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NPC~靈藥~

第一卷 第三章 NPC~靈藥~

身為輔助AI的緹彌絲無法直接提供給玩家的信息,除了任務一內容以外似乎還有其他幾種。例如某某道具該在哪里拿到,或是某個地方周邊棲息著哪些魔物似乎都在限制范圍內。想在大得夸張的地圖內,毫無頭緒地找出有關道具或任務的情報實在太過困難,我只好開始搜尋網絡上是否有可靠的攻略情報。

由于封閉測試才開始一個禮拜,參與人數更是只有區區兩百人,因此我本來不抱太大的希望,沒想到網絡上出現的「Another World」相關情報遠比我想象中來得多,看來「Another World」真的相當受到關注啊。

我瀏覽了一些網絡上的大型討論板,上頭出現不少玩家在玩過「Another World」后給予高度評價。不只徹底重現人類五感,景色精致到宛如真實世界,就連NPC都規劃得相當有人性等等,所有人都異口同聲地稱贊這款游戲與以往的游戲有決定性的差異,也有許多像我一樣認為自己是不是真的去到異世界而異常興奮的人。

啊哈哈,別傻啦!就算再怎么像,一般來說心里也該清楚那里只是游戲世界吧。不過這也再次證明,「Another World」真的巧妙地重現了現實世界。

另一方面,從玩家眼中也找出「Another World」的幾個問題。游戲世界過于廣大以及無法分辨NPC與玩家間的差異也是其中一點,不 問題還是在于無法將「Another World」世界內唯妙唯肖的景色,以照片或是動畫影片等方式在現實世界呈現這一點。看來電視廣告上放映的「Another World」相關照片及影片,都是透過某種不同于ValGear的特殊儀器收錄制成,并非是透過游戲內部功能輸出的結果。也因為這個緣故,現在許多玩家似乎都向游戲公司提出希望能追加將游戲內景象呈現至現實世界的機能,或許游戲公司之后真的會采納這些玩家的意見進行改善。能針對玩家的要求改善或追加游戲機能——這就是網絡游戲與一般游戲的不同之處吧。

由于上游原因,目前網絡上沒有任何「Another World」」世界的風景。因此若要向其他人傳達「Another World」有多么美妙,也沒有任何可以左證的畫面,唯一的方法就是透過口述。這讓沒有親身體驗過游戲的人無從判斷情報是真是假,并開始懷疑網絡上的信息,造成這些人與玩家之間對于「Another World」的評價相當兩極化。仔細一想的確相當合理,對于那些腦中只有以往游戲印象的人們來說,就算一直對他們主張什么做得跟真的一樣,或是宛如異世界什么的根本毫無可信度吧。如同我當初第一次登入「Another World」受到的沖擊一樣,若不親自體驗是無法感受到這款游戲有多么厲害的。

也就是說從這個角度思考,讓那些人親自體驗一次「Another World」就好了。等到游戲正式營運后,廉價版的ValGear會開始販賣,到時涌入更多玩家一定能讓游戲評價有所改善。不過看來目前這種狀況還得持續好一陣子。

正因如此,現在就算看攻略網站也找不到「Another World」的游戲畫面,就算有,也清一色都是玩家為了說明而自己畫出來的東西。不過其中的內容只要是親身體驗過的玩家都能理解,所以并沒付太大的問題。

在一個名為Wiki,能夠編輯情報并將其公開的網站上,發揮了可以讓復數使用者編輯情報的優點,在游戲測試開始短短一個禮拜內,就出現了其他地方完全無法追上的大量情報。具體來說,例如任務的相關情報、技能的詳細說明、道具的制作方法、材料的采集地,還有適合各等級練功狩獵的場所等等,可說是五花八門應有盡有。要將這些全部看過一遍實在太花時間,因此我只看了目前必要的情報——下級藥水的制作方法。

制作藥水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透過生產系職業煉金術師的技能「調合」來制造,不過既不是煉金術師,又不認識其他煉金術師的我無法使用這個方法。另一種是直接將材料拿至道具店請人調制,這個方法雖然會收取費用,不過整體算來比直接購買店鋪販賣的藥水還要便宜一點。現在我想盡可能節省金錢上的支出,所以還是將手上這些采集來的材料做成藥水吧。

藥水,就算以藥劑統稱它,在「Another World」」的世界中也依用途分為數種。一般直接稱為「藥水」的,在這個游戲內指的是回復HP的藥水。其他像是用來回復MP的,稱為魔力藥水,能同時回復HP、MP的則稱為靈藥。解除狀態異常——毒與麻痹等等——則視情況區分(解除中毒狀態的叫解毒藥,解除麻痹狀態則稱為麻痹回復藥)。

藥水、魔力藥水和靈藥,更依品質細分為最下級、下級、中級、上級、最上級五等,等級越高效果越好。順帶一提,玩家一開始獲得的藥水是最下級藥水,調制配方也記載在上頭。

……其他玩家的進度還真迅速啊,哪像我只知道最下級和下級而已。這些情報應該是由那些在我去學校上課期間也一直玩游戲的人所更新,又或者是從生產職業技能中獲得的情報也不一定。

看來最下級和下級藥水只需要薩棲拉草就能調制。調制藥水所需的材料種類會隨藥水等級增加,其中也包含必須從魔物身上剝取材料才能制成的藥水。Wiki上也有載明魔物的種類及魔物棲息地,看來平質越高真的越難取得啊。往后應該會需要用到不少像藥水這種高實用性的消耗品,還是將這些藥水配方牢牢記在心里吧。

我記完配方之后再度登入游戲。道具店在面對大道的地方有一家,稍微偏離街道的地方也有幾家,看來王都內有數家同性質的業者開設店鋪。我稍微瞄了一眼位于大道旁的那家道具店,里頭擠得水泄不過,根本無法好好請人幫忙調制藥水。我最后選擇前往遠離街道的某間道具店。

我踏入這間道具店時,里頭和大道上那間店鋪完全不同,里頭一個人都沒有。不過看到架上商品整齊排列,讓我覺得與其說它門可羅雀,不如說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可以不用人擠人悠閑地逛真是太好了。店內擺的不止有空藥瓶,還有長袍、油燈和帳篷等物品,給我的感覺應該比較像是雜貨店吧。不過,真的有必要用到這些東西嗎?

總之我先看了架上依種類排成兩列的藥水,貨品在陳列上似乎出現一些空缺,看來這間店并不是生意不好,只是我剛好遇上沒有客人的時候。我從顏色就能分辨架上那些是魔力藥水及回復各種異常狀態的藥水,不過藥水看來只有最下級和下級,魔力藥水沒看到中級以上的,靈藥更是連個影子都沒有。是因為每家店販賣的道具有差異,還是那些只能透過調合技能制作呢?算了,反正我今天又不是來買藥水,需要的藥水也只有最下級和下級,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才是。話說回來,現在何止沒柯客人,就連店員都不見蹤影,難道這問店真的沒有半個人嗎?

「您好,請問有什么需要的嗎?」

此時忽然響起一陣可愛的聲音。我左顧右盼沒找到聲音來源,于是低頭一看,發現一名長得像小學生,跟女孩一樣可愛的少年獨自顧店。因為他的個頭矮小,被陳列的商品遮擋所以才沒看到他。少年……我很怕和這種年紀的小孩子相處,因為動不動就會嚇到他們。面對NPC應該不用擔心這個問題吧……

「我想請你幫忙調制藥水。」

「您是自己帶材料來對吧?那可能會花上一點時間。現在本店只能調制最下級和下級藥水,您可以接受嗎?」

「沒問題,幫我把這邊的材料全做成藥水吧。」

太好了,看來我能和他順利交談。我暗自松了一口氣,從物品欄中拿出約十株的薩棲拉草交給他。

「看、看來質量部分沒有問題呢,這些材料能制作出最下級和下級藥水各十瓶。關于手續費的部分是最下級藥水一瓶收您銅幣八枚,下級藥水一瓶銅幣十五枚,這樣可以嗎?」

店里賣的最下級藥水一瓶要價銅幣十五枚,下級藥水則是銅幣三十枚。購買成品與制作手續費加上我在任務中獲得的材料價格相比,還是自己制作劃算一點。俗話說積沙成塔,我對少年點了點頭并交給他三枚銀幣。

「非常感謝,我先找零給您,接下來我會開始制作,請您稍坐一下。」

我坐在少年從柜臺內拿出的椅子上,一邊看著他的背影走進柜臺。柜臺后方似乎就是調制藥水的場所,可以看到附近擺著研缽和燒瓶,這也代表我坐在這里能清楚看到少年工作的過程。我對藥水如何調制有些興趣,還是來看一下吧。

少年將從我手中拿到的薩棲拉草依品質分堆后用刀子細切,再將切好的部分放入研缽磨碎。喔喔,原來制作一瓶藥水要經過那么煩瑣的步驟啊?本來以為只要用一些不可思議的技能三兩下就能完成,沒想到這么費工。我不禁看得出神,而少年似乎察覺到我的視線,一邊繼續手上的動作一邊轉頭問我:

「客人您是第一次見到調制藥水的過程嗎?」

「正在調制的樣子是第一次看到,我這樣看著應該沒關系吧?」

在現實生活中,幾乎不太能看到這種調制藥劑的場合,也不是說我看了Wiki。就什么都懂。雖然如果問緹彌絲,她或許會向我解釋就是了。

「當然沒問題,我有被像客人您這樣的冒險者看過幾次的經驗。但是由于我只是個見習生,和熟練的煉金術師相比技術相當不純熟,因此會感到有點害羞呢。」

「是這樣嗎?我看你動作做得相當純熟耶。」

跟我講話的期間,少年仍然沒有閑著,熟練地用手上的研杵將藥草磨碎。雖然這個動作看似單調,不過從他規律的動作就可以知道他非常熟悉這個步驟。明明看起來只是名年幼的少年,沒想到卻做得那么棒,讓我心中不禁佩服起他來。

「是……嗎?聽您這么說真讓我開心,嘿嘿~」

少年露出靦腆的笑容,似乎是為了掩飾害羞而加快了手上磨研的速度。這名少年身上,仿佛散發出一種讓人光看就能會心一笑的氣場。不過這個NPD做得還真是精致啊,能聽懂玩家的話并做出害羞的反應,區區一名道具店的NPC就使用了如此完善的AI嗎?講話應對也毫無缺點,簡直就像跟真正的人類對話一樣。這么一想,讓我差點又變回那個怕生不擅與人交流的個性,不過他們充其量只是NPC,所以我才能保持冷靜。

仔細想想,這不正是個絕佳的機會嗎?既然這個世界的NPC舉手投足都呈現出真人一般的反應,或許能藉由與他們練習對話來克服我怕生的缺點。只要明白他們是NPC,雖然還是有點別扭,不過基本上都能順利進行對話。

這名少年明明只是個孩子,可是看到我卻不害怕,甚至對我相當友善,即使社交能力低下如我,似乎也能與他順利相處。畢竟往后玩這款游戲時難免會與其他人產生交流,要是連最基礎的對話都講不好,恐怕會引發諸多問題吧。好吧,凡事總有第一次,總之我先來試試自我介紹好了。

「那個,你的名字是……」

「我叫做皮聘,客人您尊姓大名?」

「我是Chaos,請多多指教啦。」

很好,看來對話進行得很順利。不行,別高興得太早,現在只不過是自我介紹而已。對話才剛要開始,我怎么已經感覺找不到話題聊了?皮聘似乎也被突如其來的話語嚇到露出一臉迷惑的樣子,這種狀態是叫人家怎么多多指教啦!該不會是這種話題太無趣造成的吧?現在為了挽回尷尬的局面,必須趕快轉移話題才行。不過到底有什么話題可以拿出來聊啊……總不可能叫我說些現實世界發生的事吧?

對了,干脆問他關于這間店的問題怎么樣?例如販賣商品的種類之類的。先問問看為什么只有賣最下級和下級的藥水好了。雖然突然跟店員反應「你們這里的商品種類好少喔」似乎有點失禮,不過等到之后我的等級提升時,一定也會需要更高回復量的藥水,要是他們沒賣就有點傷腦筋了,還是趁現在問個清楚吧。

「你說這間店只有賣最下級和下級藥水對吧,沒有賣其他等級的藥水嗎?」

「其實中級藥水的材料最近缺貨缺很兇喔。制作中級藥水所需的其中一種材料必須在北方森林才能取得,不過里頭棲息的半獸人最近非常活躍,因此讓采集材料變得相當困難。即使我們委托冒險者公會協助仍無法改善這個困境,所以現在應該無論哪間店的中級藥水都所剩無幾才是。」

「啊啊,我記得那個材料好像是尤古陀羅根對吧?」

尤古陀羅根是調配中級藥水的材料之一,生長于王國北方的森林地帶,可是沒想到北方森林有半獸人啊……雖然Wiki上沒寫,不過該不會是不先在卡斯塔爾王國完成某種任務,就無法獲得中級以上的藥水吧?

皮聘此時停下手上的動作,一臉訝異地盯著我看。

「Chaos先生,您對藥水真了解耶,難道您知道中級藥水的材料和調配方法嗎?」

「我不是煉金術師所以不太清楚調配方法,最多只知道所需材料和采集地而已。」

「哎呀,對耶!我都忘了Chaos先生是一名冒險者,您是透過任務知道尤古陀羅根的對吧?」

我不是因為是冒險者才知道,而是事先在網絡上看過相關情報。雖然和游戲內的NPC講這些有關現實世界的話也沒用,不過看到皮聘天真無邪的眼神,讓我感覺自己像在欺騙他。無法肯定也無法否定的狀態下,最后我選擇沉默不語。

「我是從爸爸那里學習調制藥水的技術,可是由于我還是個見習生,因此爸爸目前只肯教我最下級和下級藥水的調制配方,連藥水的材料該去哪些地方采集都不太清楚。最近是因為尤古陀羅根嚴重缺貨,我才能聽到相關情報。」

父子一起經營道具店,而且還是從父親那邊學習技術的見習生店員,NPC的設定也太詳細了吧。

「你父親不在嗎?」

「爸爸現在為了材料進貨手續,前往冒險者公會了。」

「原來如此,所以皮聘你才幫忙顧店啊。」

沒想到這個游戲還有貨物流通的程序。雖然照理說,若不將透過任務獲得的材料交到這些商人手中,的確會讓玩家無法買到道具,不過一般會連小細節都設定得如此細心嗎?

「Chaos先生,假如您方便的話,可否請您在等待藥水調制的期間,告訴我一些藥水材料該在哪里采集嗎?我想多多學習,好早日成為像爸爸那樣偉大的煉金術師!」

……真是個替父親著想又勤勉向學的有為少年,雖然只是一種程序設定,還是讓我不禁感動了一下。保險起見我看了一下,這似乎不屬于某種任務。要我教他當然是沒問題,不過就算教了,身為NPC的他能記住嗎?

等等喔,他剛剛不就記住了我的名字嗎?那就代表這名NPC(少年)是有學習能力的耶。該不會如果我現在教他,以后他就能賣我店里原本沒賣的靈藥等道具……想太多了。不過皮聘他讓我看了藥水的調制方法,也跟我聊天使我能訓練溝通能力,藥水材料要到哪里采這種小事,教教他也無妨吧?

于是我開始將自己背起來的藥水材料相關情報告訴皮聘,他似乎不曉得有最上級藥水及靈藥的存在,還特地針對靈藥向我問了許多問題。見習生嘛,總有幾件不知道的事。看到如此殷勤發問的學生,我也忍不住說了許多事情。出乎我的意料,或許我根本不怕「講話」這件事呢,沒想到竟能在游戲中發現自己都不知道的一面。說著說著,這段快樂的時光眨眼間就結束了。

「Chaos先生,今天真的非常感謝您!」

結束藥水調制作業后,皮聘露出笑容向我道謝。你說什么傻話呀皮聘,該道謝的人是我才對。謝謝你皮聘,多虧了你,我覺得我的社交能力進步不少呢——以上這些話實在太肉麻,所以我沒說出口,只在最后揮揮手說了「小事一樁」。皮聘真是個乖巧的孩子呢,之后都來這里買東西吧!心中默默如此決定之后,我便轉身離開道具店。

幾天后,我為了補充藥水再度來到這家道具店——然而,看到的卻是大排長龍的景象,店內店外部擠得水泄不通。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難道這家店平時都像這樣人山人海,只是那時候剛好沒客人而已嗎?

記得當時皮聘的父親似乎不在店內,看來現在應該在。假如系統設定皮聘的父親是位技巧高超的煉金術師,擁有許多固定客源,那么當時沒有客人光顧,可能就是因為他們知道皮聘父親那段時間不會在店內吧。雖然比起一個人都沒有的店,有人進出的店是比較符合常理,但這也太極端了吧?根本超不方便耶!

等了一會兒仍不見隊列有絲毫前進的跡象,應該得花上不少時間。可惜啊~難得認識了皮聘這個乖巧的孩子。沒辦法,只好去其他道具店了。

***

王都瑪兀托某家道具店主人的兒子皮聘,是一名年僅十一歲的見習煉金術師。皮聘與同年紀的孩童相較之下長得算矮,讓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要年幼三、四歲。加上一頭宛如絲絹般柔軟滑順的翠綠色頭發,以及一雙栗色眼眸這些遺傳自己故母親的外貌,讓他有常被誤認為女生的困擾。不過最近讓他更加煩惱的是生活過得非常「無聊」。

這段日子皮聘總是被父親要求一個人顧店,而且根本不準他跑到外頭。這是因為最近王都內發生多起誘拐兒童的案件,以王都貧民區為中心,已有不少小女孩受害失蹤。父親擔心外表長得跟小女孩沒兩樣的皮聘,若獨自外出極有可能被盯上,因此下令要他直到事件平息為止都不可擅自踏出家門。就連皮聘平時前往冒險者公會取回委托材料的工作,現在都轉由父親代為執行。

由于這間店遠離繁華的大街,平時沒什么客人光顧,今日更是顯得冷清。清掃及整理擺設架上物品的工作都已完成后,剩余的時間對一個人孤伶伶顧店的皮聘來說,實在是無趣到令人心情煩悶。

正當他只能靜靜等待這種無聊的時間趕快結束時,一名比他年長的少年踏入店內。雖然這名少年表情冷漠、目光兇悍,不過皮聘平時就接觸不少與少年一樣表情宛如兇神惡煞的冒險者,因此在皮聘眼中少年并不顯得那么可怕。這名留著一頭罕見黑發的少年開始在店內東張西肇,看來似乎不是在瀏覽商品,而是在尋找店一貝的樣子。于是皮聘決定開始做店員份內的事,出聲向少年詢問。

少年來此的目的,是想用手上的材料制作藥水。由于受父親訓練多時,最下級和下級藥水皮聘都能順利調制,但是,有許多看皮聘外文過于稚幼,不清楚這間道具店背景的客人都會選擇直接離去。皮聘擔心不知這次是否能成功接到客人,盡力露出微笑來應對,沒想到少年二話不說就將薩柄拉草交給了他。看來往他眼中,皮聘這副年幼外貌似乎不會使他產生負面評價,少年這種絲毫不在意的態度,反倒讓皮聘愣了一會兒。

緊張到有點口吃的皮聘,接下薩棲拉草開始準備工作。最下級和下級藥水的調制并沒有特別困難,先將薩棲拉草磨碎成粉末狀,加入熱水混和后再將成分抽取出來便完成了。在皮聘仔細攪拌將研缽里頭的薩棲拉草磨碎時,發現少年一臉興致勃勃地注視著自己。制作藥水的過程對皮聘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場面,并沒有什么值得看的。但是皮聘心想,眾多客人中或許有人不常見到這個過程,而少年剛好是其中之一也不一定。因為自己無聊到有點寂寞,于是忍不住向少年搭話聊天。

少年果真如皮聘所想的一樣,是第一次看到調合的過程。雖然被他一直盯著瞧感覺有點怪怪的,不過至少他也說了些稱贊自己調合技巧的話。即使只是客套話,但聽來感覺不差,讓平時鮮少有機會受到他人稱贊的皮聘顯得相當害羞。當皮聘還沉浸在受到稱贊的甜美氣氛中,少年——Chaos忽然開始自我介紹起來。這突如其來的自我介紹讓皮聘有點錯愕,不過他馬上就理解到Chaos只是閑得發慌才找話題和自己聊天……

證據就是Chaos隨即轉移話題,開始問起這家店的商品情報。這是其他客人也很常問的一件事,因為原本這間道具店有在販賣中級藥水。本來藥水之中需求量最大的正是價格親民、效果也相當不錯的中級藥水,再來則是下級藥水。上級藥水由于費用過于昂貴導致需求量低,若不是有客人特別要求,皮聘這間店平時根本不會調制。

然而現在之所以沒有販賣中級藥水,是因為棲息于北方森林的半獸人群活動日漸頻繁,讓人們無法接近那里,連帶使得必須在當地采集的藥水材料之一——尤古陀羅根產量銳減。由于王國全境只有北方森林才采集得到尤古陀羅根,因此整個王國的中級藥水缺貨情況越來越嚴重。

魔物活動變得頻繁——此現象似乎不只發生在棲息于森林地帶的半獸人身上。根據皮聘從父親口中聽到的狀況,近幾個月來冒險者公會陸續發現類似的預兆。例如本來沒有魔物棲息的地域竟然出現了魔物,又或者有些魔物開始做出違反原本習性的行動,變得更加難以應付等消息回報至冒險者公會。這使得王國內開始流傳一個謠言——

——魔物活動變得頻繁,難道是因為邪神復活了嗎?

這個故事必須追溯到人們與眾神還能互相交流的時代。弱小的人類終于獲得能與魔物分庭抗禮的力量,同時也被迫面臨即將來臨的新災難。那就是創造出魔物的邪神,不希望看到人類繼續繁榮下去,于是率領魔物大軍與人類展開戰爭。魔物大軍在邪神的統帥之下,將人類國家一個個毀滅,也漸漸將人類逼向絕境。

然而,人類處于劣勢的狀況并未持續太久,因為創造這個世界的諸神知曉了邪神的惡行,使得諸神相當憤怒并決定挺身而出,與人類、亞人類及部分龍族同心協力,將邪神勢力趕往北方大地后,雙方展開最終決戰。為了讓即使失去眾多魔物仆從也執意抗戰到底的邪神,往后無法再對這個世界造成威脅,諸神以自身的生命為代價將邪種封印,種話時代在此事件后迎來終焉。

不過這些畢竟只是古時候傳承下來的傳說。雖然傳說中的北方大地,就位于穿過王國北方森林地帶及層層山脈的場所,但至今從未有人踏入受險峻山脈阻擋并由眾多魔物支配的地域,因此無從得知是否真有這個地方存在。雖然人們口中的邪神復活充其量是空穴來風,不過從許多人仍信以為真的情形看來,魔物的威脅已造成人民心中恐懼日漸增長。

言歸正傳,王國境內的中級藥水,現在因為上游理由成為一種稀少昂貴的商品。就算想從鄰國輸入運費也高得嚇人,如果是大街上那些大型商會還應付得了,但對皮聘他們家這間小道具店來說,根本就不符生意成本。沒有中級藥水可以販賣,導致皮聘家的道具店收入明顯下滑,客人也漸漸跑光了。

當皮聘說明由于半獸人造成材料短缺的情況時,Chaos馬上低聲說出那個皮聘并未告訴他的材料名稱。聽到他準確指出短缺材料的名稱,皮聘詢問Chaos是否相當熟悉制藥相關的知識,結果Chaos卻回答他只不過是清楚材料采集地而已。看他那身打扮,皮聘推測因為他是冒險者,才能透過任務得知這方面的知識吧?

冒險者應該很清楚藥水材料的采集場所才對,如此心想的皮聘開始向Chaos詢問采集地有哪些地方。皮聘的父親從未帶他出過王都,也為了防止他自己亂跑而不告訴他藥水材料的采集地。雖然在外頭有魔物徘徊的情勢下,這么做或許沒錯,但是皮聘認為,身為一名將來立志成為煉金術師的人,卻不了解材料采集地的知識是一件很奇怪的事。皮聘想成為像父親一樣的煉金術師,因此他無法忽視這個問題,而Chaos也在聽完皮聘的請求后,沉思了一會兒便很干脆地答應了。

但是,兩人之間對這件事的理解似乎有點誤差。皮聘向Chaos問的是「藥水材料的采集場所」,用意是想問出「最下級和下級藥水的材料能在哪些地方采集」,還有以冒險者的立場來了解當地有哪些魔物棲息等答案,然而Chaos卻照單全收。

「首先,最下級和下級藥水的材料,就是生長在東方尤利多河的薩棲拉草。普通的薩棲拉草和制作下級藥水用的薩棲拉草部長在同一處,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還以為那些都是同樣的草。」

「是啊,因為薩柄拉草真的很難分辨呢。」

外行人很難分辨出兩種外表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薩棲拉草,雖然只要仔細看草葉的背面就能發現不同,不過皮聘想起當初剛開始學習調合時,自己也因為分不出差異而吃了不少苦頭。

「再來是中級藥水,尤古陀羅根據說就長在剛才提到的北方森林一帶。還有一個是彭吉果吧,彭吉果似乎能在位于西方的摩納烏草原采到。」

Chaos這種只說重點的講話方式,與皮聘原先期待的對話內容相差甚遠。皮聘以為自己可以聽到他說一些魔物出現該如何應封之類的冒險者經驗談,沒想到Chaos以像是在朗讀書本內容的方式,緩緩說著各種材料的采集地點。

皮聘心想,他像這樣平淡敘述或許是因為不擅言詞也說不定。所以對于Chaos愿意提供這些情報的事,皮聘打算好好向他道謝。此時皮聘已經認為對話即將結束。

「下一個是上級藥水。」

「咦?」

「怎么了嗎?」

「啊,沒事,沒什么,可以請您繼續說下去嗎?」

Chaos似乎連上級藥水的材料采集地都知道。由于上級藥水只有皮聘的父親會調制,加上店里又不常流通這項商品,因此皮聘連所需材料的名稱都不太清楚。因此,對皮聘來說這是個可遇不可求的機會。聽Chaos說著說著,皮聘心想Chaos或許是一名實力高深,能接受與上級藥水材料相關任務的強者也不一定。當Chaos講完上級藥水的材料情報后:心想「這次總該結束了吧」的皮聘開口說出感謝之辭。

「Chaos先生,非常謝——」

「接下來說最上級藥水材料的采集地吧。」

皮聘話才說到一半,就被Chaos這句話打斷了。

「咦?最上級藥水嗎?」

「你不知道嗎?可能因為皮聘你是見習生才沒聽過吧。」

這間店賣過的商品最高只到上級藥水,皮聘的父親也對他說藥水只有最下級、下級、中級和上級四個等級,因此皮聘完全不知道有最上級藥水的存在。既然有最下級藥水,那么有最上級藥水的確也算得上合情合理。看見Chaos若無其事地說出這個情報,皮聘心想這在他眼里只是件理所當然的事罷了。

但是即使對Chaos來說沒什么,對皮聘來說可是宛如發現寶石般興奮。因為這是父親完全沒對他提過,充滿未知的知識,讓他的求知欲蠢蠢欲動。

「Chaos先生,可以請您稍等我一下嗎?我去拿能記錄的紙筆來!」

皮聘掩飾不住興奮之情,慌忙找出紙筆拼命記下Chaos說的一字一句。據下Chaos所述,最上級藥水的材料必須從魔物身上剝取,可說是相當難取得。皮聘認為,這或許就是一般道具店沒有販賣最上級藥水的原因。總有一天自己也能做出這么厲害的藥水嗎……不,一定要做出來!皮聘默默許下這個符合他的年紀,天真無邪的未來夢想。

「藥水材料的情報大概就這些吧,再來是關于魔力藥水的部分。」

這名充滿智慧的黑發冒險者,開始述說各級魔力藥水的材料采集地,皮聘已經沒有請他停下的打算了。不只如此,現在皮聘雀躍不已,滿心期待接下來能聽到什么情報。因此在聽完最上級魔力藥水的情報后,皮聘感到滿足感及些許的空虛感同時襲來。在他覺得「這下真的結束了啊」而依依不舍的同時,心里也期待著或許會有什么其他事發生。沒想到接下來,少年小小的愿望真的實現了。

「接下來我要跟你說的,是靈藥材料的采取地點。」

「您說靈藥,是嗎?」

聽到這個完全沒聽過的詞匯,讓皮聘不禁再覆誦確認一次。

「沒錯,你可以把靈藥想成是結合藥水和魔力藥水兩種效果的藥水。」

藥水用來治愈傷口,魔力藥水則是用來回復使用魔法或特殊技術時會消耗的力量。如果說靈藥是同時具有兩種功能的藥水,那可說是非常方便的物品。原本一般家庭都將藥水作為藥品使用,不過使用頻率最頻繁的,仍是那些必須與魔物接觸的冒險者,以及來往各地的旅行商人等。就算藥水不過是幾個體積不會占多大空間的小燒瓶,數量一多起來還是很重,能帶著走的行李也有上限。雖然他們會在使行李盡量輕便這點下工夫,不過絕不會輕易減少像藥水這種攸關生死的重要物品,即使最后藥水及魔力藥水會多出來,也必須如此。

但若是靈藥的話,就能發揮其同時回復的優點,使人們不需要再帶多余的藥水及魔力藥水。即使在與魔物的戰斗中用盡魔力,身上又負傷的狀態下,也能省去從行李中一一取出藥水和魔力藥水的麻煩,能同時回復使用上方便許多。皮聘光是隨便一想,就能想出這么多的優點。

「這真是太厲害了!請務必告訴我采集地點,Chaos先生!」

Chaos絲毫沒有露出厭煩的神情,就這樣將靈藥材料的采集地情報一一傾囊相授。在聽取情報的過程中,皮聘注意到兩個重點。第一個是靈藥和藥水及魔力藥水一樣都有等級之分。皮聘詢問Chaos,若靈藥與藥水或魔力藥水等級相同,是否就擁有同等的回復力?得到的答案果真如皮聘思考的一樣,只要等級相同就代表回復力也相同。另一個他注意到的重點,就是制作靈藥的材料,全都是能在半獸人棲息的森林以外采集到的物品。那么只要制作出與目前正缺貨的中級藥水同等效力的中級靈藥,不就可以用來替代中級藥水了嗎?

「Chaos先生真是厲害耶……」

Chaos向皮聘說完這些情報后,沒有要求什么報酬,就這樣拿著委托調制的藥水悠然離去。當他一從視線內消失,皮聘原本心想這段不可思議的時間該不會只是一場夢吧?但是他手上確實拿著一張詳細記載材料采集場所的紙,證明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現實。

然而當他冷靜下來仔細思考后,皮聘非常納悶,這個名叫Chaos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為什么他會知道有關靈藥的情報呢?就算自己只是名見習生,長年以來待在道具店幫忙的他,一次都不曾聽過類似靈藥這種東西的存在,這點實在不太對勁。而且現在正處于中級藥水嚴重缺貨的情勢,要是真的有靈藥存在,其他道具店不可能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的。

這樣一推測.可以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