是和她約會什么的?

只要不是很離譜的要求就好了……。

「把手機的,號碼和發信息用的郵箱告訴我」

接著,說出了這種非常微小的請求。

「誒?手,手機的號碼和郵箱……?」

「啊,啊啊。不行嗎?」

「不,也不是說不行,只是這種程度的話……」

「太好了」

綾女看起來很高興地笑了。

那樣的笑容,再次讓我的內心稍微有了一點動搖。這請求真的是太微小了吧。

明明這種事,不管什么時候說都沒有關系。

不如說,還有“說起來還沒交換過電話啊”這種感覺。然而她卻把它當成是請求。

「這樣子就可以隨時和新宮君取得聯系了。還可以發信息」

「有那么高興嗎?」

「啊啊,很高興哦」

顯得十分高興地操作著手機,和我進行了紅外線通信。

在我的信息錄入完成后,小心翼翼地用雙手抱緊手機。

每個行動都很惹人憐愛。

「……」

雖然我仍然是二次元信仰。

也還沒有和三次元交往的意思。

但是,看著綾女,我不由得越來越期待起來。

所以。

或許,我也有走近三次元的那一天也說不定。

綾女真的會跨越二次元三次元的障礙,成為我的理想也說不定。

雖然,完全不清楚未來會發生什么……。

「回去后會給你發信息啊!」

「啊啊」

「要好好回復哦?」

「如果我醒著的話」

可是。

我們的關系,肯定,會像這樣一點一點地向前進。

看不見終點。

就連存不存在都不清楚。

不過,現在我覺得這樣子就足夠了。

因為,和她在一起,特別的開心。

「現在,我,正戀愛著!」

綾女朝著我,綻放出仿佛在向周圍揮灑喜悅的笑容。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