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Prologue 序曲

第一卷 Prologue 序曲

轉自 輕之國度 翻譯:mikumiku1



初芝優佳  

「新宮君,我喜歡你」

新宮清一   

「我對二次元以外不感興趣…」

綾女古都子 雙馬尾Ver.

「看我成為你的理想」

綾女古都子 不良少女Ver.

「我可沒說可以盯著看啊」



尊鄉直純

「到底有什么用啊,這種惡心宅」

外崎啟太

「真是意志堅強的宅男啊,你」

小谷桐子

「用全校廣播泄露你的愛好」

新宮圣美

「處男吵死了!」



Before..?

……又不是耍活寶。看什么啊

古都子 連幼兒都嚎啕大哭的學校第一的不良少女



After..!?

你這家伙什么的,人家可一點都不喜,喜歡你呢喵!

把她改變成雙馬尾美少女的是……

不起眼的隱藏宅和「H游戲」嗎??



「喂,新宮正煩著好吧」

「……要吵架的話兩個人能先把我的手放開嗎?」



「明明不是戀人卻抓著袖子耶?優佳覺得自己也是有那個資格的呢」

趁著2人爭吵之機,我甩了甩兩只手臂把衣袖從兩人的手指中解放出來。現在已經,除了逃跑沒其他辦法了。

我僅僅只是個H游戲宅而已,既不想,也沒辦法成為H游戲的主人公!

Prologue 序曲

「臥槽臥槽臥槽臥槽臥槽臥槽臥槽臥槽臥槽臥槽臥槽臥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對不起……』

難以置信難以置信難以置信難以置信難以置信難以置信。

什么啊,這個展開……!這個毫無意義的展開!

「為什么,藤昭栞有……!前男友啊……!」

突然間被打落至地獄的心境!

藤昭栞明明應該是,說不定會成為我的理想的新娘的女性才對……!

『沒想要隱瞞你的,清一君』

用RVS(RealVoiceSystem)生成的我的名字,通過揚聲器從她的口中紡織出來。顯示器中的她,浮現出為難似的表情。

那樣的表情也很可愛。真不愧是,我曾經看中的人。

但是,是中古!婊子!不良女人(次品)!

『但是,那已經是過去的事了』

她對著二次元圖畫的口型說道。從處女膜卻沒有發出聲音。

因為是中古!

『請不要放在心上,吶?』

「開什么玩笑!你這個非處女!」

對著顯示器喊道。但是,沒有反應。

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對方是存在于顯示器另一側,18禁游戲————H游戲的角色。僅僅只是那邊在單方面的對這邊說著話罷了。

“我怎么可能會介意呢。不要在意”

游戲的主人公用,像是完全不明白我的心情一般的臺詞以無語音方式在文本框中陳列出來。

「主人公,你也是嗎!」

這個家伙,明明一直把他當成是我的半身。再次,被背叛的心境!

「他媽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踹了一腳電腦。

死機了。直到剛才還在播放的BGM以「嗶——」這種不愉快的聲音持續不停地響著。

是因為沖擊嗎,光驅響著沉悶的聲音彈了出來。里面放著剛才正在玩的H游戲的光盤。上面印刷著藤昭栞滿面的笑容。

連同光驅一起打碎。剛好把那張臉一分為二。

「艸!媽的!」

什么是“純真無垢的女主角齊聚!”啊!向JARO(日本廣告審查機構)投訴你啊!完全不就是中古偽裝(食品偽裝)嗎!把有前男友的女人稱為純真無垢什么的,給我去好好的查一查廣辭苑啊,艸!

從房間四處把在游戲本體發售之前就開始販賣的周邊湊在一起后,踩破壞敲裂撕碎踢揍膝肘頭刺摔用盡各種方法以沖擊把它們粉碎了。

「艸!房間弄的亂七八糟了不是嗎!」

自己的頭腦不在冷靜狀態下,雖然殘留的些小理性在如此訴說著,但已經無法挽回了。

被戀人無情地背叛了啊!這不是很正常嗎!

「哈……!哈……!」

我立即取來紙板箱,把變為垃圾的東西都裝了進去。

雖然想過干脆送到制作公司去,但是稍微殘存的理智阻止了我。通過網絡,立馬與和自治會締結契約的大件垃圾收集公司辦理了委托手續。

「這里是武藏運輸——」

委托收件后5分鐘。宅急便立馬就來了。

「這個,拜托了……!」

「ha,哈……。今后也請多多關照」

收件人拿著紙板箱,從家里出去了。危險物品從房間里面消失,心情多少有點好轉。但是,在內心里盤踞的空虛感完全沒有消除。

「對于不是處女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價值啊……」

沒有絲毫反應。因為現在,家里誰都不在。如果被妹妹聽到的話,『處男吵死了!』肯定如此抱怨著并連跳躍踢都一起附上了吧。

第一, 同意我的意見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會有。那種事情早就銘刻于心。

被貼上所謂的處女廚標簽的我這種男人根本不可能被現實所認同。

「……睡覺吧」

懷抱著被背叛的悲傷,如同死亡一般沉睡。

睡眠,時間,夢,肯定會治愈我的悲傷吧。

但是……在腦海里浮現的是她的笑容。美麗的聲音。以及,愉快的顯示器上的回憶。

為什么要背叛我啊,栞。在和如同路人的同班同學的會話中「我和男孩子沒有交往過哦——」什么的明明都說過這種話。什么啊,這種如同現實一般的偽裝。是為了誘騙我嗎。把現實帶入二次元什么的,真是不敢相信。我可沒有渴望那種東西啊。不如說把二次元帶入現實啊,蠢貨!

明明像栞這樣的理想的女主角,在二次元中都不容易出現。

明明只要不是非處女,就已經是理想了……。

于是,我在絕望中醒來。雖然沒能做個好夢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因為會晚點回來,所以去外面吃吧。飯錢你先墊付一下』

看到如上的母親的信息,我為了吃晚飯出了家門。來到車站附近現在已經是吃完晚飯后的回家途中了。當然吃飯只是順便。目的是為了新的H游戲。果然以那樣的絕望來結束今天這個星期日可真是讓人郁悶。因為藤昭栞的背叛,給我的內心帶來了濃濃的黑暗。

雖然我并不知道在買來的H游戲之中有沒有MyFavoriteBride(我的新娘),但是鑒于近來H游戲的形勢中古角色應該不多吧。

最近則是基本見不到的二十歲后半的女性也是處女的時代。雖然也有「到那種歲數還是處女也有點問題」這種傾向,但比起中古肯定是新品要來得更好。吃得下粘滿未曾謀面的他人的指紋的巧克力嗎。正常的家伙肯定不會吃吧。

和主人公SEX之后不就變成中古了嗎,這種批判也是有的。但是,二次元的XXOO根本不作數。而且主人公就是自己。就算是打架厲害,或者是善于交際的現充,要么是背負著心靈創傷,在那之中都是我,主人公的意志=我!

只要第一次是我的就沒有關系。

處女(天使)最棒了!

……嘛,再說了我對三次元(現實)的女人根本沒有興趣,也沒有可能有所關聯。

「好冷,下雨了啊……」

有水滴滴在了臉上。把手朝向上方后,手掌上漸漸地布滿了水珠。

不快點回去不行……使用近道吧。

我從現在這條路上往旁邊拐彎,越過用地內禁止通行的路障進入大廈和大廈的縫隙。

要是再早點的話就可以直接從大廈內穿過了,但是這個時間早就關門了。

依靠勉強照射進來的月光沿著通道往前走。

「不要靠近w————咕,呀!」

突然響起某種聲音,是和我一樣的大廈縫隙的利用者嗎?

「揍你————姆……」

「終于閉嘴了嗎……喂,你們,把她的手臂按住。還有腳也是」

「嘿」 「明白」

「唔,咕!!」

「真是的。還真是難對付。讓我丟了面子,你不會覺得我會輕易地放過你吧?」

「唔————————!!」

「這里是大廈的用地內。在大廈里汗流浹背工作的用人們早就已經回去了。就算發出那樣的驚叫聲也不會有人來。喂,來個人把她的內褲脫了。塞到她的嘴里」

「唔唔————————!!」

「你要是變得老實一點的話就把你帶到床上溫柔地做。在那之前就和我在這里做好事吧。特別的允許你和我發生關系」

我有一種錯覺,說不定我是進入了H游戲當中了。

雖然因為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不管怎么想這都是即將發生18禁展開的狀況。

我覺得好像在『本堂的戀愛道』中有看過。不對,那個是H游戲嗎?

不不不,進入H游戲當中什么的。不可能吧。

或者說H游戲變成現實了?

不不不,不不不,沒有那回事吧。

雨滴冰涼冰涼的。充滿著現實感。

「喂,不就內褲嗎趕快脫掉」

「唔——————!」

「因為,這家伙,一直在反抗」

「你也已經不是處女了,趕快放棄抵抗吧」

慢慢地響著摩擦地面的聲音,以及人和人碰撞的聲音。

我難道是遭遇了意想不到的場面不是嗎?

注目凝視,在基本沒有光線的深處有5個男人圍著一個女人。一個特別高大的男人摁住少女讓她說不出話。

雖然把希望賭在這是AV的攝影上,但也沒有拿著攝像機之類的東西。男人們完全就是那種混混的打扮,發型,是我完全不想接近的類型。可能還拿著小刀什么的真是令人害怕。

女孩子這邊……雖然看不清楚臉,穿著破洞牛仔褲再加上紅色連帽風衣,與棕色頭發以及耳墜相互結合,看起來就是在外面玩的類型。

反正會變成這種事也應該是自作自受,并沒有產生什么同情。

在對面察覺到這里之前,趕快折返吧。路人不立于危墻之下。記得在某個H游戲里主人公的友人這么說過。

「喂,在那里好像有誰在?」

「嘖,麻煩事可受不了啊。給我抓住他!」

在那之上,還毫無交涉的余地嗎!

因為男人中的一人跑著往這里迫近,我為了不被看到臉而朝向后方。

毫不猶豫從胸袋中拿出特色手機,按了2次1和1次0,接著按了撥打按鈕。

『怎么了嗎?』

「有個女孩子被復數的男人襲擊!在四之宮站的中心廣場東館的用地內」

故意,用男人們也能聽見的音量大聲說道。對于給警察打電話我不會有絲毫的猶豫。這里可是遭遇了好幾次御宅族狩獵。國家權利就應該在這種時候有效地利用。

「在來之前解決他!」

帶著些許慌張的怒吼聲飛來。突然,警車的警報器響起并往這里接近。接著,在響聲變大之后停止了。

「嘖,剛好在這附近嗎。沒想到被劣等種擺了一道……分開逃跑!」

朝這里逼近的男人翻轉過身子往遠處跑去。其他的男人們也亂哄哄地跑走了。

『喂喂。已經讓警車急速前往了,在給一點詳細的情報————』

「……不好意思。那群男人已經逃跑了」

『啊,那樣嗎。那么請在那里等待聽取情況————』

明明女孩子被襲擊了還真是從容不迫啊。

已經沒有我什么事了,所以我掛斷了電話。嘛,這類的報警想必是經常有的事,應該不會被當成惡作劇吧。

順便一提,警車的警報器聲,是用不同于特色手機的別的手機播放出來的聲音。要是白天的話很容易暴露,但是在晚上或者這種大廈的間隙里有那么一點聲音的話就會發生回響而使對方產生誤解。

說不定雨天也有影響也說不定。嘛,運氣真好。

「……」

不對,等等。怎么想都很壞吧。

……冷靜的想想吧。為什么我,會被卷進這種事情里啊?

雨也變大了。塑料袋和H游戲的包裝盒也都淋濕了。

「哈……」

和我嘆氣的同一時間,坐著不動的女孩子站了起來。

是因為被男人們摁住的緣故嗎?衣服有點走樣,頭發也變得亂七八糟。……內褲已經被扒到膝蓋那了。沒有察覺到嗎?

那個少女,突然開始往這里轉過身來。

「……啊……,啊嘞?你是……」

那么,這里已經沒我什么事了。近路什么的已經無所謂了。在那之上,馬上這里就會有警察到來而可能變成麻煩事。

「誒……等,喂!為,為什么要跑啊!等,等等……給我等一下啊!」

就算是女孩子的挽留也毫不在乎,我順著剛才來的路跑回去。

必須遠離麻煩事。這也是在H游戲里學來的生活方式。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