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表白什么的總是突如其來

第一卷 第二章 表白什么的總是突如其來

「我喜歡你,清一君。全世界第一喜歡」

我的理想的女主角向我告白了。她的輪廓雖然含糊曖昧,但我的本能清晰地告訴我她就是我的理想。本能,真是了不起。

「我,已經成為清一君的理想了嗎?」

當然我點了點頭。沒有搖頭的理由。因為,這是我的理想。

「那……」

輪廓逐漸的,清晰起來。黑發雙馬尾,銳利的眼神,端正的容貌……。

那個女性角色是————。

「一定要選擇我喔!」

綾女。

「不要啊!我要處女啊!」

一躍而起。慌慌張張地確認了下周圍。毫無疑問這里是我的房間。

綾女————不在。不可能在。沒有理由在。在的話才奇怪。

「是夢,嗎……」

呼,真是個噩夢……。

明明冷靜地考慮一下的話明顯就是個夢,在夢中卻沒辦法正確理解這是夢。

但是,是個夢真的放心了。就算在夢中被殺死的時候,也沒有像這樣流了這么多汗。

但是————。

『你就做好覺悟吧。我絕對,會成為你的理想的』

昨天的那個真的是發生過的事啊……。

到底是喜歡什么,才會看上我這種H游戲宅啊。直到現在還是無法相信。

嘛,一定是像麻疹這種東西一樣吧。過幾天就沒干勁厭倦了吧。

在那之前,綾女到底會怎么做呢。雖然不明白,但是也只能忍耐到結束了。

……真想蹲在家里不出去直到結束。雖然父母肯定不會允許的。

「喂處男,吃飯了!不要洗遺精的內褲了趕快過來啊!」

樓下妹妹不雅的聲音,傳到房間里。就因她只小我一歲,真是受不了。

爸媽肯定把妹妹的教育方式弄錯了。真希望她能煎一煎二次元妹妹的二進制數據喝下去。

「哈……」

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幸福,逃走了,一個。

稍微早一點的到校,我做好了心里準備。

班里的同學們,只到了一半。外崎也還沒有來。

反正綾女都是最后一遍鈴才來。在那之前稍微,在封閉的學校這種空間里,為了發生什么事都能好好的應對,進行意象訓練。

嘎啦一聲門開了綾女走了過來。

「早上好,新宮」

然后,像這樣對我打招呼————欸,這并非想象,不是真貨嗎!

為什么這么早啊!偏偏在今天!

「早,早上好……。今,今天,那么早啊……?」

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就被投入戰線的新兵的心境。明明連覺悟都沒做好!

「啊,啊啊。有想要問你的事情」

「什,什么?」

「『Princess﹒Weekday』里,莉瑅這個角色,到底要怎么攻略啊?」

……………………。

蛤!?

「喂,新宮,又在聽嗎?莉瑅這個角色怎————」

「唔哇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啊噢噢啊噢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昨天的綾女什么什么,綾女是個不良什么的瑣事在一瞬間化為烏有。

從座椅上站起來,然后抓住綾女的手腕。

「誒」

不顧吃驚的綾女,我強行把她帶出了教室。

接著,前往可以說完全不會有人來的樓梯平臺。

到達后,確認沒有任何人的存在————。

「你是笨,笨,笨,笨,笨,笨蛋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

「為,為什么這么說啊!意義不明啊!」

綾女完全不明白。

「因為『Princess﹒Weekday』這作是18禁游戲!包括我在內,未滿18歲,本來是不能購買的!」

「不,確實那種事情在游戲開始之前的注意事項有說……。剛才教室里又沒有老師。」

「有更加不行的地方!18禁游戲之類,本來就不該在教室內講!給我辨別時間地點場合啊!」

「不,不行嗎?因為,你是宅男,所以覺得應該沒問題……」

「當然不行啊!傍晚動畫或者一般的游戲就算了,要是暴露出在玩有卡通風格的女孩子角色類型的游戲的話,在那個階段就會被大家冷眼相待!雖然我確實是個深度宅,但是在學校可是以輕型宅示人!為了圓滿地度過校園生活,我可不想被別人認為是那么深度的宅男!」

御宅族較以前比較容易生活了?那種東西是只有輕度的御宅族才會被允許的幻想。不要說H游戲了,只要有看深夜的萌系動畫就肯定會被視作抨擊的對象。會被允許的只有,成為社會現象的動畫或周刊少年雜志的動畫,要么就是有名公司的動畫電影。

對于深度宅來說,從過去到現在生活的舒適度什么的根本沒有改變……我是這么覺得的。

那么滔滔不絕地說完后,就算是綾女也理解了。

「……抱,抱歉。沒分清楚場合」

綾女老實地道了歉。

到這里終于想起綾女是個不良。身體被名為恐懼的寒氣包裹在內。

「但,但是啊!」

「唔噢!?」

突然把臉往這里靠過來,什么?果然,要揍我了嗎?

「可是我,覺得那個游戲的內容并沒有什么需要羞愧的地方……」

「誒……?」

「我非常的感動。“不過是游戲而已”最初雖然這么想,回過神來卻發現自己忘卻了時間,沉迷進去。因為女孩子很可愛,主人公也很帥氣。新宮說的理想的女性,總覺得也有一點理解了」

真,真的假的?確實『Princess﹒Weekday』是個杰出的作品評價也不錯。是賣了好幾萬盒的暢銷作。但是,沒想到,不良的綾女會有那么高的評價什么的……。

「對于我來說,心情就跟看了非常感人的電影一樣。所以,該說希望你能傾聽這份感受,還是說希望能與你共有呢……」

「但,但是,那個……。那種情節也有吧……?」

指出那個事情后,綾女令人意外的略微染紅了臉。那種情節,也就是H游戲覺得不會欠缺的————未滿18歲絕對不能看的情節。

大多的女孩子,我覺得就會因此而亮出紅牌……。

「確,確實是有……!但,但是,也并沒有什么不自然。妙齡的男女,如果彼此間感情互通的話,那么要做的事不是只有一件了嗎?」

綾女有點害羞似的,但是,卻用堅定的語氣如此說道。

就是啊。實際上,不管是未滿18歲還是18歲以上還是其他什么,如果和喜歡的人兩人獨處的話,那么該做的事不是只有一件了嗎。

特別是男子高中生什么的,雖然也在那個范疇之中的我這么說也有點那個,完全就是性欲的化身。就算是沒有女朋友的家伙,也幾乎每天都空虛地解放性沖動,變為賢者模式。

和正在交往的對象陷入好的氛圍之中,單單只是牽個手或接吻就結束了不如說更加不自然。

……嘛,雖然那種現實,對于生活在二次元中的我真的實在是一點關系都沒有。

「不,不過……。不,不戴就做,再怎么說都覺得有點輕率……」

「da,戴?」

「!不,沒什么!!給我忘了!」

啊啊,確實H游戲里基本上都是直接搞呢……。因為對于我來說是無緣的事,所以沒能注意到那么多,一瞬間沒弄明白是什么事情。

能夠指出那方面是因為綾女是女性的緣故嗎,還是因為經常有在援交的緣故嗎?

還是單純只是我比較無知,淺薄嗎……。

「總,總之!我非常的感動。可是接著玩下去,卻在莉瑅那里卡住了。明明都到好地方了,卻只有莉瑅自己一個人登上宇宙船說拜拜,變成有些悲傷的結局。不管選哪個選項,都是那種樣子結束……」

話說回來,好像不是隨便扯扯而是真的有在玩。

因為綾女說的情節,我以前也有卡在那里過……

「是讀取之后重新玩的吧?」

「誒……。啊,啊啊。在有選項的地方保存,然后讀取之后重新繼續。還試過回到更加之前的選項重新玩過……」

「那樣是不行的。不先從start的地方開始的話,flag是不會被解放的」

「f,flag?」

「說來話長,總之就和滿足條件后豎的旗幟這種東西差不多。莉瑅以外的全員都攻略完成了吧?」

「啊,啊啊……」

「不保持莉瑅以外女主角的攻略情報,然后在這個狀態下從start開始是不行的哦。因為豎棋的時機,就是“從start開始”這個地方。」

「???」

綾女肯定沒能理解。都寫在臉上了。

我也覺得自己沒有能夠好好的說明清楚。解說真是難啊。

本來那方面的規則,不如說標準,因不同游戲或者制作公司而各不相同。

「不要考慮得太復雜。總之目前先從start開始玩就行了」

「明,明白了。我會試試看的」

說道這里晨會的預備鈴響了。

「啊,新宮。差不過該回去了」

「啊,啊啊……」

我們為了回去,朝教室走去。

……能和綾女正常的對話真是感到意外。不對,雖然說因為這屬于我擅長的領域。就算如此,沒想到綾女會沉迷于H游戲。不對,應該說沒想到會開始玩。雖然不良和宅的親和性很高這種話在網絡上也聽過。難道是真的嗎?

「我,我說,綾女。你為什么會玩起H游戲了……」

「……」

「li,綾女?」

「……因為我覺得首先不了解敵人不行。想要明白你所說的二次元女性,到底是什么樣的。所以……在網上找了找后就買來了。因為有“18禁游戲初學者推薦”這種評價……」

「啊……」

「昨天,早就說過了吧。要成為你理想的女性」

果然,那個是認真的嗎。

「而且,想要迎合你的愛好……」

然后,她用非常害羞似的,細如蚊聲的聲音,如此說道。

「誒……」

糟,糟糕。發出了奇怪的聲音。話說,我剛才有點,動心了?

不不不,對現實中的對象怎么可能呢。

「莉,莉瑅之外,現階段誰比較好?」

錯亂之中,不由得問了那種事情。到底在問些什么啊,我。

「誒,我想想……。應該是青梅竹馬的西露瑅……。一直等待主人公的大無畏精神,還有奮不顧身的地方讓我覺得很好」

要是只看表面的話確實是那種角色呢。雖然往往容易被那么誤解————。

「但是,最重要的是她內心的堅強真的很了不起。雖然被給與的特別劇情不怎么多,但她靜靜的等待以及無微不至的照顧,其他還有,就算是很困難的事也仿佛沒事一樣做。雖然看起來有些纖弱,還有點冒冒失失,但我覺得是最強的角色呢」

「……!」

「新宮?」

「啊,是,是嗎。能夠告訴我這些,xi,謝謝!」

竟然有好好注視應有的地方。青梅竹馬的西露瑅這個角色,雖然是個大部分的玩家都一直誤解直到結束的角色,綾女卻有好好地捕捉到本質。

綾女真的,十分認真的,一絲不茍的,在玩這個游戲。

只看這方面的話真的能讓我抱有好感。

「新宮,要是再次卡住的話你要教我哦」

綾女這家伙,雖然是個不良,中古,還有在援交。

但是如果能夠玩得這么認真的話……。

作為御宅族同伴好好相處好像也不壞……什么的,我如此想到。



「吶,新宮。你,和綾女正在交往嗎?」

口中的咖啡噴了出去。

「唔哇,好惡心」

「外崎,你這家伙說什么啊」

晨會結束后,正在為下節課做準備之時被如此問道。

外崎壓低了聲音,仍要繼續進行這個話題。

「不是,你看啊。早上,聽說你突然把綾女帶出了教室,然后在晨會開始之前兩個人一起回來」

「只憑借那個就判定我們正在交往啊。真是過于天真」

「有喜事了!?(日語發音相近)」

「你耳朵里是塞滿了垃圾對嗎!?」

嘛,這種白癡的爭論暫且不談。

「總之,我和綾女沒有什么啦」

「那么,早上那個到底是什么啊」

「有各種各樣啦」

被綾女問了關于H游戲的問題什么的,實在說不出口。雖然就算綾女再怎么被談論,傳出怎樣的風言風語,都與我沒有關系,但……。

要是被追究那個理由的話,不管怎樣我都會登場。

因為“成為我的理想”“想要迎合我的愛好”……。

不管怎樣,不是能夠隨意泄露的事情。

「就我來說還是希望能知道那個各種各樣呢」

「……多體諒一下我的心情吧」

拿出下個科目的課本,那么,裝一裝睡————。

「吶——,新宮」

是綾女的聲音。稱呼該說變得有點不客氣,還不如說有種叫慣了的感覺。

「什么?」

是因為早上發生的事件的緣故嗎,我也變得不怎么感覺到綾女的壓力了。因為即使嚇個不停也只是徒增疲倦罷了。都已經那樣亂罵一通了,膽子也該有點壯了。

「有點事情要問你一下」

「需要馬上在這里問嗎?」

「不用,之后也行,不在這里沒問題」

「……那,就等午休時間吧」

「啊啊,明白了。拜托了啊」

做完該做的事,綾女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確認她回到座位后我嘆了口氣。外崎滿臉非常欠扁的笑容。

「果然新宮你啊——」

「啊-啊-我什么都沒聽見」

這么感覺距離上課是如此遙遠,還是出生以來第一次。

上午的課程結束后,午休時間。按約定的一樣,我帶著綾女來到了某個房間。

「這里,是哪?」

「怎么說呢,同好會的活動室」

有教室的一半大小,被設置的架子上雜亂無章地放著游戲。

放著兩張辦公桌,桌上安置著顯示器和電腦。

在活動樓偶然發現后打掃了一下,勉勉強強取得了作為同好會活動場所的許可,乃是我的安穩之地。姑且,有著“數字游戲研究會”這個名義上的名字。

……雖然經常聽到學生會長打算擊垮這里的傳聞。對待女性就像白糖一樣溫和,對待男性卻像燈籠椒一樣嚴格的那個學生會長……。開什么玩笑。我絕對要保住這個圣地。

「這里的話不會有人來,能夠沒有顧慮地說話。那么,想要問的事是什么?」

「啊,在那之前,這個……」

雖然在來之前就有些在意,綾女把拿著的茶巾袋中的一個遞了過來。

「又,又是便當?」

「啊,啊啊……。因為也給你添了麻煩。就當是道歉」

道歉?是早上那個嗎?感覺好像時間序列有點不對啊。便當應該是在那之前做的才對。

啊啊,再考慮這種事也真是太不知趣了。

「額,那么我收下了」

因為很好吃啊。沒有拒絕的理由。

「今天好像能和新宮一起吃了啊」

「誒?」

「啊,額……。昨天雖然想要邀請你一起吃……。但是,那種狀況下實在是……」

說起來,是有說過和我什么什么的。原來那個不是想要放暗殺拳,或許,是準備接著說『和我一起吃吧』嗎?

……不妙。什么啊這是。

感覺心跳得很厲害。開始有點七上八下。為什么。

「m、嘛,那個就算了!那么一邊吃一邊聽我講就行了!」

綾女如同搪塞一般一邊大聲如此說道,一邊坐在了座位上。我也在其對面坐了下來。

彼此打開便當的蓋子,「我開動了」在打完招呼之后開始吃里面的東西。

「那,那么,想要問的事是?」

「啊啊,把你推薦的游戲告訴我」

「推薦?」

「我雖然在網上買了初學者用的家伙,不過反正都要玩我還是想玩你推薦的」

對綾女那樣充滿干勁的發言差點就想多了。但是,還是不要過分追求真相。

不管對方是什么樣的人,妨礙同好之士的誕生可不合乎我的性情。

「額,『Fate Arteria1』『東雲よりも空色な』『火星はジュピターに木星はマーズに』。雖然講的有點陰暗,『天翼のユースティティア』。要是比較老的東西就『Canon』還有『from heart』之類。『宇宙でもっともダメな戀』和『愛と占拠とギブミーチョコ』也不錯」(這些都是游戲名梗)

「稍,稍微等等!我記一下」

綾女取出學生手冊和筆開始寫。

糟糕,確實一次性說得過多了。話說回來就算沒有紙,在學生手冊里寫H游戲的標題什么的真的沒有問題嗎。嘛,都是自己的責任。我什么都不知道。

「話說。要花費相當多的錢,能買得起嗎?」

H游戲————對于高中生來說很貴。全價1盒近1萬日元的開支太高了。

……雖然原本就不是高中生能夠買的東西。

「『Princess﹒Weekday』也挺貴的啊……果然,剛才說的那些也是要那么多錢嗎?」

「啊啊。雖然有些舊游戲可以便宜買到,但是基本上都很貴」

「那樣的話全部買是不可能了。我能用的錢也很有限」

「援交的錢呢?」什么的,實在是問不出口。

深入到那種程度也覺得有點不太妥當。要是詢問的話還可能返回栩栩如生的回答。

「你竟然能買這么多啊……」

相反綾女如同欽佩一般地嘟噥道。

「為此我有在打工」

「是那樣嗎?什么的工作?」

「便利店哦。從傍晚到深夜輪到我的班」

「蛤——,真是意志堅定呢」

綾女嘆了口氣說道,不過里面卻完全沒有包含瞧不起的語氣。

游戲————實際上是H游戲————僅僅是為了這些而打工,大多數人都是“你還真能做下去啊”這種感覺。

「嘛,今天預計有錢進賬,應該能買3盒吧」

「很富裕嗎?」

問了稍微有點深入的問題。

「唔——。是,吧。因為有個給我挺多錢的大叔」

那個大叔,果然是援交的對象嗎?————什么的,怎么可能問的出來呢。

「du、對了,只有碎(割れ)可不要去做啊」

因為害怕陷入那種話題之中,我甩了個完全不同方向的話題。

「s,碎(わ、割れ)?」

「就是磁盤拷貝這種行為」

「那個難不成是,DVD的復制,之類的?」

「對對。就是制作復制品」

一個未滿18歲卻玩著18禁游戲的人,雖然這么說也有點可笑之極。

不能去越過的一線,我也是有的。

只有拷貝這種事,果然是無法容許。能夠不花錢玩游戲是一種甜美的誘惑,我也有被那種誘惑驅使過。

但是,贊美不花錢玩的游戲的女主角,卻有一點違和感。

「拷貝這行為,和偷東西不是差不多……?」

「是呢。數字數據的話,沒有那種意識的人很多。個人間的租借之類我覺得也相當的微妙,嚴格來說是出局了」

「那種事情,我絕對不會做的。只有偷東西,我是絕對不會……」

她用有些強烈的口氣如此明確的說道。

有點感到意外。之前覺得她也許會毫無在乎地做那種事情。

那個口氣,不如說,能讓人認為她似乎對于那種事甚至還抱有厭惡感。

「而且,該怎么做我都可能不知道。電腦,我不怎么熟悉。」

「是嗎。那樣就好」

然后,便當也差不多要吃完的時候,

『廣播找人。二年4班,新宮清一。二年4班,新宮清一。趕快,到小谷桐子這里來,以上』

從揚聲器里傳出那樣的廣播。

「新宮。你有,做了什么嗎?」

「什么都沒做。畢竟,這個從聲音來看明顯就是私人事情」

目前,我和綾女正位于出了活動室前往辦公室的路上。

雖然綾女只是單純的,跟著我罷了。

「是不是因為我的原因才被傳喚的?」奇怪地責備著自己。

接著,「如果是那樣的話,就讓我來發發牢騷」如此說著就跟著我一起來了。

「私人事情是什么啊」

「嘛,有各種各樣復雜的事情」

被傳喚的理由,總覺得又要說什么不正經的話了。每次都是那樣。

雖然那么說,卻也不能無視廣播。

原本也就不該把廣播當成自己的東西用啊。想叫我的話用電話不就行了。

在做著那種事之時,我們來到了被設置在第一校舍和第二校舍之間走廊里的辦公室。

往來于走廊的學生在周圍稀疏可見。

「教室,回去比較好哦」

「……沒事。也沒有在開始之前準備的理由。我等你」

就算是那樣,作為我來說可有點心情沉重啊。

對綾女的說辭不做反應,我打開鐵質的門后進了辦公室。

「失禮了。我是二年4班的新宮清一。」

打了個無可非議的招呼后,不引人注目地走在辦公室里。

在午休時間既有十分忙碌的人,也有人悠閑地喝著茶。房間里略微地飄蕩著午飯的余香。

在由面對面辦公桌組成的3列之中,最右后方有著這次的目標人物。

不知為何和我們班的班主任,大原老師在一起。

「來了哦,小谷老師」

「喔——,終于來了嗎,清一」

目標人物————小谷桐子老師,轉動椅子往這里看了過來。

「別那么一本正經地打招呼了。你是我的表弟嘛放松一些。喊桐子姐就行了啊」

「就那樣真的放松下來的話,“對教師怎么那么親昵”不就會這么說嗎」

把黑色長發系在頭上,所謂的馬尾發型。現在好像這種把頭發梳攏在后面的發型,一概被叫做盤發什么的。

雖然身著成套西服,但是卻沒有絲毫的嚴肅感而是一副容易親近的面貌。

坐在椅子上翹著穿長筒襪的腿,將手繞到頭的后面,把體重都交給了靠背。

是個隨便又嫌麻煩的人,就如剛才說的,是我的表姐。

我媽媽的姐姐,她的大女兒。從很早以前開始就很受到照顧,也經常來家里玩。

我也沒想到,她會被分配到這個學校。

「咔咔咔,嘛,因為在學校是教師和學生的關系呢,我只是想弄明白,你有沒有好好遵守而已啦」

肯定是假話。沒有戲弄之外的理由了。她就是這種人。

「那么,有什么要緊的事情嗎。話說回來,我們班的大原老師怎么在……」

「嗯,是呢——。稍微,找桐子醬商量點事」

用跟桐子姐完全相反印象的,柔緩的聲音對我那么說道。

這兩人,關系奇妙的好啊。雖然可能只是因為在相似的時期上任。

「嘛,因為午休再過一會就要結束了。趕快進入正題吧。」

那么說著,桐子姐把翹著的腳放了下來,端正好姿勢。接著,微笑道。

「清一,聽說你啊。最近,和綾女古都子關系很好?」

「從,從哪里知道那……」

「是老師我喔——。因為從這周開始經常見到你們在一起呢——」

……老師,真是愛管閑事。

「還有,試著問了問外崎君, “好像發生了挺多事”他這么回答我呢——」

那小子!“發生了很多事啦”雖然這么說過,但是沒有必要照實傳達給老師吧!多么不機靈的男人。起碼給我看看你作為H游戲惡友的關懷啊。

「嘛,而且你進來的時候我還瞥見綾女的身影呢」

「……看見了嗎」

這樣的話,沒有必要特意的朝向后方吧。

嘛,應該是想要露出威嚴之類的理由吧。

「因此。想要委托你,讓她重新做人。」

「……蛤?」

「重新做人啊重新做人。給我好好的讓那個不良少女重新做人啊我說」

「什,你說什么啊。為什么我得。再說了肯定做不到吧。」

「那家伙和誰關系好什么的,我可從來沒見過。你是第一個啊」

「所以,叫我讓她重新做人?」

雖然已經沒有在使用敬語了,不過反正也沒有被指責,總覺得無所謂了。

「是的。這可是個機會呀。因為那小子都不聽教師說的話,所以靠我們可什么都做不到。雖然說這話很沒出息……」

「我這里也拜托你了,新宮君。并不是說全部都交給你做,我也會盡可能的輔助你的」

「老師,你不是一直被綾女嚇得說不出話來嗎」

「哈唔。被,被那樣說的話完全沒辦法反駁……。但,但是不想把這個難得的機會白白浪費掉。雖然變得有種在利用新宮君的感覺有些于心不安,但是我希望最少也能給她制造一個契機」

嘛,這個那個的也是很拼命的在做呢。我們班的老師。

「我也不是說讓你馬上就做的很認真。當前,先給我想辦法把那家伙愛蹺課的習慣改掉」

「給我想辦法……」

「“一起聽課吧”這么勾引她不就行了嗎?」

「白,白癡嗎!說什么啊!我們又不是那種關系!」

「不要害羞不要害羞。總之,這已經是決定事項了。」

「……要是拒絕的話?」

于是桐子姐就站起身來,把臉貼近我的耳朵,用只有我能夠聽見的聲音————。

「就像剛才一樣用全校廣播揭穿你的愛好」

「什……!」

「包括你有時候在某個活動室玩H游戲的事情」

艸,就因為這樣所以才很討厭什么都知道的親戚!查遍人家的房間,「什么啊,這個。喂喂,不是H游戲嗎。你,還未滿18歲吧?」什么的這么對我說……!

「姐姐可是默認,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喔?這點事都辦不了可不行呢。」

贏,贏不了!一開始,就不是能夠勝利的戰爭!原來如此,明明平時都用電話傳喚,只有這次用的是校內廣播。

“我隨時都可以,把你的愛好揭露給全校知道喔” 原來是為了這個嗎……!

「明白了啦。我做啦,我做不就行了嗎!混蛋!」

我有點自暴自棄的說完后,桐子姐離開了我坐回了椅子。

「明白了嗎。哎呀——,姐姐我……噢,老師可真高興啊」

一旁的大原老師,「喂桐子醬,勉強他可不……」雖然一臉苦澀如此指責到,「可不是勉強噢」她卻這么哈哈大笑。太明顯了。噢噢,真是顯而易見。讓人吃驚的裝傻充愣。

「嘛,當前,只要給我想辦法把蹺課和暴力事件解決就行了。雖然還不到談留級的時候,要是按這個速度下去的話課時要變得不夠了」

「只有那些……雖然這么說有不恰當,那家伙的問題只有那些嗎?」

「表面化的部分是。雖然那家伙也有一些傳聞,但是也搞不明白是不是全部都是真的。你也別太被蠱惑了。」

嘛,給我想辦法把援交問題解決了什么的,被那么說的話也很困擾。

「可別太過期待啊」

「非也,我可很期待呢。那么,可以回去了哦,清一」

「新宮君,拜托了」

迎著那樣的聲音,我從兩人的身邊離開了。

「啊,對了。清一」

因為被叫住了,所以只把頭扭了回去。

「特色手機和智能手機,兩者都有好好地把GPS開著嗎?」

「有啊。為什么這么問?再說了,你那里一看就知道了吧」

「哎呀,要是你被卷入麻煩而下落不明的話,姐姐可是會很悲傷的」

「……還真能說」

那種地方真是溫和得有點奇怪。雖然不知道是不是認真的。

「話說,被探查所在處很惡心啊」

「付錢的是我所以不要發牢騷。讓你拿著2個是因為我的愛,那么想就行了」

「愛……不覺得可疑嗎?」

桐子姐,只有在這點上絕對不讓步。

對我的爸爸還有媽媽,到了“就讓我來出錢吧”如此志愿的程度。

到現在還沒能忘記,我在小時候迷路的事情嗎。

也并非會十分積極地調查我的位置所以就算了。

「是是,我很感謝呢」

接著,我出了辦公室。綾女規規矩矩的在外面等著。

「歡迎回來。是什么事?」

「超私事」

「為什么會找上新宮啊?」

因為很麻煩,所以干脆說了吧。

「……雖然并不是應該坦白的事情,小谷老師是我的表姐哦」

「誒?那個老師,原來是那樣嗎?he——,還真在意想不到的地方上有緣呢。」

「要是暴露的話說不定會有麻煩事,所以希望你能保密」

「明白了。嘛,也不是什么能隨便說的事情」

能夠理解我真是幫了大忙。

……那么。雖然不怎么起勁,姑且,先做好被吩咐的活吧。

「綾女,你今天下午的課準備怎么辦?」

「誒,想要上啊」

阿勒,明明覺得一定是跟平常一樣翹掉呢。

「……不逃課嗎?」

「你逃的話我就逃啊」

「誒,以我為標準嗎?」

「啊啊,當然的吧」

誒,當然的嗎?

「……因為想要,多一點時間在一起」

好像能夠早早地達成桐子姐的目標。真的好嗎?就這樣……。

因為綾女罕見地出席了下午的課,所以教室內有點吵鬧。

連上第五節課的教師都,瞪圓了眼。嘛,那還算好了,在預想的范圍內。

問題是,同班同學好像對我有什么話想說這件事。

被后方的外崎用手指敲了2下。順便還遞過來了一張筆記紙。

在那里寫著“果然,和綾女發生了什么嗎?”。

……哎呀哎呀。

寫上“什么都沒有”,為了不被老師發現就這么面向前方然后把筆記紙放在后面的外崎的桌上。真是個俗人。

「額~,對于這里的X,也就是從計算中得出————」

教師一邊使用黑板說明,一邊繼續授課。

從那之后過了一會,肩膀再次被敲打。

雖然很麻煩,但還是把筆記紙接了過來。打開一看。

“竟然能夠馴服那個綾女可真厲害呀!by的馬”“從什么時候開始成為戀人的?by內多”“祝你們幸福! by境井”“綾女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啊!by三賀本”

等等等等。外崎這個家伙,竟然傳給大家了!

筆記紙好像傳遍了全班。當集體字畫嗎!

我寫上“禁止開玩笑! by新宮”,再一次傳遞了筆記紙。

之后又過了一會。

「笨……!」

不知是誰發出了膽怯似的,短促悲鳴。后方好像發生了什么poi。

教師好像也受到那個聲音影響,把視線移向后方。我也往后面轉過去。

雖然不知道有怎么樣的經過,筆記落入了綾女之手。

綾女目不轉睛地看著那個筆記……然后把筆記揉成一團。

接著———— 一發,把手往桌子上打去。“磅”巨大的聲音響徹教室。

光憑那個,綾女想說的話和心情一下子就明白了。

同班同學們轉眼間臉就白了。就連教師也嚇得一哆嗦。

這就是,對隨便開玩笑的家伙的懲罰。噢噢,可怕可怕。

---------------------------------------------------------------------------------------------------------------------2015/05/20 未完

一邊發生著那種事,下午的課程也已結束,現在是放學時間。

綾女上了一下午的課,雖然擔當第六節課的教師也瞪圓了眼,但也就那樣了。

綾女也發覺自己被當成珍獸一般對待,表情十分的不高興。

只是當我為了確認而把臉轉向她時,卻把原本僵硬不高興的表情變為笑臉,嘛,也許真的想要和我一起上課。

……嘛,桐子姐的依賴能夠達成就行了。

「啊,新宮桑,一起回去嗎」

對于突然響起的不耳熟的禮貌語調,反射似地回過頭去。

綾女就在眼前。雖然用眼神確認了一下周圍,卻沒有找到其他的說話之人。

「一、 一起回去嗎?」

確實是綾女說的。不知道是誰說的,什么的已經蒙混不過去了。

那個說話粗魯的綾女,突然用這么禮貌的口氣說話什么的怎么想象得了!

「啊,啊啊。可,可以啊。趕,趕快走吧」

我那么說著,快步走出了教室。綾女也學著我出了教室。

「那,那個,綾女,怎么了?那個說話方式」

「沒,沒事。只是在下午上課中一直在想,說起來那個游戲中的女孩子,都不像我一樣說話刻薄……」

確實像綾女一樣語調的女孩子在『Princess﹒Weekday』里沒有呢。

「在那里面,留著這個發型的女孩子,說起來也是用很禮貌的說話方式……」

「……難不成,是想要迎合我的理想才?」

「……是的」

僅僅是臨陣磨槍。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變的。

但是,對于要成為我的理想的那個構思和行動,著實讓我混亂了一下。

「怎,怎么樣……?」

事到如今也沒有什么客氣的必要了吧。直截了當的說吧。

「不相稱」

就算突然使用敬語印象也并不會馬上就改變。

「唔唔,是嗎。不對,是嗎……。(改說敬語)但,但是繼續下去的話……」

然而,卻不生氣。而且,還不氣餒。

原本是不良的女孩子變得溫文爾雅,還說要成為男孩子的理想。

一般的男生的話,僅僅是女孩子能夠迎合自己就一下子敗北了……不過對手是像我這樣有處女信仰的男生只能說氣數已盡。盡快地放棄比較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