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接鬼奇譚 -TsugikiKitan-

第一卷 接鬼奇譚 -TsugikiKitan-

1

我有一個表姐,她大我一歲,非常漂亮,我從小時候就一直在暗戀她。

她管我叫「小達彌」,我現在都二十歲了,她還是完全沒有改口,總是露出與她那楚楚動人的面龐十分相稱的笑容,用「小達彌」來喊我。我一直都沒習慣她樣子,總是像個初中生一樣羞紅臉。

小時候她的個頭也比我大,雖然相差一歲,卻是個出色的姐姐。

她住在隔壁鎮上,是本家的女兒。每逢上小學放暑假的時候我就會找她玩,開心也好害羞也好,我都覺得很快樂,現在還記憶猶新。

我最近去了稍微有些遠的地方到大學深造,所以沒辦法照例去本家了,自然而然地就跟本家的表姐疏遠了。

我在大學里結交了朋友,說實在的,回本家的欲望是越來越淡了,搞不好跟表姐可能不會再有來往,不過從結果來看并沒有變成那樣。

出于這這那那的原因,我大學的朋友們很多要回本地,走的走散的散,我最后也因為父親得了重病而需要回家。然后,在我上大學的這段時間里,我的家在本家附近蓋上了新房子,搬了過來。就這樣,我最終與這位美麗的表姐重逢,甚至比原來住得更近了,因此交往也變得更加密切。

但是——

「————姐姐!?你在干什么?」

「啊……小達彌」

我們中間隔著一道擋網。那是圍在小學周圍的,到處掉漆銹跡斑斑的擋網。

聽到我的呼喊,站在學校用地里的表姐向我轉過身來。她長長的頭發隨她的動作飄動,美麗的臉龐上露出微笑,喊了我的名字來回應我。

當時,我在一家不動產企業就職,工作還不滿一年。我拖著奔波了一整天的疲勞身體,走在回家的路上,途徑附近的一所小學時,校庭中有一棵樹枝越過擋網伸到道路上方的巨大櫻花。我發現表姐站在櫻花樹下,不由得呆住了,便向她喊了過去。

「而且都這么晚了……」

我今天應酬喝了酒,回來坐的電車基本上都是末班車了。

天空中沒有云,月亮掛在澄澈的深藍夜空中,將皓潔的月光灑滿空蕩蕩的校庭。自櫻花盛放之際,空氣急遽轉涼。表姐穿著白色連衣裙的身影,就站在那冰冷的空氣中。當我看到深夜的學校里站著一位長發飄逸,毫無生氣地游離于月光之下的女性時,我第一反應以為看到了女鬼,嚇得跳了起來。

「差點把你當成妖怪了啊……」

「呵呵」

在寒冷的早春空氣中,我邊嘆著氣邊說。表姐聽到我的話覺得很好笑似的,微微一笑。

「這可不好笑啊。你在做什么」

「我來看櫻花」

她被我笑話,擺出抗議似的口吻來掩飾尷尬,用這樣的話回答了我提問,接著在擋網的那一邊瞇起眼睛。

然后,她向天空望去。我看到這一幕,不禁感到背脊發寒。

她的動作和表情是那么的妖嬈美麗,令我禁不住看入了神。我在這么近的距離目睹她的倩影,就像中了催眠術一樣,被她的言語和氣場深深吸引,無意識地揚起了目光,仰望自己的頭頂。

隨后——我茫然了。

我的視野被純白的顏色擾亂了。

在我頭頂上是盛放的夜櫻。抬起臉,滿目皆是繁茂的枝椏,隨即視野被奧妙無窮的光芒所覆蓋,變成白色。我感到一種不像恐懼又不像快樂的,難以言的寒意竄上背脊。

「————啊————」

思維和疲勞,一下子從全身散去。

我腦子變得一片空白。托著半遮之月的黑藍天空之下,密實的怒放之櫻毫無規律地,濛濛地反射著淡淡的月光,異常鮮明地游離在夜色之外,宛如一片亮白的云彩。

「————————————————————」

此情此景,美輪美奐

我的眼睛被它奪去,魂魄被它吸走。

然后,是站在櫻花樹下,臉上撒著淡淡的暗影,就像惡作劇似的對我投來微笑的她。

她的身影恍如怒放之櫻的化身,仿佛不屬于這個世界的美麗繚繞在她的身上。我許久地凝視著她,她對突然不說話的我有些納悶,不解地喊我名字。

「……小達彌?」

「咦……啊……」

我忽然間回過神來。

「啊,啊啊。嗯。真壯觀,竟然這么美……」

我慌慌張張地應了一聲。這就像是在打圓場,卻也是我的心聲。

「我每天都會經過這里,卻從來都沒有注意到啊。這么美麗的花都沒有發覺到,我的生活還真是乏味呢……」

我嘆了口氣。

我總是被大堆大堆的工作壓著,就連回家路上的櫻花都不曾關心過。

想到我這樣的生活,我又抬頭看看每天過而不見的櫻花,暫且讓我的身心,沉浸在透著月光的夜櫻之美中。

如此美麗的而應,我從未見過。

但表姐聽到我這番話之后更納悶了,對我問道

「咦……小達彌,你看得見么?」

這一回換我感到不可思議了。

「嗯?是說這株櫻花么?當然看得見啊」

「……」

她聽到我的回答,斂去了一直掛在臉上的那種愛作弄人的感覺,嚴肅地把臉繃緊,對我說出了非常奇怪的事情。

「可那是幽靈喔」

「……」

哎,又來了么。

她溫柔而美麗,但認識她的人親戚朋友都知道她不僅僅是這樣,而且還有些古怪。

感覺,她有時候能看到不存在的東西。

用通俗的話來說,那就是靈感應力。二十五歲的她,在人們印象中是個有些奇怪的美女,因此她沒有傳出什么艷聞,離開短大后一直在做短工。

親戚們也覺得她人很好,很漂亮,很喜歡她,可還是不太待見她。

要說,我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從小就戀慕著她,然而也因為她的詭異行為,同時另一方面也因為我們是親戚,所以一直沒辦法想象我們發展成男女關系的樣子,結果一直沒有逾越表姐弟的關系半步。

她已經不是當初我懷著初戀般的感情時的那個少女了,可她依舊十分美麗。

原本的花樣少女,如今在歲月的流逝中仍保留著少女的情懷出落長大,那側臉現在依舊美得讓人心醉神迷,讓我禁不住忘乎所以地凝視她。

然而令人困擾的是,這樣讓我死心塌地的她,隨著年齡增長的不僅僅是她的美麗,還要她的古怪行徑也是。

現在就有個不錯的例子。據我所知,她以前時不時的會說一些靈感應之類話,只是被當成一個無害的怪人,從沒有做出像現在這樣深夜偷偷潛入學校里面,沒準會給路過的人提供無聊鬼故事素材的事情。

而她那么做的原因,就是櫻花。

我現在才突然發覺。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她就對『櫻花』出奇的執著。

頭上的櫻花美輪美奐,令我思考停擺,完全沒有想到這件事,然而原因同樣在于櫻花。只要和櫻花扯上關系,她的言行就會變得古怪。

「……我說,姐姐」

我帶著一種如夢初醒的感覺,交雜著嘆息向美麗的表姐說道

「還是回去吧」

「咦?」

我的表情、態度跟語氣都突然改變,催她回家,而她露出困惑與不安的表情。

「回家吧,我送你。雖然這里離家很近,但也不能保證不會遇到危險」

醉意散掉了。

酒醉也好,櫻醉也好,還有對表姐的沉醉也好,全都散去了……之后只留下精疲力竭的沉重身心。

「聽話啦,伯伯他們也會擔心的」

「…………」

表姐直勾勾地看著我態度突然轉變之后的臉。

她臉上滿滿的困惑漸漸消失,取而代之微微露出略顯落寞的微笑,用微弱的聲音呢喃了一聲。

「…………哦……謝謝你,小達彌」

然后——

「我不,我還要留在這里」

她在櫻花樹下,神情落寞地說出這樣的話。

看到這樣的她,我一下子不忍心將她拋下……她此時的身影,就是如此的如夢如幻。我醉意已醒,各種各樣的疲勞一下子涌了上來,已經完全沒有精力再繼續對她糾纏不放了。

「是么……那我先回去了,注意別太晚哦」

我一邊拉著護欄一邊說道。

表姐臉上依舊掛著虛無飄渺的微笑,朝著我輕輕地招了招手。

「嗯,謝謝你。說真的,我已經累了啊」

然后,他說出了這樣的話。

我把感覺重了一些的公文包重新握好,一邊拖著沉重的皮鞋邁出腳步,一邊對她說

「是么。那你要快點哦」

「嗯。話說……櫻花,漂不漂亮?」

她對臨走的我問道。

「嗯,大開眼界了」

「是么,太好了」

她終于露出了有幾分活力的表情。

「要是辦得到,要讓這棵櫻花活過來哦?」

「啥?」

「沒什么,再見」

「啊……嗯。再見」

一瞬間停下腳步的,再次邁出的腳步。

我回家的腳步,心,都好沉重。我好想盡快回到自己家,往被子上一趟,像灘爛泥一樣睡過去。

而這一天,便是我跟表姐的離別之日。

……我對此深深地后悔,而同時,這也成為了一切的開端。

2

表姐上吊了。

在上,附近遛狗的人發現了吊在那棵櫻花樹上的表姐,報了警。

我一大早就被母親叫醒,得知了此事。

在發現的時候,表姐已經身亡了。她肯定正好就是在昨天夜里我跟她分別之后上吊的。

「什么!?」

早晨,我一從神色緊張的母親口中聽聞這件事,剛起床的睡意跟不耐煩的情緒,全都徹徹底底地飛散了。

起初我是一百個不相信,腦袋被慌亂與茫然混合在一起的感覺完全占據,連忙打電話知會會社我要缺勤,然后和母親一起感到了伯父伯母家。

那段時間里,我還被警察叫過去問了話,但我完全不記得自己都說了什么。現實感也好,時間感也好,全都變得一團糟,那種瑣碎的事情根本沒有記住。那天一整天我都被接肘而至的狀況和信息弄得暈頭轉向,白天飯都沒吃,等到了晚上注意到的時候,太陽已經下山,我也回到了一片漆黑的家里。

然而第二天,遺體送回了。

我在會館守夜,參加了葬禮。

她的儀容還是那么美麗。

而當她的身體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的時候,爭奇斗艷的櫻花也仿佛隨他而去般,香消玉殞。

「…………………………」

于是,我感覺胸口就要被壓壞一樣,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后悔。

就好像盛極的櫻花散落后只留下光禿禿的樹干一般,騷動和漫櫻時節結束后,漆黑的后悔之情在我的心里揚起了頭。

要是那個時候強行把拉走,她是不是就不會死了?

在那之后,這樣的假設在我腦子里不停打轉,沒有帶她回去的這份悔恨一直折磨著我。

所有人都知道她詭異行動和精神不穩定的情況,因此大伙雖然感到震驚,但沒人覺得不可思議,因此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責備我……但我自己卻無法原諒自己,于是我向伯父伯母下跪道歉。

在她上吊自殺不久前見過她并跟她說過話的這一事實和這段記憶,成了我一塊不解的心結。那時她像平時一樣的身影、表情、對話……各種各樣帶著體溫的記憶,不久之后都與冰冷的死亡這一可怕的事實相互交融,變成了猛烈的毒素腐蝕我的心,就像要在胸口上開出洞來。

『再見』

『啊……嗯。再見』

每當我想起她最后的身影,我的胸口就難受得想吐,都會覺得她的死是我害的,一股難以忍受的東西便會隨著仿佛心臟被緊緊抓住的錯覺從心底涌上來。

那個時候我要是帶她回去,那天她就不會上吊了。她在那棵櫻花樹下的時候,我要是看得更加注意一點,說不定就能注意到某些變化,注意到她要自殺的預兆了。

就因為我工作勞累,什么都沒去在意,拋下了她,所以她才會死的。

身邊的人都在照顧我的感受,就連應該最傷心的伯父他們都來安慰我,可只要這個鐵錚錚的事實擺在面前,我便無法不去責備自己。

「小達彌,我們明白你很自責,但那不是你的錯,不要責備自己了」

「哎……」

「那孩子也是的,看到因為她的關系害你這么痛苦,我們心里實在不是滋味。你就別往心里去,忘掉這件事吧」

「……對不起」

我自我厭惡的樣子非常明顯,每次碰巧碰到伯父伯母跟他們說話的時候,他們都會像這個樣子給我關懷。

這樣的事情越來越多,我自我厭惡的情況也越嚴重,連我自己都覺得我這顆被逼得走投無路的心已經不行了,注意到不能這樣下去。

以前想要忘掉的時候,我都逃不出自我厭惡的束縛,覺得非常對不起表姐。但我現在注意到,我這個樣子只會令伯父伯母更加悲傷,把他們傷得越來越深。發現情況之后,我開始拼命地壓抑自我厭惡的情緒,努力地忘掉那件事。

把表姐當成壞人非我所愿。然而這么想之后,我總算可以釋然地去逃避了。

我最終開始接受身邊的人安慰,聽著「時間可以沖淡一切」這種話,等待著時間發揮力量。

我心里覺得如此強烈的感情不可能忘掉,在這個時候回到了被工作定額趕著跑的生活,一邊在忙碌之中求得幾分救贖,一邊久久地等待著歲月消磨掉那段記憶與那份罪惡感。

……時間真是溫柔得無情,而人的感情也脆弱得可恥。

我逃進工作中,不去想那些事情,久而久之,姐姐最后的身影在我腦海中浮現的次數漸漸減少了。

就這樣,罪惡感也像花兒凋臨一般逐漸減輕。

眼看一年就快這么匆匆過去,我的精神已經十分穩定,都開始覺得自己那個時候明顯不正常了。

3

櫻花盛開的季節到了。

不知不覺間,又到了。然后我又跟去年一樣,沒有去看枝椏上結起的飽滿花蕾還有美麗花朵,迎來了漫櫻盛放的時期。

和去年不一樣的是,今天我明確地意識到了櫻花的存在。

以前每年報紙上都會刊出櫻花的話題,但那只是「這種季節到了」的情報,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是。可是今年,我實在沒辦法充耳不聞地把櫻花的話題當成毫無意義的話題。

「啊,對了,那邊的」

「……是,課長,有何指教?」

「你今年也不能來賞花么?干事讓我確認人數」

「啊……對不起,正好是表姐的一周年的忌日……」

「嗯,知道了。但愿你早點恢復過來呢」

「漫長的三年里才錄用到兩個新人,一個不來的話,另一個會很可憐的呢。哈哈哈……」

沒錯,一年了。已經快一年了。

美麗的表姐的死后,她在盛開的櫻花樹下上吊之后,已經快一年了。

聽到櫻花,我不可能不想起那時候的事情。但現在就算想到,涌上胸口的沉重感覺也遠不如自己所覺得那么強烈,只是帶著淡淡憂傷的溫情苦楚。

事件發生之后,我甚至覺得再也不能看到櫻花了。

我當時真心實意的覺得,當一年后櫻花再次綻放,再次看到盛開的櫻花時,我很可能會承受不住自我厭惡而崩潰。

但實際又到櫻花盛開的季節,我只是帶著自嘲的意味覺得當時那么去想的自己十分可笑。之前,我拼了命地想從表姐之死的罪惡感逃出來,然而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再回頭一看,曾經的魔物已經變成了海市蜃樓。

認為是我害死表姐的想法,然后還有櫻花,我差不多應該可以面對了吧。

我下了班,從回家的電車上下來,站在車站前面狹窄的環形道路上。

我心想,這條路好久都沒走過了。我現在下定決心,再去看一眼之前我一直回避著那棵櫻花樹。

然后——

「——————————」

我一陣茫然。

那棵櫻花,依舊異常美麗地盛放在夜色中。

月光之下,盛放的巨大櫻花樹猶如云霧繚繞一般,覆蓋我的頭頂。仰望著他的我,有種魂魄仿佛被它吸進去的感覺,一時間呆呆地杵在了原地。

沒錯。就是這個感覺,就是這個記憶。這些都跟那天晚上一樣。

我鮮明地感受著這種好似恍惚的感覺,在這些游離于蒙蒙夜色的美麗櫻花之中,看到了表姐的面影。于是,我仰望著這株夜櫻,呆呆地站在了原地。

不知不覺間,淚水從我眼角滴落,滑了下來。

她已經去世,已經不在的真實感,漸漸滲進我的心頭,彌漫開來。

這股感情不是混亂、悲嘆與自暴自棄混合起來的東西,而是純粹的對失去她所感受到的真實感。我心里頭一次涌上這樣的感情。然后————我再次真切地品味到了那份自責。

那是我拼命地不去正視的,無法消除的后悔。

但我一邊流著淚,一邊心想:

我必須接納它,我必須接受那段難耐而美麗的記憶。不然的話,我這一輩子都沒有站在這里的資格。

「………………」

我垂著臉,用手擦掉眼淚,然后下定決心,每天都從這棵櫻花樹旁走。

她,我對她的回憶,她的面影,都在這里。

我要從闊別一年的這個地方,然后也是從之前的后悔中,走出來。

我一邊邁出腳步,一邊對著她殘留在此處的面影——

「再見」

在心中細聲說道。

?

當我一覺醒來的時候,我感到了睽違已久的暢快感覺。

今天早晨,我的戲你久違的輕松。這一年間拼命逃避、遺忘,最終直面盤踞在心底里的感情。現在我頭一次發覺,我曾經想要遺忘的事情,其實已經超乎我理解地成為了潛意識層面的心理負擔。

我的心很沉重,我一直都覺得那是內心的疲勞,并試圖這么認定。

我覺得,我得向表姐道歉。我打開房里的窗簾,在耀眼的朝陽下瞇起眼睛,向外望去。

朝陽刺眼而冰冷。

我久違地準備帶著輕松的心情走出家門。

我在心里盤算著,從那條路走過,看看殘留著她面影的那些美麗花朵。然后對于我一直逃避那棵櫻花樹,逃避對她的回憶這件事,向她道歉。

然后,我——

「…………………………什么……?」

吃完母親做的早飯,穿上西裝離開家門,還沒有到達小學附近的時候,我目瞪口呆地望著那棵樹,徹底呆住了。

怎么回事?

我的頭腦徹底混亂了。

我緊緊地貼在了擋網上,這個樣子在外人看來想必非常可疑。我拼命地觀察那棵櫻花樹,從下到上反反復復地看過一遍又一遍。

這棵樹……別說是花了,就連一片葉子都沒有,徹徹底底的枯死了。

怎么回事?這是怎么……

我在混亂狀態之下,腦子里不停地念著毫無進展的同一個疑問。

那個地方,是一棵除了大之外什么都沒有的枯死櫻樹。周圍的幾棵櫻花樹都在爭奇斗艷,而這棵古樹只有枝杈,淡藍色的天空在酷似血管的裸根之間一面鋪開,完全看不到昨晚盛放時的半點影子。

對那棵櫻花樹的記憶是那么的清晰,我不論如何也無法承認眼前的情形。

我拼命地貼在擋網上,要不是小學放春假,我這個樣子就算被人報警也不奇怪。我向內窺視,到處尋找我所見過的痕跡。

可是,書上連長出新芽的形跡都找不到。

那些散落的櫻花花瓣也是來乘著風從別的樹上飄來的,那么壯觀的花朵,竟然消失得無影無蹤。

「為什么……」

我的手指抓著粗澀的欄桿,百思不得其解。

我已經什么都搞不懂了。就在我茫然自失的時候,一位帶著柴犬似乎正在散步的高雅老人向我搭了腔

「你怎么了?」

「啊……沒什么……」

我仍然擺著鉆牛角尖的表情,向那位滿頭鶴發的老人轉過身去。

與其說我不知該怎么辦,更準確的說,我是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我對老人說出,只是些支離破碎的言語片段。

「櫻花……這棵櫻花……」

「這棵百年櫻么?已經枯了近十年了呢。它曾經是棵很壯觀的樹,真是可惜了啊」

老人感慨地仰望著這棵枯樹,瞇起了眼睛。

「!?」

我感覺腦袋就像被重重地打了一下。十年前就枯死了!?我的記憶被徹底否定。我對我親眼看到過的東西已經徹底沒把握去相信了。一股能把我弄壞的沖擊沖進了我的內心。

「十年……!?」

「準確的說,應該是八、九年吧……大概就是這么久之前,這可櫻花徹底枯死了」

老人接著說道

「一夜之間,它的葉子突然全掉了。在那之后,因為沒有預算之類的原因就沒有把它砍掉,放在了這里。我覺得枯樹會成為蟲害的溫床,這么做肯定不好呢」

我感覺我的世界仿佛被顛覆了,受到強烈的沖擊。那位愛說話的老人不理解我內心的感受,繼續說著其他事情。

我只仔細聽到了一半,恐怕連一半都沒有聽進去。

照他這么說,那我昨天看到那棵櫻花樹是什么?不,不僅僅是這樣,我一年前跟表姐一起看到的那棵櫻花樹,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混亂了。

不久,我打斷說個沒完的老人,幾乎用逼問的口吻向他問道

「等、等一下,這是真的么!?沒有搞錯么!?」

「……誒?嗯,是真的。不經處理的枯樹會讓蟲害擴大到周圍的樹上……」

「不,我說的不是這個。這棵樹真的在十年前就枯死了么……」

面對我強烈的態度,老人瞪圓了眼睛,然還是親切地回答了我

「我直到六年前都在撰寫地方報導,這棵櫻花樹的事情我也寫過,至少這件事是不會搞錯的」

「……!」

我啞口無言。我本以為這個老人糊涂了,可事實上完全不像那個樣子。

「你和這棵櫻樹有什么緣分么?」

「誒?啊啊,差不多吧……」

老人對我提問,可我現在不是能夠好好作答的狀態。

「……啊,難道你是畢業生?時隔已久再來看看這棵百年櫻,結果徹底枯死了,所以心里非常震驚吧」

「呃……是的……事情就是這樣……」

我實在隔壁鎮上出生長大的,其實根本就不是什么畢業生,不過老人正好誤會了,我也就順水推舟暫且敷衍過去。

我和老人分別后,準備去上班,東倒西歪地離開了學校附近。

究竟是什么情況?我腦子里塞滿了疑問。離開之后,我幾乎完全陷入茫然自失的狀態,甚至想不起到會社的路該怎么走了。

我真的看到櫻花了么?

就當我沒看到,那我的腦子是不是出問題了?

或者,我真的看到了,那我看到的究竟是什么?

我必須搞清楚。

今天晚上,再來看一次。

這一整天我都在一邊愁悶地工作,一邊不停地煩惱。

說實在的,我很害怕過去看那棵櫻花。不管那棵櫻花樹在盛開也好,沒有開也好,我都得懷疑我的精神是不是正常。

但如果放著不管的話,我會覺得更加可怕。

而且要是放著不管,我又得逃避那棵櫻花樹了。

「………………」

到了晚上,我從會社回家,再次來到了這條路。

然后,我在那里看到的是——



怒放的櫻花。跟我記憶中一模一樣,美得如同幻覺的……盛開的櫻花。

………………

4

————我看到的那東西是什么?

我的腦子出問題了么?

本應枯萎的櫻花樹,夜晚綻放出驚艷的花朵。

此情此景擺在面前,我心中一陣茫然。在我東倒西歪地回到家之后,我依舊不斷思考,不管求索能夠讓我接受的答案。

第二天我路過那里,再一天我也路過那里,白天的櫻花仍然枯萎如故,到了晚上依舊萬花爭艷。

不管我怎么去看,就算我想破腦袋,甚至還翻過護欄觸碰那棵櫻花樹調查了一番,還是沒有得出任何像樣的結論。

其實我完全可以把那當成幻覺,認定我腦子不正常。

在表姐自殺之后,我確實就變得明顯不正常了,要說情況愈演愈烈,惡化到了看到幻覺的地步,這也是能讓我自己充分接受的理由。

但是,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

因為我在一年前,表姐正好自殺的那天夜里,也同樣看到了夜櫻。

然而,那棵櫻花樹早在很有以前就已經枯死了。既然如此,我當時看到的究竟是什么呢?如果那棵櫻花樹是我不正常之后看到的幻覺,也就表示我那個時候腦袋已經出問題了。

這一點我難以接受。這沒道理,我也沒覺得。

我立刻開始拼命地尋找線索,然而既無法證明那棵櫻花樹屬于現實,也無法證明它是幻覺。回家的時候,我不露聲色地向家里人問了那棵櫻花的事情,而他們也只告訴我,那棵樹在我們搬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枯死了。

單在早上或者晚上去看,那棵櫻花樹本身也沒什么奇怪的地方,就是一棵壯觀的櫻花樹。

早上是枯萎的大樹。

晚上是美麗的櫻花。

按大伙的說法,有問題的是晚上的樣子,不過我完全看不出那是幻覺。每當晚上路過,抬頭仰望它的時候,那份攝人心魄的美麗確實就像幻覺一樣,那不管是花還是葉子看上去都確確實實地存在于那里,不時散落下來的花瓣也能夠觸碰,而且我還帶了回去。但是到了早上再一看,本來用紙巾包好帶回來的花瓣,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那天晚上我爬上樹,折斷了一根樹枝帶了回去。那柔軟的花朵也好,那水潤的葉子也好,一片一片都可以摸到,顯然充滿了生機,然而一到早上還是變成了光禿禿的枯樹枝。

折下樹枝的那個晚上,我在樹的附近徘徊了一陣子,等待行人穿過。我想知道行人看不到得到樹枝上面的櫻花,找到幾個人問了問,最終所有人都看不到,然而我還是沒辦法證實我看到的櫻花就是幻覺。

這棵夜櫻究竟是什么?

我的疑問全都在這里。

樹我也調查過了,但什么也沒有弄明白。

硬要說可疑的地方,就是我發現樹干上莫名其妙地釘著一顆生了銹的粗鐵釘。

————那是什么。

到頭來,我還是什么都沒弄清楚,只能無事可做第看著這棵莫名其妙的櫻花樹。

我謊稱身體不好推掉了應酬,提早回家。然而即便沒到深夜,櫻花樹還是盛開著。我仰望著它,懷著無法釋懷的心情,呆呆地站在了人行道上。

路上不時有人穿過,有的人沒理會我,有的人好奇我在看什么,也跟著我向上看去。難道果然還有其他人能看到那些花么?但我還是拿不出確切的證據。

「………………」

話雖如此,我的行為本來就很可疑了,不可能再到處問別人「你看得見花么」。所以,我只是眼巴巴地望著這棵枯樹上盛放的夜櫻,思維沉浸在無果的空轉中。

陣風吹過。



櫻花發出微微的聲音,像波浪一般在風中吹拂。

夜櫻讓月光一部分朦朧地透下來,一部分反射開來,在暗黑之中煥發著奪目的白色,還是美得那么虛無縹緲。

我暗戀的表姐上吊的地方,就是這棵櫻花樹。我像這樣望著這棵樹,不知不覺地想起了我看到表姐側臉時的情景。那份罪惡感,還有對這棵櫻花樹的懷疑,在我心頭再次重現。

——哎。

我嘆了口氣。

我和表姐在一起度過的最后的場景,盡管很不愿意卻還是想了起來。

那時看到的櫻花究竟是什么呢?

我靜靜地回想,漸漸想起我與她之間的對話,然后突然出現了一段令我在意的記憶,我不禁皺緊眉頭。

————「你看得見么?」

那個時候,我說櫻花好美。

那個時候,她不是一邊指著櫻花,一邊露出惡作劇似的表情么?

然后我回答她,櫻花正在綻放。她聽到我的回答,是不是很吃驚?莫非她提問的時候,是以我看不到這些櫻花為前提,打算戲弄我?她是打著壞心眼讓我仰望那些櫻花的?

那些櫻花,不是應該只有表姐才看得到么?

只有行為怪異的表姐才能感覺到。只有據說擁有靈感應力的表姐才能看得到……

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她才總是執著于櫻花呢?

表姐的『靈感應力』,難道是貨真價實的么?

「………………!」

就在我望著眼前的櫻花,對剛剛想到的假設震驚呆住的時候——

「不行哦」

「!?」

突然有個少女從旁邊對我說道。我大吃一驚,差點跳了起來。

「哇!!什……!?」

「晚上不能一個勁地盯著櫻花看喔」

那個少女帶著一只大狗,似乎正在散步。她看上去是剛上初中的年紀,一頭披肩齊發,個子很小,散發著有種超塵脫俗的氣場。

少女對驚訝得說不出話來的我露出認真的表情,帶著狗一起朝我走來。她的表情與其說有魄力,倒不如說可愛,那對透明的眼睛令人印象深刻。拴著繩子的狗用緩慢的動作把鼻子湊近我的鞋子,煩人地嗅起了味道。

少女說道

「大哥哥,那是“櫻花的幽靈”喔」

「什么……?」

「你正在看的吧?那些櫻花在很早以前就已經枯萎了。夜里看到的櫻花是幽靈哦。一個勁地盯著看的話,會被迷住的」

少女的話讓我呆住了,隨后我竟然感覺我能夠領會其中的意思,身上冒起了雞皮疙瘩,在驚訝之中抬頭向盛開的櫻花看去。

『可那是幽靈喔』

我跟姐姐最后的對話中有這么一句。

「……幽靈!?花的幽靈!?」

「是的」

少女點點頭,接著說

「樹也有新的,留下強烈思念而死的樹會變成幽靈哦。所以最好不要邊走邊看夜里的櫻花。那可能是櫻花的幽靈。看了可能會被迷住,經不住跟過去的」

她這么說著,站在我的面前,自己也望著那片夜櫻。

「這棵樹的思念特別強烈」

「……!」

我凝視著櫻花。

那每一片花瓣,每一片葉子,每一根樹枝,都是那么的鮮明。少女的話有一部分我能夠理解,卻有一部分我無法理解。

「它看上去這么清晰,而且還碰得到……這是幽靈?」

我不禁向這位陌生的少女發出疑問。

她聽著我的問題,目光依舊停在那些櫻花上,就如同天經地義一般,若無其事地道出答案

「幽靈可不是模模糊糊的東西哦」

「這、這……你說的可能是不錯,可這未免太奇怪了吧」

「這些櫻花擁有攝人心魂的強烈思念,所以才能看得那么清楚……大哥哥能看得那么清楚,我想大哥哥跟它的相性一定很不錯」

「!?」

「所以大哥哥最好當心一點,不要被櫻花的幽靈給迷住哦?」

少女轉身看著啞口無言的我,說

「這棵櫻花樹以前勾走過很多人的。就算沒有那種情況,它的花開得也太瘋狂了,看太久的話,心靈會被吃掉的哦?」

「……」

少女就像滔滔不絕地說著,用上面的話理清了我所收到的沖擊。然而我之所以受到沖擊,并非是對我自己,只是純粹地針對這些會攝人魂魄的這件事。

「名表了么?要當心哦」

「啊,嗯……」

聽著少女的叮囑,我隨口應了一聲。

少女擔心地望著我,可她的大狗狗似乎已經厭倦了這個地方,硬是把她拉走了。她走的時候還不停地向我轉頭,最終消失在了小道的那一頭,而我卻看也沒看她一眼。

我一個勁地在腦子里回味著少女所說的話。

對這一年間我一直沒想通的事情,現在腦子里浮現出來了一個答案。

這棵櫻花樹,會攝人魂魄。

這棵櫻花樹,會把人抓走。既然如此————

表姐難道是被這可櫻花樹迷住,所以才死的?

表姐為什么會自殺?因為她以前總是行為詭異,沒有任何人懷疑過這個問題……莫非真的是這棵櫻花樹害的?就算這種想法非常的不科學,還是有一些合情合理的地方。

比方說,她對那棵櫻花樹異常執著。

又例如,她將上吊的地點選在了那里。

她難道是被那棵櫻花樹勾走靈魂了么?

這種思路在我心中漸漸變得鮮明,我望著這棵被叫做幽靈的夜櫻,呆呆地站著。

「………………」

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不少時間。

我感覺我自己就像被櫻花樹迷住了一樣,被深深的留戀之情牽動著……然而少女對我說的那些并沒有發生,我離開了這可櫻花樹跟前,慢吞吞地往家走。

什么也沒有,只是一棵枯死的櫻花樹正在盛開。

我心中有種想做些什么的欲望,然而我甚至連該怎么辦,該怎么想都已經搞不懂了。

腦子懶得動了。

我一路上茫然若失,回到家也沒有去找父親母親,只在門口說了一句「我回來了」就直接上了二樓,回到了我自己的房間。

在昏暗的房間里,我伸手找到墻上的開關,開了燈。

隨后,那東西映入眼中。

嘩。

昨天從樹上折下來的櫻花樹枝正放在桌子上,干枯的硬化樹脂上長著飽滿水潤的葉子,開著艷麗的花朵,在熒光燈的白光之中格外顯眼。

「…………啊……」

櫻花的樹枝在桌子上綻放。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