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終章

第一卷 終章

一些宮廷重臣再度集結至大會議室,目的是要聽取討伐軍解決半獸人歸來的報告。然而現在聽完騎士團長拉菲爾的兵力損害報告,會議室內鴉雀無聲。

「里盧巴恩卿,此話當真?」

其中一名重臣抱著最后一絲「以上報告全是謊言」的希望,再問了拉菲爾一次。

「是的,句句屬實。」

拉菲爾斬釘截鐵的回答打破了對方渺小的希望。他的報告都是真的——在場的人在理解這個事實的同時,也做出了各式各樣的反應。有受到強烈沖擊至今仍瞠目結舌的人、滿腔怒火毫無保留地反映在臉上的人、預測到將來即將面臨的局面而臉色鐵青的人,以及聽完報告后仍面不改色的人。無論是哪一種人,想必都很清楚這件事的嚴重性。

「閣下究竟是怎么做事的?指揮兩千兩百名討伐軍出征,竟然落得死者五百、重傷者兩百的下場回來?你不覺得這傷亡人數太過慘烈了嗎?」

「沒錯,我國的精兵怎么可能會出現如此傷亡?里盧巴恩卿,這是否是因為你的指揮出現問題所造成的結果?」

「從這次的傷亡人數看來,很明顯可以知道里盧巴恩卿并未盡到身為騎士團長的職責,是否該針對他究竟適不適任騎士團長的職位詳加討論呢?」

出言指責與批判拉菲爾的官員相當多,他們其中有些人親眼目睹了討伐軍歸來時的慘狀,為了不讓國民及貴族將譴責的矛頭指向自己,因此打算讓指揮討伐軍出征的拉菲爾扛下這次大量死傷的責任。不過其中當然也有純粹看不慣出身低微的拉菲爾當上騎士團長而故意找麻煩,或是想趁機搶下騎士團長的位置,以及在前陣子擄人事件中涉案而受到牽連的貴族想挾怨報復等。

但是即使是這些人,也沒料到這次討伐軍遠征造成的傷亡竟會如此慘重。

「里盧巴恩卿的確難辭其咎,不過現在最要緊的還是軍隊的重編才對吧?」

「兵源補充以及對死傷兵士的慰問金,會讓國庫相當吃緊啊。」

管理財政的文官們在統計這次遠征造成的損失金額時想必相當頭痛吧。雖說死亡人數中包含冒險者,但結果還是損失了四百人以上的士兵,光是要補上這個缺額就必須花費相當長的時間。再加上重傷人數兩百名,等同王國軍將有三分之一的兵力無法派上用場,這樣下去就連原本分配于防衛王都的兵力也會出現問題。

「嗯,里盧巴恩啊,你先逐一報告這次討伐半獸人的遠征過程發生何事,解釋我軍為何會有如此嚴重的傷亡吧,畢竟不能在毫無根據的狀況下就找你興師問罪。」

聽到國王的一席話,里盧巴恩開始敘述討伐半獸人的過程。包括追擊半獸人進入森林后遭到樹木魔物——樹人及半獸人奇襲導致大軍分散,在幕后指揮這些魔物的是自稱邪神莫司宙斯手下的上古樹精,半獸人只是受到上古樹精使用煉金術操弄洗腦,上古樹精為了毀滅整個王國而在境內扎根延伸意圖增加其眷屬,為了增加眷屬必須以人命當祭品,最后討伐軍打倒上古樹精后眷屬們枯萎,半獸人仍舊動彈不得,費盡干辛萬苦才迎來勝利。其中當然也包括了幫助討伐軍的不明魔導師——Chaos的存在。

拉菲爾的報告讓在場的人們難以置信。

「你說邪神!?這怎么可能!」

傳說中的邪神莫司宙斯——訑復活這件事雖然只在市井之間流傳,是未具任何根據的流言。但若上古樹精的話是真的,就代表邪神真的存在,這已經不是單憑卡斯塔爾一國能夠處理的問題了。

「里盧巴恩卿,難道你是在欺騙我們嗎?這次討伐半獸人事件的背后竟然與邪神有關,怎么說都實在太過突然了。你甚至說魔物會使用戰術及煉金術,根本太荒謬了!你該不會是故意將敵人的實力描述得強大非凡,好讓自己的責任減輕吧?」

面對對方劈頭就懷疑他的報告造假,拉菲爾雖然感到憤怒,卻仍努力保持冷靜做出解釋。

「我與上古樹精的對話,當時在場的士兵及冒險者都是親耳聽到。我同時也帶回了上古樹精遺體的一部分,只要閣下稍做確認,想必就能知道我所言一切不假。」

「你們不是打倒了唯一知道事情真假的上古樹精嗎?那到底還有誰知道上古樹精是不是邪神的手下呢!?」

還有誰知道上古樹精——拉菲爾腦中掠過一名年輕魔導師的身影。

「這么一說,那名打倒上古樹精的魔導師似乎叫做Chaos對吧?那家伙會不會知道些什么?他既然知道關于眷屬的情報,或許也會知道一些我們不知道的內幕。既然是冒險者,只要向冒險者公會詢問就能輕易找到他了吧?」

「這……」

拉菲爾無法回答,因為Chaos就是這么捉摸不定的存在。這次不只因為他突如其來地加入導致原本居于劣勢的戰局得以逆轉,甚至還做出打倒上古樹精這個偉大貢獻。因此,Chaos在這次的遠征中功不可沒,只要他跟著討伐軍回到王都,肯定能獲得巨額獎賞及崇高的名譽吧。可是他卻只留下一席意義深遠的話,就用轉移魔法消失無蹤。拉菲爾對Chaos留下來的情報感到好奇,因而調查了有關他的底細。

「本次參加討伐軍的冒險者名單中并沒有Chaos的名字。雖然參加的冒險者中有幾名認識他,但是他們指出Chaos其實是最近才加入公會的新人,因此他們也不清楚有關Chaos的情報,只知道他可能是來自異國的魔導師。」

他并非正式參加討伐軍的冒險者,也就是說當時他是獨自一人去到那里的。由于一般毫無目的亂走的人不可能會剛好去到那種森林深處,這表示Chaos的目的很有可能也是上古樹精。

「總結閣下的話,就是一名新人冒險者湊巧現身在未知魔物出現的場所,協助討伐軍后不求任何回報就消失了?真是的,想說謊騙我們也該打個草稿嘛。」

會議室中頓時哄堂大笑。這些說辭聽在不知情的人耳中確實等同借口,再加上內容牽涉到傳說中的邪神以及來路不明的人物,更是令眾人無法相信,認為一切只是無稽之談。

住宮廷官員均對拉菲爾投以嘲笑的場合中,只有一人做出了不同的反應。

「你們先去調查那名自稱Chaos的魔導師,既然他曾在冒險者公會巾進行登錄手續,或許會有一些人知道關于他的情報。」

國王威爾弗雷德命令身旁的手下

「還有里盧巴恩啊,上古樹精說它被封印了,沒錯吧?」

「是的,它確實是這么說的。」

「這表示那個魔物自古以來就存在于當地了,查詢以前的文獻也許能找出什么線索,你們將這點也加入調查。」

王宮中典藏了許多過去的文獻,雖然要從這些文件中找出相關線索必須花費大量時間與工夫,不過擁有能封印上古樹精那種高級魔物實力的人肯定是有限的。

「里盧巴恩,既然你身為一軍將領,本次討伐軍的傷亡你難辭其咎,但寡人認為責任不全都在你。在真相厘清之前,寡人下令暫免你騎士團長的職務。」

「……遵命!」

「關于軍隊再編的方案將于明日會議另行討論,諸位在此之前務必將提案及詳細損害狀況統整完畢。本日會議到此結束。」

眾人聽到威爾弗雷德的命令只能默默點頭。

威爾弗雷德現在在王宮內的辦公室瀏覽一份報告書,是前幾天命令部下去調查關于Chaos的情報。

上古樹精的報告至今仍無進展,還處于調查階段,不過調查之后發現,北方森林地底下確實有許多樹根且范圍又深又廣,根本無法判斷這些樹根延伸到何方。另外也發現上古樹精的根與枯萎植物的根部相連,以及王國各地一些植物在上古樹精死亡的同時枯萎,它們的根也被認為曾與某種東西連在一起。這一切都替拉菲爾的目擊報告做了證明。

要是再晚一點討伐上古樹精的話,恐怕王國轉眼之間就會遭到攻陷吧。威爾弗雷德想到這個最壞的可能性不禁打了冷顫。這次參加討伐的所有將領士兵均可說是解救王國危機的大英雄,要是這件事實傳出去的話,那些找拉菲爾麻煩的官員應該也會收斂一點。

現在問題是報告書中提到的這名來自異國的少年。從部下的調查中可以得知,近來王國內發生的事件背后均有他的影子。舉凡靈藥、地下水道以至上古樹精——無一不和這名黑發黑眼的魔導師扯上關系。

例如近來因半獸人肆虐造成中級藥水大量缺貨,于是市場上出現了靈藥。靈藥瞬間成了藥水的替代品,在市面上廣泛地流通,討伐上古樹精時也頻繁地用到它。要是沒有靈藥,這次的災情肯定會更加嚴重,由此可見靈藥的重要性之高。

制作靈藥的原料情報來源就是Chaos,而且不只靈藥,甚至連最上級藥水的原料情報都是他提供的。雖然至今最上級藥水的調配方法仍不明朗,但國家研究院正進行著以此為主軸的研究。

再來是最近讓王都風聲鶴唳的連續擄人事件,背后也看得到Chaos的蹤影。這起事件并非與他有直接關聯,問題是出在他曾造訪地下水道這個場所。因為調查之后發現,上古樹精的樹根也蔓延至地下水道內,可是調查人員發現時,那些樹根早已不知被誰踩斷而沒有釀成重大災情。

看完這些搜集來的情報,威爾弗雷德認為Chaos做出這一連串的舉動都與上古樹精有所關聯。難道Chaos是為了對付上古樹精而在暗地里努力嗎?

可是如果這樣定調的話,Chaos的行動又有一些無法解釋的地方。

調查結果發現,Chaos當時會進入地下水道,完全是因為公會職員在手續上出現漏洞所致。然而在威爾弗雷德看完全部的調查報告之后,不禁懷疑這真的只是手續疏失造成的結果嗎?要是疏失的話,Chaos本人應該會在進入地下水道前就發現才是。威爾弗雷德心想,難道他是特意透過那種方式混進地下水道嗎?

還有一點就是,為什么Chaos明明知道上古樹精這個充滿威脅的魔物,卻不將情報通報給王國知曉呢?不過,其實這都是現在清楚上古樹精的陰謀后才能說的話,事前就算Chaos通知王國內的任何一個人,恐怕也沒人會相信他的話吧。再加上異國出身的Chaos在王國內無親無故,沒有人會愿意相信這個來路不明的人所說的話。

所以他選擇不告訴任何人,而是暗地里獨自與上古樹精持續奮戰。為了提升獲勝的可能性,他散播靈藥的知識、保護王都的地下,最后還救了差點輸給上古樹精的討伐軍不是嗎?即使這些舉動都不為人知。

英雄——這些舉動就像是那些出現在傳說中的英雄一般。雖然威爾弗雷德不知道Chaos為何下定決心與上古樹精對抗,不過一名來自異國,對這個王國沒有任何義務的少年,竟不求回報挺身替王國防止這股前所未有的災難,這不禁讓威爾弗雷德心中涌上說不出來的情緒。

當然,這些充其量不過是威爾弗雷德的推論。不過現今了解Chaos相關情報的人仍是少數,因此不能完全否定這個假設。正因為不能完全否定,所以有一件事讓威爾弗雷德一直掛在心上,那就是Chaos臨走前留下的話。有什么事會比回到王國接受獎賞還要緊急?威爾弗雷德此時想到邪神的存在。Chaos該不會是踏出了與邪神及其相關邪惡魔物戰斗的旅途?

倘若真是如此,代表不久后的未來邪神將會現身,并帶給這個世界混亂吧。必須在事態演變成那樣之前重整國內的兵力,也必須通知其余各國邪神手下出現的情報,警告他們做好防范邪神來襲的準備。要是各國不像封印邪神的傳說一樣再度攜手合作,恐怕這次世界真的會落入魔物的手中。

然而威爾弗雷德心中不只有不安的情緒。他有預感,救了這個國家的英雄一定會再度現身——

封閉測試結束了,雖然事前就知道只有短短一個多月,不過還真的眨眼就過了呢。這點時間根本不夠讓我好好享受「Another Wor ld」的世界。

距離下次的公開測試還有兩個禮拜左右的空擋,到時候剛好是學校第一學期期中考結束,正是盡情大玩的時機。由于無法繼承封閉測試期間的檔案,等到公開測試時又必須從零開始。不過下次的測試期間大約有一個半月,希望我能順利組到隊伍啊。

真是的,公開測試能不能快點開始啊——

《最新的游戲太酷炫了吧 2》待續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