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正因為可能成為我的理想

第一卷 第四章 正因為可能成為我的理想

隔天,綾女沒有來學校。

果然,是因為昨天的事情嗎。除了這個想不到其他原因了。

「聽說初芝也因為工作沒來上學。好寂寞啊」

在晨會結束后,外崎向我搭話。

「真是爽快啊」

已經隔了好久沒像現在這樣不用擔心平穩的生活被打亂。嘛,不管怎樣。

「外崎,今天一起去食堂吃飯吧」

「啊啊,好啊」

然后,中午我們來到食堂。

「說真的,感覺已經好久沒和新宮一起吃飯了」

「我也這么覺得」

在食堂的長餐桌的角落面對面,吃著買來的套餐。

我是油炸白肉魚套餐。外崎則是炸雞套餐。

因為最近都在吃綾女和初芝帶來的便當,所以口味徹底變高了。感覺有點欠缺。

「那么,現在,是什么情況啊」

「沒什么情況不情況的,根本就沒有進展」

硬要說的話就是明白了綾女沒有援交,要么就是知道了她成為不良的理由。

嘛,就算現在說綾女沒有援交也沒有人會相信吧。

因為已經在學校中四處蔓延,所以就只能慢慢地去消除這個謠言。

「說起來,有點事情想要問你一下」

「啊?」

「綾女和初芝她們2個人,在綾女有了戀人之前,還一直在一起玩嗎?」

外崎一邊嚼著炸雞塊一邊用拿著筷子的手托著下巴。

咀嚼完吞下去之后張口說道。

「……說起來,好像是那樣啊。綾女雖然顯得有些厭煩,但初芝好像還是很關照她。嘛,那2個人從小學的時候開始關系就很好」

……果然是那樣嗎。慢慢地,有些弄明白了。

「果然是在綾女,和你之前說的那個男人開始交往之后關系變差了?」

「是那樣嗎?不對,好像那個時候初芝和綾女還經常在一起啊。不如說是在那個男的和綾女分手之后,才看不到她們2個人在一起。」

外崎不知道她們2人關系失和的理由嗎。

比如,就和綾女之前說的一樣,初芝喜歡尊鄉。那么,因為綾女和尊鄉搞在一塊,所以她們兩的關系就變差了……雖然覺得是這種顯而易見的情形,不過初芝和綾女產生隔閡是在尊鄉和綾女分手之后嗎。如果是三角關系的話,不在尊鄉和綾女開始交往的那個時候發生的話,就有點奇怪啊。

不,但是。在那之后發生了什么事情而使得關系惡化也是有可能的。應該說這個的可能性更高嗎。

而且,不管是怎樣一種情形,只有那個傳言的時間軸稍微有點不同。

「吶。綾女那個中古的傳言真的是從小學開始的嗎?」

「啊啊,肯定沒錯。因為她經常被那么喊」

外崎自信滿滿地說道。綾女那家伙,援交什么的明明一次都沒有做過。就算是和尊鄉有過那種事情,中古什么的傳聞也應該是從中學的時候開始吧。

「為什么,小學時就會有那種外號?」

「誒?都過了這么久我也記不清了。感覺是不知不覺間就有了」

難不成是在成為不良之后,馬上就因為嫉妒還是其他什么的而被起了那樣的綽號嗎。怎么都想不明白。

「啊啊,還有一點。尊鄉那家伙,莫非原本準備進我們這所高中?」

「啊—,嗯。真虧你能知道啊」

雖然只不過是猜想,不過好像猜中了。

「原本,就是因為在私立學校里成績越來越糟糕而不得不來我們那所中學。然后,在知道他的志愿書上填的是和我同一所高中的時候我還覺得很厭煩,不過他沒能考上真讓我松了一口氣。好像成績非常的差哦。嘛,報考本身就十分勉強吧」

我們這種高中,偏差值也,并沒有那么高啊。他的腦子有那么不好嗎。

吃完午飯,和外崎分開后,我取出U盤前往活動室。

距離午休時間結束,還有很多時間。正當我準備進入有著活動室的校舍之時——。

「你這家伙,怎么,這么得意忘形?」「你以為你是誰啊」

傳來了,含有惡意的喧囂。往那里定了定神。

三個人還是四個人,單方面地進行痛罵。

而被罵的那一方,卻一句話都不說。

這個地方沒什么人氣,除了那些家伙之外沒有別人。因為午休時,這里基本不會有人來。室內社團的活動室多數集中在這里,所以在放學后人才會多起來。

被圍起來的人應該沒有脫險的手段吧。

……不過啊。能不能不要擋路啊。

也不愿意讓事情變得麻煩起來,雖然很遺憾但今天就不去活動室了吧。

「別閉著嘴不說話啊!把別人的男朋友搶走,你那是什么態度?」

「我沒有搶啊。是對方擅自向我告白而已……」

終于聽到了反駁聲。這個聲音有些耳熟。

……沒辦法,幫幫她吧。這樣下去我都去不了活動室。

而且還欠了她一頓飯的人情,昨天的事情也還沒有向她道歉。拿出智能手機發了一條短信。過了一會,短信的接收人,桐子姐來了。

「喂,你們。在這里做什么」

「咯,怎么小谷會來這里……?」

「喂喂,直呼我的名字嗎。難道你需要接受教導嗎?現在馬上就去學生指導室嗎?」

「bu,不,不必了!」

那些找茬的家伙馬上就跑出了校門。多謝—,桐子姐。

「初芝,沒什么事的話就趕快回教室吧。還有,清一也一樣」

說出藏在附近的我的名字,桐子姐也離開了。

真希望她別說出我的名字。接著,初芝怯生生地往我這邊走了過來。

「新宮君?」

「噢—。工作結束后來上學了嗎?那,我就先走了」

抬起手打了個招呼正準備離開,腰帶被抓住了。

「是你救了我嗎?」

「……沒那回事」

「新宮君,不擅長撒謊呢」

「別開玩笑了啦。話說回來,不會是真的,把別人的男朋友搶走了吧?」

「才沒有搶走哦。也沒有誘惑他,只是突然被告白了而已……。說實話,我就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果然不愧是很討人喜歡啊。竟然還會被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家伙告白……。

即使一邊說著這些話,抓著我腰帶的手仍然一點都沒有放松。

「啊—。嘛,就當是之前的賠禮」

「要親我的那件事?我不在意的所以沒關系哦。如果氣氛更好一些的話,吶?」

什么是,吶?啊。我已經不會被騙了。

「可以放開嗎」

「起碼讓我道謝啊」

「所以說,并不是我救的你」

「不管你有什么想法,我得救了這件事也是事實」

「為什么和綾女說著相似的話啊」

「誒?綾女桑也,有遇到這種事情嗎?」

失言了。

「我什么都沒有說」

「別一個人唱獨角戲趕快放棄吧—。我很感興趣呢—」

可惡。就像甲魚一樣纏人啊。沒辦法。

我用食指和大拇指做了個圓圈,隔著背部拿給初芝看。

「要錢嗎?」

「你之前自己不是也說過吧。我對金錢沒有興趣啦。只不過,作為交換我希望能夠問你一件事」

「……什么事?」

「以前的事情。如果真的什么都不想說的話,不說也沒關系」

初芝考慮了一會,然后老實地點了點頭。

「可以哦。在什么地方說呢?」

「附近有活動室就在那里說吧」

走進活動室,一邊向初芝解釋這個活動室的來歷,各自找了位子坐下。

「那么,想問我和綾女的事情對吧」

姑且先進行了說明。

深夜在她被襲擊的時候救了她。

在那之后不知為何喜歡上了我而被她告白。

而看到那個的老師,委托我讓她重新做人。

只不過,把以H游戲作為模范這點果然還是隱藏下來沒說。

「原來如此,呢。那,并不是真的成為了戀人啊」

「一開是就沒有那么說吧,早就否定了不是嗎。理解了嗎?」

「嗯,謝謝。真的只是被她追求而已啊。太好了」

能夠理解那就比什么都好。雖然不怎么明白,是什么太好了。

「什么東西太好了啊」

「因為你們一直在一起,所以我之前認為,2個人難不成真的是戀人嗎?」

……嘛,還是不要想太多了。那么。

「這次輪到初芝了」

「請手下留情」

「直接進入正題,我想問的是,尊鄉是,你和綾女關系失和的原因嗎?」

初芝瞪大了眼睛。比起吃驚更像是你在說些什么?這種充滿疑問的眼神。

……啊嘞。莫非,我想錯了?

「唔—。但是,為什么會知道他的名字呢?明明不是同一所中學」

「從外崎那里問來的。問了一些關于綾女和初芝的事情,而且昨天還和尊鄉見過面」

「……連直純君都見過了啊」

明明有著年齡相仿的可愛青梅竹馬,竟然會淪落到那種程度給我有點羞恥心啊。

「不過……優佳和古咚并沒有……關系失和啦」

「gu,古咚?」

出現了相當棉系的名字啊?

「因為很可憐所以優佳和朋友們給綾女取的外號。名字是古都子所以叫古咚(ことこ→コットン)。只不過單純只是因為小孩子的時候,她身上穿的是棉布素材的衣服罷了」

還有那樣的外號嗎。說因為她很可憐,難不成是雙親離婚之類的問題嗎?

嘛算了。那個現在并不重要。

「額—,初芝,你之前所說的復雜的事情是指,因為你喜歡尊鄉,所以嫉妒了,不是這樣嗎……?」

初芝就好像沒什么辦法似的,小小的嘆了一口氣。

「得扣分哦,新宮君。優佳呢,和直純君,并不是那樣簡單的關系哦」

「……沒喜歡過他嗎?」

「從開始懂事的時候開始就一直在身旁呢。雖然很尊敬他,但并不是好意哦。該怎么說好呢,感覺是個身居高位的人。喜歡什么的,根本做不到啦」

「………」

『或許喜歡過他也說不定。雖然只是我隨意的想象』

綾女。你的想象有錯啊。雖然包括我在內人們的預想什么的,還真不是那么容易中。

不過『喜歡什么的,根本做不到啦』,這句話還真是厲害。有這么叼嗎。

「直純君也是,在上中學的時候很喜歡鬧事。經常打架哦。然后好像在1V5被人圍住的時候古咚進來救了他」

「后來?」

「直純君揚言說喜歡上了古咚。不過,古咚把直純君給甩了。應該是……從那時候開始出問題的吧」

「不僅不是三角關系,也并沒有關系失和,那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啊」

「怎么說的出口啊……。優佳做的事情,是不會被原諒的……。不過,現在也一樣,做著過分的事情」

在這之后,初芝什么問題都不回答我。

感覺初芝是從尊鄉那里接受了如同指令一般的東西。

保健室的傳喚,以及打工結束回家的那個時候,應該都從尊鄉那里得到了某些依賴——我之前是這么想的。這些都沒有什么大的差錯,應該……。

只是,那,為什么初芝會對尊鄉惟命是從。這點搞不明白。

就我個人來說,原以為她對尊鄉有著好感所以才會那么做,不過看她這個反應好像不一樣。不對,我說不定被她的演技騙了。不管怎樣,問題不只在尊鄉身上。

「……吶,如果是現在的話能不能和綾女推心置腹地談一談呢?關系已經,沒辦法和好了嗎?」

觀察至今為止的綾女和初芝,可以看出兩個人之前存在著很深的隔閡。

但是,總覺得……并不是絕對無法填補的隔閡。

「………」

初芝緊閉著嘴唇。既沒有答應,也沒有說不。

……話說回來,為什么我會如此深入這件事啊。

在綾女安慰我的那件事之后,感覺變得有些奇怪。

不過,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還是希望能夠想辦法解決掉綾女的謠言。

「蛤……。那么,至少。不要再散布,綾女的謠言了啊。是你做的吧,那個」

「……為什么會那么想?」

「到目前為止,會對綾女進行刁難的家伙,我只能想到是你」

不講道理的排除法,只是在套話罷了。就看初芝接下來是什么反應了……。

「………」

什么反應都沒有。繼續說下去吧。

「而且在向我告白之后,只有初芝和我的傳聞四處蔓延。而綾女則被所有人都無視了」

明明是一起上學,卻沒有傳開我左擁右抱的消息。

「那個是優佳做的呢。不過,優佳只是說了事實罷了。并沒有說無視掉古咚呢。傳聞什么的,大家都只顧自身方便,把自己覺得有意思的,傳開來罷了。優佳只是稍微把那些要么牽引,要么操縱才是高明的方法,但是」

「但是?」

「優佳自從進入高中之后,什么都沒有做呢。所以從高中內散布的傳聞的起點并不是優佳。也根本不知道是誰流傳的。因為到了高中之后,優佳基本上都是獨自一人呢」

「……什么?」

真的假的?如果初芝說的是真的,那么是我考慮的太復雜了嗎?

初芝說自己不是謠言的源頭。不過是真是假,從表情上看不出來……。

就在這時午休的預備鈴大聲地響了起來。

「那么就這樣,優佳。回教室了哦」

說完,優佳快步走出了活動室。……什么啊,這是。

明明都漸漸有些清晰起來,綾女的謠言的真相卻又再一次回到黑暗之中。初芝來接近我,是為了讓綾女陷入孤獨,不是這樣嗎?或者說,還有著什么我都不知道的登場人物存在嗎?還是說,難不成外崎才是黑幕……果然還是不可能吧。

終究,還是遇上了暗礁。

放學后,今天因為換班而不用打工的我,來到了綾女家附近。家的地址因為以前有來過附近,還在聯絡網上記載著,用智能手機查一查的話一下子就明白了。

「噢,是這里嗎」

眼前是似乎已經建了有40年以上,陳舊的公寓。

在確認完房間的號碼之后,看了看姓名牌。上面寫著綾女。是這里沒錯。

我到底為了什么會到這里來啊一邊這么想著——越想越覺得麻煩就用力地,按下了門鈴。正門后有聲音響起。

「來了來了—」

可以聽見不怎么耳熟的聲音。正門打開后,中年的女性走了出來。

臉上稍微有著綾女的面影。是她的媽媽嗎?

「我是綾女古都子桑的同班同學,名字叫做新宮,敢問古都子桑有在家嗎?」

「啊啦啊啦。是同班同學桑?她現在剛好出去買東西了,不過馬上就要回來了所以可以進房子里等等嗎?」

「啊,不用。別那么麻煩了」

但是,綾女的媽媽抓住我的手不停地往里面拉。拒絕她也顯得很失禮嗎。

「xi,新宮!?」

這時,提著購物袋綾女剛好回來了。風衣加上長裙,打扮看起來穿的很習慣。也許是平常在室內穿的便服吧。

「媽,媽媽!?在做什么」

「好久都沒有同班同學的人來玩了哦?不好好款待一下不行」

「不是,不用了啦!再說了,都因為倒下而停止工作了不好好休息不行!」

「誒—。身體狀況也并沒有那么差啦」

「看不見的疲勞也是存在的!」

互相爭執。最終,好像是媽媽這邊讓步了。

「好的好的。那么,媽媽就回去睡覺了呢」

「啊—,快去吧」

回到了房子里。只留下綾女在外面。

「站著閑談也有點那個,先進來吧。媽媽要是發生了什么就不好了所以沒辦法到外面去」

「li,了解」

重新讓我進到了家中。家里有好好整理顯得相當整潔。

從公寓外面根本無法想象。

而且還挺寬闊的。還有2個房間。2K嗎?

「就這里,進來吧」

綾女把我帶進了自己的房間。里邊有床和書架。還有學習桌,上面擺著電腦的顯示器。并不會很像女孩子的房間啊。房間也很整潔。

「雖然找個地方座吧」

我把包放在地上,按她所說一屁股坐下。

「因為最近幾年,都沒有人來。所以也沒有準備坐墊。不好意思啊」

「沒事,不用在意啦」

接著,綾女也坐了下來。

「……那么,是來做什么呢?」

「額,因為你今天沒來學校」

「……是在擔心我嗎?」

「那是,嘛……。畢竟才過了1天」

「……該不會實際上只是拿印刷資料過來?」

「嘛,那是在H游戲里經常有的劇情呢」

我這么說完后,綾女開心地笑了起來。

「新宮,最近很“嬌”啊」

「才沒有!」

又說這種話嗎!

但是,她看起來很精神,有點放心了。在學校里一直覺得很不舒暢的某些東西,一下子就消逝而去。

「抱歉啊。也并不是因為昨天的事情而沒去上學」

「莫非,是因為你媽媽的身體狀況?」

聽我這么問后綾女點了點頭。

「雖然媽媽有讓我去學校,不過我有點害怕。至今為止因為我做的那些蠢事而讓她過于辛苦了,所以想要孝順一下她」

「那就是說,學校暫時不去上了嗎?」

「不,從明天開始姐姐會過來。雖然她已經開始工作了,不過跟公司說明了情況可以帶薪休假。所以我明天開始就可以去學校了」

「這樣啊」

對話就到這里結束,陷入沉默。嘛,因為既弄清楚了她沒來上學的理由,也明白了她挺有精神的,所以已經沒有什么事了。現在這氣氛有點難以行動。

「吶」

「誒」

「你啊」

「什,什么?」

綾女稍微移開了視線,一邊害羞似的抓緊裙子,把臉染得通紅。

什么情況?什么情況?

「……你知道,處女膜的確認方法嗎?」

「噗u嗝喉勾喉!勾喉!」

吞進去的唾液卡進氣管了!突然間,說什么啊,這家伙!

「zu,昨天那些話的后續啦!別不明白啊!」

「所,所以說,為什么會變成這種話啊!」

綾女突然,一下子變得非常沮喪。

「……因為沒有把握啊」

「誒?」

「我,并沒有被那種家伙睡過……。至少我并沒有那種想法……。但是……」

綾女握緊了拳頭,顯得十分的氣憤。指甲深深地掐進肉中……。

「發生了什么?」

「被他下了,安眠藥……」

「ha,蛤!?」

突然之間,就變為帶有犯罪性質的話題。

「并不是像電視劇那樣突然之間就陷入沉睡,而是隨著時間流逝漸漸地朦朧起來……最后就失去了意識。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就躺在校舍的背面。而尊鄉這家伙就在我旁邊。雖然從時間上看我只睡了20分鐘左右……」

綾女顯得十分的不安,斷斷續續地訴說那個時候發生的事情。

「但是,在那20分鐘里,我確實沒有任何知覺。我根本搞不明白到底被做了什么……。雖然校服有些亂,但我檢查了各個方面覺得應該沒什么問題,卻沒有百分百的把握……。」

空氣異常的沉重。接著,綾女把臉靠了過來。

「所,所以!如,如果知道的話希望你可以告訴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是笨蛋嗎!我怎么可能知道啊!」

「竟,竟然不知道嗎!你不是玩了那么多游戲!」

「馬賽克深處的秘密鬼才知道啊!」

「你實際上是知道的吧!?能不能幫我檢查———啊」

這家伙剛才,正準備說很駭人的話啊!?

「你,你到底在說些什么啊!給我冷靜下來啊!」

「bababa,抱歉……。稍,稍微有點激動……」

深呼吸之后,綾女鎮靜下來。

「……你媽媽的話應該明白的吧?」

「笨,笨蛋嗎!那樣很難為情好吧」

讓男性看才更難為情啊!

「但是,不那么做的話就沒辦法抓住確鑿的證據啊……」

綾女深深地垂下頭。雖然看不見她的臉,不過看起來相當的沮喪。

……蛤。真拿她沒辦法。

「綾女是處女啦」

「誒……」

我這么說后,綾女把臉抬了起來。雖然我也沒有確鑿的證據,但這并不是安慰她的話。

「我可不會說第二次哦。說出那個單詞可是很不好意思的」

「新宮……」

于是綾女,

「太好了」

僅僅小聲說了這么一句話.

看著她那安心的表情,我也在心里稍微的松了一口氣。

嘛,雖然既沒有物證,也沒有決定性的證據……。

加入,那家伙真的達成目的的話,在那之后的行動有著一些可疑之處。

而且,又稍微有點清晰起來。綾女的,援交疑惑流出的主要原因。

雖然還只是,纖細的紗線,不過一個個拉到身旁的話早晚會遇上本命。

嘛,拉到身旁來到底想做什么?也有這么想就是了。

至少為了消除現在正在流傳的謠言,綾女和我只有繼續踏實地否定下去而沒有其他辦法吧。

真是個麻煩事……誒,啊嘞!?

我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自然而然地變得有意識的去幫助綾女了……?

這是真的嗎……。都想要去撞墻了。

「不如說,那么相信我說的話沒問題嗎」

為了掩飾難為情而說出這種話之后,

「只要不被你,懷疑的話我就很滿足了」

卻被回復了極具破壞力的臺詞。

探望結束后,我從綾女家出來踏上了歸途。

回到家之后休息沒一會兒家里的電話響了。

「誰啊這么麻煩」

因為家里面除了我之外都還沒回來,所以只能我去接。

原本就不應該打來家里啊,直接打給要找的人不就行了。

拿著手機經過很長一段時間之后,無論如何也都會這么覺得。

『晚上好,我是初芝。請問是新宮桑家嗎?』

「……初芝?有什么事嗎」

打電話到我的家里來,沒有比這更稀奇的事情了。

不對,嘛,初芝好像不知道我的手機號碼。

『啊,新宮君,太好了。有些話想和你說』

……今天,明明都說了那樣的話到底還有什么事?不得不抱有謹慎的態度。

「什么話?」

『……是關于謠言的話』

跟我想要說的一樣。

「是嗎。關于那個,我也有一些話想說的」

『那么,我想要和你談談。現在可以到外面來嗎?』

「談話是沒問題,但為什么是外面?」

『并不怎么想在電話里說』

「那么,就明天好了」

『……不在現在的話不行』

……太可疑了。雖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不,并沒有必要隨意地冒險。再說我也沒有著急的理由。

「不好意思,明天再說吧。明天的話在學校里說幾小時都沒問題」

說完后,我正準備掛掉電話。

但是,

『對二次元之外不敢興趣這件事泄露給全校師生也沒關系嗎?』

「……威脅嗎」

這家伙,已經開始不顧一切了。

我這里也攤出能夠威脅初芝處境的王牌嗎?不,還太早了。

『真的會,揭發你的秘密哦?』

雖然除了在外面說這個部分之外,也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然而,先前的臺詞也是,從初芝的話里感覺不到從容。

不如說,聲音中好像還帶著焦躁感……。如果說這只是作為聲優的演技那我就無話可說了。

雖然這部分有點讓我在意,不過這邊也沒什么選擇權。

「只有我和你,兩個人嗎?」

『誒……啊,唔,嗯……』

「……我明白了。在哪里碰面?」

『對不起呢……。額……』

在聽完碰頭的場所和時間后,我穿上夾克往那里去。

姑且,給家人和桐子姐發了信息說明這次出門的要點。

距站前不遠處的公園。初芝正坐在公園的長凳上。

在注意到我之后,起身往這里跑了過來。

「晚上好,新宮君」

「喲……」

「也不用那么小心謹慎嘛」

怎么可能不謹慎。為什么我不來這種深夜的公園不行啊。

再加上,初芝有些奇妙地忐忑不安。是在害怕嗎,還是有擔心的事情嗎。

「那么,是什么話要說?」

「新宮君先說」

我一催促她,就被她這樣回答。……嘛,算了。

「我想說的是關于流傳綾女謠言的罪魁禍首」

「誒……」

「雖然并不是絕對,但應該,是尊鄉」

我一這么說完后,初芝嚇得哆嗦了一下身子。

「那,那樣,不可能……」

初芝自身也有在懷疑嗎,說話沒有底氣。

「至少,并沒有清白到讓你能夠斷言不可能是他吧?嘛,雖然本人的話就沒辦法搞明白」

然而,我覺得還是有著很高的可能性。

初芝咬著嘴唇垂下了頭。

「雖然只是傳聞,不過我完全不會相信那家伙。并非言行,服裝之類的,在聽到他給綾女下安眠藥這件事之后,就已經沒有任何辯解的余地了吧」

「誒……」

初芝再一次,發出了難以置信的聲音的瞬間——。

猛地,響起了沉悶的聲音。接著,后頭部被劇痛侵襲。

「啊嘎!」

這才理解了我是被什么堅硬的東西毆打了頭部。

「zhi,直純君!?做什么……!不是說這里就交給優佳嗎……!」

光憑這個就可以知道是誰來了。咋哩咋哩,可以聽到復數人踩地面的聲音。

混賬東西! 疼得已經說不出話來。

馬上從夾克里取出多功能手機。

「你以為能得逞嗎!」

響起了尊鄉的聲音。我的手腕被什么堅硬的物體擊中了。

「咕嘎……!」

不由得松開了手機。

掉落的多功能手機被我的腳彈開,消失在了百草豐茂的花壇之中。

「早就說過晚上走夜路給我小心點了吧?」

才不是夜路,這里是公園!

然后,我的頭部又吃了一擊,我已經慢慢地變得沒辦法保持清醒。

無法支撐身體,往地面倒了下去。

可惡……。果然,是陷阱嗎。起碼應該戴著頭盔再過來嗎……。

哪怕能在人多的地方說話也好……。

「優佳,把他喊出來辛苦你了」

「直純君,這個是——————嗎!?這種事情————不行!!而且——」

最后只聽到尊鄉和初芝這樣的對話,我就完全失去了意識。

「噗嘎!」

伴隨著“吧唧”的聲音,我被強迫著恢復了意識。

「咳咳!咳咳!」

突然間的清醒身體并沒能反應過來。

慢慢地睜開眼,就看見提著水桶的尊鄉站在眼前。

「醒了嗎」

好像被潑了水。

看了看周圍。這里是和教室一般大小的房間。但是,并沒有窗戶,出入口僅僅只有一個。在我的視野里他的伙伴有6個人。

初芝也呆在角落。垂著頭,看起來很不舒服。

「這里是……」

「是我們的聚集地。鬧市里不是有廢棄的大樓嗎?就在那個的地下」

啊啊,非法占據著那里嗎。廢棄大樓的地下也就是說,恐怕附近也沒有通信的基地臺所以沒辦法通過GPS信號推斷出我現在的坐標。

「動不了?」

我正坐在有著靠背的椅子上。

而且,雙手被綁在背面,兩腿也被捆在椅子腳上。

「犯這種罪行,你到底想做什么」

嘛,雖然已經猜到了,不過沒想到這家伙會做到這種程度。不對,為了強奸而追趕綾女,而且在聽聞他給綾女下安眠藥的時候,我就應該更加警覺才對。

「給我好好注意你的說話方式,你這個惡心宅」

「反正,是為了引誘出綾女之類的,就是這種理由吧」

「……哼,正如你想象」

臉上的表情就好像在自滿之前就被我搶先說了出來。十分的不滿。他為什么認為我會不明白。外崎之前也說過,這家伙還真是非常麻煩。

雖然想要逃跑,不過不僅被綁著,門還只有一個……。

繩子偶然間解開,從門里逃走什么的……。只能祈禱發生這種奇跡了。

「即使想要逃跑也沒用的。我有讓2個人看著廢棄大樓的入口」

嘛,那也是自然的。可是,以我個人來說綾女還是別來會比較好。

之前,H游戲里也有著相似的劇情。好像是,在被綁住之前預先鼓起肌肉,在逃跑的時候再縮回來。主人公就這樣漂亮地掙脫開繩子。

不過,我這種場合,是在失去意識的時候被綁住的所以沒有任何空閑時間。再說就憑我這寒磣的肌肉,就算鼓起來也沒什么意義。現在會不會有神明賜予我驚人的力量,讓我可以吹飛這群家伙呢。我現在也只能做著這樣的妄想了。

「尊鄉桑,人來了」

站在門前的男人,把門打開了。

綾女走了進來。匆匆忙忙趕過來的嗎,和傍晚見到的時候穿的同一件服裝。

「新宮!」

我連手都揮不了。

綾女想要跑過來靠近我,不過被門附近的男人擋住了。

「喂,別想干什么就干——」

話到這里就中斷。男人被吹跑了。是被綾女打的。

目測好像飛了2,3米左右……。那個男的就那樣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下一個是誰。你們這群家伙,可是碰了不該碰的東西啊」

以銳利的眼神,瞪著尊鄉。即使在學校里都沒有見過的真正的怒火。

「你認為以你的立場還能做那種事情嗎? 綾女喲」

尊鄉高高舉起拳頭,往我的太陽穴打下來。

「唔咕……!」

伴隨著劇痛,連同椅子一起倒了下去。可是,在疼痛尚未減弱之前就馬上被抓著頭發拉了起來。

「住手啊!別對新宮動手!」

「那樣的話,就乖乖地順從我們啊。綾女。每當你在這里使用暴力,我就要么打,要么踢這個家伙。很平等吧?」

「你這個廢物!」

尊鄉,又揍了我一次。好痛……!

「說話也給我注意一點」

綾女懊悔地咬著嘴唇。可惡,對什么都做不到的自己感到氣憤。

「……有什么要求」

綾女放下了拳頭,小聲說道。

「在這之后當場表演給你看。喂,你們」

棄倒下的同伴不顧,剩下的四個人抓住綾女的身體。

接著,把她面朝上方按在地上。

「把衣服扒了」

「什……!」

「啊啊,要抵抗也行啊。我會在這里看著你變得一絲不掛」

這家伙真是惡劣。

「z,直純君!這是怎么回事!?」

直到現在都保持沉默的初芝大聲叫喊。

「吵死了啊,優佳。你只要默默地,服從我的命令就行了。這也是為了你的家族吧?」

「為什么!讓我拆散新宮君和綾女桑就是為了做這種事情嗎!?」

「哼,就是因為你沒能成功才會變成這種事好吧。新宮君,你可真是災難啊?明明你只要痛快地離開綾女的話就不會變成這種事情了」

初芝又再一次沉默下來。為什么這種廢物會有初芝這樣的青梅竹馬在啊。

應該說,為什么初芝沒辦法違抗這家伙?

「喂,趕快開始」

接著,4個男人開始脫綾女的衣服。

「不要……!」

綾女拼命地抵抗。

扭動著身體上沒有被按住的場所,雖然也許能夠支撐一段時間……。

「盡力地抵抗吧。那樣才更刺激啊」

而尊鄉就在一旁俯視著她。

見鬼,就沒什么辦法了嗎……。

把力量集中在腳上,不顧一切地搖動。右腳那有一點點空隙!?

「~~~~!!!」

雖然鞋子也掉了,不過把右腳拔了出來!

連同椅子強行站了起來。但是,不僅背著椅子,而且還只有右腳的話根本沒辦法好好移動。慢慢地接近那群家伙,但速度過于緩慢,比牛都不如。

而且,尊鄉馬上就注意到我了。往這里轉過身來,

「別給我礙事」

為了弄飛我而往我的肚子踢了過來。

連同椅子一起被踢飛,翻滾著,和綾女的距離比剛才更遠了。

「別對新宮動手啊!」

明明自身的風衣都快要被脫掉了,綾女卻還在擔心我。

啊啊,混賬。怎么這么沒出息。

「就那么喜歡這個家伙嗎。還把發型弄成雙馬尾。我可比較喜歡單馬尾啊。喂,你們,把她的頭發解開集中成一個」

就好像在說,時間要多少有多少一樣。

其中一個男的把雙馬尾解開,系在兩邊的頭發散落在地。

被強行扎起來,變成了單馬尾。

同時,風衣也被脫掉,丟棄在一旁。

「住手啊。如果變得不是,處女的話,就再也沒辦法讓他理睬我了……!」

「所以說你早就已經不是處女了吧?別逃避現實啊」

綾女變得有些膽怯。在那之上,還想要不辜負我的處女信仰。

如果我不被抓住的話……。

不,已經被那樣按住四肢,就算是綾女也沒辦法反擊。

求求你,神明。

這家伙沒有任何過錯。雖然過去確實比較胡鬧,但那也有著相應的理由。

根本不應該以這種形式被蠻不講理地奪走貞潔。

所以拜托了。不管是誰都好,快來救救那家伙。即使是佛和惡魔都行——。

「……可惡」

……我到底在想些什么?

即使是請求神明保佑,事態也不會有任何轉機!

自身不行動的話,就不會有任何人得救!H游戲的主人公不也有那么說嗎!

「對了優佳,你去把那家伙的右腳綁起來」

就如同剛剛想起來一樣那么吩咐后,尊鄉重新回到綾女的鑒賞。

初芝很拘謹似的,慢慢往這里靠近。

他好像根本沒有想象,初芝會背叛他。

「……對,對不起。我根本沒想到會變成這種事情……」

小聲地向我道歉。

「洞若觀火好吧」

我以尊鄉聽不到的音量回復她。

那群家伙不斷地發出下流的笑聲。我們的對話什么的根本不會被他們聽到吧。

「可是……」

「到底發生了什么」

「誒……」

「不管怎么說,你的行動太不尋常了。這個已經很明顯是犯罪了啊。在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