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小隊合作~調查~

第一卷 第四章 小隊合作~調查~

「你想去采尤古陀羅根?別說傻話了,那里的半獸人最近兇得不象話,可不是一個人該去的地方。」

我向冒險者公會內一名平時總是協助我辦理手續,散發著紳士氣息的中年男子詢問,如果要前往采集中級藥水材料的話該怎么辦,得到的回答卻是如此。本來我想要拿到中級藥水只需來冒險者公會接一些任務即可,不過看來并非如此。不,也有可能是我尚未達到接受任務的條件而已。

若不滿足特定條件就有可能無法接受某些任務,例如其中一個條件就是玩家等級,似乎有等級不夠就無法接受任務的情況。的確,要一個剛開始玩游戲的低等玩家接高等任務,并要他完成是個不可能的要求。不過換個角度想,也能從等級限制反過來推測任務難度大致落在哪里。其他還有必須先解完前置任務,或是身為特定職業,持有特定道具才能接受的任務。

我的等級確實不夠。根據Wiki上的資料,棲息在森林地帶的魔物——半獸人等級約在20等前后,而我的等級連二位數都不到。在等級=強度的這個游戲內,兩者的差異太大了。

不過讓我在意的是剛才柜臺內男子所說的「可不是一個人該去的地方」。如果將他的話照字面解釋的話,意思就是「不和復數玩家組成小隊的話,就無法接受這個任務」。

在MMORPG中,有一種可以讓少數玩家組成團體一起游玩的系統,稱為組隊系統。玩家組成小隊的期間,經驗值及道具都會依照每個小隊獨自的規則,由小隊成員共有或另外進行分配。「Another World」中也設有這個系統。

組隊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獲得隊友的支持,因此在那種獨自游玩無法突破的地點,也能和隊友齊心協力一起突破。由擁有高HP及高防御力的玩家吸引敵人注意,攻擊力高的玩家趁機擊倒敵人,要是受傷了,則請有治療技能的玩家幫忙回復。只要每位成員各自發揮專長分擔小隊中的職責,就能形成一股更加強大的力量。這樣一來,打倒魔物時每個人的消耗減少,不僅能持續游玩更長的時間,也能對抗更強大的魔物。

說到缺點,大概只有經驗值和掉落的道具會遭到分配這點吧?不過只要打倒更多魔物,整體看下來,獲得的經驗值遠比自己一個人玩還要多。另一方面,由于掉落道具的機率與小隊人數等因素,一個人玩能確保獲得所有的掉落道具,獲得的利益較高。

小隊——此時我腦中閃過前一款玩的游戲,一樣是一款MMORPG,但不像「Another World」是虛擬現實,只是個極為普通的3D在線游戲。那也是我第一款玩的在線游戲。

在那個游戲中我的職業是「盜賊」,就是國中時期的男生會覺得這個職業顯得有點叛逆,看起來超帥氣的。那時候我對于什么MMORPG還是網絡游戲沒有半點知識,一心只想透過網絡交朋友,也非常留意盡量不要造成其他玩家的困擾。所以我在組隊前,為了不成為其他玩家的拖油瓶,辛辛苦苦地默默練了一個月的等級。等到我終于能獨當一面,做好萬全準備要組隊的時候,卻發現了一個問題。

那個游戲采取一種稱為連線配對的組隊系統。想要與其他人組隊的玩家只要在清單上登陸自己的姓名、等級和職業情報,其他玩家就能透過閱覽那份清單來邀請他。第一次登錄的時候,我一直興奮地期待自己到底何時會被邀請,結果一整天下來都沒有收到邀約。我一邊勉勵自己「總會有幾天不太順利的日子」一邊等下去,結果第二天、第三天,依然沒有任何動靜。當我漸漸呈現放棄狀態過了一個禮拜,沒想到竟然收到了組隊邀請,那時我真是樂不可支。然而,當我興高采烈地來到小隊集合地點,得到的卻是一個令我錯愕的事實。

「不好意思,當初似乎是邀請錯人了。」

一看到我的角色出現,召集者發出的第一聲——其實不是聲音而是文字——就是這句話。看來他原本想邀請的是列表上位于我下方的那一名玩家,我因此遭到拒絕了。我抱著最后一絲希望問他「我來代替那名玩家如何」,結果——

「因為『盜賊』是地雷職業.所以實在無法讓你加入小隊。」

對方親切地向我解釋。地雷職業?這是怎么一回事?由于這個疑問,讓我第一次為了這個游戲在網絡上進行調查。原本我是屬于那種不看游戲說明書就開始玩游戲的人,直到那個當下我都沒有好好調查過游戲相關的情報。

網絡上查到的結果讓我了解到一個事實,那就是「盜賊」這個職業在游戲中非常受其他玩家厭惡。首先是「盜賊」與其他職業相較之下很弱,論攻擊力贏不過專門攻擊的職業,防御力雖然贏過魔法系職業,但是實際上卻差不了多少。

雖然盜賊的技能很強,不過卻也很麻煩。首先是攻擊技能大多都是單體技,和數十只魔物戰斗時很沒效率,也沒有其他能夠幫助隊友在戰斗中回復或是增強能力的有益技能。另一方面,盜賊卻能學到從其他玩家身上偷取道具,或是讓對方的游戲畫面一時之間變暗,使用封殺他人視野這種妨礙技能。

不只如此,「盜賊」等級提升轉職后會變成「暗殺者」,能學會一個犧牲自己性命引發大爆炸的技能。其威力強到就連多名高等玩家都會一口氣被低等暗殺者的自爆技能擊敗,造成許多PK——也就是Player Killer,指一群玩游戲目的在于殺害其他玩家的玩家——使用這個技能橫行無阻,才會遭到其他玩家如瘟神般厭惡。

「盜賊」在那款游戲的角色定位是擅于與其他玩家戰斗——因此是適合與他人打架,卻不適合拿來對付魔物的職業,所以才沒有玩家愿意邀請盜賊組隊。

我開始感到煩惱,就這樣繼續玩「盜賊」也不會受邀加入任何團隊,是不是該另外創個新角色選別的職業重新來過?不過我最后仍然沒有這樣做。這或許違背了我當初玩網絡游戲的目的,不過我已對這個跟我一起同甘共苦一個多月的「盜賊」產生感情,無法將它當作不存在的角色。

到頭來我還是用那個角色繼續玩下去,所以只能過著與組隊無緣的獨行俠生活。我也嘗試過「既然沒有人來邀我,那不如換我主動去邀請他們」這個辦法,但是其他玩家仍然因為我是盜賊就拒絕我。那段獨自一人玩游戲的時間其實可說是相當愉快,因為游戲不一定得要組隊才能玩下去,也有像我這種享受自由自在冒險的人。不過仔細想想,我的確覺得有點空虛寂寞,因此我這次想要組隊,雖然由于參加封閉測試的玩家本來就不多,能成功組隊的機率也跟將大幅降低就是了。

話雖如此,我現在根本就不知道要去哪找人跟我組隊,還是先來練等吧。因為等級要是不夠高的話,似乎就算組隊也進不了半獸人棲息的森林。

「那么有其他任務可以接嗎?」

「稍等一下。」

在我打算接受其他任務的當下,背后突然傳來一個聲音叫住我。我轉頭一看,眼前是一名年約三十歲,身穿堅固厚重鏜甲,下巴留著短胡子的藍發男子。

「我說你,是不是打算要接任務?」

「是啊。」

「那你要不要和我們一起?」

……你、你說什么?這家伙剛才說了什么?要是我沒聽錯的話,他是不是說了「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啊?

「我的小隊連我在內共有四名成員,可是其中兩名還是新人,人數只有四人感覺不太放心,所以才想邀你一起,你意下如何?」

咦?我現在是被邀請加入小隊嗎?真的假的?……太幸運了吧!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心想事成嗎?在玩家數量如此少的情形下,竟然能幸運讓我遇到這種事。不過冷靜下來想想,只要待在冒險者公會必然有機會遇到其他來接任務的玩家,所以想組隊的玩家來冒險者公會找人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關于這游戲的組隊系統,我以前就找緹彌絲問得一清二楚了。

「組隊最少要有兩人,一個小隊最多可容納六人,第一個加入小隊的玩家自動成為隊長。若小隊隊長向某位玩家發出組隊邀請,該玩家畫面上會顯示詢問是否加入的訊息,只要按下答應就能加入小隊喔。」

「想從小隊中脫離的時候又該怎么做?」

「只要和注銷時一樣心想『想離開小隊』,就會跳出離隊的確認畫面。」

「組隊之后有什么差別?」

「在『Another World』中,組隊之后獲得的經驗值和道具都會自動進行分配,不過要是成員之間相距太遠就不會分配喔。另外,小隊成員也能看到彼此的健康狀況及等級等個人情報。」

組隊大概有以上這些效果。至于男子說他隊上有兩名新人,也就表示他們和我的等級并沒有差很多,這樣確實容易一起行動。

或許就從這次邀請開始,往后會有許多玩家像這樣主動找我組隊也不一定,想著想著我臉上不禁露出笑容。像這種時候我就很感謝自己這張不容易被他人窺探表情的撲克臉,因為光是邀請組隊就高興成這副德性,就等于告訴其他人自己已經當獨行俠很久了。我可不想留下這么令人羞恥的印象,得冷靜下來向他表達我有加入小隊的意愿。

正當我要答應他的時候,卻因為忽然想到一件事而停了下來,那就是我還不知道他打算接受什么任務,就連他小隊里有哪些成員都不清楚。這部分還是先問一下比較妥當。

「……在這之前我想先確認你們接了什么任務,還有小隊成員有哪些人。」

聽到我的話,胡子男似乎了解了我的意圖。

「我跟你介紹一下其他成員,跟我來吧。」

胡子男帶我往柜臺里面走。冒險者公會內部有一張貼滿任務的告示板,告示板前方有一塊區域擺設著桌椅當成等候區。看到有些人手上拿著木制酒杯,就知道這里也可當成飲食區使用。里頭雖然大多都是男性,不過有一桌坐著兩名年輕女性和一名青年。胡子男隨即走向那一桌,那些人似乎就是他的小隊成員。

「對了,剛才似乎忘了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做哈柏克,多多指教啦。」

「我叫Chaos,請多指教。」

胡子男——哈柏克一屁股往座位坐下后,開始一一介紹其他成員。

「首先,這個年輕男子叫黎亞姆。如你所見,他擅長使劍。」

「我是黎亞姆,請多多關照啦~」

這名展露出令人感到親近的笑容,有著一頭棕發配上一對青色眼眸的爽朗青年,似乎是叫做黎亞姆。角色的年齡看起來和我相近,身高卻是足高了我一個頭。不僅有一身健康的小麥色肌膚,體格也相當壯碩。雖然他穿著不同于哈柏克的輕裝打扮,卻仍有一件鐵制護胸并佩帶一把長劍。

「再來,這家伙是艾米莉亞。」

「往后還請你多多指教喔,Chaos。我是一名法師,回復和支持的工作就交給我吧。」

艾米莉亞是一名面露柔和微笑,讓人感覺年約二十歲的成年女性。身著以藍白兩色為基底的寬松法衣,一頭短發及眼睛都呈現橘色,眼角有點下垂這點,和散發出成熟穩重氣息的她非常相配。

「最后是柯涅利雅,如你所見她是使弓的精靈。而黎亞姆和柯涅利雅兩人都還是新人。」

「……我叫柯涅利雅。」

柯涅利雅面露與前面兩人截然不同的厭煩神情。看來她在創角色時下了不少工夫,臉上一副活像洋娃娃的端整五官。不只如此,她還是一名精靈,我是第一次看到精靈呢。為了不在做出激烈動作時造成妨礙,她將一頭金發往后方束起,因此能輕易看見那對具有精靈特征的長耳朵。那到底是怎么辦到的啊?要是拜托她或許能讓我摸看看……可是看她露出一副連友善的「友」字都算不上的敵視態度,難道我做了什么失禮的事嗎?被她那對鮮紅的丹鳳眼瞪著,讓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戰士、法師加上弓術師啊,看來小隊果然還是要這樣平均分配、各司其職比較好呢。要是某幾種職業的人數偏多,可能會有多余戰力導致有人無事可做的狀況。例如若由一群魔導師組成小隊,很容易發生殲滅能力過高一口氣打倒人多敵人,或是因為體力過于貧弱,被一群魔物圍毆就瞬間滅團的兩極化結果。所以組成小隊的時候必須仔細分配每個隊員的位置及職責,才能將力量發揮至最大效用。

柯涅利雅用弓箭吸引遠方敵人的注意,哈柏克、黎亞姆兩人則負責擋住攻擊,艾米莉亞負責在后方支持或回復他們,而我就得扛下擊倒敵人的使命。這個小隊內每個人的職責就像這樣,分配得相當均衡。

「既然打過招呼了,就趕緊來確認一下任務內容吧。根據一些旅行者的目擊證言,王國東南方似乎出現了地精群。這次的任務目的就是將那些地精群殲滅,獲得的報酬均分為五等份,沒問題吧?」

聽起來沒什么問題,地精的等級應該和我一樣不是很高,于是我點頭答應。

「準備好就出發吧,地點從距離看來當日來回不是難事,加油啦Chaos。」

眼前出現了一個畫面。

「哈柏克先生邀請你參加他的隊伍,請問你要入隊嗎? 是/否」

……胸口涌上一股說不上來的感覺,因為這可是我第一次和其他人組隊耶。我當然毫不猶豫按下了「是」。

王都東南方是一片山岳地帶,荒蕪大地上只有些許長不過膝的草木,完全沒有能藏身的埸所,也沒有任何魔物的氣息。加上這風和日麗的天氣,讓我有種自己是在健行的感覺。

「北方那群半獸人不僅為數眾多,更和其他魔物不同,會使用誘餌然后隱藏起來偷襲敵人,因此才會如此棘手啦。」

「雖然普通的魔物也會采取一些意料之外的行動,但即使它們在領導者的帶領下成群結隊,也頂多只能做出包圍這種算不上戰術的襲擊。而半獸人不只數量驚人,更會如黎亞姆剛才說的模式行動,對人數較少的我們來說是相當難應付的對手。」

哈柏克他們也清楚目前半獸人森林的狀況。雖然Wiki上沒有情報,不過看來半獸人不只是因為等級高才強悍。這個游戲的AI性能非常精致,依據各種不同的AI有可能會讓魔物變得更加兇悍,我事先問出相關情報真是做對了。

從剛才開始黎亞姆和哈柏克就像這樣跟我聊天,尤其黎亞姆的角色年齡跟我相近,講起話來也比較沒有距離感。因為我是第一次與其他玩家聊天,緊張到根本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好險目前只須跟著他的話題做出回應,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

「話說回來,Chaos你是哪里出身的人啊?我是鄉下農家出身喔。」

大概哪些地方算是鄉下啊?算了,才第一次見面就對人家問東問西好像不太好,畢竟居住地屬于個人隱私,或許我也該稍微隱瞞一下比較好。我住在關西,如果要像黎亞姆那樣大略的說——

「我是西方出身的人,居住的地方人口大約有十五萬。」

「是喔,還真是個大都市耶。」

我從不認為自己居住的地方算都會區,那里比較屬于寂靜的住宅區,但是從居住在鄉下的人眼中看來,或許已經算是大都會了。之前曾在電視上看過某些鄉下地方一天只有三班公交車,這樣一比起來我住的地方的確算是都會區吧。

「我家有六個兄弟姐妹,生活過得實在很辛苦。而且弟妹都年幼無法賺錢養家,所以我只好到都會謀生。」

黎亞姆是個社會人士啊。由于我是獨生子,因此有點羨慕這些有兄弟姐妹的人。不過沒想到他竟然為了年幼弟妹特地只身到都市工作賺錢,簡直就是個標準的模范好青年嘛,黎亞姆真是個好哥哥啊,都讓我感動到眼眶微微泛淚了。

「Chaos你呢,有家人嗎?」

「……你要是不想提的話,可以不用講沒關系。」

走到這里的路上完全沒講過一句話的柯涅利雅,此時突然插話進來,雖然她從和我相遇以來就保持著一張臭臉,不過現在似乎好一點了。雖然很感謝她替我著想,不過我家并不是什么羞恥到說不出口的家庭。

「不,沒關系。我父親是上班族,只是個很一般的家庭。」

「商搬族?那是個怎樣的工作?」

「因為是管理職,所以我想主要都在管理部下吧?」

「什么嘛,他是很了不起的父親嘛。」

爸爸在公司的確是地位蠻高的部長,不過在家就給我被媽媽牽著鼻子走的軟弱印象。還有,聽到爸爸被人稱贊很了不起讓我有點害臊。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柯涅利雅再度板起一張臉,而且看起來比初次見面時更加不高興。家族的話題對她來說難道是個禁忌?還是說她是不高興原本和一群交情好的朋友一起玩,結果卻突然殺出我這個程咬金?小隊中呈現尷尬的氣氛,突然變得鴉雀無聲。這氣氛對心臟不好耶,快來個人想想辦法吧……

正當我如此心想的同時,哈柏克和艾米莉亞停下腳步,已經到目的地了嗎?不過眼前除了我們以外沒有別人,連個像地精的影子都沒看到。

「怎么了?」

艾米莉亞在嘴巴前豎起食指示意我們安靜,哈柏克則舉起斧頭擺出備戰架勢。黎亞姆看到兩人劍拔弩張的樣子也拔出長劍,柯涅利雅則搭箭上弦架弓警戒。我也東張西望,卻察覺不到任何動靜,看來他們是豎起耳朵聆聽周圍的聲音。

我也學他們專心聆聽,結果聽到一股微小的詭異聲響,似乎是某種物體在大地上爬行的聲音。聲音越來越大,代表發出聲音的某種物體正朝我們逼近,但是我仍然看不到任何蹤影。

這種時候該怎么辦……對了!這時候就要用我遭到殺人蜂奇襲后想出來的對策了!我馬上打開地圖畫面,以我為中心的周圍地圖顯示著代表哈柏克等四人的綠色標記,以及朝我們接近打算包圍我們的六個紅色標記。看來魔物就住附近沒錯,可是紅色標記的位置并沒有看到魔物的蹤影。

「大家小心,是巨鼴!」

鼴——地鼠嗎!在我理解艾米莉亞這句話的瞬間,地圖上顯示紅色標記位置的土壤突然隆起,從四個方向在大地劃出十字直直朝這里沖來。巨鼴們的速度快得驚人,但是我的反應還是快了一點,趕緊側步避開。

「呃,糟啦!」

黎亞姆雖然在千鈞一發之際躲過這次攻擊,可是卻沒注意到有一只巨鼴從死角瞄準他。巨鼴從黎亞姆閃躲位置下方的土中現身,并用利爪撕裂他的靴子,不只讓黎亞姆的血條從綠轉紅,鮮血也跟著染紅大地。

「呿!竟然敢!」

柯涅利雅瞄準現身的巨鼴放箭,然而巨鼴卻馬上鉆入土中,失去目標的箭最后插入地面。雖然我不知道現實世界的地鼠身型有多大,但是眼前這些有著人類嬰兒大小,體態臃腫的巨鼴何止不遲鈍,甚至可說是快得相當詭異。

「黎亞姆中招了!艾米莉亞,拜托你!Chaos和涅兒快以黎亞姆為中心圍成圓陣!」

我和柯涅利雅聽從哈柏克的指揮圍成圓陣,此時巨鼴似乎再度潛進地底深處,看來只有發動攻擊的時候才會露出地面,真是完美的打帶跑戰術。專門瞄準我方成員的腳邊攻擊,讓我們受傷無法行動后再繼續單方面的打帶跑,是一種非常常見,陰險卻有效的攻擊手段。我仿佛看到眼前浮現游戲設計師滿足的狡猞笑容。

我看準地面再度隆起的時機施放「魔力彈」,這一下如我預期的掘起地面,讓巨鼴的身影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魔物上頭標示著「巨鼴Lv.10」,血條幾乎完好如初,看來我施放的「魔力彈」受到土壤阻礙威力大減。雖然我趁巨鼴慌了陣腳的時候再度施放「魔力彈」,不過巨鼴馬上就從驚嚇中回復,迅速鉆回土里。

可惡,還真棘手啊!柯涅利雅似乎也屢屢失利,地上多了數只插入地面的箭。哈柏克似乎相當熟悉,當巨鼴露出頭時就瞬間用大斧敲碎它。看來我該學學哈柏克算準巨鼴的攻擊時機才行,就像對付殺人蜂時那樣。

但是沒想到這次巨鼴卻一口氣發動攻勢。巨鼴還剩下五只,相較之下由于我方有人負傷,因此只能派出三人應戰,單純用數量多寡來看明顯是我方不利。「魔力彈」雖然能掘起地面卻無法打倒巨鼴,也不知道「天羅地網」的蛛絲能否伸進地底造成效果。剩下的只有在打倒殺人蜂后學會的新技能,但是在土壤的妨礙下似乎無從發揮。要是能用「魔力彈」瞄準它們露出地面的瞬間追擊就好了……對了!

「柯涅利雅,你在我發動攻擊后馬上瞄準同一地點發射!」

我沒有時間確認這句話是否有確實傳進柯涅利雅耳中,而是隨即瞄準巨鼴行進路線施放「魔力彈」,附近一帶的土壤被我炸飛,巨鼴的身影露出地面。它作勢想逃,迅速將頭部向下并伸出利爪娃就地面。然而這個瞬間,巨鼴發出了慘叫聲,原來是它身上扎扎實實挨了一箭。即使如此它仍不死心地拼命往土里鉆,但卻被身上的箭阻撓無法順利鉆進地底,最后死在柯涅利雅的迎擊之下。

我對另一只巨鼴施放「魔力彈」,并對柯涅利雅便了個眼色,要她繼續依剛才的方法解決巨鼴。

「Chaos!一只從左邊朝你過去了!」

聽到這聲呼喊,我將視線往左一看,發現已經有一只巨鼴爬出地面,并露出它那與體型不符的巨大利爪。我將魔杖當成高爾夫球桿那樣,揮竿敲打巨鼴的頭部。雖然我這一下用盡吃奶的力氣,巨鼴卻只是稍微往后仰了一下,絲毫起不了作用。看它的血條只有最右端稍微變紅一點,很明顯地并沒有造成太大傷害。因為我沒有在「力量」數值上分配點數,力氣小是理所當然的,這就是魔導師常見的低物理攻擊力,以及我全點「智力」的暴力點法帶來的后果。

「交給我!喝啊!」

在我敲了一下爭取時間后,回復戰力的黎亞姆馬上給巨鼴最后一擊送它歸西。我看了看其他成員的狀況,柯涅利雅已將第二只收拾完畢,艾米莉亞揮舞手上沾滿鮮血的釘錘解決另外一只。看到那么溫和的人揮著血淋淋的鈍器,這中間的印象差距讓我覺得毛骨悚然。當我心中暗自萌生恐懼時,哈柏克終于將最后一只巨鼴擊斃。

……我是不是一只都沒解決掉啊?雖然和柯涅利雅發動聯合攻擊時感覺不錯,不過并不如我想象中的活躍,只好下次再加把勁了。哈柏克似乎并非毫發無傷,因此艾米莉亞正在幫他療傷,黎亞姆他們也需要休息。既然剛才我都沒有發揮,現在是該在其他地方好好表現來彌補了。

我走近被隊一貝擊殺的巨鼴尸體旁,這些魔物在鈍器和大斧的毆打之下已不成原形,是一副根本不適合給小孩子看的景象。話說回來,「Another World」是一款未滿十五歲不得游玩的游戲,有注明游戲里包含許多血腥暴力場面。不過即使如此這也太超過了吧,血腥到讓我頓時能理解祭出限制的原因。這對血腥畫面沒有抵抗力的人來說刺激真的過強,就連我這個玩過許多僵尸射擊游戲,自認對血腥畫面蠻有抵抗力的人都不禁作嘔。由于之前用「魔力彈」打倒的魔物尸體都是全尸,所以不知道會變成這樣,不過看來我選魔導師這個職業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雖然我實在不是很想碰這些尸體,不過畢竟是程序的一環,我只好勉為其難用手碰觸殘缺的巨鼴尸體,將它們一一拖進道具欄。這游戲要搜集材料也真不輕松啊。

「……Chaos,你在做什么啊?」

「如你所見,我在搜集材料啊。」

「這樣喔……」

隊員們個個面露無法接受的表情。想想也對啦,通常沒有人會自告奮勇來做這個惡心的工作,因此我得在這種時候幫上隊友的忙。

地精——一種在中世紀奇幻物語中,以人類孩童的身高長著狗頭的亞人類姿態出現,于人多數游戲中的定位都是相當弱小的魔物。順帶一提,最初的起源似乎是德國的民間傳說,是一種外型丑陋又喜歡惡作劇的妖精。到底中間出了什么差錯,才會讓它們變成這種狗頭樣子的魔物啊?不過想想,似乎大部分的游戲都沿用各地民間傳說的虛構生物設計成魔物耶……

言歸正傳,「Another World」的地精也和其他游戲一樣,是一種外觀為狗頭的魔物。這邊的狗可不是平常看到的可愛寵物狗,而是嘴邊滴著口水眼神渙散不知望向何方,讓人聯想到狂犬的丑惡生物。不過如果真的設計成寵物狗那種可愛的外型,不僅會讓玩家下不了殺手,也會引來各地提倡愛護動物的團體抱怨吧。

我們正動員所有小隊成員追著一只地精。我們到達目擊地點,卻連半只地精都沒看到,看來整個地精群已經移動到其他地方。然而,在我們探索附近的地區時,發現了目前這只地精。

「看來這只地精是負責巡視周圍有無緊急狀況而派出的偵察啊。好險它沒發現我們,我們跟蹤它尋找其他地精的所在地吧。」

聽從隊長的指示,我們正尾隨在它身后。這個游戲的魔物行動范圍相當廣泛,我們跟著它大約移動了十分鐘左右。不過因為有周圍地圖的功能,所以尾隨地精并不是什么難事。

我們沿著山路追蹤地精,來到一個寬敞的地方。眼前有個破舊小屋的廢墟,再過去則是一個類似洞窟的地方。我們看著地精進到那個洞窟里。

「看來那里是個廢棄礦坑呢,可能是不再開采礦產之后人煙消失,所以換成地精住進去。」

這么說的確有理,因為入口處可以看到天然生成的洞窟所沒有的木制梁柱。這將是我進游戲以來首次的地下探險,太令人期待了!

「我們先進去再說吧,里頭似乎遠比想象得還要寬廣。黎亞姆,麻煩你給我照明器具。」

黎亞姆從腰包中拿出一個小型油燈——比從物品欄拿出來還有氣氛,我下次也來試看看吧——哈柏克接過油燈后帶頭走進礦坑,我則走在隊列中間的位置。

隨著我們離入口越來越遠,礦坑內也越來越暗,一行人能依靠的只有油燈的微弱光芒。但是也多虧了這股微弱光芒,我們才能窺探周圍的環境。由于才走不到幾步路就暗成這副德性,走起來實在有點不穩,我只好關掉周圍地圖專心看著眼前走路。耳邊響起水滴滴落的聲音,不時還能聽到遠處傳來疑似多只地精的叫聲,看來地精集團就在前方沒有錯。在我為了看地上是否有妨礙行進的障礙物時,發現了許多散亂的骨骸,可能就是那些地精吃完食物后留下來的痕跡。殘留在骨頭上的肉片散發出陣陣腐臭味,這種時候就很恨游戲將人體五感如實重現,臭味聞起來令我相當不愉快。

雖然我并不害怕封閉空間和暗處,不過這里的環境也做得太逼真了吧,這種感覺該說是膽怯還是不安呢?搖晃的燈火照射出其他隊友的臉個個表情凝重,完全沒有一路上展現的輕松感.

這個礦坑沒有任何岔路,我們直直往前走就來到了一處寬廣的大空洞。在油燈照射之下,眼前出現了約莫十只地精的身影。燈光也讓地精察覺到我們的存在,開始發出「咕嚕嚕」的恫嚇聲,并拿起類似棍棒的武器采取戰斗姿勢。地精的等級是5~8,而我方的哈柏克和艾米莉亞為13,黎亞姆與柯涅利雅8,我卻只有6……原來我的等級最低啊。這樣整體看下來,這個小隊成員間的等級差距還蠻大的。我們在做好準備后,便與地精展開戰斗。

過程沒發生什么值得一提的事,結局是我們輕而易舉的獲得勝利。地精們的攻擊相當單調,只是胡亂揮舞棍棒而已,在我方幾名高等隊友的攻擊下根本不堪一擊。這樣比起來,或許路上遇到的那群巨鼴還比較強。我雖然也參加了戰斗,不過勝敗在我還在應付一只地精時就幾乎抵定了,是不是其實不需要我也能贏啊?哈柏克一開始說憑他們四人有點危險才找我加入,不過現在看來根本戰力過剩啊。

「以地精群來說這些數量太少了,說不定里面還有殘黨。」

「Chaos走吧,要去里面啦。」

或許是因為缺乏光源的關系,豪爽開朗的哈柏克及黎亞姆,現在給我的感覺完全變了。黎亞姆手上那把滴著血的長劍變得相當嚇人,仿佛馬上就會回過頭來用它朝我揮下——

「怎么回事啊,你不來嗎?」

柯涅利雅一臉狐疑地看向我,我舉手示意不必在意,隨后便跟了上去。目前的隊列由前至后是哈柏克、我、其他成員,只有我和柯涅利雅換了位置。保持警戒的柯涅利雅手上仍架著弓,雖然不是對準我,但是被這樣從背后用箭指著的感覺還是造成我心理上不小的壓力。

雖然我照他們的指示跟了上來,不過為什么要突然改變隊列順序啊?現在又沒有其他魔物會從背后攻擊我們,這種隊列簡直就像是要圍住我不讓我逃跑耶……加上背后不時會傳來他們的微弱談話聲,是在討論什么事嗎?而且似乎還是不想讓我聽到的內容。

該不會他們是PK玩家吧?這個游戲確實允許PK的行為,雖然得背負風險,不過卻能因此從對方玩家身上搶奪道具。可是,像我這種才玩沒多久的新手身上根本沒什么好搶的,就算PK我也毫無益處啊。

但是對PK玩家來說這種理由根本無關緊要,因為也有那種單純為了好玩或是一些無聊的理由就殺害其他玩家的家伙存在。如果這是普通的游戲那還沒那么嚴重,被PK當然會讓人覺得不爽,不過頂多只是看著屏幕內操控的虛擬角色被殺而已。然而現在這款游戲是VRMMORPG,要遭殃的不是角色而是玩家本身,感受到的惡意可不是以往隔著一層屏幕能相比的。

他們恐怕擬定了周詳的計劃吧。誘騙剛開始玩游戲沒多久的新手組隊,再以解任務為由將日標帶至人煙稀少的地點。最后只要趁目標完成任務后放松警戒的瞬間,從背后「噗嗤」補上一刀……太惡劣了吧!他們的等級都比我高,人數更是完全占上風,像我這種幾乎毫無抵抗能力的新手,在他們眼中應該是只絕佳的肥羊吧?來這里的途中幾乎沒遇到半個人,代表就算我過襲時出聲求救也沒人會來。糟了,這下死定了。

「你怎么了Chaos?瞧你板著一張臉。」

我變得疑神疑鬼,艾米莉亞是不是也在那張溫和表情的面具底下暗藏詭計?仔細一想,她可是個揮舞沾滿鮮血的鈍器的人耶。此時我不禁想起那些被敲得稀巴爛的巨鼴和地精尸體,下一個被敲的該不會是我的頭——想到這我背脊都發涼了。

冷靜啊!還不確定他們真的是PK玩家,要是誤會他們下場可是很慘的。只要他們不先出招我根本就束手無策,無論怎么掙扎都是處于被動。越往礦坑深處走,我的心中越是充滿絕望。

干脆找機會逃走算了。等等,我背后不但有三個人,其中還有弓術師在。面對這種有遠距離攻擊手段的對手,不仔細思考是不可能順利逃走的。如果跑不回礦坑入口那不如干脆往里面……行不通,我不知道坑道內是否有出口。注銷游戲必須花上十秒鐘,途中要是受到攻擊還會中斷,這代表我會呈現十秒毫無防備的狀態。我也無法期待「天羅地網」能發揮多大的作用,因為「天羅地網」的射程與效果很短,充其量只是降低對手的移動速度而非攻擊速度,所以無法降低弓箭飛來的速度以爭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