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第一卷 序章

打個比方。

譬如有一名學生,在學校的下課時間都沒有同學向他搭話,上課突然要分組時也找不到人和自己一組,無論上學或放學身邊都沒有人走在一起,朋友關系相當脆弱——不,正確來說應該是沒有半個朋友。一般來說,該怎么稱呼這名學生呢?

要是我的話會如此回答——「獨行俠」。因為我正屬于所謂「獨行俠」的其中一人。我成為「獨行俠」的原因有兩個。

第一個原因是,我在別人眼里看來是一位眼神兇惡、表情非常冷漠的人,腦中思考的事和臉部表情無法一致而時常遭人誤解。小學時期,我這張讓人無法捉摸到底在想些什么的臉,在同年齡的孩子們心中成為恐懼的象征,我也因為這個理由遭到疏遠。就算教室中充滿連走廊都聽得一清二楚的高分貝嘻笑聲,只要我一踏進教室,就會立刻變得鴉雀無聲,從這點看來我真的是相當恐怖。就連從小陪伴著我的家人們,明明我一點事都沒有,卻三不五時就問「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所以也不能怪同學們無法正確理解我臉上的表情。

我因此被視為難相處的家伙,周圍的人也特意疏遠我。為了這個問題,我煩惱了好一段時間。既然與生俱來的外貌無法改變,那么至少學會怎么不去嚇到其他人吧。這么想的我開始過著每日對鏡子練習微笑的生活,現在想起來還真是一段害羞的往事。

第二個,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其實遠比自己所想的還要怕生。上了國中之后,不知道是先前那段害羞的努力有了成果,還是同學們想法較為成熟的關系,我這張臉不再讓許多同學害怕。當時我認為這下終于能交到朋友,開心了好一陣子呢。

但是事情并沒有我想得那么簡單。真的和同學們聊起天來,才發現自己根本連話都說不好。想想也是理所當然,我至今為止沒交過半個朋友,所以根本沒有機會進行這種團體間的對話。因此,社交能力相當不足的我,不知道朋友間該聊些什么,也不清楚該在什么時間點向其他人搭話。

當我還在摸東摸西的時候,周圍的同學們早已各自形成一個個小團體,更沒有介入的余地了。我這個話都講不好的獨行俠,要插入已經成型的小團體中根本難如登天。到頭來,我整天都在閱讀教人如何交朋友,以及如何增進社交能力的心靈啟發書籍,度過毫無起伏的國中歲月。

等到上了高中,我心想這次真的要好好交朋友,也盡了最大的努力。

例如說,我試著加入同班同學之間的閑聊。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太過心急,還是不懂得看場合說話,每次找人搭話總是聊不久,整個對話就在一片寂靜的尷尬氣氛中結束了。這就是獨行俠的弱點之一——能打開話匣子的話題實在太少了。

為了交朋友而加入的社團也是,無論是學長姐還是同學都不太找我說話。我若自己跑去找他們搭話,下場都和同班同學們的反應一樣。更別提要我在社團這種不同于班上,彼此之間關系更為親密的團體中生活了。所以現在我幾乎成了只掛名不出席的幽靈社員。

因此,我仍然擺脫不了身旁都是些稱不上朋友,頂多算是「認識的」、「聽過這個人」的關系。

唯一的救贖是,我似乎并未受到同班同學們討厭或排擠。我并未做出什么會讓同班同學討厭的舉動,也沒和他們有什么過節。雖然對我來說什么都沒發生才是問題所在,不過也正因為這樣,才沒有人率先站出來無視甚至霸凌我……大概吧。雖然每次我找人搭話都講不久,可是至少還是會得到回應,所以應該沒有遭到排擠才是。

得想點辦法突破這個僵局——即使我這么想,也嘗試了許多辦法,結果卻是一事無成。不知不覺間一年就這樣過去,我身旁仍然一個朋友都沒有。

就在此時,一個或許能擴展人際關系的機會出現了。

我在學校都是去福利社買面包回教室當午餐,不像有些人因為自己沒朋友,一到午餐時間就找個偏僻的地方躲起來,大多是在教室內進食。雖然獨自一人吃午餐好像有點尷尬,不過我沒朋友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早就適應了。由于正值冬季,平時在教室外頭吃飯的人也紛紛躲進開著暖氣的教室或食堂內。午餐時間總是空蕩蕩的教室,現在充滿一群一群并桌吃飯開心聊天的同學。

在這樣的環境中,我聽到身旁某群正在吃飯的同學的聊天內容。這群人在班上屬于御宅系,話題總是離不開動畫。不知道是不是不太在意周圍的眼光,他們用相當大的音量講話,因此不需要特地豎起耳朵也能清楚聽到大部分的內容。

「昨天那部不錯耶,就是那個原作是輕小說的。」

「喔,那個啊,作畫真是有夠細致講究的啦!工作人員也太拼了吧。」

「不對,應該是女主角的聲優詮釋得好吧?」

看來是在討論昨天播出的動畫。他們總是能開開心心地聊著自己的興趣,看著他們讓我更加羨慕這種朋友關系。因為有相同的興趣,彼此間才能輕松地針對自己喜歡的部分暢所欲言。可惜的是,就算想加入他們的話題,我也不像他們對動畫那么了解。動畫名稱是勉強能說出兩三個,但是一扯到聲優或工作人員相關的話題我就沒辦法了。要想跟上他們的話題,果然還是得多加了解那方面的知識嗎?

「話說回來,你們打算怎么辦啊?『Another World』。」

當動畫的話題告一段落,團體中一名戴眼鏡的同學突然說出這句話。嗯?「Another World」? 到這個耳熟的名詞讓我不禁做出反應。

「Another World」是一款VRMMORPG類型的網絡游戲。它的背景設定是日制RPG常出現的中世紀奇幻世界,玩家可以透過網絡在一個名為『伊斯托比亞』的世界中展開冒險。雖然游戲目前仍在開發階段,不過它號稱是一款采用虛擬現實技術的意識完全潛行游戲,似乎會從今年夏天開始正式營運。由于它是業界首款采用虛擬現實技術的游戲,因此受到相當高的關注,甚至有名到不時會出現在新聞報導中。廣告也主打「想親身體驗一下異世界嗎」這種追求真實感的驚人標語,可說是末演先轟動。

其實我就是引頸期盼的其中一人,因為我的興趣就是玩網絡游戲。原本是出于「既然現實交不到朋友,那么網絡上總可以讓我交到朋友了吧」的天真想法,結果一玩之下發現意外有趣,因此無法自拔。不過由于某種原因,我在那邊依然是個獨行俠就是了。

「啊啊,你是說之后的測試玩家抽選?我們當然會參加啊。」

看來那一群人絕大多數都要參加測試玩家抽選。這么一說我才想起,「Another World」似乎正在招募參加「封閉測試」的玩家。所謂的「測試」,指的是網絡游戲在正式開放前,為了找出程序漏洞,先讓玩家們實際玩一段時間,并從中找出發生的問題。其中,限制參與玩家數量的測試稱為「封閉測試」,而不限制玩家數量的測試就稱為「公開測試」。

「Another World」也和其他網絡游戲一樣,在招募測試的玩家。由于玩「Another World」需要用到特殊的裝置,因此游戲公司將會大方贈送參與測試的玩家一套設備。經營「Another World」的公司,似乎與一家透過虛擬現實技術在知識產權上海撈一票的公司有關。確實,身為相關企業就能輕而易舉拿到那些特殊裝置也說不定呢。

先不提這些了。原來他們也會玩網絡游戲啊?仔細想想確實有脈絡可循,畢竟一定有那種以動畫為原作的游戲,還有以游戲為原作的動畫,喜歡動畫的他們因此跑去玩游戲的可能性相當高。只是他們的對話恰巧沒有出現與網絡游戲相關的話題,所以就單方面地認為他們沒有玩網絡游戲。

咦?這該不會是透過「Another World」和他們成為朋友的大好機會吧?譬如說像這樣——

「問你喔,那個稀有道具要在哪里拿?」

「你說那個喔,必須先打倒洞窟內的魔王才行。我們下次一起去吧。」

正當他們聊到興頭上,我再假裝偶然聽見這個話題向他們搭話。

「咦?你們不會是在說『Another World』的事吧?真巧耶,你們也有玩喔?」

他們或許會因為突然被插話而面面相觀,但是緊接著就會繼續聊。

「什么嘛,原來你也有玩啊?你等級多少?」

「我記得還在50等左右吧。因為我都自己一個人玩,等級實在很難練上去耶。」

「喔!等級剛剛好嘛,我們也差不多在那附近。既然這么有緣,要不要和我們一起玩啊?」

「好啊,一起玩吧!」

此時我只要面帶微笑與他們握手,立下一起玩游戲的約定,我的朋友圈就會借著游戲逐漸擴大——

——這招妙啊!好險我網絡游戲沒少玩過,在「Another World」中剛好能發揮那些經驗。再加上我也喜歡網絡游戲,所以和他們不怕沒有話題聊。就算不幸沒抽中參加資格,只要他們那群人中有人抽中,我或許也能以對「Another World」有興趣為借口,向他們請教一些問題。即使最糟的情況是誰都沒有抽中,那只要等正式營運再一起玩就行了。不過,我當然還是希望能和他們從測試期間就一起玩啦。

訂下這個漏洞百出的作戰計劃后,我回到家馬上辦好參加「Another World」封閉測試的資格抽選手續。

這個時候,我滿腦子只想著「或許這次能交到朋友!」,卻忘記考慮到還有一個可能的情形。

——就是我完全沒想到他們那群人中沒有任何人抽中,就只有我選上測試玩家的情況——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