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任務~王都瑪兀托~

第一卷 第二章 任務~王都瑪兀托~

距離我第一次登入游戲已過了現實世界的五天。這段期間我只要一登入,做的事情不外乎是沿著道路朝位于東北方的王都瑪兀托前進,以及解決沿路遇到的森林狼群,著實花上不少時間。

「Another World」的世界遠比我想得寬廣許多。從一開始因為傳送錯誤的登入位置到王都瑪兀托之間的距離,從大地圖上看雖然覺得沒什么,但現在才知道那張大地圖的比例尺其實相當小。從學校回到家登入游戲,卻仍然得在與街道相似的道路上奔跑,單調到令我實在很難受。雖然乘風疾奔是蠻舒服的,沿途風景也很棒,不過只是不停地奔跑,途中幾乎沒遇見什么人,頂多只與幾臺馬車擦身而過罷了。

「總算看得到王都了……再怎么說這世界也太大了吧?」

眺望著遠方的城墻,我不禁向緹彌絲抱怨。其他的MMORPG根本不會在移動上花那么多時間,之前我玩的那款游戲,即使是號稱最大的大陸,也只要花上一小時左右的時間便能東西橫越。如果光是測試就有五十萬左右的玩家應征參加,等到正式開放游玩時,肯定會有同等數量或是超過五十萬的玩家涌入。世界大成這副德性,想當然人口密度也會變得很低,這么一來,連一些主要城市也只看得到小貓兩三只。到處都是空蕩蕩的幽靈城,只會讓游戲評價日漸下滑,最后落得玩家跑光光的下場,怎么想都是百害無一利啊。

「這個世界是以地球為原型創造的,和其他游戲相比自然顯得相當龐大,現在已開放區域其實占其中的一小部分喔。不過相對對的,我們有準備傳送技能以及一些交通工具作為移動手段。」

「交通工具?例如馬或馬車之類的嗎?」

「那些當然是其中的一部分,另外也可以騎著龍在空中翱翔喔。速度快的交通工具雖然得花上同等程度的費用,不過即使不購買那些,也可以透過一種叫做『飛龍航線』的方法,從空中在主要城市問移動。」

龍!?真不愧是奇幻世界,想必一定又大又帥氣吧。不知道是直接騎在龍背上,還是坐在下方的籠子中呢?真令人期待!總有一天要想辦法弄到手才行。不過提到購買就有點問題了,因為我現在其實身無分文耶。

這個游戲即使打倒魔物也不能馬上獲得金錢,只能得到道具,我必須透過販賣這些道具或其他方法來賺錢。然而就算真的賺到一些錢,還有許多不得不買的東西。例如我現在順利提升等級來到這里,不只該考慮買新的武器防具,以防萬一還得購買像是回復藥水等消耗品,因此我日前應該不會考慮購買交通工具。真的無論走到哪個世界,金錢都是不可或缺的東西呢。

不管訂下什么方案,不先到達瑪兀托都只是空談。我以短跑選手都會日瞪口呆的速度繼續急奔,雖然沒有仔細測量,不過我覺得我正不斷地更新世界記錄。游戲世界中實際在動的只有角色,而這個完全不會感到疲倦的肉體,非常適合做類似跑步這種單調的動作。不過即使在這種狀況下,精神層面仍會覺得倦怠,讓我心想人類的感官真是不可思議。

嗚哇!也太大了吧——這就是我對王都瑪兀托的第一印象。不僅城墻高達十公尺以上,敞開的城門更是寬廣到能讓兩臺大型帆篷馬車同時通過。正當我抬頭呆望著巨大城門及城壁時,守備在城門旁,穿著相同甲胄的幾名士兵也以一種溫和的視線看向我。看到他們的反應,我才發覺自己這種充滿好奇東張西望的舉動,活像是第一次到大都市的鄉巴佬。我不禁害羞起來,加緊腳步穿過城門。

穿過城門后,我沿著街道直直前進。當我走在一條似乎是城內主要街道上的時候,眼前的景色讓我驚訝到瞠目結舌。

沒有一個人像是機器人一樣,只會在固定區域不停重復走動。不僅有看似正在購物的男性,幾名眾在路旁閑話家常的女性,也有商人駕駛著一輛上頭堆滿木桶的貨物馬車,還有在店門前大聲招攬客人的老板等等,少說也有一百人以上聚集在這條街上。人口密度高得嚇人,連我的地圖畫面上部塞滿了綠色標記。

雖然大部分只是為了增添氣氛所創造出來的路人NPC,但動作卻幾乎跟真人沒兩樣。眼前這副景象讓我不禁聯想到外國的市場,原本還以為是不是正在舉行某種慶典,卻到處都找不到類似的活動。看來在這座城內,這種程度根本算不上是熱鬧。現在我真的有種仿佛置身于異世界的感覺,我太小看這個游戲了。

「緹彌絲,這個王都內大約有多少人啊?」

「王部人口估計約有三十萬左右喔。」

竟然有三十萬名NPC!數量也太多了吧!?個過仔細一想,假如標榜以現實世界為原型,沒有如此人數確實無法算得上足重現一個城市。要在規模如此龐大的游戲中設置并管理這么多NPC,游戲工程師還真是有心呢。雖然有可能是因為這里是首都人口才多得嚇人,不過我記得應該還有其他兩個國家,難道他們城市中的人口也像這里一樣多嗎?

當我好奇地走在街上東看西逛的時候,忽地聞到從一旁攤販飄來的香味。似乎是用某種肉做成的串燒,即使在吵雜的街上,也能清楚聽到火烤肉汁滴落的滋滋聲,讓我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啊啊……多么刺激食欲的香味啊……該不會那些串燒也能吃吧?

「那邊那個攤販賣的串燒,難道都是能吃的?」

「當然!我們在這方面可沒有偷工減料喔,Chaos先生。不過這里的食物并不會讓現實世界的肉體真的吃飽,充其量不過是刺激味覺讓玩家感覺自己『有吃到食物』喔。還有一點,那就是食物也算是道具的一種,因此吃下不同的食物,也會有不同的特殊效果喔,譬如提升能力之類的。」

想想的確是如此呢,即使味道跟真的一樣,這里畢竟還是虛擬世界。如果除了戰斗以外的所有事物都堅持完全重現的話,這個游戲就真的厲害過頭了。雖然食物含有什么效果讓我有點在意,不過我現在最想做的還是先嘗一口……可惜身上沒錢想買也買不到。再不賺點錢不行,還是先去冒險者公會瞧瞧吧。

我將地圖畫面放大尋找冒險者公會的位置,一些重要的場所在地圖上都會顯示為特殊標記,要往哪個方向走可說是一日了然。最后我在稍微偏離主要街道的一家旅館旁找到了冒險者公會。

冒險者公會——在這個游戲內打倒魔物也無法直接獲得金錢,那么玩家該怎么賺錢呢?答案就是冒險者公會。在這個冒險者公會中可以接受「任務」,所謂的「任務」指的就是在游戲中接受NPC委托的事情。例如收集一些道具或是打倒特定魔物等,只要完成指定的條件就能獲得報酬。其中也有連完成期限都明確規定,或是在公會以外的地方才能接到的任務。

冒險者公會是一棟木造大型建筑,里頭有一群若在現實世界絕對不想靠近,看起來不太正經的粗壯男子們,大概都是冒險者吧?雖然像是柜臺的地方也有幾名女性,但是大部分都是男性,所以身旁環繞著一種沉悶的氣氛。玩MMORPG的大部分是男性玩家,但是角色數量卻是以女性居多,這是因為有許多被稱為「網絡人妖」的玩家,在游戲中扮演女性所造成的現象。但是現在玩家數還相當少的這款游戲,女性角色似乎相當少。

這么一提才想起來,我曾問過緹彌絲,據說這個游戲無法分辨玩家和NPC之間的差別。可是再怎么樣,冒險者公會柜臺內的人總該是NPC吧?我走到柜臺向一名剛好放下手邊工作的中年男子搭話。

「我第一次來冒險者公會,該怎么做才能接受任務呢?」

男子瞄了我一眼,不發一語地從抽屜拿出一張紙。

「你必須要先登記成為冒險者,在這張紙上填些必要的資料吧。」

我低頭看著放在柜臺上的紙,根本不知道上頭寫了些什么,大概是游戲內的獨創文字吧。英文我還勉強看得懂,可是第一次見到的文字就沒轍了。要是語言學狂熱者,看到這些文字可能會很高興吧,但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不過既然號稱登記,大概填個姓名和年齡就好了吧?

「怎么,你不會寫字啊?」

當我正想問緹彌絲的時候,男子向我搭話。我點了點頭表示肯定,相信其他玩家應該也沒幾個會寫。

「那你把姓名和年齡,還有戰斗時用的技能講給我聽吧,例如武器是用劍還是長槍等等。」

年齡要回答真實年齡嗎?因為我創角也才過五天,可是既然外表和現實世界長得一樣,那他問的應該是真實年齡吧?還有技能,魔導師應該只要回答魔法就沒問題了吧?

「我叫Chaos,十六歲,技能我不太清楚,可是我是名魔導師。」

「……喔,魔導師啊……」

看他若有所思的反應,我有說什么奇怪的話嗎?柜臺的男子開始繼續解說,其中提到若成為罪犯,在這個公會的登記也會失效。原來這游戲還有罪犯喔?不過我本來就沒有打算因為身處虛擬游戲就去做一些違法勾當。

「明天就會發公會身分證給你,搞丟可是要罰錢的,小心點啊。想接任務的時候就問柜臺吧,雖然那邊的布告欄上也寫著任務內容……不過你看不懂對吧?還有什么要問的嗎?」

手續還蠻簡單就辦完了呢。雖然想趕快開始接任務,但是在那之前還是先把魔物掉落的戰利品賣一賣換錢吧。

這個游戲只要用手碰觸自己打倒的魔物尸體,并將它拖到物品欄,就有一定的機率能獲得道具。不需要用刀剝取——就算真的叫我用刀剝取我也不會就是了——當然輕松不少。這邊讓我先打個岔。我在來到王都的路上打倒了不少森林狼,不過有一天,我突然發現自己好像都沒撿到道具,一問緹彌絲才發現原來若不依照上述步驟收進物品欄,是沒辦法獲得任何戰利品的。我大概因此少拿了很多道具吧,總覺得有點浪費。

話說回來,我手上似乎有不少森林狼的毛皮,而毛皮以外的骨頭和肉由于不屬于道具,因此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反正游戲嘛,發生一兩件這種事也不意外。

「我想賣掉我打倒森林狼獲得的毛皮,這里有在收購嗎?」

「沒問題,這里的確有在收購毛皮,來吧,把你的貨拿來讓我瞧瞧。」

我打開物品欄按下里頭的毛皮圖示,眼前跳出一個要我輸入數字的窗口字段,只要擁有兩個以上相同的道具,便可以像這樣調整數量。哎呀,一個一個拿出來太麻煩啦,全部賣掉吧!當我輸入五十之后,眼前的柜臺桌面上憑空出現了多到無法用手抱住,堆積如山的毛皮。真不愧有五十張,摸起來軟綿綿的好舒服啊。

柜臺的男子露出驚訝的表情,難道一次拿出五十張太多了嗎?都是因為森林狼掉落毛皮的機率接近百分之百,我身上才會有這么多,可別怪我啊。然而男子馬上一改驚訝的表情,開始拿起毛皮一張張仔細端倪鑒定。不錯耶,這個舉動給我一種精明能干的感覺。

「這些毛皮的質量很棒啊,你挺行的嘛。一張值兩枚……不,三枚銀幣,要賣嗎?」

看來他愿意出較高的價錢,但是我根本不清楚毛皮的市價,只好點頭答應。銀幣啊……大概有多少價值呢?等一下跟緹彌絲詢問有關貨幣的情報好了。

「你才剛到王都對吧?旁邊就是一家旅館,住宿費也會算加入公會的新人便宜一點喔,這些錢夠你住上一間不錯的房間了。時間還早,你要不要順便接點任務?」

「麻煩你了。」

「以你的實力,討伐殺人蜂的任務應該很適合。東邊離王都有一段距離的地方,有條叫做尤利多河的河川,殺人蜂就棲息在岸邊顯而易見的地方。還有,可以順便采集一些生長在那附近,和這個長得相同的藥草嗎?啊,這給你拿去當樣本。至于報酬就像這次一樣,帶回來的貨質量越好,金額也會越高。」

「了解。」

道具也有分品質好壞喔?該不會若將尸體或物品在有損傷的情況下收進物品欄,會造成質量劣化吧?嗯……沒想到這也是一門學問。為了獲得高質量的戰利品,還是稍微留意一下戰斗和采集的方法吧。

我拿了名為薩棲拉草的藥草,便轉身離開公會。在準備前往任務地點之前,我先跑去吃了串燒,接著再繞到武器店,等會兒也打算去趟防具店。畢竟初期裝備的攻擊力和防御力實在太低,有點擔心無法順利進行任務所需的戰斗。

我走進武器店大致瞄了一眼,里頭有幾把掛在墻上的劍和長槍,也有看似大甩賣整捆放在木桶內兜售的武器。魔杖的陳列也一樣,掛在墻上的是外表精致,看起來相當強大的魔杖,但是大甩賣的特價商品到底該如何區分優劣,我一點概念也沒有,也不清楚各種武器的性能。難道不將武器放進物品欄就無法判斷嗎?

「緹彌絲,該怎么查看武器的性能啊?」

「只要想著『想將它拿在手上仔細看看』,就會跳出該道具的相關情報畫面喔。」

聽到緹彌絲的回答,我從木桶中隨便選了一枝魔杖試著查看它的情報。看來魔杖不只會增強物理打擊的威力,也會影響魔法威力。另外,武器情報中也有一個稱為「耐久值」的項目。

「要是耐久值歸零的話,武器會壞掉嗎?」

「是的。這個游戲只要使用武器攻擊敵人,或是防具承受敵人的攻擊,都會使耐久值耗損。雖然這些都可以在武器店、防具店或是經由鍛造師的技能進行修復,不過每次修復都會使最大耐久值減少,因此還是需要時常更換裝備才行。」

此時我看了看自己擁有的魔杖,發現我這段期間明明只使用技能攻擊敵人,魔杖的耐久值卻減少了。雖然還能繼續使用,不過看來之后還是得多多留意這點比較好。

我又拿了許多武器比較,才發現即使是同種類的武器,在性能上仍然會有差異,像是有那種裝備在身上會使能力值微幅上升的魔杖。我想若選些增加「智力」和「體力」的魔杖會相當劃算,于是選了其中性能最好的一根。看來以后換武器的時候都該好好比較一下呢。隨后在防具店,我也用相投步驟選了性能最好的黑色斗篷及長袍。

既然準備得差不多了,那就趕緊前往任務地點吧。

「貨幣依價值高低分為銅幣、銀幣、金幣和白金幣,上級貨幣的價值是下級貨幣的一百倍,例如一枚銀幣的價值相當于一百枚銅幣。」

原來如此,依照這個道理,金幣一枚等于一百枚銀幣,白金幣一枚等于一百枚金幣對吧?我一邊聽緹彌絲解說,一邊前往位于東邊的尤利多河。由于自己一個人趕路得花上一些時間,因此緹彌絲剛好成為適合的聊天對象。

「住進旅館會產生什么效果?」

「會使HP和MP自然回復的速度加快喔。」

看來這個游戲采取的機制是HP和MP會隨時間慢慢回復。由于自然回復的速度真的很慢,所以利用旅館不失為一個好方法。但是這不只要花錢,我也不清楚住旅館仰賴自然回復的效果,和用藥水等回復道具相比的價格與成效有多少差距,看來之后得調查看看。至于若真的要捉旅館的其他用途,由于租的是個人房,因此可以和朋友進行一些較私密的談話。咦?好像跟我這個獨行俠沒有關系耶?不過,這游戲內的店鋪種類還真是五花八門啊,甚至還有店里販賣一些跟游戲似乎扯不上關系的物品雜貨呢。

和緹彌絲聊著聊著就到達尤利多河了。河岸邊有一片花海,我馬上就找到殺人蜂了,想必蜂群是被花朵吸引過來的吧。即使我和殺人蜂仍保持一百公尺以上的距離,不過它們翅膀拍動發出的噪音令我相當不舒服。它們的體型蠻巨大的耶,幾乎有我半個身體那么大了。

當我心想「準備開工吧」的時候,動作卻停了下來。因為剛才在冒險者公會,我忘了問要打倒幾只殺人蜂才算完成任務,該不會要我把這附近的殺人蜂全部消滅吧?雖然也不是辦不到啦……該怎么辦才好呢?問一下緹彌絲好了。

「緹彌絲,這次的任務我得打倒多少只殺人蜂才算完成?」

「不好意思,由于輔助AI的限制,我無法直接向你提供關于任務內容的情報。因為有些任務中含有解謎要素,要是我有問必答的話,就稱不上是游戲了。」

這樣啊,如果能從緹彌絲口中間出任何事情,就等于看著攻略本玩游戲。這樣一來與其說是玩游戲,不如說是被游戲玩,的確很無聊啊。看來她只能提供玩家進行游戲時必要的系統操作說明。現在再跑回去問太花時間了,雖然有點麻煩,不過還是直接把所有殺人蜂都消滅比較妥當吧。

「不過,已接受的任務可以從事件畫面查看詳細內容喔。」

事件畫面啊。我把它叫出來仔細一看,上頭有個寫著「討伐殺人蜂」、「采集薩棲拉草」項目的列表,按下這些項目便會跳出任務的詳細內容。

「討伐殺人蜂 討伐棲息于王都瑪兀托東方尤利多河附近的殺人蜂 討伐數 0/20 證明道具:殺人蜂的蜂針 報酬 銀幣二十枚」

「采集薩棲拉草 采集牛長于王都瑪兀托東方尤利多河一帶,用于制作最下級藥水的材料薩棲拉草 采集數 0/10 報酬 銅幣五十枚 附注 采集用于制作下級藥水的材料薩棲拉草(高質量),提交時報酬增加 薩棲拉草(高質量)一株增加銅幣十枚」

喔喔,好方便啊!若遇到疑似任務的事件就看這里確認吧……那時如果知道這個功能就不會搞砸了吧……之后還是把游戲內的功能都記起來比較好。不過話說回來,這個薩棲拉草任務報酬也太廉價了吧?算了,既然不是討伐任務,也不需要加工成藥水再提交,報酬這么少似乎說得過去。

總之先把會妨礙我采薩棲拉草的殺人蜂群消滅吧。以前我消滅森林狼的時候注意到一點,那就是敵人重生的地點并不會在原來的所在地。其他游戲的情形是玩家在打倒敵人的地點稍等一段時間,附近馬上又會出現新的同種類敵人,可是這個游戲卻沒有這種現象。或許是因為游戲世界太過寬廣,以致于敵人的活動范圍也跟著遠離出現地點。不過反過來想,這代表若一口氣將附近的敵人通通消滅,就會有好一陣子不會有敵人攻過來。所以我現在只要把采集地附近的殺人蜂完全清除,就能暫時確保此地成為安全地帶,我再利用那段時間采集薩棲拉草。

我將視線望向殺人蜂,它們的等級平均為4~7,我則是5等。雖然我在等級提升之后學到新技能,應該不是打不贏,但要是被多只圍攻就危險了。還必須考慮到敵人如果等級越高,HP和防御力也會提升,我可能無法一擊打倒它們,對HP少得可憐,防御力又形同紙糊的我非常不利。還是繞到背后偷襲吧。我放輕步伐悄悄繞到殺人蜂身后,緩緩靠近直到確定它進入「魔力彈」的射程范圍,然后舉起魔杖發動技能——

——突然背后傳來振動,我被擊飛了。怎么回事!?振動代表我遭受到攻擊。我馬上爬起身,發現除了我準備偷襲的那只殺人蜂以外,竟然有另一只殺人蜂正往其他方向飛去,看來遭到偷襲的是我。查看角色信息,我的HP掉了三成,原本鎖定的那只殺人蜂察覺到我的存在飛了過來,看來不先打倒其中一方我就危險了。

攻擊我的殺人蜂折返后在空中盤旋查看情況,我對它施展「魔力彈」。技能等級提升之后,魔力彈的威力應該也變強了,但是殺人蜂卻以快速的直線移動躲過我的攻擊,怎么那么快啊!?

這次我嘗試事先計算對手的行進路線再發動攻擊,卻仍然被輕易閃過,這種在空中飛行的敵人比我想得還要難對付。殺人蜂看我停止攻擊,馬上改變動線以尾部的刺針襲來,我只好趕緊低頭躲過它的高速直線攻擊。畢竟剛才已經挨了它一針,這次弄不好有可能會致命也不一定。

不過這種高速飛行的敵人真的很難打中,有沒有什么辦法呢?雖然移動軌道是直線因此不難預測,可是它那迅速的動作讓我無法好好瞄準,要是能使它降低速度的話……等等,這不是使用新技能的最佳時機嗎?我剛學到的新技能不僅射程短,持續時間也不長,加上不怎么樣的威力讓我猶豫了好一陣子該怎么使用它……不,這是個機會,時機就在對方下一次攻擊的時間點!

殺人蜂轉換方向后再度朝我襲來,我故意等它非常逼近時才施展新技能。

「『天羅地網』。」

白色細蛛絲以我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成網狀。殺人蜂察覺苗頭不對作勢閃避,還是遭到大量蛛絲纏繞。雖說并非完全動彈不得,但是即使它奮力拍動翅膀想要逃走,仍無法做到有如剛才那般迅捷的動作。最后讓我用「魔力彈」輕松將它擊落。看來它雖擅長閃避,HP卻相當少,只需一發便能解決它了。

這就是新技能「天羅地網」啊。效果就如同剛才展示的一般,是個在自身周圍布下蜘蛛絲,使敵人動作變得遲緩的技能。只能拿來妨礙對手的行動,時效更只有短短三秒。不過看來殺人蜂的攻擊就只有用身體沖撞,既然它不得不與我拉近距離,那么看穿單調的直線動向,并算準時機用這招抓住它們并非難事。

這個游戲有幾種像這樣無法給予敵人直接傷害,卻意外能發揮不錯效果的輔助技能。雖然我的「魔力彈」威力確實提升不少,不過筆直單調的動線缺乏擾亂效果,敵人只要事先算準發射軌道就能輕易躲過。為了補足像魔力彈這種技能的缺點,玩家必須藉由讓敵人無法行動等輔助技能的幫助,擬定如何確實擊中敵人的戰略。仔細想想這才合乎常理呢,以往的MMORPG都簡單到只要用光標點擊敵人就能命中,不過VRMMORPG(這個游戲)絕對不能在這部分馬馬虎虎。嘖,這下子變得有趣起來了呢!

但是,這游戲設定讓玩家無法取得所有技能,因為技能數量遠比獲得的技能點數多上太多了。若不仔細思考該怎么分配技能點數,之后也許會發生學不到自己想學技能的困擾。還有,我也得想想該怎么應付剛才那種遭到偷襲的狀況啊。

不好,都忘了還有其他敵人,不全部殲滅不行啊。我用與剛才相同的手法,擊倒附近所有殺人蜂——等級又升了一級后——開始著手采集薩棲拉草。參考拿到的樣本,找出外觀相似藥草的群聚生長地。

我隨手拔了幾株觀看道具情報,發現這不是高質量,只是一般的薩棲拉草。是每株草都有差異,還是我采的方法不對啊?而且我根本分辨不出植物間的差異,每株草在我眼里都長得一個樣,既然任務里寫說有高質量薩棲拉草存在,那大概是我的采集方法出了問題吧?

這次我為了不損傷薩棲拉草,小心翼翼地挖掘地面,連根挖起后再將它放入物品欄,可是這株仍然是普通的薩棲拉草。看來即使外觀分辨不出來,「每株草都有差異」才是正解。這樣一來,到底哪些才是高質量的薩棲拉草啊?有沒有在我一株一株拔起來之前就能分辨的方法呢……

……等等喔,雖然我剛才每株都拔起來看,不過或許不需要這樣做也可以?我靈光一閃,用手輕輕碰觸生長在地面的薩棲拉草,觀看它的詳細道具情報,發現上頭寫著「薩棲拉草(高質量)」。什么嘛,不用采也能分辨的話就簡單多啦。我馬上搜集到任務要求數量的「薩棲拉草(高質量)」,充其量只是下級藥水的材料,果然沒有想象中的難。看來這個「采集薩棲拉草」任務的關鍵,在于玩家是否熟悉采集時該注意的步驟。

現在已經采集完任務要求的薩棲拉草,順便再采一些回去制成藥水吧,說不定道具店有幫忙加工藥水的服務。就這么決定了,再加把勁吧!

***

「伊斯托比亞」的人們經常生活在魔物的威脅下。世界的一部分已經被魔物掌挫,人類的生活圈因此受限,就連這些僅俘的生活圈都得與魔獸的棲息地為鄰,偶然在路上過到魔物不幸喪命的事件也時有耳聞。在這個強大魔物盤據的世界中人類實在難以生存,于是人們開始互相爭奪能安全生活的土地,然后逐漸演變成鄰近村落聯合起來共同抵抗外來入侵者——國家及軍隊就在這個不斷重復的過程下成型。

人類不斷互相爭奪數量稀少的安全生活圈,得到的代價不只有軍民疲乏,資源更是日漸山窮水盡。既然附近已無資源可用,為了活下去也只好想辦法從其他地方獲得資源。人類生活圈以外有資源的地方——也就是魔物棲息的領域,人們開始冒著危險朝那些地方下手,過程中犧牲了不少人命。默默觀察一切的天神于心不忍,賜與人們戰斗的手段,人類的力量才足以與魔物分庭抗禮。人們理解到討伐魔物能從它們手中取得大量資源,于是開始不斷狩獵魔物。這就是冒險者的起源。

冒險者——意指進入危險的魔物棲息地狩獵魔物之人。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守護他人,擴展人類生活范圍并帶來諸多利益。人類生活所需的資源多半位于魔物棲息地,甚至有時魔物本身就可算是資源的一種。在這種特殊狀況下,世界開始出現越來越多的冒險者。因為國家變得富裕,人口,日漸增加,代表需求量變得龐大,連帶供給方也跟著增加。隨著冒險者數量越來越多,于是開始需要一個管理他們的機構,以上便是冒險者公會創立的緣由。

在王都瑪兀托冒險者公會工作的卡魯羅,一如往常地整理完文件,松了松肩膀發出「啪嚓啪嚓」的關節摩擦聲。卡魯羅在負傷退出冒險者的行列之后過了五年,被公會以事務員身分履用。雖說已習慣這種字處理工作,但畢竟剛與堆積如山的文件奮戰完,感到有點疲累也是沒辦法的事。原本是冒險者的卡魯羅,同時也擔任過一個小隊的領導者。冒險者公會就是看上他那超群的統馭能力及實力,才雇用他在公會里做事。

經常和魔物拼生死的冒險者,大多以孔武有力、個性狂野粗魯的人居多。雖然做出十惡不赦行為的冒險者會遭公會除名,但一般的冒險者之間發生爭端則是家常便飯。公會當初屨用卡魯羅,本來就是期待他能應付這些紛爭。再加上他當過冒險者,能在判斷任務難易度的事情上發揮豐富經驗,對冒險者公會來說是個不可多得的存在。

就在這個時候,他遇見一名奇妙的少年。

這名奇妙的黑發少年,看準卡魯羅手邊閑下來的空檔上前搭話,看樣子似乎是想接受任務。

連長年居住在王都,在公會內人脈相當廣的卡魯羅,對眼前這名少年都沒印象,想必他還不是冒險者吧。但是除此之外,在看到少年第一眼的瞬間,卡魯羅長年的經驗就告訴他這名少年有點不對勁。

近年來有越來越多想要成為冒險者的新人加入公會,這些人的家世背景可說是五花八門。有因為父母是冒險者自己也順理成章成為冒險者的人,有以當上騎士或軍隊士兵為目標最終卻無法實現的人,有住在附近村莊家境貧困無以維生,或是妄想一攫千金的農民次子、三子等人,其中包不乏貧民窟出身的孤兒。但是即使卡魯紹見識過各式各樣來歷的冒險者,這名少年在他眼中仍顯得非常獨特。

首先,是他一身打扮過于簡樸。雖說以經濟拮據的農民或孤兒來看是可以說得過去,不過那樣一來,他又顯得太過干凈清潔,簡直就像到公會之前全身清洗過一樣一塵不染。連指甲縫內部沒有任何臟污這點,可以推測出他肯定沒做過任何粗活,表示他應該不是窮苦背景出身的人。如果是想成為騎士或士兵的人,從他身上根本沒看到類似的裝備,因此也說不過去。卡魯羅也考慮過他是貴族佯裝成平民的可能性,但是他身上卻感受不到任何貴族氣質。而且他那一頭黑發相當稀奇,在這附近幾乎沒見過幾次。這時卡魯羅想起大海另一邊的人們正是長著滿頭黑發,本想斷定少年是漂洋過海的異國人,但是這么一來,就代表他是以那一身簡便到不能再簡便的裝備千里迢迢來到這里,身上絲毫沒有旅行者的感覺,這樣實在太不合理了。不管是哪種可能性都有無法解釋的環節,給卡魯羅一種七零八落、拼湊不起來的印象。

卡魯羅一邊思量少年究竟是何許人也,一邊幫他辦理冒險者登錄手續。這名少年似乎不會寫字,不過平民的識字率很低這點不足為奇,代讀代寫也是柜臺事務工作的一環。卡魯羅依照慣例,向他問了姓名、年齡和技能等情報。

像這種技能情報的登記絕對不能打馬虎眼,若不事先說明自己在戰斗中能發揮何種作用,在介紹任務及編組小隊的時候會產生非常大的影響。例如若要對付不怕魔法攻擊的魔物,要求擅長物理攻擊的冒險者前往應對才能提升效率。編組小隊時若沒有分配需要的人才,小隊本身就會喪失存在意義。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擁有適合戰斗的技能,像農民及孤兒就是有體力卻沒有技能,想成為冒險者的人也不是人人都驍勇善戰,這時只要誠實回答就好了。要是不能打硬要裝作能打的話,會被視為手續造假,到頭來吃虧的絕對是冒險者自己,因為公會會將這種無法信任的人毫不留情地剔除在外。話雖如此,每年像這樣打腫臉充胖子的人還真的不在少數。

「我叫Chaos,十六歲,技能我不太清楚,可是我是名魔導師。」

「……喔,魔導師啊……」

卡魯羅對這名少年的評價瞬間跌落谷底,因為他自稱魔導師這一點怎么想都只是個謊言。確實,比起要身型瘦弱看起來沒什么力氣的他拿劍戰斗,魔法似乎更適合他。身上一襲長袍看起來也不像戰士、農民或貴族,而是令人聯想到魔導師及法師。

然而身為魔導師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懂得許多學問。雖然卡魯羅并不是魔導師所以不清楚細節,不過他至少知道魔導師為了使用魔法必須增長自身的學識。事實上,據說相當重視魔法的拜克瑟珥帝國,甚至設立了只有受過教育的貴族才有資格就讀的魔法學園,沒有學問的一般平民根本就不被允許入學。順帶一提,平民與拜克瑟珥帝國以外的人若想學習魔法,一般都只能拜其他魔導師為師。不過無論是哪一種手段,都要建立在熟讀魔導書增長知識的大前提上。可是眼前這名少年連字都不認得,也難怪卡魯羅會如此失望。

卡魯羅對眼前的少年失去興趣,繼續默默辦理事務手續。最后問少年還有什么其他問題的時候,他提出想賣掉森林狼毛皮的意愿。冒險者公會除了辦理任務接洽的手續之外,也有收購一些從魔物身上獲得的材料,因此少年這個要求并沒有什么問題。

雖然卡魯羅暗地里對少年擁有打倒森林狼的實力感到吃驚,不過看他現在兩手空空,難道是將行李放在旅館還是其他地方了嗎?于是卡魯羅要求少年將貨物拿來讓他看看。但是接下來,他清楚地體會到這名叫Chaos的少年是多么異于常人。

只見Chaos做了一個動作,卡魯羅視線前方忽然變成一片灰蒙蒙。「砰唰」一聲讓卡魯羅頓了一下,不過還是理解到這是某種物體放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