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地下水道~下水道的幽靈~

第一卷 第五章 地下水道~下水道的幽靈~

位于卡斯塔爾王宮東邊的王都騎士團氣氛相當緊張,原因只有一個,就是騎士團長拉菲爾·里盧巴恩現在心情相當糟。

「還沒找到任何線索嗎?」

拉菲爾嚴峻的視線刺向在場每一位騎士,然而騎士們個個都無精打采垂著頭,沒有人敢出聲回應。

「即使派出士兵協助,過了快兩個星期仍沒掌握到相關線索……看來必須重新擬定搜查方案啊。」

騎士們聽到這句話不知想起了什么,個個懊惱地緊咬牙根。拉菲爾也不例外,因為與騎士們有著相同的心情,他臉上的表情顯得格外嚴肅。

從三個月前開始,王都瑪兀托的貧民區內由于某種事件頻傳而引發大問題。王都大致分成三個區域,首先是以王宮為中心,聚集眾多貴族及富商等上流階級的貴族區。再來從包圍貴族區的高墻到王都城墻之間——是有主要街道、商會和冒險者公會的平民區。遠離城門及平民區,靠近四周城墻,交通及生活機能低下的區域則稱為貧民區。

所謂的某種事件,指的是王都貧民區內以女性及孩童為對象的擄人事件。由于貧民區大多居住著一些無親無故的孤兒,因此就連宮廷內從事政務的文官也無法完全掌握這個地方的人口,導致事件受害者的數量至今仍無法估計。加上貧民區內多是些逃漏稅及柯前科的犯人,因此并未拜托公家機關幫助,才會演變成開始調查的時間拖到很晚,受害者也越來越多的局面。

等到這起貧民區擄人事件嚴重到傳至平民區居民耳中時,騎士團才終于開始針對這起事件做出應對。理由是騎士團從目前掌握到的情報來看,擄人事件在貧民區發生的范圍明顯擴大,這樣下去難保平民區及貴族區不會受到影響。為了早日解決這起事件,騎士團派出兵力在貧民區內巡邏,但至今不只毫無進展,遇害人數更是不減反增。

「騎士團長,犯人竟能一再逃過我方不分晝夜布下的巡邏網,怎么想都實在太過詭異!我想犯人該不會早就掌握了我方的一舉一動?」

一名騎士的發言讓在場人士一陣嘩然。

「別說些毫無根據的猜測!你知道這些話代表什么意思嗎!」

士兵的巡邏路線是機密情報,知道路線的只有騎士團內部成員,還有宮廷內位高權重的人。

因此這名騎士的發言,等同間接懷疑騎士團或宮廷內部有人暗自協助這次犯下擄人案的犯人。

要是真有騎士團成員內神通外鬼,不只會引發猜忌不和,更可能讓往后騎士團的運作留下禍根。然而比起這個,更麻煩的是宮廷方面。因為如果真是宮廷內部的人泄漏情報,就不得不懷疑宮廷內的那些貴族。但是若無憑無據就懷疑貴族,以騎士團的立場來說相當為難。若真不得已要往貴族涉案的方向進行調查,就必須提出實質證據——例如逮捕現行犯之類的。

話雖如此,在現今掌握不到任何線索的情形下,根本就無從出手,充其量只能想辦法處理不讓情報繼續外泄。拉菲爾緊緊握住拳頭,對處于被動的情況相當不悅。

「為了早點結束這起事件,我們要繼續加派人手強化貧民區的巡邏。我將藉此機會進行整個王都巡邏路線及兵力的重編,關于這兩點的詳細內容,決定后會再通知各位。」

「騎士團長!」

此時眾人所在的房門被用力推開,一名年輕騎士跑了進來。他到這里的路上似乎是用跑的,因此顯得上氣不接下氣。

「冷靜點,出了什么事!」

「是……是那起擄人案的犯人——主動前來投案了!」

「……什么?」

這個出乎意料的報告讓拉菲爾不禁變得一臉茫然。

「你說這些人就是前來自首的犯人嗎?」

在拉菲爾面前的是一群臟亂的男子,他們似乎受到驚嚇,正腿軟癱坐在地上。就算人在無法逃脫的牢房中,以犯罪者來說他們實在過于安份,甚至讓拉菲爾懷疑這群男子是否真的就是犯人。

「經過那些被誘拐的受害者指證,可以確定他們的確是犯人。」

「這樣啊。可是,那這群家伙是如何犯案的?以他們這種引人注目的外表,我們應該馬上就能掌握才對啊?」

「是地下水道,他們透過地下水道通往作為據點的小屋。」

王都地底下有五百年前就建造出的下水道。雖然時至今日仍可拿來使用,但不知何時開始有魔物進駐那里,因此平時下水道入口處于封閉狀態,并派有衛兵嚴加戒備。

「地下水道是嗎……原來如此,看來衛兵中有人暗地協助他們啊。」

騎士聽到拉菲爾這句話尷尬地點了點頭。要從日夜森嚴戒備的衛兵眼前進入下水道是不可能的,那么唯一只剩衛兵中有內鬼的可能性。話雖如此,沒想到本應守護王都居民的衛兵竟然協助犯人犯案,這讓拉菲爾相當難以接受。

「這些家伙還真老實呢,他們犯下如此重罪,被處以絞刑都不奇怪啊。難道他們都不害怕?」

雖說死到臨頭是有可能讓人的精神產生變化,但即使如此,在拉菲爾眼中他們與其他罪犯相比還是顯得太過安靜,安靜到可說是異常的地步。再仔細一看,可以發現他們身體不停顫抖,似乎在害怕什么東西。

「其實……」

騎士以狐疑的眼神瞥向那群男子后,支支吾吾地回答拉菲爾:

「那群男人說他們在地下水道遇見幽靈了。」

「什么?幽靈?是把魔物錯看成幽靈了吧?」

伊斯托比亞是相信幽靈存在的,說到這個,就不得不提到這個世界中不死族與幽靈的關系。

伊斯托比亞將那些尸體會像生前那樣活動的骷髏及僵尸等生物稱為不死族,并將其視為魔物。這些不死族據說是被魔物殺死:心存怨念的人類靈魂附在骸骨及尸體上誕生的產物。本來靈魂是無法以這種形式留在陽間,死后都必須前往陰間報到。然而,帶著強烈怨恨死去的靈魂,卻會因為那份怨念被束縛在陽間。但是由于失去肉體的靈魂滯留在世上這件事違反常理,因此失去肉體暴露在外的靈魂記憶會慢慢毀損進而喪失自我。結果就是,這些靈魂受僅存的強烈怨念驅使,成為不死族攻擊人類。

普遍認為,這些怨念靈魂就是一般俗稱的幽靈。可是又為什么,這些靈魂會附身在骸骨及尸體上呢?若要簡單用一句話來說明,就是「沒有肉體的靈魂無法對陽間的事物造成任何影響」。所以幽靈的存在雖在不死族的影響下間接受到承認,但人們還是大多認為幽靈比較屬于虛構的產物。

「我們怎么可能看錯啊!」

保持沉默的其中一名犯人此時忍不住出聲了,可是拉菲爾不會因為犯人如此主張就相信他。畢竟對象是不知是否真的存在的幽靈,無論怎么想都只能得出「他們產生了錯覺」這個結論。

可是拉菲爾再仔細一想,實在不覺得地下水道內棲息著那種會讓人錯看成幽靈的魔物。地下水道確實有魔物棲息,但充其量都是些危險度低的小型魔物,弱到甚至被當成是新人冒險者訓練的一環。

「我記得今天好像是地下水道環境清潔的日子對吧?」

平時不允許進入的地下水道,為了環境整潔及設施維護,一年之中會數度以任務的形式,委托冒險者公會協助驅除魔物。由于地點是地下水道所以不受冒險者們青睞,不過公會還是樂于借著這個距離近又能訓練新人的環境,積極推薦新人接受這些任務。

「您說得沒錯,我也多次告知『你們一定是將那些新人冒險者錯看成幽靈了』,但他們仍然不肯相信。我已向冒險者公會確認過了,除了這張名單上的新人以外,今日并沒有其他冒險者進入地下水道。」

拉菲爾從騎士手中接過名單一看,上頭列著十幾位冒險者的名字,其中最后一行看得出是以墨水匆忙加注上去的。最后一行寫著——「Chaos」這個名字。

將時間稍微拉回到今日凌晨。偏離王都正門大道通往城墻的岔路兩旁,林立著妓院及一些販賣詭異商品的黑市商店。穿過這些地方再往城墻邊走去,就能看到許多老舊到會令人錯認成廢棄屋的住宅,或是利用廢棄建材搭建,破爛到不漏水就該謝天謝地的小屋。這個區域就是王都內俗稱的「貧民區」。

雖然這邊住著一些從事盜賊或黑市商人等不法勾當的人,但同時也有每天往返平民區從事冒險者或打零工等職業的人。一名在平民區酒吧內擔任酒促小姐的妙齡女性就是其中之一。

雖然時間已接近凌晨,但小巷內仍一個人都沒有,她只好加快回家的步伐。在治安相當差的貧民區,一名女性半夜獨自走在小巷內等同自找死路,可是由于職業的關系,怎么也無法避免在這種時間外出,只好盡量不引起注目在夜色中疾走。

她很清楚最近貧民區發生多起擄人事件,而且據她在酒吧聽到的消息,這起事件至今仍未平息。她的一名好友也是這起連續擄人事件的受害者之一,至今仍下落不明。擄拐妙齡女性的動機怎么想都只能想到「那方面」的目的,要是下一個就輪到自己遭殃的話……想到這里,她的身體不禁開始顫抖。不過她也默默想著,這個王都有多達三十萬的人口,自己不可能會這么不幸剛好成為事件的受害者。或許就是這種大意的想法,讓她沒有發現到此時后方有一道身影已悄悄接近。

「嘿嘿,這下今天的業績達到啦。」

這名將昏倒女性裝入麻袋抱起的男子露出邪惡笑容。從男子讓女性昏倒的老練手法來看,可以推測他已做出同樣的舉動不下數次。此時,另一名在旁把風的男子也笑了出來。

這群男子正是近來搞得整個王都沸沸揚揚的擄人集團成員。原本他們也曾經是冒險者,但是由于一再做出未如期完成任務或是品行不良等重大違紀行為,最后遭到冒險者公會除名。到頭來,他們眼前所剩的只有淪為盜賊一途。

「當初老大說要把據點搬到王都時,我還以為他瘋了,沒想到這里的魚竟然這么容易就上鉤了,真是笑死我啦。」

「現在還不是放松的時候,趕緊回據點吧。」

為了不引人注目,他們放輕步伐進行移動,進入一間在貧民區相當罕見的石制屠屋內。石制房屋內部有一扇鐵門,從門上的窗戶可以看到門后是一道通往地下的階梯,而鐵門前站著兩名衛兵。

「喔,辛苦啦。」

衛兵向男子們打招呼。衛兵原本不該對這群應當立即逮捕的犯人擺出如此友善的態度,不過這對兩名衛兵來說已是司空見慣的事,因為他們從擄人事件發生以來,就暗地接應這個擄人集團。此時其中一名男子從錢包拿出金幣,交到衛兵手上。

「這次的謝禮,收好吧。你們這兩個衛兵也真不老實,竟然為了錢而放過我們這種壞人啊。」

「憑衛兵的窮酸薪水是吃不飽飯的好嘛。」

衛兵很快地將金幣收入懷中,打開身后鐵門的鎖,鐵門發出一陣沉重的聲響后開啟,一群人就這樣提著油燈迅速往里面走去。原來這里是王都地下水道的入口。

王都地下水道不分貴族區和平民區,在整個王都的地底下形成一張蜘蛛網。雖然里頭的路寬敞到可同時讓四名成年人走在一起,可是畢竟是在遼闊的王都下延伸,讓整個地下水道有如迷宮般錯綜復雜。此處照不到日光,若不依靠照明就走進來,里頭可是暗到讓人連路和水道都分不清楚。現在除了水道中水流動的聲音以外,只剩他們的腳步聲在下水道內響起。

「這可是那些貴族大人們要的商品,給我好好搬啊。」

擄人集團中年紀最大的男子,出聲要另一名抱著麻袋的男子注意。

「沒問題,我知道啦老大。」

抱著麻袋的男子為了不讓手中越來越沉的女子掉落地面,于是調整姿勢重新將麻袋抱好。

「不過老大,我們擄了這么多人真的沒問題嗎?這次再怎么說也搞得太過火了吧?」

「沒辦法,畢竟報酬肥成那樣。而且干完這票之后我們要暫時離開王都避風頭,當然要趁最后一次撈他個痛快才行。」

在王都內干下如此大規模的擄人事件,王國士兵不可能毫無行動,被稱為老大的這名年長男子當然也同樣擔心這一點。可是即使他們抱著如此大的風險,也要完成這次的工作。

他們的工作是販賣人口給人當奴隸。因為不只卡斯塔爾王國,就連鄰近諸國也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廢止了奴隸制度,人口販賣也成為過去式。也就是說,依照法律規定,任何人都不準擁有奴隸。然而這只是表象,事實上一些貴族及大商人等上流階級人士,私底下仍偷偷擁有奴隸。

話雖如此,就算奴隸買賣的確有它的市場,但光憑他們這種當不成冒險者的賊人根本沒有與上流階級接觸的管道,沒有接觸管道當然也就無法談成交易。可是他們卻認識一名和上流階級有關系,平時私底下從事不法買賣的商人。

他們透過那名商人販賣奴隸,剩下的問題就是該從哪里找奴隸來賣。若要擄來能當奴隸的人,從偏遠的村莊抓人實在是太費工大和時間,而且要是只能抓到小貓兩三只也無法穩定提供貨源,根本賺不了多少錢。此時,擄人集團的老大盯上了王都內的貧民區。

在這個魔物橫行的世界,遭到魔物襲擊而失去親人,或失去父母的孩子絕不在少數。特別是那些年紀幼小、無親無故又無工作能力的孩童們,他們的下場幾乎一樣。他們能依靠的地方就是孤兒院,然而孤兒院能收納的孤兒有限,因此并非所有的孤兒都能得救。那些無法進入孤兒院的孤兒不是在荒郊野外餓死,就是淪為做竊盜等惡行求生的下場。在貧民區中居住的,大多就是這些沒有背景沒有親人的人。

但是,國王所在的王都警備相當森嚴,不能在毫無準備的情形下貿然行事。擄人集團的老大首先委托中介商人從容群中某些大貴族口中問出士兵巡邏的路線,再從中找出警備的破綻。為了確保將商品安全運到據點,老大想到了地下水道這條搬運路線,并事先買通了守門的衛兵。由于做足了萬全準備,擄人當奴隸販賣的工作進行得相當順利,前景一片看好。

然而這份買賣過不久就產生了嚴重的問題,那就是奴隸的需求量遠比他們想象的來得高。由于顧客部是一些貴族,為了避免惹他們不快只好迎合他們,繼續在王都內擄來更多人,多到擄人集團出沒的消息傳遍整個王都,也因此讓騎士團為了平息這場騷動開始有了動作。雖然自己一伙人手中掌握著士兵的巡邏路線,但要穿越每天越來越森嚴的警戒網實在相當困難,所以老大考慮是時候該收手,打算將目前手上接的工作全部告一段落后,就暫時離開王都避避風頭。

「不過這女的身材還真棒啊,嘿嘿嘿。」

其中一名手下透過麻袋大肆撫摸女性的身體,想要嘗嘗那柔軟的觸感。此舉似乎讓袋內的女性醒了過來,開始不斷掙扎想要逃脫。

「沒時間了,別玩得太過分啦。要是玩到上火忍不住出手的話,商品的價值可是會下降的啊。」

聽到老大出言警告,那名手下只好不情愿地停下動作。麻袋中的女子沒有放過這個稍微放松的空檔,開始更加激烈地晃動身體來抵抗。扛著她的男子被這樣一晃重心不穩,撞上前方拿著油燈的男子倒了下來。因為油燈隨著劇烈聲響滾落而熄滅,導致黑暗在瞬間降臨,周圍完全變成漆黑一片。

「喂!在搞什么鬼啊!還不快把燈點上!」

男子的怒罵聲與陣陣水聲響徹下水道內。然而,油燈無法在一時之間點亮,過了一段時間后,油燈才終于再度照亮四周。

「真是的,我剛才不是警告過你要抱好嗎!……喂,那女的跑哪去了?」

老大指向前方一只漂浮在水面上,里頭已經空空如也的麻袋。到處都沒發現那名女子的身影,只聽到一個越離越遠的腳步聲。

「搞什么啊,都剩最后一步了還捅出這種簍子!還愣著干什么?趕快去把人給我抓回來啊!」

聽到老大的怒罵聲,手下們慌忙地開始追逃掉的女子。

但是,要追上那名女子是相當困難的任務。雖然她的腳步聲非常大,可是由于目前的所在地是一個聲音會產生反射的密閉空間,結果手下們根本不知道聲音是從哪個方向傳來的。再加上下水道內路線錯綜復雜,更讓他們無從找起。最后,女子似乎已經逃至連腳步聲都聽不到的遠處。

地下水道的出入口除了他們平時使用的以外還有其他幾個,但是那幾個地方的衛兵都沒有遭到賄賂,要是女子從那些地方逃出去的話,一伙人利用下水道犯案的事也會隨之曝光。對于想等到風頭過后再以同樣手法擄人的他們來說,這次曝光將會對他們造成極大的困擾。

擄人集團的老大壓抑激動的情緒努力冷靜思考。幸好剛才從那些被賄賂的衛兵口中聽到消息,現在騎士團仍在進行搜索,代表那名女子尚未從下水道逃出。再加上她現在手邊沒有任何照明器具,在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況下,要從這個宛如迷宮的地下水道逃出去并非易事。想靠自己的力量逃離這里,不是得花上更多時間,就是會先耗盡體力倒在路邊吧。沒錯,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

可是相當不湊巧的是,今天適逢下水道環境維護的日子,冒險者因此會來到此地掃蕩魔物,要是那些冒險者在下水道內碰到那個女的,事跡就會敗露了。老大將「不管女子趕緊逃亡」跟「即使冒著風險也要找出女子」兩個選項放在天秤上評估之后,決定繼續追蹤那名逃掉的女子。自己一行人已經在這份工作上花下大量時間和資金準備,這次要是失敗將會讓一切付諸流水,怎么想都不能輕言放棄。

擄人集團開始尋找女子已過了數小時,時間大概早已過了中午,但是在沒有陽光的地下水道內,無法藉由太陽的位置推斷出正確時間。在經過如此長的一段時間后,擄人集團終于找到了逃脫的女子。她如同預料的逃了一段距離,最后因為體力不支而倒在路旁。

「呼,害我們浪費這么多時間。嗚哇~臟死了!」

其中一名手下一臉厭惡地扛起滿身污水的女子。解決了一個大問題讓擄人集團的老大松了一口氣,現在就剩把她搬到據點而已。他們和其他往不同方向找人的手下會合后,加快腳步準備離開下水道。

「等等。」

在行經某個轉角處時,老大突然出聲叫其他手下停止動作。盡管手下個個狐疑地看向老大,老大卻只是將食指放到嘴巴前方示意安靜。手下們豎起耳朵仔細一聽,發現水流聲中夾雜著一個異質的聲音。似乎是以前當過冒險者的緣故,他們馬上就聽出這異質的聲音竟是腳步聲。

一行人的眼前是一個十字路,無法看到前方情況究竟如何。但是從那個微小的腳步聲逐漸變大,可以得知聲音的主人——似乎是一名冒險者——正朝他們靠近。老大想直接躲過這名冒險者的耳目,于是將油燈弄熄,一行人就這樣躲入黑暗中。

腳步聲明確地傳進他們耳中,和女子逃走時不同的是,由于這名冒險者以相當緩慢的速度走來,因此他們能從聲音確定冒險者現在的位置。以他們的所在位置看來,冒險者似乎是從十字路的右方而來。老大一邊祈禱對方趕快回去不要發現他們,一邊從懷中拿出小刀好應對緊急狀況。燈光消失一段時間后,一行人的眼睛終于適應黑暗,雖然因此看到這名靠近他們的人,可是只有一團薄薄的影子輪廓浮現在黑暗中。從影子的數量可以知道對方只有一個人,而那個影子卻在走到十字路中央時停了下來。干嘛停下來啊!還不快滾!老大在心中暗自咒罵。

——咦?好像有點怪?——擄人集團的老大突然發現事有蹊翹。那就是為什么在黑暗中只看得到這名冒險者的影子?一般來說,在黑暗中用光線一照,應該不可能看不到對方的樣子啊?

從對方在黑暗中影子顏色相當深這點,可以推測他手上并未持有照明器具。可是如果是今日前來下水道掃除魔物的冒險者,不管是火把還是油燈,若不帶個照明不是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嗎?就連長期利用這個下水道的他們,都很難摸黑在此移動那么長的路程。

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大心中相當納悶。難道是人型的魔物嗎?可是自己一伙人利用這個下水道那么久了,從沒見過那種魔物啊?而且如果真有這種大型魔物出現,就算地點是平時都封閉禁止出入的地下水道,相關單位應該也會派人來驅趕,可是至今卻從未聽到類似消息,那么眼前這個莫名其妙的家伙到底是什么鬼!?老大的臉上浮現疑問和焦躁。即使身處黑暗之中,手下們似乎也感受到老大臉上表情出現變化,因此開始緊張不安起來。

來路不明的影子呆立在原地動也不動,周圍一片死寂,仿佛他會這樣永遠在原地站下去。明明對方站在那里才過了沒多久,擄人集團的成員們卻感覺自己仿佛已經被困在原地很久了。就算心里想逃跑,現在這局面也無法動彈,時間在僵持狀態下一分一秒流逝。面對眼前哪怕一眨眼就搞不清楚下一秒會發生什么事的情形,一行人聚精會神地盯著影子的一舉一動,深怕漏看任何一個環節。

然而這個決定反而害了他們,因為眼前這道影子竟突然散發出耀眼的紅光。已經適應黑暗,從剛才開始又幾乎沒眨過幾次眼的他們,被刺眼的光線這樣一照,個個都受到相當難受的刺激。

「啊啊啊!發生什么事啦!」

突然襲擊眼睛的刺痛讓其中一名手下忘了大家還藏在暗處,大聲叫了出來。當亮光消失后,眾人馬上將視線望回影子,看到的卻是空蕩蕩的一片。

「消失……了?」

「喂!快把燈點上!」

已經沒有必要躲藏的擄人集團成員們,一起走到十字路中央,但卻沒發現半個人影。

「怎么可能!這里根本沒有地方讓人躲藏啊!」

自己一行人剛才是躲藏在黑暗里因此還有話說,可是在這個毫無遼蔽物的十字路上把人看丟根本不可能。因為他們從對方身上移開視線只有被光線刺到眼的瞬間,而且充其量只是視線看不到。要是對方趁機逃走的話,應該會和來的時候一樣發出腳步聲才對,可是所有人都沒有聽到。

來路不明忽然消失在眼前的影子,簡直就像是——

「該不會那就是所謂的幽靈……」

其中一名手下小聲地說出這句話。要是平時肯定會有人跳出來反對,但若真的得找一個詞來形容眼前他們看到的詭異影子,那名手下說的詞或許才是最符合的。擄人集團的老大不禁覺得背脊涌上一股寒意。

雖然有點毛毛的,不過現在到處都不見那個幽靈的蹤影,讓他們理解到至少目前已暫時渡過危機,不禁大大松了一口氣。

「那個莫名其妙的家伙可能還會折回來,我們快溜吧!」

全部人聽到老大這么說都點頭稱是,懷著些許不安走過十字路繼續朝據點前進。

噗通——

一行人的后方傳來一個簡直就像物體落水時發出的聲音,察覺到背后有動靜的眾人,戰戰兢兢地轉過身去。

眼前看到的竟然是——一個人。

「咿!?」

由于極度恐懼導致一名手下的油燈滑落,四周又再度被黑暗包圍。從轉過頭到黑暗再臨只有一瞬問,因此所有人都沒看清楚對方到底是何許人也,可是至少可以確定一定是個人。這不可能!自己一行人剛才經過那里的時候不是什么都沒有嗎!?擄人集團成員已經被嚇到無法好好思考。

眼前這個微微浮現輪廓的不明人物,與剛才消失的影子相同大小,因此成員們確定兩者是同一人。可是這次對方與剛才做出了完全不同的反應,原本一動也不動的人影竟然開始一步步朝他們走了過來。

「該死!管你是仆么鬼,吃我這招!」

擄人集團的老大即使相當恐懼,仍勇敢地站出來朝不明人物丟出小刀。雖然油燈熄掉讓他的眼睛尚未適應黑暗,看不到對方的明確身影,不過畢竟相距不遠也記得對方的所在位置,因此這發攻擊不可能射偏。老大心想既然對方走路會發出水聲,就代表自己投出的刀子也會射中。

然而,遠方東西掉落的聲音取代了本應響起的慘叫聲,應該是刀子劃過空中激烈撞擊水面發出的聲音吧。可是在一行人的耳中聽來,這個聲音簡直就像是不明人物因眼前這群愚蠢人類攻擊他,而憤怒地將某種東西用力一砸所發出的聲響。

不行,無論做什么都不管用——擄人集團的成員們戰栗不已。明明感受得到對方的存在,但他不只能輕易地消失無蹤,任何攻擊也不管用——他們終于了解到這種莫名其妙不合常理的生物,就是所謂的「幽靈」。

最慘的是,對方連給他們感受恐懼及顫抖的時間都沒有,因為他們對幽靈這種不明生物采取敵對動作,不可能平安無事。幽靈有了動作,不是之前那樣慢吞吞的步調,而是以一副要沖過來的速度快步前進著。

——你們這群人竟然蠢到敢與幽靈敵對,那就讓我告訴你們這么做的下場會是如何——要是被懷有強烈敵意的幽靈抓到,自己一伙人到底會怎么樣呢?成員們開始想象自己凄慘的下場。不巧的是,由于他們曾經當過冒險者,死狀凄慘的尸體沒少看過,所以連帶加劇了腦中的胡思亂想。而且,眼前就有其中一種下場——那就是「幽靈」。他們到頭來也會變得跟這個幽靈一樣,必須永遠徘徊在這個昏暗的下水道內吧。腦中自然浮現這個下場的他們,恐懼得身體不停顫抖,牙齒格格作響。

「我不要!我才不想那樣死啦!」

「可惡!別過來,我叫你別過來啊!」

「抱歉,是我們不好!求求你原諒我們吧!」

擄人集團發出慘叫求饒,但是對方似乎不是一個會輕易放過他們的存在。眼看幽靈仍一步步朝他們逼近,其中一名手下忍不住后退了一步,這個舉動讓其他人回過神來。

「嗚哇啊啊啊啊!」

似乎是引發了連帶效應,成一貝們先是一個接一個的后退,最后所有人爭先恐后地拔 逃離現場。身分不明的幽靈也緊跟在后,仿佛在宣示著「休想逃走」。他們為了逃離魔掌死命狂奔,即使途中好幾次差點被路上的廢棄物絆倒,他們還是馬上重整姿勢不斷地跑。

身處黑暗之中,受到恐懼驅使而逃跑的一行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現在逃到什么地方。可是若想停下來調查附近環境的話,極有可能會被后方窮追不舍的幽靈攻擊而喪命,因此在這里停下腳步根本是不智之舉。雖然他們清楚自己是作惡多端的壞人,本來也不冀望會有什么好下場,可是再怎么樣也不想死在下水道內的幽靈手上。

幽靈窮追不舍讓一行人身心俱疲。剛才確實是迫不得已對他采取了敵對態度,可是有必要如此纏人嗎?而且,到底為什么下水道會出現幽靈?

「老大!該不會這個幽靈就是在等我們吧!?」

「難道你是說,那幽靈是我們抓來的人變成的嗎!」

一行人并不清楚那些被賣給貴族的奴隸最后下場如何,頂多只猜想到奴隸飽受折磨,被貴族們玩膩之后就偷偷處理掉以絕后患。雖然他們開始干這行還不到半年,可是這段期間若有貴族不喜歡自己用錢買來的奴隸,十分有可能如此將她們拋棄。

如果這就是她們變成幽靈的理由,那么自己這群共犯不就永遠無法從這個幽靈手中逃離了嗎——成員們頓時充滿絕望。他們現在腦中只剩「究竟該如何逃離幽靈魔掌」的念頭。

「老、老大,你看前面!」

眼前有一道在黑暗中微微發出光芒的石階——是下水道的出口。要是逃到外面,幽靈再厲害也追不上來吧?一行人心中再度燃起渺小的希望。在這個永無止境的貓抓老鼠戲碼中,眼前的石階仿佛就像是種賜與他們的唯一救贖。

「很好!小的們,我們從那里逃出去吧!」

所有人在老大的一聲令下,使盡吃奶的力氣加速狂奔。然而,在他們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爬上石階,心想終于能逃出生天的時候,一道冰冷的鐵門阻礙了去路。為了防止在下水道出沒的魔物,出入口平時處于封閉狀態是理所當然的。然而這在他們眼中看來,就如同遭受了被神拋棄的不合理待遇。

那么,這些擄人集團的成員會就此放棄了嗎?——答案是「不」。至今為止拼命瘋狂逃到這里的他們,豈會為了眼前這點阻礙就放棄?

「該死的,開門!我叫你們開門啊!」

「快啊,快點放我們出去!」

為了盡早逃離下水道,他們開始對眼前這道厚重的鐵門又踢又撞。不過它畢竟是拿來抵擋魔物的鐵門,以他們幾個人的力量根本拿它沒轍。

「你們在做什么?還不快住手!」

在門外察覺異狀的衛兵隔著門喝止他們。

「衛兵,你們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快點放我們出去!」

衛兵們雖然對這群突然冒出來,態度又相當惡劣的可疑份子感到生氣,不過還是冷靜下來照既定程序詢問。

「你們是什么人?是今天下去討伐魔物的冒險者嗎?如果是的話,拿出身分證讓我看看。」

「這、這……」

這里的衛兵并未收受賄賂,因此根本無法叫他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這些怎么看都像可疑份子的擄人集團成員也沒辦法拿出身分證,因為他們的冒險者身分證早在被逐出冒險者公會時一并失效了。衛兵看到這群可疑份子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不禁微微皺眉并投以懷疑的眼光。

「該怎么辦啊,老大?」

要是知道他們就是連續擄人事件的犯人,重罪肯定在所難免。可是,回到地下就得面對那個幽靈,而且旁邊沒有任何岔路和出口。已經爬上階梯的他們不只毫無退路,更沒有時間讓他們猶豫了。要被幽靈殺害,還是以犯人的身分接受制裁——擄人集團的老大被迫做出決定。

「……求你們了,我什么都招,拜托快點救救我們啊……」

老大最后無奈地擠出這句話。

***

哎呀,究竟為什么我會在這種地方呢?我一邊捫心自問,一邊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通道中。現在這個局面可說是許多不幸交織出的產物,我輕輕嘆了一口氣,回想起數小時前發生的事。

自從哈柏克等人找我組隊之后,我就一直只身練功。因為擔心進到冒險者公會有可能會撞見他們,為了等風頭過去,我接了去較遠地點討伐魔物的任務,并花了幾天的時間在那里練等。離城鎮越遠怪物也越強,這點是網絡游戲不成文的規定。我在那里升了不少等,也學到了新技能。

我在殺了不少魔物讓等級提升許多后,為了將從魔物身上獲得的材料賣掉買新裝備,回到了久違的王都。可是當我來到冒險者公會前,看到的卻是門口排著一條整齊的人龍。是在等待柜臺辦理手續嗎?確實來到這里的冒險者相當多,但是過去從沒有像現在這樣在門口大排長龍的情況,還真是稀奇啊。可是想想,我好像也要進去里面賣材料耶……沒辦法,總不能插隊吧?我乖乖排到隊列的最尾端。

這么說起來,國外好像認為日本人相當喜歡排隊。其實并不是日本人喜歡排隊,實際上討厭排隊的人也很多,只是必須配合周圍的氣氛罷了。這種保持秩序的精神無論在什么時候,例如發生重大災害時,災民還是乖乖排隊等待領取救援物資而非到處捂亂,這種景象在電視上應該很常見,真的讓我相當佩服。

這個民族性似乎也滲透到網絡游戲之中,據說只有日本人才會在游戲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