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魔王討伐~魔導師揚名立萬~

第一卷 第七章 魔王討伐~魔導師揚名立萬~

卡斯塔爾王國北方國境線附近——雖然如此稱呼,其實王國北方并沒有與其他國家相鄰,因此與其稱為國境線,不如說是一條用來區分人類無法進入的魔物棲息地界線比較恰當——是一片寬廣的森林地帶,為附近村莊帶來許多大自然的豐富資源。不過,這片寬廣的森林之中同時也有許多魔物棲息,所以一般來說村民們都不會隨意踏入森林深處。

于森林地帶中棲息的魔物數量最多的是半獸人。半獸人是一種臉部像豬一般丑陋,體型約比壯碩的成年男性還要大上一倍,行動緩慢笨拙卻擁有驚人的怪力。可是另一方面,他們智能低下,只懂得使用棍棒之類的原始武器。就算它們成群結隊,還是只懂憑蠻力單打獨斗的戰斗方式,因此一群半獸人數量最多通常只有十到二十只。它們還有一種特征就是擅于繁殖,在數量上具有優勢。對一般人來說相當具有威脅性,在老練的冒險者眼里卻不是能構成太大威脅的魔物,這就是半獸人。

近來半獸人的勢力日漸龐大,越來越難對付,這對鄰近村莊來說是攸關生死的大事。在魔物出沒的森林旁的這些村莊,是從冒險者們為了采集森林中的藥草及材料所設立的據點演變而來。因此村莊規模雖小,仍有許多冒險者居住在此。反過來說,如果森林之中再也無法采集到那些藥草及材料,居住在這里的人也會離開,進而造成村莊人口大量流失。

村民于是向統治這個地域的領主求情,希望他能對魔物發起大規模的討伐行動,可是領主卻始終無動于衷。由于征召大軍討伐魔物必須花上大筆費用,領主不想浪費這些錢,才會對村民的請求視若無睹。本來治理附近領地的領主做出這種決定,只能用傲慢兩字來形容。然而實際上,領主是以一般常理推斷,覺得不需要動用大軍去對付那些無法造成太大威脅的半獸人群,而做出讓時間平息一切的消極決定。

卡斯塔爾王國王宮內的寬敞大會議室,在整個王國境內算是屈指可數的豪華。這間大會議室不只壁紙、地板上的絨毯,甚至連桌椅都統一為火紅色,看似鋪張浪費,實則莊嚴沉穩。平時使用這間大會議室的雖是一些王宮內的官員,不過它同時也是用來接待國內一些有名貴族的地方。為了向這些貴族展現王的權威,除了機能以外更在排場及裝設上費盡工夫。不只有精心繪制的歷代國王肖像,天花板更是雕上相當具存在感的壁畫,室內各種家具擺設全是精品中的精品,連一座小小燭臺上頭都用黃金細致雕飾。若非擁有莫大財富,這一切均是無法實現的天方夜譚。

現在不只有王國重鎮的官員,就連內閣及目前人在王都滯留的有名貴族們都被召集至這間大會議室內。過去很少將這群人召集在一起,因此他們正交頭接耳議論著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原本平靜的大會議室內頓時人聲鼎沸。

「各位請肅靜,卡斯塔爾王國國王威爾弗雷德陛下即將大駕光臨!」

一名宮廷重臣此時高聲宣言,前一秒還吵吵鬧鬧的會議室內瞬間鴉雀無聲,在場所有人一個個從位置上站起來并深深鞠躬。一名頭上參雜著些許白發的初老男性出現,在室內最豪華的座位上坐下。這名男性就是卡斯塔爾王國國王——威爾弗雷德三世。

「諸位辛苦了,這次請各位齊聚一堂的目的不是為了別的,是為了探討目前在本國北方肆虐的半獸人問題。」

由于這件事在王都內已傳了好一陣子,聚集在大會議室的人大多知道這個消息,其中與民間有交流的官員更是親耳聽過這個消息。

「稍早傳來急報,說是北方有整個村莊遭到半獸人襲擊滅村。里盧巴恩,你來說明一下詳細情形。」

遭到魔物襲擊而滅村是相當罕見的事,可是在這個時時得與魔物為伍的世界并非不可能發生。不過,那些空有強壯肉體,頂多搶奪糧食就滿足,可說是完全憑本能行動的低等魔物半獸人竟毀滅了一個村莊,這在知曉魔物習性的騎士眼中看來,不禁覺得有點訝異。

再加上,擊退魔物本該是當地領主的職責,并不是需要在王宮召集這么多人的事件。與相對安全的王都不同,離王都越遠的地方魔物的威脅也隨之增加,甚至跑到城市或村莊內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然而,就算魔物成群結隊襲擊那些地方,規模也不到無法應付的數量,因此地方領主要用自己的軍隊擊退前來侵襲的魔物并非難事。

即使如此,現在領主向王國發出緊急派兵支持的要求,簡直就等于向大眾宣布自己治理無方沒有兩樣。在場的大多數人于是猜測,這次召集的目的除了討伐魔物以外,可能也有向當地領主興師問罪之意存在。

聽到國王這句話,一名年過三十,體格精壯的騎士站至前方,他是王國騎士團團長拉菲爾·里盧巴恩。

「遵命!根據生還者的證言,半獸人群攻擊村莊并大肆破壞,受村民請求前來退敵的領主軍雖與半獸人對峙,最終仍不敵數量多達一千只的半獸人。現在半獸人還停留在村莊內沒有其他動靜,但是若放任它們繼續南下,北方一帶的城市與村莊將會遭受莫大威脅。」

這怎么可能——大會議室內眾人聽到這個難以置信的消息震驚不已,因為過去從未發生過成千數量的魔物一齊襲擊某地的案例。更正確地來說,過去在這個王朝三百余年的統治之下,從沒有發生過這種案例。眾人不禁懷疑要不是那個領主謊報數量,就是他看走眼了。

威爾弗雷德用視線示意室內所有人停止吵雜。

「據說雙方對峙時,半獸人群用陣型包圍領主軍,在領主軍打算撤退時,則使用在前方埋伏等戰術。若這些情報屬實,在下認為它們已經不單單是半獸人成群結隊,而是一個有組織的大軍。」

拉菲爾接下來的這段報告又讓會議室內一陣躁動,因為半獸人之所以威脅性不高,原因完全在于它們的智能相當低下。要是它們變得與人類一樣會使用戰術,代表一只擁有強悍肉體又難纏的大軍將會盤據于王國境內。

「請容我插句話,里盧巴恩卿。閣下剛才所述和我等認知中的半獸人相去甚遠,甚至已經稱不上半獸人了。我等所知的半獸人應該是一種智能低下,只憑本能行動的下等魔物。然而方才的報告中,很明顯地對方不僅足支井然有序的軍隊,更像人類一般行使戰術。對方真的是半獸人嗎?運用陣型包圍以及埋下伏兵等舉動,是否只是偶然呢?」

聽到這個難以接受的報告,現場一名高官在向國王請示后,直接向拉菲爾提出質疑。

「從使者帶回一部分的尸體判斷,證實對方的確為半獸人無誤。至于它們是否使用戰術這點,目前仍末明朗。不過無論如何,倘若數量的情報屬實,它們將會成為相當大的威脅。」

即使這名高官的質問讓拉菲爾感到煩躁,他仍壓抑住情緒冷靜地回答。對于半獸人產生巨大變化感到懷疑是理所當然的,仔細掌握敵方情報固然重要,但是現在數量上千的魔物正在王國領地內肆虐,要是時間繼續拖下去,對方當然會將毒手伸向周邊區域,這股禍害甚至也可能攻進王都之內。

現在最該討論的問題是,該如何對付這群半獸人?王都內駐守的常備軍為數三千,光看數量是多于半獸人,但是由于常備軍還有保衛王都的重責大任所以無法全軍盡出,最多能派出的數量只有一千至兩千。若對方只是普通的半獸人,這些兵力已相當足夠,然而本次要面對的是一支井然有序的魔物大軍,想必會犧牲不少兵力。

「寡人想聽聽各位的意見。」

「我認為應該馬上編成討伐軍前往殲滅!」

一位名門貴族連忙出言發表意見,他的領地距離這次遇襲的地點相當接近,所以下一個遭殃的很有可能就是他。他的發言讓會議室內的人們開始紛紛提出意見。

「確實有必要編成討伐軍,不過有鑒于本次半獸人做出的離奇舉動,我認為是否應該先派偵察部隊前往,調查它們為何那么井然有序的原因呢?」

「比起那個,我認為我方兵力不足,是否該先向寇謬恩要求增援以處理這次事件?」

「豈可向他國示弱!就算數量再怎么多,充其量不過是半獸人嘛,不如募集冒險者前往討伐如何?」

「閣下說這是什么話?對方可是與人類無異的半獸人集團啊,光憑少數冒險者根本無力對抗,若不派出全部軍隊恐怕無法收拾這次事件!」

「你這個主意才詭異呢!你是打算讓王都處于毫無防備的狀態嗎?」

「讓冒險者充數不就好了?」

「那么誰來統領指揮?冒險者都是些三五成群的家伙,要是他們擅自行動,那還像部隊嗎?」

出席這場會議的人雖然一致贊成派兵前往,可以對于詳細方針及內容人多嘴雜,爭論可說是沒完沒了。會造成這種現象其實在預料之內,因為就算以往王國曾動用軍隊討伐魔物,但規模如此龐大的魔物大軍卻是史無前例。已經一百年以上未曾與他國交戰,與鄰國寇謬恩的關系更是相當友好,讓王國極度欠缺處理危機的能力。

事態迫在眉睫,再繼續爭論不休,恐怕吵上一天都吵不出個結果來。

「肅靜。」

威爾弗雷德的一句話讓吵得不可開交的人們頓時安靜下來。

「里盧巴恩啊,寡人命你即刻征召冒險者與兩千王國軍共同組成討伐軍,率領他們將那些威脅我國國民安全的半獸人消滅。軍隊詳細編成交由你全權負責。」

「遵旨!」

接下國王命令的拉菲爾深深鞠躬后便退出大會議室。即使扛下如此重責大任讓拉菲爾情緒相當興奮,但他還是壓抑情緒冷靜思考整體狀況。光憑兩千名王國軍要對抗半獸人實在無法放心,一切重點都在于如何征召有經驗的冒險者,特別是那些與半獸人戰斗過的冒險者。

雖然心中充滿不安,但拉菲爾既已決定要做守護王國的一份子,他就必須盡全力排除給人民帶來痛苦的一切事物。更何況他今天被任命為統領整個軍隊的將領,一刻都不能在兵士面前露出不安的表情。

拉菲爾再度下定決心要從半獸人的魔爪中保護王國。為了趕緊著手進行軍隊編成,他頭也不回地往前急奔。

編成討伐軍花了一天,開始進軍后第四天,由于途中沒有盜賊及魔物的阻撓,這支為數兩千以上的大軍,目前即將到達半獸人盤據的村莊。拉菲爾為了紆解兵士們在行軍過程中造成的疲勞,下令全軍稍作歇息。

雖然這次行軍因為事態緊急而加快腳步,但是就一般而言,從編成部隊到行軍至北方國境附近不可能只花短短幾天。其實,這次急行軍能成功的原因,除了王國軍本身訓練有素以外背后還有其他因素。

由于在會議召開前,拉菲爾就已預料到出兵討伐是不可避免的事,因此早讓士兵們做好待命準備,才使得這支軍隊在不到短短一天的時間內集合完畢。

至于行軍速度方面,則是讓王國軍內部的法師對馬匹施展加速的支持魔法。支持魔法——是一種只有法師才能使用的魔法,主要用來提升目標個體力量或速度等能力。支持魔法能讓個體原本的能力大幅提升,也就是說比起人類,在原本就擅長奔跑的馬匹身上施展支持魔法更能發揮效果。雖然這種做法能確保行軍速度大幅提升,可是會對法師和馬匹造成大量負擔,因此不常使用。

另外,一日之內能征召到兩百名冒險者這件事也可說是僥幸。在這個眾多冒險者聚集的城市之內,冒險者們有義務在發生緊急事件時,接受冒險者公會指派的任務來協助軍方。可是這次的任務是國家直接指派的,就連拉菲爾都沒料到能征召到如此多冒險者,因此算是一個意料之外的驚喜吧,其中也不乏有與變強的半獸人交手過的冒險者。他們因為切身感受到魔物對付起來日漸棘手,深怕這樣下去往后攸關生活經濟來源的討伐任務會越來越難達成,于是才加入了這次的討伐隊。不過,純粹憂心王國存亡而自告奮勇的冒險者也不在少數。

由于要率領這些大半沒有參加過大規模軍隊的冒險者們相當困難,因此決定采取將他們以小隊分組,再編入各大隊的形式。拉菲爾認為這些曾與半獸人戰斗過的冒險者,肯定能以他們的經驗為這次遠征帶來效用。

話又說回來——拉菲爾此時開始思考幾天前就放在心上的疑問。為何半獸人會突然間變得如此棘手,甚至發動激烈攻擊導致村莊毀滅呢?又為什么不思南進,而是盤據在它們襲擊的那個村莊之中呢?

近年來魔物們變得相當活躍,讓各地諸侯及王國中樞為了應付忙得焦頭爛額。確實魔物們開始在各地出現,數量明顯增加,其中不乏魔物采取了與平時不同行動的報告。不過,即使魔物的行動與平時不同,充其量也只是個體上有所差異,像本次一樣集體大規模進攻和使用戰術等舉動可說是史無前例。

那么究竟為何會發生這次的事件呢?拉菲爾也不知道原因。但要是前線使者傳來的報告屬實,半獸人真如軍隊般行動的話,他認為它們之中肯定有指揮官存在。魔物有追隨比自己強大的魔物的習性,而半獸人或許正是因為這種習性而追隨作為指揮官的強大魔物。要是這個假設正確,那么只需打倒那個地位等同于指揮官的魔物,半獸人大軍便會瓦解,討伐軍的勝算也會大增。可是若對方是個能讓一千只以上的半獸人服從的魔物,其實力究竟有多么驚人呢?

「騎士團長,您在想什么呢?」

拉菲爾的副官出聲詢問,讓他停下這個找不出解答的思索并搖了搖頭。

「沒什么,可能是因為一路上行軍太過順利,讓我有點過于放松了。」

「原來如此,一路上確實通行無阻,我認為這樣總比發生問題來得好。」

拉菲爾面露微笑以示肯定。他與這名副官相識已長達七年,雖然由于身分上的差異,公眾場合上無法以對待朋友的態度談話,不過兩人獨處時就能不必在意這些煩瑣的事。對平時總是相當繁忙的拉菲爾來說,他是一個相當寶貴的存在。他不只作為一名副官相當優秀,有任何意見也直話直說,讓拉菲爾對他相當依賴。

「法師們回復完了嗎?」

「是的,他們已用靈藥進行回復,靈藥的效果真是相當顯著啊。」

本次出兵最大的問題在于物資補給。半獸人一再肆虐讓王都內中級藥水的流通量大幅下降,無法確保足夠的中級藥水。不過,商會此時上繳了靈藥這種新藥作為替代方案。同時具有藥水及魔力藥水效果的靈藥價格雖比原本的藥水來得高,不過卻能減少攜帶多余藥水的必要性,到頭來反而造成整體所需經費下降的奇異現象。

靈藥能同時用來治傷及回復魔力,對于必須站在最前線與魔物戰斗的騎士們來說實用性相當高。并非只有魔導師和法師需要用到魔力,人類乃至亞人類均能使用。魔導師及法師能透過消耗魔力來引發各種稱為「魔法」的奇跡現象,而在第一線奮勇與魔物廝殺的騎士,則可運用在提升力氣、強化武器或加強攻擊的威力。對這些必須在生死之間游走的騎士們而言,靈藥可說是一種讓他們感到安心的存在。

若沒有靈藥的出現,就必須在沒有攜帶中級藥水的狀態下前往討伐半獸人,要順利完成這次任務想必會相當困難。在絕佳時機出現的靈藥,簡直就像早已料到今天半獸人大舉肆虐的局面,讓拉菲爾深覺一切都是命運安排好,也覺得煉金術本來就是該像這樣用來幫助人們的技術。

煉金術——拉菲爾想起直到幾天前還讓他忙得分身乏術的那起事件,頓時感到相當不快。騎士團逮捕了在王都犯下多起擄人事件的犯人,藉由他們的證言,將其余涉及販賣人口的嫌犯逐一揪出,并在起訴的同時對被害者進行保護,事件終于劃下句點。

然而,并非所有被害者都獲救了,被救出的那些被害者也不能以「平安無事」來形容。其中受害最嚴重的,是身為人的尊嚴被煉金術剝奪的人們。那些將被害者視為奴隸的犯人中,有數人利用煉金術將自己的快樂建筑在玩弄他人之上,制造出令人成癮的高濃度毒品、使特定感官變得極為敏銳的藥、甚至是毀壞人心的道具等,凈做些喪盡天良的勾當。看到被害者受這些邪門歪道摧殘得兩眼空洞無神,簡直像人偶一樣只能呆滯地望著前方,拉菲爾不禁為自己沒能真正救出他們感到相當懊悔。

「騎士團長,偵察兵似乎回來了。」

當拉菲爾在心中暗自思考時,傳來偵查半獸人動向的偵察歸來的消息。拉菲爾隨即傳喚偵察兵,并要求他趕緊說出情報。

「辛苦了,半獸人現在狀況如何?」

「報告!半獸人群目前離開村莊正往北方前進,似乎是想逃進森林之內。」

「北方?確定它們不是往這邊來嗎?」

作為斥侯的這名年輕騎士點頭表示肯定。雖然半獸人突然有了動作這點令拉菲爾相當在意,不過它們往北方前進的消息更讓他感到訝異。

(難道是從村莊中掠奪的糧食耗盡了嗎?)

若半獸人的目的在于搶奪糧食,那么就說得通了。一千只以上的半獸人想要有飯吃,所需糧食的數量想必相當龐大。從人口稀少的村莊中能搶到的糧食數量有限,轉眼間就會吃完了吧。不過若是如此,半獸人為何不選擇南下搶奪更多糧食,而是選擇逃回北方呢?這個局面實在令拉菲爾覺得非常詭異。

(該不會是伏兵?)

他之前曾聽說半獸人用伏兵擊退領主軍的報告。那么這次撤退難道是對方察覺到討伐軍已近在咫尺,所以采取暫時撤退引誘我方上當的戰術嗎?要是半獸人們逃回森林,數量上占優勢的討伐軍不僅布陣會受限,也無法讓騎兵發揮高機動性,局勢將對坐擁地利的半獸人相當有利。若半獸人們是考慮到這些才選擇撤回北方森林,就代表它們的指揮官精于運用戰術。前些日子報告中指出半獸人使用戰術的消息可信度大幅提升,看來苦戰在所難免。

拉菲爾不敢掉以輕心,對全軍發出追擊半獸人的號令。

***

今天是封閉測試倒數第二天,不過由于結束時間是禮拜一的中午十二點,對平日必須去學校上課的我來說,今天就等同是最后一天。封閉測試結束后,營運公司將會開始修正一些錯誤,維修期間玩家將無法上線,所以我計劃今天要玩一整天的「Another World」。原本是這樣打算的,可是——

「我說你啊,有好好聽我說話嗎?」

眼前有一股緊迫逼人的視線盯著我,我馬上點頭如捂蒜。要是搖頭的話事情肯定會變得更麻煩,這種時候只能秉持船到橋頭自然直的精神了。

「再說,你最近假日光顧著打電動,有好好看書嗎?」

嗚哇,竟然開始東扯西扯了。明明平時都采取放任主義的,只有今天特別啰嗉,肯定是遷怒沒錯。

「一直打電動眼睛會壞掉啦,所以偶而和我出門逛逛如何?」

本來想吐槽這種VR類型的游戲是透過ValGear直接對腦部傳送訊息因此不會讓視力下降,不過還是不說為妙。

「所以啦,等會兒一起出門逛街吧,偶而在外頭吃頓大餐也不錯,不要管你爸爸,走啦!走啦!!」

「我知道了啦,媽媽。」

看到也不考慮自己歲數——這句話當然不能當面對她講——跟孩子吵吵鬧鬧的媽媽,我不禁露出苦笑,她已經是育有一兒的母親呢。

一大早開始媽媽的心情就很差,我上午只好先幫忙做家事測測風頭,得知似乎是她本來和爸爸約好要一起出門最后卻被放鴿子。當然爸爸并非有意反悔,而是臨時有了不得不親自處理的工作,讓媽媽即使想生氣也無法生氣吧。他們兩個是自由戀愛結婚,因此平時夫妻感情相當融洽,對我這個兒子來說當然是件好事,不過偶爾會像今天這樣掃到臺風尾,實在是有點討厭。

特別是媽媽相當會做菜,對烹飪一竅不通的我和爸爸而言,她在家中的地位特別高,因為惹火她就等同和自己的肚皮過不去。現在不想辦法讓她心情好起來不行,所以我只剩陪她一整天這條路可選了。這下子就沒有時間玩游戲了……

「啊,忘了跟你說,媽媽出門前要稍微準備一下,大概要花上兩小時吧。」

女人會花很多時間梳妝打扮喔——媽媽面露微笑補上這一句。出門前確實需要花時間打扮,可是我不懂她為何要特地強調時間。

「所以這段時間你自己先想辦法打發一下啦,例如說……去玩個游戲如何?」

老、老媽……你真是個明理的女人啊!雖然感覺我的想法都被看穿了,不過媽媽難得釋出善意,這可不能浪費了。我回了一句「收到」之后便回到房間。

難得是封閉測試最后一天,我想做一件之前一直沒做的事,這幾天都在為這件事做準備,那就是打王。

「Another World」的世界中有各式各樣的魔物,其中存在著與一般魔物實力完全不同的魔王。我透過Wiki調查卡斯塔爾王國境內會出現首領的地點,得知首領棲息在北方國境周邊的森林內。北方森林——通稱半獸人森林,是先前皮聘也提過的地方。正如其名,森林內大半面積遭到半獸人占領。不過,魔王似乎不是半獸人,我原本還以為會是那種半獸人首領或是半獸人王之類的高等魔物呢。

雖然打倒魔王能獲得珍貴道具,也會引發特殊事件,不過憑我現在的等級很難獨自辦到這件事。本來打王應該要組隊,不過我既然找不到人,就只好一個人當突擊敢死隊啦。反正在游戲內死了也會復活,死個一兩次應該也不會怎樣吧。

***

討伐軍追著半獸人群往北方前進,可是還來不及趕上就讓它們逃進森林內了。即使拉菲爾全軍停止前進并再度派出斥侯前往偵查,仍無法找到半獸人群的蹤影。明明討伐軍的行進速度較快,追到此地卻不見任何一只半獸人,拉菲爾怎么想都覺得不對勁,開始懷疑這或許是它們設下的陷阱。

半獸人們肯定為了偷襲而埋伏在森林某處,雖然不想上半獸人的當,不過目前的確沒有其他辦法可以把它們從森林中引出來。不能就這樣將具有高威脅性的半獸人置之不顧。

(要是能把這片森林燒光就省事多了。)

不過想當然,拉菲爾有兩個理由無法采取這種作戰策略。第一個理由是,森林內除了半獸人還有其他魔物棲息,要是放火燒森林的話將會刺激到那些魔物。眼前已經有一群半獸人大軍了,要是這時其他魔物跑出來攪局,局面會變得相當混亂。

其中最麻煩的魔物莫過于龍。話雖這么說,但其實龍的智能是有高低之分的。智慧高的龍不只不會隨便攻擊人類,甚至可說對人類相當友善,可是這一切都要以人類不采取敵對態度為前提。要是這片森林存在著智慧高的龍,輕易放火燒森林就等同于與它宣戰,恐怕它馬上就會開始攻擊人類了吧。古早以前,曾經有故事敘述一個國家在戰爭中誤燒了龍的巢穴,造成它的首都在短短一日之內,就被龍以宛如地獄的烈火焚燒殆盡。

另外一個理由則是,雖說距離森林最近的村莊遇襲毀滅,可是這附近還有其他城市及村莊存在。要是森林被燒毀,這些地方靠森林資源討生計的居民將會被逼得走投無路,因此燒毀森林這個行為以人道觀點來看是不被允許的。

即使不太愿意,拉菲爾還是只能順著對方的意,一邊要士兵注意半獸人的伏兵,一邊往森林內前進。

(希望別發生什么事。)

拉菲爾率領全軍進入森林,并盡力想消除心中這股不好的預感。軍隊沿著疑似半獸人踩出的小徑往森林深處前進。明知道現在此處潛伏著為數一千以上的魔物,周圍卻安靜得相當詭異。

(果然有伏兵啊?可惡!根本不知道它們躲在哪里!)

由于陽光幾乎無法照入森林,不僅環境顯得昏暗,更加上周圍有許多樹叢樹蔭等適合用來隱藏蹤跡的地方,讓討伐軍很難找出敵人潛伏于何處。雖然看不見身影,卻能感受到某種來路不明的視線正瞧著自己,這讓陶發軍必須時時警戒那些不知何時會從何方撲上來的半獸人,因此而神經緊繃,壓力非常龐人。然而,全軍進入森林深處許久仍不見一只半獸人出現,這讓拉葬爾不禁感到些許焦躁,因為這代表他們根本被半獸人玩弄于股掌之間。

「騎士團長。」

「什么事?」

「有一名精靈族的女冒險者,說她有無論如何都想向您報告的事,請問該如何處置?」

本來女性冒險者就已經很少見了,可是在這個王國吋內精靈族的存在更是罕見。在拉菲爾的印象中,精靈族是個通常會選在森林附近群居的種族,或許能因此察覺到一般人類感受不到的異常現象。在這個毫無進展的僵局中,他認為或許這個報告有值得一聽的價值,因此決定會會那名精靈族的女冒險者。

「你說有事相告,指的是什么事?」

「這片森林不太對勁,周圍幾乎聽不到任何聲音。」

「我也覺得以魔物棲息的森林來說,確實靜得詭異……」

「不只如此,我所說的不對勁,是明明森林內樹木這么多卻沒有半點聲音這件事。這里不是無風地帶,不時都有風吹進來,怎么可能連枝葉摩擦的聲音都沒有?太詭異了吧,簡直都不像森林了耶!」

拉菲爾對這名冒險者的口氣并不在意,而是馬上抬頭看向周圍的樹木。明明受風吹拂,但不只樹枝絲毫不為所動,就連樹葉都沒有發出半點摩擦聲。不過除了這些地方之外,看起來和普通的樹木沒有兩樣。當拉菲爾感到有些地方不太對勁開始思考的同時,前方的士兵突然慌張了起來。

「于前方確認半獸人出現!」

拉菲爾聽完騎士傳回來的消息后凝視前方,半獸人群因而進入他的視線之內。看起來的確像是個集團,可是數量遠低于一千,最多只在一百上下而已吧。就算森林中障礙物多導致兵力無法集中,但眼前這個集團的半獸人數量實在過少。拉菲爾推測它們應該是用來當作誘餌,引我方上當后其余半獸人再展開奇襲。

正當拉菲爾下令,全軍在與前方那群半獸人交戰前,必須做好應付奇襲的準備時——

啪唰——一股某種東西劃過空氣的聲音從拉菲爾背后傳來,他感受到危險立即蹲下。原本還以為是半獸人從后方偷襲,定睛一看才驚覺眼前根本不是魔物,而是粗壯的樹枝。

「是陷阱!不……這、這是!」

周圍響起陣陣慘叫聲,原來是樹枝和藤蔓竟開始攻擊討伐軍的士兵們。

「嗚哇啊啊啊啊!」

有人的腹部被快到出現殘影的樹枝重重揮擊,因此吐血并擊飛出去。有人眼看威脅逼近,料到自己可能會落得下場凄涼因而打算跪地求饒,卻被樹木抓起高高往空中一拋,最終頭部重重落地喪命。有人整個臉部被層層藤蔓纏繞無法呼吸,發出痛苦的掙扎聲。也有人奮勇挺身攻擊樹木,卻慘遭搞搞抬起的樹根從上而下應聲踩爛。

簡直像魔物一般擁有意識發動攻擊的樹木們,這就是剛才那位精靈族冒險者說的不對勁之處。沒錯,它們是——

「可惡,原來是這么回事啊!這些魔物竟偽裝成樹木!」

眾人進入森林之后為何看不到任何敵人,同時卻又感受到來路不明的視線,這些都是由于樹木魔物們一直在他們身旁的關系。因為在場的討伐軍之中,根本沒人知道魔物會偽裝成樹木,沒有防備心也是沒辦法的。明明下令要全軍注意半獸人的奇襲,現在卻反倒遭這些樹木魔物偷襲。拉菲爾對自己下了不夠周全的命令感到憤怒和懊悔,不過要是再不想點辦法,只會讓傷亡繼續擴大而已。

「別害怕,保持數人聚在一起行動!對手是樹木,魔導師和弓兵趕快放火!法師治療傷者,其余的人鞏固防御!」

拉菲爾大聲將指令傳達至周圍,討伐軍士兵聽到他的聲音后開始照著命令行動。并非周圍所有的樹都是魔物,目前拉菲爾看到會襲擊士兵的樹木只有十只。雖然數量不多,但是它們正用巨大的身軀緩緩從兩側包圍過來,光是這個舉動就能帶來相當程度的威脅。

「哼!」

拉菲爾激發身體內的魔力讓力氣短時間內獲得提升,踩著身旁一只樹木魔物枝干上的坑洞和樹枝等地方往樹頂奔去。

「哈啊啊啊啊!」

把樹枝當作跳板奮力一躍,加上全身重量用鋼劍使勁往下一劈——電光一閃,那只樹木魔物就這樣遭到全力斬擊一刀兩斷,最終不支倒地。

「看到了吧!并不是打不贏的對手,大家不要畏懼,奮勇進攻吧!」

拉菲爾奮勇打倒魔物的樣子讓現場歡聲四起,受到奇襲而低迷的士氣也稍微提升。重整陣型后,魔導師開始施放火魔法,弓兵也跟著發射火箭。樹木畢竟屬于植物,只見樹木魔物受到集中炮火攻擊后,痛苦掙扎并發出詭異的慘叫,死前似乎還想把周圍的士兵壓垮,橫向在小徑上倒了下來。而士兵們采取的行動,就像多人伐木時大樹倒下的時候一樣,紛紛往左右兩旁避開。

——此時傳來一股吶喊聲。

原來是埋伏的半獸人在巨樹倒下的同時向討伐軍襲來。

(半獸人等的就是這個時候嗎!)

半獸人選在士兵們驚魂未定的時候發動強烈突擊,很明顯是事先計劃好的。拉菲爾也察覺到魔物不在同一時間涌上而采取分批進攻的用意,以及樹木魔物并非為了壓垮士兵才橫向倒在小徑中央這些事。

(樹木魔物這一倒將小徑塞住,我方將士被迫分離,這樣就無法發揮原本的數量優勢!?難道——)

面對從四面八方涌上的半獸人大軍,討伐軍將不得不以少數劣勢來應戰。這是一種分離戰術,魔物分批進攻的用意就在分散討伐軍的兵力,成功后再將這些分散各處的寡兵個個擊破。打從一開始,對方就是為了完全消滅討伐軍,才會引誘他們至森林深處。

討伐軍受難記現在才正要上演,

全軍被分離已過了兩個小時,拉菲爾現在正擦拭身上的汗水稍作休息。在討伐軍被強制分離后,士兵也只能以小隊和中隊方式匯集,儼然成了一盤散沙,根本無法再度集結成原本的大軍。遭魔物包圍陷入困境的討伐軍節節敗退,不過目前并非全軍都是一面倒的局面,其中拉菲爾率領的部隊仍與半獸人戰得難分難解。

現在受拉菲爾指揮的部隊,除了一些騎士團中的精銳以外,還有前來與他報告的那名女精靈和她的冒險者小隊。這個含有高強戰力的部隊,接連擊退了來犯的半獸人。但是在接二連三苦戰的過程中,他們一個個不支倒地,現在只剩不到百人了。每個人身上都沾滿半獸人濺出與自身傷勢流下的血,不僅衣服已染成一片血紅,臉上也都呈現出疲憊的神情。靈藥和法術頂多只能治療傷口,沒有消除疲勞和回血功能,因此無法改善失血過多的情形和消除累積在身體內的疲勞感。

這樣拖下去只會全軍覆沒,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與其他存活的士兵會合,然后從森林中撤退再重整旗鼓。拉菲爾等人從剛才開始就不斷嘗試離開這片森林,可是——

(為什么半獸人簡直就像看透我方策略一樣,總是搶先我們一步!?)

一行人走了又走想從森林撤退,但所到之處的前方卻一再出現半獸人設下的重重防衛線,甚至對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