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二次元信仰可真是吃不消呢

第一卷 第三章 二次元信仰可真是吃不消呢

「被初芝,告白了……?」

外崎拿在手里的薯片掉在了地上。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新宮你這家伙!」

在桌子上分別放著漢堡套餐,外崎在那上面就如同要噴出唾液似地大吵大嚷。真是的,這樣不是會打攪到旁邊的客人嗎。還有,唾液很臟啊,唉。

「肯定是因為關于這部分有事情要問你所以才把你叫出來的吧」

就在一個小時左右前,突然間被初芝告白的我,暫時只能目瞪口呆地佇立在教室里。一回過神,因為有幾個事情要問所以馬上就把外崎叫了出來,傍晚,在這個地方安定下來。

「外崎,以客觀的見解回答我。我有什么能夠被初芝喜歡的要素嗎?」

「…………………………………………嗯。沒有啊。長相是……嘛,往好的來說也是一般。性格也很普通,言談也并不是很幽默」

真是毫不留情啊。但是,這才是正確答案。

也不可能因為被說出實話而受到傷害。我可不是H游戲的主人公。

「我也有那種自覺。不管怎么想我都和初芝不般配。也就是說,根本不可能」

「應該不會是幻覺或者是妄想吧?」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該有多好啊……」

我的書包里可是有好好收著初芝放進我書桌內的情書。

每當我摸到它的時候都在提醒著我這是現實里發生的事情而使得我無法逃避。

「不如說,如果要做的話就在二次元里妄想了。為什么,會找現實中的初芝啊」

「嘛,從你的愛好考慮的話確實是那樣」

「你也是一樣的愛好啊」

這個那個的,我和外崎是由御宅的愛好牽連在一起。

特別是關于H游戲的事情能夠說得上話的,在這個班級里就只有這家伙。

「你也在一年級的時候,和我在同一個班級吧。我難不成在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時候,做了什么可以讓女孩子看上我的行動?」

「喂喂,在做什么夢啊,你。沒有啦,那種事」

「才沒做夢啊!正因為不明白初芝看上我的理由所以才問你啊!」

「靠,明明是個宅男卻要成為現充,被TNT炸彈炸死多好」

「不要把話題扯到那邊去啊——!如果能交換的話我才想要換呢!」

「……你還真是意志堅定的宅男啊。我的話,如果是現在的綾女那就得稍微考慮一下了,或許。如果被初芝告白的話,那就得因為脈律不齊而死」

因為外崎即沒有我這種程度的處女信仰,也并非擁有二次元信仰。

「即使是我也并非對三次元的基準知道得很清楚。是不是對新宮一見鐘情之類的?」

「一見鐘情什么的有可能嗎?」

「看的第一眼就已經戀上了你,什么的從以前開始就到處都在唱不是嗎」

「誒,把歌詞納入現實的范疇沒問題嗎?」

「正因為實際上有,所以那種歌才會取得共鳴從而紅起來不是嗎?」

原來還有這種見解嗎。

但是,比起這個我個人還是更容易相信初芝的告白有內幕。

畢竟,那家伙雖說只是個新人但也是聲優。騙人的演技什么的必然很拿手,我是這么覺得的。

「說話回來,就為了說這種事情把我叫出來嗎?為了把格差社會擺在我眼前嗎?」

「那是不可能的吧」

不如果,接下來才是正題。

「你啊。把我的愛好,告訴初芝了吧」

我一這么說,外崎就如同石像一般變得一動不動。

接著額頭上開始冒汗。視線搖擺不定顯得十分慌張。也太易懂了吧!

「蝦蝦蝦米事情喵」

「給我說日語」

在我吐槽之后外崎就好像死心了似的嘆了一口氣。接著,用嚴肅的表情說道,

「我確實說了,那又怎么樣!?」

「竟然還反而向我發火!?」

「……啊——,把玩笑先暫擱一邊。抱歉。唔,那個時候,我也很驚慌失措啊」

感到很難為情似的撓了撓臉頰。

「發生了什么?」

「嗯,雖然是一年級時候的事情了,把帶來學校的裝著H游戲的紙袋。一不小心,掉在了走廊上,里面的東西從紙袋中射了出來」

這里有個白癡。最起碼捆起來啊。

「然后,嗚哇,旁邊沒人真是太好了!剛一這么想,才發現原來有人在」

「也就是初芝嗎」

「goodbye,我安寧的校園生活……當時我就是這個感覺。Back chorus(背后的合唱曲?)則是,小田和正」

后半段,意義不明。可是,不管怎樣,實際上外崎并沒有和校園生活說拜拜。

「然后,初芝看到那個。“真差勁”“去死吧!”我都覺得要被她這么說了。『he——,原來外崎君喜歡這種類型呢』卻意外的是這種反應」

「嗯嗯」

「『還有其他人在玩嗎?和你經常說話的新宮君也是嗎?』被她這么問」

「原來如此」

「是的,女士! 我就這樣點頭了」

「給我好好反省啊」

我從外崎桌上抓了2個雞塊過來。他也沒辦法說些什么。

「從初芝的話來看,在那個時候她就已經喜歡上我,然后打聽出來這件事」

不過,初芝這個家伙,與其說是打聽出來,不如說感覺像是碰巧聽到的。

話雖如此因為說話的人是外崎啊……。

「現充,被卷進塑料炸彈的爆炸中炸死多好。說起來,初芝她————」

「該死的是你吧!明明都互相起誓不泄露對方的愛好了!」

「不,我有在反省啦!給,雞塊再吃一個也沒問題啊!還有,我們的愛好沒有被班里的同學們知道,初芝真的是天使!」

「是那種問題嗎……」

一邊接過雞塊,一邊想著這和被初芝掌握著校園生活的生殺予奪大權沒有什么不同。

「真是的,真希望你能跟我說一下」

「十分抱歉……」

嘛,關于這個話題就讓它結束吧。

「那么,就當作賠罪順便讓我問一些問題吧。是關于綾女的事情」

「好的好的。有什么問題您盡管問,老爺」

用手做出阿諛奉承的動作。這個盡會迎合人的家伙

「我之前聽你說過和綾女是同一所小學的,中學也是嗎?」

「啊啊,是同一所」

雖然距離綾女家比想象的還要近,但是她和我卻剛剛好在不同學區。

不管是小學的時候,還是中學的時候。我和綾女家的路上,還有著用來區分地域的道路。

「綾女,那個時候也很暴躁嗎?援交的傳聞也存在嗎?」

「是很暴躁。特別是不停地吵架。援交的傳聞也非常的多啊」

「關于吵架這件事。綾女這里向對方挑釁,還是被對方找茬,那邊比較多?不如說,吵了那么多架就沒有被退學或者停學嗎?」

「被問哪邊比較多我也不明白啊。只是,在吵完架之后,盡管對方遭受停學處分,但綾女還是一如既往地到學校來上課。應該說,好像基本上都是這樣……。因此還被說了些閑話。“對校長和老師出賣了身體不是嗎?”這樣」

還有那樣的傳聞嗎……。

「援交現場,或者那之前什么的有實際見過嗎?」

「有好幾個朋友目擊到綾女在鬧市和中年大叔一起走呢。這個聽過好幾次了」

難不成是綾女的父親嗎,那個?

只是,就算現在對外崎解釋估計也說不通,所以催促他繼續說下去。

「這之外,基本上都是間接聽來的。朋友的朋友用三萬和綾女搞過什么的,正在被朋友的朋友的朋友開發什么的,把另一個朋友腹上死什么的還有這種呢」

只聽傳聞的話還真是驚人啊。話說回來,就連令人無法相信的東西都混在里面。

「你們全部人,都相信了嗎?」

「因為經常聽到她和中年大叔一起走啊。當時的綾女有種即使正在援交也毫不奇怪的氣氛。再加上本人完全都不準備否定,保持著沉默」

綾女沒有否定,嗎。

因為是真的嗎。或者,是領悟到即使否定也沒用嗎。

可是,和現在的傳聞沒什么改變啊。

「說話新宮啊。明明都說沒有在交往,卻為什么對綾女的事情那么在意啊?」

「……因為感覺很可疑啊」

「可疑,哪個地方?」

「雖然確實說話刻薄,又容易與人發生口角,但是流傳的傳聞和現在的那家伙根本聯系不上」

「因為和中學時的情況不一樣了,而且現在對你很迷戀吧?有喜歡的男性在的話態度也會————啊」

外崎很明顯的支支吾吾起來。

「怎么了?」

「不……。什么都沒有」

「不可能什么都沒有吧。說吧」

「對你來說可能是地雷一般的話題哦?」

「最近走的地方全部是雷區。不要在意」

外崎仍然顯得很遲疑,不過最后還是死心了。

「以前有過男朋友啊」

「男,男朋友?那家伙有過?」

「在剛開始上中學的時候,有個聲音和身體異常大的男生。那家伙到處吹噓說『我正在和那個綾女交往喔,很厲害吧』。因為很煩所以記住了」

難不成,是在這之前見到的那個男的?身體很巨型啊。聲音也很大。

「嘛,雖說如此,綾女也沒因此有什么改變」

綾女,有男朋友嗎……。說起來初芝也,

『雖然那么說,不過在初中開學后不久————』

有說過這樣的話呢。最終,關于那件事都沒有搞明白。

「……說起來,為什么這個話題會是地雷啊」

「不,你看。因為你是處女廚吧,之前的男朋友的話題什么的肯定會討厭吧?」

「你是呆子嗎?我又沒有交往的打算所以無所謂」

雖然確實有點疙瘩,不過這個先放在一邊。

「最后的問題。中學時代,綾女一直是一個人嗎?」

「啊——,是呢。基本上沒見過,她和其他人呆在一起過」

「不是有過男朋友嗎?」

「關于那范圍的期限不怎么明了,我覺得那個應該馬上就結束了吧」

「為什么能夠那么說啊」

「不知不覺中,男方就從綾女的旁邊消失了啊。還有,男方變得沉寂起來」

「也就是說因為有什么理由而以悲劇告終嗎」

「因為那個男人,說話很隨便啊——。在某處的店里,順手牽羊什么的,把高中生打個半生不死什么的,只要覺得自豪的事情全部都說出來了。如果隨便回應就會被他找碴,很是煩人的家伙。不是同一個高中,真是打心底里安心」

「光是聽你這么說就完全不想和那家伙有瓜葛啊……」

「好像還說過因為雙親在經濟界吃得開,所以犯罪什么的能夠輕易的處理掉。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模范反派人物。雖然那么說不過大部分的男生,都知道他單純只是個白癡就對了」

「因為吹牛皮的事情暴露了嗎?」

「每當他豪言壯語說要在哪間店里偷東西,都有在后面跟蹤的勇者。然后聽聞他單純只是正常買東西回來罷了。接著,在隔天,還到處顯擺,說自己這是偷回來的。」

「好土啊。也太小人物吧」

為什么不惜做到那個份上,都想假裝自己偷了東西。是笨蛋嗎?不對,嗯,是笨蛋啊。

「在聽他說和綾女成為戀人的時候,那家伙還沒有暴露出牛逼大王的本性。那時候還覺得,哇,這不是龍與虎的結合嗎,真是不得了啊。不過實際上,打架很厲害這點并不是吹牛所以性質更惡劣」

嘛,實話說,男朋友等等的情報根本無所謂。沒什么必要。……也許。

初芝對我告白的意圖是……先放一邊吧。即使考慮喜歡上我的理由,或者研究內幕,以現在有的情報根本斷定不了什么。

最大的問題是從中學時代開始流傳的綾女的傳聞。這么一整理就發現可信度太低了。

「你之前說過“中古”這個綽號是在小學生的時候起的吧?援交的傳聞也是嗎?」

「誒,我也不怎么清楚。因為是以前的事情所以不記得了。就連援交這個詞的意思是不是真的明白都不清楚」

確實,知道這種詞匯的小學生要是到處都有的話可真讓人困擾。

「話說回來這之前,流傳著我對綾女施暴的傳聞的那個時候,綾女那家伙,制止了恐嚇勒索的事情你知道嗎?」

我這么說完后外崎一臉驚慌失措。果然,不知道嗎。



即使到晚上也沒能平靜下來。因初芝的告白受到的打擊太大根本睡不著。

而且,接下來應該怎么相處也弄不明白。

已經明白外崎靠不住了,網絡也不行。毫無疑問會在鬧完之后不了了之。

綾女肯定是沒辦法的,在那之上和初芝毫無關系的女生……這樣的話,

「別進我的房間啊,處男!處男會傳染的啊!」

「處男怎么會傳染給女人啊!你白癡嗎!」

除了妹妹的圣美沒有其他人了。靠,沒想到因為沒有女性朋友,會導致這種事情發生。

我們往父母不在的客廳移動后,面對面地坐在桌子兩邊。

「那么,是人生咨詢還是什么?如果給我一張諭吉(一萬日元鈔票)的話,我就稍微認真聽你說說」

「并不是那種程度的事情啦。與其給你諭吉,我還不如買本『勸學』給你呀」

總之,我解釋了一遍被初芝告白的事情原委。

然后問,要拒絕她該怎么做。

「處男被告白啦,和女孩子交往什么的,你到底在說些什么啦?趕快消失不就好了?連細胞一起」

「給我向世上的處男們道歉啊!即使是處男如果不和女孩子交往的話,人類不是會毀滅嗎!」

雖然有預定在我這一代斷絕。不過其他的男生們,加油。

但是,我覺得如果未來有擴張現實的技術更夠和顯示器里的女孩子建立家族的話就太好了。

「我只是在說你啊,章魚!不要把眼前的處男和世上的處男混為一談啊!」

「我和世上的處男到底有多么的不同啊!」

「就像玄人處男和素人處男程度的不同呀!」

你真的明白素人處男(只去嫖過沒和一般的女孩子OOXX過)的意義嗎?嘛算了。因為搞錯而丟臉的反正也不是我。

「話說回來,你有好好聽我說話嗎?我可是在說想讓對方放棄啊」

「處男和女孩子交往什么的,絕對不可能。就好像太陽變成暗物質一樣不可能」

真的,為什么我會選擇這家伙來商量啊。到網絡上請教眾多網友更好吧,這個。

「難不成誤入異次元了嗎?這里是現實啊,處男」

「我清楚得很啦!這里要是異次元的話,你早就變成愛慕哥哥的妹妹了!」

「蛤!?好惡心!愛慕哥哥!?妹妹會喜歡上哥哥什么的你真的在那么想嗎!?我,就算被支付1兆日元也不會收下你的童真的!應該說災害nothankyou所以你趕快去閹割吧!」

「吵死了!就算是我也不會要你的!你就作為中古品在雅虎拍賣被競拍吧!不賠償 ﹒不退貨!(noclaim no return)」

「煩死了!你這個剩貨處男!不要給綾女桑添麻煩啊!」

說完,圣美從看起來很不愉快的表情,變為有點為難的表情。

「你到底想怎么做,態度明確地告訴她不就行了。斬釘截鐵利落一刀」

「之后,我的學院生活會變成什么樣。對方在班級里可是大紅人啊」

「不管對方是誰不是沒什么關系嗎。與其讓女孩子度過無用的時間,不如浪費自己的校園生活還更有男子氣概不是嗎?」

如果是H游戲的主人公,也許會那么做吧。

但我是路人,并不是故事中的主人公。我想要像路人一樣,平穩的生活啊。

……不過,嘛,好像說的也有一番道理,又好象沒有。總之就是我或者對方,不犧牲精神或者時間,亦或者其他什么東西,就無可奈何對吧。



初芝的告白也已過了一周今天是星期一。

最終,禮拜六也沒能好好的進行活動。即使是想玩H游戲也沒辦法保持集中。

……從今天開始有什么樣的展開在等著我。光是這么想,就感到坐立不安。

「早上好」

和往常一樣上學之時,綾女同樣在三岔路口等著我。

但是,臉上卻帶著不安的神色。

「……發生了,什么事嗎?好像很不安的樣子」

「因為,你……。星期五,都不跟我一起回去……在想是不是被你討厭了」

哦唔付。不妙啊。這家伙,有病嬌的素養嗎?難不成。

不不不,不可能。病嬌什么的,怎么可能會那么容易在現實中存在呢。

不如說,把三次元和現實弄得亂七八糟的我的腦子才有問題吧。

「因為沒有一直在一起的必要,我們也并不是那種關系吧。要是真的討厭的話,就會跟你說別再糾纏我了」

「是,是嗎。是這樣呢。放心了」

綾女的面容慢慢的明朗起來。真是易懂的家伙。

……最近,把綾女是不良的事情,總在偶然的一瞬間遺忘掉。

把這種事懷抱在心里一邊走著,突然察覺到袖子上有著奇妙的感覺。

往那里一看,發現綾女正稍微捏著我的袖子。就那么一點點。

「「………」」

相互間保持著沉默。

不,嘛,雖然明白這個行動是以H游戲作為參考的。

「不,不行嗎?」

眼睛朝上看著我一邊問道。……這也太卑鄙了吧。

而且,如果我強行要撒開手或者拒絕的話,似乎立馬就會滿臉絕望一般沮喪起來。

「如,如果只是到學校附近的話……」

「謝,謝謝……」

最近,覺得對綾女過于讓步了。

應該說,就這幾天綾女變化的也太大了吧。完全就是另一個人了。

到底是讓她變成這樣的H游戲厲害。還是,綾女的決心厲害。

「啊嘞?」

嬌滴滴的聲音從旁邊傳來。連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初芝。

她根本不介意在我旁邊的綾女,而緊緊地貼上了我。和綾女是相反方向。

「早上好。新宮君,綾女桑。果然,兩個人關系很好呢」

「……早上好,……初芝」

我用好不容易擠出來的聲音回了聲招呼。

「……」

只是,綾女變得一聲不吭。稍微低著頭,根本不準備說話。馬上就明白她很不安。

「那么,優佳也沒問題吧。欸」

雖然搞不懂“那么”到底是從何而來,初芝捏上了我另一邊手臂的袖子。

可是,還真是跟往常一樣可愛的聲音。雖說如此,卻沒有越過裝可愛和遭厭惡的界線。雖然聽說過好的聲音不管怎么聽都不會褪色,她的聲音說不定就是那樣。

「喂,別這樣」

「為什么——?明明綾女桑都可以」

「……我不記得連初芝都允許了」

「那么,允許我啦。吶?」

初芝根本不準備停止。不如說,發出貓一般的撒嬌聲,捏著我袖子的手指更為用力了。

「喂,新宮不是很不愿意嗎」

在我準備甩開她之前,綾女用嚇人的聲音向初芝搭話。

然而,初芝毅然對抗。

「綾女桑,是新宮君的戀人嗎?」

「……不,不是」

突然返回來直截了當的問題綾女畏懼了。

「明明不是戀人卻抓著袖子耶?這樣的話,優佳覺得自己也是有那個資格的呢」

「……初芝,你,到底想干什么啊。小學的時候————」

「這之前,優佳也向新宮君告白了哦。所以和綾女桑一樣」

打斷了綾女的發言,初芝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綾女露出吃驚的表情,“是真的嗎”用這種眼神看著我。

「……是事實。不過我拒絕了」

「這樣的話……!」

「被甩掉還一樣死纏不放的,綾女桑也是一樣吧?只是做著相同的事情哦」

跟剛才不同,被初芝突然用認真的語調這么說道,綾女不由得陷入沉默。

「……要吵架的話兩個人能先把我的手放開嗎?」

「不吵哦。因為抓著袖子更高興嘛」

「我也,想抓著袖子……」

……為什么會變成這樣。總覺得就如同被蜘蛛網纏住一樣。



圍繞著奇妙的氣氛,到達靠近學校正門的地方。

我一站住不動,抓著袖子的兩人也跟著停了下來。

到學校附近,我前面對綾女這么說是因為被別人看著會很難為情。

可是,早就已經被很多人盯著看,完全沒有任何的意義。

盡管如此,就這樣通過正門的話毫無疑問會被老師們逮住吧。

「放開吧」

「我不想先放開呢」

在我說完后,初芝嘟噥了這么一句話。

看了一眼綾女,她的表情就如同和初芝說著同樣的事情。

「……按道理應該是那邊先放手吧」

「為什么?」

「w,我這里,先……表,表白的」

「he,那樣啊。但是,初芝可是先喜歡上的哦?因為是從1年前開始」

把握夾在中間慢慢地迸發出火星。

話說回來,綾女雖然一邊說著很溫文爾雅的話,但表情早已經是不良模式了。

完全就是在威懾初芝。眼神好可怕。

然而,這個如果是一般的男性光是這樣就會被嚇得差點尿出來的表情,初芝卻完全沒被壓制住。這方面應該說是聲優的舞臺氣魄還是其他什么嗎?

不管怎么說,還是希望她們能饒了我。

因為到極限了……。能夠應對這種情況的志氣,我可沒有啊!

因為是至今為止玩過的H游戲中,從來沒有見過的場面啊!

「嘚欸!」

乘著兩人爭吵之機,我揮動2只手把袖子從兩人的手指中解放出來。

就這樣順勢往正門沖刺。

現在,已經除了逃跑沒其他辦法了。我只是個H游戲宅,并不想成為,也不可能成為H游戲的主人公啊!



----------------------------------------------------------------------------------------------------------------------------2015/07/14 更新

教室里不知為何消息已經如同理所當然一樣傳開了。在我準備進教室之前,

「誒——!初芝和新宮一起!?」「竟然手牽著手一起上學!?」「我的初芝啊啊啊啊!」「才不是你的啊!」「話說,也太意外了吧?難道下藥了嗎?」

「優佳,和新宮君!?」「什么啊那個?完全無人看守!」「之前根本沒有流露出那種樣子吧?」「到底看上新宮君的哪個地方啊」「不是不可能嗎?」

這樣的聲音就連走廊都聽到了。在這種情形下還能保持冷靜走進去的氣魄我可并不具備。優柔寡斷,膽小,怯懦,窩里橫,愛怎么說怎么說。在想象之中的話隨便怎么耍帥都可以。對膽小的主人公發牢騷是誰都可以做到的啦。

但是,如果在現實中發生的話我根本不認為誰都可以完美應對。

你以為在這種狀況下還能采取堅決態度的高中生在日本有幾個人啊!

一邊向毫無理由的被害妄想發火,我朝著無人的樓梯平臺走去。

「蛤……」

真是一群,超喜歡小道消息的同班同學啊。

明明綾女那時候還只是悄悄地在談論,一輪到初芝就變成大騷亂。

「……啊嘞?」

在初芝的旁邊有我在,我明白這會成為談論的話題。不如說,按流程是必然的。

但是。我讓綾女和初芝在兩側服侍我————不對不對,不是服侍。

嘛,那個啊。也就是左擁右抱的狀態。這個部分不是更應該被大書特書嗎?剛才聽到的聲音中,綾女的話題卻完全沒有包含在內。

「不對……但是啊」

雖說如此,單純只是偶然的可能性也很高吧。綾女和我的傳聞什么的,已經膩了也絲毫不覺得奇怪。而且,綾女和初芝在班級內的立場不同。

可以認為他們是在害怕如果大肆宣揚綾女的事情,會被她盯上。

而初芝這一邊,則判斷即使那樣吵鬧也沒什么關系吧。

不管怎么說,今后的日子應該比想象中還要讓人胃疼。之前可能過于小看這件事了。

「別纏著我啊——,你這個三次元!」這么說的話,會平息下來嗎?

不對,感覺即使初芝這邊解決了,班級這里也不會消停。

好像我平穩的日子正在不斷離我遠去。

接著在鈴聲正要響之前沖進教室,整個班級的人一齊朝我看了過來。

早已經來到教室里的班主任大原老師,

「新宮君,勉勉強強哦——。行動要再稍微從容一點啦」

完全沒有注意到班級里的氣氛這么說道。

按住扭成一團似的疼得不行的胃部,我坐到座位上。感覺到刺骨的視線。針扎似的痛。讓我有種想要證明視線擁有物理力量的心情。

為了讓內心平靜下來,深呼吸。可是,呼吸卻顫抖著。

明明老師在上面進行著晨會,我的耳朵里卻沒有傳入任何聲音。

就在這時,外崎敲了敲我的肩膀遞過來一張紙條。

從誰那里來的啊。又是抱怨的大集合嗎?

外崎在我的背上,用手指寫上「初芝」兩字。看來是從初芝那里傳來的。

顫抖著手指,打開紙條。

“變成這么嚴重的事情真是對不起。我已經好好的說給大家聽了,希望你能安心下來。因為已經說好,讓他們不要太吵吵鬧鬧了 by 優佳”

讀完這張紙條后,我打心底里安下心來。

連我自己都覺得,我就像是某個采取與選項相反行動的膽小主人公一樣……。

第二節課結束,休息時間。沒有發生騷亂。也沒有無所顧忌的提問。

就像紙條上說的,初芝對同班同學進行說明了吧。

但是,說到哪種程度了?

告白之后被甩了這地方?還是,接下來也不會放棄這地方?

不過,不管怎樣真是得救了。

雖然現在仍然受到好奇心旺盛的視線,不過這點程度還是應該甘心忍受吧。

「……啊嘞?」

太過于妥協了不是嗎?因為早上的騷亂太多于嚴重,所以現在這種程度就不計較了,是不是這么想的?好像是Door In The Face Technique(以退為進法)來著。一開始以會被拒絕為前提提出一個要求讓對方拒絕,接著提出第二個負擔較少的請求,這樣則更為容易被接受,也就是這么一種勸導心理學。我記得從H游戲里中有學過。

原本只要初芝死心的話,問題就解決了不是嗎。

……雖然那么說,正因為她不準備放棄,所以結局還是相同嗎。

「清 ~~ 一 ~, 君 !」

被宛如金絲雀一般可愛的聲音呼喚,而且,是用名字。再加上,就像已經攻略完成,成為戀人的H游戲女主角一樣親昵。

可是在這所學校會用名字喊我的,也就只有桐子姐一人了。

抬起臉,眼前的初芝嫣然一笑。

「喏喏。下節是音樂課,和初芝一起去嘛!」

往我的手臂拉了過來。同班同學們雖然什么都沒有說但是卻凝視著我們。

「喂,新宮不是很不愿意嗎」

「誒——,和綾女桑沒有關系吧?和外崎君一起去上美術課不就行了?」

外崎「為什么我突然間就被牽連進去了!?」用如同石像一般蒼白的表情這么申辯道。稍微有點同情。

「暫停,暫停!」

靠,我明明不想引人注目……!

「我不會一起去的!還有,初芝。不要用名字喊我。太肉麻了」

我一這么宣言,教室里突然騷動起來。

「誒,拒絕了初芝的邀請?」「到底變成怎么樣了?」「果然和綾女?」「誒,但是不是說過兩個人不是戀人嗎……」「我的初芝竟然!」「早就說過不是你的吧!」

雖然并非毫不掩飾,但能聽到細細私語的聲音。

匆忙地把音樂課使用的教科書和筆記本之類的拿在手里,我從教室里逃了出來。

如果把能夠輕易解決這種糾紛的人稱作現充,那么的確值得我尊敬。

真想要有主人公補正,或者存檔讀檔功能……。

在今天的音樂課上敲了和太鼓,不過卻搞得很狼狽。

每個人走到前面,合著音樂敲鼓,不過今天的我過于差勁了

本來,就不怎么擅長然而今天卻更為糟糕,一點都沒有合上音樂。

在那之中,現在正登臺表演的初芝則是因為有節奏感嗎準確地完成了。

不管對什么事情都一心一意的地方,雖然能夠令人產生好感……。

「吶吶,我打得怎么樣?清一君」

演奏結束后,初芝用如同溫柔撫摸耳朵一般的聲音喊我。而且,還特意坐在我的旁邊。因為沒有制止她的人存在嗎,還真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啊。上課不管坐哪里都可以也是個問題。

因為下一個人正在演奏,所以老師正注視著那邊。并沒有特別地被訓斥。

「為什么特意坐在我旁邊啊……。還有,再說一次不要用名字喊我」

小聲地指責她。雖然太鼓的聲音很吵不過還是能夠說話。

「嗯——,好可惜。那,就回歸原來的稱呼吧。順帶一提坐在旁邊是因為,希望新宮君能夠理睬我哦」

「……即使你那么積極,我的回答也不會改變。拜托了,死心吧」

「為什么會那么的膽怯呢」

「對我有逆反心理的光綾女一個人就足夠了。我不是現充。沒有同時應對2個不放棄的女孩子的出息」

「這個那個的還是很偏袒綾女桑呢。雖然很懊悔不過先放在一邊……。為什么?明明嘴上都說,不是戀人關系」

「……是有原因的」

至少也有桐子姐的命令。不過,也并不是能夠隨便亂說的事情。

「什么樣的?」

「不能說啦。不管怎樣,我沒有和綾女交往的打算。所以,也希望你能夠放棄,期盼著你不久后就厭倦了」

我說到這個地步,初芝不知道是明白了還是沒明白,曖昧地點了點頭。

「被抓住什么弱點了嗎?」

「完全不是」

「唔——,真是個謎呀」

你會看上我也同樣是個很大的謎啊。雖然沒有把這話說出口。

「那,就是被別人拜托了,之類的?」

「……誰知道呢」

雖然她應該是在胡亂猜測,不過因為被試探出其中一個理由而有點動搖。

不過,重新回想一下,自身的行動光靠這一點已經無法解釋清楚了。

我也沒辦法好好說明。我和綾女的關系,到底是什么呢。如果說單純只是認識卻也感覺知道的有點多,但又沒有朋友那般親近。

同志這個詞,應該比較近嗎。

「真是的。到底是什么理由呀」

這么說著初芝高興地笑了起來。

不禁覺得這份笑容真的是非常漂亮,讓我有點懊悔。

音樂課結束后回教室的途中,在樓梯那和外崎合流。

「……一臉疲憊啊。就好像馬上就要死了一樣」

「能明白嗎。真的是累得不行了。真想逃進溫柔的二次元世界之中」

姑且,先試著和他商量看看嗎……。

「外崎,我有點話說。現在有時間吧?」

「嗯?嘛沒問題」

我帶著外崎,來到那個沒什么人的,靠角落的樓梯。

在確認完樓梯平臺,和那周圍沒有人之后慢慢地問道。

「要讓初芝死心該怎么做才好」

「現充就和氫氣球炸彈一起爆炸不就好了」

「別那樣了啊!我是很認真的!」

我有點明白那些被說爆炸吧的現充的心情了。

明明我這里根本就沒有那個打算!為什么不爆炸不行啊。

「你到底有什么不滿啊————啊,嘛,對三次元沒興趣嗎」

「對啊。就連這個我都告訴她了。但為什么,初芝還不放棄」

「太意外了。究竟你的哪個地方讓她如此執著?」

「我才想知道啊。總之我希望能夠趕緊讓那家伙死心。即使是為了彼此」

外崎從那里開始認真的思考。交了這個朋友真是有意義。

「果然,除了在大家的面前堂堂正正地說你沒有交往的意思之外沒有其他辦法了吧?」

「這點我也考慮過。但是,在我這么宣言之后你覺得會變成怎么樣?」

「變成怎樣……?」

「初芝的朋友有過來問我。說『你到底有什么不滿』。就跟你之前一樣」

「嘛,確實會那么說啊……」

正因為自己也有說過,外崎嗯嗯地點了點頭。雖然只是我自身隨意的想象罷了,不過以初芝周圍的樣子來看,會變成那樣也毫不奇怪。

即使初芝會幫忙制止,也會有純粹是由于感興趣的家伙來問我吧。

「要是變成那樣,我的校園生活就到了窮途末路」

「為何?」

「“我只對二次元沒有興趣”如果對周圍的人這么說你覺得會變得怎么樣?」

「……會被所有的女生討厭。還會被大部分的男生冷淡對待」

「“沒什么問題吧,又跟你們沒關系”要是怎么說的話會怎么樣?」

「哈?初芝,是我們的朋友啊,當然有關系! 會變成這樣吧」

「“我對戀愛沒有興趣啊”這么說的話呢?」

「不要裝腔作勢了。連初芝都不行,你以為自己是誰啊」

「會變成這樣吧!?」

當然未必會像外崎所說的一樣。但是,很有可能給今后的校園生活帶來致命的障礙,我很擔心會有這種狀況發生。

當著大家的面拒絕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