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第四次的正直』

第一卷 第四章 『第四次的正直』

1

「錢包,在。手機,在。零食和杯面也沒問題,運動服和運動鞋都沒有破洞。還有……」

掀起運動服,他探頭往后檢查背部。

正面的腹部還有后腰部分,每個地方都沒看到傷痕,當然也沒發生刀子長在上頭的異常事態。

「呼——太好了,背后有傷的話可是劍士之恥。國中學過劍道的我,就算人生的道路脫軌了,劍士之路也不會脫軌。」

太陽高掛,柔和的風輕拂肌膚。繁榮的大馬路上行人來往交錯,剛剛又有一臺蜥蜴馬車通

過。

「好啦,狀況證據都這么齊備,只能承認了。雖然有點難以置信……」

身上所受的傷全都消失,運動服上到處都找不到塵埃或血跡,手中的塑膠袋里還有尚未開封的零嘴正等著治愈昴的肚皮。

「也就是那個啰。」

原本撫摸下巴的手伸向前,昴朝著大馬路上的行人彈響手指。

「——每次死掉就會回復到初期狀態,就是這樣啦。」

口口聲聲罵自己愚蠢至極,但還是做出這樣的結論。

2

「就命名為『死亡回歸』……以敗犬為前提的能力,實在是太符合我了。」

死后才頭一次發動能力。如果說從必敗無疑的狀態來個大逆轉是王道的話,那么敗北后得到重新來過的機會,實在是個邪門歪道的機能。

「更認真的講……這叫做『時間回溯』吧。」

在限定條件下循環重復的現象。以游戲來說,這跟昴本身的意志無關,會藉由死亡回復到自動存檔的紀錄點位置。

「循環重復,或者說是回到過去。漫畫小說類的作品很常有這種狀況,但我在哪看過說理論上很難實現……把世界整個重做還比較輕松。」

盡管結論廣泛粗淺,但仰賴標語和網路上的知識,時間回溯基本上被譽為夢中夢的夢想故事。雖說在被召喚到異世界時就已經無法用常識來解釋了。

「而且套用『死亡回歸』的話,至今的不自然現象就全都能解釋了。」

回顧來到異世界后發生的事,昴已經死了三次。

第一次是和莎緹拉一同造訪贓物庫,第二次是和羅姆爺、菲魯特一同化為艾爾莎兇刀下的犧牲品,第三次可以說是死得最沒屁用,根本就是被游戲最初期的雜魚敵人給干掉。

「話雖如此,半天之內就死了三次,也未免太快了。」

普通人一輩子只會死一次,所以僅僅半天死三次可說是顛覆常識。這十七年來都活得再平凡不過,但至今的十七年乘以三百六十五天再乘以三次都越過了生死格斗而活,想來實在感慨。

「說不定活著才是最他媽的絕望。」

原本的世界和這邊的世界在生存難易度上差距太大啦。瀕臨生命危機的時候,太多阻礙堵住昴的未來了。

「就第一次和第二次的共同事項來看——第一次的兇手八成也是艾爾莎吧。」

在第一次的世界,潛伏在贓物庫黑暗處的人應該就是艾爾莎。

大塊頭的老人尸體是羅姆爺,昴和莎緹拉是在他們交涉之后才抵達。

「雖然八九不離十,不過會是因為……菲魯特那家伙哄抬價碼太高所以才交涉決裂嗎……」

昴和莎緹拉很倒楣,闖進了艾爾莎殺人滅口的地方。

「第二次就更單純了,我只是剛好在滅口的場所。兩次都被同一個人殺害,艾爾莎那家伙應該是遇到就確定會死亡的地雷角色吧。」

用輕松俏皮的語氣帶過,昴試圖淡化對艾爾莎的恐懼。

一開始就去考慮遇到艾爾莎的場所是很奇怪的事,目前遇到艾爾莎的可能性僅在「贓物庫」。

而昴前往贓物庫的理由,在于取回莎緹拉被偷的徽章。出發點和目的是「報答被莎緹拉拯救的恩情」。

可是,對于藉由「死亡回歸」回到過去的昴來說,莎緹拉對自己的恩情早已被丟在消失的第一個世界。

在第三次的世界再次相遇——碰到的莎緹拉反應之冷淡,說明了這點。

莎緹拉不認識昴,理應回報的恩情早就不在了。

既然如此,就應該忘記莎緹拉的一切,提醒自己避開那個威脅。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會準備「死亡回歸」這種能力,但至少得到了了解未來之事的技能。可以躲避的地雷就閃掉再通過,那才是正確的做法。

「既然如此,那就快點行動。很幸運的,現在知道手機可以換錢,賣掉它充作軍費資金,用現代知識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夢想正在擴展呢,對吧大叔?」

「才想說你從剛剛就在念念有詞,沒想到突然就講這個。就算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啊。」

昴向身旁的攤販征求同意,對方一臉困惑地回答。

冷淡的反應稍微傷了昴純潔的心。偶遇的人們的態度,不管在哪個世界都沒什么差別。

「不過呢,也是有就算自己在緊要關頭還出手助人的濫好人呢。」

重要的東西被偷,又是在追趕小偷的途中。

救了跟自己不相干又沒用的人,還花時間替他治療,甚至不收謝禮就打算離去。

還配合沒用之人的自我滿足,最后下場慘不忍睹的濫好人。

「重復死了三次,了解到很多事。不,要是這樣還不了解的話,這顆腦袋就太可憐了。不過我的腦袋沒那么可憐,只有一點點可憐。」

「這次又在講什么了?」

「八成有個模式。其中的必然——不管重來幾次都一定會發生的事件,這其中具有強大的強制力。例如……」

從第一次到第三次,莎緹拉的徽章都會被菲魯特偷走。

然后在贓物庫,第一次和第二次都會發生艾爾莎殘殺事件。就算是第三次的世界,昴即使死得和他們無關,但同樣的慘劇一定還是會發生。

「不知道能不能戰勝艾爾莎。真的不知道。不過,還是有知道的事。」

要是這一次——第四次放著不管,菲魯特和羅姆爺毫無疑問會被殺。莎緹拉也無法避免要與艾爾莎一戰。

那兩人死了又怎么樣,一個是在見不得光的地方販售贓物的惡棍,一個是厚顏無恥只想用高價賣出贓物的頑固女孩。

兩個都是罪犯,不在了不是更清爽痛快嗎?可是——

「啊——我果然是現代小孩啦。這種心情,是會被坐在電腦前的鄉民當成白癡的。」

應該要表現出同情或慈悲這種無聊愚蠢的感受。

至少,昴不想假裝自己很清高。他深信自己是情感淡薄的人,不管陷入怎樣的事態,都可以無動于衷地平淡接受。也一直以為不管認識的人死了多少,都沒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我討厭那樣,心情上很厭惡。那兩個人與善人差得遠了,可是——知道曾經認識的人要被殺掉卻放著不管,我辦不到。」

結果,就只能順從感覺走。

一切都是虛擬感覺造就的。實際上若伴隨著真實的重量,就膚淺到足以輕易更換目的。

「而且我果然……沒辦法丟下莎緹拉不管。」

呼喚著她的名字,昴心想這是她的假名吧。

回想起來,在第一次的世界里,她不太希望昴用那個名字叫她。加上在第三次世界中的應對,即使討厭也有深切的感悟。

主要在于信賴度不夠吧。因為好感度不夠,所以在能否獲得名字的事件中,被判定失敗不能獲得真名。

「既然如此,下次——一定要加油,讓她告訴我真名。」

伸個懶腰,昴讓體內的骨頭喀喀作響重新振作。他的奇異行徑讓攤販老板一臉驚訝。昴朝他揚手說道:

「男人有不得不去做的時候,是吧,大叔?」

「對啦對啦對啦,就是那樣,所以你快點走啦。」

刻意用帥氣的表情說出經典臺詞,卻得到這么差的反應,臉頰差點就抽筋了。

被敷衍的手勢催趕,昴連忙離開那里。撥開人群走了大約兩百公尺后,他停下腳步。

「接下來……」

昴刻意將短短的瀏海往上撥,做出毫無意義的爽朗模樣。他的視線朝左右看去,再以自然的動作用手撐著墻壁讓身體傾斜。

「要上哪去才能遇到假莎緹拉呢?」

在前景十分叫人不安的發言下,昴魯莽地開始行動。

3

仔細想想,和假莎緹拉的接觸大多是仰賴偶然。

第一次和第三次雖然都是在街上遇到假莎緹拉,但共通點就只有離這條大馬路不遠而已。要是能知道菲魯特行竊事件的時間點就好了——

「那個時候,我在水果店旁邊陷入多久的憂郁模式啊?」

感覺像是幾分鐘,又好像躊躇猶豫了將近一個小時。

「就抓個時間繞一繞,交給命運安排啰。期待我和她之間的紅線,我拉拉拉~」

在腦袋面前豎起兩只小指頭這么說的昴,被周圍的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他就這樣繼續搜索,接著發現眼熟的景色。

「莫非我的命運意外的沒有舍棄我!?」

自戀的同時突然察覺——自己不知何時偏離了大馬路,走進巷弄內。

「這里就是我一開始遇到假莎緹拉的地方嗎……」

感覺很像,不過沒什么自信。就算是同一條巷子,她有可能再沖進來嗎?

「這跟我第三次被殺害的死巷是完全不同的地方……」

就算假莎緹拉被菲魯特盜取徽章的事件確定會發生,但菲魯特的逃跑路線卻是視狀況而定。第一次和第二次可能是同個巷子,但第三次卻因為昴的干涉,命運有了微妙的落差。

想到這,昴察覺到自己的思慮淺薄。

進入眼熟的巷弄內,有可能遇到假莎緹拉或菲魯特。可是就某種意義來說,也意味著與其他人的再會。也就是……

「夠了喲,你們的臉我已經看膩了。阿頓、阿珍、阿漢。」

無精打采轉身的昴,面前站著三名每次都堵住巷子口的人。

氣質、服裝、長相全都如出一轍,目的一樣裝備也一樣,一點進步都沒有。雖然在同個關卡觸發相同事件是很理所當然的。

「害我都見不到假莎緹拉和菲魯特了。」

見不到她們,是因為她們的行動大受昴以外的隨機要素影響吧。相反的,昂每次都會遇到阿頓阿珍阿漢,是因為這三人打從一開始就鎖定昴為恐嚇對象。

所以每次不管進入哪一條巷弄,與他們相遇的事件都不可避免。

「在完全叫人不心動的推測成立之下,你們是想干嘛啦?」

「那家伙,從剛剛就在碎碎念什么啊。」

「還搞不清楚狀況吧,要不要我們告訴他啊?」

阿頓和阿珍的對話也都是照著既定劇本念,讓昴的心情更加消沉。不過雖然厭倦,卻不可小覷。

與頓珍漢三人組的相遇事件關卡,其完成條件是很寬松沒錯,但并非百分之百可以突破。事實上,第三次的死因就是因為他們。

然后,昴的意識突然專注于在第三次世界中的瀕死記憶。

在那個即將死亡的狀況下,即使只有聲音,昴依舊拼命獲取情報。

回想當時這三人最后的說話內容。他們在怕什么?當時說出口的單字,現在應該可以理解。記得是那個——

「衛兵先生——!!」

毫無預備動作就拉開嗓子求救,混混三人組被這突如其來的妙招嚇到跳起來。

擊碎巷弄里的寂靜,音量大到毫無疑問可以劃開大馬路上的喧囂。練劍道練到習慣宏亮吶喊的粗神經,早已消除了對大聲叫喊一事該有的羞恥心。

而且對自覺人生處在敗犬等級的昴來說,就算放聲呼救也絲毫不損自尊。

「來人——叫男人來啊——!!」

「你這混帳……開什么玩笑!?一般人會在這種時候突然大喊嗎!?」

「從狀況來看,不聽我們的話會討皮肉痛吧!一般來說,哪有人會沒有開場白就直接呼救啊!」

「啥啊!?這在任何一個世界都很正常吧?還是說我這樣大喊會讓你們很困擾?好耶!」

「夠了,給我閉嘴!不準再鬧了!」

「不要,我聽不見——誠意不夠所以我聽不見!警察喔——保安喔——!!」

昴故意喊得更大聲玩弄頓珍漢三人組,同時內心卻直冒冷汗。

在第三次世界結束,意識終結之際,他們三人有說到「衛兵」和「快逃」。亦即,這個世界也有類似警察機構的存在。

大聲呼救就是根據這點而產生的,雖然對個人來說是個非常沒出息的作戰方式。

然而很遺憾的,看不到有來自大馬路、洋溢人情味的反應。

「果然失敗了……」

「竟敢嚇人……雖然只有一點,但害我們剉到了。」

「只有一點點喔!」

「真的真的只有一點點喔!」

三人的話配合得剛剛好,小人物頓珍漢拼命否定自己的小人物樣貌。

為了取回剛剛被昴主導的步調,他們先看了彼此一眼,點頭后各自拿取武器。分別是刀子、生銹的柴刀,還有……

「只有你是空手?沒有錢買武器嗎?」

「吵死了!沒有武器在手才能顯示我的強悍!我要揍死你這個雜碎!」

回想之前漂亮的仰背摔,就連自己都忍不住陶醉。相反的,狀況惡劣到內心連連大呼太糟糕了。突破關卡的難度變得更加嚴峻。

「饒了我吧……我怕痛啊。」

死了三次才知道,死亡是不管來上幾次都無法習慣的事物。

更何況昴的死因全都是因為刀子。銳利的痛楚不論何時品嘗都很新鮮,生命在像是刮削神經的感覺下結束,永遠都極具沖擊性。

對那樣的死法他可是敬謝不敏,更何況——

「至今都以『死亡回歸』死而復生,但這次可不一定……」

為什么會認為「死亡回歸」的能力沒有次數限制呢?

身上沒有刻印數字的跡象,不過俗話說事不過三。如果這個狀況是佛祖慈悲的贈與,那昴的接關次數已經就此打住。

「死了的話,我的異世界生活也就此完結……就算負傷,逃跑才是正確答案啊。」

足以信賴和立有戰功的刀子,殺傷力理所當然的高。柴刀意外地銹得很嚴重,用塑膠袋當盾牌似乎可以弱化為撞擊。然后徒手干架安全得可以跳過。

看著步步逼近的阿頓阿珍阿漢,昴立刻打定主意。

只警戒阿珍。接著腦內開始讀秒,三……二……

「——到此為止。」

聲音突如其來,卻很明確地剖開巷弄內的饑渴緊迫感。

凜然的聲音沒有一絲猶豫也毫不留情。聽到這幾個字,只會感受到壓倒性的存在,并喚醒乖乖照做的天性。

昴抬起頭,阿頓阿珍阿漢回過頭——巷口站著一名青年。

首先最搶眼的,就是他一頭宛如熾烈燃燒的火紅色頭發。

下方是除了勇猛以外無可比擬的閃耀藍眸。端正到異常的五官也以那凄然的姿態作為后盾,光是一瞥就知道他是個了不起的人物。

纖細修長的身材,包裹著剪裁合身的黑色服裝,腰部掛著簡單裝飾——只不過掛著的是一把釋放不尋常威壓的騎士劍。

「不管有什么事,我都不允許你們對他做更粗暴的行徑。到此為止。」

青年邊說邊悠哉地穿過頓珍漢三人組,介入他們與昴之間。如此堂堂正正的態度令昂無法言語,不過另外三人的反應卻大不相同。

他們臉色蒼白嘴唇顫抖,指著青年說:

「燃、燃燒的紅發和藍色的瞳孔……還有刀鞘刻著龍爪的騎士劍。該不會……」

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盯著青年,他們齊聲說道:

「萊因哈魯特……是『劍圣』萊因哈魯特!?」

「看樣子似乎不需要自我介紹了。不過……第二個名字對我來說還太沉重了。」

稱為萊因哈魯特的青年自嘲低喃,不過眼神毫無松懈。

被視線射穿的頓珍漢三人組,在他的氣魄下朝后退了一步,然后面面相覷像在估量逃跑的時機。

「要逃跑的話我會放過你們,你們可以直接回大馬路去。如果想要使出更強硬的手段,就讓我來當你們的對手吧。」

手放在懸于腰際的劍柄,萊因哈魯特用下巴比了一下,示意站在后方的昴。

「這樣的話就是三對二,人數對你們有利。雖然不清楚我的微薄之力能幫他多少,不過我會以騎士的身分力抗各位。」

「開、開什么玩笑!?劃不來啊!」

萊因哈魯特的宣示讓混混三人組慌了手腳,甚至忘記藏起武器就朝大馬路四散逃逸。在第一次的世界撤退時至少還有撂狠話,但這次卻連屁都不敢放一個。從這點就能看出眼前青年的身分非比尋常。

「彼此都沒事真是太好了,你沒受傷吧?」

估算那三人完全消失后,青年微笑回頭詢問。

頓時,席卷巷弄的壓迫感消失。體會到那也是青年刻意營造的氛圍,昴已經語塞。

而且最叫人在意的……

「做出那么厲害的事還如此爽朗……根本就不是人類了吧。」

他的外貌、聲音、姿態、行動,全都水準高到超越人的純度,而且還具備良好的性格與家世,若他背地里沒有干什么勾當的話,這個角色設定根本就失去了平衡。

如此赤裸裸表露的嫉妒心就且暫放一旁,昴當場臣服對方。

「此次承蒙大人救了小的一命,實在不勝感激。草民菜月昴,打從心底欽佩大人內心的清廉……」

「不用講得那么死板。對方是三對二,我也無法確保優勢。如果我只有一個人的話,就不可能是這樣了。」

「不,看他們那樣子,別說是三對一,就算是十對一,不,就算是百對一他們也會逃之夭夭……這個爽朗指數是怎樣?你是真的身心靈都是圣人嗎?閃亮到我的眼睛都快爛掉啦!」

其實,兩人造型的美感差距太大,令人不想站在他身旁。

昴重新觀察萊因哈魯特,但越看越覺得他是被神選中的美男子。只是看他這樣子,實在不像是衛兵。

「那個——萊因哈魯特先生,這樣稱呼可以嗎?」

「不用加敬稱沒關系的,昴。」

「距離感拉近了呢。那個,重新再跟你道謝一次,萊因哈魯特。聽到我的叫喊還跑來的人就只有你,真是寂寞啊。」

明明馬路上有那么多人,聽到聲音的不可能只有萊因哈魯特。面對感嘆人心冷漠的昴,萊因哈魯特稍稍低垂眼簾。

「雖然不想這么說,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對大多數人來說,跟那種人為敵風險很大。關于這一點,你呼喚衛兵的判斷很正確。」

「聽你這樣說,莫非你是衛兵?我是完全看不出來啦。」

「我常被這樣講。因為今天不是我輪班所以沒穿制服,當然我也有自覺自己的外表不夠粗壯。」

萊因哈魯特苦笑著攤手,昴在內心反駁。

他看起來不像衛兵的最大要素,在于他的氣質和那種血汗基層人員天差地遠。

「這么說來,他們剛剛有叫你『劍圣』……」

「我的家世有點特殊,每天都過著快被期待壓垮的日子。」

他聳肩說道,看起來一派輕松。看來他也是個幽默的人。

毫無疑問,他的身心都是完美的超人。昴跳過對神大嘆不公平的階段,直接欽佩。

「你的發色和服裝很少見,名字也是……昴你是從哪來的?是基于什么理由來到王都露格尼卡?」

萊因哈魯特俯視昴的穿著打扮后提出疑問。面對來歷可疑的對象,衛兵當然會有這種反應。

「你問我從哪來,這我很難回答。既然東方小國的答案不能用……那就更往東……對,我是從沒人見過的世界盡頭來的。」

露出亮白的牙齒胡說八道。昴也知道這種回答很亂來,所以有自我反省,但萊因哈魯特卻揚眉驚訝地說:

「露格尼卡再往東……從大瀑布對面過來的?你是開玩笑吧?」

「大瀑布?」

沒聽過的地名令昴歪頭思索。

大瀑布,指的是很壯闊的瀑布嗎?對這一帶的地理情報不是不熟悉,而是根本不知情的昴完全跟不上對方的猜想。對昴來說,這個世界的地理情報,就只有大馬路和這條巷子,以及貧民窟和贓物庫。

「似乎不是在唬弄人,那就這樣吧。總而言之,你不是王都的人,是為了什么理由來這里呢?現在的露格尼卡比平時還要不安定,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幫忙。」

「不了不了,你今天放假吧?我沒有什么要麻煩你銷假幫忙的。剛剛那樣就很夠了……不過,我有點事想順便問一下。」

搖頭拒絕萊因哈魯特的好意后,昴突然想起什么而豎起食指。

「盡管問。不過我對世態人情很生疏,也不知道能否答得上來。」

「放心,我想問的跟尋人有關。想打聽一下,你在這附近有沒有看到穿著白色長袍的銀發女子?」

假莎緹拉的外表打扮十分搶眼,其中又以頭發顏色和繡有老鷹的長袍組合最為吸睛。若是有那樣的人走在王都,街上的衛兵萊因哈魯特也有可能會注意到。

「白色長袍,銀發……」

「附帶一提,還是個超級美少女。還有貓……應該是不會刻意拿來炫耀。雖然情報里頭是有貓的存在。」

若是帶著貓型精靈,那毫無疑問就是她本人,但平常的時候帕克應該都躲在銀發里頭玩,所以不敢期望過高。

「……找到那女子,你打算做什么?」

「她掉了東西,現在應該是在找東西吧?我只是想把東西還給她。」

雖說如此,但其實那東西還沒到昴的手中,搞不好少女尚未遺失也說不定。

聽到昴的回答,萊因哈魯特隨起藍色瞳孔,沉默思考半晌后回答。

「沒有耶,不好意思。我沒什么頭緒,不然我幫你找吧?」

「不用這么麻煩,沒事的,之后我自己找就行了。」

朝著說要幫忙的萊因哈魯特舉起手,昴決定先回大馬路上再說。順利的話,說不定可以像第三次的世界那樣在馬路上看到。

如果遇上準備下手的時間點,那就抓住菲魯特阻止她偷竊徽章就行了。考慮到之后的事,這方面最好眼明手快俐落一點,所以得趕快回到馬路上。

「問題在于菲魯特動作那么快,要怎樣才能抓到她。最糟糕的情況,就是帶衛兵到贓物庫逮捕,這樣比較實際可是……」

「贓物庫?」

「啊,沒事,什么也沒有。忘了吧,那只是年紀大的老爺爺的秘密基地名字。」

萊因哈魯特對單字產生反應,昴適當地唬弄過去,同時排除剛剛想到的點子。說起來,要對付艾爾莎,就算帶著衛兵也很可能只是徒增被害者,畢竟那個殺人犯的技術早已超越人類的領域。

「就算這個世界的衛兵都集合起來,也成不了超人……不管怎樣,先去大馬路確認吧。」

「你要走了?」

「嗯,對啊,謝謝你的幫忙。這份恩情總有一天會回報你……去衛兵值班室就能遇見你嗎?」

「是的,我想只要說出我的名字就行。只要你有需要,不論何時何事我都很樂意幫忙。我很期待下次與你相見。」

「我有做過提升好感度的事嗎?還是說過?……算了,要是活不下去快要倫落街頭的話,我就去打劫別人好了。」

開玩笑地說完,昴對他舉手道別。萊因哈魯特最后爽朗地說「路上小心,」然后目送他離去。

他的關心推了昴一把,昴就在毫無損傷的狀況下離開了巷子。

——完全沒發現藍色雙眸打量似地凝望他的背影。

4

平安無事回到大馬路上的昴,立刻全神貫注尋找假莎緹拉。

話雖如此,他能做的也只有瞪大眼睛注視人潮。憑藉第三次世界的記憶,找到人的最佳位置就在熟悉的水果店附近。

進入視野的疤面老板表情有點可怕。

「這次的邂逅雖然有點糟……不過我知道的,你其實是心地善良的人!」

豎起大拇指,用笑臉面對老板兇惡的面容,結果老板用一副「看到討厭東西」的表情別過視線。心情沒來由地感到寂寞,縮回大拇指,昴重新看向馬路。大馬路上還是一樣人種,人數多到快擠爆的程度。

開始觀察后過了十分鐘之久,但卻沒看到假莎緹拉。自來到第四個世界已經過了將近一小時。

「雖然不太能信任自己的時間感,但再不發生偷竊事件就很奇怪了……」

才說完,討厭的預感忽然掠過腦海。

「喂,大叔。」

「干嘛,窮光蛋。」

面對再度正面相對的昴,水果店老板毫不掩飾厭惡地說。

「窮光蛋是事實所以我不否認……大叔,我想問一下,方才這一帶是不是有人東西被偷而引發騷動?」

「什么都不買就發問,你膽子很大嘛。」

「別這么說,畢竟先前我才……啊!」

說到一半,昴想起老板的好感度為何這么低。一開始帶假莎緹拉到這間水果店觸發的「偶然重逢」完成條件——幫助老板女兒這件事還沒有達成。

「糟糕,我竟然蠢到這種地步。該不會得先去找人吧?」

「在那邊碎碎念什么……啊啊,真可惡。我說,那種偷竊騷動根本就不稀奇。」

「我很高興你回答我,那是真的假的!?」

確實,贓物庫里頭來自王都各地的失竊贓物多到快要把倉庫淹沒了。既然遭竊的數量這么多,這條街道的治安等級可想而知。

「這下子路線全斷了?」

「不過方才的騷動蠻罕見的,有人在路上放了兩三發魔法,你看。」

探出身子的老板,指向往左數來第四個攤位的方向。一看過去,發現攤販旁邊的巷子墻壁被打了好幾個洞。

「喔喔,好厲害。」

「那是冰柱像箭矢一樣戳進去留下的痕跡,不過冰柱本身馬上就消失了。」

四個洞就跟五百圓日幣差不多大。但威力強到足以在石砌的墻壁上留下洞,要是命中人體……一想到這背脊就發涼。

「跟第一次看到時不一樣呢……這次假莎緹拉的心情很糟啊。」

要是接觸的方式不對,吃下那一招的人可能就是昴自己。他感覺額頭正浮現冷汗。

「不過都這樣的話,這次的相遇也太遲了。」

既然已經發生偷竊事件,那么昴要想主動和假莎緹拉會合就很難了。所以,現在優先要做的是……

「先和持有徽章的菲魯特會合。可以的話,最好在她進入贓物庫前抓到她,用手機和她交換徽章。」

不想接近進去兩次都被殘殺的贓物庫,這才是真心話。

「太慢過去也只是重復第一個世界的發展。話雖如此,要是和羅姆爺會合等待菲魯特,就會完全走向第二個世界的下場……」

關鍵果然就在菲魯特的所在之處。

現在,菲魯特應該在王都內到處亂竄,好逃離假莎緹拉吧。希望最后能在菲魯特抵達贓物庫前與她接觸。

「或者利用『死亡回歸』,這次就先到處調查放著這件事不管呢?」

這也是很有效的手段,但昂立刻搖頭駁回。

雖說這是建立在死三次的經驗上所達成的結論,但每一次的死亡都十分痛苦,根本就不想再品嘗第二次。

還要補充的話,就是不明白發動「死亡回歸」的細節,這點令人感到不安。徹底當個局外人觀察事態發展,結果死后卻發現「死亡回歸」的發動次數早已歸零,那可就不好笑了。

「結果,只能在活著的期間盡可能掙扎。雖然這也是理所當然啦。」

做出結論,昴扭身轉腰做起熱身操。在店門前做收音機體操似乎讓老板很傷腦筋,昴邊開玩笑邊揚手。

「謝謝你,大叔。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何突然幫我。」

「沒什么大不了的。就在剛剛不久,有個跟你一樣的窮光蛋幫了我女兒。」

老板的答覆令昴震驚,然后忍不住噗嗤笑出來。這就是命運的強制力。老板的愛女不管遇到多麻煩的事,就是會有人幫她。光是知道這點,來這里就有了價值。

「贊耶!這次我真的走了,下次一定要讓我買凜果喔。」

「喔,有買的話你就是客人,我會很歡迎的。快去工作吧,窮光蛋。」

「好啦好啦,就祈禱我下次真的會帶錢啰。」

在敷衍的目送下,昴拔腿狂奔。

目的地是貧民窟——只不過要走和贓物庫不同的方位。就如方才的考察,前往贓物庫就會走入BAD ENDING。既然如此,就從其他路線攻略看看吧。

5

「菲魯特那家伙的家?從這條路往里頭再走兩條巷子。」

「謝謝你,幫了我大忙,兄弟。」

「別放在心上,兄弟。那個——你可要堅強地活下去喲。」

中年男子苦笑,消失在破爛的門后。他那痙攣笑容里頭的同情色彩始終沒有消失,昴為自己的作戰計劃成功輕輕握拳。

「從第一次和第二次貧民窟經驗推斷出來的策略……效果真是顯著。」

他邊說邊拍打用干掉的泥巴弄臟的運動服袖子。

抵達貧民窟后,為了堵住菲魯特的去路,昴想出的妙策就是扮演窮困潦倒的樣子。

在第一次的世界,和假莎緹拉在貧民窟亂轉的時候,居民對被頓珍漢三人組毆打,導致服裝骯臟破爛的昴采取了同情幫助的態度。

然而第二次在沒受傷的狀態下,大家的反應都是冷淡無情,兩者的差別猶如天地。回想到這點,這次就試著讓外表多少看起來骯臟一些。

「惡,不知道踩到什么動物的大便了。接下來,這下子應該是掌握到她的巢穴,或者說是她家的位置了……不過問題是菲魯特會回來嗎?」

所幸從四位居民口中問出的菲魯特家地點一致,不過菲魯特逃回家的機會只有一半,她有可能因為擔心被追蹤而不回家。

「想這么多也沒用,沒有解答的事就別煩了,出發吧。」

船到橋頭自然直,昴的決斷力又在此時發光。

拍掉硬掉的泥巴,昴小跑步奔向貧民窟深處。在一如往常的昏暗小巷,他跳過來路不明的水洼。當他這么做的時候,差點撞上從對面走過來的人影。

「嗚呃!」昂連忙閃身,他的背部撞到墻壁,讓他痛得忍不住屏住氣息。

「唉呀,對不起,你沒事吧?」

「沒事沒事,別看我這樣,強壯可是我的優點——喔!?」

抬起頭準備逞強,但在看到對方是誰后,昴的語尾卻泄了氣。聽到昴的高亢嗓音,黑發女性輕聲笑道:

「有趣的孩子,你這樣真的沒事嗎?」

把垂在耳邊的頭發往上撥。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就充滿了艷麗,還是一樣舉手投足都亂情色一把。昴在內心這么想著。

絕不想再碰到的對象。

兩次都把昴開腸剖肚的人——艾爾莎就在眼前。

「——你不用那么害怕,我又沒對你做什么。」

「害怕……我沒在害怕呀,你有什么根據說我害怕……」

「氣味……」

無視昴的虛張聲勢,艾爾莎嫣然地瞇起雙陣。

氣味?昴歪頭思索,她則是微微抽動筆挺的鼻子。

「恐懼的時候,人類會散發出害怕的氣味。你現在正在害怕……而且還有憤怒。都是針對我。」

艾爾莎快樂地揭露對方的內心,抬眼仰望昴。昴用沉默的親切笑容回應,同時深呼吸平息宛如警鐘狂響的心臓。

面對昴的沉默,艾爾莎的瞳孔像蛇一樣瞇得更細。盡管被那視線盯得不敢動彈,但也不肯懦弱地別過眼神。

看到昴這樣硬撐,她用舌頭濕潤嘴唇。

「……有點在意,不過算了。現在可不能引起騷動。」

「真、真是不恰當的發言。讓人太害怕的話,不就糟蹋了你的美色嗎?」

「唉呀,真高明,要是藏起敵意的話就更棒了。」

伸出的手指輕輕點了昴的額頭,光是這樣就讓僵硬的身體獲得解放。

看到昂肩膀上下起伏地喘氣,艾爾莎用碰他的手指抵住嘴唇。

「那我先告辭了,總覺得還會再見到你。」

「下次若是在明亮人多的地方,我也能放松應對啰。」

這些諷刺話是好不容易才擠出來的。

艾爾莎留下惱人的微笑,翻轉黑色大衣融入小巷的黑暗中。跟字面所述一樣,她消失了。目送艾爾莎離去,昴疲憊地靠著墻壁。

「沒想……沒想到會再碰面。到贓物庫之前,她是在這一帶徘徊嗎……」

與最終大魔頭艾爾莎不期而遇,讓他的心臟差點折損。

就心理準備這層意義,她給予的沖擊超越假莎緹拉。昴祈禱,可能的話拜托這次是最后一次遇到艾爾莎。

「菲魯特的家就在前頭……該不會……也不是沒有艾爾莎已經大鬧一場的可能……」

沉浸在把人開膛剖腹快感中的變態。

在約定的時間到來前,她就算砍兩、三個人殺時間也不奇怪。更何況地點還是在貧民窟深處,討厭的想像立刻在腦中成形。

「應、應該沒事的,又沒聞到血腥味也沒看到血跡……」

腥味和腐臭味讓人辨認不出血腥味,自已又沒從容到能在昏暗之中辨識出血跡……一定沒有,昴試圖這么想。

遇到艾爾莎之后過了五分鐘,他抵達一間骯臟破爛的小屋。

「根據情報應該是這個……但這是人住的嗎?」

站在以為是門的木板前,昴不禁歪頭。

面前破屋的寬度,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