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看我成為你的理想

第一卷 第一章 看我成為你的理想

因為通宵玩H游戲,明明是星期一卻睡眠不足。

說到底 ,雖然昨天發生了目擊到女生即將被強奸現場之類的糾紛,但回到家后跟往常一樣玩了H游戲。損壞的內置DVD驅動也更換了。

死機的電腦,現在也沒什么特別的問題好好地啟動著。不小心就因為一時的沖動,而向電腦發火了。明明電腦沒有任何的罪過。不能不反省。

但是,全部都是藤昭栞的錯。那個不良女人。……艸,為什么會變成這樣。與其給我這種痛苦的回憶,還不如讓我誕生為花花草草。樹木也行。為什么在理想鄉里會有婊子闖進來啊。

「呼哈哈-……」

到校后坐在椅子上,取出第一節課的教科書。

斜眼看著上課前亂哄哄的教室我打了個大哈欠。

「好像很困啊,新宮」

坐在后面位子上的外崎啟太跟我搭話。只把頭轉過去后,那里有一個理成短發,不胖不瘦的男生。只看外貌的話跟我差不多,是個隨處可見一般的男生。鼻子上的雀斑分外的顯眼。

「因為通宵玩游戲了」

「說是有理想的角色而買的那個?」

「……不要再說那個的事了。 玩的是后面買的」

「標題是?」

「包括那東西怎么個不行法在內之后再談吧。差不多要響預備鈴了」

「OK——」

我是宅男這件事已經在班內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了。但是,只是看動畫與漫畫,并且對電腦很精通這種程度而已。可沒有暴露如H游戲這種強烈的愛好。

再怎么說也不能在高中的教室內談論H游戲吧。我們這所縣立三影高等學校可是很普通的學校。并沒有收監著特殊的學生,也沒有被導入特別的典型事例,更沒有在課堂中講18禁的內容。

所以不能不相應地考慮時間,地點和場合,我和外崎都有好好地遵守著這點。

這種東西,應該在暗處悄悄地享受。并不是能夠光明正大談論而讓周圍的人聽見的愛好。

在教室里二次元美女啦處女啦中出啦等等的單詞四處交錯也很讓人不愉快,再說了我也沒那么想被人白眼相對。還有宣言僅僅是「御宅族」就生理上不能接受的家伙。

「那么,之后要細說哦」

結束了和外崎的對話后,預備鈴就響了。

于是,外崎開始東張西望環視著教室。

「……啊,今天初芝又缺勤嗎。真遺憾」

「說起來你也喜歡她啊。」

初芝是同班的女生的名字。全名應該是初芝優佳。在現實的女孩子中確實可以算可愛類型了吧。但是,外崎這家伙所喜歡的并不是只有那一點。

「果然,沒有聽到她『早上好——』的招呼聲就完全不覺得一天已經開始了」

初芝是聲優。雖然應該還只是配一些路人或是配角。啊,好像有說過,目前正在給動畫的候補女主角配音。確實她的聲音就算出現在H游戲中也毫不覺得奇怪。

所以,她因為工作的緣故而沒來學校也是常有的事。

「外崎。我覺得你是不可能的啊」

「這樣就行了啦!只要能聽到她的聲音!啊——,下次希望能夠讓我錄下她的音。」

「……不對,嘛,戀愛要是光在腦子里想想的話誰都是自由的。」

就算是聲優,在現實里也不行。要是通過揚聲器的話說不定可以交往。

正說著這些話時,嘩啦一聲教室的門突然打開了。

班主任一直都是在最后一遍鈴聲響的時候同時進來,所以不是班主任。

進來的是一個女學生————有著染成茶色的長發。威懾人一般的銳利眼神。但是容貌卻很端正,班上的家伙們估計會說她是個美人吧。「只要不說話的話」,只不過要加上這一點罷了。

包括我在內大家都只是偷偷地瞄著看,根本沒辦法對視。不如說,都把臉撇得很開。

和平常一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這家伙正是,在這個班級————不,即使在這個學校也是惡名昭彰的不良少女。

被說成是連幼兒都會嚎啕大哭的綾女。全名是綾女古都子。

只見她懶洋洋地把扁平的提包搭在背后,往教室中走進來。

就那樣從我的面前通過————那么想著,她卻停了下來。

然后,俯視著坐在位子上的我。

是因為那樣的狀況嗎,教室里開始流動著一種奇怪的空氣。從周圍感覺到的視線是「啊——,那個家伙好可憐」這種同情的視線。明明還沒有被做什么!

……為什么停在我的面前! 有什么事嗎!?

「yo,喲……」

她的臉頰微微泛紅,有點生硬的說道。不管誰怎么看這都是對我說的。

教室里立刻吵雜起來。

「……又不是耍活寶。看什么看。可以盯著看什么的我可沒說過啊」

但是,周圍被她震懾住而立馬平靜下來。



接著,她從我的前面離開,在自己的座位上撲通一聲隨意地坐了下來。

「喂,你這家伙,對綾女做了什么嗎?」

外崎困惑般地詢問道。

「沒,沒有啊,并沒有做什么啊」

雖然上了高二后分到一個班里,但那以來,卻沒有做什么得罪人的行為。

因為她的傳聞即使是別的班級都不絕于耳。別說交談了,就連接近都盡量避免。

明明是這樣,為什么到現在,突然會那樣……等等?

說起來,身形什么的跟昨天被襲擊的女人好像有點相似。或許是心里作用好像連聲音都有點像……不不,怎么會有那種偶然。肯定只是相似罷了。

就算真的是那樣,應該也沒有做什么被怨恨的事情。

有點不好的預感,偷偷的瞄了一眼后方————往綾女那個方向看過去。

跟預感一樣,不知為何她的視線完全把我作為目標。背部肌肉都像是要凍僵了。

「被那種婊子看上什么的你還真是不走運啊」

不要小聲地感慨啊。

「因為那個家伙,經常惹事啊」

外崎用愕然的眼神接著說道。那種事我當然知道,連我自己都覺得不走運。

關于綾女的經歷,真的只聽過不好的話。

「吵架,蹺課什么的,真是為所欲為啊」

實際上我也沒見過吵架時的樣子,除了蹺課之外都沒見過。

但是昨天的現場,一想是綾女的話還真沒有違和感啊。就好像穿越過很多修羅場一樣。

雖然最后被打敗了,但是像那樣被追趕還能反擊什么的,對我來說肯定是不可能。

我除了立即借助警察大人的力量之外毫無辦法。剩下的估計也就是下跪了,或者把錢拿出來什么的。要是用錢能夠回避掉致命的糾紛那已經算很便宜了。雖然會悄悄的拍下對方的臉部照片,及時向警察提交受害申報讓他們幫忙追回所有被拿走的錢罷了。

「雖然不知道新宮知不知道,我聽說好像還經常進行援交呢。而且聽朋友的朋友說向她付了三萬搞了一次什么的」

朋友的朋友嗎。那還真是都市傳說啊。雖然那么說,考慮一下綾女的傳聞的話就算有在援交也絲毫不奇怪。

有著那樣的茶色頭發。而且,本來我們學校的二年級女子學生制服是米色和深紅色西裝夾克,但是她卻沒有扣扣子啦,蝴蝶結也沒有戴啦,還把袖子卷起來啦等等連設計師都會感到憤慨穿法。頭部,手腕還有耳朵上也都佩帶著裝飾品,總之就不像個學生的樣子。在那之上,還把裙子改造成幾乎都要到達腳脖子的長度,連銀色的粗鏈子都系在上面。

「可是,用三萬向真人出手還真是浪費啊……」

那是我毫無虛假成份的感受。全價的H游戲不都能買3,4盒了嗎。

拿出3萬那么多,就為了向綾女出手什么的。雖然那家伙從外觀上看,身材也不壞————就算從制服之上也能明白胸部的大小,再加上腰部也不可思議的纖細就像是模特一樣……但這是現實中。

「雖然我覺得新宮的感想也有點問題。嘛,那家伙,綽號是中古呢」

「連那樣的綽號都有啊」

「這綽號,從小學開始就有了。果然和初芝差別太大了」

「雖然不知道你為什么把她和初芝比較……。綾女從那樣的時期開始就在援交了嗎?話說,為什么外崎你連綾女小學時的綽號都知道啊」

「啊——。小學生的時候,在同一所學校。所以,大致上知道」

是那樣嗎。嘛,因為小學生的時候的傳聞什么的馬上就會蔓延。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是笨蛋嗎?誰會把你這種人的————)

……啊,不好。以前的陰影有點要復蘇了。結束這個話題吧。

「不管怎么樣,花三萬和中古搞一發什么的,簡直就是發瘋了……」

說著的同時最后一遍鈴響了。我們停止了交談后班主任的大原老師進了教室。

「好——的,那么我們開始進行晨會哦——」

以根本無法想象是年過二十的嬌滴滴的聲音為信號,晨會開始了。

結束了第四節選修的音樂課,我回到了教師。想著如往常一樣和外崎一起去食堂吃飯,但外崎的身影卻哪里都見不到。

「外崎的話被綾女帶走了哦」

同班同學特意地告訴我這件事。但是,內容太讓人意外了沒辦法馬上就理解。

「被帶走了……。外崎那家伙,做了什么了嗎?」

「撒?美術課結束后回來的時候被突然,抓住肩膀帶走了」

「唔哇,看來得給他收尸了……。知道去哪里了嗎?」

「應該還沒死啊。除了與教室方向相反外,到底去了哪里我也不明白——。」

「那樣啊。謝了。嘛,那家伙的話是可以一直活在我們的心中的」

沒想到是誘拐。說不定,是聽見了我們晨會前說的話嗎?

不不不,我們是用連旁邊都聽不到的音量來說話。那應該是不可能的。

沒有理由就被揍什么的,應該不會突然動武……希望是這樣。

不顧我那樣的擔心,在午休快要結束的時候,外崎回來了。

雖然一副很累的表情,但是身上也并沒有淤青。稍微有點放心了。

「喂,沒事吧?聽說你被帶走了。沒有哪個部位損壞吧?」

「啊——,嘛——,嗯。四肢健全。身體上是……」

總覺得言詞有些曖昧。在那之上,看著我的眼神好像頗有怨氣。為什么?

「總之,你下次應該得請我去食堂吃一頓」

「哈?意義不明啊」

「不久之后,應該就明白了。我也不明白。嘛,我會給你收尸的」

真的是完全搞不明白。

「難不成是我們說的悄悄話,被綾女聽到了嗎?」

「才不是那件事哦。雖然不知道會變成什么樣,但可別怨恨我哦」

結果,還是不怎么明白。

然后,綾女好像把下午的課都翹了,那天我們沒有再見過面。

---------------------------------------------------------------------------------------------------------15/04/30 未完

翌日,跟往常一樣來到學校。坐在位子上。從書包里拿出教科書準備好。

一如既往地執行了在學校里的常規作業。

其他人雖然各有一點不同,但基本上都一樣吧。和同學說說話或者預習什么的。那是,和往常一樣的光景。

雖然最近下雨天很多,但是今天總算是個好天氣。

這時,嘎啦!格外大聲地響起了教室門打開的聲音。

就算是那樣,也并不需要特別的在意。

「誒……」「什么……?」「啊嘞,是——吧?」「說笑,的吧?」

可是,教室里卻如同有珍奇野獸進來一樣起了潮水般的嘈雜聲,當然我也因此產生了興趣。輸給了好奇心,向門的方向看去。

「唔誒……?」

不由自主的,發出了奇怪的聲音。沒辦法瞬間辨別出那個家伙是誰。

但是,稍微凝視一會后明白了。

如同威壓人一般的銳利眼神。能夠被稱為美人的端正容貌。這些完全沒有改變。把皮包扛在肩膀到背部也和之前一模一樣。

沒有錯,是同班的綾女。

急劇改變的是,發型,還有那個顏色。制服也從被改造過的回到了原本的模樣。而且穿著很整齊。系在裙子上的鏈子也沒了。

「雙馬尾……?」

不分時間地點場合,我不由得那么自言自語道。

是的。她的發型從流動般的長發,變為了在頭上用紅色的細發帶,在左右分別扎著2個————也就是所謂的,在動漫和漫畫中能夠經常見到的雙馬尾

在那之上,原本被染成茶色的頭發,也完成了向有光澤的黑色轉變。

仔細一看就連耳墜都沒有戴。

對那和往常完全不同的形象,教室里漸漸開始形成奇妙的空氣。

「……」

綾女用銳利的眼神睥睨教室。臉上寫著「別給我看這里」。

……一看這種,啊啊,果然這是綾女啊。能夠如此確信到。

大家同時扭過臉去,慌忙地假裝著和平常一樣。「今天天氣真不錯呢」什么的,還能夠聽到這種裝傻的聲音。剛剛還在預習的家伙連教科書都拿反了。全員,也動搖過頭了吧。

「we,喂,新宮……」

被外崎抓住肩膀,強行從綾女那里移開視線。

……貌似我也相當的動搖。沒想到竟然連把視線移開都忘記了……!

單用視線就把教室內鎮壓住的綾女,快速地走進了教室內。

接著,和昨天一樣在我的面前停了下來,和昨天一樣俯視著我。

為,為什么……!?

「早,早上好……」

對突然的話語,腦袋沒能正確的認識。綾女向這里打招呼。首先,應該理解這個事實。雖然動眼珠環顧了周圍,但不管怎么想都是對我說的。

「您,您早……」

我也總算用敬語回了禮。被打招呼的話不能不回禮吧,再說了要是無視或者假裝沒聽到的話,感覺會陷入非常半死不活的事態……。

于是,綾女轉變為困惑般的表情。

想要困惑的是這邊好嗎……!什么情況?這到底是什么情況?

「你,你這家伙什么的,人家可一點都不喜,喜歡你呢喵!」

綾女又這么說道。毫無疑問是對我說的。搞不明白。不懂什么意思。而且,還咬到舌頭了!?

接著綾女,也不等我回話,匆匆忙忙地往自己的座位走去。

教室里的同學們,不管是誰都裝作沒有聽到剛才的臺詞。

也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給點反應啊」外崎用視線訴說著。「開什么玩笑,笨蛋」用視線回答他。

————————,四周一片沉寂。連隔壁班的說話聲都能聽到了。在那之上,不管是誰都猶如屏息一般一動不動。教室內的奇異氣氛越發濃厚了。

「喂,外崎」

用周圍聽不見的聲音向他提問。這個事件的線索只有這個家伙有。

「什,什么?」

外崎明顯的移開視線,動搖著。與其說是動搖,不如說是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

「你,向綾女說了什么?」

「什,什么都沒……」

「要是什么都沒說的話,昨天的那個是怎么回事。不要怨恨我什么的,會給你收尸什么的」

果然理解到沒辦法繼續辯解下去了嗎。外崎大大地嘆了一口氣。

「突然被帶走,然后被問起你的事情。喜好的發型,還有愛好什么的」

「為,為什么會問你那種事情啊?不,那個先放在一邊。那么,外崎。你回答了什么?」

「好像喜歡雙馬尾什么的,動畫和游戲……不如說是喜歡18禁游戲」

「笨……」

不由得差點大聲的發出聲音,抑制住音量后說道。

「你這個笨蛋……!外崎,你這家伙到底說漏了什么啊……!」

「這,這不是沒辦法的嗎!要是不誠實回答的話說不定就會被殺了……!」

「誠實回答也有個度好吧……!老實人會吃虧這句格言你就不知道嗎……!」

「要是不當老實人的話,我的身體就會吃虧損壞了……!」

覺得自己說了句漂亮話嗎。根本就不是啊!

「再說了,昨天!就連我也搞不清楚意圖啊……!突然被問起新宮的事情,以為你被卷入了什么麻煩事里……!」

確實要是換我突然被綾女帶走,「把關于外崎的事都告訴我。誠實地,明白了嗎?」被如此瞪著的話,說不定連就算不回答也沒問題的事都說出來了。

所以,外崎是無辜的……但是,沒辦法接受。

「再說,到底發生了什么啊,新宮。說起來,直到最后,我都沒聽到什么」

「我也沒有什么線索啊……」

就連和綾女接觸————不對,果然……在星期天被襲擊的那個家伙是綾女嗎?

說不定不是那樣?什么的雖然這么想過,可是我又沒有看對方的臉。

「說真的嗎」

「雖然并不是沒有猜想,但是沒有可靠的證據,我也沒有做什么會被怨恨的事情!」

「還真有線索啊。我,單單只是被卷入了你的糾紛不是嗎?」

「向H游戲之神發誓沒有那種事」

「什么啊,H游戲之神。厄洛斯之類的嗎?啊,不對,重要的不是那里」

外崎總是會在這種地方規規矩矩的吐槽。

「嘛,你要是那么說的話,應該就是那樣吧……」

「對吧?對吧?」

能取得同意比什么都好。

「新宮君,外崎君,到底要說悄悄話都什么時候呢!」

嚇了一跳往發出嬌滴滴聲音的方向看去,是什么時候來的呢,班主任的大原老師帶著為難的表情站在講臺上。是過于集中在談話中而沒注意到最后一遍鈴聲和老師的到來嗎。

「對,對不起」「抱歉……」

我和外崎分別道了歉,「沒關系噢——」老師如此說著,嫣然一笑。

接著,大原老師在點名之前先掃視了一下同學們。

「啊,綾女同學。復原回黑發了呢。老師,好高興啊。」

「哈?又不是為了你染回去的」

「hii!對,對不起!」

真是軟弱的的老師啊。聽說才剛當教師不久,而且又是年輕的女老師,再加上班上有綾女這種問題學生————大概,是被強行推過來的————真是同情她。

「那,那那那,那么,開始晨會喔……」

用打心眼里膽怯般的顫抖聲音,今天的晨會開始了。

雖然奇妙的氣氛在上課時也持續著,但是一旦到了午休時間就變得淡薄了。

大家是不是都已經把綾女的『你,你這家伙什么的,人家可一點都不喜,喜歡你呢!』發言忘得差不多了吧,或者可能覺得是個幻覺吧。

可是,這是何等的模范傲嬌啊。

而且現如今說是傲嬌,形式或者定義什么的十分的困難不同的人都各不一樣。傲嬌這個詞本身也很久沒聽過了。已經漸漸形成了固定的風格美。

綾女的發言,硬要說的話感覺就像把不知道御宅族的人在心里描繪的傲嬌象照原樣地表現出來的冒牌傲嬌。不過咬到了舌頭,就連冒牌都算不上。

嘛,那部分怎么樣都無所謂。傲嬌的定義每個人都不一樣。關鍵是,自己的定義會不會被別人所接受根本不明了罷了。

「外崎,吃飯去」

「啊啊,話說肚子真餓了啊————。今天的套餐是什么呢」

我們基本上都在學校食堂吃。學校食堂雖然并不是那么好吃,但是量足,還便宜。

因為我開始打工了所以從父母那里拿的零花錢已經中斷。便宜是好事。而且午餐不吃的話下午可撐不住。

「那么,到底要吃什么呢。不在到達食堂之前決定不行————」

「喂」

正要走出教室的時候,從背后傳來險惡的聲音。

教室內稍微殘留的奇妙氣氛再次一點點的形成。

吵雜聲的音量,稍微降低。

就像H游戲里誰說話的時候BGM會變小聲一樣。

我和外崎慢慢地轉過身。

綾女在那里。

嘛,在呢。她的聲音在耳朵里揮之不去。

可是,變成黑發雙馬尾后真的印象變了呢。就個人來說如果是黑色的話還是直長發更好。

……不不不,對現實,而且還是,中古女到底在想些什么啊,我。

現在應該搞明白這個女人到底是抱有什么目的接近我,不回避掉覺得會逼近的危險不行。H游戲里也這么說過。必須仔細觀察對方的言行,迅速地察覺危險。

「你,今天,是學校食堂嗎?」

「誒? 我?」

「外崎,不是你這個家伙。給我消失」

「也是呢……。那么,我好像會阻礙到你們所以先消失了————」

然后,抓準這個機會匆匆忙忙地逃跑了。

外崎這個家伙,還在走的時候「加油哦!」用表情這么說道。為什么只有那個家伙,真不講理!

「開什么玩笑!」用視線如此回到。不知道外崎有沒有理解。

如同發生故障的機器人一般緩慢地把視線移回綾女發現她板著個臉。與其說不高興,不如說看起來像很著急一樣。

「是我,對吧?」

提心吊膽地問道,綾女點了點頭。

「那,你是去食堂吃嗎?還是其他?」

「正,正想著要去食堂吃飯」

不由得使用了敬語。明明是同班同學。但是,很可怕啊。這不是沒辦法的嗎。

因為不知道什么時候會有拳頭飛過來而膽戰心驚。仔細觀察,總覺得全部都是毆打前的預備動作。視線則如同述說著「任何時候都能咬上去哦」一般。

在猛獸前失去獵槍的獵人,應該就是這種心情吧。

「那,那么。這,這個,給你!」

那么說著綾女遞出來的————不是拳頭,而是稍大的茶巾袋。

宛如,里面放著便當盒一樣……嗯?便當盒?

「這,這個,便,便當?」

「啊,啊啊。是我,做的」

從女孩子那里拿來的便當。如果單單只看字面,真是棒極了。非常的好。

然而為什么,比起高興,更多的是困惑和恐懼。

因為,給我便當的理由完全搞不明白啊!

假設,假設星期天救的女孩是綾女。

雖然確實在危機的情況下救了她。但是,并不是想著要救她而救了她。單單只是因為自己有危險而行動,結果上那樣罷了。

Flag什么的在現實之中根本不存在。不會有為了撿手帕而回來的少女突然開始進行自我介紹,也不會有住在隔壁的青梅竹馬的女孩子,仰慕著哥哥的妹妹就更沒有了。蔑視我是個處男的妹妹倒是有!

所以,僅僅是幫助了女孩子這種程度根本不會豎棋!不如說,我的話根本就不可能!

「為,為什么,給我?」

「沒,沒關系吧,那種事!總之,是要!?還是不要!?」

被拒絕回答了。簡直就是現實版垃圾游戲。快把這個的攻略方法用wiki給我看啊。

→「不要」

「那么去死吧」

能夠窺視到拒絕后的未來,現在!不對,雖然只是隨便的想象罷了!

除了『接受』,完全就沒有別的選項了好嗎!或者『1.接受』『2.領受』『3.被賜予』像是這3種選擇。實質上就是一個選項。這到底是怎么樣的不講理的游戲啊。

「那,那么……。我能夠,拿嗎?」

「啊,謝,謝了」

我從綾女那里接來淺綠色的茶巾袋。沉甸甸,好重。

「順,順便,和,和,我,我一起……」

綾女還有什么話要對我說嗎,嘟噥著什么。

「沒,沒什么事!」

那么說著,她從我的面前像是逃跑般的跑走了。

之后只有我孤零零地被留在原地。同班同學同情的視線刺的皮膚好痛。

老實地說,猶豫著要不要丟掉。

盡管那樣,食材沒有任何的罪過。雖然對我可能需要贖罪。

「真是不明白什么意思啊……」

對著虛空獨自發著牢騷。聲音空虛地溶化開來。

我在外面不起眼的地方抱著茶巾袋。從旁邊來看的話可疑度全開。

嘛,因為是初春,外面也并不冷。在外面吃也是一種樂趣。再說也不可能在教室內吃這個。置身于那種視線之中,食物怎么可能會通過喉嚨。

「總之,不先看看里面的話什么都」

在草坪上坐下,解開茶巾袋,漆器的便當盒顯露出來。而且,還是兩層。

一打開便當盒的蓋子,只見里面有著顏色豐富多彩的菜肴。

煎雞蛋,德國香腸,牛肉餅,土豆色拉,連燉筍都有。

「好像很好吃啊,喂」

坦率的感想自然而然的從口中流露出來。

接著把第一層的便當盒拿開,下面則是被滿滿地鋪上了菜肉燜飯。

這個也看起來很好吃啊。父母做的飯菜……不對,等等?

『啊,啊啊。是我,做的』

自制?親手做的便當?綾女親自?做菜?

「好,好不相稱啊——……」

煎雞蛋什么的明明像是會燒得焦黑。然而,這個煎雞蛋真是十分的漂亮。你看這黃金色。

「嘛,嘛。不試試味道的話什么都不好說……。應該不是毒吧……?」

把配套的筷子拿在手里。

「我,我開動了……」

用筷子,夾著煎雞蛋提心吊膽地放進嘴里。小心翼翼地咀嚼著。

「啊嘞?」

雖然有點甜,但是有好好地調味。哪里能說是毒。直截了當的說太好吃了。比我媽做的煎雞蛋味道還要更深邃。什么啊這是?

其他的菜也一個個的開始吃。每個都很美味。不是裝模作樣的調味,也不是奇特的調味,是雖然非常標準卻有著濃厚味道的調味。

所以純粹地把美味傳遞過來。特別是,這個燉筍完全就是絕品棒的不行。

雖然素材也很好,調味也恰好是我的喜好。有著略微的醬油味以及木魚干的高湯還有甜料酒適宜的甜味。卻非常的柔軟,筍的味道在舌頭上傳開。

最終————全部只用5分鐘就收入胃中。

……得洗好,再還回去。

正要返回教室的時候,在出入門那里突然遇見綾女。

「y,喲」

綾女有點尷尬的向這里搭話。

「額……。非常感謝您的便當……。不是奉承話,真的非常好吃……」

聽到我這么說,她露出吃驚似的表情。

「那,那樣嗎?能夠稱贊我……謝了。哪個比較好吃?」

「燉筍比較……」

「是,是我的自信作,太好了……」

呼,嘆了一口氣。真的是綾女為我做的嗎?

「bi,便當,交給我真的,沒問題嗎?不是你自己的……」

「啊,啊啊。沒問題。我自己的也有做過來。」

這就意味著,她做了2個拿來學校。

……還是不要考慮太多了。

「明,明天洗好后還給您……」

「不,不用了!沒必要那樣!」

那么說著,綾女從我這里奪走了茶巾袋。

「那,那我先走了!」

接著,再次像是逃跑似地跑走了。

教室并不是那個方向啊。下午的課又要翹了嗎。

……還真的翹了。

下午的課程也順利地結束,放學后。

是因為下午綾女翹課的緣故嗎,教室內的空氣完全回到了原來的摸樣。只是大家看我的眼神帶著同情,不如說很好奇到底發生了什么,讓我有點坐的不舒坦。

「那么,班會結束了——。沒有社團活動的人不要繞道徑直地回家哦——」

老師宣布了結束,大家開始行動。目的地為社團活動,回家,打掃,或者是委員會嗎。

因為今天沒有打工,我的選項是社團活動————不如說是游戲同好會,就那樣回家。不,但是玩的H游戲才到一半,今天就這樣回去繼續玩吧。

「先走了,新宮」

「噢——,外崎。明天見」

然后往出入口走去————途中遭遇了。綾女。

「yo,喲。新宮」

又是我嗎!這到底是第幾次了。再說了,你還在學校嗎!

……不,但是,仔細想想的話,綾女的包好像還留在座位上。

不不不,現在那個怎么都無所謂。到底什么事?第六感啊,給我察覺到危機啊。

「有,有什么,事情嗎」

再次不小心變成了敬語。因為很害怕啊。

「稍,稍微過來一下」

被抓住手腕了!唔hii!

于是,就那樣被拉著,我不得不跟著綾女走。

就算要解開因為被相當用力的抓著,就憑我的力量根本解不開。

準備回家的學生好幾次往我們這里瞟,「啊?」不過被綾女一瞪,全部都連同身體一起別開視線。大家立馬往邊緣靠過去。我難不成正在看摩西的轉世啊。

背對著這里貼在走廊的墻上,誕生了許多的石像(仿)。

……沒有一個想要救助我的猛將。太過分了。

嘛,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結論吧。即使是我如果不是當事者的話肯定也在別開視線。

因為要是反抗的話可能會被揍,所以只能跟著她走。

雖然到地方的話也可能會被揍,但還是想把那個瞬間稍微延后一點。

「……這里就行了吧」

被帶到的地方是校舍的背面。總之就是誰都不會路過的地方。

如果有什么事的話是不是只要大叫就好了啊。在救援到來之前到底會被揍幾下啊。

……我的腦子得出的結論是肯定要被打了。這是為什么呢。

明明就連她到底有什么事都沒弄清楚。

果然,是因為眼前綾女釋放的壓力而感到可怕嗎?

「不,不好意思啊。強行把你帶來這種地方……」

「不,不用,沒關……系」

「那,那個喔。敬語,就不能不用嗎?我可并沒有留級過啊」

「對,對不……啊,不對,嗯,不好意思」

差點就用敬語道歉了。

既然說了這種話,那么應該不會被不講理的毆打吧。

話雖如此,也得注意不能得意忘形……。

「「……」」

接著,相互間沉默不語。那樣的時間持續了一會兒。快點,把我給放了啊……!

「那個,哦」

終于,綾女開口了。

「u,嗯」

嘴唇顫抖著,沒辦法出聲。

「你,有正在交往的女孩嗎?」

「哈誒!?」

突然之間說什么啊,這個女人!要是有的話,想說把那個家伙也卷進來嗎!?

「沒,沒油」

發音變得不正常了。也太害怕了吧。

……說起來,為什么我會這么的害怕?

就算是星期日被不良襲擊,也不是有好好地冷靜應對嗎。

單純是因為從這家伙身上感覺到的可怕感比普通的不良還要危險?

還是說,果然,是因為在心里隱約的想象著,別的事情?

我現在進行的可怕想象。真的可能發生嗎……?那種事情?

「是,是嗎。沒有嗎。真的啊?」

「啊,啊啊……」

冷靜。還沒有,確定真的是那樣。明明沒有被說,卻產生那樣的誤會的話肯定會被嘲笑。一定會,在今后的人生中揮之不去。回想起以前的事情。

但是,這個流程除了那種事之外想不出其他的了。

「那么,我就直截了當地說了」

綾女表現得忐忑不安。但是,沒有停止繼續說道。

「和我,交往吧」

……。

…………。

………………。

「誒?」

「還,還想讓我再說幾遍嗎!? 我說了,和我交,交往吧!」

「為,為什么?」

不由得問道。思考拒絕抵達那個結論。別這樣。

「那,那個時候,你,救,救了我吧……。所,所,所以!」

「啊,誒……。果,果然,星期日被襲擊的家伙是……」

「沒,沒有注意到嗎!?是,是啊,那個是我啊!因為有你的幫忙,我才得救了!覺得已經完蛋了的時候,你出現了吧!」

這樣一切就完美的聯結在一起了————不,不對,但是……!

「就,就因為,那樣?」

被不良襲擊的時候被搭救然后就喜歡上了什么的,到底是多么的easy啊!

「不,不行嗎!能夠救了我,我,我真的,很高興……!」

綾女滿臉通紅。是,真的?

「一,一直想要道謝。但,但是,因為這種事是第一次,所以不怎么明白,越來越煩惱……」

綾女說道這里暫時,把嘴唇抿成一條直線。

「那,那么……!到,到底怎么樣啊!」

接著,她開始催促我回答。我的答案早就有了。

「我,我拒絕!」

那么說完后,綾女通紅的臉漸漸變得蒼白。

……明明對方是綾女,有,有罪惡感。

「……能聽聽理由嗎?」

低沉的聲音。……啊,這個也許要被揍了也說不定。

但是,就算是我這里也有選擇的權利!

「w,我,對二次元之外不感興趣……」

「誒……二次,元……?」

「嚴格來說,是除了18禁游戲的女孩子之外不敢興趣……」

不要讓我說出來啊,很難為情啊!

「哈,哈?你是說游戲的女孩子更好嗎!?」

「是,是啊!有什么問題嗎!」

「并沒有實際存在不是嗎!」

「那又如何!w,我的理想只存在于顯示器(非實在青少年)里!」

「明明都特,特意地迎合你的興趣了!這個發型還有說話特征什么的!」

外崎的情報嗎!確實。我喜歡黑發,雙馬尾也喜歡!

但是,好像也有些情報沒能從外崎那里聽來啊。

中古什么的,不良什么的,不良品什么的,不良少女什么的,我可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